冻结的冰河
按照历法,今年的2月4日18时22分就已立春,算是进入春季,实际上春的温暖并不是从此开始,相反无论是在市区还是郊外依旧是冬意浓浓,寒冷的天气,凋敝的植被,冷瑟的寒风,并没有万物复苏春来大地的景象。 即使如此,也未曾阻止我们踏入崂山去探寻奇景,实际上有些景观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看到,也许因为久居城市,......    (22回应)
总觉得自己没有远离北京,总是希望延续在北京的那种生活,来到青岛,我只是在流浪。 从7月4 号来到青岛,到现在也算差不多半年了,但在青岛居住的日子也就一月有余,而正真去了解这个城市的日子也就那么三两天,其余的时间都忙于工作,从不曾驻足观察过这座城市的任何一个角落。 在这里除了同事外,可以说是举目无亲......    (16回应)
多云的夏
时已立冬,来草原也已四月有余,来时还是一望无际的碧野,如今已是黄草连天,终于在大雪还未封山之前干完了所有的活,即将要离开这里回到青岛,却有点不舍,似乎觉得这里已经成了我的家,而青岛我只是待过两三天而已,那里目前还没有什么值得我怀念的人,值得我留恋的事物,而这里却有着我熟悉的人,熟悉的草,熟悉的山,熟......
在草地上狂奔的muggle
也许是因为忙碌,也许是因为麻木,好久好久不想写东西了,总觉得写不出什么来,每天看到的都一样, 每天所做的事也都一样,没什么新的变化。Muggle的到来让我有机会忙里偷闲,用自然笔记小组出去玩那样的心态来重新欣赏我周边的一切。那些不值一提,或者早已败落已经不能称其为风景的地方却能让他们如此的痴狂,那我为何......    (7回应)
(此花后经among辨认为秦艽,具有药用价值)
来到草原已经一月有余,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很突然。上了近二十年的学突然就工作了,在毫无一点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刚到青岛三天就突然来到了渴望已久的大草原,刚过了草原上湿润的雨季,突然就变成了秋季,刚还觉得在这边室内待着无聊透顶,突然就忙碌的不可开交了。 虽然已经没有了刚来时那种新鲜感带来的兴奋和喜悦,......    (14回应)
挖坑
因为雨天,因为领导检查工作,我们在室内整整闲待了四天,直接待的茶饭不思,睡的脑袋发疼。昨天终于出去了。 接下来的野外任务将是艰辛而漫长的,主要工作就是化探取样了。开着车好不容易找到了预先布置好测线的起点,第一步先在所在的位置插个竹签,竹签的一头我们喷上了红漆,这是为了便于找到这个位置。 第二步挖坑,......    (18回应)
公羊在这里比啥呢?
因为昨天玩了一整天 ,晚上回来吃完饭已经很晚了,几杯二锅头下肚,差不多已经失去了意识,倒头就睡,故在此把昨天的日志补之。 昨天休息,正逢乌拉盖这边的那达慕,所以就过去凑个热闹。那达慕是草原上蒙古族的狂欢节。实际上整个内蒙古的那达慕是在每年农历6月初四开始的为期5天,古代和近代的那达慕盛会都要进行男......    (11回应)
拉尺子开工了
早晨还在睡梦中呢,就听到纪哥推开门喊:“起床吃饭了,起床吃饭了”,我眯着眼睛一看表才七点过五分,靠,今天咋这么早啊,他们昨天没打牌吗?看来今天的任务很艰巨啊。 匆匆吃过早餐就开车奔向工区了,昨天由于挖掘机坏了一个槽子还没挖完,今天去了先修挖掘机,那师傅说这挖掘机用了八年了都没坏过,这是头一次,看看......    (14回应)
褐铁矿化的斑岩
通过初步踏勘,发现在我们的工作区有一个地方褐铁矿化比较多,据说有人还在这里捡到过铅锌矿石,因此我们决定在这里挖个探槽以了解地下基岩的具体情况。 早前已经和该块牧场的主人谈好了挖探槽的事宜,但今天牧场主人不在,只有主人的父亲在这里看家,他是一个固执的老爷子,说啥不让我们挖,我们遇到了一个小小的麻烦......    (9回应)
辽阔的草原
在室内闲待了两天,终于可以出野外了,今天的任务是查看去年化探的两个异常点。 出了住宿的基地,周围都是茫茫草原,放眼望去绿色从眼前一直蔓延到了天边,天很蓝也很低,白云就漂浮在天边,就像护卫一样巡护着这片土地。洁白的羊群,红色的砖房,堆积的起来的牛粪,环保的可以发电的风车,这里的美你是无法用言......    (23回应)
<前页 1 2 后页>
feed: rss 2.0 输出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