陵城(三)

2019-08-25 23:53:34
我第一次走进陵城,是一个萧瑟寂寥的秋天 梧桐黄叶铺满街道,没过腰间 仿佛行走在泥沙翻滚的河中央 每一年,清扫街道的只有风 抽烟的人,只敢站在二楼、三楼以及更高处 烟气缭绕之时,并无一人敢站在街上 只有毫不知情的我,伫立街头,仰看 大楼幕墙里飘出的烟 对可能的危险浑然不知

陵城(二)

2019-08-25 10:21:42
(二) 我总觉得,那些高耸的楼宇仿佛墓碑 自从得知陵城的由来,我总是 念念不忘,猜想那位陵墓之中的古人 他是谁?是谁? ——这很简单,只要 走遍陵城每一个空旷的房间,就能知道 是谁,能用海妖一样的歌声 诱惑每一个路过的行人 他们背弃理想,遗忘追求 甘心做一个守墓人 这样想的时候,我手持一把铁锹 给中心广场上的...

陵城

2019-08-24 09:41:41
(一) 陵城之所以为陵城,起初 只是一座陵墓,其中 埋葬了谁?早已不得而知 ——或许 是个推翻了的皇帝、悲壮的英雄 ——亦或是 无名的恶棍,只因偶然 成为一群人的祖先 于是,如今,陵墓之外 环绕一座卫护的城,是的 一座以陵墓为中心的城市,人们 每日穿行,视而不见 谁是谁的中心,从没有人过问 而我,一个过客,在寒...

诗抄(主汉魏六朝)

2019-05-26 12:59:13
余每逢穷极无聊,或至为孤抑之时,唯觉诗歌,能安其彷徨辗转之心。素爱魏晋,歌诗常悲,其人风骨,绝世独立。抄录数篇,以备时读。诗皆所爱,固不遑论其次序矣。 《扶风歌》刘琨 朝发广莫门,暮宿丹水山。 左手弯繁弱,右手挥龙渊。 顾瞻望宫阙,俯仰御飞轩。 据鞍长叹息,泪下如流泉。 系马长松下,发鞍高岳头。 烈烈悲...

坠落中的人

2019-05-18 15:45:19
写在前面;2019年5月18日,百无聊赖,翻出四五年前用的一个袖珍记事本。中有旧作一篇,如今读来,惊讶于自己曾经的天马行空。恍然又找回些微当年的心情。 坠落中的人 他一直坠落了八年。眼前的大楼似乎已经看腻了。他想转个身,可是却无处着力。 (下坠是沉重的,而上浮确是轻盈的,为什么?) 但是他却从没有看见过大楼...

你走上了桥

2019-05-13 21:29:46
#假装诗人的一刻# 你走上了桥 那木栏和别处一样,涂着朱红的漆 天黑了 行人各自走过,互相看不见对方 那么,还有谁 会和你一起去月亮上呢 尽管如此 你依然走上了桥 那木栏虽和别处一样,涂着朱红的漆 而天也黑了 行人相对而过,彼此看不见对方 手机照在他们脸上 你总是,习惯性地 会走上那座桥 木栏的朱漆就像老人一样长...
南京博物院外游人众多,但是预约起来还是很容易,每天上午下午各有2~3万的参观名额。只是进门排
瞥见一种生活的状态 ——南京博物院“琅琊王”特展小记 2019年的清明假期,独自一人从遥远南方飞抵南京。一度惊讶自己可以突破一身的宅气,独自出门旅行。但其实不过是头脑之中某种追求的延续罢了——虽然读书还不够万卷,下笔也不算有神,路大概还可以走上几里吧。反正就这么来了,南京博物院,看展。 4月5号一早从出差...
早已入手,迟迟未读。如今始悟,旦旦而学。 随手而记,不成体系,所思所想,以待回顾。 一、《晋书》卷三十三 卷三十三是帝纪、后妃列传之后,开始记录平民与官宦的第一个分卷。 这一卷记述的人物有: 王祥(附其弟 王览),郑冲,何曾(附其子 何劭 何遵),石苞(附其子石崇,另有欧阳建 孙铄) 以上几位基本上是司...

猴子的七年

2018-09-15 14:41:24
陈年的游戏之作,假如还敢发出来,是有可能被打的。——本文作者。 祖师道:“我且问你,你到洞中多少时了?”悟空道:“弟子本来懵懂,不知多少时节,只记得灶下无火,常去山后打柴,见一山好桃树,我在那里吃了七次饱桃矣。”祖师道:“那山唤名烂桃山。你既吃七次,想是七年了。” (一) 小猴子漂洋过海,寻找长生不...

河汉

2018-09-08 07:03:39
听从朋友的建议,已经搬迁到豆瓣阅读去啦~谢谢你的喜爱~可以移步豆瓣阅读,链接随后奉上~    (1回应)
<前页 1 2 3 4 后页>

约瑟夫金字塔的日记标签  · · · · · ·  ( 全部 )

feed: rss 2.0 输出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