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暮亦云已的广播

岁暮亦云已 说:
2020-12-21 17:47:43

很多高赞答案都没弄清楚“内卷”一词的含义。而且我发现,“内卷”一词已经成为掩盖很多真实问题的万金油。所以说两句。 究竟什么是内卷呢? 内卷一词源自美国人类学家Clifford Geertz 提出的agricultural involution——农业化内卷的概念。Clifford Geertz在20世纪中叶去印尼做社会研究时,发现爪哇岛的内岛即使已有大量资本、工业技术涌入,能给当地人带来更有创造性的发展和更高的收入,但当地人仍然扎堆涌向了低效率、低边际收益的农业和传统手工业。为了研究这种现象,Clifford Geertz就创造出“内卷”这个概念。 也就是说,“内卷”指的是,劳动力不往更赚钱、更有创造力的产业去发展,反而扎堆往生产效率低下、边际收益小的产业、行业、岗位流动。 而在这个话题下,很多人都没有按照“内卷”的原初含义来说问题。此话题下说的一些“内卷”现象,其实它们并不是内卷。 有人将职场学历要求越来越高视为内卷。事实上,这并不是内卷。例如一个工程师、银行经理的招聘要求从本科到硕士,从硕士到名校硕士,这其实是社会对岗位人才的要求越来越高,而不是内卷。 一个单位加班越来越严重,只要加班是有效的(不是无意义摸鱼),这也不叫内卷,这属于劳动剥削。 有一个高赞答案,将资本、风投偏爱低技术含量产业(例如共享单车、社区团购、滴滴这种的),而非原研药、精密机床、机器人这些高技术产业视为内卷。其实这也不是内卷。热钱真正偏爱的,是收益周期短的服务行业,“共享经济”、滴滴、美团、拼多多、游戏产业……这些看上去是互联网科技产业,其实它们是互联网加持的服务业,它们提供的是交通、配送、游戏娱乐、餐饮、购物等等服务。资本热钱真正偏爱的收益周期短、好讲故事的服务业。而这些生活服务产业又都是大众化服务,所以我们经常会在媒体宣传上、身边生活中看到这些服务产品(例如共享单车、美团骑手、游戏广告等),于是就会形成了资本只喜欢这种产业的错觉。实际上,高技术产业——造精密机床、造飞机、造机器人……这些技术产业都有它们自己的体系,只是它们离我们的生活较远,我们不太了解而已。 所以这也算不上内卷。这属于是风投资本倾向于收益周期短、曝光率较高的服务业。如果真要靠投资共享单车那点钱去研究飞机、造芯片,那国家怎么可能发展呢?高科技企业自有其发展的政策、金融、市场体系。 在这个“内卷”话题下,我觉得有一些回答已经带有情绪发泄性质了。而这种发泄,反而掩盖了很多真实问题。 例如将所有加班都视为“内卷”,其实这是掩盖了劳动法保障不健全的问题。假如劳动法保障够刚性,当暗示加班成为一种人人鄙视的违法猥琐行为时,加班生态是绝对可以好转的。而乱用内卷概念,则会把责任归于员工身上,反而忽略了法律制度、企业的问题,这就掩盖了真实的问题所在。(多年前喝酒开车是常态,北京室内抽烟是常态,一旦法律法规够刚性,这些都瞬间解决了。) 如果将求职时学历要求越来越高视为“内卷”,实际是掩盖了求职者的学历、竞争力焦虑。我小学时的老师都是中专生,我中学时的老师都是本科生(当时还有个别专科生)。现在呢?我当年读书的小学,老师最起码是本科生,中学老师很多都是硕士生。教师团队的学历、整体素质都在提升。这是社会对岗位人才的要求越来越高,我们需要不断学习来提升自己。现在哪怕是种个水果,都要学习怎么拍视频,在网上搞营销。所以这并不是内卷,而是社会发展对岗位人才的要求越来越高。而这个高要求,整体上是可以创造更高社会价值的。

你所在专业或从事行业有哪些“内卷”现象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