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陇
小楼一夜听春雨

余陇的日记  · · · · · ·  ( 全部 )

喝酒
2021-02-26 15:26:08
我很晚才开始喝酒,具体什么时候已记不大清,总要大学毕业后,去厦门工作,常和朋友吃烧烤,喝啤酒。那时住仙岳路,附近有家老陈烧烤,原来在老汽车站对面,生蚝、牛肉串都很便宜,三个人酒足肉饱不过一两百,有时会去中山路尽头的海岸,不许明火,只有卤味,或者海湾公园,那里露天酒吧就靠在海边,“清风徐来,水波不兴”,听说现在全部拆掉了,真是可惜。那年真不知喝掉多少啤酒,最多一次,三个人从晚饭喝到十点多,一共喝了两箱多雪津,每人八九瓶,再去KTV接着喝掉十几大罐百威。 白酒读研后喝得多些,一是...
    (4回应)
杂记:奈保尔
2021-02-14 21:22:32
1、 牛津大学毕业后的几年,奈保尔在伦敦求职处处碰壁,连续应征二十多份工作都不成功,饥寒交迫时甚至准备开煤气自杀,他依靠教书的妻子和一份BBC《加勒比海之声》的兼职,勉强维持生计。就在为栏目撰写的文稿里,奈保尔找到一种机智的孩子语调,“类似于《小癞子》”,内容关于他在特立尼达首都西班牙港的生活记忆,经纪人将文稿寄给好几个出版社,没有人感兴趣,他们都不愿意冒险出版世界某个偏僻地方的生活。这部后来成为经典的《米格尔街》直到《灵异推拿师》、《埃尔维拉的选举权》出版后才面世,“它真的...

余陇的评论  · · · · · · · · · ·  ( 评论17 )

  • 后来的事
  • 后来的事
  • 余陇 (小楼一夜听春雨)  评论: 后来的事
    从结尾的匆忙与矛盾,可以说这是一部作者思想动摇,未能处理好的小说。如何看待主人公长井代助取决于读者站在哪一边:超越自我终于迈出第一步,还是为过去还债注定伤痕累累的未来? 一、作者的意图与读者的困惑:...
  • 旧山河
  • 旧山河
  • 余陇 (小楼一夜听春雨)  评论: 旧山河
    一直以为刀尔登是胡名,不想是辽宁一个小镇的名字,作者在附近生活过八年,故而用作笔名。 收在集里的是称为历史随笔的短文,不是学术论文,也不像《潜规则》围绕一二主题论述,大体有一以贯之的,对中国历史冷峻...

余陇的书  · · · · · ·  ( 1本在读 · 106本想读 · 427本读过 · 3个书单 )

在读
  • How Not to Write a Novel
想读
  • 文城
  • 太多值得思考的事物:索尔•贝娄散文选1940-2000
  • 青年翻译家的肖像
  • 存在主义咖啡馆
  • Gender, Power, and Talent

余陇的电影  · · · · · ·  ( 2部在看 · 43部想看 · 564部看过 )

想看
  • 你好,李焕英
  • T省的84·85年
  • 癫佬正传
  • 三岛:最后的辩论
  • 波斯语课
看过
  • 秘密森林
  • 南山的部长们
  • 罗马 第一季
  • 我爱我家
  • 人民的名义

余陇的音乐  · · · · · ·  ( 19张听过 )

听过
  • 女子十二乐坊 - 女子十二乐坊:敦煌(磁带)
  • サントラ - 魔女の宅急便 ― ハイテックシリーズ
  • 姬神 - 青い花
  • 久石让 Joe Hisaishi - Piano Stories II - The Wind Of Life
  • 赵季平 - 霸王别姬
“We work in the dark -we do what we can - we give what we have. Our doubt is our passion, and our passion is our task. ”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余陇的广播  · · · · · ·  ( 全部 )

余陇的关注  · · · · · ·  ( 成员225 )

于北啊
于北啊
雾
胡子
胡子
PomBom
PomBom
西丰客人
西丰客人
暂不留名
暂不留名
/nu:s/
/nu:s/
相声讲医生
相声讲医生

余陇的豆列  · · · · · ·  ( 全部3 )

余陇常去的小组(6)  · · · · · ·

秦汉·魏晋南北朝史
秦汉·魏晋南北朝史 (6001)
互助回忆小组
互助回忆小组 (196465)
侯旭东
侯旭东 (1775)
假装活在1980-2000年
假装活在1980-2000年 (66971)
小众互助出版计划
小众互助出版计划 (2702)
小小的焚餘
小小的焚餘 (1323)

本页永久链接: https://www.douban.com/people/Moodeerf/

订阅余陇的收藏:
feed: rss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