椎名果园

椎名果园的游戏  · · · · · ·  ( 想玩47 · 玩过58 · 在玩1 )

想玩
  • 肯塔基零号国道 Kentucky Route Zero
  • 观察者 >Observer_
  • 猫与众生 Cats and the Other Lives
  • 以撒的结合:重生 The Binding of Isaac: Rebirth
  • 海猫鸣泣之时 うみねこのなく頃に
玩过
  • 纸嫁衣2奘铃村
  • 诺科 NORCO
  • 不要喂食猴子 Do Not Feed the Monkeys
  • 黑羊
  • 蔑视 Scorn

椎名果园的评论  · · · · · · · · · ·  ( 评论32 )

椎名果园的书  · · · · · ·  ( 777本想读 · 537本读过 · 4个书单 )

想读
  • 莫班小姐
  • 枉费心机
  • 宠儿
  • 修女
  • 秀拉
读过
  • 狂野之夜!
  • 布劳提根诗选
  • 拉威尔
  • 阅读的寓言
  • No Future

椎名果园的电影  · · · · · ·  ( 734部想看 · 633部看过 · 5个片单 )

想看
  • 战海风云
  • 破浪
  • 旅客
  • 骑单车的人
  • 鲁邦三世:通往恶魔岛
看过
  • 灯塔
  • 费城故事
  • 异形:契约
  • 间之楔
  • 孤独的美食家 第六季

椎名果园的音乐  · · · · · ·  ( 474张听过 )

听过
  • Clark Aboud - Slay the Spire (Original Soundtrack)
  • YOASOBI - たぶん
  • YOASOBI - 群青
  • 米津玄師 - KICK BACK
  • NewJeans - OMG

椎名果园的舞台剧  · · · · · ·  ( 3部看过 )

看过
  • 吉屋出租:百老汇秀
  • 海达·高布乐
  • 音乐剧《悲惨世界》十周年纪念音乐会

“我希望整个国家都沉入水底”——《蔷薇的葬礼》

“齐泽克说《银翼杀手》里怀疑自己的记忆真实性的才是真正的人,否则只是完全被控制而不自知的机器,同理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爱上了对方才是真正的爱情,否则只是自我催眠的幻觉,怀疑自己对上帝的信仰是否诚恳才是真正的信徒,否则只是自大而已。只有在对实体(自我、爱和上帝)的撤退之中可以抓到实体,因为主体此时返回了主体,除了意识经验的运动之外,没有别的确定性。”
“爱是一种幻觉,只有在发现所爱之物并无必然的可爱之处,却还仍然能保持这种爱的态度。这样的爱就再也没有被解构和剥夺的可能了。此时,个人所面对的世界与人与事都已无关,只是一个不可挽回的决定。”

化学的结婚(chemical wedding)炼金术术语。在伊甸园的堕罪中人的内部已经分裂,分离成两性。如果人内部的对立的力量能够和好,人就能回归完全的亚当的状态。男性的力(创造的意志)与女性的力(智慧)如果能够结合,孕育出纯粹的爱(孩子,或者贤者之石),不仅能够治愈物质世界的病,而且还能治愈分裂的灵魂的痛苦。这是一种赫尔墨斯神秘主义思想(即第三物质、或者中介原理),以结婚来隐喻,但是这种结合往往伴随着牺牲和死亡。在《哲学者的玫瑰园》(Rosarium philosophorum,1550年出版的德国炼金术著作)的第六幅寓意画中,画着一对结合的恋人躺在棺材里。
当然,爱从来就不是容易的。用法国著名神经精神学者Jean-Didier Vinceint(1935- )的话说:“爱是自然界中异质的分子通过脆弱的选择的亲和性而构成的非几何学法则的结晶。爱是很容易被逆风所打倒的。”
但是爱的艰难性、脆弱性、难合成性,并不意味着爱是不存在的。爱是通过合成回归本源的艺术,是宇宙的炼金术。

“邮局就在对面。”
“你想这对我有何用处?”
“抱歉,我见你手执信件,我以为……”
“这里的问题不在于估量,而在于认知。”

1.我们必须怀疑一切;
2.人所具有的我都具有;
3.真理会使你获得自由。

“一种灰蒙蒙的幸福盖住了我的心/像飞蛾静止的翅膀”

“早安 晚安 谢谢 再见”

“生活的目的是生活本身。”

我们要好好活着 在我们都自由之后 我们会再见面

“要像名正言顺的主妇/勇敢而自由地走进我的家!”

“在人文科学里,只有那些在思考其对象的同时也思考自己言语活动的科学才是多产的。”

“我不能被牢握于此时此地,因为我之与死者住在一起,正如我之与未生者同居一处,多少比往常更接近创造的核心,但还不够近。”

“一个无政府主义者…不是一个破坏规则的人,而是一个有意破坏规则的人,他以破坏规则为规则。”

“所有人血管里都应该有一两滴叛国血液。” “对于背叛者--所有背叛者,而不仅仅是间谍--来说,围绕着我们的世界失去了它的明显性,看起来只是现实和真理的许多可能版本中的一个。在某种意义上,背叛者意识到他自己的二元性--什么是什么和看起来是什么之间的脱节--享受到瞥见可能的世界和探究表象背后和超越表象的认识论特权。他开始意识到比表象现实更复杂的现实,而表象现实本身就是复杂和多元的。这种对可能性的顿悟可以使背叛的游戏变得积极而丰满。”

“人民并不要革命,他们只要革命的景观。”

“在万事万物中,艰苦工作成了一种美德而不是我们的一直宣传的祸害……我们的孩子们应当这样来培养他们的后代,使他们不必去从事那种可构成神经症病因的工作。非工作不可乃是一种神经症症状。它是一种安慰,它企图使人感到自己有价值,即使是在对他的工作没有任何特殊需要的时候。”

“不要问我们什么时候获得自由,要问我们什么时候赢得自由。”

“在任何一个领域里,用来评价某种理论的科学性标准并不在于人们可以据此来检验每种对该理论提出质疑的新经验的精确性,而恰恰相反,在于人们可以至少在某种情况下指出它的错误。……科学同某种集权思想是不相容的…为此,科学中应该具有缺口。”

“就让我们不要自诩是一个由一众纯粹的精神所组成的共同体,让我们看清楚在我们的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到底是怎样的:大部分时候都是主人和奴隶的关系。让我们不要拿善意或好的初衷去给我们做下的坏事作借口,让我们看清楚这些善意在离开我们之后到底都变成了什么。”

椎名果园的广播  · · · · · ·  ( 全部 )

椎名果园 说:

之前信誓旦旦一月份出初稿 刚一看电脑30号了 初稿还不知道在哪个角落舔溏鸡屎 距离生出来遥遥无期😇🙏

订阅椎名果园的收藏:
feed: rss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