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980年10月下旬,我和前妻从山东度蜜月回来。第二天一早,有人拍门大叫:“我是蔡其矫。还活着,快,快点儿生火。”原来他拎着一串螃蟹。在朋友中,他是头一个来贺喜的。 按他的话来说,天下好吃莫过于螃蟹。看他吃螃蟹是一种享受:不用任何工具,咬啃咂嘬,全靠嘴上功夫,关键还得牙口好。一般来说,美食家全都热爱生...    (20回应)
1 元月二日晚,家中来客,一起包饺子过年。电话铃响,是《香港文学》主编陶然,他说“蔡老今天凌晨去世了。”我顿时呆住,妻子询问,复述时不禁泪如泉涌。又接到蔡三强的电话,说起他父亲一向打鼾,半夜鼾声一停人就走了。他还说找到很多照片,与《今天》及“星星画展” 有关。不想扫客人的兴,我步入院中。女儿随即送来...    (10回应)

游泳

2019-05-09 12:34:59
1 我八岁开始学游泳。除了打乒乓球,那是当年最时髦的体育运动。天一热,几乎所有孩子都拥向水边。与其说游泳,不如说是集洗澡避暑娱乐社交之大成。 离我家最近的是什刹海游泳场。我和同学邻居结伴出发,步行半小时,头顶烈日,晒得发蔫儿。一里开外,那阵阵喧哗的声浪,伴随着尿臊、漂白粉和来苏水的混合气息迎面扑来,...    (24回应)

美国房东

2019-05-07 10:37:46
如果我凭记忆给拉里(Larry)画幅肖像:秃顶,肥硕的鼻子,眼镜后面狡黠的眼睛,身材不高但结实,肚子微微鼓起。他就是我的头一个美国房东。1993年秋我刚从欧洲搬到美国,在东密歇根大学找了份差事,活不多,钱不少。负责接待我的美国教授事先给我写信,说帮我找了住处,在他家附近,离大学也不远,有自己的卧室和卫生间...    (23回应)

开车记

2019-05-07 10:36:14
我的车坏了,半路直冒烟,一位懂车的朋友看了看,估计是散热器漏水。今天一早他帮我请了个美国人来修车。这车是一年前买的,1986年的奥迪。当时帮别人找车,结果让我一眼看上了。那富丽堂皇劲儿,让我想到德国人的骄傲和冷漠。在路灯下,它近乎完美。特别让我动心的是坐在真皮的座椅上听激光唱盘,十个喇叭环绕着像十个...    (22回应)

艾基在柏洛伊特

2019-05-07 10:34:07
近些年,我几乎每年都到伯洛伊特学院(Beloit College)教书,不长不短,七周,从仲夏到深秋,直到满地金红色的落叶飘零。伯洛伊特是个约三万人口的小镇,位于伊利诺伊(Illinois)州与威斯康星(Wisconsin)州交界处,曾以生产造纸设备为主,后因工厂纷纷倒闭而衰败,失业率与犯罪率交叉上升,成了中西部毒品交易的集散...    (5回应)

家长会

2019-04-18 17:14:30
我女儿上六年级,我却从没有开过家长会,这证明我这个父亲实在不怎么样。上个学期的家长会,我没留神时间后边注明的上午,夜里十点半摸进学校,像个贼,最后迷了路,撞上一位老师,才知道我整整晚了十二个小时。这回在女儿的督促下,我刮了胡子,换上刚买的西服,煞有介事地开车去学校。 我女儿田田,十二岁,一年前和她...    (54回应)

古老的敌意

2019-04-18 17:12:54
大约一个世纪前,奥地利诗人里尔克在《安魂曲》中写下这样的诗句:“因为生活和伟大的作品之间/总存在某种古老的敌意”。 二十世纪开始的岁月,在汉堡和不来梅之间的小镇沃尔普斯韦德(Worpswede)聚集不少艺术家和作家,包括里尔克。他们一起听音乐会、参观博物馆,在狂欢之夜乘马车郊游。其中有两位年轻漂亮的女画家就...    (13回应)

失败之书

2019-04-08 12:04:07
写诗写久了总被人家斜眼,后来开始写散文似乎才得到宽恕。我堂妹事先声明:“你的诗集就免了,等散文集出来再送我。”写诗的因诗歌的异端而受牵连,被认为神经有毛病;写散文的知书达理秉公天下,活得堂堂正正。 中国是个现在进行时的散文大国,那浩浩荡荡的报纸专栏、休闲杂志、文化网站所造就的散文作家,何止千万。要...    (28回应)

女儿

2019-04-08 11:59:52
田田今天十三岁了。准确地算,生日应在昨天,这儿和北京有十六个小时时差。昨天晚上我做了意大利面条,给她斟了一小杯红酒。“真酸,”她呷了一口,突然问,“我现在已经出生了吗?”我看看表,十三年前这会儿,她刚生下来,护士抱来让我看,隔玻璃窗。她头发稀少,脸通红,吐着泡沫。 十三岁意味深远:青少年,看PG13的...    (55回应)
<前页 1 2 3 4 5 6 后页>

北岛的日记标签  · · · · · ·  ( 全部 )

最新回应  · · · · · ·

feed: rss 2.0 输出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