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的小伙伴们大家好呀,许久未更新,先来道个歉~ 最近进入了写论文的关键阶段,云听了许多翻译forum和workshop(有机会会和大家分享感想),并且新开始了一本书的翻译(上一本译书得到了好评,开心!),实在忙到爆肝,连写豆瓣都成了一种奢侈的享受…… 随着自己的翻译事业渐渐转向正规化和职业化,我也在重新思考作...    (7回应)
之前在《[原来翻译界的杠精不止中国有]》一文中写过,《素食主义者》的翻译Deborah Smith从一名译者的角度,提到了风格(style)在翻译中的影响: “韩江的作品在国际上受到很高的评价,都是从结构、情节、角色塑造的角度,而这些往往和译者没什么关系,因为译者主要负责语言的风格、节奏和语调。…… 作家的风格不仅是鲜...
哈喽大家好,虽迟但到,我又来啦~对催更的小伙伴说声抱歉,最近写论文写到头秃,还要准备webinar,实在分身乏术。今天要聊的内容其实在很久之前就有了构想,决定写作之前又专门咨询了有幸结识的几位出版界的专业人士和知名译者(谢谢大大们慷慨相授、毫无保留的帮助,鞠躬~)。多亏了他们,我对翻译出版行业有了很多新的...    (12回应)
机器翻译的不同发展时期
2020年4月对于翻译界来说,注定是损失惨痛的一个月:译介学开创者、我国著名翻译理论家谢天振教授于22日逝世;译有《乱世佳人》等名著的著名翻译家陈良廷先生于4月23号逝世,对此致以沉痛缅怀。 老一辈翻译人才逐渐凋零,新一辈却还为做好扛起这面大旗的准备,译者青黄不接的时期,机器翻译却搭上科技的便车,开展得如火...    (7回应)
2020年4月11日夜,居家隔离的不知道第多少天,躺在床上开着台灯读《三体》,思绪沉浸在恢弘的宇宙和人类的命运里,突然,房顶传来哗啦哗啦的巨响,像是水烧开的声音,一时反应不及,思索了好一会儿,才忽然意识到,下雨了! 自从疫情开始,英国的天气就好得反常,天天阳光明媚,微风习习,各种花花草草似乎知道不会有人...    (6回应)
在翻译圈,似乎有这么一条鄙视链,搞口译的瞧不上靠笔译的,搞商业笔译的瞧不上搞文学笔译的。但是在这条鄙视链中还得再加上一环,搞文学笔译的瞧不上搞翻译理论的,或者说,搞实践翻译都瞧不上搞翻译理论的。前面几环按薪资排辈,很好理解,那么翻译理论处于最底层,也就不难理解了。翻译理论专业出身,如果想继续从事...    (24回应)
到底什么样的翻译才是好翻译?对于翻译的评判标准应该是什么?这是大家一直以来都争论不休的问题,很多对于具体翻译实例的争议,也是源于缺乏统一的评价标准。 关于这个问题,我们也在之前的文章中讨论过(见[忠于原文的翻译才是好翻译?不存在的!])。 我相信,对于什么是好的翻译,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标准,许多翻...    (3回应)
许久不见,距离上一篇日记更新已经有两年了。这两年间,发生了很多事,历史的车轮轰轰隆隆势不可当地向前辗进,每个人身不由己地裹挟其间,即使个人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剧变,对于前进的历史来说,甚至渺小得不若一粒尘埃,但是我们又那样顽强坚韧地活着,如蝼蚁般,在短暂的一生中尽可能地体会世间百味,纵使所有的深...

翻译纳博科夫

2018-10-03 06:23:24
Vladimir Nabokov 这个名字或许对很多人来说有些陌生,但是一提到大名鼎鼎的《洛丽塔》,相信没有几个人不知道,毕竟这本书是当今流行“萝莉”文化的开山鼻祖。这本描写37岁亨伯特和12岁多洛丽塔之间不伦恋情的书引发了许多争议,毁誉参半。支持者对其中暗潮汹涌的爱欲描写心动不已,反对者则对书里畸形的爱恋嗤之以鼻。...

如何成为傅雷

2018-08-14 08:06:52
之前在提倡译者应该努力使自己的译作超越原作时,有读者在文章下留言:你还真以为自己是傅雷了?这个逻辑让我无从反驳。难道只有傅雷本人,才配拥有这样的‘雄心壮志’?这种自轻自贱的想法何其可悲。 虽然我不是傅雷,但这并不妨碍广大译者将傅雷视为偶像,并努力向他看齐。若是一不小心再出几个“傅雷”,对中国文坛和...    (4回应)
<前页 1 2 3 后页>
feed: rss 2.0 输出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