ส้?
一闲空就吃伶饼花生辣椒看天演论

ส้?的书  · · · · · ·  ( 26本在读 · 321本想读 · 100本读过 )

在读
  • 政治的人生
  • 江湖丛谈
  • Fahrenheit 451
  • 帝國的結構
  • 道士下山
想读
  • 魏晋之际的政治权力与家族网络
  • 朗道传
  • 古今数学思想(第一册)
  • 数学大师
  • Holographic Quantum Matter

> 浏览ส้?看的杂志(16)

ส้?的日记  · · · · · ·  ( 全部 )

穿越回宋朝的梦
2011-08-06 12:39:11
昨晚睡得较晚,今早因为想吃煎饼果子所以大早就起来去买来吃,1小时后感觉撑不住就回笼睡去了。南柯一梦啊,大概是说你要体验穿越的话有3种选择:一是完全版的真实古代,二是杂糅版的(带一些现代的玩艺),三是啥忘了。我选了杂糅版。但我没搞清楚他这到底是时间机器式的身体也去到另一个时空还是只是一种虚拟现实......    (2回应)
给自己积点口德
2011-07-27 19:36:49
给自己积点口德 前两天列车相撞,我忍不住发了一条状态,把玩笑建立在一件对死难者极其亲属来说悲痛已极的事情上,这令我相当反感和不安。但有趣的状态还是发了。 当代媒体常常播完一条战争恐怖哀鸿遍野的消息立马就转到某地嘉年华、某人露点之属。这样一些于己无关或是无损的消息在作为谈资和新玩笑的 inspi......    (2回应)

ส้?的音乐  · · · · · ·  ( 2张在听 · 15张想听 · 75张听过 )

在听
  • 史塔克 - 巴赫无伴奏大提琴组曲(全六曲)
  • Eleni Karaindrou - Trojan Women
想听
  • Bon Jovi - Bon Jovi Greatest Hits - The Ultimate Collection
  • Coldplay - The Scientist
  • 马克西姆... - 马克西姆:精选集
  • 千住真理子 - 帕格尼尼二十四首小提琴随想曲
  • 波兰国家广播交响乐团 - 帕格尼尼:第一、二号小提琴协奏曲

ส้?的相册  · · · · · ·  ( 创建1 · 关注0 )

问题
2010-10-01更新

ส้?的舞台剧  · · · · · ·  ( 1部看过 )

看过
  • 破铜烂铁

ส้?的移动应用  · · · · · ·  ( 想要1 )

想要
  • MarginNote Pro - 剪书, 批注, 重组, 快速的创建思维导图和记忆卡片来复习 (iPhone / iPad)
ส็็็็็็็็็็็啥是自我介绍?

Though much is taken, much abides; and though We are not now that strength which in old days Moved earth and heaven, that which we are, we are, One equal temper of heroic hearts, Made weak by time and fate, but strong in will To strive, to seek, to find, and not to yield.

If I am not, may God put me there; and if I am, may God so keep me.

今天我以,附小为荣;明天附小,以我为荣~~哒哒哒哒——~一~二~三~四~正步~走!
say go then go de voyage

三月七日 沙湖道中遇雨 雨具先去 同行皆狼狽 余独不覺 已而遂晴 故作此
莫听穿林打叶声 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 谁怕 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 微冷 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 归去 也无风雨也无晴

Think Globally, Act Locally

星斗其文 赤子其人

General relativity: Things like to live where they age the most slowly, and gravity pulls them there.

Love is never quite devoid of sentimentality

吾侪所学关天意 并世相知妒道真

We embrace every ocean, harness every element, roam every epoch, brave every environment, to meditate upon the nature of ourselves.

周作人曾有言道 “自己的书斋不可给人家看见, 因为这是危险的事, 怕被看去了自己的心思”, “前代老儒在《四书章句》底下放着一册《金瓶梅》, 给学徒看破”。

Generations to come will scarcely believe that such a one as this ever in flesh and blood walked upon this earth.

知否兴风狂啸者 回眸时看小於菟

〆☯☯囧槑兲氼砳嘂圐圙玊孖砼

“做物理的学生应该按前苏联的模式打硬基础,不要跟美国普通本科生一般上课偷工减料做研究专捏软柿子的搞法,那不是长久之计。”

All of physics is either impossible or trivial. It is impossible until you understand it and then it becomes trivial. -- Ernest Rutherford

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

敵視現實 虛構遠方 東張西望 一無所長 四體不勤 五穀不分 文不能測字 武不能防身
凡事非止心一處者不可為之 哪國都一樣 如果20歲前努力 必能申到好phd 25歲前努力 必能讀好博後 30歲前拼命 還有戰後的湯川當榜樣 天天盯著身邊的硬件看毛病 就永遠是廢柴

He was perhaps the most perfect example I have ever known of genius as traditionally conceived, passionate, profound, intense, and dominating.

它躺在那中间,猛犸象、驯鹿、狼骨、狐狸王冠,兽齿绕着它的额,在臀下,现在,之前26640加减110年,烧过的驯鹿,盆骨,它口中的碎片,两副男人的骨架躺在它身边,一左、一右,捷克共和国东南。

Hishuk ish ts'awalk.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重整化≈理论空间(space of theories)的坐标变换;重整化方案的任意性≈理论空间的广义协变性"??

It finally does, dying away like a siren until all that' s left is the shallow gasping and panting of post-coitus. We hear languorous laughter, moans of satisfaction.

莫念一日大成,常思十年磨剑。

我们常常高估自己一天能做的事情,却往往低估自己五年能做的事情。

有资有胃,有滋有味。
http://www.dianping.com/mylist/15569

今天在电梯里遇到我们系主任,50多岁,德高望重的凝聚态物理学家。他见了我,忽然说道,海波,听说你音乐不错,那你可以去搞音乐啊,别做物理了,人这一生短得很,要做自己喜欢的事,这样才能快乐。我问道,老师,人生真的很短么。他嘴角抽动了一下,沉默了几秒钟,然后凄然答道:我低下头去写 paper 时,青春年少;等抬起头来,已是满头白发……

小说是对语言本源功能的反动。

……而量子场论又涉及大量繁杂冗长的计算, 一不小心就会出错, 一步错就常常是全盘输. 所以学量子场论不能只靠做题.学量子场论最好的方法,是跟着老师或书本一步一步做计算,并且不要受老师或书本的约束,要选择适合自己的定义和符号,检验和判断每一步运算的正误,归纳和设计自己的逻辑和体系.这样在学完之后,你就有了适合你自己的量子场论.这无论对你将来的工作还是进一步的学习都有莫大好处,远远胜过你去做许多习题.事实上,这是学习理论物理的一般方法,尤其是对于学习新的正在发展的理论.

the plurality of worlds, – the indefinite immensity of the universe is a most awful subject of contemplation. He who rightly feels its mystery and grandeur, is no longer in danger of seduction from the falsehoods of religious systems, or of deifying
the principle of the universe.

杏仁花生胡桃腰果栗子等坚果含有多不饱和脂肪酸可降低胆固醇,还维持动脉血管的健康和弹性。唯一缺点热量太高,不妨每周2*8g,手心松松一把——我操你大爷才16g!《中国居民膳食指南》上说50g/周也够操蛋,黄飞红麻辣花生一包210g你们这些专家准备让我吃几周?

A spectre is haunting Europe -- the spectre of Communism.

惟道集虚 虚者 心斋也

启沃君心,恪守臣节,厉行新政,不悖旧章。

生命是个倒计时,得多问问自己想要什么。

埋骨何须桑梓地 人生何处不青山

山塘载酒空陈迹
京口谈诗老此才
岷顶云随江入海
可教残梦逐潮来

古诗十九首之十五(汉魏)无名氏
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
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
为乐当及时,何能待来兹?
愚者爱惜费,但为后世嗤。
仙人王子乔,难可与等期。

All Things Shining

以大多数人的努力程度之低,根本轮不到去拼天赋.

"我有很多不同风格的朋友,有的适合携江南曲桥流水,有的适合赴黄山云垂海立,有的适合登绝壁苍风散尽,有的适合泊夜舟江阔云低,有的适合剪窗烛闲棋花落,有的适合邀新酒能饮杯无,当然,基本他们都适合在人人微博上互相@抬杠掐架,以至于久而久之我不用@也会有人精确对号入座,这样很好,我的圈子只差画眉深浅入时无这一位了。"

“当然,我还读福克纳,生长在密西西比的人们当然要读他的文章。他就是上帝,在高中时学生要填鸭似的学习他的作品,我从来不喜欢那种学习方式。我欣赏他的才智,没有人会倾听或观察这个世界如他一样。他描写走进乡村商店的那一段真是非常完美,我想他故意把文字写得很艰涩、晦暗。可能我只是认为读书并不是什么难的事吧。”

过了今晚十二点楼主满三十岁了……… ………十九岁认识前夫,二十一岁嫁给他。从最初的一无所有到后来有房有车有存款,从应付不同女人之间的战争到今年初筋疲力尽离婚。一起打拼,经历了一个女人最美好的十年。收获了七岁的儿子,分开后跟我一起生活。明天中午跟父母聚,晚上好多朋友一起。所有问我要什么礼物的朋友,我说送花吧。不缺任何物质的东西,深夜或凌晨光脚在阳台透气的时候尽量习惯孤独。也许很多的花,会让我努力快乐。想过再嫁,只是心境淡漠了。以前整夜看书,现在看糗百入睡。偶尔大笑,偶尔失眠,偶尔心酸。生活总要继续,糗友们都有自己不为人知的苦乐。希望大家都努力幸福吧,祝自己 生辰快乐…

一国两制——保证契丹人骁武凭陵,汉人又不会有疏离感。

一有闲空,就照例地吃伶饼,花生米,辣椒,看《天演论》 ——鲁迅

Many other thinkers have been influenced by Michel Foucault. Surveillance - keeping information about people in order to control their behavior - is an ever-present phenomenon in a society marked by the rise of mass media.
Just the same as people's preoccupation of relativity theory or atomic physics under the gloom of nuclear warfare, I speculate upon the possibility that new genereations gradually consider clossal magnetoresistance effect - the basis of solid-state information storage technology - as the accomplice in the surveillance mentioned above.

在仅仅三十二年的生命中,商羯罗把佛教逐出了印度,重新建立了《韦达经》的权威性。
性力派

Peace is not the absence of war; peace is the presence of justice.

中国工人的爱情是整宿地跟妻子谈技术革新,农民的爱情是整宿地跟老婆谈改良土壤,至于党委书记的爱情就是老婆有病——千万不要回家。

An aeon, I'm sure.

凡是被社会不成问题地加以接受的规范,是文化性的;当一个社会还没有共同接受一套规范,各种意见纷呈,求取临时解决办法的活动是政治。

李翱《赠药山高僧惟俨(其一)》
练得身形似鹤形,千株松下两函经.
我来问道无余话,云在青天水在瓶.
选得幽居惬野情,终年无送亦无迎.
有时直上孤峰顶,月下披云啸一声.

为了寻求真理的努力而付出的代价,总是比不担风险地占有它要高昂的多。

Don't try and shit higher than your arse.

作为老师,我就像你坐火车偶然碰到的旅客,告诉你某处有一座名山,值得你今生一游。我也许会把你带到山脚下。你也许会沿着山路走到山顶,也许坐缆车上去了,也许走到一半迷了路,也许在杂草丛中走出一条新路,也许在山脚下兜了两圈就走了,也许轻轻松松,也许非常吃力。不过,那都是你自己的事了。你的个性和你的投入,而不是我怎么教,决定了你能学到什么。

《封丘作》 高适
我本渔樵孟诸野, 一生自是悠悠者。
乍可狂歌草泽中, 宁堪作吏风尘下?
只言小邑无所为, 公门百事皆有期。
拜迎长官心欲碎, 鞭挞黎庶令人悲。
悲来向家问妻子, 举家尽笑今如此。
生事应须南亩田, 世情尽付东流水。
梦想旧山安在哉, 为衔君命日迟回。
乃知梅福徒为尔, 转忆陶潜归去来。

科氏力对普通水池中的漩涡所起作用远小于其它因素,完全可以忽略。

《初过陇山途中,呈宇文判官》 岑参
一驿过一驿,驿骑如星流。
平明发咸阳,暮及陇山头。
陇水不可听,呜咽令人愁。
沙尘扑马汗,雾露凝貂裘。
西来谁家子,自道新封侯。
前月发安西,路上无停留。
都护犹未到,来时在西州。
十日过沙碛,终朝风不休。
马走碎石中,四蹄皆血流。
万里奉王事,一身无所求。
也知塞垣苦,岂为妻子谋。
山口月欲出,先照关城楼。
溪流与松风,静夜相飕飗。
别家赖归梦,山塞多离忧。
与子且携手,不愁前路修。

每本好书都在对我说——王阳明:某于此良知之说,从百死千难中得来,不得已与人一口说尽,只恐学者得之,容易作一种光景玩弄,不实落用功,负此知耳。

The novelist and critic Allison Pearson(2002) also found how powerful gender socialization could be when she tried to present her daughter with a less anatomically improbable doll than the Barbies she loved: One day, in an attempt to stem the toxic tide, I brought home a Scandinavian doll which looked like a Barbie designed by a feminist committee; a wholesome small-breasted individual wearing khaki, she clearly worked at something useful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Alas, this poor social democrat never got to meet the Barbies. "It's a boy!" my daughter yelled in horror, before dropping the liberal compromise in the bucket her baby brother reserved for drowning snails.

在发电场应该输出直流电和交流电的竞争中,交流电能够使用变压器是其优势之一。

There is an old Chinese proverb: it is easy to seize power, but difficult to maintain it.

国家过于强盛,诗歌便会沉默不语。

Long may it be that way.

森林为什么起火,是上帝在火焰中现身。

利可共而不可独,谋可寡而不可众。独利则败,众谋则泄。

A full-scale nuclear war could lead to the annihilation of the human race.

十年后,十年后会怎么样?———————————— 希望皮肤会越来越好……(某广告)

女宠 阉竖 外戚 强藩 悍夷 朋党

礼失求诸野

这个世界乱纷纷,先把自己铸炼成器。

麦克卢汉说过:“无论在什么领域里,自然科学也好,人文学科也好,谁能把握住自己活动与行为的要旨,谁能领悟出当代新知识的意义,谁就是艺术家。”

以前我跟人一起去看过《新少林寺》,对里面谢霆锋演的那货很反感,觉得哪有这种神经病。今天我发现历史上还真有这种变态——辽穆宗,《辽史》上对他的死说了四个字“死其宜哉”。

中医上讲,钱补气。

Cast a cold Eye.
On Life, on Death.
Horseman, pass by!

死亡不曾要求我们空出一天来给它

中国农村经济传统上并不是纯粹的农业经济,而是“农副互补”,这副业可以是蚕丝、养羊、贩羊(《江村经济》),织篾器、造土纸(《易村手工业》),织布、养鸭、商贩(《玉村农业和商业》),因地制宜,不一而足;而以副补农的原因却是因为这块大陆上农业的季节性特征:为了应付农忙,农村不得不蓄积农闲时用不到的过量人口,但这么多人口仅靠这点土地是根本没法活下去的;以副补农的传统经济不但养活了这么多人口,还通过地租的转移支撑着整个地主阶级的消费和官僚皇帝的运作。

上帝给老女人最大的礼物是还给她自由。

小鹅比我跳得高
小鲸比我游得深
小猫比我蹿得快
小狼物理学得妙
小鹰比我望得远
小象比我鼻子长
小鸭比我叫得欢
人啊人——你比你想象的要自由得多

$\begin{array}{|c|c||c|} G & F & W \\ \hline S&0&B\\ 0&sb&0\\ B&0&S\\ \end{array}$
$i\hbar\frac{\partial}{\partial t}\left|\psi\right\rangle=\hat{H}\left|\psi\right\rangle\qquad$
$whimsy+\int_{birth}^{death} study\, d \mathbf{q} =life$
$\^x_{k}=\sqrt{ \frac{1}{2\omega_{k}}} (a_{k}^{\dagger}+a_k) \\ \^p_{k}=i\sqrt{ \frac{\omega_{k}}{2}} (a_{k}^{\dagger}-a_k)$

$\nabla \cdot \mathbf{E} = \frac{\rho}{\epsilon_0}$
$\nabla \cdot \mathbf{B} = 0$
$\nabla \times \mathbf{E} = - \frac{\partial \mathbf{B}}{\partial t}$
$\nabla \times \mathbf{B} = \mu_0\mathbf{J} + \mu_0\epsilon_0\frac{\partial \mathbf{E}}{\partial t}$

$R = (R_1,R_2,\ldots,R_{2n})^T \\ = (\omega_1^{\frac{1}{2}} \Hat{x}_1,\omega_1^{-\frac{1}{2}} \Hat{p}_1,\ldots,\omega_n^{\frac{1}{2}} \Hat{x}_n,\omega_n^{-\frac{1}{2}} \Hat{p}_n)^T \\ Here \quad\[ R_j,R_k \] = iJ_{jk} \,, \\ in \quad which \quad J=\bigoplus_{j=1}^{n}J_1 \\ with \quad J_1 = \left( \begin{array}{cc} 0 & 1 \\ -1 & 0 \end{array} \right)$
$\chi(\xi) = Tr[\rho\mathscr{W}(\xi)] \,, \mathscr{W}(\xi)=\mathrm{e}^{i\xi^T R} \\ and \\ \rho = \frac{1}{(2\pi)^m}\int d^{2m}\xi\chi(J\xi)\mathscr{W}(-J\xi)$
$For \quad a \quad Gaussian \quad state: \\ \chi(\xi) = \mathrm{e}^{-\frac{1}{4} \xi^T\gamma\xi + i d^T \xi}$
$G_{\mu\nu}+\Lambda g_{\mu\nu}=\frac{8 \pi G}{c^4}T_{\mu\nu} \\ \textrm{with }G_{\mu\nu}=R_{\mu\nu}-\frac{1}{2}g_{\mu\nu}R$
倘若没考虑广义相对论时空弯曲的效应,现在的GPS卫星定位系统就可能有上百米的误差。

从不追星,却为你着迷。

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
And a heaven in a wild flower,
Hold infinity in the palm of your hand,
And eternity in an hour.
---- William Blake, “Auguries of Innocence”
一沙一世界
一花一天堂
君掌盛无边
刹那含永劫 李叔同译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我发现自己已经不是原来那个自己了。我虽然恪守了那份承诺,可我等的不是如今这个人情练达的她,而是当年那个皓腕凝霜雪的女孩。
我发现自己已经不是原来那个自己了。即便我恪守什么承诺,可我想等的也不是那个将会人情练达的她,而是现在这个皓腕凝霜雪的女孩。

千城绝,长城列。秦民竭,秦君灭。

王若神在今天中午提出的问题——如果一对情侣在1-1/2秒分手,在1-1/4秒和好,在1-1/8秒又分手,依次类推,那么在1秒时他们是分手了还是和好了?而他给出的回答竟然和拓扑有关…啥是自我介绍?

人生的路是不是越走越窄?

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

请便后冲便以便后便者再便
请射时秒射以射后射者再射
拉时速拉休拉待拉人陪拉
行前端行奉行先行官重行
餐前补餐为餐前餐人能餐
炮后洗炮一炮后再来一炮
诗中藏诗从诗中诗人回诗
请患者患后治患以患后患者复患
请日时轻日使日后日者能日
请日后来日以便日后日者再日

那一男一女一走入蛇群中间的空隙, 徐应松便抱拳道: “师姐、 三师弟, 别来无恙?” 那女子大剌剌地点了点头, 那男子却两眼直直地看着袁采儿, 有些失魂落魄般地趋前了两步, 喃喃地说道: “小 ... 小师妹, 这几年 ... 这几年你过得还好吗?”他这一问, 袁采儿的神情登时大为尴尬, 脸色微红, 窘得向后倒退了半步。 但婉儿却分明看到她的眼神在刹那间亮了一亮, 退了半步之后才恢复平常。 那袁采儿性子柔顺, 声音也甚是轻柔, 但眼神却一直是淡淡的, 说话也极少, 如方才这般明亮的眼神婉儿还是初次在她脸上看到, 虽一瞬而逝, 那一瞬却让她似乎换了个人。

事情是这样的。。。。。。刚刚在看电影,结尾字幕演完之后,忽然偶感不适,肚子疼,我赶忙拿了包纸去厕所。我去的正是女厕,因为男厕满员了。就在前往厕所的途中,肚子疼的难以复加,好似一把弯刀在里面刮一样。旁边有几个通宵玩游戏的美女,我受不了了,手把着她们坐的桌脚,身体半蹲着。其中一个擦黑眼影的美女把耳迈摘了,问:“大哥你咋的了?哪不舒服么?”我微微一挥手,答曰:“没事,腿转筋了,缓一会就好了。”这时候另一个马尾辫女孩突然敲了一下键盘,我感觉肚子一轻。是一个闷屁,没有动静,但有味,那味还不是一般大。不知道谁扯嗓子喊,“我C,网管!啥玩意烂了!”我明白这时候比较先发制人,所以我就抢在那女的前面问,“谁放屁了?”擦黑眼影的美女捏着鼻子,对我说:“我C,大哥你成能耍了,眼瞅着是你放的!”当时我就不高兴了,继续扶着桌子,“扯JB蛋,你这不是污蔑我吗,再说了,不能是放屁,这味儿也太猛了。”那女的拿起背包,身子往后缩了一下,告诉我,“那你倒是走哇,还在这蹲着干啥?”我理直气壮的回答她,“不告诉你腿转筋了吗!”于是我一瘸一拐的往WC挪,眼看就要不行了,千万别的,我求你了,这是我心里想的。终于赶到了厕所,往里面一看,我绝望了,男厕满员,红杠,没招了,只能去女厕解决。到里面就听砰一声,紧接着就啪啪的,两种声音是重叠起来那种感觉。总体来说还是比较爽的,就是这个味道太恶心了,熏的我自己直迷糊。然后哥非常娴熟的进行着首尾动作,把手纸一起仍进去了。回头看的时候真把我自己吓一跳,里面白瓷砖都看不见了,全是粑粑,我按下冲水键,瞬间传出了优美的水声,哗啦哗啦,不停旋转着。可是旋转的速度绝对到位,但就是不下货啊。眼看着手纸把口堵住了,粑粑飘在上面下不去。但哥非常冷静,又按了一下冲水,这回猛了,我寻思应该没啥问题,但水位不断升高,硬是冲不下去。从小家里就教育我,“要负责人,你是男子汉!”所以哥一狠心,从口袋里拿出手套,小心翼翼地把堵住口的手纸拿来出来,仍到了筐里。水位有所下降,我第三次按下冲水键。悲剧开始了,激流和便便一起高速旋转着,不断升高,不断升高,我C,冒出来了……哥赶忙用手把着顶扳,支撑起身体,免得鞋被秽物殃及。里面都趟汤了,现场实在太过于混乱,胳膊眼看就没劲了,只能用脚尖试探着降落在干净的地方,然后去掰锁。我把门开了一条缝,结果,一个女孩正抱着胳膊站在玻璃那整头型呢,显然是排队上厕所的。心想完了,这下嗨大了,人家一进来踩一脚大便,不得踹死我吗。所以哥继续躲在里面,点起一支烟,考虑对策。就听外面传来一个甜美的女声,“姐,咋还没上上呢,里面有人吗?”“有,应该有,没看味儿这么冲吗?”本来我的想法是趁那女的不注意,迅速冲出去,但这回变成两个人排号了。眼看秽物就要淌过门板,透到外面,哥的感受就是抓心挠肝的着急啊。事以至此,哥只有逃出升天了,我检查了一下锁头,没问题,然后爬上窗台,来开窗户,一股浓烈的寒风扑面而来,这是二楼!二楼?三楼也得跳啊!我是要脸不要命的人,猛地一提气,瞄准楼下的雪堆,嘴里暴喝了一声:“走你!”然后纵身一跃,感觉世界一下子变轻了,轰隆一声摔了个虎趴。脑袋当时就迷糊了,全身都是雪,冰的我手跟针扎一样疼。摔到没怎么摔着,哥常跳,然后打扫了一下身上沾的雪,扬长而去,重新从网吧一楼进来。为了体现我的从容,特意在一楼吧台买了一根烤肠,边走边吃。你说谁能看出我跳楼了?然后上到二层,那俩女的还等呢,我心里这个乐啊。最后她们把网管找来了,几个人一合计,得出两种结论。NO.1:有人在里面生孩子。NO.2:不知道哪个NB拉脱力了,很可能已经猝死。当时我就闹心了,怎么不往好处想呢!我伫在一旁,嘴里嚼着烤肠,以一种休闲的姿态准备看热闹。网管朝门一顿大飞脚,企图将门揣开,完了还用手拍,“里面行不行了!给我个动静!”然后二号网管用肘子把他推开了,“你这个废物。”只见二号选手的眼睛里闪过一道精光,起腿一记回旋踢,把门揣开了。啪哧一下子,二号冲进去了,踩了一脚大便,这B环顾了一下内部,告诉其他人说:“完了,这小子是把厕所给整堵了,还特么跳楼跑的。”另一个网管看我站旁边,就和我逗话,“你说这B损不损?”我点点头,“损。”直到现在凶手依然逍遥法外

He must study the present in the light of the past for the purposes of the future.

给家里打个电话吧?他犹豫着,脑海里浮现出了父母终日操劳的身影。这次暑假回家,无意间,他发现父母比起他记忆中的样子老去了不少,皱纹正在悄然爬上了他们的面孔。这个发现让他真的很难受,父母也许永远不会知道,遥远城市中的自己是怎样地挥霍着大学时光,他感到了深深的羞愧,差不多就在那一刻,他原本朦胧的考研愿望变得强烈和坚定起来。

前段时间看一个海洋生物的纪录片,看到一种鱼,当族群里异性太少的就有一部分会变性。当时觉得好神奇啊。后来又看到一种鱼,出生的时候都是雄性的,到了交配季的时候就用小JJ互戳,被戳进去的就变成雌性了。。。顿时觉得前面的也就一般般了…

懵懂不知摘星事 直到流萤舞成眠 鸢尾花开人不在 徒惹痴心泪绵延 引弓落月酬离别 潇潇故人心已倦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以前一同事,在上海呆的两年时间里,潇洒的不得了,两年时间地铁,公交车从未买过票。地铁直接钻的,公交车人少的从来不坐。黄浦江边上的香格里拉,只要有婚宴必有他的身影,现在包报纸这一招已经不灵了,反正就跟着吃,心理素质特别好,特别的淡定,吃完了还大包小包的打回公司放冰箱里。后来离职了,短信联系问他去哪混的,答曰去广西旅游了。灵机一动问他买车票了没,答曰老子就剩50块钱怎么买车票。。。。再过一星期联系问他在哪,华丽丽的说在救助站,有吃有喝有玩不舍得走了,救助站给他买车票准备强制返送原籍了。但最牛逼的后来丫出了救助站又飘逸的把车票给卖了,逃票回上海了。半年以后,收到他的一封E-mail,跑到某岛国当厨师去了,正准备和一个日本小姑娘结婚了.....

电影成全了这个梦,拓海同学品尝着速度带来的快感,那快感稍稍平复了奔驰代表的成人世界对青春的挫伤。

明贺钦《医闾集》卷六“示乡人”条,曾提到贺钦的门徒“七人中四人有‘梨涡’之眷,事不可揜,不俟遣而归。自惭德薄,妄受乡亲故旧之托,而坏其子弟”。

莔莔莔莔莔莔莔莔莔莔莔莔莔莔莔莔莔莔莔莔莔莔莔
莔莔莔莔莔莔莔莔莔莔莔莔莔莔莔莔莔莔莔莔莔

ส้?的广播  · · · · · ·  ( 全部 )

ส้?的关注  · · · · · ·  ( 成员96 )

andrea
andrea
bruce
bruce
夜妆
夜妆
Jean
Jean
女.儿
女.儿
cyr
cyr
magggot
magggot
Mcphiva
Mcphiva

ส้?的评论  · · · · · ·  ( 评论34 )

ส้?的线上活动  · · · · · ·  ( 全部 )


ส้?的同城活动  · · · · · ·  ( 62个参加 · 37个感兴趣 )

留言板  · · · · · ·  ( 全部 )

  • 彝圪學殅
  • 彝圪學殅:   那个贴印象很深啊,被下面的人吵得头昏脑涨     2013-11-20 19:03
  • ส้?
  • ส้?:   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1300943/     2013-01-07 01:15
  • 归葬
  • 归葬:   -_-///…呃,谢谢…都乱写的,平仄韵脚什么的完全不会…     2012-10-02 23:03
  • 归葬
  • 归葬:   偶然路过发现你的自我介绍好长…     2012-10-02 16:08
  • Germinga
  • Germinga:   哦。。没啥。。就问下。。八月末先去考试吧     2012-07-18 22:49

> ส้?去过的地方

> ส้?添加的条目

订阅ส้?的收藏:
feed: rss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