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3万部电影的评论  · · · · · · · · · ·  ( 评论1 )

看了3万部电影的书  · · · · · ·  ( 1本在读 · 2本想读 · 720本读过 )

在读
  • 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
想读
  • 晚清的經世史學
  • 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

看了3万部电影的电影  · · · · · ·  ( 41471部看过 · 5个片单 )

看过
  • 无辜者
  • 纪实72小时 札幌 24小时营业的三明治店
  • 酷爱电影的庞波小姐
  • 托芙
  • 午夜天鹅

看了3万部电影的音乐  · · · · · ·  ( 409张听过 )

听过
  • Die Like a Dog Quartet - Aoyama Crows
  • V.A. - AMPLIFY 2002: Balance
  • Jacques Thibaud... - Mendelssohn, Schumann: Trios in D minor
  • Soile Isokoski... - Richard Strauss: Four Last Songs
  • Brick - Brick
看了40000部电影的傻子

文学 诗歌 绘画 舞蹈 都沾一点

喜欢奶油
喜欢炒米粉

在路上的时候
我喜欢看飞鸟

Life is tough
So we fuck rougher.

西子捧心,人皆曰美,东施效颦,见者掩面。西子之所以美,东施之所以丑的,并不是捧心或颦眉,而是她们本质上美丑。本质上美的,荆钗布裙不能掩;本质上丑的,珠衫翠袖不能饰。

诗也是如此,它的佳劣不在形式而在内容。有“诗”的诗,虽以佶屈聱牙的文字写来也是诗;没有“诗”的诗,虽韵律齐整音节铿锵,仍然不是诗。只有乡愚才会把穿了彩衣的丑妇当作美人。

说“诗不能翻译”是一个通常的错误。只有坏诗一经翻译才失去一切,因为实际它并没有“诗”包涵在内,而只是字眼和声音的炫弄,只是渣滓。真正的诗在任何语言的翻译中都永远保持着它的价值。而这价值,不但是地域,就是时间也不能损坏的。

翻译可以说是诗的试金石,诗的滤箩。

不用说,我是指并不歪曲原作的翻译。


博尔赫斯:“衰老和恐惧也许误导了我,但我认为独一无二的人类行将灭绝,而图书馆却会存在下去:青灯孤影,无限无动,藏有珍本,默默无闻,无用而不败坏。”

看了3万部电影的广播  · · · · · ·  ( 全部 )

看了3万部电影的豆列  · · · · · ·  ( 全部2 )

看了3万部电影常去的小组(2)  · · · · · ·

生活组
生活组 (883147)
友邻避难所
友邻避难所 (5848)

订阅看了3万部电影的收藏:
feed: rss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