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岁生日的碎碎念

2019-08-20 11:30:26
8月20日,不是什么重大的日子,仅仅只是我的生日而已。 我收拾好行李,离开了居住三天的民宿,虽说居住了三天,但是连屋主都没见过。 我沿着新加坡第六大道笔直向前,却不知道该去往何处,她这个时候应该在公司上班吧。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没有她的城市,我哪里都不想去。 每年生日的时候我都无可避免地开始反思,...    (14回应)
今年毕业的友人忽然在QQ上和我说:完全不想找工作,想要家里蹲了。 熟悉他的我知道他绝对不是嘴上随便抱怨一下,而是诚心实意地找我诉苦。 于是我和他说起了大道理:那总归要养家糊口的嘛,总不能啃老吧。 友人:我要啃老也不是不行。 在讲大道理之前,我忘记了两点。 1.和我一样同为死宅的他是听不进大道理的。 2.他家...    (4回应)

深夜闲话

2019-06-03 00:47:08
深夜12:00,和室友在十字路口。 当然,这不是在测试什么都市传说的真实性。我们只是准备去吃个夜宵罢了。眼前的绿灯在我们将要踏上斑马线的那一刻变成了红灯。 室友没有半点犹豫,继续往前迈步。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遵守秩序的人,那么即使是在深夜12点的十字路口,也一定会遵守交通规则吧。 很显然,他不是。自然,我...    (1回应)

每个姐控的终极宿命

2018-08-12 23:22:19
我认识很多姐控,除我以外的姐控。他们有的有表姐、堂姐、实姐。 而大部分是像我一样,什么都没有。缺少姐姐,缺少爱,缺乏诸多应该拥有的情感。 譬如 得不到父母关爱的姐控。 内敛害羞的姐控。 自卑自哀的姐控。 姐姐们特有的气质被归纳为温柔,善良,包容,体贴等等。 而姐控们大多是晚熟的,不成熟的,想要变得成熟的...    (2回应)
今天去的那栋比赛的教学楼,出现了一个让我一度难以理解的问题。教学楼的正门是用封条贴上的,我试了几次发现无法打开。 无奈只能从侧门进入。我思考了半天都无法理解为什么要封掉正门而不是封掉侧门。 不过封掉正门本身的行为我也无法理解,如果要封也是全部一起封掉,然而这栋楼是比赛场地,这种行为本身就是难以理解...    (2回应)
长久以来,我都忘记思考了“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这可不是什么在打游戏时忘了自己方位的哲学三问。只是我或许真的忘记询问了,询问一下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 昨天,父亲把我的电脑拿走了。拿回来之后,整个电脑都重装了系统。里面的一些东西都不见了,不过也没什么重要的东西。唯一对我来说比较重要...    (6回应)
实际上我很早就意识到了我这辈子都找不到女朋友。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有一次回老家。 去我堂弟兼职的地方看了一下。跟他一起回来的时候,堂弟说他的一个同事对我有意思,要加我QQ。我对那个女孩还留有一点印象,长着一张讨人喜欢的网红脸。 然后我说:“你把我QQ给她吧。” “她既然都这么说了,这种事情你肯定要主动一点。...    (13回应)

昆特牌萌新入坑指北

2018-04-27 10:09:24
一.昆特牌是什么? 昆特牌原本是由CDPR在其游戏巫师三中制作的一个小游戏,发售后由于受到玩家的一致好评,于是决定把其制作成独立的卡牌游戏。 二.我们为什么玩昆特牌? 如果是巫师三玩家,或者是猎魔人小说爱好者,那么一定不容错过这款游戏。每张卡都有其独特的故事,如果是深入了解过猎魔人世界观的话,当看到这些卡...    (1回应)

【自翻】型月的轨迹

2018-03-18 12:25:45
作者:坂上秋成 经历:早稻田法学部毕业。文艺批评家,小说家。 监修: TYPE MOON 出版社:星海社 翻译:星子滑落夜空和他的朋友“老乱” 申明:本人只能做到基本还原书中的内容,错误和疏漏之处在所难免。由于文本量巨大,基本按心情更新。为了照顾一些不是特别资深的读者,里面的一些内容我可能会做补充。 简介 这本书将会把...    (2回应)
太宰治曾在《津轻》的开头处记载了七种不同的雪:“こな雪”、“つぶ雪”、“わた雪”、"みず雪"、"かた雪"、"ざらめ雪"、"こおり雪"。 雪的名字大致上可以分为降雪和积雪两部分。 在这次fgo的活动中,三种全都是降雪的部分,分别是:“こな雪”,“わた雪”,“ぼたん雪”。 我简单地介绍一下几种雪的含义。雪的名称为直...
<前页 1 2 后页>

星子滑落夜空的日记标签  · · · · · ·  ( 全部 )

feed: rss 2.0 输出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