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态蒸汽的移动应用  · · · · · ·  ( 用过2 )

用过
  • 豆瓣 (Android)
  • 冰箱里的布丁被吃掉了 - 密室脱逃类游戏 (iPhone / iPad)

固态蒸汽的游戏  · · · · · ·  ( 想玩6 · 玩过11 · 在玩3 )

想玩
  • 混沌之脑 诺亚 CHAOS;HEAD NOAH
  • 乐园 Euphoria
  • 太空引擎 Space Engine
  • 奥伯拉·丁的回归 Return of the Obra Dinn
  • 恒水中学连环虐杀 the untold story of hengshui school
玩过
  • 蓝宝石般的被害妄想少女
  • 不良PUA调查实录
  • 弗洛伦斯 Florence
  • 太鼓达人Nintendo Switch版! 太鼓の達人 Nintendo Switchば~じょん!
  • 新弹丸论破V3 大家的自相残杀新学期 ニューダンガンロンパV3 みんなのコロシアイ新学期

固态蒸汽的日记  · · · · · ·  ( 全部 )

星星,看见我了。
2018-12-31 22:28:57
看到大家都在写年终总结,心里有点茫然。我是一个极不擅长总结的人,17年的总结也是草草放了十佳的书名上去,然而要想我总结自己的一年,总觉得马上就陷入无所作为的低落。 通过一年多时间好不容易培养的阅读感受力在怠惰中不断消磨,现在连写下句子都觉得羞愧,当然羞愧的还有,即便阅读时间大大流失,自己的事情还是一...    (2回应)
谜面:被害人死在密室里,遭到钝器袭击,找不到凶器() 解答一:凶器是砖头,凶手杀了人顺便盖了个密室() 解答二:被害人是企鵝君,玩企鵝對對碰的時候被撞死,鈍器就是企鵝的頭! 解答三:提出了这个问题,被害人不知所措,头上出现了问号,问号掉下来砸死了被害者 解答四:凶器是尖状对话框!死者是POP子! 解答五:...    (20回应)

固态蒸汽的相册  · · · · · ·  ( 创建2 · 关注0 )


2018-04-03更新

固态蒸汽关注的小站  · · · · · ·

固态蒸汽的评论  · · · · · · · · · ·  ( 评论101 )

  • Maria的独白
  • María
  • 固态蒸汽  评论: María
    听出来华莎参与很多,整体还算满意,对rbw的音色库无力吐槽。歌词各自体会就好了,很有诚意。 1.intro nobody else四星,中规中矩,歌词和华莎演唱加分,Maria那里混响开的有点太满了。。导致乍一听挺好但是我不...
  • rbw出来挨打
  • 門OON : REPACKAGE
  • 固态蒸汽  评论: 門OON : REPACKAGE
    短评写不下了但是想骂一下rbw的制作人(对说的就是你朴宇尚。 solo2主打和后续专satellite在编曲上的太空感做的真的不好,mamamoo正规二(universe)同理,想问贵公司有几个不摸鱼的制作人啊,都什么工作态度,连...

固态蒸汽的书  · · · · · ·  ( 4本在读 · 189本想读 · 337本读过 )

在读
  • 眼睛的故事丨聖神·死人
  • 巴黎评论·作家访谈3
  • 七杀简史
  • 瞧,这个人
想读
  • 链爱
  • 刀锋
  • 图案人
  • 人間の顔は食べづらい
  • 爱神之泪

固态蒸汽的电影  · · · · · ·  ( 2部在看 · 65部想看 · 136部看过 )

想看
  • 钢之炼金术师FA
  • 思维覆写
  • 别对映像研出手!
  • 灵能百分百II
  • 灵能百分百
看过
  • 隐秘的角落
  • 电锯惊魂
  • 咒怨 录像带版
  • 招魂
  • 迷家

固态蒸汽的音乐  · · · · · ·  ( 3张想听 · 35张听过 )

想听
  • 데이식스... - The Book of Us : The Demon
  • Dreamtale - Beyond Reality
  • my little airport - 你說之後會找我
听过
  • 레드벨벳... - ‘The ReVe Festival’ Finale
  • WOODZ - EQUAL
  • ZICO - RANDOM BOX
  • 화사... - María
  • SEVENTEEN - 헹가래[Heng:garæ]

留言板  · · · · · ·  ( 全部 )

  • Фрэйя
  • Фрэйя:   k师!(づ ̄3 ̄)づ╭❤~     2018-03-18 22:01
永远是小K
句号家族队形学
沙雕推理科学研究部部员
一个废物


曾用名:(忘记的就当不存在吧。)
敛城晓
不确定性原理K
艾米斯丹鱼
玻琉纳德
去问兽医吧。
森永小梢
麻知柚
榎井恐山

想要重金属制的Icecream
冰蓝色的海豹
黄色的企鹅
会说话的马鞍鼠
彩色的娃娃鱼
滚烫的蓝宝石。

评分:烂作2星,太普通3星,整体不错或者有某些亮点4星,很强或者很喜欢或两者兼有5星,1星致敬奇奇怪怪的东西(?)

﹉﹉﹉﹉﹉﹉﹉﹉﹉﹉﹉﹉﹉﹉﹉﹉﹉﹉﹉﹉﹉
不过,这难道不是因为迄今为止你涉足的案件里面都不存在犯罪者嘛。”
“你这是逻辑的伪论。是上位的人永远存在的幻想。这种东西只是理论上存在而已。现实是无限的,你觉得什么已经到了尽头的时候,其实才是开始。”
——麻耶雄嵩《メルカトルと美袋のための殺人》
﹉﹉﹉﹉﹉﹉﹉﹉﹉﹉﹉﹉﹉﹉﹉﹉﹉﹉﹉﹉﹉
文学的生命力就是在一个最惨无人道的语境里挖掘出幽默,也并不向人张扬,只是自己幽幽地、默默地快乐。
——林奕含《房思琪的初戀樂園》
﹉﹉﹉﹉﹉﹉﹉﹉﹉﹉﹉﹉﹉﹉﹉﹉﹉﹉﹉﹉﹉
后来我总是想,如果语言总是能够将一个词或者词组等同于它的对立面,背叛就是一个事物的本性,也就是最基本的“人性”,因为语言与事物互为镜像,而语言的特征来源于事物的特征,又决定了事物的特征。后来我总是想,人类的一切错误其实都根源于语言的错误或者语言使用的错误。我们既是语言的受害者,又是它死心塌地的同谋。
——薛忆沩《与狂风一起旅行》
﹉﹉﹉﹉﹉﹉﹉﹉﹉﹉﹉﹉﹉﹉﹉﹉﹉﹉﹉﹉﹉
♢“在残存的宗教中,在由凶手和死者、受害者和刽子手共谱的仍未降临的仪式里,暴力和疼痛、疯狂和脆弱随着时间融合。现在只流行用武器和伤口说话。”
♢如果我们活在坟墓里,最终也会爱上蛆虫。
——阿尔贝托·门德斯《盲目的向日葵》
﹉﹉﹉﹉﹉﹉﹉﹉﹉﹉﹉﹉﹉﹉﹉﹉﹉﹉﹉﹉﹉
在清朗的晴天,完全无风的和煦春日,樱花也会禁不起自己的重量,宛如溢出般地飘落,呈现出小规模的花吹雪。桌上插在杯子里的大朵玫瑰,深夜也会如碎裂般地散落。这不是风造成的,是自己散落。与天地的叹息一起散落。碰到飞天之神的白绢衣摆而散落。我认为人类至高的荣冠,是美丽的临终。小说写得好不好,根本不是问题。
——太宰治《小說燈籠》
﹉﹉﹉﹉﹉﹉﹉﹉﹉﹉﹉﹉﹉﹉﹉﹉﹉﹉﹉﹉﹉
♢美德是伪饰的虚荣,总在等待喝彩。
♢你像狗一样活着,就会像狗一样死掉。
——理查德·弗兰纳根《深入北方的小路》
﹉﹉﹉﹉﹉﹉﹉﹉﹉﹉﹉﹉﹉﹉﹉﹉﹉﹉﹉﹉﹉
所谓的事实,只不过不是谎言罢了,绝不是指真实的事物。这个世界绝大部分都是由比事实还要带有真实意味的谎言构成的。
——西尾維新《你我的崩壞世界》
﹉﹉﹉﹉﹉﹉﹉﹉﹉﹉﹉﹉﹉﹉﹉﹉﹉﹉﹉﹉﹉
“建造者从不知道他们的作品会变成什么。他们用老城堡的石头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充实它,扩展它。建造了这所新宅年又一年,园子里的木材成熟、丰收;直到,忽如其来的一场霜降,迎来了胡珀时代。这个地方从此凄惶,过往的一切奋斗尽付东流。Quomodo sedet sola civitas。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
——伊夫林·沃《布园重访》
﹉﹉﹉﹉﹉﹉﹉﹉﹉﹉﹉﹉﹉﹉﹉﹉﹉﹉﹉﹉﹉
将悲伤装扮成喜剧,这是人的特权。
——三岛由纪夫《上锁的房子》
﹉﹉﹉﹉﹉﹉﹉﹉﹉﹉﹉﹉﹉﹉﹉﹉﹉﹉﹉﹉﹉
♢在那乌云密布的天空下,白得不能再白的冰柱从地下喷射出来。赤着脚,跌跌撞撞往前走。脚底发出喊叫。天空下着滚烫的、叫人无从躲闪的冰雹。硫磺的海洋一片沸腾,伴随着熏天的臭味。此时此刻,大空中的上帝遵下危的巨型屁股,把创造物从他的屁眼儿排泄出来。一劳永选地排泄出来。人们在上帝的龚便中逐渐室息,心里却感叹自己“多么幸福”。
♢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必须赋予某种意义,我对此感到厌倦。
——马丁·瓦尔泽《批评家之死》
﹉﹉﹉﹉﹉﹉﹉﹉﹉﹉﹉﹉﹉﹉﹉﹉﹉﹉﹉﹉﹉
♢这是以可怕的速度向悲惨结局倾斜的生活。可怕的生活啊!但是我们只能那样活着。
♢费尽心思亦无法理解,正是人们相互交往的唯一的桥梁。
♢我和你是支撑世界秩序的小妖精似的一对恋人。世界之所以尚未毁坏,完全是靠我们的支撑。难道不是这样吗?三个月后的某个星期天应该是蓝色,要是搞错了,那就会发生了不起的大事。
——三岛由纪夫《魔群的通过》
﹉﹉﹉﹉﹉﹉﹉﹉﹉﹉﹉﹉﹉﹉﹉﹉﹉﹉﹉﹉﹉
♢您知道,人可能会被愧疚折磨一生,并非因为选择错误,错误至少还可以纠正悔改,而是因为不可能向自己证明不会选择错误……我曾是一个潜在的叛徒。现在我还有什么权利写出真相来讲给别人听呢?”
♢“思想犹如愚蠢的有序表现形态。”“不是。一种思想的愚蠢是另一种思想的无条理的表现。”
——翁贝托·埃科《傅科摆》
﹉﹉﹉﹉﹉﹉﹉﹉﹉﹉﹉﹉﹉﹉﹉﹉﹉﹉﹉﹉﹉
“飞机失事地点和其他地方没什么两样,也没什么特别的颜色。我觉得你能很快适应死亡的,会做好各种未知的准备。”玛丽·艾伦说。
“喜剧诗人或是小说家可以这样,不时地获得温暖,这倒也不是无趣的事情,可是严肃事件会被人铭记,即便只有小部分人。”约翰·詹姆斯说道,似乎在作答。
他再也不想要性爱了,他宁愿做园艺和种西红柿。
——伊芙琳·康伦《倾诉》
﹉﹉﹉﹉﹉﹉﹉﹉﹉﹉﹉﹉﹉﹉﹉﹉﹉﹉﹉﹉﹉
我久久地观察浣熊,看它神情严肃地坐在一道小溪旁,一而再再而三地清洗着同一片苹果,仿佛它希望通过这种远超任何理性范畴的清洗,就能逃出自己所在的这个虚幻世界,而可以说,这并非它自己的过错。
——温弗里德·格奥尔格·塞巴尔德 《奥斯特利茨》
﹉﹉﹉﹉﹉﹉﹉﹉﹉﹉﹉﹉﹉﹉﹉﹉﹉﹉﹉﹉﹉
♢ 真相以自己的双脚在历史上行走,只要给它时间,它就会以出其不意的方式显露出来并宣告,我在这里;我们只有相信,没有其他选择,真相如同仍在里斯本的多梅尼科·斯卡拉蒂的音乐一样,总会从深井里原原本本地冒出来。
♢一切都是虛无;对,我的孩子,你活得越长久就看得越清楚,这世界就像个大阴影,渐渐进入我们的心中,所以世界变得空虚,我们的心承受不了;啊,我的母亲,出生是什么呢;马利亚·芭芭拉,出生就是死亡。
——若泽·萨拉马戈《修道院纪事》
﹉﹉﹉﹉﹉﹉﹉﹉﹉﹉﹉﹉﹉﹉﹉﹉﹉﹉﹉﹉﹉
我对为理念而死的人们感到厌烦。我不相信英雄主义,我知道那很容易,而且我听说那已经造成大量死亡。我感兴趣的是,人活着,并为其所爱而死。
——阿尔贝·加缪《鼠疫》

我已加入“维权骑士”(rightknights.com)的版权保护计划。转载请豆邮。

固态蒸汽的广播  · · · · · ·  ( 全部 )

固态蒸汽的关注  · · · · · ·  ( 成员252 )

猫雲
猫雲
恶魔吹着笛子来
恶魔吹着笛子来
刘珖汐.
刘珖汐.
以夏
以夏
云
云下
云下
呆瑞克
呆瑞克
九如花生
九如花生

固态蒸汽的同城活动  · · · · · ·  ( 1个感兴趣 )

固态蒸汽的线上活动  · · · · · ·  ( 全部 )


固态蒸汽的豆列  · · · · · ·  ( 全部3 )

固态蒸汽常去的小组(7)  · · · · · ·

K记M记新品交流
K记M记新品交流 (77764)
恐怖片图解
恐怖片图解 (14660)
ACG閒聊小組
ACG閒聊小組 (928)
整理征文信息
整理征文信息 (295)
外国文学经典评论
外国文学经典评论 (12951)
书痴书狂
书痴书狂 (24350)
书评人俱乐部
书评人俱乐部 (10774)

订阅固态蒸汽的收藏:
feed: rss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