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dam的游戏  · · · · · ·  ( 想玩1 · 玩过15 )

想玩
  • 辐射4 Fallout 4
玩过
  • 荒野大镖客:救赎2 Red Dead Redemption 2
  • 泰坦陨落2 Titanfall 2
  • 黑暗之魂 Dark Souls
  • 尼尔:机械纪元 NieR: Automata
  • 失落的星球 Lost Planet: Extreme Condition

Badam的书  · · · · · ·  ( 2本在读 · 4本想读 · 14本读过 )

在读
  • 后谷歌时代:大数据的衰落及区块链经济的崛起
  •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
想读
  • 红书
  • 日本史
  • 哈扎尔辞典(阳本)
  • 变态心理学

Badam的电影  · · · · · ·  ( 2部在看 · 42部想看 · 158部看过 )

Badam的音乐  · · · · · ·  ( 5张听过 )

听过
  • MONACA - NieR Gestalt & Replicant Original Soundtrack
  • ゲーム・ミュージック - DRAG-ON DRAGOON 3 Original Soundtrack
  • Nat King Cole - The World of Nat King Cole
  • The Weeknd - False Alarm
  • Original Soundtrack - METAL GEAR SOLID 20th ANNIVERSARY METAL GEAR MUSIC COLLECTION
知幻即离,离幻即觉。
以幻修幻,不入断灭。

不生不灭,无去无来。一片光辉周法界,双忘寂静最灵虚。虚空朗彻天心耀,海水澄清谭月溶。云散碧空山色净,慧归禅定月轮孤。

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
恒转如瀑流,阿罗汉位舍。

降伏烦恼,起大勇猛;未得令得,未断令断;贪瞋爱慢,谄曲嫉妒,对境不生;彼我恩爱,一切寂灭。

观色如聚沫,受如水上泡,想如春时焰,诸行如芭蕉,诸识法如幻。

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

梦者神游也,九天九地,刹那历遍。

书籍是记忆和想象的延伸

文学比历史更加真实,而诗歌是文学之魂。

人世间的种种荒悖、狂躁、喧嚣和惨烈,这悲苦无边的天地,与那活色生香、万丈软红却是同一世界。

如果命运超越人类智慧而玩弄人类就是道理的话,人成为魔而跟命运对峙就是因果。

帕斯卡尔如是说:只肯听从理性行事的人,在一般人看来就是傻子。我们必须按大部分人的看法做出判断。因为这能取悦他们,我们必须成天辛苦工作,为了那份想象之中的快乐;通过睡眠令我们疲惫的理性重新恢复之后,我们必须马上起身,继续追逐那些泡影,承受这位世界女主宰者制造出的后果。这便是错误的原因之一,不过它并非唯一的原因。

梵高如是说:人类即是被收割的小麦。他认为从某种意义上来看,人类也如同他正在收割的麦子一样。但在这种死亡中,没有什么是悲伤的,它发生在光天化日之下,所有一切都沐浴在太阳美好的金色光芒中。

理想,是一种观念,是游荡在精神世界里的一个抽象的概念。任何试图实现这概念的理想主义者,都不能忽视人的价值。任何试图以牺牲少数人的生命去实现理想的行为,都值得警惕。

人类不相信命运,试图改变它,但其实那就是宿命。我们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遇见了我们所希望或者不希望见到的人。然后呢?新的“自我”诞生了,就这样,我们反复着不停的建构自我,试图达到完美。我们试图保证所有自我的完整性,但同时却在破坏其他种类的完整性,人类毕竟是人类,生下的那一颗就是注定的不和谐体,虽然在努力,但恐怕永远无法达到最终的完美状态。

别人的态度不断质疑自己,自己做法不断的肯定着自己,这便是孤高之人。

一切解放都只是向已普遍化的操纵的过渡形式。

海,本无名称。地中海也罢,日本海也罢,眼前的骏河湾也罢,虽被勉强一言蔽之以“海”,但它绝不屈眼于一名称。海是无名的,是不可抑勒的,是绝对的无政府主义。

对女人来说,最大的侮辱,莫过于自己的漂亮直接与男人最丑恶的欲望连在一起。

若有半点误解,误解便产生幻想,幻想产生美。

头顶之花悉皆枯萎,内在空虚急剧膨胀,一直涌到喉头。美人们飘忽的居所不觉之间充满透明的颓废,甚至呼吸都带有死亡的气息。 那倩影一闪便足以将人诱往美与梦幻境地的有情,美丽如金箔剥落一般从身上纷纷下落,在晚风中蹁跹,而这一切又必须亲自目睹。典雅的院落本身也如一面斜坡,万能的、美丽的、快乐的砂金一齐从上面沙沙滑下。绝对的自由、在虚空呼啸翱翔的自由如被剜掉的肉片从全身剥离开来,惨不忍睹。阴暗有增无减,光亮有减无增。光鲜美艳的力从纤纤玉指间倾珠泻玉般滴落下来。身体与精神的最低层顽强燃烧的火旋即归于止熄。
《天人五衰》

人决不可能超越现象去认识物体,而实践理性的特性可化解此矛盾。在道德领域里,道德的普遍法则不可避免地要进入感性经验,否则就没有客观有效性,于是在人的身上必然发生幸福和德行的二律背反,二者只有在“至善”中得到解决。

在无限性面前,人类自然而然的思维逻辑便是求一个解释。解释意味着弄清这个东西,弄清东西就意味着终结这个东西——至少在我们的主观意识里自欺欺人地终结这个东西。但,一方面,这是线性时间观的残余,另一方面,一旦一个无限的东西被弄清,它其实就已经不是无限的了。求解释的意志就是化无限为有限的意志,亦即是一种向着力的意志(The will to power /der Wille zur Macht)。我们固然可以问:这个意志本身从何而来?它拥有怎样的合理性?它在多大程度上是自欺欺人的?这些问题没有答案,却会引出更高的强力意志。

只要社会尊卑有序的价值观和社会现实不变,差序格局和差序人格就会继续存在。

极权不是在我们与资本主义决裂的时候被同时抛弃了, 而是任何制度都会产生的一种东西。作为不能影响政治的人,在你吃不饱、穿不暖、自由受到限制的时候,要相信自己的感官,而不是官方的宣传。并确信,出现这种状况绝对是不正常的。这个时候,极权很可能已经形成了。

社会主义就其本质来说一定是无神论的。仅仅根据科学和理性的原则建立起来。在各民族的生活中,理性和科学一向是,现在是,而且从开天辟地以来就是只履行次要的辅助性职务的;今后也将履行这种职务,直到时间的终了。各民族是由另一种控制并统治着它们的力量所形成和推动的,但这种力量的起源却是人们既不知道也说不清的。理性从来也不能确定善与恶,甚至都分辨不出善与恶。

精神的自由不在于所有人都能拥有独立思考的能力,而是所有人都有发表自己看法的自由。思想的进步,是不同见解、不同认识之间交锋才产生的。这种试图消灭异己的思想的傲慢,必然使自己走向消亡。

幽暗之中,细微之事,迹虽未形而几则动,人虽不知而己独知,遏人欲于将萌,而不使其滋长于隐微之中

人生没有目的,只有过程,所谓的终极目的是虚无的。---人的情况和树相同。它愈想开向高处和明亮处,它的根愈要向下,向泥土,向黑暗处,向深处,向恶---千万不要忘记。我们飞翔得越高,我们在那些不能飞翔的人眼中的形象越是渺小。

人性热情把人由物体变为英雄,使他虽然深处种种巨大的障碍之间,仍想使生命具有意义。他要做他自己的创造者,把他未完成的生命变成有目标的生命….人想要使生命有意义,他想要在他所处的环境下达到他所能达到(或以为能达到)的最适当的力量与强度。这就是他的宗教,他的祭奠与崇拜仪式。
面对着巨大的矛盾和冲突,凡有勇气走向边界,而不屈服于恐惧及疑虑的,便是英雄。而那不幸被摧毁的——或者这就是人类的破坏性之由来。

一个人出生以后,在幼年的时候他被各种谎言所填满。当他觉醒的时候,当他成长起来的时候,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呕吐,把这些谎言都呕吐出来,重新开始。

大部分人在二三十岁上就死去了,因为过了这个年龄,他们只是自己的影子,此后的余生则是在模仿自己中度过,日复一日,更机械,更装腔作势地重复他们在有生之年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所爱所恨。

科技已经让外部算法有能力“比我更了解我自己”,一旦如此,个人主义即将崩溃,权威也将从个人转向由算法构成的网络。人类不会再认为自己是自主的个体,而是习惯把人类整体看作一种生化机制的集合体。

官僚制结构虽然在许多方面都与家父长制结构相对立,但两者却全都是以恒常性作为其最重要的特质。就此而言,他们皆属“日常性的结构体”。特别是家父长制的权力,乃是扎根于必须满足那往往接踵而来的、一般的日常需求;因而,在经济里,或更确切一点,在以一般日常手段来满足需求的经济部门里,家父长制的权力找到它的自然根据地。家父长即日常生活的“自然领导者”。准此,官僚制结构不过是家父长制之理性转化的对照版。它同样也是个恒常的建构,是基于其理性律则的体系,致力于以通常的手段来满足可预算的持续性需求的一个结构体。

政治权力的继承已经成为过去,经济权力的继承是否也有一天会消失呢?父亲把政治权力传给儿子,是不合法的,那么,父亲把经济权力传给儿子,又为什么是合法的呢?罗素说,我看不到政治权力和经济权力两者之间的区别。

极端的立场不是被减轻的立场所替代,而是又被极端的、但颠倒的立场所替代。因此,如果不再可以保持对上帝的信仰和本质上道德的秩序,那么对自然为绝对非道德、对无目的性和无意义性之信仰就是必然的心理情感。

当积极的生欲无法被实现时,为了防止无望的痛苦带来个体的自毁,人的意识会转而肯定眼前挣不脱的困境,并把之转化为对自己的要求——把禁欲理解为主动的追求以逃避欲望注定无法得到满足(不被任何人所爱)的精神困境,并获得自我人生价值的认同。

名为“现实”的东西仍旧会日复一日的继续着,筛选出它的敌人,然后施以惩罚。寥寥几个因此沉浸于悲痛或感伤的人,也终将被时间给予的忘却拯救。至于名垂青史之类的意义,则近乎于商品交易般的玩笑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
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娇妻忘不了!
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
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百岁光阴,七十者稀。急急流年,滔滔逝水。

剑锋金者白帝司权,刚由百炼,红光射于斗牛,白刃凝于霜雪,此金造化非水不能生,大溪海水日时相逢为上格,井泉涧下有霹雳助或得乙卯之雷方好若无雷霹亦金白水清格也,秋生更吉。日时遇长流在壬辰为宝剑化为青龙,癸巳亦得,此剑不能通变,然癸丑为剑气动斗最吉,松柏杨柳亦吉但多聚散,大林平地嫌有土制主劳苦。火见神龙阴阳交遇,如壬申逢己丑癸酉逢戊子方为上格遇天上炉中二火无水救则夭,诸土见皆不吉,以其埋没。只壁上城头有磨锋碎砺之用,此二土则可。金喜同类如壬申见壬申癸酉见癸酉有水制之是谓盘根错节所以别利器也,无水主带疾,海砂白蜡此三金内乙丑独吉。钗钏成器相见亦宜若柱有未成之金无加于剑故最忌之,见则性蒙猖狂,戍则金混杂时中却宜火胜,大抵剑锋乃金之最利者只宜水润不宜火刑如见寅巳三刑全者大凶。

爱欲生忧,从忧生怖,若离於爱,何忧何怖。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陀,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褥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
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世间离生灭 犹如虚空华 智不得有无 而兴大悲心

  一切法如幻 远离于心识 智不得有无 而兴大悲心

  远离于断常 世间恒如梦 智不得有无 而兴大悲心

  知人法无我 烦恼及尔焰 常清净无相 而兴大悲心

  一切无涅槃 无有涅槃佛 无有佛涅槃 远离觉所觉

  若有若无有 是二悉俱离 牟尼寂静观 是则远离生

  是名为不取 今世后世净

佛说是人渐次成就,求善知识,不堕邪见。

无令求悟,唯益多闻,增长我见,但当精勤,降伏烦恼。

乡土中国:中国的家是一个事业组织,家的大小是依着事业的大小而决定。如果事业小,夫妇两人的合作已够应付,这个家也可以小得等于家庭;如果事业大,超过了夫妇两人所能担负时,兄弟伯叔亲戚全可以集合在一个大家里。
中国的家庭,是个绵续性的事业社群,它的主轴是在父子之间,在婆媳之间,是纵的,不是横的。夫妇之间只是配轴。配轴,虽则和主轴一样并不是临时性的,但是这两轴,却都被事业的需要而排斥了普通的感情。
我所谓普通的感情是和纪律相对照的。一切事业都不能脱离效率的考虑。求效率就得讲纪律;而纪律排斥私情的宽容。

差序格局:我们的格局不是一捆一捆扎清楚的柴,而是好象把一块石头丢在水面上所发生的一圈圈推出去的波纹。每个人都是他社会影响所推出去的圈子的中心。被圈子的波纹所推及的就发生联系。每个人在某一时间某一地点所动用的圈子是不一定相同的……以“己”为中心,象石子一般投入水中,和别人所联系成的社会关系,不象团体中的分子一般大家立在一个平面上的,而是象水的波纹一般,一圈圈推出去,愈推愈远,也愈推愈薄。

Modus quo corporibus adhaerent spiritus comprehendi ab hominibus non potest, et hoc tamen homo est。

Not how the world is, is the mystical, but that it is.

Wise man have their mouths in their hearts, fools have their hearts in their mouths.

Beneficia eousque laeta sunt dum videntur exsolvi posse; ubi multum ante-venere, pro gratia odium redditur。

Felix qui potuit rerum cognoscere causas

Nihil admirari prope res una quae possit facere et servare beatum

虽然恶运使西农落难,却不能强使他诳语欺人。

博尔赫斯:我自己的生活都经营得不怎么样,我不认为我有能力去指导别人的人生。我的生活是由一系列错误组成的。我经历了一些漂泊,回想过去也会有一些惭愧。我不能给年轻人建议,给建议是政客做的事。

根据诺斯替教派的宇宙起源学说,造物主塑造了一个红色的、站不起来的亚当;魔法师花了那么多夜晚塑造出来的梦中的亚当,同那个泥土捏的亚当一样笨拙、粗糙、原始。一天下午,那人一怒之下几乎毁了整个工程,但随即又后悔了。

魔法师看到大火朝断垣残壁中央卷去。刹那间,他想跳进水里躲避,随即又想到死亡是来结束他的晚年,替他解脱辛劳的。他朝火焰走去。火焰没有吞噬他的皮肉,而是不烫不灼地抚慰他,淹没了他。他宽慰地、惭愧地、害怕地知道他自己也是一个幻影,另一个人梦中的幻影。

宇宙的自然趋势是衰退到彻底的平衡、均一、死寂。没有冷热,没有高低,没有差异。而生命的进化之路,从单细胞到多细胞,到人类,是从无组织到极高组织化的逆天之路。

我们作为有知觉的肉体,不管我们的身份多么虚幻,也是通过价值判断来塑造的,每个人都会批判别人。

阿德勒如是说,制约精神生活的法则是人造的,并没有一个先天存在的自然法则来约束精神的运动。所以实质上,精神的运动仍然是自由的。

死亡是活过的生命,生活是在路上的死亡。

他认为时间有无数系列,背离的、汇合的和平行的时间织成一张不断增长、错综复杂的网。由互相靠拢、分歧、交错,或者永远互不干扰的时间织成的网络包含了所有的可能性。在大部分时间里,我们并不存在;在某些时间,有你而没有我;在另一些时间,有我而没有你;再有一些时间,你我都存在。

时间是一条令人沉没的河流,而我就是河流;时间是一只使我粉身碎骨的虎,而我就是虎;时间是一团吞噬我的烈火,而我就是烈火。

任何事情的发生,都是有意味深长的、难以测度的过去催化而成,都是由因果之链推演而成。当然,没有什么最初的因,每一个因都是另一个因的果。每一个事情都指向无限。

宗教不过是对于知觉的无限性的认识;或者说,在对无限的认识中,有意识的主体以其自身本能的无限性作为认识的对象。

萨特如是说,人的主体性和人际关系的交互性是一对矛盾,对交互主体性的探讨越是深入,人们越是陷入困境,越是感到受压抑的痛苦。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人就像是一根悬系在深渊之上的绳索,一头连接着动物,一头连接着超人。

叔本华说一个人从出生的一刻起到死为止所能遭遇的一切都是由他本人事前决定的。因此,一切疏忽都经过深思熟虑,一切邂逅相遇都是事先约定,一切屈辱都是惩罚,一切失败都是神秘的胜利,一切死亡都是自尽。我们的不幸都是自找的想法是再好不过的宽慰;这种独特的神学向我们揭示了一个隐秘的旨意,奇妙地把我们同神混为一谈。

叔本华提出了一个是所有人都永远感到困惑的表白:“世界是我的表象。信奉这条真理的人不承认有一个太阳、一个地球,只承认一双看到一个太阳的眼睛、一只触摸到一块土地的手。”也就是说,对唯心主义者叔本华来说,人的一双眼睛和一只手比太阳和大地更加真实,更加本质。

叔本华如是说,获取幸福错误的方法莫过于追求花天酒地的生活,原因就在于我们企图把悲惨的人生变成接连不断的快感、欢乐和享受,这样,幻灭感就会接踵而至,伴随而来的还有,人与人之间的谎言与欺骗。

叔本华如是说,性格是绝对无法改正的,因为人的所有行事都出自一条内在的原则。根据这一条内在的原则,在相类似的处境之下,一个人只能永远做出同样的事情,而不可能是别的。

叔本华如是说,对于一些人来说,只要我们与他们交往,经常和他们谈话,或者以信任的方式和他们说话,他们就会变得粗鲁无礼;很快,他们就会认为我们应该容忍和接受他们的一切行为,就会试图越过礼貌的界线。因此,适合我们与之深交的人非常少,我们应该小心注意不要与低级、下流之辈太过亲近。假设一个人认为我需要他更甚于他需要我,那么,他就会马上觉得我好像从他那里偷走了某件东西;他就会试图获取补偿,把失去的东西拿回来。我们在与人交往时能够拥有优势全在于我们对对方没有要求,不用依靠他们,并且让他们清楚地看到这一点。

叔本华临终之前对爱德华·格里塞巴赫所说的话,就足以说明问题了。他说:“如果有时我感到不幸,那是因为糊涂和错误所致。我会把自己看做是另外一个人,例如,看做是一个得不到替补职位的替补者,一宗诽谤案的被告,一个被心爱的姑娘小看的恋人,一个不能走出家门的病人或另一个像我一样遭受同样苦难的人。我不像他们那些人,这种不幸至多是我穿旧丢弃的一件衣服的布料而已。我究竟是什么人呢?我是《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一书的作者,我是曾经回答过什么是‘是’这个谜而引起未来世纪思想家关注的人。这就是我。在我有生之年,哪一个人敢对我持有意义呢?”

据说人们生下来不是亚里士多德式,便是柏拉图式。这等于说,任何抽象性质的争辩都是亚里士多德和柏拉图论争的一个片断。

这头生物并不拥有眼睛,因为在它的外围已经没有任何需要观望的东西存在;它亦没有耳朵,因为外围没有任何需要聆听的事物;外围没有任何的气息,所以它不用呼吸;它没有任何的器官,因为在它身边没有任何东西会被它吸进或由它排泄,所以不需要进行任何消化。在它被生育出来的时候,它的排泄物就安排成为它的食粮,它的行为及其行为之影响都源于它,亦受之于它。造物者构想出这头能够自给自足的生物,这比其它缺乏一切东西的生物来得完满。另外,它不需要向任何对象采取任何防卫的措施,造物者认为没有必要给予任何献牲到它的手上。它亦没有足与脚,它的整体本来就是一种移动的手段。它虽然拥有无上的心灵与智慧,但它对移动的概念却相当模糊,因为它只在同一个位置上存在,所以它的移动轨迹有如圆球;可是随着它本身的局限,它只能不住地环状旋转着。

凡可说的,皆无意义。凡有意义的,皆不得不以荒唐的语言传递其意义。

世界是事实的总和,而非事物的总和。

不可说的,只能不说。

Badam的广播  · · · · · ·  ( 全部 )

Badam的关注  · · · · · ·  ( 成员3 )

尾久咖啡工作室
尾久咖啡工作室
喆
Lily
Lily

Badam的同城活动  · · · · · ·  ( 1个感兴趣 )

Badam常去的小组(22)  · · · · · ·  ( 全部 )

咖啡控
咖啡控 (56370)
咖啡沙龙
咖啡沙龙 (9574)
不喝咖啡我会死
不喝咖啡我会死 (37936)
把咖啡喝到死
把咖啡喝到死 (13296)
咖啡
咖啡 (15311)
爱看电影
爱看电影 (317734)
梵高
梵高 (11501)
叔本华
叔本华 (24130)

订阅Badam的收藏:
feed: rss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