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燈

2018-12-21 09:56:29
避過了蟲鳴的夏夜,路如同湃在冰水裏的瓜果一般空澈而平靜。靜靜地延展在偷來的時光中。人與影子一道在路燈下行走。道路乘興而蜿蜒,時間仿佛也神游太古。 豎立的燈,似乎沒有什麽規則地分布在路上。好像撒在深林裏的豌豆,不知何時便發出參天的芽來。路伸長的時候,影子就變短了。路變短的時候,影子就變長了。人造的日...

樹洞

2017-12-21 13:38:12
沒有人知道這棵大樹到底有多高——或者説有多長。「樹上的栖息者,許有百千萬吧」,住在樹心的狐狸想,「我聽到最遠處那篇葉子上的風聲時,好像也聽到了一路上葉脈和韌皮之間許許多多的奔走的浮音,音符早被漫漫的路程衝散,站在他耳廓的絨毛上手之舞之足之蹈之。 他怎麽知道自己在樹心呢?深冬蟄......

白鳥

2016-12-21 19:02:20
白鳥 你打橋上經過的時候,白鷺也正在過河,好像是城市裏往來如織的、寫給別人的信札。時間在橋下穩穩地駘蕩著,每一眼看來都是紋絲不動的。倘若你是一個鳧水者,大概也感覺不到波浪緩緩的流過罷。時光終究是要偷換的,空間仿佛卻是安如磐石——否則信怎麽能寄到呢?時間移動了尺素,空間為他們看守好收信的地方。 白鷺......    (2回应)

風景舊曾諳

2015-12-21 01:10:18
你在什麽時候看到了風景? 當“風景”兩個字被徐徐讀出的時候,在你眼前展開的,也許不僅是空間的騰挪,更還有時間的坍縮。這風景好生眼熟,好像在哪裏見過似的。是舊日的風景么?而在舊日,它們遠未成爲“風景”。所以你是在當下見到了風景?未必。當你目擊它們的這一刹那,“當下”已經煙消雲散。 世人隔著空間看......

溫度與時光

2013-12-21 00:03:47
惟有觸到那一分清寒,才算是體貼到了冬天。地無分南北,光陰的腳步總是相似的。清寒是撲鼻而來的、天地的氣味。惟有在那一分清寒中,才會擁有對溫度的敏感。 遂想起,冬天的早晨,祖母於銅水爐中,傾出一夜的溫水,便足夠全家盥洗之用。懷抱了一夜的、滾滾的水聲,流散了多少溫度,復又吸收了多少溫度?水爐的餘溫,可曾有......    (2回应)

題白蛇傳

2013-11-24 12:44:02
觀《白蛇傳》傳奇「游湖」「斷橋」諸齣,錄庚寅舊作以志感云。 為喚驚魂路遞迢,山中海上問瓊瑤。 祗緣耳畔溫存句,不信人間有斷橋。 其二 杭城夜半雷殷殷,疑是金山鐘鼓聲。 傘上停雲君記否?凴他脈脈話陰晴。 其三 夕照清波無限愁,輕舟漁唱幾時收。 雷峰塔上三更月,何似峨嵋一段秋。 其四......    (1回应)

普門品瑣語

2013-04-05 14:36:26
《法華經•普門品》中無盡意菩薩問偈,有「咒詛諸毒藥,所欲害身者,念彼觀音力,還着於本人」之句。按咒詛為用,身毒之古俗也。《摩訶婆羅多》中載,信度老國王增武嘗發一誓願,言人若令其子勝車頭顱墜地,彼亦當頭蓋碎裂,化爲齏粉。後阿周那於戰陣中射殺勝車,大黑天遂為授計,以連矢千發,將勝車之首級憑空送入增武懷......

時間的名字

2012-12-20 23:10:04
如果不是一大早久候八點的班車而不至,他大概還不會發現自己的手錶原來足足快了二十五分鐘。山路上孤零零的車站,等了許久,漸漸方有其他人到來。當林梢傳來教堂的八聲鐘鳴時,他的分針已經在錶盤上轉過一百五十度了。班車停下,他詫異地詢問旁人,這才省悟過過來。“多等了一會兒而已。”他想。也算是“偷”出來的一點光陰......    (2回应)

石頭記四詠

2012-10-29 01:22:19
聞曲 梨園唱罷裊情絲,芍藥欄邊憶舊期。 一段奈何天上曲,那堪重到沁芳池。(黛) 幽閨 東風無處問前因,零落蘼蕪且自珍。 骨董法書何足賞,只應看取此佳人。(釵) 瀹茗 小鼎新烹雪上梅,浮煙落影暫縈回。 壺中秘貯靈河水,切莫輕傳綠玉杯。(妙) 眠石 違衾別枕夢猶賒,醉裏青山繫斷霞......    (5回应)
@惟使君 童鞋提出一個問題:“究竟是人們從藝術品中讀出種種意義才認爲它好呢,還是先覺得某藝術品好,然後才從中發掘出這樣那樣的意義?” 這裡面當然包括了存在與認識、感覺與表達、主觀與客觀等諸多問題。首先我們需要來界定“意義”吧,宇宙、社會的知識意義而外,還有審美意義,或許這就是@惟使君 說的“元意義”......    (1回应)
<前页 1 2 后页>

最近回应过的日记  · · · · · ·

feed: rss 2.0 输出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