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天 我一开柴门,一个羊腚,一颗羊头,两只羊一前一后走过门前,踱着缓慢的脚步,对我不理不睬; 第二天 傍晚仰头咧脖子看蜘蛛结网,前天喂了它三只苍蝇,昨天就歇工不出来了,突然它腚尖拉住一滴晶莹的翔,还好我脸撤得快; 第三天 多年郁郁葱葱的牵牛花今年显得有些疲惫,蔫儿塌塌的一片绿色,挤出几朵浅粉色的喇叭...
feed: rss 2.0 输出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