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日记 标签: 茨维塔耶娃

▍嫉妒的尝试 你与另一个女人过得如何? 更容易一些,是不是?双桨一击 海岸的波浪线消隐—— 对我的记忆便很快 成为一座向远方飘离的岛 (不是飘在海水里——是在空中!) 灵魂们——你们注定是姐妹—— 是姐妹,而非情侣。 而你与另一个会过日子的女人 过得如何?不需要她也有个上帝? 你宝座上的女王哪里去了—— 现...    (83回应)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在某个小镇, 共享无尽的黄昏 和绵绵不绝的钟声。 在这个小镇的旅店里—— 古老时钟敲出的 微弱响声 像时间轻轻滴落。 有时候,在黄昏,自顶楼某个房间传来 笛声, 吹笛者倚著窗牖, 而窗口大朵郁金香。 此刻你若不爱我,我也不会在意。 在房间中央,一个磁砖砌成的炉子, 每一块磁砖上画著一幅画: 一颗......
1926年是里尔克生命中的最后一年,这一年春夏之交,他在书信中偶然结识了两位俄罗斯年轻诗人——帕斯捷尔纳克和茨维塔耶娃。两人相约夏天去瑞士探望自己的“精神导师”,但由于各自的生活流离和奔波终究未果。两人都没想到,这一次未能成行的“失约”竟成了永别。 他们三人在这年夏天的书信往来围绕着对生命,诗歌和爱情的......
读诗遐想 文//雪山上的彩虹 昨天晚上,忽然很想读茨维塔耶娃的诗,她是我最喜欢的诗人之一,她的诗带给我一种莫名的忧伤感,她的诗和她的形象契合得非常完美,每次读她的诗,脑海里就会出现一位美丽和忧郁女子,就连笑眼睛里都带着一种淡淡的忧伤。读茨维塔耶娃,总让我联想到《日瓦戈医生》里的拉拉,她们俩非常像,非......
为了眼泪不溢出,我用手掩面.—— 在罗纳河和拉隆上空,(注:里尔克死后埋葬地) 在显然彻底的离别之上 赖纳•玛利亚•里尔克——滴落在手中。 这是茨维塔耶娃在得知里尔克去世后(1926年12月29日),1927年初写下的诗歌《新年快乐》最后四句。 她不相信噩耗,她不认为里尔克死了。她自欺欺人。她在祝贺诗人新年快乐......
Сегодня ночью я одна в ночи— 今夜的我形单影只—— Бессонная, бездомная черница! — 一个失眠、流浪的修女!—— Сегодня ночью у меня ключи 今夜我有很多钥匙, От всех ворот единственной столицы! 城中所有......
Дикая воля Цветаева М.И. Я люблю такие игры, Где надменны все и злы. Чтоб врагами были тигры И орлы! Чтобы пел надменный голос: "Гибель здесь, а там тюрьма!" Что......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在某个小镇, 共享无尽的黄昏 和绵绵不绝的钟声。 在这个小镇的旅店里—— 古老时钟敲出的 微弱响声 像时间轻轻滴落。 有时候,在黄昏,自顶楼某个房间传来 笛声, 吹笛者倚著窗牖, 而窗口大朵郁金香。 此刻你若不爱我,我也不会在意。 在房间中央,一个磁砖砌成的炉子, 每一块磁砖上画著一幅画: 一颗......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在某个小镇, 共享无尽的黄昏 和绵绵不绝的钟声。 在这个小镇的旅店里—— 古老时钟敲出的 微弱响声 像时间轻轻滴落。 有时候,在黄昏,自顶楼某个房间传来 笛声, 吹笛者倚著窗牖, 而窗口大朵郁金香。 此刻你若不爱我,我也不会在意。 在房间中央,一个磁砖砌成的炉子, 每一块......    (2回应)
“我的一生中所有的事物,都是以诀别,而不是以相逢,以决裂,而不是以会合,不为生,而是为了死,才爱上并爱下去的。” ——在天使城中一座偌大的墓园散步,想起前日从朋友处看到的茨维塔耶娃。    (6回应)
<前页 1 2 后页>

查看其它标签的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