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日记 标签: 卡夫卡

卡夫卡 【交享阅】文学&音乐的极客Zone 藏身处不计其数,可救命的只有一处,但是救命的可能性又像藏身处一样多。 目的虽有,却无路可循;我们称之为路的无非是踌躇。 干消极的事之任务还落在我们身上;积极的则已经给过我们了。 一辆载着三个男人的农家马车在黑暗中正在一个坡道上缓缓上驶。一个陌生人迎面走来......
饥饿艺术家 饥饿表演近几十年来明显地被冷落了。早些时候,大家饶有兴致地自发举办这类大型表演,收入也还不错。可是今天,这些都已毫无可能。那时的情形同现在相比确实大相径庭。当时,全城的人都在为饥饿表演忙忙碌碌,观众与日俱增,人人都渴望每天至少观看一次饥饿艺术家的表演。临近表演后期,不少人买了长期票,天...
即使在梦里,他都满脸洋溢着自信又嘲讽的微笑,他早就想告诉你, “欣赏我二十公分的生殖器,是你的福分。” 。
▍出门 我吩咐把我的马儿从马棚里牵出来。 仆人没有听懂我的话,我便自己走到马棚, 给马备好鞍,骑了上去。 远处传来了号角声, 我问他,这是什么意思。他说不知道, 他什么也没听到,什么也没听到。 在大门口,他叫住我, 问:“你骑马上哪儿去呢,我的主人?” “我不知道。”我说, “只是离开这儿,离开这儿。 离开...    (2回应)

卡夫卡,说。

[ e c h o ] [ e c h o ] 2015-08-19 15:02:41
1. 巴尔扎克的手杖上刻着:我在摧毁一切障碍。而我的手杖上则是:一切障碍在摧毁我。共同的是这个“一切”。 Auf Balzacs Spazierstockgriff: Ich breche alle Hindernisse, auf meinem: mich brechen alle Hindernisse. Gemeinsam ist das "alle". - [Aus "Ehepaar-Heft", Ende 1922] 图片来自相......
远方的山裹在浓稠的雾中缓缓流淌,这使我想起了卡夫卡《城堡》的一幕场景。村里下了雪,“K”在村里沿路一直走,远远眺望城堡,城堡被雾霭团团遮住,无法准确把握住城堡的边际和形状。那是“K”想要进入却遭遇重重阻碍无法进入的城堡。山倒是没那么玄乎,无非是愿不愿意去罢了。 星期一 雨,连绵的雨。大萧条时期资本家...
关于卡夫卡,实在有一把很纠结很长的话要说,看他的书,尝尝有一种温和的怜悯的幽默感。但他写书喜欢把自己往外隔了写,冷淡地描绘人物荒诞可笑的故事,竟然把可笑就变成了习以为常的孤独。 书中大部分人物是两种:统治者和被统治者。 前者一般象征着权威,有着孔武有力、高大的形象,是什么父亲法官官员皇帝之类的,还有...
“两个情人相互咒骂,争吵,甚至搏斗。但他们却无法离开彼此。写作么?” 热内看来,这种语言是不道德的。因为它没有根本,失去相应的哲学平台;它在错误的层次上,即便说着正确的话,也势必是不道德的。 “不管是外在还是内在,文学都与威胁他的东西串通一气,而威胁最终又是文学的一个同谋。文学只能挑战它自己,但这......    (6回应)
这些箴言是卡夫卡生前从笔记中亲自选出,誊清并编号,但未加标题。副标题为卡夫卡的挚友、其遗稿的整编者布罗德所加。以“*”号起首的段落被卡夫卡划掉,但未抽去。此篇箴言共109条,现摘选30条。 箴言(节选) ——对罪愆、苦难、希望和真正的道路的观察 1 真正的道路在一根绳索上,它不是绷紧在高处,而是贴近地面的。...
Kafka’s “A Message From the Emperor”: A New Translation Kafka’s “A Message From the Emperor” made its first appearance in the Prague Zionist journalDie Selbstwehr (“Self-defense”)in September 1919, the year the thirty-six-year-old Kafka composed his famous letter to his father. Hauntingly...
<前页 1 2 3 4 5 ... 6 7 后页>

查看其它标签的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