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版‘三块广告牌’”的双城之旅,为一种 “不存在的疾病”

好奇心日报 好奇心日报 2019-02-01 08:00:10
H@9
2019-02-01 08:59:50 H@9 (。)

加油吧

香蕉台HD
2019-02-01 09:34:08 香蕉台HD

单方面宣布武老白是全世界最可爱的直男。

Lambert Lee
2019-02-01 09:37:05 Lambert Lee

加油

818
2019-02-01 11:03:21 818

那六个问题,可以说是相当温和了。

这件事的背景是已废止的《中国精神疾病诊断标准》第二版(CCMD-2-R)把同性恋归为病理性的“性变态”的范畴,就是说认定同性恋是精神病,虽然目前的第三版(CCMD—3)已将同性恋从精神病名单上移除,但仍然把它划入“性指向障碍”里。其实CCMD—3的初衷是针对由外界(我觉得主要是文化氛围和环境压力)影响引起的同性恋者的焦虑不安等心理问题,也就是说CCMD—3认为同性恋相关的心理疾病的源头不是病理性的,而是文化性的。

那么现在的问题就应该是1.矫正机构的做法是否误解了CCMD—3,是否具有合法性?2.即使根据CCMD—3的定义,所谓的矫正治疗使用的方法是否正确?也就是六个问题中的最后一个。

我觉得还有一个应该注意的问题是,目前仍然存在的强制治疗。一份行业标准是否能够凌驾于法律之上?因为强制的扭转治疗涉及到限制人身自由和虐待等问题,本身就是违法的。

这些都是理论,不过在现实和理论有差距的情况下,我觉得去针对一个具体的行业标准提出诉求,是很正确的办法。

去污名化是LGBT群体实现平权的必经之路,在这个问题上,改变制度反而比改变文化要容易一些。至少像《精神疾病诊断标准》这样的规范性文件如果能移除相关内容,或者仅仅是促使治疗标准的执行更加规范化,矫正治疗就失去了最后一点合法性。

文化上的改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因为涉及到整体。但制度是少数人定的,也往往由少数人来改变,所以这是一个进步的可选路径吧。

D.Va
2019-02-01 15:10:09 D.Va

爱就是爱啊,非要爱异性的器官才叫爱吗。太扯了

皮卡丘
2019-02-01 19:55:04 皮卡丘

捐款在哪里?

阳
2019-02-11 23:31:40
那六个问题,可以说是相当温和了。 这件事的背景是已废止的《中国精神疾病诊断标准》第二版(CC 那六个问题,可以说是相当温和了。 这件事的背景是已废止的《中国精神疾病诊断标准》第二版(CCMD-2-R)把同性恋归为病理性的“性变态”的范畴,就是说认定同性恋是精神病,虽然目前的第三版(CCMD—3)已将同性恋从精神病名单上移除,但仍然把它划入“性指向障碍”里。其实CCMD—3的初衷是针对由外界(我觉得主要是文化氛围和环境压力)影响引起的同性恋者的焦虑不安等心理问题,也就是说CCMD—3认为同性恋相关的心理疾病的源头不是病理性的,而是文化性的。 那么现在的问题就应该是1.矫正机构的做法是否误解了CCMD—3,是否具有合法性?2.即使根据CCMD—3的定义,所谓的矫正治疗使用的方法是否正确?也就是六个问题中的最后一个。 我觉得还有一个应该注意的问题是,目前仍然存在的强制治疗。一份行业标准是否能够凌驾于法律之上?因为强制的扭转治疗涉及到限制人身自由和虐待等问题,本身就是违法的。 这些都是理论,不过在现实和理论有差距的情况下,我觉得去针对一个具体的行业标准提出诉求,是很正确的办法。 去污名化是LGBT群体实现平权的必经之路,在这个问题上,改变制度反而比改变文化要容易一些。至少像《精神疾病诊断标准》这样的规范性文件如果能移除相关内容,或者仅仅是促使治疗标准的执行更加规范化,矫正治疗就失去了最后一点合法性。 文化上的改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因为涉及到整体。但制度是少数人定的,也往往由少数人来改变,所以这是一个进步的可选路径吧。 ... 818

根本情况是屁民没有合适有效的渠道影响法律

818
2019-02-12 12:56:56 818
根本情况是屁民没有合适有效的渠道影响法律 根本情况是屁民没有合适有效的渠道影响法律

嗯大的道理是这样没错,但在整体上全社会对LGBT相关问题的认识还有非常大分歧的背景下,即使渠道畅通,也不会马上带来很大的改变。

不久前台湾地区结合地方选举组织过公投,结果是和LGBT权益相关的几项全部没有通过(https://douc.cc/4ctDmm),而台湾在LGBT议题上至少在亚洲范围内是一个相当进步的地区了。

我觉得等待文化上的改变肯定会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吧,在此之前法律很难有根本性的变动,因为毕竟法律作为一种工具,归根结底还是社会整体文化认同的体现。

武老白他们做的,虽然意在纠正一个具体的制度上的条款,但在此之外肯定也有文化上的意义,只是前者追求的改变是即时生效的,而后者推动的是一个长期的转变过程。这个过程里有武老白,以及更多的人。大事也要做,小事也要做,我觉得文化上的改变就是这么通过一点一滴的积累发生的。

阳
2019-02-12 13:11:51
那六个问题,可以说是相当温和了。 这件事的背景是已废止的《中国精神疾病诊断标准》第二版(CC 那六个问题,可以说是相当温和了。 这件事的背景是已废止的《中国精神疾病诊断标准》第二版(CCMD-2-R)把同性恋归为病理性的“性变态”的范畴,就是说认定同性恋是精神病,虽然目前的第三版(CCMD—3)已将同性恋从精神病名单上移除,但仍然把它划入“性指向障碍”里。其实CCMD—3的初衷是针对由外界(我觉得主要是文化氛围和环境压力)影响引起的同性恋者的焦虑不安等心理问题,也就是说CCMD—3认为同性恋相关的心理疾病的源头不是病理性的,而是文化性的。 那么现在的问题就应该是1.矫正机构的做法是否误解了CCMD—3,是否具有合法性?2.即使根据CCMD—3的定义,所谓的矫正治疗使用的方法是否正确?也就是六个问题中的最后一个。 我觉得还有一个应该注意的问题是,目前仍然存在的强制治疗。一份行业标准是否能够凌驾于法律之上?因为强制的扭转治疗涉及到限制人身自由和虐待等问题,本身就是违法的。 这些都是理论,不过在现实和理论有差距的情况下,我觉得去针对一个具体的行业标准提出诉求,是很正确的办法。 去污名化是LGBT群体实现平权的必经之路,在这个问题上,改变制度反而比改变文化要容易一些。至少像《精神疾病诊断标准》这样的规范性文件如果能移除相关内容,或者仅仅是促使治疗标准的执行更加规范化,矫正治疗就失去了最后一点合法性。 文化上的改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因为涉及到整体。但制度是少数人定的,也往往由少数人来改变,所以这是一个进步的可选路径吧。 ... 818

改善认识还是得靠舆论和影视,台湾至少走上了一条有希望的大路。可现在内地没有媒体是可以独立发布类似信息的,好奇心日报的app和微信公众号里关于三块广告牌的文章都被删了,我是通过询问网友才知道豆瓣还保留此文。

818
2019-02-12 13:33:32 818
那六个问题,可以说是相当温和了。 这件事的背景是已废止的《中国精神疾病诊断标准》第二版(CC 那六个问题,可以说是相当温和了。 这件事的背景是已废止的《中国精神疾病诊断标准》第二版(CCMD-2-R)把同性恋归为病理性的“性变态”的范畴,就是说认定同性恋是精神病,虽然目前的第三版(CCMD—3)已将同性恋从精神病名单上移除,但仍然把它划入“性指向障碍”里。其实CCMD—3的初衷是针对由外界(我觉得主要是文化氛围和环境压力)影响引起的同性恋者的焦虑不安等心理问题,也就是说CCMD—3认为同性恋相关的心理疾病的源头不是病理性的,而是文化性的。 那么现在的问题就应该是1.矫正机构的做法是否误解了CCMD—3,是否具有合法性?2.即使根据CCMD—3的定义,所谓的矫正治疗使用的方法是否正确?也就是六个问题中的最后一个。 我觉得还有一个应该注意的问题是,目前仍然存在的强制治疗。一份行业标准是否能够凌驾于法律之上?因为强制的扭转治疗涉及到限制人身自由和虐待等问题,本身就是违法的。 这些都是理论,不过在现实和理论有差距的情况下,我觉得去针对一个具体的行业标准提出诉求,是很正确的办法。 去污名化是LGBT群体实现平权的必经之路,在这个问题上,改变制度反而比改变文化要容易一些。至少像《精神疾病诊断标准》这样的规范性文件如果能移除相关内容,或者仅仅是促使治疗标准的执行更加规范化,矫正治疗就失去了最后一点合法性。 文化上的改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因为涉及到整体。但制度是少数人定的,也往往由少数人来改变,所以这是一个进步的可选路径吧。 ... 818

我也发现app上没有了,那就多多转发吧😄

给你学狗叫
2019-02-13 12:44:58 给你学狗叫
那六个问题,可以说是相当温和了。 这件事的背景是已废止的《中国精神疾病诊断标准》第二版(CC 那六个问题,可以说是相当温和了。 这件事的背景是已废止的《中国精神疾病诊断标准》第二版(CCMD-2-R)把同性恋归为病理性的“性变态”的范畴,就是说认定同性恋是精神病,虽然目前的第三版(CCMD—3)已将同性恋从精神病名单上移除,但仍然把它划入“性指向障碍”里。其实CCMD—3的初衷是针对由外界(我觉得主要是文化氛围和环境压力)影响引起的同性恋者的焦虑不安等心理问题,也就是说CCMD—3认为同性恋相关的心理疾病的源头不是病理性的,而是文化性的。 那么现在的问题就应该是1.矫正机构的做法是否误解了CCMD—3,是否具有合法性?2.即使根据CCMD—3的定义,所谓的矫正治疗使用的方法是否正确?也就是六个问题中的最后一个。 我觉得还有一个应该注意的问题是,目前仍然存在的强制治疗。一份行业标准是否能够凌驾于法律之上?因为强制的扭转治疗涉及到限制人身自由和虐待等问题,本身就是违法的。 这些都是理论,不过在现实和理论有差距的情况下,我觉得去针对一个具体的行业标准提出诉求,是很正确的办法。 去污名化是LGBT群体实现平权的必经之路,在这个问题上,改变制度反而比改变文化要容易一些。至少像《精神疾病诊断标准》这样的规范性文件如果能移除相关内容,或者仅仅是促使治疗标准的执行更加规范化,矫正治疗就失去了最后一点合法性。 文化上的改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因为涉及到整体。但制度是少数人定的,也往往由少数人来改变,所以这是一个进步的可选路径吧。 ... 818

感谢818的理解

周否山
2019-02-13 14:06:30 周否山

刚在南京夫子庙看见。

818
2019-02-13 17:36:16 818
感谢818的理解 感谢818的理解 给你学狗叫

哇,没有没有,多多谈论至少是我能做的。

CARE
2019-02-13 20:37:24 CARE

同问捐款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