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都是循环的”

半宾室 半宾室 2010-04-30 22:28:46
[已注销]
2010-04-30 22:35:06 [已注销]

哇!

半宾室
2010-04-30 22:36:38 半宾室 (对大江明月,莫问前身)

哇啥?

[已注销]
2010-04-30 22:38:31 [已注销]

哇哇!

半宾室
2010-04-30 22:44:34 半宾室 (对大江明月,莫问前身)

额,我不问了~

[已注销]
2010-04-30 22:45:19 [已注销]

是你自己找的吗

半宾室
2010-04-30 22:46:18 半宾室 (对大江明月,莫问前身)

是的啊,怎么了?

半宾室
2010-04-30 22:46:46 半宾室 (对大江明月,莫问前身)

是我找的又不是我写的~~~~(>_<)~~~~

[已注销]
2010-04-30 22:47:05 [已注销]

你是硬底子啊!

[已注销]
2010-04-30 22:47:48 [已注销]

是你写的倒好了,我马上就有了人生第一次灵异体验!

半宾室
2010-04-30 22:48:10 半宾室 (对大江明月,莫问前身)

哈哈哈哈

变态绅士大犊子
2010-04-30 22:58:29 变态绅士大犊子 (Loving me, binding me)

不能联想

半宾室
2010-04-30 23:00:52 半宾室 (对大江明月,莫问前身)

不许联想

再见列宁
2010-05-01 00:08:29 再见列宁 (执拗的低音)

话说这段的白话文还真选入了初中的历史书……

竹嘉
2010-05-01 00:24:28 竹嘉 (天涼了,你有皮猴嗎?)

何如漢天子,空上單于臺。

[已注销]
2010-05-01 10:39:21 [已注销]

皮裡陽秋。。

[已注销]
2010-05-01 10:39:54 [已注销]

读史早知今日事

hurlyburly
2010-05-01 10:41:35 hurlyburly (Love is like a sin, my love)

资治通鉴

晴天minami
2010-05-01 10:45:35 晴天minami (我有一种病,叫过度友好症)

“宣扬国威”

素聞(明照)
2010-05-01 10:59:36 素聞(明照) (真观清净观,广大智慧观)

我读《资治通鉴》也是觉得每朝每代都溃于腐败。隋夺陈的时候,高熲所用的手段,何其恶毒,唉,当愿天下无战争,使民勿致误农时,遭荼毒。陈后主的儿子陈深倒比后主要沉稳淡定得多呢。

蚂蚁没问题
2010-05-01 11:07:18 蚂蚁没问题 (Zen Zen Daijoubu)

LS这位掉书袋来了

南萧亭
2010-05-01 12:04:32 南萧亭 (砂子的柔细是被粉碎的巨石的柔细)

是大业六年而不是大业四年

佛米
2010-05-01 12:42:48 佛米 (わたしの人生大失敗)

恩,我什么都不知道

bychen
2010-05-01 13:04:47 bychen

好!

不及阁大学士
2010-05-01 13:39:48 不及阁大学士 (风云入世多 日月掷人急)

醒来的痛苦

焦重氢
2010-05-01 14:04:47 焦重氢 (间歇性壮志凌云,持续性混吃等死)

说明有一些民族性格是一直没有改变的

小蛋黄苦苦
2010-05-01 16:34:00 小蛋黄苦苦 (鱼宝宝要健康 妈妈陪你长大。)

现在从来都是过去的推倒重来再是未来的预演

jindi5
2010-05-01 16:58:48 jindi5

这段话转自《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二·隋纪四·炀皇帝大业六年(公元六一零年)》
而不是上传者所说的《资治通鉴·炀皇帝大业四年(公元六零八年)》

这段话的柏杨版资治通鉴的翻译:
隋帝(二任炀帝)杨广(本年四十二岁)因各国君王及各地蛮夷酋长集中洛阳,正月十五日,在端门街(端门外大街)盛大演出各种戏剧及杂技表演,场地周围五千步,仅只手拿乐器的就有一万八千人,乐声传播数十里,从黄昏到天明,灯火烛光,照耀天地,整整一个月才结束,耗费金钱万万之多(元宵节民间庆祝活动,被一任帝杨坚禁绝,参考五八三年十二月;如今恢复)。从此,每年都援例举行。(胡三省注:“今人元宵节行乐,从此鼎盛”)
外国人请求到丰都贸易(洛阳东市称丰都,南市称大同,北市称通远),杨广批准。下令先行大规模整修商店,使各家的房梁屋檐都高低一样,设置很多帐篷,珍贵的货物如同山积,无论商人或顾客,都衣裳华丽,文质彬彬,连卖菜小贩也都坐在用龙须草编织的垫子上。店主奉到命令,对经过酒店餐馆的外国人,都要邀请他们入座招待,酒醉饭饱之后,不收一文,而且告诉他们:“隋帝国富庶,客人饮酒吃饭,向来不用付钱。”外国人都惊骇赞叹。然而,聪明的外国人也发觉有诈,指着树上缠的绸缎,问说:“隋帝国也有贫苦的人,衣不蔽体,为什么不把它拿给他们,却缠在树上?”被问的人惭愧,无法回答。

jindi5
2010-05-01 17:00:19 jindi5

大业六年(公元六一零年)
今年2010年
也正好1400周年了~

以墨轩
2010-05-01 17:21:42 以墨轩 (简单明快~)

楼上很有见解

Hello王錦鯉
2010-05-01 17:35:04 Hello王錦鯉 (本人直男,只爱姑娘)

哈哈哈,大笑三声,参观“麻将桌”去。。。

半宾室
2010-05-01 19:46:14 半宾室 (对大江明月,莫问前身)

ls太坏了

Hello王錦鯉
2010-05-01 19:48:02 Hello王錦鯉 (本人直男,只爱姑娘)

哈哈 十年一晃即逝

以墨轩
2010-05-01 19:52:17 以墨轩 (简单明快~)

lz很可爱

[已注销]
2010-05-01 20:37:45 [已注销]

反对世博会,就如同反对现代农贸市场、集市、大巴扎、庙会搞不搞一般,跟一个菜市场叫劲这个没必要。

[已注销]
2010-05-01 20:54:42 [已注销]

这个资料摘引的有问题,有点刻舟求剑

研究历史不能死读书套资料,中国现在整个国家落后就落后在科技不发达,只能赚全世界加工业的毛利润,只有通过技术转型才能使中国脱胎换骨,世博会是向全世界学习先进技术和思想的最好机会之一,

书呆子们一方面抱怨房价高,一方面又不看中国社会普遍生产力低下需要产业转型而提高大众收入水平。

古人读书都是为了指导实践改造国家,今天中国的读书人都是为了什么呢?抱怨并不等于批判,也不意味着力量。

更不能揭示社会未来发展的趋势和主要矛盾。

悪かわいい
2010-05-01 21:22:09 悪かわいい (取之于民 用之愚民)

聪明的LS发现了大多数中国知识分子都没有发现的中国社会未来发展的趋势和主要矛盾———中国现在整个国家落后就落后在科技不发达。真是个绝顶聪明的人

[已注销]
2010-05-01 21:25:49 [已注销]

知识分子这个称号最有趣,读了几本书就认为自己是知识分子了?

mokpo
2010-05-01 21:31:33 mokpo

看看清华北大为国外培养了多少科技人才。。。

勘書春雨靜
2010-05-01 21:31:42 勘書春雨靜 (水邊石上,冷依煙雨,時有幽人問)

“反对世博会”-----世博会本身没什么值得反对的,我们反对的是.......

我叫驴小白
2010-05-01 21:33:42 我叫驴小白 (小驴要打滚,咸鱼会翻身)

LS比较靠谱~~

佛米
2010-05-01 21:34:46 佛米 (わたしの人生大失敗)

lss正解

半宾室
2010-05-01 21:35:01 半宾室 (对大江明月,莫问前身)

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

[已注销]
2010-05-01 21:46:14 [已注销]

2010-05-01 21:32:20: 陳亚樂
  大家批评的焦点明明是“中国亦有贫者,衣不盖形,何如以此物与之,缠树何为?”市人惭不能答。

——为什么不把你身上的衣服马上脱下来送给这些人?而去要求他人?
——情绪化的逻辑还是罢了吧

[已注销]
2010-05-01 21:47:29 [已注销]

今之学者光会学谈道理,做起来就不行,既然说有贫困者,世博应该换穷困。这是求人。
为何不求己,把自己拥有的都去资助贫者?

[已注销]
2010-05-01 21:49:17 [已注销]

2010-05-01 21:46:43: 陳亚樂  唯物史观不除,中国人一天都做不了真正的人啊

——我没看到这里谁反思过,为何自己不去扶持贫者,而去要求世博。凡事自己做不到的却把别人往死里整,这比较猥琐。

[已注销]
2010-05-01 21:50:19 [已注销]

2010-05-01 21:48:07: 陳亚樂
  你是不是党员?
  你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
  我没有受贿动机,是为了发展
  为什么不公布老百姓财产
————————
你用不着把我反对你的观点认为背后是替谁说话,话里有话,说话绕圈子,这是虚伪人干的,特别是那些不反思自己,而要求别人无度的人干的。

[已注销]
2010-05-01 21:51:54 [已注销]

凡是政府支持的, 就反对,这不叫思想, 也不是批判。更多的人无非是发泄不满为出发点而已,这样廉价的思考,妄谈知识分子。

佛米
2010-05-01 22:07:11 佛米 (わたしの人生大失敗)

莫吵莫吵,我最讨厌的就是文人骂架了

半宾室
2010-05-01 22:08:37 半宾室 (对大江明月,莫问前身)

就做个不合作者又何妨?

勘書春雨靜
2010-05-01 22:11:03 勘書春雨靜 (水邊石上,冷依煙雨,時有幽人問)

在别处也见过这位嘟嘟号二厨。

半宾室
2010-05-01 22:12:22 半宾室 (对大江明月,莫问前身)

哦?什么情况?

佛米
2010-05-01 22:13:22 佛米 (わたしの人生大失敗)

lss求解

[已注销]
2010-05-01 22:17:55 [已注销]

为反对而反对,反对到对除了自我之外的一切都往死里整,这种反对不是反对。而是欲望。

半宾室
2010-05-01 22:19:57 半宾室 (对大江明月,莫问前身)

我觉得这样的人很可爱,就像包不同,有他们在,我们永远有镜子

鸭蛋超人
2010-05-01 22:28:19 鸭蛋超人

2010-05-01 21:46:14: 嘟嘟号二厨 (读天地万世之书,行我亦非我之途)  2010-05-01 21:32:20: 陳亚樂
    大家批评的焦点明明是“中国亦有贫者,衣不盖形,何如以此物与之,缠树何为?”市人惭不能答。
  
  ——为什么不把你身上的衣服马上脱下来送给这些人?而去要求他人?
  ——情绪化的逻辑还是罢了吧
  
------------------------------------------------------------------------------------------------------
恐怕这才是情绪化逻辑吧

政府一年拿几万亿税款,扶贫是它的天职,是法律义务,是有强制性的,不然它就没有存在的合法性,而人们自发救助穷人,是道德义务,不具有强制性,这二者是不能混淆的。
------------------------------------------------------------------------------------------------------
2010-05-01 22:17:55: 嘟嘟号二厨 (读天地万世之书,行我亦非我之途)  
凡是政府支持的, 就反对,这不叫思想, 也不是批判。更多的人无非是发泄不满为出发点而已,这样廉价的思考,妄谈知识分子。

阁下通过这一个帖子就得出别人是“只要是政府支持的就反对”“除了自我一切都往死里整”
这是逻辑吗?
------------------------------------------------------------------------------------------------------

[已注销]
2010-05-01 22:33:03 [已注销]

拆不拆和搞不搞世博没关系,你这是逻辑混乱,不要让你对拆的反感的情绪左右了应该看清的思考对象。连思考问题的方向都搞错了,得不出正确的结论。连接近永远不能接近的真理都没可能。
况且拆不拆的背后问题根源是什么?是个人权利么?个人权利的根源是什么?个人的权益的来源是什么?

人们争夺的是物质利益却要拿所谓真理道义来掩盖,这就是中国几千年农耕文明留下的最白痴的逻辑。有首歌唱的好——道义放两旁,把利字摆中间。
大家既然讨论的都是利益问题,那就以经济学为切入点,不要扯什么历史啊,道义啊,狗屁正义啊。 扯那么多到头来无非还是人对物质世界欲望,别拿什么正义感好象天地良心似的。真小人可以做,但是伪君子就免了吧。

悪かわいい
2010-05-01 22:36:26 悪かわいい (取之于民 用之愚民)

原来嘟嘟号二厨就是朱军大人

[已注销]
2010-05-01 22:37:18 [已注销]

2010-05-01 22:28:19: 鸭蛋超人
2010-05-01 21:46:14: 嘟嘟号二厨 (读天地万世之书,行我亦非我之途)  2010-05-01 21:32:20: 陳亚樂  大家批评的焦点明明是“中国亦有贫者,衣不盖形,何如以此物与之,缠树何为?”市人惭不能答。    
    ——为什么不把你身上的衣服马上脱下来送给这些人?而去要求他人?
    ——情绪化的逻辑还是罢了吧
------------------------------------------------------------------------------------------------------
  恐怕这才是情绪化逻辑吧
————————————————————注意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只有西方上帝绝对一神崇拜思想之下才会产生真理是什么人们就该做什么,而上帝可以不这么做。
东方思想中佛教说“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东方思想是先求己,然后度人。。。。。。。。。而西方一神绝对崇拜思想是真理是什么样的人就必须这样做,而这个真理背后隐藏的上帝却无人质疑。

可能是我说的不够清楚,不知道我这么解释是否清楚了。我的意思很简单,若要讨论公理正义,首先不应该先从批判别人开始,先看自己是否做得到,然后才可以去要求别人。

已所不能勿施于人。

[已注销]
2010-05-01 22:39:21 [已注销]

2010-05-01 22:36:26: 水狗咬那脆猪耳 (取之于民 用之愚民)  原来嘟嘟号二厨就是朱军大人
——————————————————————我是谁不重要,讨论问题应该围绕讨论问题本身,我对你是谁你干吗的你从哪儿来无所谓,这些都跟讨论问题本身没关系。

佛米
2010-05-01 22:45:49 佛米 (わたしの人生大失敗)

唉~~~~ls你愤懑过头了

佛米
2010-05-01 22:46:28 佛米 (わたしの人生大失敗)

不是我们不想改,是没机会给你改。。。。。。

[已注销]
2010-05-01 22:48:31 [已注销]

借口

鸭蛋超人
2010-05-01 22:53:47 鸭蛋超人

LS,你这就是克己复礼的儒家想法,这种想法对增强自身修养有好处,但前提是政府也这么做,不然他就是奴隶主最喜欢推广的一种思维,我们可以从自己做起,从小事做起,但是政府拿着我们的税款,践踏我们的家园,这是提升自身修养做得到的事情吗?如果按照你这样的想法,历史上一切起义全都是错误的,陈胜吴广就应该在那刨地,刨出四个现代化出来,然后你看看秦二世得是就让他过上小康了

鸭蛋超人
2010-05-01 22:56:17 鸭蛋超人

可能是我说的不够清楚,不知道我这么解释是否清楚了。我的意思很简单,若要讨论公理正义,首先不应该先从批判别人开始,先看自己是否做得到,然后才可以去要求别人。
  
  已所不能勿施于人。

------------------------------------------------------------------------------------------------------
不是说什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而应该是居其位,谋其职,你是政府官员,你效率低下,你贪污,然而你说我去管的话,没你管得好,问题是我不是干这个的,全国骂国足的有十个亿都没国足踢得好,那难道就没人有资格批评他们吗?

鸭蛋超人
2010-05-01 23:01:17 鸭蛋超人

注意,楼下的不管持怎样的观点,请不要出现“五毛”之类的人身攻击言辞或者无意义情绪化言论,这样反而成为别人攻击的把柄,哈维尔说过,一个国家健全制度的诞生,要从有逻辑和理性的辩论开始,同意?

白烨
2010-05-01 23:04:47 白烨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不发言

[已注销]
2010-05-01 23:05:24 [已注销]

2010-05-01 22:33:03: 嘟嘟号二厨 (………………………非也,非也。)
况且拆不拆的背后问题根源是什么?是个人权利么?个人权利的根源是什么?个人的权益的来源是什么?
大家既然讨论的都是利益问题,那就以经济学为切入点,不要扯什么历史啊,道义啊
+————————————————对于LS的三个回复,我认为这个帖子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不要泛泛举那些例子,如果谈拆,那么就谈物质利益如何分配的问题好了。不要谈什么陈胜吴广,什么拿税,拿税和这个没关系。

[已注销]
2010-05-01 23:05:38 [已注销]

想到了一个人 阿Q,阿Q也是闹革命的,但是他的革命是为了XX和XX。能不把自己的欲望搀加到讨论问题的本质上来的人很少。

[已注销]
2010-05-01 23:10:01 [已注销]

开个玩笑,套用某句名言——世博会,多少私欲假汝之名以行。

另外,我不是反对批判,我是反对那些建立在个人情感、情绪和欲望之上的无意义的廉价的反对。或者对象不清的反对,或者驴唇不对马嘴的反对。

并不能因为一个错误的反对,就证明了反对的正当性。

倪湛舸
2010-05-02 00:10:46 倪湛舸 (想做龙傲天啊啊啊啊啊)

你们这些人好烦,我家穷得要死,爹娘下岗十几年,每个月几百块钱收入,可我家就指望着看世博会开眼界呢。
你们反个啥啊,反来反去还是欺负我们穷人。
烦死了!

袁贝尔
2010-05-02 00:36:18 袁贝尔 (新的开始在向我招手)

ls。。。

再见列宁
2010-05-02 00:56:32 再见列宁 (执拗的低音)

2010-05-01 23:01:17: 鸭蛋超人  注意,楼下的不管持怎样的观点,请不要出现“五毛”之类的人身攻击言辞或者无意义情绪化言论,这样反而成为别人攻击的把柄,哈维尔说过,一个国家健全制度的诞生,要从有逻辑和理性的辩论开始,同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同意,我以前犯过这毛病……

Kimschien|航班116
2010-05-02 02:28:45 Kimschien|航班116 (厦门)

这不会奥运或者世博的开幕式么?我们其实几千年了都没什么变,传承得极好。

五通禅师安可D
2010-05-02 07:53:45 五通禅师安可D (回家不干活,干活不回家)

想到了一个人 阿Q,阿Q也是闹革命的,但是他的革命是为了XX和XX。能不把自己的欲望搀加到讨论问题的本质上来的人很少。
————————————————————————————————————
那你说革命为了啥?

[已注销]
2010-05-02 09:21:08 [已注销]

嘟嘟号二厨 的 非也 非也 只不过是 对别人的非也 非也 ,什么时候 你反思一下自己,自己也非也 非也一下?己所不非也 毋非于人乎?

鸭蛋超人
2010-05-02 09:50:20 鸭蛋超人

2010-05-01 23:10:01: 嘟嘟号二厨 (………………………非也,非也。)  开个玩笑,套用某句名言——世博会,多少私欲假汝之名以行。
  
  另外,我不是反对批判,我是反对那些建立在个人情感、情绪和欲望之上的无意义的廉价的反对。或者对象不清的反对,或者驴唇不对马嘴的反对。
  
  并不能因为一个错误的反对,就证明了反对的正当性。
------------------------------------------------------------------------------------------------------
有这么一个问题,就是大家的反对的很明确,就是政府的铺张浪费,这种批判也没什么不正义,芝加哥之所以没申办上奥运会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当地民众拒绝给四个奥运场馆拨款,认为搞这种假大空面子工程毫无意义。

至于
“大家既然讨论的都是利益问题,那就以经济学为切入点,不要扯什么历史啊,道义啊”
这种说法是绝对站不住脚的,经济学是为了民生服务的,而我们面临一个重大的问题,就是我们交上去的税款谁用了,怎么用的,我们完全不知道,如果从经济角度来讨论,事实是每年基层教育投入只占GDP1%,总共用于医疗、教育、卫生等等直接关乎民生的经费只占GDP的19%,国民工资收入只占GDP8%,而国家财政收入已经以每年21%的速度增长了二十年,我国政府的维持费用已经达到的世界最高,占GDP的29%,就在这么严峻的情况下,我们今天多少个亿搞奥运明天多少个亿玩阅兵再多多少个亿搞世博会,不由得让人觉得奇怪,去年光是公布出来的公款吃喝有九千亿,世博会期间的天气预报工作能花五十个亿,还说是什么“气象预报有史以来的里程碑”而你只拨给云南2.5个亿,难道我们没有过问的资格吗?

鸭蛋超人
2010-05-02 09:56:12 鸭蛋超人

2010-05-01 23:05:38: 嘟嘟号二厨 (………………………非也,非也。)  想到了一个人 阿Q,阿Q也是闹革命的,但是他的革命是为了XX和XX。能不把自己的欲望搀加到讨论问题的本质上来的人很少。
------------------------------------------------------------------------------------------------------
Party能搞起来,还不是因为宣称给农民分土地(虽然后来立刻就收回,并且用户籍制和统购统销把他们跟黑奴一样捆在草垛里),才获得了基层的支持,那些为了土地而革命的农民仅仅是自私吗?难道在被剥夺的情况下争夺生存的权利,居而有所,老有所终,希望有一个健康的家庭,是自私的表现吗?

[已注销]
2010-05-02 10:08:14 [已注销]

如果各位有兴趣,我们可以打赌,世博会的“直接经济利益”(间接经济利益、对中国工业化转型的益处可以暂时先不讨论)收益一定远远大于付出。从这点上,LZ所摘的资料就不对。

有敢打赌的回复为证,到时候不要赖着不给钱就好。既然谈的是经济,那么就以数字为准。只怕到时候某些人又说国家公布的数字不准确来抵赖。

gemini
2010-05-02 11:07:47 gemini

ls的可笑了,这赌怎么打?
以国家统计局数据为准?
你信这个别人也没必要跟你讨论了

gemini
2010-05-02 11:13:59 gemini

国家公布的数字准是吗?咱俩随机挑十个城市十个楼盘的十套房子,算一下09年初和09年底的差价,超过2%的,超过多少你给我多少钱,不到2%的少多少我给你多少钱,你干嘛?

鸭蛋超人
2010-05-02 12:15:33 鸭蛋超人

2010-05-02 10:08:14: 嘟嘟号二厨 (………………………非也,非也。)  如果各位有兴趣,我们可以打赌,世博会的“直接经济利益”(间接经济利益、对中国工业化转型的益处可以暂时先不讨论)收益一定远远大于付出。从这点上,LZ所摘的资料就不对。
  
  有敢打赌的回复为证,到时候不要赖着不给钱就好。既然谈的是经济,那么就以数字为准。只怕到时候某些人又说国家公布的数字不准确来抵赖。
------------------------------------------------------------------------------------------------------
首先世博会的“直接经济利益”或者“间接经济利益”是无法统计的,就像是那些因为强拆被活埋或者自焚的人们失去的无法统计一样

其次,我不否认,世博会带来的经济利益大于付出,但那并不成为铺张的理由,

我们本来就处在高速发展阶段,中国幅员辽阔,海岸线长,横跨三带,人口还是世界第一,高速发展有什么奇怪的?

地长出土豆,是农民的功劳还是土豆自身的功劳?

关于收益,这个问题要从收益率来讲,你投入五千个亿,回收五千一百个亿,这算是盈利,但我们完全有更好的办法,家电下乡弄了这么长时间,农村消费增长连1%都不到,这证明我国已经达到了一个国富民穷的可怕阶段,据统计80%的社会闲置资源都在政府手中,而国际组织已经研究表明,基层教育的社会回报率能够到达47%,况且中国底层人口素质不高,加强基层医疗教育和社会保障,才是拉动内需,保障长稳经济发展,提升国民幸福的最根本办法,但是我们在这两方面的投入非常之少。我们批判的不是世博会,而是资源利用不当,这是我们批判的根源。

最后

打赌是一种非常不正规的行为,试图用打赌来结束一场辩论无异于蔑视学术的严肃性,把辩论搞成小孩吵架,是不合适的。

白烨
2010-05-02 12:27:37 白烨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还不翻页?

佛米
2010-05-02 12:30:41 佛米 (わたしの人生大失敗)

我是来插楼的,你们继续

佛米
2010-05-02 12:38:18 佛米 (わたしの人生大失敗)

帮忙翻页

倪湛舸
2010-05-02 12:46:17 倪湛舸 (想做龙傲天啊啊啊啊啊)

芝加哥可没认为当年的世博会是假大空工程,人家留着世博馆教育小朋友呢,世博明明就是教育投资。
另外申奥没成功也不是因为不给钱吧,很多民众想奥运想得狠呢,另外这个民众怎么定义?我以前读书的学校拼命买地就等着奥运升值,眼巴巴地想让自家的运动馆当上奥运馆,我们可是民办学校啊,算不算民众?
远的不说,别拿芝加哥说事。

勘書春雨靜
2010-05-02 13:21:54 勘書春雨靜 (水邊石上,冷依煙雨,時有幽人問)

“哦?什么情况?”------跟现在一样的情况.......

叛逆
2010-05-02 13:46:20 叛逆

正如小平同志所说,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任意横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充分做好事,甚至会走向反面!

[已注销]
2010-05-02 13:57:17 [已注销]

可能是我说的不够清楚,不知道我这么解释是否清楚了。我的意思很简单,若要讨论公理正义,首先不应该先从批判别人开始,先看自己是否做得到,然后才可以去要求别人。
  
  已所不能勿施于人。
  --------------------------
 
  
  請問你這個”批判別人“和于”人“是指government和state嗎?
  批判這兩者能以一個與批判自然人相同的標準嗎?

再见列宁
2010-05-02 14:11:41 再见列宁 (执拗的低音)

 請問你這個”批判別人“和于”人“是指government和state嗎?
    批判這兩者能以一個與批判自然人相同的標準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所以美帝是没有诽谤镇府一说的

[已注销]
2010-05-02 20:32:03 [已注销]

够隐晦!

[已注销]
2010-05-02 20:36:49 [已注销]

翻看各位留言,无非可以归结为一点——凡是政府做的事无论对错一律往死里整,做的对的也不对,做的不好的更不对。批评的花样翻新,反对的东拉西扯。就是无人从世博会本身讨论世博会到底哪儿不好。而大多数是东拉西扯的说政府这不好那不好。
这种先把一个人定为黑白,然后再分析他身上问题的探讨问题方法,我觉得和流氓没啥区别。和文化大革命的红小兵们也没啥区别。

至于我所说的LZ引文映射现实,我认为它的基本立足点是错误的,比如我说世博会一定收入大于支出,是针对LZ所引资料有些刻舟求剑的说的。那么有人反对说这个数据无法统计,麻烦那些天天书斋里的大哲们,看看新闻,世博会的门票销售情况,当然国内新闻靠不住,那就看看海外如何报道世博门票销售情况。

N多阿Q想讨论政治,那你就直接讨论政治好了,少拿什么历史资料,什么道义正义来做个人欲望的遮羞布。不丢人么。

对事物的批判如果不是建立在把优点缺点分开,一律往黑了批判,一律认为是错误的。有劲?我觉得吧,这里大多数的回复都是使用指桑骂槐,说这个其实是羞答答的谈别的事情,很伪善。

还是送给各位罗兰夫人的一句话——世博会,多少私欲假汝之名以行。

让我恶心的是那些拐弯抹角拿世博当做他们正好攻击他们想攻击对象的武器,而根本不考虑自己这种行为是否已经很虚伪了。

[已注销]
2010-05-02 20:40:30 [已注销]



世博会,多少私欲假汝之名以行。


五通禅师安可D
2010-05-02 21:23:57 五通禅师安可D (回家不干活,干活不回家)

楼上终于讲了句真话。

五通禅师安可D
2010-05-02 21:25:08 五通禅师安可D (回家不干活,干活不回家)

我翻页了?啊……不经意间竟然翻页了。

佛米
2010-05-02 22:04:42 佛米 (わたしの人生大失敗)

我没抢到翻页~~~~~~~~~

鸭蛋超人
2010-05-02 22:53:22 鸭蛋超人

2010-05-02 12:46:17: 秽土转生 (海贼王,舍我其谁!)  芝加哥可没认为当年的世博会是假大空工程,人家留着世博馆教育小朋友呢,世博明明就是教育投资。
  另外申奥没成功也不是因为不给钱吧,很多民众想奥运想得狠呢,另外这个民众怎么定义?我以前读书的学校拼命买地就等着奥运升值,眼巴巴地想让自家的运动馆当上奥运馆,我们可是民办学校啊,算不算民众?
  远的不说,别拿芝加哥说事。

------------------------------------------------------------------------------------------------------
这个我记错了,对不起,我去查阅了一下,是以前的纽约,1992年还是哪年,《民主的细节》里面有讲,反正当时是出现了大规模的游行和弹劾,但具体城市我是记错了,不好意思,特此道歉。

[已注销]
2010-05-02 23:21:54 [已注销]

地址和时间都不对,就使用”反正当时是出现了……“。一个无法核对的时间和地址发生的事件,被说成肯定存在的事情。我认为,这个事情是否存在是另一回事,施主,如果可以稍微认真一点回去查清楚再来发言,谨慎严谨做不到,至少认真一点还是必要的。否则大家这不是闲扯呢么。

说实话有点觉得这种讨论太低级了,连回去认真核对自己资料准确与否都没做就说这事肯定存在,我姑且相信你说的存在,但是你的的”反正……“这个事肯定存在的态度实在是觉得,,,,,,,我能问句,你是不是还是个学生,如果是的话,就此打住吧。好好学习为好。不要空看窗外。

鸭蛋超人
2010-05-02 23:30:10 鸭蛋超人

 N多阿Q想讨论政治,那你就直接讨论政治好了,少拿什么历史资料,什么道义正义来做个人欲望的遮羞布。不丢人么。
------------------------------------------------------------------------------------------------------

我们没有批判世博会本身啊

我们有说他的场面不大,门票收的不多了吗?

“珍货充积,人物华盛”难道不是夸奖吗?

如果你是想讨论“世博会本身好不好”

那估计是你进错了帖子,作为一个纯学术问题它是早有定论的,他能推进人类的文明,这是没有问题的

这本身就是一个政治话题啊,

再说了,政治有离得开历史资料和意识形态的吗?

王小波说他读历史系第一课老师就说“研究历史,要兼有真实性和党性”

在中国,你找的到多少纯学术问题?

最后,阿Q是不知道政治的,阿Q是一个不知道觉悟、只知道被压迫的可怜家伙,他如果能够多上上豆瓣,就不会是那个样子了。
---------------------------------------------------------------------------------------

鸭蛋超人
2010-05-02 23:31:00 鸭蛋超人


世博会本身当然好,“珍货充积,人物华盛”也很好,“酒池肉林”难道不好吗?如果每个老百姓都有这样的日子当然好啊,那不就是共产主义社会了吗?

我们讨论的问题是我们这样大张旗鼓的办世博会而置那些“衣不盖形”者不顾是否应该,一个半数人口都在贫困县以下的国家总是搞这种大场面,是否应该。
------------------------------------------------------------------------------------------------------

鸭蛋超人
2010-05-02 23:32:42 鸭蛋超人

至于我所说的LZ引文映射现实,我认为它的基本立足点是错误的,比如我说世博会一定收入大于支出,是针对LZ所引资料有些刻舟求剑的说的。那么有人反对说这个数据无法统计,麻烦那些天天书斋里的大哲们,看看新闻,世博会的门票销售情况,当然国内新闻靠不住,那就看看海外如何报道世博门票销售情况。
------------------------------------------------------------------------------------------------------
这个就真是你太搞笑了,仅仅根据门票收入就判断世博会的收益,太小儿科了吧,门票收入占世博会的收益三分之一都不到啊。
历史上世博会亏损,是非常正常的,从第一届世博会开始,到亏得最惨的巴黎世博会,加拿大两届世博会亏了十几亿,足足发行了三年彩票才收回,世博会的收益与否一直是未知数,事实上大部分都是亏本的。

http://news.163.com/10/0206/01/5UQ5QS320001124J.html

这上写着“上海将投入4000亿元资金办史上最贵世博会,目前是否能盈利还未知,最好的结果是不亏损。”

这可是没被和谐的文章。


<前页 1 2 后页>
半宾室
半宾室 (北京)

京洛多风尘,素衣化为缁。

热门话题  · · · · · ·  ( 去话题广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