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事实说话——读豆瓣网《周作人的成功陈德文的失败》

陈德文 陈德文 2018-02-13 19:49:33
小雄兽
2018-02-13 19:53:54 小雄兽 (来自阿富汗的巴基斯坦人)

哈哈哈陈老师新年快乐

山川
2018-02-13 19:57:28 山川

有些人就是喜欢挑刺和秀优越……如果真有能力欣赏原作 他还会反复在译本里挑刺嘛?

华南虎
2018-02-13 20:05:01 华南虎 (君子 有所为 有所不为)

问得好!

德米安
2018-02-13 20:21:13 德米安 (Bohemian)

看了那作者“剪贴”原文,大概就明白是从网上找的,所以连哪家出版社哪个人修订的都无法给出。

柳声
2018-02-13 20:46:04 柳声
有些人就是喜欢挑刺和秀优越……如果真有能力欣赏原作 他还会反复在译本里挑刺嘛? 有些人就是喜欢挑刺和秀优越……如果真有能力欣赏原作 他还会反复在译本里挑刺嘛? 山川

批评者也是专业翻译。

真理越辩越明,和声不如争鸣,中立不如独立。西方的学术越讨论就越多,流派纷至沓来,才发展到今天洋洋大观的地步。

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学术批评讨论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光明面的表现,表明这个领域能容忍批评、能自我反省,是个有更新能力的领域。

每个专业人都必定会犯超低级的错误,要准备好可能被别人批评、嘲笑、嘲弄,也准备好承认错误,这一点也不难堪,因为懂事的人都会理解。

夏之阴翳
2018-02-13 20:50:21 夏之阴翳
批评者也是专业翻译。 真理越辩越明,和声不如争鸣,中立不如独立。西方的学术越讨论就越多,流 批评者也是专业翻译。 真理越辩越明,和声不如争鸣,中立不如独立。西方的学术越讨论就越多,流派纷至沓来,才发展到今天洋洋大观的地步。 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学术批评讨论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光明面的表现,表明这个领域能容忍批评、能自我反省,是个有更新能力的领域。 每个专业人都必定会犯超低级的错误,要准备好可能被别人批评、嘲笑、嘲弄,也准备好承认错误,这一点也不难堪,因为懂事的人都会理解。 ... 柳声

那个人是专业翻译吗?他有什么译作你说出一本来,而且他的文章标题一开始就是谁的成功谁的失败,这是讨论的态度吗?容忍批评不是容忍诋毁,懂吗?

山川
2018-02-13 20:54:06 山川
批评者也是专业翻译。 真理越辩越明,和声不如争鸣,中立不如独立。西方的学术越讨论就越多,流 批评者也是专业翻译。 真理越辩越明,和声不如争鸣,中立不如独立。西方的学术越讨论就越多,流派纷至沓来,才发展到今天洋洋大观的地步。 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学术批评讨论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光明面的表现,表明这个领域能容忍批评、能自我反省,是个有更新能力的领域。 每个专业人都必定会犯超低级的错误,要准备好可能被别人批评、嘲笑、嘲弄,也准备好承认错误,这一点也不难堪,因为懂事的人都会理解。 ... 柳声

哪里有学术讨论和专业批评。

呼伦湖耳朵👂
2018-02-13 20:57:04 呼伦湖耳朵👂 (心外无物)

讨论有讨论的框架,规则。真理越辩越明,学术需要不同意见地讨论。

SyaNHs
2018-02-13 21:00:29 SyaNHs (負けないで。)

陈老师新年快乐。陈老师不急哈。

努力的蜗牛
2018-02-13 21:02:03 努力的蜗牛 (见到韩梅梅给她说一声,我在找她)
批评者也是专业翻译。 真理越辩越明,和声不如争鸣,中立不如独立。西方的学术越讨论就越多,流 批评者也是专业翻译。 真理越辩越明,和声不如争鸣,中立不如独立。西方的学术越讨论就越多,流派纷至沓来,才发展到今天洋洋大观的地步。 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学术批评讨论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光明面的表现,表明这个领域能容忍批评、能自我反省,是个有更新能力的领域。 每个专业人都必定会犯超低级的错误,要准备好可能被别人批评、嘲笑、嘲弄,也准备好承认错误,这一点也不难堪,因为懂事的人都会理解。 ... 柳声

理当然越变越明,但是看原作者原文回复说自己原文不可能犯错,现在最新回复又要陈德文拿出翻译所依据的原文,可人家明明都把原文和依据版本都列出来了啊,这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吧?而且原作者原文回复有戾气,现在又说陈欠他一个道歉云云,这已经是抬杠了吧?我认为讨论是好事,但要就事论事。

Ruby
2018-02-13 21:12:38 Ruby

说得好,我选择林文月哈哈哈😄

柳声
2018-02-13 21:18:54 柳声
那个人是专业翻译吗?他有什么译作你说出一本来,而且他的文章标题一开始就是谁的成功谁的失败, 那个人是专业翻译吗?他有什么译作你说出一本来,而且他的文章标题一开始就是谁的成功谁的失败,这是讨论的态度吗?容忍批评不是容忍诋毁,懂吗? ... 夏之阴翳

略懂。
读者是否提供他的译作及身份资历,与批评的相关性不太强,反而可能成为判断干扰,因为提出质疑重在言之有物,有针对性和详细事实。
他的标题尖刻突兀,的确非常缺乏辩论风度,但诋毁的判断依据在于是否在事实陈述上造假,而非标题尖刻或者得体。
他要谈陈德文老师的错误,用翻译界泰斗周作人先生比衬,本身就是一种承认和尊敬,这是他无法否认的。

夏之阴翳
2018-02-13 21:19:28 夏之阴翳

此人恶意胡搅蛮缠,四处污染豆瓣风气,建议您拉黑

夏之阴翳
2018-02-13 21:22:57 夏之阴翳

你的问题漏洞百出,无理无据,你的意思是只要跟周作人翻译的不同就是错?那我倒怀疑你是不是上海世纪文景请来的书托

津轻海峡
2018-02-13 21:28:30 津轻海峡

你不懂日语,我就不要跟你说话了。陈教授懂日语。我听陈教授的。我已经提出了问题。在静等回答。你总是喜欢在讨论学术的时候追究别人的动机。你这种学术讨论思路很不上轨道呢。

夏之阴翳
2018-02-13 21:31:34 夏之阴翳
略懂。 读者是否提供他的译作及身份资历,与批评的相关性不太强,反而可能成为判断干扰,因为提 略懂。 读者是否提供他的译作及身份资历,与批评的相关性不太强,反而可能成为判断干扰,因为提出质疑重在言之有物,有针对性和详细事实。 他的标题尖刻突兀,的确非常缺乏辩论风度,但诋毁的判断依据在于是否在事实陈述上造假,而非标题尖刻或者得体。 他要谈陈德文老师的错误,用翻译界泰斗周作人先生比衬,本身就是一种承认和尊敬,这是他无法否认的。 ... 柳声

一个没有任何译作的人谈翻译,只是纸上谈兵,胡说八道而已,根本不足信,而且可以说既然《枕草子》流传至今原文存在不同版本,那么他的讨论根本就是不成立的,因为不同的人采用的原文版本就不同,懂吗

津轻海峡
2018-02-13 21:36:11 津轻海峡
一个没有任何译作的人谈翻译,只是纸上谈兵,胡说八道而已,根本不足信,而且可以说既然《枕草子 一个没有任何译作的人谈翻译,只是纸上谈兵,胡说八道而已,根本不足信,而且可以说既然《枕草子》流传至今原文存在不同版本,那么他的讨论根本就是不成立的,因为不同的人采用的原文版本就不同,懂吗 ... 夏之阴翳

你又是不懂装懂了。不懂日语,何必勉强装懂?我指出了陈教授的翻译不符合陈教授自己提供的原文。我在等待陈教授的回答。任何一个学过日语的人都会认为我说的问题是问题。

你没学过日语,就不应当在这里【胡说八道】。我告诉过你多次了,你在公开场合的发言,就是你的自画像。你自重自爱一些,好吗?

夏之阴翳
2018-02-13 21:45:58 夏之阴翳
你又是不懂装懂了。不懂日语,何必勉强装懂?我指出了陈教授的翻译不符合陈教授自己提供的原文。 你又是不懂装懂了。不懂日语,何必勉强装懂?我指出了陈教授的翻译不符合陈教授自己提供的原文。我在等待陈教授的回答。任何一个学过日语的人都会认为我说的问题是问题。 你没学过日语,就不应当在这里【胡说八道】。我告诉过你多次了,你在公开场合的发言,就是你的自画像。你自重自爱一些,好吗? ... 津轻海峡

不三不四不伦不类的东西,你真是想火想疯了

金枫
2018-02-13 21:47:23 金枫

比较欣赏华南虎的做法。拿一小段就使劲批评,比起学术讨论更像是来捣乱的。

德米安
2018-02-13 21:49:07 德米安 (Bohemian)

关键字【小学馆 能因版 1999年】~ 谷歌 ~

“1999年版”应该是 《日本古典文学全集 枕草子》1974的再版,校注翻译是松尾聡与永井和子,这个底本用的的确是能因本。2008年后改成笠間書院发行了,名字也改成 《枕草子―能因本 (原文&現代語訳シリーズ)》。

另外某些人日语的确是半瓶醋,原文就不指望了,估计连现代日语的译文都看不懂吧,毕竟连词典解释都看不明白。看不懂原文却来批判译文,真是无知者无畏啊。

柳声
2018-02-13 21:51:18 柳声
一个没有任何译作的人谈翻译,只是纸上谈兵,胡说八道而已,根本不足信,而且可以说既然《枕草子 一个没有任何译作的人谈翻译,只是纸上谈兵,胡说八道而已,根本不足信,而且可以说既然《枕草子》流传至今原文存在不同版本,那么他的讨论根本就是不成立的,因为不同的人采用的原文版本就不同,懂吗 ... 夏之阴翳

第一句判断逻辑错误。
读者未提供译作≠没有任何译作。

他力指的焦点在翻译标准的问题:

在全世界奋力追求翻译准确、追求尽可能地完整全面地反映原文原意的情况下,我国对翻译的看法却好似有意逆世界潮流而动,不是追求全面反映原文原意,而是增加原文没有的内容进行创作。

比如,他曾例举《罗生门》开头两段,认为“鲁迅的翻译之忠实堪称登峰造极;他的这种忠实可谓一气灌注一以贯之,从第一句到最后一句没有丝毫的懈怠;他不但把每个实词都翻译出来,甚至把每个助词/虚词也翻译出来;他拒绝耍任何花招,竭力亦步亦趋地把原文翻译成对应的中文。芥川龙之介原作的精神韵味就这样原汁原味地存活在他的译文里。鲁迅的译文单独读起来也很有味道,其味道就是芥川龙之介原文的味道。 今天的读者,尤其是懂日文又懂中文写作的读者可以设想一下,以鲁迅的文笔,他什么花样都玩得出来,要玩弄出中国的那种传统美文,没人可以比得过他。但是,他就是拒绝玩弄花样,竭力追求忠实。鲁迅就是凭借这种有所不为的自信和节制,才把芥川龙之介原作的那种以轻描/轻妙的笔触展示严酷/严重的真实的意蕴翻译出来。“

我认为只要陈德文老师认可这个翻译准则,这个学术讨论的观点就达成一致了。
因为重心在讨论可以指导未来行动的翻译准则,而不是陈德文老师的书籍是否错误。就算有错谬遗漏,也很正常,任何书籍都要经过多轮错误校正。

他非常之无礼,陈德文老师非常之有涵有容。

黄油さま
2018-02-13 21:52:57 黄油さま
该条回应已被删除 该条回应已被删除 津轻海峡

“假如您买不起书”笑死,心平气和地讨论问题夹带这种气急败坏的攻击干嘛

津轻海峡
2018-02-13 21:57:26 津轻海峡
比较欣赏华南虎的做法。拿一小段就使劲批评,比起学术讨论更像是来捣乱的。 比较欣赏华南虎的做法。拿一小段就使劲批评,比起学术讨论更像是来捣乱的。 金枫

您听说过统计学的【采样】吗?调查中国的流行病不需要把全国的人都抓起来体检,只要抽样调查就够了。判断译文的病也是一样,只要抽样就够了。关键是抽样是否有代表性。

我抽的样是原作和译者都非常用力的第一段。我认为第一段非常有代表性。您对我的研究方法有什么质疑,有什么批评,请说。华南虎不懂。他要是懂就应当知道,正规的出版社审稿和审查错别字,都是用这种抽样的测试方法。

津轻海峡
2018-02-13 21:58:45 津轻海峡
“假如您买不起书”笑死,心平气和地讨论问题夹带这种气急败坏的攻击干嘛 “假如您买不起书”笑死,心平气和地讨论问题夹带这种气急败坏的攻击干嘛 黄油さま

【气急败坏】是您把自己的心理往我身上投射吧?您如何证明我不是真心实意要送陈先生一本书呢?

津轻海峡
2018-02-13 21:59:33 津轻海峡
关键字【小学馆 能因版 1999年】~ 谷歌 ~ “1999年版”应该是 《日本古典文学全集 枕草子》 关键字【小学馆 能因版 1999年】~ 谷歌 ~ “1999年版”应该是 《日本古典文学全集 枕草子》1974的再版,校注翻译是松尾聡与永井和子,这个底本用的的确是能因本。2008年后改成笠間書院发行了,名字也改成 《枕草子―能因本 (原文&現代語訳シリーズ)》。 另外某些人日语的确是半瓶醋,原文就不指望了,估计连现代日语的译文都看不懂吧,毕竟连词典解释都看不明白。看不懂原文却来批判译文,真是无知者无畏啊。 ... 德米安

我的日语哪一句理解错了,说出来就是了,何必顾左右而言他啊?何必为我隐瞒啊?

津轻海峡
2018-02-13 22:04:17 津轻海峡
比较欣赏华南虎的做法。拿一小段就使劲批评,比起学术讨论更像是来捣乱的。 比较欣赏华南虎的做法。拿一小段就使劲批评,比起学术讨论更像是来捣乱的。 金枫

【比起学术讨论更像是来捣乱的】这种话不会对我有任何损害,只是损害您自己,让观众认为您不能说理了,便开始谩骂,开始揣测批评者的动机。

学术讨论不问动机,只问正误和真伪。希望您明白这一点。别在讨论学术的场合让自己显得太业余,太幼稚。

在公开的场合发言,一定要慎重,不要说出让自己陷入难堪的话。不要不懂装懂。

夏之阴翳
2018-02-13 22:12:24 夏之阴翳
第一句判断逻辑错误。 读者未提供译作≠没有任何译作。 他力指的焦点在翻译标准的问题: 在全 第一句判断逻辑错误。 读者未提供译作≠没有任何译作。 他力指的焦点在翻译标准的问题: 在全世界奋力追求翻译准确、追求尽可能地完整全面地反映原文原意的情况下,我国对翻译的看法却好似有意逆世界潮流而动,不是追求全面反映原文原意,而是增加原文没有的内容进行创作。 比如,他曾例举《罗生门》开头两段,认为“鲁迅的翻译之忠实堪称登峰造极;他的这种忠实可谓一气灌注一以贯之,从第一句到最后一句没有丝毫的懈怠;他不但把每个实词都翻译出来,甚至把每个助词/虚词也翻译出来;他拒绝耍任何花招,竭力亦步亦趋地把原文翻译成对应的中文。芥川龙之介原作的精神韵味就这样原汁原味地存活在他的译文里。鲁迅的译文单独读起来也很有味道,其味道就是芥川龙之介原文的味道。 今天的读者,尤其是懂日文又懂中文写作的读者可以设想一下,以鲁迅的文笔,他什么花样都玩得出来,要玩弄出中国的那种传统美文,没人可以比得过他。但是,他就是拒绝玩弄花样,竭力追求忠实。鲁迅就是凭借这种有所不为的自信和节制,才把芥川龙之介原作的那种以轻描/轻妙的笔触展示严酷/严重的真实的意蕴翻译出来。“ 我认为只要陈德文老师认可这个翻译准则,这个学术讨论的观点就达成一致了。 因为重心在讨论可以指导未来行动的翻译准则,而不是陈德文老师的书籍是否错误。就算有错谬遗漏,也很正常,任何书籍都要经过多轮错误校正。 他非常之无礼,陈德文老师非常之有涵有容。 ... 柳声

就一句,你让他提供试试?

夏之阴翳
2018-02-13 22:13:23 夏之阴翳
【比起学术讨论更像是来捣乱的】这种话不会对我有任何损害,只是损害您自己,让观众认为您不能说 【比起学术讨论更像是来捣乱的】这种话不会对我有任何损害,只是损害您自己,让观众认为您不能说理了,便开始谩骂,开始揣测批评者的动机。 学术讨论不问动机,只问正误和真伪。希望您明白这一点。别在讨论学术的场合让自己显得太业余,太幼稚。 在公开的场合发言,一定要慎重,不要说出让自己陷入难堪的话。不要不懂装懂。 ... 津轻海峡

无礼仪无道德,你父母是如何教你做人的?

德米安
2018-02-13 22:13:46 德米安 (Bohemian)
我的日语哪一句理解错了,说出来就是了,何必顾左右而言他啊?何必为我隐瞒啊? 我的日语哪一句理解错了,说出来就是了,何必顾左右而言他啊?何必为我隐瞒啊? 津轻海峡

你的日语哪一句都没有错,连在一起就是都错,因为联系上下文理解单词的不同意思都做不到。

既然我已经举出陈老师的版本了,何不拿出你依据的版本?何必顾左右而言他啊?何必在大家面前隐瞒啊?

脑菇
2018-02-13 22:15:30 脑菇 (what is this)

陈老师新年快乐!不要为莫名其妙的网友动气啦!

津轻海峡
2018-02-13 22:20:34 津轻海峡
你的日语哪一句都没有错,连在一起就是都错,因为联系上下文理解单词的不同意思都做不到。 既 你的日语哪一句都没有错,连在一起就是都错,因为联系上下文理解单词的不同意思都做不到。 既然我已经举出陈老师的版本了,何不拿出你依据的版本?何必顾左右而言他啊?何必在大家面前隐瞒啊? ... 德米安

我的版本依据是http://www.geocities.jp/rikwhi/nyumon/az/makuranosousi_zen.html

跟陈教授的高度吻合,也跟周作人的翻译高度吻合。其中不包括陈先生译文中的疑似创作【“最美好”、“最迷人”、“最难忘”、“最有趣”】,却包括太阳【照射/さして】 。

我在等待陈教授的回答。

津轻海峡
2018-02-13 22:21:26 津轻海峡
无礼仪无道德,你父母是如何教你做人的? 无礼仪无道德,你父母是如何教你做人的? 夏之阴翳

我们是这里讨论学术,不是讨论父母。明白?

山川
2018-02-13 22:23:46 山川
我们是这里讨论学术,不是讨论父母。明白? 我们是这里讨论学术,不是讨论父母。明白? 津轻海峡

搞学术的素质都这么差?我没见过。想火想疯了的人我到见过几个 和你差不多

华南虎
2018-02-13 22:24:57 华南虎 (君子 有所为 有所不为)
批评者也是专业翻译。 真理越辩越明,和声不如争鸣,中立不如独立。西方的学术越讨论就越多,流 批评者也是专业翻译。 真理越辩越明,和声不如争鸣,中立不如独立。西方的学术越讨论就越多,流派纷至沓来,才发展到今天洋洋大观的地步。 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学术批评讨论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光明面的表现,表明这个领域能容忍批评、能自我反省,是个有更新能力的领域。 每个专业人都必定会犯超低级的错误,要准备好可能被别人批评、嘲笑、嘲弄,也准备好承认错误,这一点也不难堪,因为懂事的人都会理解。 ... 柳声

【批评者也是专业翻译。】——请问您是怎么知道的?

当然,不是说他不是翻译就不能谈论翻译哦。
但要说他“也是专业翻译”,想必是有所依据的吧。

华南虎
2018-02-13 22:30:07 华南虎 (君子 有所为 有所不为)
您听说过统计学的【采样】吗?调查中国的流行病不需要把全国的人都抓起来体检,只要抽样调查就够 您听说过统计学的【采样】吗?调查中国的流行病不需要把全国的人都抓起来体检,只要抽样调查就够了。判断译文的病也是一样,只要抽样就够了。关键是抽样是否有代表性。 我抽的样是原作和译者都非常用力的第一段。我认为第一段非常有代表性。您对我的研究方法有什么质疑,有什么批评,请说。华南虎不懂。他要是懂就应当知道,正规的出版社审稿和审查错别字,都是用这种抽样的测试方法。 ... 津轻海峡

你学过统计学吗?
一本书,只拿第一段来说事儿,这叫统计学意义上的采样吗?

【在公开的场合发言,一定要慎重,不要说出让自己陷入难堪的话。不要不懂装懂。】——对!

[已注销]
2018-02-13 22:30:48 [已注销]

有两个意外:一,没想到陈老师会回应津;二,没想到津在回复中说了太多与翻译无关的东西。翻译果然不是那么简单的。只能说,值得探讨的东西还很多。

努力的蜗牛
2018-02-13 22:33:58 努力的蜗牛 (见到韩梅梅给她说一声,我在找她)
有两个意外:一,没想到陈老师会回应津;二,没想到津在回复中说了太多与翻译无关的东西。翻译果 有两个意外:一,没想到陈老师会回应津;二,没想到津在回复中说了太多与翻译无关的东西。翻译果然不是那么简单的。只能说,值得探讨的东西还很多。 ... [已注销]

你不是懂日语吗,快来发表下专业意见。

津轻海峡
2018-02-13 22:34:20 津轻海峡
有两个意外:一,没想到陈老师会回应津;二,没想到津在回复中说了太多与翻译无关的东西。翻译果 有两个意外:一,没想到陈老师会回应津;二,没想到津在回复中说了太多与翻译无关的东西。翻译果然不是那么简单的。只能说,值得探讨的东西还很多。 ... [已注销]

请教一下,鄙人回应中有哪些话是跟翻译无关的东西?谢谢。

津轻海峡
2018-02-13 22:35:32 津轻海峡
你不是懂日语吗,快来发表下专业意见。 你不是懂日语吗,快来发表下专业意见。 努力的蜗牛

是啊,我一直在纳闷呢——怎么懂日语的人都藏起来啦?怎么都是不懂日语的人来为陈教授辩护啊?我要为陈教授叫屈哪。

津轻海峡
2018-02-13 22:37:27 津轻海峡
【批评者也是专业翻译。】——请问您是怎么知道的? 当然,不是说他不是翻译就不能谈论翻译哦 【批评者也是专业翻译。】——请问您是怎么知道的? 当然,不是说他不是翻译就不能谈论翻译哦。 但要说他“也是专业翻译”,想必是有所依据的吧。 ... 华南虎

他是从我这里知道的。而且,我都没好意思告诉他,你的翻译问题比比皆是。你要是同意,我们也抖落抖落,跟大家看看,让大家评评?

黄油さま
2018-02-13 22:37:34 黄油さま
第一句判断逻辑错误。 读者未提供译作≠没有任何译作。 他力指的焦点在翻译标准的问题: 在全 第一句判断逻辑错误。 读者未提供译作≠没有任何译作。 他力指的焦点在翻译标准的问题: 在全世界奋力追求翻译准确、追求尽可能地完整全面地反映原文原意的情况下,我国对翻译的看法却好似有意逆世界潮流而动,不是追求全面反映原文原意,而是增加原文没有的内容进行创作。 比如,他曾例举《罗生门》开头两段,认为“鲁迅的翻译之忠实堪称登峰造极;他的这种忠实可谓一气灌注一以贯之,从第一句到最后一句没有丝毫的懈怠;他不但把每个实词都翻译出来,甚至把每个助词/虚词也翻译出来;他拒绝耍任何花招,竭力亦步亦趋地把原文翻译成对应的中文。芥川龙之介原作的精神韵味就这样原汁原味地存活在他的译文里。鲁迅的译文单独读起来也很有味道,其味道就是芥川龙之介原文的味道。 今天的读者,尤其是懂日文又懂中文写作的读者可以设想一下,以鲁迅的文笔,他什么花样都玩得出来,要玩弄出中国的那种传统美文,没人可以比得过他。但是,他就是拒绝玩弄花样,竭力追求忠实。鲁迅就是凭借这种有所不为的自信和节制,才把芥川龙之介原作的那种以轻描/轻妙的笔触展示严酷/严重的真实的意蕴翻译出来。“ 我认为只要陈德文老师认可这个翻译准则,这个学术讨论的观点就达成一致了。 因为重心在讨论可以指导未来行动的翻译准则,而不是陈德文老师的书籍是否错误。就算有错谬遗漏,也很正常,任何书籍都要经过多轮错误校正。 他非常之无礼,陈德文老师非常之有涵有容。 ... 柳声

赞同楼主

华南虎
2018-02-13 22:39:04 华南虎 (君子 有所为 有所不为)
我的日语哪一句理解错了,说出来就是了,何必顾左右而言他啊?何必为我隐瞒啊? 我的日语哪一句理解错了,说出来就是了,何必顾左右而言他啊?何必为我隐瞒啊? 津轻海峡

人家说你【毕竟连词典解释都看不明白。】
明白了吗?

[已注销]
2018-02-13 22:39:35 [已注销]
该条回应已被删除 该条回应已被删除 津轻海峡

你可以冷静下来回看自己的这段话。看看是不是讲了太多与翻译无关的内容。

津轻海峡
2018-02-13 22:40:13 津轻海峡
人家说你【毕竟连词典解释都看不明白。】 明白了吗? 人家说你【毕竟连词典解释都看不明白。】 明白了吗? 华南虎

是你糊里糊涂没明白吧?你现在发言很没营养,只是在胡扯。没劲啦。

津轻海峡
2018-02-13 22:42:01 津轻海峡
你可以冷静下来回看自己的这段话。看看是不是讲了太多与翻译无关的内容。 你可以冷静下来回看自己的这段话。看看是不是讲了太多与翻译无关的内容。 [已注销]

不要抽象地批评好吗?哪句话跟翻译无关?跟翻译无关的话比例多大?请说。不要隐瞒。

不要用【你有问题,你自己知道,你好好交代吧】这样的逻辑和口气来讨论问题。那是流氓口气。不要学。

津轻海峡
2018-02-13 22:45:02 津轻海峡

还是要说,在公众场合说话,我们都要注意分寸,不要说过分的话,不要说没有根据的话,不要让自己陷入难堪狼狈的境地。

津轻海峡
2018-02-13 22:46:39 津轻海峡
你学过统计学吗? 一本书,只拿第一段来说事儿,这叫统计学意义上的采样吗? 【在公开的场合 你学过统计学吗? 一本书,只拿第一段来说事儿,这叫统计学意义上的采样吗? 【在公开的场合发言,一定要慎重,不要说出让自己陷入难堪的话。不要不懂装懂。】——对! ... 华南虎

你不懂统计学,没学过,就不要乱说好吗?假如是学过,就不要在这里捣浆糊,好吗?你好无聊啊。

津轻海峡
2018-02-13 22:49:30 津轻海峡
搞学术的素质都这么差?我没见过。想火想疯了的人我到见过几个 和你差不多 搞学术的素质都这么差?我没见过。想火想疯了的人我到见过几个 和你差不多 山川

【想火想疯了】是你吧?何必这么乱扯呢?

我指出的陈德文教授的翻译问题是否是问题?是否问题存在?你有什么专业意见,敬请发表。我要是说错了,我会欣然认错。不会赖账。请放心。

大家众目睽睽呢,我也不敢耍赖。这你可以可以放心。

这么说,你可以接受吗?

[已注销]
2018-02-13 22:50:14 [已注销]
不要抽象地批评好吗?哪句话跟翻译无关?跟翻译无关的话比例多大?请说。不要隐瞒。 不要用【 不要抽象地批评好吗?哪句话跟翻译无关?跟翻译无关的话比例多大?请说。不要隐瞒。 不要用【你有问题,你自己知道,你好好交代吧】这样的逻辑和口气来讨论问题。那是流氓口气。不要学。 ... 津轻海峡

我虽然不算富裕,但您假如告诉您买不起书,或南京买书很不方便,请豆油告诉我您的方便的地址,我将非常高兴送您一本,以略表承蒙您认真回答我的谢意。好不好?

顺便还是要说,陈教授何必跟我这个半路出家的日语半瓶子醋多啰唆呢?

尊敬的陈教授,我还是要说,何必跟我这个日语半瓶子醋纠缠呢?

最后,再次衷心感谢的陈教授的认真讨论。我认为陈教授展示的这种大家风度,应当是当今中国学术界的楷模。

华南虎
2018-02-13 22:50:30 华南虎 (君子 有所为 有所不为)
我的版本依据是http://www.geocities.jp/rikwhi/nyumon/az/makuranosousi_zen.html, 跟陈教 我的版本依据是http://www.geocities.jp/rikwhi/nyumon/az/makuranosousi_zen.html, 跟陈教授的高度吻合,也跟周作人的翻译高度吻合。其中不包括陈先生译文中的疑似创作【“最美好”、“最迷人”、“最难忘”、“最有趣”】,却包括太阳【照射/さして】 。 我在等待陈教授的回答。 ... 津轻海峡

你提供的这个链接,根本看不到版本信息。
你说你这个版本【跟陈教授的高度吻合,也跟周作人的翻译高度吻合。】,那么请看:

夏は夜。月の頃はさらなり、闇もなほ、螢(ほたる)飛びちがひたる。雨など降るも、をかし。(拷贝自你提供的链接)

陈译:夏天的夜晚最迷人。有月时不必说了,漆黑的暗夜,萤火交飞,一点,两点,微光闪烁,好看极了。碰到下雨,也很有趣。(拷贝自你的文章《周作人的成功 陈德文的失败》)

周译:夏天是夜里最好。有月亮的时候,不必说了,就是在暗夜里,许多萤火虫到处飞着,或只有一两个发出微光点点,也是很有趣味的。飞着流萤的夜晚连下雨也有意思。(拷贝自你的文章《周作人的成功 陈德文的失败》》)

这叫“高度吻合”吗?

华南虎
2018-02-13 22:54:25 华南虎 (君子 有所为 有所不为)
是你糊里糊涂没明白吧?你现在发言很没营养,只是在胡扯。没劲啦。 是你糊里糊涂没明白吧?你现在发言很没营养,只是在胡扯。没劲啦。 津轻海峡

哦,说中了。

华南虎
2018-02-13 22:57:06 华南虎 (君子 有所为 有所不为)
你不懂统计学,没学过,就不要乱说好吗?假如是学过,就不要在这里捣浆糊,好吗?你好无聊啊。 你不懂统计学,没学过,就不要乱说好吗?假如是学过,就不要在这里捣浆糊,好吗?你好无聊啊。 津轻海峡

再问一遍:
一本书,只拿第一段来说事儿,这叫统计学意义上的采样吗?

[已注销]
2018-02-13 22:59:31 [已注销]
你不是懂日语吗,快来发表下专业意见。 你不是懂日语吗,快来发表下专业意见。 努力的蜗牛

枕草子是用文言日语写就的。且成书于平安时代(约1001年)。若要讨论中译本准确性,先要对那个朝代的风俗文化有一定的了解。我古代日语学得不好,且对日本古代文化不太感兴趣,不敢仅凭一两部所谓的权威词典就在妄议。

津轻海峡
2018-02-13 23:00:30 津轻海峡
你提供的这个链接,根本看不到版本信息。 你说你这个版本【跟陈教授的高度吻合,也跟周作人的翻 你提供的这个链接,根本看不到版本信息。 你说你这个版本【跟陈教授的高度吻合,也跟周作人的翻译高度吻合。】,那么请看: 夏は夜。月の頃はさらなり、闇もなほ、螢(ほたる)飛びちがひたる。雨など降るも、をかし。(拷贝自你提供的链接) 陈译:夏天的夜晚最迷人。有月时不必说了,漆黑的暗夜,萤火交飞,一点,两点,微光闪烁,好看极了。碰到下雨,也很有趣。(拷贝自你的文章《周作人的成功 陈德文的失败》) 周译:夏天是夜里最好。有月亮的时候,不必说了,就是在暗夜里,许多萤火虫到处飞着,或只有一两个发出微光点点,也是很有趣味的。飞着流萤的夜晚连下雨也有意思。(拷贝自你的文章《周作人的成功 陈德文的失败》》) 这叫“高度吻合”吗? ... 华南虎

周作人的翻译,跟我提供的日文原文有什么不高度吻合的,请说。

周作人依据的版本是:

夏は、夜。月の頃はさらなり。闇もなほ。螢の多く飛び違ひたる。また、ただ一つ二つなど、ほのかにうち光りて行くもをかし。雨など降るもをかし。

我所看到的版本也大都是这个。

无论是那种版本,原文里哪里有【漆黑】?哪里有【碰到】?哪里有【萤火】而不是萤火虫?请说。

我还是要问你,你的眼睛好用吗?我真的是认真问你呢。你的眼睛不好用,我就不跟你说了,只是劝你赶紧找眼科大夫。你要是眼睛好用,你就是又在这里给自己挖坑呢。

津轻海峡
2018-02-13 23:02:36 津轻海峡
再问一遍: 一本书,只拿第一段来说事儿,这叫统计学意义上的采样吗? 再问一遍: 一本书,只拿第一段来说事儿,这叫统计学意义上的采样吗? 华南虎

你是要跟我讨论统计学吗?你知道什么呢叫有代表意义的采样吗?你知道什么叫保守的采样吗?

你不能不懂装懂吗?老兄,你太丢人了。我都替你害臊呢。怎么学理科的还这么不懂事啊。

华南虎
2018-02-13 23:04:02 华南虎 (君子 有所为 有所不为)

【我的版本依据是http://www.geocities.jp/rikwhi/nyumon/az/makuranosousi_zen.html, 】——这句说是你说的吧。
你自己打开链接来看看吧。
里面可不是【夏は、夜。月の頃はさらなり。闇もなほ。螢の多く飛び違ひたる。また、ただ一つ二つなど、ほのかにうち光りて行くもをかし。雨など降るもをかし。】哦。
是【夏は夜。月の頃はさらなり、闇もなほ、螢(ほたる)飛びちがひたる。雨など降るも、をかし。】

可见你确实连自己所依据的版本都没搞清楚嘛。

华南虎
2018-02-13 23:06:15 华南虎 (君子 有所为 有所不为)
你是要跟我讨论统计学吗?你知道什么呢叫有代表意义的采样吗?你知道什么叫保守的采样吗? 你 你是要跟我讨论统计学吗?你知道什么呢叫有代表意义的采样吗?你知道什么叫保守的采样吗? 你不能不懂装懂吗?老兄,你太丢人了。我都替你害臊呢。怎么学理科的还这么不懂事啊。 ... 津轻海峡

哦,是我不懂事了?

好的。我懂了。我不问了,要不就太不人道了。

[已注销]
2018-02-13 23:06:27 [已注销]
你不是懂日语吗,快来发表下专业意见。 你不是懂日语吗,快来发表下专业意见。 努力的蜗牛

不过翻译这种工作,不可能百分之百地“准确”,常常会吃力不讨好。即便是日本学者把古代日语翻译为现代日语,也会存在信息量的增多或减少,引起一些争议。就像是中文系,强调阅读古代文言文原典,而不提倡读白话文译本。

津轻海峡
2018-02-13 23:07:07 津轻海峡
【我的版本依据是http://www.geocities.jp/rikwhi/nyumon/az/makuranosousi_zen.html, 】——这 【我的版本依据是http://www.geocities.jp/rikwhi/nyumon/az/makuranosousi_zen.html, 】——这句说是你说的吧。 你自己打开链接来看看吧。 里面可不是【夏は、夜。月の頃はさらなり。闇もなほ。螢の多く飛び違ひたる。また、ただ一つ二つなど、ほのかにうち光りて行くもをかし。雨など降るもをかし。】哦。 是【夏は夜。月の頃はさらなり、闇もなほ、螢(ほたる)飛びちがひたる。雨など降るも、をかし。】 可见你确实连自己所依据的版本都没搞清楚嘛。 ... 华南虎

请看这个版本吧。http://manapedia.jp/text/2214

上一个是我抄错了连接了。我要承认这个错误。我相信,我承认错误,我死不了。所以,我承认得很痛快呢。

华南虎
2018-02-13 23:08:59 华南虎 (君子 有所为 有所不为)
请看这个版本吧。http://manapedia.jp/text/2214 上一个是我抄错了连接了。我要承认这个错误 请看这个版本吧。http://manapedia.jp/text/2214 上一个是我抄错了连接了。我要承认这个错误。我相信,我承认错误,我死不了。所以,我承认得很痛快呢。 ... 津轻海峡

很高兴看到你终于认错了。很好!

津轻海峡
2018-02-13 23:09:15 津轻海峡
请看这个版本吧。http://manapedia.jp/text/2214 上一个是我抄错了连接了。我要承认这个错误 请看这个版本吧。http://manapedia.jp/text/2214 上一个是我抄错了连接了。我要承认这个错误。我相信,我承认错误,我死不了。所以,我承认得很痛快呢。 ... 津轻海峡

【不过翻译这种工作,不可能百分之百地“准确”,】

弱弱地问一下,我说过翻译可能百分之百地准确吗?顺便说一句,我也指出了周作人的翻译错误。请看看拙文《周作人与陈德文的是非》。

华南虎
2018-02-13 23:10:49 华南虎 (君子 有所为 有所不为)
【不过翻译这种工作,不可能百分之百地“准确”,】 弱弱地问一下,我说过翻译可能百分之百地 【不过翻译这种工作,不可能百分之百地“准确”,】 弱弱地问一下,我说过翻译可能百分之百地准确吗?顺便说一句,我也指出了周作人的翻译错误。请看看拙文《周作人与陈德文的是非》。 ... 津轻海峡

你这个回复,也弄错对象了吧。

津轻海峡
2018-02-13 23:11:50 津轻海峡
很高兴看到你终于认错了。很好! 很高兴看到你终于认错了。很好! 华南虎

亲爱的,迄今为止,你一直是死不认错呢。真够可以的。多丢人啊。

问你啊,周作人的翻译哪里不高度吻合啦?你又是装痴卖傻装聋作哑了吧?我以前一直不爱揭露你的无赖,给你留面子呢。还是要说,你少牛逼一点,不会死。

时间的俘虏
2018-02-13 23:12:15 时间的俘虏

译者陈德文回答的很认真、诚恳,这位网友的发问倒也没什么不妥,只是,用语让习惯了现今流行语言的我觉得怎么有点讽刺的味道呢

津轻海峡
2018-02-13 23:12:30 津轻海峡
不过翻译这种工作,不可能百分之百地“准确”,常常会吃力不讨好。即便是日本学者把古代日语翻译 不过翻译这种工作,不可能百分之百地“准确”,常常会吃力不讨好。即便是日本学者把古代日语翻译为现代日语,也会存在信息量的增多或减少,引起一些争议。就像是中文系,强调阅读古代文言文原典,而不提倡读白话文译本。 ... [已注销]

【不过翻译这种工作,不可能百分之百地“准确”,】

弱弱地问一下,我说过翻译可能百分之百地准确吗?顺便说一句,我也指出了周作人的翻译错误。请看看拙文《周作人与陈德文的是非》。

在少女的花影下
2018-02-13 23:12:42 在少女的花影下
亲爱的,迄今为止,你一直是死不认错呢。真够可以的。多丢人啊。 问你啊,周作人的翻译哪里不 亲爱的,迄今为止,你一直是死不认错呢。真够可以的。多丢人啊。 问你啊,周作人的翻译哪里不高度吻合啦?你又是装痴卖傻装聋作哑了吧?我以前一直不爱揭露你的无赖,给你留面子呢。还是要说,你少牛逼一点,不会死。 ... 津轻海峡

你竟然有脸说别人无赖……啊太厉害了

津轻海峡
2018-02-13 23:13:28 津轻海峡
你这个回复,也弄错对象了吧。 你这个回复,也弄错对象了吧。 华南虎

弄错了。不好意思。

津轻海峡
2018-02-13 23:14:15 津轻海峡
你竟然有脸说别人无赖……啊太厉害了 你竟然有脸说别人无赖……啊太厉害了 在少女的花影下

亲,有错误死扛着,还牛不哄哄,不是无赖吗?你倒是给一个合适的名称啊。

在少女的花影下
2018-02-13 23:15:10 在少女的花影下
亲,有错误死扛着,还牛不哄哄,不是无赖吗?你倒是给一个合适的名称啊。 亲,有错误死扛着,还牛不哄哄,不是无赖吗?你倒是给一个合适的名称啊。 津轻海峡

你也是这样的主要...

[已注销]
2018-02-13 23:20:31 [已注销]
你不是懂日语吗,快来发表下专业意见。 你不是懂日语吗,快来发表下专业意见。 努力的蜗牛

我告诉你一个大胆的阅读尝试:在不懂原文的情况下,可以从多个译本选读同一章节,然后选择一个你最喜欢的。因为是文学,误译有时候也会产生一种出其不意的美。当然,作为译者,绝对不能这样想。

华南虎
2018-02-13 23:23:10 华南虎 (君子 有所为 有所不为)
该条回应已被删除 该条回应已被删除 津轻海峡

①我没问你。
②我问是:【批评者也是专业翻译。】——请问您是怎么知道的?
没问“他有没有译作?”
既然你愿意回答,那么请针对问题来回答:你是专业翻译吗?
因为仅仅有一本(还是好多年前与人合译的),是不能称为“专业翻译”的。
③你与人合译了一本书,也很好。
这本书出版于1987年,我那时已经大学毕业,做了4年老师了。
我倒真希望像你说的那么年轻啊。

[已注销]
2018-02-13 23:23:33 [已注销]
【不过翻译这种工作,不可能百分之百地“准确”,】 弱弱地问一下,我说过翻译可能百分之百 【不过翻译这种工作,不可能百分之百地“准确”,】 弱弱地问一下,我说过翻译可能百分之百地准确吗?顺便说一句,我也指出了周作人的翻译错误。请看看拙文《周作人与陈德文的是非》。 ... 津轻海峡

你太敏感了。我这句话不是针对你的。

华南虎
2018-02-13 23:24:35 华南虎 (君子 有所为 有所不为)
弄错了。不好意思。 弄错了。不好意思。 津轻海峡

这次认错,才称得上“很痛快”。希望保持下去。

津轻海峡
2018-02-13 23:29:01 津轻海峡
你太敏感了。我这句话不是针对你的。 你太敏感了。我这句话不是针对你的。 [已注销]

不是我敏感,我是怕给读者造成困惑。当然,我随时欢迎批评。

很奇怪,很奇怪,没有人从日语方面为陈先生辩护。

津轻海峡
2018-02-13 23:29:53 津轻海峡
这次认错,才称得上“很痛快”。希望保持下去。 这次认错,才称得上“很痛快”。希望保持下去。 华南虎

亲拜的,你还是准备用死不认账的法宝来保持一贯正确的姿态吗?多可笑啊?

津轻海峡
2018-02-13 23:30:48 津轻海峡
①我没问你。 ②我问是:【批评者也是专业翻译。】——请问您是怎么知道的? 没问“他有 ①我没问你。 ②我问是:【批评者也是专业翻译。】——请问您是怎么知道的? 没问“他有没有译作?” 既然你愿意回答,那么请针对问题来回答:你是专业翻译吗? 因为仅仅有一本(还是好多年前与人合译的),是不能称为“专业翻译”的。 ③你与人合译了一本书,也很好。 这本书出版于1987年,我那时已经大学毕业,做了4年老师了。 我倒真希望像你说的那么年轻啊。 ... 华南虎

你是专业翻译吗? 你的专业是如何定义的?我每天用日语工作,时常翻译,算不算不算专业啊?

津轻海峡
2018-02-13 23:32:01 津轻海峡
你也是这样的主要... 你也是这样的主要... 在少女的花影下

我有错误,欢迎指出。请。没看到我刚刚认错了吗?把一个网址抄错了。

华南虎
2018-02-13 23:33:46 华南虎 (君子 有所为 有所不为)

不算。
专业翻译就是把翻译当职业的人。
我是的。

山川
2018-02-13 23:33:59 山川
你是专业翻译吗? 你的专业是如何定义的?我每天用日语工作,时常翻译,算不算不算专业啊? 你是专业翻译吗? 你的专业是如何定义的?我每天用日语工作,时常翻译,算不算不算专业啊? 津轻海峡

他是专业翻译 我替他证明🤔🤔 你翻译的书出版在30年前 还没再版 对吧

在少女的花影下
2018-02-13 23:34:01 在少女的花影下
我有错误,欢迎指出。请。没看到我刚刚认错了吗?把一个网址抄错了。 我有错误,欢迎指出。请。没看到我刚刚认错了吗?把一个网址抄错了。 津轻海峡

你自信到觉得自己没有错然后看到驳斥不了的论证你就强硬态度,而且你觉得你是对的

津轻海峡
2018-02-13 23:36:41 津轻海峡
他是专业翻译 我替他证明🤔🤔 你翻译的书出版在30年前 还没再版 对吧 他是专业翻译 我替他证明🤔🤔 你翻译的书出版在30年前 还没再版 对吧 山川

30年前没在版,怎么啦?就证明我没翻译?或翻译错误?我不是说我不可能有错误,而是说,30年前出版,跟我们现在的讨论话题有关们关系?我只是回答,我有翻译出版。你可没有问我出版年限的问题。对吗?

津轻海峡
2018-02-13 23:39:25 津轻海峡
不算。 专业翻译就是把翻译当职业的人。 我是的。 不算。 专业翻译就是把翻译当职业的人。 我是的。 华南虎

什么叫当职业?我用我的日语知识工作,每天用,不是职业?是闹着玩?老兄,说话不带这么丢人的,好不好啊?求求你啦,不要这么乱说一气侮辱你自己,好不好啊?

柳声
2018-02-13 23:45:19 柳声
①我没问你。 ②我问是:【批评者也是专业翻译。】——请问您是怎么知道的? 没问“他有 ①我没问你。 ②我问是:【批评者也是专业翻译。】——请问您是怎么知道的? 没问“他有没有译作?” 既然你愿意回答,那么请针对问题来回答:你是专业翻译吗? 因为仅仅有一本(还是好多年前与人合译的),是不能称为“专业翻译”的。 ③你与人合译了一本书,也很好。 这本书出版于1987年,我那时已经大学毕业,做了4年老师了。 我倒真希望像你说的那么年轻啊。 ... 华南虎

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的名字等信息,正如你也没有拿出你的作品,让大家知道你是谁,从网络获取你的各种个人信息,其他人也没有。
你抓住这点不放,有些不合适,因为他提供个人译作与否,与他的批评内容,全无干系。

津轻海峡
2018-02-13 23:59:18 津轻海峡

更正声明:陈德文先生所引用的提供的日文原文,是我炒错的链接导致的版本错误。我发现错误之后已经改正,并为由此导致的读者困惑深表歉意和道歉。

与此同时,我依然在等待陈德文先生的具体回应。

为了学术的严肃性,我还要声明:

陈教授提供的原文显示,我在拙文中所指出的陈教授的问题都存在。所以,陈教授需要提供一个更给力的版本为自己进行有效的辩护。

华南虎
2018-02-14 00:00:47 华南虎 (君子 有所为 有所不为)
什么叫当职业?我用我的日语知识工作,每天用,不是职业?是闹着玩?老兄,说话不带这么丢人的, 什么叫当职业?我用我的日语知识工作,每天用,不是职业?是闹着玩?老兄,说话不带这么丢人的,好不好啊?求求你啦,不要这么乱说一气侮辱你自己,好不好啊? ... 津轻海峡

不算。

如果每天用日语就算“专业翻译”,那么说日语的日本人岂不个个都是“专业翻译”了?

不过,你不要灰心。你在30年前就与人合译过一本书,有点基础。现在努力一下,也还是可以成为专业翻译的。

如果你能将写这些狗屁文章和胡搅蛮缠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在翻译上,或许就能早点成为专业翻译了吧。

津轻海峡
2018-02-14 00:07:35 津轻海峡
不算。 如果每天用日语就算“专业翻译”,那么说日语的日本人岂不个个都是“专业翻译”了? 不算。 如果每天用日语就算“专业翻译”,那么说日语的日本人岂不个个都是“专业翻译”了? 不过,你不要灰心。你在30年前就与人合译过一本书,有点基础。现在努力一下,也还是可以成为专业翻译的。 如果你能将写这些狗屁文章和胡搅蛮缠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在翻译上,或许就能早点成为专业翻译了吧。 ... 华南虎

亲爱的,算不算,你说了不算,对吗?你以为你翻译了两本书就是权威啦?错啦。

又,周作人都有翻译错误,你就不必死扛着不认错了吧?

你的翻译错误比比皆是,你要是许可,我可以帮您公开分析一下,可以吗?别躲闪啊。

津轻海峡
2018-02-14 00:09:31 津轻海峡
亲爱的,算不算,你说了不算,对吗?你以为你翻译了两本书就是权威啦?错啦。 又,周作人都 亲爱的,算不算,你说了不算,对吗?你以为你翻译了两本书就是权威啦?错啦。 又,周作人都有翻译错误,你就不必死扛着不认错了吧? 你的翻译错误比比皆是,你要是许可,我可以帮您公开分析一下,可以吗?别躲闪啊。 ... 津轻海峡

顺便说一句,日语口语我不会,,在日本只能是问路,点菜,在市场上进行简单的调价还价。我的日语主要是阅读。你别乱吹嘘我。拜托。别陷害我。

津轻海峡
2018-02-14 00:10:51 津轻海峡
不算。 如果每天用日语就算“专业翻译”,那么说日语的日本人岂不个个都是“专业翻译”了? 不算。 如果每天用日语就算“专业翻译”,那么说日语的日本人岂不个个都是“专业翻译”了? 不过,你不要灰心。你在30年前就与人合译过一本书,有点基础。现在努力一下,也还是可以成为专业翻译的。 如果你能将写这些狗屁文章和胡搅蛮缠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在翻译上,或许就能早点成为专业翻译了吧。 ... 华南虎

【狗屁文章】都出来了。亲爱的,你着急了吗?多难看啊。你的【狗屁翻译】错误,可以抖落一下吗?我在征询你的同意呢。别躲闪啊。让大家看看谁狗屁,好吗?求您啦。

津轻海峡
2018-02-14 00:12:26 津轻海峡
【狗屁文章】都出来了。亲爱的,你着急了吗?多难看啊。你的【狗屁翻译】错误,可以抖落一下吗? 【狗屁文章】都出来了。亲爱的,你着急了吗?多难看啊。你的【狗屁翻译】错误,可以抖落一下吗?我在征询你的同意呢。别躲闪啊。让大家看看谁狗屁,好吗?求您啦。 ... 津轻海峡

我还是要说,你无论是跟我玩学术,还是玩辩论,你都太嫩了点。你太丢人了。我觉得我这么跟你说话,都有些的残忍。真的。

华南虎
2018-02-14 00:13:24 华南虎 (君子 有所为 有所不为)
顺便说一句,日语口语我不会,,在日本只能是问路,点菜,在市场上进行简单的调价还价。我的日语 顺便说一句,日语口语我不会,,在日本只能是问路,点菜,在市场上进行简单的调价还价。我的日语主要是阅读。你别乱吹嘘我。拜托。别陷害我。 ... 津轻海峡

你又在对自己说话吗?

华南虎
2018-02-14 00:14:10 华南虎 (君子 有所为 有所不为)
我还是要说,你无论是跟我玩学术,还是玩辩论,你都太嫩了点。你太丢人了。我觉得我这么跟你说话 我还是要说,你无论是跟我玩学术,还是玩辩论,你都太嫩了点。你太丢人了。我觉得我这么跟你说话,都有些的残忍。真的。 ... 津轻海峡

这条也是。

你累了吧。

歇歇吧。

华南虎
2018-02-14 00:15:46 华南虎 (君子 有所为 有所不为)

陈老师又发说明文章了,要说,你跟他说去。

小油飞
2018-02-14 18:04:38 小油飞

人在自我感觉良好的时候真是很难看啊…

卫芝生
2018-02-15 10:43:29 卫芝生

用错误的版本证明别人的错误,本身就是一个错误。原文没有就不能有,那么我们今天的文言文翻译是否也都该下课了?

卫芝生
2018-02-15 10:46:46 卫芝生

别人正经讨论学术思想的时候,他就来咬文嚼字纠字词错误;别人来效仿他纠字词意义的时候,他就跟你谈学术逻辑,这双标用得真是厉害啊,永远处于不败之地。

卫芝生
2018-02-15 10:52:19 卫芝生

另外,那人估计是某人的小号。


陈德文
陈德文 (江苏南京)

陈德文,又名陈英湲,字乐水。书斋名苦居斋。南京大学教授,日本文学翻...

陈德文的最新日记  · · · · · ·  ( 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