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女翻译家为何替缠足辩护

唐山 唐山 2018-02-09 15:26:39
深海小豚鼠
2018-02-13 00:40:11 深海小豚鼠

写得好

浮厝
2018-02-13 01:46:22 浮厝

觉得这不算替缠足辩护,她的意思是女性自己的身体应该自己作主,不无道理。否则曾经是男性要求女人缠足,女人就不得不缠足,如今男性要求女性放足,就不得不放足,女性始终是被动的

白鹰
2018-02-13 09:22:27 白鹰

同意ls的

已注销
2018-02-13 09:32:35 已注销

三寸弓弯,诚见蹒跚不进,鉴其失而改之,固属良佳,即因其俗而仍之,亦非大患也。……分明是咋地都行,放也行,不放也行……反应了问题的关键不是脚的问题,而是放与不放之间,由谁做主的问题。

白夜无形
2018-02-13 10:14:47 白夜无形 (爱读书,爱生活~)

ls+1

Mr. Anderson
2018-02-13 12:11:33 Mr. Anderson (外其身而身存)

IT IS ABOUT "RIGHT TO CHOOSE", NOT "A OR B". SIMILAR TO "THE M FEMALIST".

吃货  春天来了
2018-02-13 14:56:02 吃货  春天来了

非常同意楼上两位的见解,这不是放与不放的问题,是自愿与否的问题。你说放就放,你怎么知道我想被放?你说不放就不放,你怎么知道我不想被放?

唐山
2018-02-13 15:52:39 唐山 (为痛苦找一个心灵)
觉得这不算替缠足辩护,她的意思是女性自己的身体应该自己作主,不无道理。否则曾经是男性要求女 觉得这不算替缠足辩护,她的意思是女性自己的身体应该自己作主,不无道理。否则曾经是男性要求女人缠足,女人就不得不缠足,如今男性要求女性放足,就不得不放足,女性始终是被动的 ... 浮厝

您看看原文再发弘论不迟

杨木
2018-02-13 18:39:50 杨木

豆瓣李为数不多的好文章

绿豆子
2018-02-13 23:02:29 绿豆子

很好

夏草季节
2018-02-14 07:23:03 夏草季节 (心有天游)

这才是真的女权主义者。女性的选择不需要别人控制,大到放足,小到穿衣打扮,我要怎样就怎样。从这方面来说,当时维新的男人们对放足一刀切反倒大男子主义。

郁山LokisArmy
2018-02-14 16:17:35 郁山LokisArmy

虽然说的很有道理,但是能不能先把脚放了再说_(:зゝ∠)_这姑娘虽然政治是正确的,但是要说得实际好处,我还是站梁这边。且不管他要强谁的种,这脚丫子的事儿和脑瓜子的事儿都是实实在在的好处,不得白不得。等切实得了好处,脑袋瓜子切实已经清醒了,那脚丫子也能结结实实站在地上步履如飞想走就走的时候,才有资格再谈这件事我还有一些不同的看法。在那个女人没了男人根本活不下去的年代,说女性的自我选择,就跟和饿死的人讲失节是大一样荒唐可笑。何不食肉糜啊?姑娘?

郁山LokisArmy
2018-02-14 16:21:31 郁山LokisArmy

非常的时代需要非常的手段,梁的做法都嫌太温和了,薛姑娘你这么说话可真的是勿国啊

liveagain
2018-02-14 21:28:23 liveagain

是啊,我怎么知道你想不想被奴役,想不想被施暴,想不想 被侮辱,万一你很愿意呢?

兰花初见
2018-02-15 10:05:51 兰花初见 (发现美好的自己)

想起老舍的《离婚》,书中主人公老李对老家的妻子颇为鄙弃,特别是对那个塞满了棉花的小脚。强行放足,自然难免有这样的牺牲者,但如不强行推动,人心亦难改造。

anatta
2018-02-15 11:23:12 anatta (´・_・`)

矫枉必须过正

Anaïs
2018-02-15 11:29:20 Anaïs (我是王喵喵,王小黑的姐姐)

薛绍徽”提出缠足与否,应随女性意愿“,这点根本无法执行,因为不可能有女性是成年后再缠足的,都是小小年纪被家中女性长辈所迫。假如真的应随当事人的意愿,有几个缠足痛到哇哇叫的小女孩会接受?这就好像去跟非洲一些施行女性割礼的国家说,阴唇切割与否,应随女性意愿。这样说的人不仅保守到愚蠢,更是助纣为虐。
就算是成年之后的女性根据自己的意愿可以选择接着缠或不缠,那么她也不可能再拥有一双正常的脚掌了。缠足这种给身体带来伤害的行为是不可逆的,不像穆斯林的头巾,根据自己的意愿摘下来戴回去都不会改变身体状况。

咬咬
2018-02-15 13:08:18 咬咬 (你看上去真的很好吃)

楼上说的对,什么破烂随女性愿望。要不随本人愿望?你问问哪个小孩愿意缠足?不都是家长逼的?有本事她提议成年后按本人意愿再缠足……

kaythomas69
2018-02-15 15:33:14 kaythomas69 (朝乾夕惕 含章可贞)
虽然说的很有道理,但是能不能先把脚放了再说_(:зゝ∠)_这姑娘虽然政治是正确的,但是要说得实 虽然说的很有道理,但是能不能先把脚放了再说_(:зゝ∠)_这姑娘虽然政治是正确的,但是要说得实际好处,我还是站梁这边。且不管他要强谁的种,这脚丫子的事儿和脑瓜子的事儿都是实实在在的好处,不得白不得。等切实得了好处,脑袋瓜子切实已经清醒了,那脚丫子也能结结实实站在地上步履如飞想走就走的时候,才有资格再谈这件事我还有一些不同的看法。在那个女人没了男人根本活不下去的年代,说女性的自我选择,就跟和饿死的人讲失节是大一样荒唐可笑。何不食肉糜啊?姑娘? ... 郁山LokisArmy

说得好!

kaythomas69
2018-02-15 15:35:33 kaythomas69 (朝乾夕惕 含章可贞)

这篇文章充分说明,一个人(无分男女)会玩文字与是否真有大脑没有直接的或必然的联系。

DarkWillow
2018-02-15 22:27:37 DarkWillow

这女的除了会写点文章外脑子里全是浆糊,从文中举得例子来看她的意见简直没有一样不是偏见,最后全都被现实打了脸。

雪夜酱
2018-02-16 05:09:43 雪夜酱

看到楼上那一个个说薛绍徽没脑子没见识,支持“非常手段”,支持强行放足的,我只能说,一部分中国人确实只配一辈子被压在“为你好”三个字之下了。这些人永远不懂得,除了当“被做主”,“被管理”的老百姓,还能当“去学习,去自己分辨好坏,去自己做主”的公民。

青青页
2018-02-16 16:01:38 青青页

自主而已,自由的选择

唐山
2018-02-16 21:59:30 唐山 (为痛苦找一个心灵)
看到楼上那一个个说薛绍徽没脑子没见识,支持“非常手段”,支持强行放足的,我只能说,一部分中 看到楼上那一个个说薛绍徽没脑子没见识,支持“非常手段”,支持强行放足的,我只能说,一部分中国人确实只配一辈子被压在“为你好”三个字之下了。这些人永远不懂得,除了当“被做主”,“被管理”的老百姓,还能当“去学习,去自己分辨好坏,去自己做主”的公民。 ... 雪夜酱

赞同

不二
2018-02-17 14:48:50 不二

虽然翻译作品可是实际上仍是旧派女性

浮厝
2018-02-17 19:46:59 浮厝
您看看原文再发弘论不迟 您看看原文再发弘论不迟 唐山

原文拜读过了,只是觉得标题中用“辩护”一词有些贬义意味

唐山
2018-02-17 22:24:54 唐山 (为痛苦找一个心灵)
原文拜读过了,只是觉得标题中用“辩护”一词有些贬义意味 原文拜读过了,只是觉得标题中用“辩护”一词有些贬义意味 浮厝

没有

kaythomas69
2018-02-19 18:01:12 kaythomas69 (朝乾夕惕 含章可贞)
看到楼上那一个个说薛绍徽没脑子没见识,支持“非常手段”,支持强行放足的,我只能说,一部分中 看到楼上那一个个说薛绍徽没脑子没见识,支持“非常手段”,支持强行放足的,我只能说,一部分中国人确实只配一辈子被压在“为你好”三个字之下了。这些人永远不懂得,除了当“被做主”,“被管理”的老百姓,还能当“去学习,去自己分辨好坏,去自己做主”的公民。 ... 雪夜酱

每个人的思想都是被灌输的,谁曾真正自主过?那些饱受缠足之苦的女人不想自由吗?不想她们的后代免除这种酷刑吗?当自由的机会来到时,你能用所谓自由选择这类词在当时那个绝对男权的社会来阻断人家的自由之路吗?所谓自己做主的前提是有正确的是非分辨能力。如果这点能力都没有,那什么都免谈。当然,如果一个人非想把自己弄残疾或畸形,请自便,但不要在“自由选择”的借口下妨碍别人去追求健康与解放的权利。

Tonor
2018-02-20 20:21:58 Tonor

自由并不能违背社会的共同底线,不是自我思考就是对的呀

paisely
2018-02-23 20:57:05 paisely
薛绍徽”提出缠足与否,应随女性意愿“,这点根本无法执行,因为不可能有女性是成年后再缠足的, 薛绍徽”提出缠足与否,应随女性意愿“,这点根本无法执行,因为不可能有女性是成年后再缠足的,都是小小年纪被家中女性长辈所迫。假如真的应随当事人的意愿,有几个缠足痛到哇哇叫的小女孩会接受?这就好像去跟非洲一些施行女性割礼的国家说,阴唇切割与否,应随女性意愿。这样说的人不仅保守到愚蠢,更是助纣为虐。 就算是成年之后的女性根据自己的意愿可以选择接着缠或不缠,那么她也不可能再拥有一双正常的脚掌了。缠足这种给身体带来伤害的行为是不可逆的,不像穆斯林的头巾,根据自己的意愿摘下来戴回去都不会改变身体状况。 ... Anaïs

其实可以推算一下:如果真允许成年女性缠足自由,以当今的医疗水平与能力,理应形成同隆胸、抽脂一样庞大、利润可观,同时给受术者带来痛苦亦远小于当年的产业链。但与此同时,又会带来社会伦理、妇女就业、未成年人教育等等一系列带来众多争议的社会隐患。不说别的,就打比方如果现今医科高校开设一项“缠足术及有效预后研究的专业”,该花费多少周折、引来多少非议?而那些接受缠足术的成年女性,晚年社保与医疗险费率,又该与其他女性有何不同?
薛女士当年与梁启超的争执,核心本质在于社会形态与制度。缠足只是表面的一个小小的缩影。

Anaïs
2018-02-24 01:32:38 Anaïs (我是王喵喵,王小黑的姐姐)
其实可以推算一下:如果真允许成年女性缠足自由,以当今的医疗水平与能力,理应形成同隆胸、抽脂 其实可以推算一下:如果真允许成年女性缠足自由,以当今的医疗水平与能力,理应形成同隆胸、抽脂一样庞大、利润可观,同时给受术者带来痛苦亦远小于当年的产业链。但与此同时,又会带来社会伦理、妇女就业、未成年人教育等等一系列带来众多争议的社会隐患。不说别的,就打比方如果现今医科高校开设一项“缠足术及有效预后研究的专业”,该花费多少周折、引来多少非议?而那些接受缠足术的成年女性,晚年社保与医疗险费率,又该与其他女性有何不同? 薛女士当年与梁启超的争执,核心本质在于社会形态与制度。缠足只是表面的一个小小的缩影。 ... paisely

本质上说缠足和隆胸抽脂甚至除体毛没什么区别,都是女性为了满足男权社会的审美而做的自我修整。成年女性怎样选择是她们的自由,当然也要承担之后可能的风险。假如薛的立足点是成年女性是缠足还是放足应该由她们自己决定的话,我觉得无可非议,至于这种选择是否真的“自由”还是另一种自我设限,是否带动其他产业研究女性的缠足问题,那是另外一个话题。然而我相信包括梁在内的改革派主张的应该不只是成年女性放足,还有未成年女孩不应该被缠足,这一点没法用刚才说的女性自由意志来讨论,而是应该以保护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发展为前提,而缠足无异是有害于身体健康的。

一颗春春春花
2018-02-24 13:14:31 一颗春春春花

从小到大被“不缠足就嫁不出去”的社会观念笼罩着的话很难不受其影响做出超前时代的选择,毕竟公序良俗也是社会化的一部分。

Boey Yiu
2018-03-05 13:46:07 Boey Yiu

她这个若已缠足就算强放以后也是断骨难续导致不衫不缕的观点没有错啊,怎么能认为她这个观点阻碍了放足的进程呢。晚清不少文人名士曾主张全盘西化,当时看来有些进步意义现在看却也不足够客观了吧,下面那些非要用现代眼光去指摘古人的人才是狭隘无脑:D

赋花人
2018-03-07 00:53:22 赋花人
觉得这不算替缠足辩护,她的意思是女性自己的身体应该自己作主,不无道理。否则曾经是男性要求女 觉得这不算替缠足辩护,她的意思是女性自己的身体应该自己作主,不无道理。否则曾经是男性要求女人缠足,女人就不得不缠足,如今男性要求女性放足,就不得不放足,女性始终是被动的 ... 浮厝

说得好。她的观点才叫女权

Leroro
2018-03-07 06:17:12 Leroro
薛绍徽”提出缠足与否,应随女性意愿“,这点根本无法执行,因为不可能有女性是成年后再缠足的, 薛绍徽”提出缠足与否,应随女性意愿“,这点根本无法执行,因为不可能有女性是成年后再缠足的,都是小小年纪被家中女性长辈所迫。假如真的应随当事人的意愿,有几个缠足痛到哇哇叫的小女孩会接受?这就好像去跟非洲一些施行女性割礼的国家说,阴唇切割与否,应随女性意愿。这样说的人不仅保守到愚蠢,更是助纣为虐。 就算是成年之后的女性根据自己的意愿可以选择接着缠或不缠,那么她也不可能再拥有一双正常的脚掌了。缠足这种给身体带来伤害的行为是不可逆的,不像穆斯林的头巾,根据自己的意愿摘下来戴回去都不会改变身体状况。 ... Anaïs

同意。

frauhase
2018-03-07 11:00:56 frauhase

此女想法处处别劲子,放到今日怕不是咪蒙之流?

影评人
2018-03-10 17:24:22 影评人

自由是对的,但也不是没有限度。理论上说结婚应该是自由选择的,但近亲结婚这种违背生物学常识的做法还是被法律禁止的。缠足也是一样。有些东西是为了你好,你不想接受也得接受,就像受教育也是一项义务。

影评人
2018-03-10 17:32:48 影评人

这个问题说到底是女权主义究竟是为了什么,到底是女性主观感受上的自由优先,还是科学客观上的权益优先。

韧者
2018-03-11 12:36:13 韧者
其实可以推算一下:如果真允许成年女性缠足自由,以当今的医疗水平与能力,理应形成同隆胸、抽脂 其实可以推算一下:如果真允许成年女性缠足自由,以当今的医疗水平与能力,理应形成同隆胸、抽脂一样庞大、利润可观,同时给受术者带来痛苦亦远小于当年的产业链。但与此同时,又会带来社会伦理、妇女就业、未成年人教育等等一系列带来众多争议的社会隐患。不说别的,就打比方如果现今医科高校开设一项“缠足术及有效预后研究的专业”,该花费多少周折、引来多少非议?而那些接受缠足术的成年女性,晚年社保与医疗险费率,又该与其他女性有何不同? 薛女士当年与梁启超的争执,核心本质在于社会形态与制度。缠足只是表面的一个小小的缩影。 ... paisely

赞同。

Sherlock是吃货
2018-03-13 08:43:43 Sherlock是吃货

呵呵,很多人的想法似乎还处在青春叛逆期,就是喜欢对着干,这就是所谓的“女权”?

鱼蛋蛋
2018-03-16 07:27:25 鱼蛋蛋

别的不说,只对她讽刺赛金花,就足见得她的目光狭隘。

[已注销]
2018-03-25 11:31:53 [已注销]

为什么不要呢?

[已注销]
2018-06-02 20:24:20 [已注销]

迫令放足这事是真正对女性有益处的,又不是应男人的需求才出现的,而且也有利于民族开化和国家进步。各位看官是没见过从小缠足的女性的脚畸形得多可怕哦!既然有益为什么不大力推广?难道要让封建余毒继续荼毒中国女性?当时的中国大多数人民依旧受旧思想控制,你说自愿的话,她们还会一直裹脚。


唐山
唐山

埋头看书,埋头写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