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算法

dhew dhew 2018-01-15 21:50:15
NullPointer
2018-01-16 12:19:46 NullPointer (我是将被时间摧毁的一切。)

一个很有趣的故事,除了全球程序员被怪异的脸谱化让我感觉不适,莱姆的《机器人大师》安全的设置了两个天才来代替程序员社区。。(ps,这可能是本作者会喜欢的读物)

1
2018-01-16 13:34:37 1 (嗡嗡嗡)

程序员喝酒后真能说

DoTaMan™
2018-01-16 14:15:21 DoTaMan™

程序员酒量不行啊

Eronele
2018-01-16 14:18:21 Eronele

talk is cheap, show us the code

dhew
2018-01-16 14:26:54 dhew (dhew.org 重开)
一个很有趣的故事,除了全球程序员被怪异的脸谱化让我感觉不适,莱姆的《机器人大师》安全的设置 一个很有趣的故事,除了全球程序员被怪异的脸谱化让我感觉不适,莱姆的《机器人大师》安全的设置了两个天才来代替程序员社区。。(ps,这可能是本作者会喜欢的读物) ... NullPointer

哈哈哈,我去看看这本《机器人大师》。
上一个版本,有两个程序员。但两人间的竞争和合作写进去之后,跟堆细节的整体笔调不太搭。所以最后干脆脸谱化成现在这样了。

dhew
2018-01-16 14:34:35 dhew (dhew.org 重开)

#万物算法V2


**作者:dhew**
**版本:0.2**

在江寒风参与过的所有项目中,这个名为万物算法的项目可能是最伟大,最激动人心,也是最寂寂无名的。
一开始只是赵由华想要做一个天气预报软件。不是那种从气象局抓一下预测结果,再配上一些没有版权的小清新照片就算完事的手机应用。他想从零开始,即从气温,风向,风速,云图入手,推测出接下来24小时的天气变化。
程序员们很像手工匠人,天生喜欢从无到有做点什么东西出来。江寒风也不例外。他和赵由华,一个从气象学的基本理论开始构建算法。一个去抓取气象局给出的数据源,就这么倒腾了一个版本出来。软件调试通过的那天,气象局预报下午有雨。而软件预报天晴。
想来想去,两人把问题锁定在了算法上。并不是赵由华的算法有问题,而是所依据的气象学本身的数学表达就不完备。但两人都没能力把这门科学再往前推进一步,赵由华挠了挠头说,上机器学习吧。
从机器学习诞生以来,程序员们就对这玩意又爱又恨。爱是爱它让全世界的程序员们都大大的出了次风头,恨是恨机器学习就像一个黑箱,到最后,往往连程序员们自己都不知道这个黑箱到底是什么结构的。
引入机器学习之前,软件的工作流程像是流水线一样简单明了。你输入数据,计算机按照事先决定的策略回答一系列是或否的问题,吐出结果。再按,再吐一个。而加入机器学习后,就像是在这条流水线上加了一个魔术师的帽子。帽子里掏出的结果更准确。但魔法的原理是什么?没人知道。
两周的训练后,气象局预测下雨时,算法预测为下冰雹。气象局预测天晴时,算法预测为高温警报。仿佛只是在正确的结论上,叠加了一个正态分布,但好歹是在朝正确的方向迈进。又过了一周,算法在即时性和准确度上已经超过了气象局。两名程序员欣喜的将软件放到网上,为所有人免费提供未来24小时的天气预测。不谙世事的他们,在预测结果上加入了“更精准,更具时效性”的标题。这让气象局注意到两名程序员在闲暇时捣鼓出来的小东西。气象学家们开始上电视,宣称这是气象学理论推动社会进步发展,软件开发者只是适逢其会。
看完节目的江寒风愤怒的想要将整个代码开源,却发现赵由华已经提供了一个新的版本。在这个版本中,他剔除了依据气象学理论加入的谓基本原则和预测方法,直接使用机器学习由零开始构筑新的算法。江寒风将之命名为算法B。
一开始,算法B吐出的结果令人惨不忍睹。例如它曾预测在沙漠区域的正中央出现彩虹,或在印度洋的正中央出现沙尘暴。但在两周的训练后,它就在精确度上胜过了算法A。算法A预测90%几率下雨时,算法B已经可以断言几率有98%。对绝大多数人来说,这通常已经意味着100%了。
气象学家们被狠狠地扇了一巴掌。比名誉扫地更可怕的是,他们丢了工作。

接下来,粮食公司找到了这两个程序员。
古希腊的哲学家曾预测当年风调雨顺,橄榄丰收,于是事先租下了所有的榨油机,并在橄榄收获季大赚了一笔。而当代的粮食公司在做的差不多是同样的事。只是规模和赌注都大了许多。他们寄望于程序员们开发的这个预测软件,能够提供未来三个月的天气变化,让粮食公司得以决定在什么时间,用什么价格下注。
赵由华乐观的认为这只是对现有软件的扩大化,而实际运行的结果证明他错的厉害。要预测24小时后的天气,只需要这个区域周边的气象数据,但要预测3个月后的天气天气,就需要将这个区域,纳入全球天气变化的模型中统一考量。此前所使用的算法是局部的。要预测长期变化,则需要整体化思考。部分构成整体,而整体涵盖部分。现在是未来的缩影,而未来是现在的延伸。混沌理论和无所不在的蝴蝶翅膀给了赵由华致命的一击。
而另一边,江寒风已经用粮食公司提供的天气数据做了一个全球的气候模型。带上VR头盔,就能看到这个巨大的地球仪上,这里风起云涌,那里电闪雷鸣。江寒风喜欢观看飓风在西太平洋上成型再横扫美国东部。而赵由华喜欢观看冰岛的火山爆发后笼罩在欧洲上空的淡淡阴云中。两人一致同意平静无波的太平洋海面最值得静静瞩目。
赵由华盯着这个地球仪思考了整整两天,直至眼睛肿痛,流泪不止。然后开始编写新的算法。他将这个算法命名为:天气算法。使用了粮食公司提供的历史数据反复训练后,它已能预测未来三个月的天气数据。 赵由华信心满满地上线了新版的算法,而立刻就有好事者发现,算法预测两个月后的纽约市会下一场鳟鱼雨。
这一次,混沌物理学家们也加入了等着看笑话的行列。他们不相信人工智能可以解决这个困扰了他们近半个世纪的问题。而后他们目瞪口呆的看着鳟鱼从天而降,在曼哈顿的马路上活蹦乱跳。于是他们也丢了工作。
绝大多数人并不关心混沌物理学家有没有工作。因为绝大多数人一辈子也没见过一个混沌物理学家。但挥舞着天气算法的大棒,在全球的粮食市场兴风作浪的粮食公司,立刻受到了媒体的关注。混沌物理学家开始和气象学家争抢登上电视屏幕机会,控诉粮食公司为非作歹,程序员们助纣为虐。这引起了赵由华的反感。于是他开发了一个小程序,会自动抓取领英上的个人信息,并向所有职业标识为气象学家和混沌物理学家的人发送垃圾邮件。而江寒风则对外宣称,所有人都能公平的使用天气算法提供的预测结果。只是对远期天气的预测,需要收费。

投资银行蜂拥而上,试图投资这个俨然已成为独角兽的公司。而赵由华和江寒风则已转向了新的需求。这次找上门来的,是大型仓储式超市。
超市经营者一直对市场占有率,商品流转率等数据斤斤计较。他们很想知道顾客们到底买什么,为什么买,怎么买。以便向顾客们推销更多东西,并减少乏人问津却不得不设置的货架面积。他们向两名程序员提供了在某家超市注册的三十万会员的全部信息。从顾客访问商店的频次,购买的物品清单,使用信用卡还是现金付帐,一直到是否兑换了免费的停车券,是否在超市内设的快餐店进餐等。而后又提供了通过非法途径获得的会员们的社会保险号,驾照编号,家庭住址。
程序员们吸收了此前的教训,从一开始就剔除了超市经理们提供的经验和原则,让算法自己去寻找规律。他们在超市门口架设了一个摄像机,对进门的顾客进行人脸识别,并与数据库里的用户信息进行匹配。
根据匹配的结果,算法对顾客要要购买的商品进行预测。每天结束运营后,算法将根据当天的数万名顾客的预测结果和实际结果,对算法自身进行修正。并在第二天开门前,按照修正后的算法再次预测。如是反复进行三个月,超市算法对固定客户需求的预测准确率达到了96%,对非固定用户需求的预测准确率达到了76%。
但超市经营者需要的不是等顾客到超市就递过去一袋子已经准备好的商品,让他赶快付钱并滚蛋。而是尽可能的让同样的一批人花更多的钱,买性价比更低的东西,并始终不渝的购买。赵由华和江寒风第一次感觉有点束手无策。毕竟,他们更习惯满足需求,而非创造需求。江寒风更是坚定的认为算法应当受人指挥,而非指挥人。赵由华则认为算法最多只能提出建议,而最后做出决定的,仍然是人。这让一直合作无间的两名程序员第一次产生了分歧。

两名程序员决定先搁置分歧,共同解决面临的问题。超市算法已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引入新的变量只会推翻原有的成果。正如粮食公司依靠天气算法开始在期货市场上大笔投资后,一些农民们开始利用人工降雨来改变预测结果。大量的人工降雨,导致对远期天气预测的准确率下降了不少。而超市经营者提出的要求则无异于要求算法主动引发人工降雨,让远在万里之外的沙漠变成绿洲。
赵由华挠了挠头,并决定让算法自行解决这个问题。
天气算法就像一个由无数根小钢棒构成的黑箱子。上面有一个小孔。从小孔里丢下一个小钢球。小钢球一边朝下坠落,一边撞击小钢棒并改变方向,直至最后落进“有雨”,“天晴”,“大雾”,“鳟鱼雨”之类小格子里。赵由华只是设计了这样的一个黑箱子,然后让算法自己去调整钢棒。他并不知道每一根钢棒的具体位置,更不知道要如何调整这些钢棒。从放弃人类固有经验,让计算机根据预测结果自行生成算法起,他就已无法理解自己的造物。
江寒风提出,为了得出更新,更好的算法,需要建设更大,更快的计算机。赵由华对此表示赞成,因为大多数时候,硬件更新换代的效率提升远大于程序员在代码间腾挪转移带来的那点收益。
公司的首轮融资获得了金融界的鼎力协助。所有的投资银行都想方设法的要投进来。两名程序员几乎被挥舞着发票和名片的投资经理们堵了门。一个新的计算中心很快在加州的荒芜海岸边拔地而起。拔地而起这个形容方式并不准确。因为所有的计算机都位于海底,拔地而起的是为设备供电的太阳能电池板和输电设备。至此程序员们已没有理由再推脱,只能把算法丢进去,并祈求计算之神保佑。
计算中心运行了整整一个月。算法吞噬了所有用户信息,货架调整,定价和销量的历史数据,并生成了一个意义无法辩明的关系链。运算排出的大笔热量,导致这一区域的海水温度上升了0.1度,甚至部分延缓了季风季节的到来,让太平洋另一侧,安达曼海的渔民们获得了丰收,也让天气算法的预测准确度再次下跌了0.1%。
最后,这个被命名为超市算法的新玩意给出了一条前所未有的复杂建议,从货架间距,物品的摆放顺序到价格标签的变化规律无所不包。其繁琐程度让超市经营者们无比信服,并立刻推动执行。位于纽约市郊区的一座大型超市进行了全面改造,引入了全自动的分货上架设备,以及可快速调整价格的电子价签,所有在职人员接受再培训,整个超市停业三周再重新开张后,净利润由原先的0.5%上升到了3%,并随着算法的不断调整和更新,一路朝着5%高歌猛进。于是超市经理们也加入了失业大军。

政客们终于注意到了这家新生的人工智能企业。他们发来询问,是否能在竞选领域内引入算法。
江寒风拒绝接受这个委托。他可以不介意算法为顾客买什么不买什么提出建议,因为大多数人确实需要这方面的建议。但非常介意算法为选民如何投票提出建议,因为投票显然比买可乐还是买雪碧更重要。而赵由华则认为投票和买可乐一样重要,或者一样不重要。更何况只要稍微研究就能发现,这些政客提出的需求只是对现有算法的简单复用。毕竟竞选与超市管理没有什么差别,其目的都是让顾客花更大的价钱,买更廉价的东西,并且越买越多,越买越自信。不过一者用钱,一者用选票。
在数次表示抗议无效后,江寒风选择了退出。他离开了公司,声称要去寻找人生真谛。而赵由华则留下来试图证明算法是中立的,问题只在于使用者。
赵由华开始喂给算法各种各样的数据,一部分数据,即民众的经济状况,消费情况,在为超市提供支持时已经获得过了,甚至连去除脏数据的工序都省了。而另一部分数据,即所有选民的政治立场,投票记录,犯罪记录,受教育程度,完整的报税清单,生育记录,亲缘关系,社会关系,则由政客们提供。经过行政机器长达两个世纪的维护和整理,这些数据已非常精确而完备。导入的步骤并没有花多少时间。可在生成结果的时候却出了问题。
竞选经理发来热情洋溢的邮件,称赞算法给出的建议非常明智,几乎是他们所能想象出来的,覆盖绝大多数选民意愿的最稳妥的选择。但一个无可辩驳的稳妥选择毫无意义。竞选者们需要的是在整个竞选过程中,持续不断的,能获得最大关注和最多支持的无数个选择。
赵由华这才意识到问题所在,政治不同于超市。当顾客进入超市时,其购物欲望与其面对的货架摆放将直接导向结果——放进购物车或不放进购物车,这是个一次性的判断。而竞选是一个持续演进的动态过程,是一个信息与反馈不断交织,直至最后以投票方式得出结论的长期过程。算法需要在这个长期的动态的过程中,反复多次向选民提供信息,不断强化印象,直至选民那神圣的一票。
幸好此前的开发已给了他解决问题的钥匙。赵由华结合了天气算法和超市算法,获得一个了新的,能够在一个动态系统内主动给出操作建议,从而影响远期结果的算法。他毫无创意的将这个算法命名为,政治算法。
政治算法的上线,除了导致大批竞选经理的失业外(没有人真正喜欢竞选经理),还将竞选彻底变成了金钱游戏。能够租用大型计算中心运行算法的竞选者们天然具有优势。而当所有参选者们都希望租用计算中心以获得算法支持时,计算中心的租用价格自然水涨船高。于是很多竞选者从算法获得的第一条建议,是放弃听取算法建议,把省下来的钱拿去投放广告。这一建议的明智之处立刻获得了所有人的理解和认同,进一步加强了他们对政治算法的渴求。
于是,全球所有的互联网用户,都不得不面临这样的窘境——只要有大型竞选开锣,用于支持整个互联网运转的计算资源,就立刻被竞选算法剥去一大半。而剩下的计算资源经过垃圾邮件、黄色视频、在线游戏和购物网站的盘剥后,只剩下指甲盖大小的一丁点。幸好绝大部分互联网用户只需要视频、游戏和购物。而剩下的那些,没有互联网也能生存。

第一位依赖算法竞选的政客登上总统宝座后,立刻推动立法,禁止在政治领域内应用算法。这一立法虽然获得了政客们的一致支持,却只导致了政治算法的完全地下化。由于资源配置的不公开和不透明,在大选期间租用计算中心的价格如火山爆发般飞升。互联网能够使用的计算资源被进一步挤占,差点连那指甲盖大小的一丁点都不复存在。发现几乎连魔兽世界都无法登陆的赵由华,不得不开始反思自己到底放出了一个怎样的恶魔。以及算法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一个晚上,在加利福尼亚海边的计算中心,看着所有设备全速运转排出的热量,让整个海面升腾起一片雾气时,赵由华突然意识到自己错了。他曾以为算法是中立的,邪恶的只是使用算法的人。而直到这一刻他才意识到,算法是一个威力巨大的武器,什么人会需要威力巨大的武器呢?当然是邪恶之人。这让他产生了要关闭算法的念头。
与此同时,远在加德满都的江寒风,在跟随一名僧侣学习了三个月后,突然开悟了。他意识到算法并非一无是处。问题只在于算法的使用者想要解决什么问题。粮食公司想要依靠算法控制全球粮食市场;农民也可以使用算法来对抗天气灾害。政客们使用算法来登上权力顶峰,选民也可以使用算法来厘清竞选资金来源。程序员无法决定什么人,为什么使用算法。但可以决定用算法来解决什么问题。
赵由华则决定进行最后一项工作。他要开发一个囊括世间万物的算法。将物质的流转,人的取舍,都放入这个巨大的黑箱中。当然,他不想解决原子在碰撞五十次之后的位置之类的问题。类似的计算毫无意义。他需要的是不可预测之上的可以预测,需要基于混沌世事之上的规则和结论。
而江寒风还在思考到底要用算法解决什么问题。反复的思考无果后,他出发去攀登珠峰,寄望于高空缺氧的环境和一览众山小的感受能让答案自然浮现。在接到赵由华的邮件后,他才意识到自己过于关注需求,以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需求。而赵由华则自始至终对算法本身所具有的可能性感兴趣。他放弃了登顶珠穆朗玛峰的计划,第二天一早就从C4下撤返回大本营,三天后就回到了公司。
两名程序员由此全身心的投入到这个新算法的开发中。

为了推进这个计划,现有的计算资源是不足的。江寒风和赵由华开始攫取能到手的一切运算资源。他们以开发新算法的名义,将公司账上的资金投向全球各大计算中心,购买可用的计算资源。江寒风着手在色情网站上植入木马,从而获得访问者的本地计算资源。赵由华开发了一个名为杀毒软件实为木马的东西,将用户的电脑变成了并网计算的肉鸡。只在是否挤占在线游戏服务器的问题上,他们爆发了争论。赵由华以退出整个计划作为威胁,才为魔兽世界服务器留下了50%的计算资源。
于是,几乎所有的计算机,从埋在水底的超级计算机,到咖啡馆里的苹果笔记本,从亚马逊的在线服务器,到高中生们在课间偷偷打开的手机,都自觉或不自觉的被卷入到了这一宏大而近乎无止尽的运算中。它们所耗费的电能和额外制造的热量,不但让一些运行不良的电网走向崩溃,更让天气算法的远期预测结果出现了接近5%的偏差。
关于计算机运行速度变慢,与服务器断开链接,看视频的时候一卡一卡的之类的抱怨充斥着整个互联网。投资者们也为两名程序员将大把的现金投入到毫无回报的计算中而发来无数封邮件质询。两名程序员毫无反应,甚至提出建造更多、更大的计算中心,以避免互联网走向全面崩溃。这样美好的愿望理所当然的被投资者们无视了。于是程序员们提出,趁着全球计算资源不足,加快计算中心上线,以攫取更多利润。新的投资款在第二天就打到了账。于是在更深的海底,新的计算中心拔地而起。
这样无止境的计算了三个月,全球互联网在崩溃边缘擦擦蹭蹭数次之后,算法生成了。两名程序员在公司官网上更新了一系列毫无意义的公告,从“hello world”到“越过长城,走向世界”,从“我是alpha,也是omega”到“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从“Armageddon”到“42”,不一而足。
然后赵由华说,我要关闭这个算法。
江寒风点点头,这才是理所当然。这才是赵由华。
但在关闭之前,你不想看看这个算法能回答什么问题吗?江寒风问。
赵由华想了想,点了点头。
这时,两名程序员才发现一个令人尴尬的问题,没人知道要让算法回答什么问题。
当然,它能回答一些,明年的总统会是谁?南美的雨林会不会在接下来的50年内消失。东京的房价在未来10年的走势如何之类的问题。但程序员们其实并不真正关心这些问题。
于是赵由华问:“什么是最好的编程语言。”
算法回答:“请定义好。”
两名程序员都沉默了。在长久的争论后,他们放弃了这个问题。
江寒风问:“哪些现存编程语言会在二十年后停止使用。”
算法回答:“全部。”
两名程序员再次沉默。赵由华认为可以关闭算法了。江寒风则不死心的提出了第三个问题。
“现存的哪些语言将被使用的最久?”
算法回答:“汇编语言。”
这一次,江寒风投票赞成干掉这个算法。而偶尔跟底层打打交道的赵由华觉得还可以挽救一下。
于是他问了第四个问题:“汇编语言被停用前的使用目的是什么?”
算法回答:“纪念。”
江寒风大笑,赵由华投下了赞成票。
于是这个诞生没有多久的,关于万物的算法,在回答了四个问题后,就被关闭。其核心代码被压缩成一个大小为32.17T的压缩包。所有被挤占的计算资源都被还给了计算中心,个人电脑,游戏机和手机。互联网松了口气,又开始苟延残喘。
赵由华和江寒风成立的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一跃成为估值最高的互联网公司。同时公司又开始响应需求,其中绝大部分是使用现有算法进行毫无意义的重复运算。一小部分是将现有的算法应用到某个全新的领域内。只有很小很小一部分,是关于生产力的解放,效率的提升,资源的最优化配置。只有在这时,两个程序员才会一边挠头,一边怀念那个曾存在过的,关于万物的算法。
但他们从未想过要解开压缩包。
曾登上世界之巅,才能心平气和的走在马路上。

夅
2018-01-16 15:41:16 (Jiang夅)

看到汇编语言那段的时候,笑出猪叫。赞作者!

张敬晞
2018-01-16 15:56:12 张敬晞

能根据每年的太阳光谱算下第二年服装、化妆品的流行色吗?

朱欢尘
2018-01-16 16:03:42 朱欢尘 (春风十里,不如你,更不如我。)

叹为观止。

格桑花
2018-01-16 16:08:56 格桑花 (一个人看海)

程序员成长之路

朱欢尘
2018-01-16 16:22:29 朱欢尘 (春风十里,不如你,更不如我。)
一个很有趣的故事,除了全球程序员被怪异的脸谱化让我感觉不适,莱姆的《机器人大师》安全的设置 一个很有趣的故事,除了全球程序员被怪异的脸谱化让我感觉不适,莱姆的《机器人大师》安全的设置了两个天才来代替程序员社区。。(ps,这可能是本作者会喜欢的读物) ... NullPointer

我也觉得程序员稍微脸谱化了一点 譬如最后被设置成都是毫无野心的人物 不过整个构思还是很厉害!

凶兆
2018-01-16 16:28:01 凶兆 (抓捕周树人和我鲁迅有什么关系?)

真不是黑:如果程序员真的走上了世界之巅,而最终关心的是“那四个”问题的话,只能说程序员只是一群被人当枪使的工具而已,人世间有那么多严重问题要解决,例如人类如何才能不相互杀戮??而程序员只是被那些手握大权的人雇来解决一些细枝末节的事,只能说那些手握大权的人奠定了人类这一物种注定黑暗的基调、程序员只是他们手里的一根棍子。

神仙打手
2018-01-16 16:40:51 神仙打手 (来自冥王星,头像即本人。)

程序员就是万物算法的脚本

颠三倒四
2018-01-16 17:33:35 颠三倒四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曾登上世界之巅,才能心平气和走在马路上”有种莫名的感动

天天读书
2018-01-16 17:41:10 天天读书 (IT人好读书时而求甚解时而不求)

供需关系平衡打破后,稀有方就是权利方,最终会被权谋者所用!

NullPointer
2018-01-16 17:43:36 NullPointer (我是将被时间摧毁的一切。)
#万物算法V2 **作者:dhew** **版本:0.2** 在江寒风参与过的所有项目中,这个名为万 #万物算法V2 **作者:dhew** **版本:0.2** 在江寒风参与过的所有项目中,这个名为万物算法的项目可能是最伟大,最激动人心,也是最寂寂无名的。 一开始只是赵由华想要做一个天气预报软件。不是那种从气象局抓一下预测结果,再配上一些没有版权的小清新照片就算完事的手机应用。他想从零开始,即从气温,风向,风速,云图入手,推测出接下来24小时的天气变化。 程序员们很像手工匠人,天生喜欢从无到有做点什么东西出来。江寒风也不例外。他和赵由华,一个从气象学的基本理论开始构建算法。一个去抓取气象局给出的数据源,就这么倒腾了一个版本出来。软件调试通过的那天,气象局预报下午有雨。而软件预报天晴。 想来想去,两人把问题锁定在了算法上。并不是赵由华的算法有问题,而是所依据的气象学本身的数学表达就不完备。但两人都没能力把这门科学再往前推进一步,赵由华挠了挠头说,上机器学习吧。 从机器学习诞生以来,程序员们就对这玩意又爱又恨。爱是爱它让全世界的程序员们都大大的出了次风头,恨是恨机器学习就像一个黑箱,到最后,往往连程序员们自己都不知道这个黑箱到底是什么结构的。 引入机器学习之前,软件的工作流程像是流水线一样简单明了。你输入数据,计算机按照事先决定的策略回答一系列是或否的问题,吐出结果。再按,再吐一个。而加入机器学习后,就像是在这条流水线上加了一个魔术师的帽子。帽子里掏出的结果更准确。但魔法的原理是什么?没人知道。 两周的训练后,气象局预测下雨时,算法预测为下冰雹。气象局预测天晴时,算法预测为高温警报。仿佛只是在正确的结论上,叠加了一个正态分布,但好歹是在朝正确的方向迈进。又过了一周,算法在即时性和准确度上已经超过了气象局。两名程序员欣喜的将软件放到网上,为所有人免费提供未来24小时的天气预测。不谙世事的他们,在预测结果上加入了“更精准,更具时效性”的标题。这让气象局注意到两名程序员在闲暇时捣鼓出来的小东西。气象学家们开始上电视,宣称这是气象学理论推动社会进步发展,软件开发者只是适逢其会。 看完节目的江寒风愤怒的想要将整个代码开源,却发现赵由华已经提供了一个新的版本。在这个版本中,他剔除了依据气象学理论加入的谓基本原则和预测方法,直接使用机器学习由零开始构筑新的算法。江寒风将之命名为算法B。 一开始,算法B吐出的结果令人惨不忍睹。例如它曾预测在沙漠区域的正中央出现彩虹,或在印度洋的正中央出现沙尘暴。但在两周的训练后,它就在精确度上胜过了算法A。算法A预测90%几率下雨时,算法B已经可以断言几率有98%。对绝大多数人来说,这通常已经意味着100%了。 气象学家们被狠狠地扇了一巴掌。比名誉扫地更可怕的是,他们丢了工作。 接下来,粮食公司找到了这两个程序员。 古希腊的哲学家曾预测当年风调雨顺,橄榄丰收,于是事先租下了所有的榨油机,并在橄榄收获季大赚了一笔。而当代的粮食公司在做的差不多是同样的事。只是规模和赌注都大了许多。他们寄望于程序员们开发的这个预测软件,能够提供未来三个月的天气变化,让粮食公司得以决定在什么时间,用什么价格下注。 赵由华乐观的认为这只是对现有软件的扩大化,而实际运行的结果证明他错的厉害。要预测24小时后的天气,只需要这个区域周边的气象数据,但要预测3个月后的天气天气,就需要将这个区域,纳入全球天气变化的模型中统一考量。此前所使用的算法是局部的。要预测长期变化,则需要整体化思考。部分构成整体,而整体涵盖部分。现在是未来的缩影,而未来是现在的延伸。混沌理论和无所不在的蝴蝶翅膀给了赵由华致命的一击。 而另一边,江寒风已经用粮食公司提供的天气数据做了一个全球的气候模型。带上VR头盔,就能看到这个巨大的地球仪上,这里风起云涌,那里电闪雷鸣。江寒风喜欢观看飓风在西太平洋上成型再横扫美国东部。而赵由华喜欢观看冰岛的火山爆发后笼罩在欧洲上空的淡淡阴云中。两人一致同意平静无波的太平洋海面最值得静静瞩目。 赵由华盯着这个地球仪思考了整整两天,直至眼睛肿痛,流泪不止。然后开始编写新的算法。他将这个算法命名为:天气算法。使用了粮食公司提供的历史数据反复训练后,它已能预测未来三个月的天气数据。 赵由华信心满满地上线了新版的算法,而立刻就有好事者发现,算法预测两个月后的纽约市会下一场鳟鱼雨。 这一次,混沌物理学家们也加入了等着看笑话的行列。他们不相信人工智能可以解决这个困扰了他们近半个世纪的问题。而后他们目瞪口呆的看着鳟鱼从天而降,在曼哈顿的马路上活蹦乱跳。于是他们也丢了工作。 绝大多数人并不关心混沌物理学家有没有工作。因为绝大多数人一辈子也没见过一个混沌物理学家。但挥舞着天气算法的大棒,在全球的粮食市场兴风作浪的粮食公司,立刻受到了媒体的关注。混沌物理学家开始和气象学家争抢登上电视屏幕机会,控诉粮食公司为非作歹,程序员们助纣为虐。这引起了赵由华的反感。于是他开发了一个小程序,会自动抓取领英上的个人信息,并向所有职业标识为气象学家和混沌物理学家的人发送垃圾邮件。而江寒风则对外宣称,所有人都能公平的使用天气算法提供的预测结果。只是对远期天气的预测,需要收费。 投资银行蜂拥而上,试图投资这个俨然已成为独角兽的公司。而赵由华和江寒风则已转向了新的需求。这次找上门来的,是大型仓储式超市。 超市经营者一直对市场占有率,商品流转率等数据斤斤计较。他们很想知道顾客们到底买什么,为什么买,怎么买。以便向顾客们推销更多东西,并减少乏人问津却不得不设置的货架面积。他们向两名程序员提供了在某家超市注册的三十万会员的全部信息。从顾客访问商店的频次,购买的物品清单,使用信用卡还是现金付帐,一直到是否兑换了免费的停车券,是否在超市内设的快餐店进餐等。而后又提供了通过非法途径获得的会员们的社会保险号,驾照编号,家庭住址。 程序员们吸收了此前的教训,从一开始就剔除了超市经理们提供的经验和原则,让算法自己去寻找规律。他们在超市门口架设了一个摄像机,对进门的顾客进行人脸识别,并与数据库里的用户信息进行匹配。 根据匹配的结果,算法对顾客要要购买的商品进行预测。每天结束运营后,算法将根据当天的数万名顾客的预测结果和实际结果,对算法自身进行修正。并在第二天开门前,按照修正后的算法再次预测。如是反复进行三个月,超市算法对固定客户需求的预测准确率达到了96%,对非固定用户需求的预测准确率达到了76%。 但超市经营者需要的不是等顾客到超市就递过去一袋子已经准备好的商品,让他赶快付钱并滚蛋。而是尽可能的让同样的一批人花更多的钱,买性价比更低的东西,并始终不渝的购买。赵由华和江寒风第一次感觉有点束手无策。毕竟,他们更习惯满足需求,而非创造需求。江寒风更是坚定的认为算法应当受人指挥,而非指挥人。赵由华则认为算法最多只能提出建议,而最后做出决定的,仍然是人。这让一直合作无间的两名程序员第一次产生了分歧。 两名程序员决定先搁置分歧,共同解决面临的问题。超市算法已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引入新的变量只会推翻原有的成果。正如粮食公司依靠天气算法开始在期货市场上大笔投资后,一些农民们开始利用人工降雨来改变预测结果。大量的人工降雨,导致对远期天气预测的准确率下降了不少。而超市经营者提出的要求则无异于要求算法主动引发人工降雨,让远在万里之外的沙漠变成绿洲。 赵由华挠了挠头,并决定让算法自行解决这个问题。 天气算法就像一个由无数根小钢棒构成的黑箱子。上面有一个小孔。从小孔里丢下一个小钢球。小钢球一边朝下坠落,一边撞击小钢棒并改变方向,直至最后落进“有雨”,“天晴”,“大雾”,“鳟鱼雨”之类小格子里。赵由华只是设计了这样的一个黑箱子,然后让算法自己去调整钢棒。他并不知道每一根钢棒的具体位置,更不知道要如何调整这些钢棒。从放弃人类固有经验,让计算机根据预测结果自行生成算法起,他就已无法理解自己的造物。 江寒风提出,为了得出更新,更好的算法,需要建设更大,更快的计算机。赵由华对此表示赞成,因为大多数时候,硬件更新换代的效率提升远大于程序员在代码间腾挪转移带来的那点收益。 公司的首轮融资获得了金融界的鼎力协助。所有的投资银行都想方设法的要投进来。两名程序员几乎被挥舞着发票和名片的投资经理们堵了门。一个新的计算中心很快在加州的荒芜海岸边拔地而起。拔地而起这个形容方式并不准确。因为所有的计算机都位于海底,拔地而起的是为设备供电的太阳能电池板和输电设备。至此程序员们已没有理由再推脱,只能把算法丢进去,并祈求计算之神保佑。 计算中心运行了整整一个月。算法吞噬了所有用户信息,货架调整,定价和销量的历史数据,并生成了一个意义无法辩明的关系链。运算排出的大笔热量,导致这一区域的海水温度上升了0.1度,甚至部分延缓了季风季节的到来,让太平洋另一侧,安达曼海的渔民们获得了丰收,也让天气算法的预测准确度再次下跌了0.1%。 最后,这个被命名为超市算法的新玩意给出了一条前所未有的复杂建议,从货架间距,物品的摆放顺序到价格标签的变化规律无所不包。其繁琐程度让超市经营者们无比信服,并立刻推动执行。位于纽约市郊区的一座大型超市进行了全面改造,引入了全自动的分货上架设备,以及可快速调整价格的电子价签,所有在职人员接受再培训,整个超市停业三周再重新开张后,净利润由原先的0.5%上升到了3%,并随着算法的不断调整和更新,一路朝着5%高歌猛进。于是超市经理们也加入了失业大军。 政客们终于注意到了这家新生的人工智能企业。他们发来询问,是否能在竞选领域内引入算法。 江寒风拒绝接受这个委托。他可以不介意算法为顾客买什么不买什么提出建议,因为大多数人确实需要这方面的建议。但非常介意算法为选民如何投票提出建议,因为投票显然比买可乐还是买雪碧更重要。而赵由华则认为投票和买可乐一样重要,或者一样不重要。更何况只要稍微研究就能发现,这些政客提出的需求只是对现有算法的简单复用。毕竟竞选与超市管理没有什么差别,其目的都是让顾客花更大的价钱,买更廉价的东西,并且越买越多,越买越自信。不过一者用钱,一者用选票。 在数次表示抗议无效后,江寒风选择了退出。他离开了公司,声称要去寻找人生真谛。而赵由华则留下来试图证明算法是中立的,问题只在于使用者。 赵由华开始喂给算法各种各样的数据,一部分数据,即民众的经济状况,消费情况,在为超市提供支持时已经获得过了,甚至连去除脏数据的工序都省了。而另一部分数据,即所有选民的政治立场,投票记录,犯罪记录,受教育程度,完整的报税清单,生育记录,亲缘关系,社会关系,则由政客们提供。经过行政机器长达两个世纪的维护和整理,这些数据已非常精确而完备。导入的步骤并没有花多少时间。可在生成结果的时候却出了问题。 竞选经理发来热情洋溢的邮件,称赞算法给出的建议非常明智,几乎是他们所能想象出来的,覆盖绝大多数选民意愿的最稳妥的选择。但一个无可辩驳的稳妥选择毫无意义。竞选者们需要的是在整个竞选过程中,持续不断的,能获得最大关注和最多支持的无数个选择。 赵由华这才意识到问题所在,政治不同于超市。当顾客进入超市时,其购物欲望与其面对的货架摆放将直接导向结果——放进购物车或不放进购物车,这是个一次性的判断。而竞选是一个持续演进的动态过程,是一个信息与反馈不断交织,直至最后以投票方式得出结论的长期过程。算法需要在这个长期的动态的过程中,反复多次向选民提供信息,不断强化印象,直至选民那神圣的一票。 幸好此前的开发已给了他解决问题的钥匙。赵由华结合了天气算法和超市算法,获得一个了新的,能够在一个动态系统内主动给出操作建议,从而影响远期结果的算法。他毫无创意的将这个算法命名为,政治算法。 政治算法的上线,除了导致大批竞选经理的失业外(没有人真正喜欢竞选经理),还将竞选彻底变成了金钱游戏。能够租用大型计算中心运行算法的竞选者们天然具有优势。而当所有参选者们都希望租用计算中心以获得算法支持时,计算中心的租用价格自然水涨船高。于是很多竞选者从算法获得的第一条建议,是放弃听取算法建议,把省下来的钱拿去投放广告。这一建议的明智之处立刻获得了所有人的理解和认同,进一步加强了他们对政治算法的渴求。 于是,全球所有的互联网用户,都不得不面临这样的窘境——只要有大型竞选开锣,用于支持整个互联网运转的计算资源,就立刻被竞选算法剥去一大半。而剩下的计算资源经过垃圾邮件、黄色视频、在线游戏和购物网站的盘剥后,只剩下指甲盖大小的一丁点。幸好绝大部分互联网用户只需要视频、游戏和购物。而剩下的那些,没有互联网也能生存。 第一位依赖算法竞选的政客登上总统宝座后,立刻推动立法,禁止在政治领域内应用算法。这一立法虽然获得了政客们的一致支持,却只导致了政治算法的完全地下化。由于资源配置的不公开和不透明,在大选期间租用计算中心的价格如火山爆发般飞升。互联网能够使用的计算资源被进一步挤占,差点连那指甲盖大小的一丁点都不复存在。发现几乎连魔兽世界都无法登陆的赵由华,不得不开始反思自己到底放出了一个怎样的恶魔。以及算法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一个晚上,在加利福尼亚海边的计算中心,看着所有设备全速运转排出的热量,让整个海面升腾起一片雾气时,赵由华突然意识到自己错了。他曾以为算法是中立的,邪恶的只是使用算法的人。而直到这一刻他才意识到,算法是一个威力巨大的武器,什么人会需要威力巨大的武器呢?当然是邪恶之人。这让他产生了要关闭算法的念头。 与此同时,远在加德满都的江寒风,在跟随一名僧侣学习了三个月后,突然开悟了。他意识到算法并非一无是处。问题只在于算法的使用者想要解决什么问题。粮食公司想要依靠算法控制全球粮食市场;农民也可以使用算法来对抗天气灾害。政客们使用算法来登上权力顶峰,选民也可以使用算法来厘清竞选资金来源。程序员无法决定什么人,为什么使用算法。但可以决定用算法来解决什么问题。 赵由华则决定进行最后一项工作。他要开发一个囊括世间万物的算法。将物质的流转,人的取舍,都放入这个巨大的黑箱中。当然,他不想解决原子在碰撞五十次之后的位置之类的问题。类似的计算毫无意义。他需要的是不可预测之上的可以预测,需要基于混沌世事之上的规则和结论。 而江寒风还在思考到底要用算法解决什么问题。反复的思考无果后,他出发去攀登珠峰,寄望于高空缺氧的环境和一览众山小的感受能让答案自然浮现。在接到赵由华的邮件后,他才意识到自己过于关注需求,以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需求。而赵由华则自始至终对算法本身所具有的可能性感兴趣。他放弃了登顶珠穆朗玛峰的计划,第二天一早就从C4下撤返回大本营,三天后就回到了公司。 两名程序员由此全身心的投入到这个新算法的开发中。 为了推进这个计划,现有的计算资源是不足的。江寒风和赵由华开始攫取能到手的一切运算资源。他们以开发新算法的名义,将公司账上的资金投向全球各大计算中心,购买可用的计算资源。江寒风着手在色情网站上植入木马,从而获得访问者的本地计算资源。赵由华开发了一个名为杀毒软件实为木马的东西,将用户的电脑变成了并网计算的肉鸡。只在是否挤占在线游戏服务器的问题上,他们爆发了争论。赵由华以退出整个计划作为威胁,才为魔兽世界服务器留下了50%的计算资源。 于是,几乎所有的计算机,从埋在水底的超级计算机,到咖啡馆里的苹果笔记本,从亚马逊的在线服务器,到高中生们在课间偷偷打开的手机,都自觉或不自觉的被卷入到了这一宏大而近乎无止尽的运算中。它们所耗费的电能和额外制造的热量,不但让一些运行不良的电网走向崩溃,更让天气算法的远期预测结果出现了接近5%的偏差。 关于计算机运行速度变慢,与服务器断开链接,看视频的时候一卡一卡的之类的抱怨充斥着整个互联网。投资者们也为两名程序员将大把的现金投入到毫无回报的计算中而发来无数封邮件质询。两名程序员毫无反应,甚至提出建造更多、更大的计算中心,以避免互联网走向全面崩溃。这样美好的愿望理所当然的被投资者们无视了。于是程序员们提出,趁着全球计算资源不足,加快计算中心上线,以攫取更多利润。新的投资款在第二天就打到了账。于是在更深的海底,新的计算中心拔地而起。 这样无止境的计算了三个月,全球互联网在崩溃边缘擦擦蹭蹭数次之后,算法生成了。两名程序员在公司官网上更新了一系列毫无意义的公告,从“hello world”到“越过长城,走向世界”,从“我是alpha,也是omega”到“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从“Armageddon”到“42”,不一而足。 然后赵由华说,我要关闭这个算法。 江寒风点点头,这才是理所当然。这才是赵由华。 但在关闭之前,你不想看看这个算法能回答什么问题吗?江寒风问。 赵由华想了想,点了点头。 这时,两名程序员才发现一个令人尴尬的问题,没人知道要让算法回答什么问题。 当然,它能回答一些,明年的总统会是谁?南美的雨林会不会在接下来的50年内消失。东京的房价在未来10年的走势如何之类的问题。但程序员们其实并不真正关心这些问题。 于是赵由华问:“什么是最好的编程语言。” 算法回答:“请定义好。” 两名程序员都沉默了。在长久的争论后,他们放弃了这个问题。 江寒风问:“哪些现存编程语言会在二十年后停止使用。” 算法回答:“全部。” 两名程序员再次沉默。赵由华认为可以关闭算法了。江寒风则不死心的提出了第三个问题。 “现存的哪些语言将被使用的最久?” 算法回答:“汇编语言。” 这一次,江寒风投票赞成干掉这个算法。而偶尔跟底层打打交道的赵由华觉得还可以挽救一下。 于是他问了第四个问题:“汇编语言被停用前的使用目的是什么?” 算法回答:“纪念。” 江寒风大笑,赵由华投下了赞成票。 于是这个诞生没有多久的,关于万物的算法,在回答了四个问题后,就被关闭。其核心代码被压缩成一个大小为32.17T的压缩包。所有被挤占的计算资源都被还给了计算中心,个人电脑,游戏机和手机。互联网松了口气,又开始苟延残喘。 赵由华和江寒风成立的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一跃成为估值最高的互联网公司。同时公司又开始响应需求,其中绝大部分是使用现有算法进行毫无意义的重复运算。一小部分是将现有的算法应用到某个全新的领域内。只有很小很小一部分,是关于生产力的解放,效率的提升,资源的最优化配置。只有在这时,两个程序员才会一边挠头,一边怀念那个曾存在过的,关于万物的算法。 但他们从未想过要解开压缩包。 曾登上世界之巅,才能心平气和的走在马路上。 ... dhew

个人感觉这个版本不错诶。。胜在真实。

振翔
2018-01-16 18:05:55 振翔

程序员真是聪明绝顶,但有时傻的可爱,大概有太多东西在算法、数学之外

Chloeee
2018-01-16 18:40:51 Chloeee
看到汇编语言那段的时候,笑出猪叫。赞作者! 看到汇编语言那段的时候,笑出猪叫。赞作者!

+1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lanhsu
2018-01-16 18:51:48 lanhsu
供需关系平衡打破后,稀有方就是权利方,最终会被权谋者所用! 供需关系平衡打破后,稀有方就是权利方,最终会被权谋者所用! 天天读书

同意

机械唯物主义
2018-01-16 19:03:46 机械唯物主义 (当你望向深渊, 深渊也望着你)

很工科思维的故事,虽然从第一段预测天气开始就错了。预测一个月后的天气是不可能的,混沌科学可以证明。

以欧
2018-01-16 19:13:42 以欧 (我不关心人物,只在乎人们。)

一口气读完好精彩!

醒后要归去
2018-01-16 20:32:26 醒后要归去 (life or die make your choice)
能根据每年的太阳光谱算下第二年服装、化妆品的流行色吗? 能根据每年的太阳光谱算下第二年服装、化妆品的流行色吗? 张敬晞

emmm这个我也想知道哈哈哈

苏坡De Niro
2018-01-16 21:28:50 苏坡De Niro

算法是工具,程序员也是人,能利用工具解决问题总是好的。楼主的故事很像今日头条,程序员们自己已经意识到了https://www.v2ex.com/t/423219#reply87
我觉得关键问题在于“问题”是什么,注定了,会定义问题的人才是人类社会的上层,能判断出什么是智商税的人只能躲坑,能筛选出会付智商税的用户的人才有钱赚。 我不相信程序员一点streetsmart都没有,故事的最后还不好说。

聪明的杰迪队长
2018-01-16 21:35:05 聪明的杰迪队长

程序员问:怎样才能使整个宇宙的净熵大幅度地减低?

玄学工程师
2018-01-16 22:30:52 玄学工程师 (发生没有结果,结束没有原因。)

还行吧,不过真搞这方面研究的估计看着蛋疼。
文章大大低估了文中所研究的问题的难度。

骑士团长春廿八
2018-01-16 22:38:09 骑士团长春廿八

程序员的浪漫

D
2018-01-16 23:37:58 D (轻如鸿毛)

42

了无歌
2018-01-17 01:14:12 了无歌 (Devin Zhang)

作为目前正在搞机器学习的人,我觉得这篇文章真是很有范儿,并且只有程序员能看得懂,呵呵

豆瓣知名小透明
2018-01-17 10:31:08 豆瓣知名小透明 (愛,是永恆的信念。)

棒棒棒~

知北游
2018-01-17 11:24:21 知北游 (不说谎话,不写假话)

被使用的最久的将会是汇编语言有什么问题吗?笑点何在?

宁'愿
2018-01-17 11:26:46 宁'愿 (世界之大,哪里是我最后那一方)

为在线游戏溜运算资源那个真是好笑 哈哈

Arale-Lolita1
2018-01-17 15:24:50 Arale-Lolita1 (不以90斤为目标的减肥都是耍流氓)

我一开始居然信了,然而居然只是个故事……更爱程序猿了好嘛,为什么我一个都不认识(=_=)

末将于禁
2018-01-17 16:04:50 末将于禁

哎,没有什么结局二就太好了

Masa
2018-01-17 16:17:04 Masa (这是爱啊,爱)

这个故事不太像程序员写的,bug有点多,尤其是汇编那里。程序员,或者说工科生,和文科生最大的区别是,工科生是目的性的,即有一个问题存在,我去解决他。文科生是非目的性的,即我发现了一个问题,但无法解决他。不过看完之后发现为什么华尔街的投行开始担心硅谷了,和中国互联网公司相比,美国的理念落后太多。

insightlight
2018-01-17 19:25:51 insightlight (八丁标的外面)

当程序员被认为算法是万能的的业务方提各种无理需求的时候,他就会后悔自己吹下的牛逼了

如果声音不记得
2018-01-17 20:46:46 如果声音不记得

算法改变世界,以后几乎是地球主宰啦

蛋炒粉的
2018-01-17 21:13:24 蛋炒粉的 (早起鸟有虫吃我是只贪睡的小懒虫)

气候软件被无情的财务人员建议廉价出售.....无情的财务人员.....

苦呱
2018-01-18 00:21:29 苦呱

程序员一年的话都说完了

aofus
2018-01-18 00:30:37 aofus (心輕末學,非清靜心也)

精彩。只是2个月估計訓練不好天气算法

Tonny
2018-01-18 00:48:19 Tonny (你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很工科思维的故事,虽然从第一段预测天气开始就错了。预测一个月后的天气是不可能的,混沌科学可 很工科思维的故事,虽然从第一段预测天气开始就错了。预测一个月后的天气是不可能的,混沌科学可以证明。 ... 机械唯物主义

天气不是不在混沌里么,预测结果能影响到之后的天气?

Tonny
2018-01-18 00:49:18 Tonny (你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其实我是来给作者手动点赞的,一个从来不看小说只看说明书的人居然找到了阅读的乐趣......我就当这是科幻了,不过看到ls说混沌还是忍不住....

无名
2018-01-18 00:50:05 无名

居然没有人看懂这篇文章在写什么,这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

墨周
2018-01-18 00:52:46 墨周 (每天都吃减肥餐)

最后一个问题是为什么?

北纬41度
2018-01-18 01:13:24 北纬41度 (先修身 而后齐家)

‘万物皆算法’

夏在在
2018-01-18 01:27:20 夏在在

看到谢耳朵点进来……

我是猫
2018-01-18 01:28:45 我是猫 (不耐烦而已)

终极问题提出来的时候真是笑死我了

新手机画
2018-01-18 01:29:20 新手机画

喝了酒是能说 我也是这么感觉的

降龙师
2018-01-18 01:54:10 降龙师

科幻故事?

方方虎虎
2018-01-18 02:05:34 方方虎虎

天秀

倚窗摇风铃
2018-01-18 02:14:50 倚窗摇风铃 (天地仇缘老,红颜莫自闭。。。)

逗。

Xuyehua
2018-01-18 02:25:01 Xuyehua

看到42笑成猪。

山雨欲来猫满楼
2018-01-18 02:25:15 山雨欲来猫满楼 (树欲静而猫不止)

这篇文章的故事最应该感谢的是开源思想的奠定者😂

慢吞吞
2018-01-18 02:35:26 慢吞吞

机器学习-->终极智慧

沉默之鹰
2018-01-18 06:10:52 沉默之鹰

机器算法再怎么能干也是被人类支配的,以为人类服务为目标的,超越伦理就需要去规范,现实是复杂的无法计算的

群星的尽头
2018-01-18 06:57:31 群星的尽头

42 hhhh 这位程序员还是科幻迷

陈白兔
2018-01-18 07:00:01 陈白兔 (我演过陈白兔)

结尾笑出声
对机器学习那几处的比喻真的是形象生动,简单易懂,赞

神王
2018-01-18 07:00:52 神王
天气不是不在混沌里么,预测结果能影响到之后的天气? 天气不是不在混沌里么,预测结果能影响到之后的天气? Tonny

可以微调的呀,不知道人工降雨吗。可降可散

神王
2018-01-18 07:04:45 神王

他们能解决所以问题,可是程序员也不能解决单身问题。程序员再好也不能全民都做程序员,事情到了极致就变得毫无意义

Emir
2018-01-18 07:19:58 Emir

真的很有意思啊 厉害了 我的哥 我去查查机器学习是什么东东

阿金
2018-01-18 07:49:52 阿金

好大的脑洞啊 赞笔法 很有趣啊

一
2018-01-18 07:59:33

funny story

陶马文
2018-01-18 08:00:23 陶马文

想起了前不久玩的一个叫universal paperclip的小游戏。是不是说弱人工智能加程序员就会变成强人工智能?

向你的狗头猛拍
2018-01-18 08:08:12 向你的狗头猛拍

虽然现在看起来像科幻小说,但是作为程序员,我认为这一定能实现

Chaos Wong
2018-01-18 08:08:57 Chaos Wong

那个谁,别瞎歪歪,赶紧改bug去

Tonny
2018-01-18 08:20:26 Tonny (你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可以微调的呀,不知道人工降雨吗。可降可散 可以微调的呀,不知道人工降雨吗。可降可散 神王

非要这样说也是可以的.....

skyrim
2018-01-18 08:28:10 skyrim

hhhhhh可以说超级有趣了,梗真好玩

丁灏池
2018-01-18 08:29:09 丁灏池

我一个学气象的表示,作者对气象一点也不了解😐

一一
2018-01-18 08:44:25 一一

看得出写故事的是一个知识渊博的人

雷乐乐
2018-01-18 08:46:31 雷乐乐

不像中文思维和语境,请问是原创吗?

六。
2018-01-18 08:46:35 六。 (六和六的句号是密不可分的。)

呵呵

lofter
2018-01-18 08:48:09 lofter (打土豪,分田地)

你究竟是作家还是程序员?

寻羊冒险记
2018-01-18 08:58:07 寻羊冒险记

作为一个学人工智能算法的表示这个故事里所有的算法居然都是可以实现的,而且大部分已经应用到生活中了。

大池子
2018-01-18 09:06:25 大池子

真是好故事,三体后最好的华语科幻之一,深得银漫的精髓

藏壹先生
2018-01-18 09:19:40 藏壹先生

可以拍成电影了!

当年明月的粉丝
2018-01-18 09:24:05 当年明月的粉丝

程序员还需要找女朋友吗?他们已经逆天了,这种算法会烧死多少电脑。

matterrun
2018-01-18 10:11:54 matterrun

现在还有人认为算法是工具吗.......

鶸萌黄
2018-01-18 10:17:26 鶸萌黄

还以为最后会出现一个“算法算法”把程序员淘汰掉

变身!
2018-01-18 10:18:46 变身!

一开始还以为是真事,后来越吹越牛逼,才发现是个故事,哈哈哈,其实我一直都很喜欢很崇拜技术高超的程序员,我觉得编程很神奇也很难,哈哈哈,遇到某人,我觉得超级开心~我也想学习编程,大概学习一下,因为心理学研究需要建模,分析数据之类,需要具备编程的能力~以后在软件公司工作的时候,会更准确~哈哈哈~但我一天只工作3-5个小时哦~嘤嘤嘤~

追随流星的骑士
2018-01-18 10:19:50 追随流星的骑士 (永不褪色的红)

程序员挺好的没毛病 有必要抹黑物理学家么 而且这文章给小学生看的吧 你懂物理吗

追随流星的骑士
2018-01-18 10:23:24 追随流星的骑士 (永不褪色的红)

太扯淡了 我告诉你 懂物理的必定要学编程 而大部分程序员不懂物理 也不喜欢物理 一点点急功近利的思想就觉得自己多么牛逼

追随流星的骑士
2018-01-18 10:27:59 追随流星的骑士 (永不褪色的红)

只有物理学家研究透了之后 才有程序员发挥的作用 发挥一些社会作用不过是消费时代疯狂的产物 你能不能写写自己的缺点?

追随流星的骑士
2018-01-18 10:30:42 追随流星的骑士 (永不褪色的红)

按照你这文章的趋势 只会导致越来越多的社会问题 越是快速解决问题 越是要出现问题

追随流星的骑士
2018-01-18 10:31:43 追随流星的骑士 (永不褪色的红)

人不过是蝼蚁 灰尘 自满之后就会解体 分解成光子

追随流星的骑士
2018-01-18 10:33:42 追随流星的骑士 (永不褪色的红)

但是我希望做出一个天网系统 真心的 因为这就是文章的趋势

寻
2018-01-18 10:44:54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有意思

小树
2018-01-18 10:58:21 小树

这只是算法很小的一部分

可以消失
2018-01-18 11:00:50 可以消失

怪怪的,明明是一个故事,下面偏偏有人较真(๑◔◦◔๑),能与不能,咱们走着瞧嘛。

菠萝卜
2018-01-18 11:11:26 菠萝卜

看不太懂,就是觉得又好玩又厉害

由之
2018-01-18 11:13:15 由之

正如这个故事所说的那样,程序员是靠把自己想象成上帝而坚持下来的

YuSir
2018-01-18 11:14:39 YuSir

瞎扯。。。

小恐龙
2018-01-18 11:25:09 小恐龙 (始终坚持寻找属于自己的快乐)

请告诉我准确计算出男朋友的方法

穿鞋子的猫咪
2018-01-18 11:54:04 穿鞋子的猫咪

看得有点困难

Cleverangel辉
2018-01-18 11:54:30 Cleverangel辉

但他不知道“上帝会掷骰子”

Seven
2018-01-18 12:00:13 Seven

活塞运动式扎心

盛昂
2018-01-18 12:03:19 盛昂

科学方法就是 经验——假说——经验验证——修正假说。
抛开气象学模型,只通过机械学习(迭代上述过程)来实现预测效果——学习的数据来源是哪里来的呢?仍然是气象学模型处理后的,或实在的经验,如果只在形式体系内,恐怕只有做数学运算的价值,当然也就是计算机的本意。
看来貌似倒是可以用计算机替代归纳的工作。

罗曼几个姓
2018-01-18 12:08:14 罗曼几个姓

昨天深圳天气预报今天有雨,今天太阳公公笑眯眯(눈_눈)

小胖子
2018-01-18 12:11:43 小胖子

推荐快速点进来……快速下拉……直接看评论!太长了……我还只是一个不是开发的妹子,为什么要进来瞎凑热闹

日常换名
2018-01-18 12:17:53 日常换名

程序员都是戏精


<前页 1 2 3 后页>
dhew
dhew (上海)

“重要的不是去评断善恶,而是要去认识天真的内面和严格的现实所形成的...

dhew的最新日记  · · · · · ·  ( 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