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多诺:论介入*

漆園 漆園 2017-08-29 23:29:24
蘇蘇
2017-08-29 23:54:47 蘇蘇 (Auld Lang Syne)

谢谢您贴上了一篇这样的文章,在西方研究领域,不仅把萨特哲学用于文学上的研究,而且经常地用在艺术评论和研究上,尤其是把萨特的哲学理论和格林伯格的美学理论相比较的研究。现在正在写关于阅读克拉克的一书“Farewell to an Idea”的读书笔记和自己的思考,这篇文章对我的启发很大。谢谢。

漆園
2017-08-29 23:57:22 漆園 (我在你未来的时光里)
谢谢您贴上了一篇这样的文章,在西方研究领域,不仅把萨特哲学用于文学上的研究,而且经常地用在 谢谢您贴上了一篇这样的文章,在西方研究领域,不仅把萨特哲学用于文学上的研究,而且经常地用在艺术评论和研究上,尤其是把萨特的哲学理论和格林伯格的美学理论相比较的研究。现在正在写关于阅读克拉克的一书“Farewell to an Idea”的读书笔记和自己的思考,这篇文章对我的启发很大。谢谢。 ... 蘇蘇

萨特还是阿多诺?

蘇蘇
2017-08-30 00:01:31 蘇蘇 (Auld Lang Syne)
萨特还是阿多诺? 萨特还是阿多诺? 漆園

我是针对您开篇的萨特的哲学和文学来说的,目前主要是萨特的哲学用于艺术评论和研究多些。

漆園
2017-08-30 00:03:19 漆園 (我在你未来的时光里)
我是针对您开篇的萨特的哲学和文学来说的,目前主要是萨特的哲学用于艺术评论和研究多些。 我是针对您开篇的萨特的哲学和文学来说的,目前主要是萨特的哲学用于艺术评论和研究多些。 蘇蘇

这是一篇译文。
将萨特和格林伯格做比较还真是很少见到,一般是将阿多诺和格林伯格做比较,也是我接下来要做的工作之一。

蘇蘇
2017-08-30 00:08:25 蘇蘇 (Auld Lang Syne)
这是一篇译文。 将萨特和格林伯格做比较还真是很少见到,一般是将阿多诺和格林伯格做比较,也是 这是一篇译文。 将萨特和格林伯格做比较还真是很少见到,一般是将阿多诺和格林伯格做比较,也是我接下来要做的工作之一。 ... 漆園

哦,是吗?不会吧,可能在国内比较少,可是西方艺术评论届已经做了好久了,我自己都有几篇论文呢,要不我到时候翻译过来,贴在这里。这里有专门的学者做这方面的研究。到时候我们可以好好交流一下呢。我现在还在看一本德国现象学哲学教授写的书,关于德国和法国人的文化比较,很有趣的,目前还没有看完,到时候会贴上写的一篇书评。可以交流一下。

漆園
2017-08-30 00:11:37 漆園 (我在你未来的时光里)
哦,是吗?不会吧,可能在国内比较少,可是西方艺术评论届已经做了好久了,我自己都有几篇论文呢 哦,是吗?不会吧,可能在国内比较少,可是西方艺术评论届已经做了好久了,我自己都有几篇论文呢,要不我到时候翻译过来,贴在这里。这里有专门的学者做这方面的研究。到时候我们可以好好交流一下呢。我现在还在看一本德国现象学哲学教授写的书,关于德国和法国人的文化比较,很有趣的,目前还没有看完,到时候会贴上写的一篇书评。可以交流一下。 ... 蘇蘇

好的,期待。

蘇蘇
2017-08-30 01:09:49 蘇蘇 (Auld Lang Syne)
该条回应已被删除 该条回应已被删除 一日三睡若望

既然这样,我就德文的讲话再看一遍。哈哈,我很无聊的。

漆園
2017-08-30 01:10:44 漆園 (我在你未来的时光里)

是的。我做翻译比较死板,倾向于直译,但英文水平有限,所以一直希望有高手来翻译阿多诺,但是似乎一直没人做这事,所以只能冒险做了,抛砖引玉。欢迎以此为底本校对出一版更好的来,造福学界,推动阿多诺研究走向深入!

蘇蘇
2017-08-30 01:12:00 蘇蘇 (Auld Lang Syne)
是的。我做翻译比较死板,倾向于直译,但英文水平有限,所以一直希望有高手来翻译阿多诺,但是似 是的。我做翻译比较死板,倾向于直译,但英文水平有限,所以一直希望有高手来翻译阿多诺,但是似乎一直没人做这事,所以只能冒险做了,抛砖引玉。欢迎以此为底本校对出一版更好的来,造福学界,推动阿多诺研究走向深入! ... 漆園

啊,您是译者,常老师?OMG

漆園
2017-08-30 01:14:21 漆園 (我在你未来的时光里)

您可以再参照引进的《文学笔记》那个版本也就是我标出来的版本来校订。这样可能更容易发现问题。

一日三睡若望
2017-08-30 01:14:35 一日三睡若望 (“总以采取老实态度为宜。”)
是的。我做翻译比较死板,倾向于直译,但英文水平有限,所以一直希望有高手来翻译阿多诺,但是似 是的。我做翻译比较死板,倾向于直译,但英文水平有限,所以一直希望有高手来翻译阿多诺,但是似乎一直没人做这事,所以只能冒险做了,抛砖引玉。欢迎以此为底本校对出一版更好的来,造福学界,推动阿多诺研究走向深入! ... 漆園

写星丛的文章很好看,虽然我忘了标题了~

漆園
2017-08-30 01:16:39 漆園 (我在你未来的时光里)
啊,您是译者,常老师?OMG 啊,您是译者,常老师?OMG 蘇蘇

是啊,请多批评,多找错误!

漆園
2017-08-30 01:17:38 漆園 (我在你未来的时光里)
写星丛的文章很好看,虽然我忘了标题了~ 写星丛的文章很好看,虽然我忘了标题了~ 一日三睡若望

我写的还是阿多诺写的?阿多诺比较重要的还有一篇《作为形式的论说文》,过些天也贴出来,供大家挑错。

一日三睡若望
2017-08-30 01:18:26 一日三睡若望 (“总以采取老实态度为宜。”)

你写的呀,我查constellation很自然就遇到了

漆園
2017-08-30 01:19:50 漆園 (我在你未来的时光里)
既然这样,我就德文的讲话再看一遍。哈哈,我很无聊的。 既然这样,我就德文的讲话再看一遍。哈哈,我很无聊的。 蘇蘇

从德文校订更好,也要小心,很多德文译者的译文没法看。

蘇蘇
2017-08-30 01:21:53 蘇蘇 (Auld Lang Syne)
从德文校订更好,也要小心,很多德文译者的译文没法看。 从德文校订更好,也要小心,很多德文译者的译文没法看。 漆園

我知道的,因为德文的写作非常模糊,甚至德文翻译为英文的文章,有些时候都完全两样。我 只是还玩,不敢班门弄斧。我自己的德文英文写作不错,但是翻译中文,才能就很捉襟见肘了。

漆園
2017-08-30 01:25:31 漆園 (我在你未来的时光里)
你写的呀,我查constellation很自然就遇到了 你写的呀,我查constellation很自然就遇到了 一日三睡若望

多谢肯定,诚惶诚恐!你说的可能是《不可译的文体》或《阿多诺美学理论中的真理性问题》,谈阿多诺几乎都要涉及这个问题,绕不过去。最近在集中处理本雅明的这个概念,也是个大坑,慢慢填。

一日三睡若望
2017-08-30 01:26:39 一日三睡若望 (“总以采取老实态度为宜。”)

目测一篇大作~

一日三睡若望
2017-08-30 01:33:59 一日三睡若望 (“总以采取老实态度为宜。”)

上面几条校对我先删了,找到你说的版本了,跟我原先那个网上的出入蛮大

漆園
2017-08-30 01:35:57 漆園 (我在你未来的时光里)
上面几条校对我先删了,找到你说的版本了,跟我原先那个网上的出入蛮大 上面几条校对我先删了,找到你说的版本了,跟我原先那个网上的出入蛮大 一日三睡若望

都没问题的,有错误或不对的地方可以直接贴出来,不怕批,我也可以趁机学习。若需要word版本可豆油邮箱,我发过去供参考。

一日三睡若望
2017-08-30 01:38:28 一日三睡若望 (“总以采取老实态度为宜。”)

已经识别了文字,很方便的

漆園
2017-08-30 01:41:42 漆園 (我在你未来的时光里)
已经识别了文字,很方便的 已经识别了文字,很方便的 一日三睡若望

好,太晚了,安!


漆園
漆園 (北京)

Es gibt kein richtiges Leben im falschen. 荒谬的时代没有正确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