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历史建筑保护的看法

水田英松 水田英松 2017-08-12 18:18:31
夜浣瞳
2017-08-12 19:04:00 夜浣瞳 (美育代生育)

高人高论

水田英松
2017-08-12 20:48:49 水田英松 (自由城市古典建筑学生)
高人高论 高人高论 夜浣瞳

不敢,只是一些想法

The 星星
2017-08-12 22:11:41 The 星星 (宇航员之友)

你是小红,小黄,还是小蓝?

水田英松
2017-08-12 22:21:59 水田英松 (自由城市古典建筑学生)
你是小红,小黄,还是小蓝? 你是小红,小黄,还是小蓝? The 星星

我是小红😢

lyresistine
2017-08-12 22:41:54 lyresistine (流与构)

“最好的城市规划就是不规划,让一切自然发生”
如果世界上大部分人都是INTP这么干肯定可以。

水田英松
2017-08-12 22:49:38 水田英松 (自由城市古典建筑学生)
“最好的城市规划就是不规划,让一切自然发生” 如果世界上大部分人都是INTP这么干肯定可以。 “最好的城市规划就是不规划,让一切自然发生” 如果世界上大部分人都是INTP这么干肯定可以。 lyresistine

不要省略括号内的内容

lyresistine
2017-08-12 22:54:30 lyresistine (流与构)
不要省略括号内的内容 不要省略括号内的内容 水田英松

好吧。。
“最好的城市规划就是不规划,让一切自然发生(除了基础设施、必要的法规以及在美学上提一些建议之外)”
如果世界上大部分人都是INTP这么干肯定可以。

最好的城市规划可以把INTP集中成一大坨空投到一个地方然后过上10年。。大概。

水田英松
2017-08-12 23:00:42 水田英松 (自由城市古典建筑学生)
好吧。。 “最好的城市规划就是不规划,让一切自然发生(除了基础设施、必要的法规以及在美学上 好吧。。 “最好的城市规划就是不规划,让一切自然发生(除了基础设施、必要的法规以及在美学上提一些建议之外)” 如果世界上大部分人都是INTP这么干肯定可以。 最好的城市规划可以把INTP集中成一大坨空投到一个地方然后过上10年。。大概。 ... lyresistine

不行,不同的MBTI类型在一起才能孕育多样性。

lyresistine
2017-08-12 23:08:46 lyresistine (流与构)
不行,不同的MBTI类型在一起才能孕育多样性。 不行,不同的MBTI类型在一起才能孕育多样性。 水田英松

同类在一起也可以孕育多样性~分化啊亚型啊

水田英松
2017-08-12 23:11:05 水田英松 (自由城市古典建筑学生)
同类在一起也可以孕育多样性~分化啊亚型啊 同类在一起也可以孕育多样性~分化啊亚型啊 lyresistine

为不同的人建立的城市才有意义

lyresistine
2017-08-12 23:17:50 lyresistine (流与构)
为不同的人建立的城市才有意义 为不同的人建立的城市才有意义 水田英松

所以一切不会自然的发展。。我猜。

水田英松
2017-08-12 23:25:23 水田英松 (自由城市古典建筑学生)
所以一切不会自然的发展。。我猜。 所以一切不会自然的发展。。我猜。 lyresistine

会呀,只要有人就有人做生意

lyresistine
2017-08-12 23:28:05 lyresistine (流与构)
会呀,只要有人就有人做生意 会呀,只要有人就有人做生意 水田英松

:p
你管那个叫“自然”的话。。。

水田英松
2017-08-12 23:28:17 水田英松 (自由城市古典建筑学生)

然后据我所知INTP最不擅长的应该就是做生意

水田英松
2017-08-12 23:29:01 水田英松 (自由城市古典建筑学生)
:p 你管那个叫“自然”的话。。。 :p 你管那个叫“自然”的话。。。 lyresistine

对啊,那就是一种自然状态。

lyresistine
2017-08-12 23:30:14 lyresistine (流与构)
然后据我所知INTP最不擅长的应该就是做生意 然后据我所知INTP最不擅长的应该就是做生意 水田英松

据我所知。。。。INTP擅长做长期生意。。。从长期收益率来看,INTP很赚。。

水田英松
2017-08-12 23:32:16 水田英松 (自由城市古典建筑学生)
据我所知。。。。INTP擅长做长期生意。。。从长期收益率来看,INTP很赚。。 据我所知。。。。INTP擅长做长期生意。。。从长期收益率来看,INTP很赚。。 lyresistine

谢谢,如果我日后发财了一定不会忘记你的预言🙊

lyresistine
2017-08-12 23:34:42 lyresistine (流与构)
谢谢,如果我日后发财了一定不会忘记你的预言🙊 谢谢,如果我日后发财了一定不会忘记你的预言🙊 水田英松

哈哈,这是事实~
能够最终被认可和保存的总归是日积月累的智慧果实~

锃光瓦亮老爷叔
2017-08-14 13:32:16 锃光瓦亮老爷叔 (时刻准备着干)

有理,完全赞同,不做开发,不做过度修补,自然旧最好,就跟威尼斯的那些泡在水里的建筑一样,墙面剥落正是历史的最好见证

左右不分taaaan
2017-08-16 13:09:02 左右不分taaaan (呜呼~)

喜欢就好,何必厌恶

水田英松
2017-08-16 13:14:22 水田英松 (自由城市古典建筑学生)
喜欢就好,何必厌恶 喜欢就好,何必厌恶 左右不分taaaan

有喜欢就会有厌恶

yukibernice
2017-08-17 00:49:41 yukibernice (阿糖酱)

越来越多的人想住在市中心的box里面,那肯定要付出金钱代价(房价贵),不能为了一己私利而一味的拆除

水田英松
2017-08-17 01:08:09 水田英松 (自由城市古典建筑学生)
越来越多的人想住在市中心的box里面,那肯定要付出金钱代价(房价贵),不能为了一己私利而一味 越来越多的人想住在市中心的box里面,那肯定要付出金钱代价(房价贵),不能为了一己私利而一味的拆除 ... yukibernice

看来我没能让您明白我的想法。

yukibernice
2017-08-17 01:24:42 yukibernice (阿糖酱)

嗯...我的意思是说这些老建筑使用功能上肯定不切合今日的需求,要利用老建筑必须由人投资进行改造,改造后用途不一定是居住,更多可为公共空间。如果让其自然发生,那多数是夷平重建而非保留,如是任其破旧消融,过于理想化,并不符合现实与国情.我们向往自然,既然选择了城市就难以达成愿望

水田英松
2017-08-17 01:56:58 水田英松 (自由城市古典建筑学生)
嗯...我的意思是说这些老建筑使用功能上肯定不切合今日的需求,要利用老建筑必须由人投资进行改 嗯...我的意思是说这些老建筑使用功能上肯定不切合今日的需求,要利用老建筑必须由人投资进行改造,改造后用途不一定是居住,更多可为公共空间。如果让其自然发生,那多数是夷平重建而非保留,如是任其破旧消融,过于理想化,并不符合现实与国情.我们向往自然,既然选择了城市就难以达成愿望 ... yukibernice

如果要投资改造老建筑,目的显然不是让它成为有消费能力者的消费对象,而是为经济上不那么自由提供服务。我说的"自然发生"指的就是保留能继续使用的和替换不能继续使用的,既非大规模重建也非一味的保留;而且这里说的"自然"是个副词,和大自然没有关系。

yukibernice
2017-08-17 02:24:03 yukibernice (阿糖酱)
如果要投资改造老建筑,目的显然不是让它成为有消费能力者的消费对象,而是为经济上不那么自由提 如果要投资改造老建筑,目的显然不是让它成为有消费能力者的消费对象,而是为经济上不那么自由提供服务。我说的"自然发生"指的就是保留能继续使用的和替换不能继续使用的,既非大规模重建也非一味的保留;而且这里说的"自然"是个副词,和大自然没有关系。 ... 水田英松

那什么是需要拆除的,什么是值得留下的,这个界限是什么,对于政府还是个人都不好定论,大部分的旧建筑都不太符合当今的需求(比如没有独立厕所,空间窄小,材料老旧)这些建筑都应该被现代建筑取代吗?如同很多地方,只保留一片建筑的一个作为留恋,其他的全然拆除,对于政府是旅游地标,作为居民有新房子搬入,然而对于建筑本身来说呢?对于城市记忆呢?对于名族认同感呢?因为建筑本身处于市中心,而又不满足人口密集的需求而应该被替换吗?

水田英松
2017-08-17 02:43:08 水田英松 (自由城市古典建筑学生)
那什么是需要拆除的,什么是值得留下的,这个界限是什么,对于政府还是个人都不好定论,大部分的 那什么是需要拆除的,什么是值得留下的,这个界限是什么,对于政府还是个人都不好定论,大部分的旧建筑都不太符合当今的需求(比如没有独立厕所,空间窄小,材料老旧)这些建筑都应该被现代建筑取代吗?如同很多地方,只保留一片建筑的一个作为留恋,其他的全然拆除,对于政府是旅游地标,作为居民有新房子搬入,然而对于建筑本身来说呢?对于城市记忆呢?对于名族认同感呢?因为建筑本身处于市中心,而又不满足人口密集的需求而应该被替换吗? ... yukibernice

就因为这个界限很难定义所以就要全部留下来,那不也是因噎废食吗?取代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而且这个过程就像新陈代谢一样是没有终点的,除非一个城市死亡了),在这个过程中(比如说50年),那些硬件条件不佳的建筑就可以服务于低收入群体;这个过程中不断会有新的新房子,自然而然也就会有新的老房子。这个过程也附和城市的记忆的规律,记忆之所以有意义不是因为我们把过去原封不动地留下来,而是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视角。

现实的情况却正好相反,连硬件条件不佳的住宅租金对低收入群体来说都太高了。

yukibernice
2017-08-17 03:00:43 yukibernice (阿糖酱)
就因为这个界限很难定义所以就要全部留下来,那不也是因噎废食吗?取代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而且 就因为这个界限很难定义所以就要全部留下来,那不也是因噎废食吗?取代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而且这个过程就像新陈代谢一样是没有终点的,除非一个城市死亡了),在这个过程中(比如说50年),那些硬件条件不佳的建筑就可以服务于低收入群体;这个过程中不断会有新的新房子,自然而然也就会有新的老房子。这个过程也附和城市的记忆的规律,记忆之所以有意义不是因为我们把过去原封不动地留下来,而是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视角。 现实的情况却正好相反,连硬件条件不佳的住宅租金对低收入群体来说都太高了。 ... 水田英松

这就要看低收入人群指的谁了,在上海市中心5000元20平方配套单间确实是贵吗?选择居住在此的人收入一般是多少呢?如果同等品质同等地段的新房子价格是否比5000元更高呢?所以建了新房子真的会使低收入人群收益吗?其实我所了解的,目前国内问题是,大多数地方习惯用新房子取代老房子,基本上所有的城市除了旅游景区以外,很少会看见真正的历史建筑了,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想保留老房子的原因。老房子已经逐渐退出视野了。我不反对建新房子,也不盲目反对替换老建筑,可是这个替换理由我不理解,也很容易给胡乱城市改造带来借口。

水田英松
2017-08-17 12:12:14 水田英松 (自由城市古典建筑学生)
这就要看低收入人群指的谁了,在上海市中心5000元20平方配套单间确实是贵吗?选择居住在此的人收 这就要看低收入人群指的谁了,在上海市中心5000元20平方配套单间确实是贵吗?选择居住在此的人收入一般是多少呢?如果同等品质同等地段的新房子价格是否比5000元更高呢?所以建了新房子真的会使低收入人群收益吗?其实我所了解的,目前国内问题是,大多数地方习惯用新房子取代老房子,基本上所有的城市除了旅游景区以外,很少会看见真正的历史建筑了,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想保留老房子的原因。老房子已经逐渐退出视野了。我不反对建新房子,也不盲目反对替换老建筑,可是这个替换理由我不理解,也很容易给胡乱城市改造带来借口。 ... yukibernice

在这里说一般收入就不对了,因为现实已经把低收入者排除了;而我的主张是,这个区域应该为任何收入水平的群体服务。该区域确实也有新建的房子,但是不会建成20平方米的配套单间,而是更大的空间,所以起不到调节的作用。

而且问题不仅仅在市中心,而在于为什么不能在城市扩张过程中继续产生有市中心经济文化氛围的区域;正因为不能,所以市中心本身也成了供不应求的资源。同时我也说了,为什么要保留历史建筑?——今天造的房子80年以后会有人想要保留吗?我觉得不会——因为我们不再建造值得留下来的房子了。所以问题应该是,如果我们能继续建造值得留下来的房子,那自然也不会存在胡乱改造的行为。

yukibernice
2017-08-17 15:15:45 yukibernice (阿糖酱)
在这里说一般收入就不对了,因为现实已经把低收入者排除了;而我的主张是,这个区域应该为任何收 在这里说一般收入就不对了,因为现实已经把低收入者排除了;而我的主张是,这个区域应该为任何收入水平的群体服务。该区域确实也有新建的房子,但是不会建成20平方米的配套单间,而是更大的空间,所以起不到调节的作用。 而且问题不仅仅在市中心,而在于为什么不能在城市扩张过程中继续产生有市中心经济文化氛围的区域;正因为不能,所以市中心本身也成了供不应求的资源。同时我也说了,为什么要保留历史建筑?——今天造的房子80年以后会有人想要保留吗?我觉得不会——因为我们不再建造值得留下来的房子了。所以问题应该是,如果我们能继续建造值得留下来的房子,那自然也不会存在胡乱改造的行为。 ... 水田英松

今天建的房子80年后也应该保留,为什么要一直重复建房,不是物尽其用后再捣毁呢?过去的石料建筑都可以几百年风雨不腐,如今的钢筋水泥结构完全可以支撑几百年甚至更长时间。这种捣毁又重建的重复不是最不应该提倡的吗?还是一种资源浪费

水田英松
2017-08-17 15:27:43 水田英松 (自由城市古典建筑学生)
今天建的房子80年后也应该保留,为什么要一直重复建房,不是物尽其用后再捣毁呢?过去的石料建筑 今天建的房子80年后也应该保留,为什么要一直重复建房,不是物尽其用后再捣毁呢?过去的石料建筑都可以几百年风雨不腐,如今的钢筋水泥结构完全可以支撑几百年甚至更长时间。这种捣毁又重建的重复不是最不应该提倡的吗?还是一种资源浪费 ... yukibernice

前提是如果今天的房子能用那么久;中国目前的建材能不能撑50年都还不好说。另外一方面是我说过的城市规划的问题,今天的规划模式下建造的房屋发挥不了更有意义的作用。没错,造成资源浪费的不是我的想法,而正是这种规划方式。

yukibernice
2017-08-17 15:34:54 yukibernice (阿糖酱)
在这里说一般收入就不对了,因为现实已经把低收入者排除了;而我的主张是,这个区域应该为任何收 在这里说一般收入就不对了,因为现实已经把低收入者排除了;而我的主张是,这个区域应该为任何收入水平的群体服务。该区域确实也有新建的房子,但是不会建成20平方米的配套单间,而是更大的空间,所以起不到调节的作用。 而且问题不仅仅在市中心,而在于为什么不能在城市扩张过程中继续产生有市中心经济文化氛围的区域;正因为不能,所以市中心本身也成了供不应求的资源。同时我也说了,为什么要保留历史建筑?——今天造的房子80年以后会有人想要保留吗?我觉得不会——因为我们不再建造值得留下来的房子了。所以问题应该是,如果我们能继续建造值得留下来的房子,那自然也不会存在胡乱改造的行为。 ... 水田英松

上海或者北京本来就是一个城市,如果全国人都要往中心区域挤本来就是不科学的。如果想资源平均,就不应该是再建城市中央,不断立体扩充,让更多的人拥挤到巴掌大的空间内,而是让出这块地,外围发展,更是全国每个城市发展,让人们有更多机会选择,不是每个人到要到大城市分一杯羹。另外,大城市中的小套间应该不少,只是供不应求,而且价格也不便宜,对于学生来说,小套间永远是最好的选择,但是对于上海这种城市所容纳的学生不仅是本地的,附近城市的,还是天南地北的,至于其他收入人群我不细说,所以是不是满足这个群体有待考证。但是如今城市现状如此,想要改变非此一时,如何平衡各收入人群的需求就不是拆建筑而能解决的,这是简单粗暴的方法啊!如果您觉得资源分配特别不均匀,为什么不在新建房屋中多计划小户型的比重,又或者按您的思路,为什么要拆老建筑,而不拆那些大面积但对任何收入人群无用处的新建筑呢?

水田英松
2017-08-17 15:50:35 水田英松 (自由城市古典建筑学生)
上海或者北京本来就是一个城市,如果全国人都要往中心区域挤本来就是不科学的。如果想资源平均, 上海或者北京本来就是一个城市,如果全国人都要往中心区域挤本来就是不科学的。如果想资源平均,就不应该是再建城市中央,不断立体扩充,让更多的人拥挤到巴掌大的空间内,而是让出这块地,外围发展,更是全国每个城市发展,让人们有更多机会选择,不是每个人到要到大城市分一杯羹。另外,大城市中的小套间应该不少,只是供不应求,而且价格也不便宜,对于学生来说,小套间永远是最好的选择,但是对于上海这种城市所容纳的学生不仅是本地的,附近城市的,还是天南地北的,至于其他收入人群我不细说,所以是不是满足这个群体有待考证。但是如今城市现状如此,想要改变非此一时,如何平衡各收入人群的需求就不是拆建筑而能解决的,这是简单粗暴的方法啊!如果您觉得资源分配特别不均匀,为什么不在新建房屋中多计划小户型的比重,又或者按您的思路,为什么要拆老建筑,而不拆那些大面积但对任何收入人群无用处的新建筑呢? ... yukibernice

您真的理解我的想法了吗?您这里说的难道不是我一直在说的吗?我什么时候主张拆了?我主张的一直是合理的新陈代谢。

yukibernice
2017-08-17 16:12:49 yukibernice (阿糖酱)
您真的理解我的想法了吗?您这里说的难道不是我一直在说的吗?我什么时候主张拆了?我主张的一直 您真的理解我的想法了吗?您这里说的难道不是我一直在说的吗?我什么时候主张拆了?我主张的一直是合理的新陈代谢。 ... 水田英松

如果您要拆的是新建筑而不是老建筑,那我更不能理解了,如今城市规划不合理也不是拆除建成建筑的理由,据我所知如今建筑都是框架结构,即可以重新分配空间组成,今日不合理的布局完全可以改造成未来不同的功能空间。 (在国外旅游,常常可以看见旧时医院法院门牌的房子变成今天的宿舍住房)难道您合理运用的基础是拆吗

yukibernice
2017-08-17 16:19:22 yukibernice (阿糖酱)

另外,您说现在的材料达不到50年的时间?还是说豆腐渣工程达不到?喵喵喵?

水田英松
2017-08-17 16:23:48 水田英松 (自由城市古典建筑学生)

请您提醒一下,我在哪里主张要拆任何东西?

yukibernice
2017-08-17 16:48:41 yukibernice (阿糖酱)

“我想象一部分超负荷运行的老房子会被拆除,新的大容量、设施更舒适的房屋会渐渐出现;这之后具有较强经济能力的人可以选择新房子,同时老房子的不合理租金也会下跌,成为经济能力较弱者的选择。” “就因为这个界限很难定义所以就要全部留下来,那不也是因噎废食吗?取代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今天造的房子80年以后会有人想要保留吗?我觉得不会——因为我们不再建造值得留下来的房子了。” “前提是如果今天的房子能用那么久;中国目前的建材能不能撑50年都还不好说。另外一方面是我说过的城市规划的问题,今天的规划模式下建造的房屋发挥不了更有意义的作用。”
从前言后语上看,如果不改造,我理解的就只有拆除了。我认为您的这种说法很容易被开发商拿去作为拆建筑起新房的借口。如果您的主张不是如此,您说的更新换代要如何进行呢?或许您说的是另一种更新方法我不知道?请您指导

yukibernice
2017-08-17 16:53:40 yukibernice (阿糖酱)
“我想象一部分超负荷运行的老房子会被拆除,新的大容量、设施更舒适的房屋会渐渐出现;这之后具 “我想象一部分超负荷运行的老房子会被拆除,新的大容量、设施更舒适的房屋会渐渐出现;这之后具有较强经济能力的人可以选择新房子,同时老房子的不合理租金也会下跌,成为经济能力较弱者的选择。” “就因为这个界限很难定义所以就要全部留下来,那不也是因噎废食吗?取代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今天造的房子80年以后会有人想要保留吗?我觉得不会——因为我们不再建造值得留下来的房子了。” “前提是如果今天的房子能用那么久;中国目前的建材能不能撑50年都还不好说。另外一方面是我说过的城市规划的问题,今天的规划模式下建造的房屋发挥不了更有意义的作用。” 从前言后语上看,如果不改造,我理解的就只有拆除了。我认为您的这种说法很容易被开发商拿去作为拆建筑起新房的借口。如果您的主张不是如此,您说的更新换代要如何进行呢?或许您说的是另一种更新方法我不知道?请您指导 ... yukibernice

而且,如今中国现状是老房子都基本上被新房子取代,形势严峻,才有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到建筑保护方面。这种严峻的形式是您所说的新陈代谢的结果吗?这已经走向畸形发展,才是要保护啊。

水田英松
2017-08-17 17:08:18 水田英松 (自由城市古典建筑学生)
而且,如今中国现状是老房子都基本上被新房子取代,形势严峻,才有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到建筑保护方 而且,如今中国现状是老房子都基本上被新房子取代,形势严峻,才有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到建筑保护方面。这种严峻的形式是您所说的新陈代谢的结果吗?这已经走向畸形发展,才是要保护啊。 ... yukibernice

"城市是一个动态的系统,有自己的新陈代谢;无论我们过度保护还是不合理开发,都会使该系统紊乱。"

居然还问我这种严峻的形势是我说的新陈代谢的结果吗?我已经说了这种现状是另一个极端了。您说的保护不也正是这种畸形的产物吗?如果不从根本上改变,这种保护不还是治标不治本吗?

"如果我们能够继续建造宜人的城市,继续建造美丽的建筑,自然我们就不需要花费力气在保护工作上了;因为创造才是最好的保护。"

yukibernice
2017-08-17 17:14:56 yukibernice (阿糖酱)

我去码论文了 多谢您指导

yukibernice
2017-08-17 17:22:04 yukibernice (阿糖酱)

我说的畸形是指现在老建筑因为基础设施不足,层高,结构等问题而被拆除,导致越来越少 全部为新建筑所取代 我觉得也就是您所说的城市自然新陈代谢🤷 您说的创造是最好的保护,这些词都很飘渺 没有具体定义 没有一个实际实现手法 我强调的是这很容易为开发商造成借口

yukibernice
2017-08-17 17:23:21 yukibernice (阿糖酱)

您都说了我们不会再建造值得留下来的房子,那什么是值得留下来的呢?我不是很明白

水田英松
2017-08-17 17:28:43 水田英松 (自由城市古典建筑学生)
您都说了我们不会再建造值得留下来的房子,那什么是值得留下来的呢?我不是很明白 您都说了我们不会再建造值得留下来的房子,那什么是值得留下来的呢?我不是很明白 yukibernice

所以我想说的难道不是继续建造值得留下来的城市吗?我说的是不会吗?我说的是不——一种客观环境。

Carrie
2017-08-18 04:32:41 Carrie

现行的政策都过于粗放、短视,其实本可以做出很棒的规划,做出无愧于社会的设计,但是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原因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解释完的吧。
我是学建筑的,有时候觉得很压抑,觉得大多数建筑人不会沉下来思考什么样的设计该做,没有自尊,没有身为这个职业的骄傲,没有坚持己见的韧劲,任人摆布却还在为又被施舍到一个项目而暗自庆幸。但是我也没有说别人的资格,因为我也什么都做不到,和这一行大多数人一样只能抱怨。。希望终有一天会有不同,但是这一定是靠一代代努力出来的。

水晶人
2017-08-18 14:38:31 水晶人

小红 小黄 小蓝 经常 开3p会吗?

水田英松
2017-08-18 16:01:08 水田英松 (自由城市古典建筑学生)
小红 小黄 小蓝 经常 开3p会吗? 小红 小黄 小蓝 经常 开3p会吗? 水晶人

这位读者也没有认真读,住得那么远的三个人同时出现约在一个地方还是很折腾的。

Chaosxx
2017-08-18 21:25:38 Chaosxx

作为建筑设计从业者,说说自己的看法。楼主以三个个体为例开始讨论,所以只讨论住宅不谈公建。

首先,那些值得保护的老房子,尤其是北京的四合院和上海的洋楼,从设计之初就不是为租房者准备的。那些房子如果以独立产权作为别墅和院落,其体量在以保护的前提下改造还是绰绰有余的。具体可参考欧洲一些城市的老建筑。所以现在历史建筑保护的困局主要是以行政手段封锁了一些可行性之后并没有给予出路。(或者说为免担上历史倒退之嫌刻意回避一些解决方式)

另外说说新建城区,现在很多城市的住宅配建商业、行政超市及学校医疗等基本公共设施,从规划之初就写在地块规划条件里,可以满足日后生活的基本需求。大的方面,也都做了五年十年的城市设计和上位规划,有些地方还请了一些国际大师操刀,不是简单的像模拟城市那样画地块涂颜色。商务区住宅区商业中心轨道交通等都会科学的综合考虑。如果领导不急功近利,一座城市的发展还是可以控制在科学有序的方向的。不过城市科学合理的规划设计仍是全世界都在探讨的话题,我国目前的规划水平不能说糟糕,只能说还在摸索发展阶段。至少现在我看那些有足够生产力的一线城市,在城市发展方面做得还是可以的。

最后想说,城市发展对于阶级的筛选是很残酷的,而阶级又是人类社会固有存在且不可消除的元素。楼主提出的老城新城之争其根本是高收入阶层和低收入阶层对低密度住宅和高密度住宅的争夺。那些城市规划决策者,用容积率划出穷富城区,并没什么可耻的。

水田英松
2017-08-18 21:47:59 水田英松 (自由城市古典建筑学生)
作为建筑设计从业者,说说自己的看法。楼主以三个个体为例开始讨论,所以只讨论住宅不谈公建。 作为建筑设计从业者,说说自己的看法。楼主以三个个体为例开始讨论,所以只讨论住宅不谈公建。 首先,那些值得保护的老房子,尤其是北京的四合院和上海的洋楼,从设计之初就不是为租房者准备的。那些房子如果以独立产权作为别墅和院落,其体量在以保护的前提下改造还是绰绰有余的。具体可参考欧洲一些城市的老建筑。所以现在历史建筑保护的困局主要是以行政手段封锁了一些可行性之后并没有给予出路。(或者说为免担上历史倒退之嫌刻意回避一些解决方式) 另外说说新建城区,现在很多城市的住宅配建商业、行政超市及学校医疗等基本公共设施,从规划之初就写在地块规划条件里,可以满足日后生活的基本需求。大的方面,也都做了五年十年的城市设计和上位规划,有些地方还请了一些国际大师操刀,不是简单的像模拟城市那样画地块涂颜色。商务区住宅区商业中心轨道交通等都会科学的综合考虑。如果领导不急功近利,一座城市的发展还是可以控制在科学有序的方向的。不过城市科学合理的规划设计仍是全世界都在探讨的话题,我国目前的规划水平不能说糟糕,只能说还在摸索发展阶段。至少现在我看那些有足够生产力的一线城市,在城市发展方面做得还是可以的。 最后想说,城市发展对于阶级的筛选是很残酷的,而阶级又是人类社会固有存在且不可消除的元素。楼主提出的老城新城之争其根本是高收入阶层和低收入阶层对低密度住宅和高密度住宅的争夺。那些城市规划决策者,用容积率划出穷富城区,并没什么可耻的。 ... Chaosxx

想请问您说的"低密度住宅和高密度住宅"分别指什么呢?

水晶人
2017-08-19 08:47:46 水晶人
这位读者也没有认真读,住得那么远的三个人同时出现约在一个地方还是很折腾的。 这位读者也没有认真读,住得那么远的三个人同时出现约在一个地方还是很折腾的。 水田英松

折腾多了,3人会不会选择在市中心合租同居,或者转职快递送餐或者开合小公司之类?

Chaosxx
2017-08-19 19:34:03 Chaosxx
想请问您说的"低密度住宅和高密度住宅"分别指什么呢? 想请问您说的"低密度住宅和高密度住宅"分别指什么呢? 水田英松

我觉得在一线城市市区,容积率1.6以下的居住小区就能算低密度了。相对应,那些卡着百米的高层住宅产品就是高密度啊。

Chaosxx
2017-08-19 19:49:09 Chaosxx

昨天随便写了几句,我觉得理想的城市模型应该是市中心容积率最低,随着城市向外发展,容积率逐渐增大。中心城区的功能应该定位为文化、旅游、高等教育及高端居住,城市外圈布局商务、工业、中心商业和居住区。这样对分散人口和交通压力,保护历史老城区都会有益处。可是这种违背土地产值最大化的做法目前可行性不高。

水田英松
2017-08-19 19:55:33 水田英松 (自由城市古典建筑学生)
昨天随便写了几句,我觉得理想的城市模型应该是市中心容积率最低,随着城市向外发展,容积率逐渐 昨天随便写了几句,我觉得理想的城市模型应该是市中心容积率最低,随着城市向外发展,容积率逐渐增大。中心城区的功能应该定位为文化、旅游、高等教育及高端居住,城市外圈布局商务、工业、中心商业和居住区。这样对分散人口和交通压力,保护历史老城区都会有益处。可是这种违背土地产值最大化的做法目前可行性不高。 ... Chaosxx

很遗憾,您这样的想法是违背人类行为的。

Chaosxx
2017-08-20 11:01:04 Chaosxx
很遗憾,您这样的想法是违背人类行为的。 很遗憾,您这样的想法是违背人类行为的。 水田英松

楼主举上海为例,应该对苏州也有所了解。苏州为保护老城区,在其周边设立开发区。由加工制造业驱动,现在发展成全国第二大移民城市,其模式反人类么?
再说北京,解放初期梁思成先生提出保留老城区,旁边另设新城的建议没有被采纳。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人口积压城市饱和,政府在发展与保护之间骑虎难下,于是选择新建雄安,其政策反人类么?
另外西方也有比较好的例子。法国巴黎,应该是国际一线城市中旧城区保护做的最好的。搜索巴黎鸟瞰照片的话,可以发现老城区几乎没有十层以上的建筑,历史留下的城市肌理都被完好的保存下来。现代风格的建筑和摩天楼集中在新规划的La Défense区,给城市的发展留下了空间。巴黎反人类么?
国内现在一些还有历史建筑的城市,已经有了城区规划层面的保护政策,如北京对二环以内、西安对城墙以内都有新建建筑的控制。如果说这种去中心化的政策违背了什么,一是目前唯GDP论的背景下靠卖地皮刷政绩的捷径,二是中国传统的王权中心思想。

水田英松
2017-08-20 15:44:55 水田英松 (自由城市古典建筑学生)
楼主举上海为例,应该对苏州也有所了解。苏州为保护老城区,在其周边设立开发区。由加工制造业驱 楼主举上海为例,应该对苏州也有所了解。苏州为保护老城区,在其周边设立开发区。由加工制造业驱动,现在发展成全国第二大移民城市,其模式反人类么? 再说北京,解放初期梁思成先生提出保留老城区,旁边另设新城的建议没有被采纳。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人口积压城市饱和,政府在发展与保护之间骑虎难下,于是选择新建雄安,其政策反人类么? 另外西方也有比较好的例子。法国巴黎,应该是国际一线城市中旧城区保护做的最好的。搜索巴黎鸟瞰照片的话,可以发现老城区几乎没有十层以上的建筑,历史留下的城市肌理都被完好的保存下来。现代风格的建筑和摩天楼集中在新规划的La Défense区,给城市的发展留下了空间。巴黎反人类么? 国内现在一些还有历史建筑的城市,已经有了城区规划层面的保护政策,如北京对二环以内、西安对城墙以内都有新建建筑的控制。如果说这种去中心化的政策违背了什么,一是目前唯GDP论的背景下靠卖地皮刷政绩的捷径,二是中国传统的王权中心思想。 ... Chaosxx

我可没用"反人类"一词。话说回来我倒是想请您问自己几个问题而不是单单列数据:你想生活在什么地方?为什么?以及原因的原因。

Chaosxx
2017-08-20 22:38:32 Chaosxx
我可没用"反人类"一词。话说回来我倒是想请您问自己几个问题而不是单单列数据:你想生活在什么 我可没用"反人类"一词。话说回来我倒是想请您问自己几个问题而不是单单列数据:你想生活在什么地方?为什么?以及原因的原因。 ... 水田英松

规划的意义是引导人们去选择工作、居住、生活的地点,防止人们混乱的择地而居。人人都想住皇城,可是皇城不是谁都能住的。一个健康、科学、有序的城市社会,必然会夹带着很多不公平发展起来。这些不公不能靠情怀解决,只能靠资本靠金钱来调节。文中举的例子,如果很多人不愿付出高昂房租选择住在新城,可是又苦恼没有娱乐没有咖啡,那他们居住的地方必然会形成一个市场,吸引电影院、咖啡店等等产业。城市的发展是个漫长的过程,不能看一时的不完备去贸然否定。
扯得有点远了,一开始就说楼主文中都在讨论住宅,但是实际上,有保护价值的建筑大多是公建。80年后,我们现在建的这些住宅小区没有保护价值,这点我承认,但是那些博物馆、体育场、商业综合体呢?那些仅靠剪影就能代表一座城市的地标呢?也是毫无保护价值的么?
试想若干年后,电视广播全部依靠网络,东方明珠失去原始功能。老百姓说我们想住陆家嘴,于是把“没有保护价值”的东方明珠拆了盖住宅,可行么?

布尔乔亚
2017-08-21 01:18:03 布尔乔亚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也许吧

白萝卜
2017-08-21 01:37:20 白萝卜

有一点说的比较好,最好的规划就是不规划(除了基础设施和美学建议)。这个思路跟自由市场经济类似。城市建设上,政府不要过分干预,一切按需进行即可。就像池塘里的水一样,不管底部沟壑多么复杂,只要自由流动就会自然形成上层的平衡!

(。・ω・。)ノ♡
2017-08-21 07:20:18 (。・ω・。)ノ♡

我还得觉得应该城市更新

卡诺
2017-08-21 07:26:04 卡诺 (跑跑跑,跑出一个未来)
不要省略括号内的内容 不要省略括号内的内容 水田英松

城市规划学必然不同意

午夜飞行员
2017-08-21 07:32:10 午夜飞行员

本质与它以何种姿态呈现

Joey
2017-08-21 08:33:30 Joey

自发形成的中世纪城市有多少功能 现代城市有多少功能 把中世纪城市自然形成的特点代入到开发区 中心区设计吗

水田英松
2017-08-21 08:55:22 水田英松 (自由城市古典建筑学生)
规划的意义是引导人们去选择工作、居住、生活的地点,防止人们混乱的择地而居。人人都想住皇城, 规划的意义是引导人们去选择工作、居住、生活的地点,防止人们混乱的择地而居。人人都想住皇城,可是皇城不是谁都能住的。一个健康、科学、有序的城市社会,必然会夹带着很多不公平发展起来。这些不公不能靠情怀解决,只能靠资本靠金钱来调节。文中举的例子,如果很多人不愿付出高昂房租选择住在新城,可是又苦恼没有娱乐没有咖啡,那他们居住的地方必然会形成一个市场,吸引电影院、咖啡店等等产业。城市的发展是个漫长的过程,不能看一时的不完备去贸然否定。 扯得有点远了,一开始就说楼主文中都在讨论住宅,但是实际上,有保护价值的建筑大多是公建。80年后,我们现在建的这些住宅小区没有保护价值,这点我承认,但是那些博物馆、体育场、商业综合体呢?那些仅靠剪影就能代表一座城市的地标呢?也是毫无保护价值的么? 试想若干年后,电视广播全部依靠网络,东方明珠失去原始功能。老百姓说我们想住陆家嘴,于是把“没有保护价值”的东方明珠拆了盖住宅,可行么? ... Chaosxx

我很想知道您对那三个问题的答案。

水田英松
2017-08-21 08:56:34 水田英松 (自由城市古典建筑学生)
自发形成的中世纪城市有多少功能 现代城市有多少功能 把中世纪城市自然形成的特点代入到开发区 自发形成的中世纪城市有多少功能 现代城市有多少功能 把中世纪城市自然形成的特点代入到开发区 中心区设计吗 ... Joey

哇,原来一个城市的繁华地段中世纪的时候就有了呀!

wcg
2017-08-21 09:07:02 wcg
现行的政策都过于粗放、短视,其实本可以做出很棒的规划,做出无愧于社会的设计,但是为什么会变 现行的政策都过于粗放、短视,其实本可以做出很棒的规划,做出无愧于社会的设计,但是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原因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解释完的吧。 我是学建筑的,有时候觉得很压抑,觉得大多数建筑人不会沉下来思考什么样的设计该做,没有自尊,没有身为这个职业的骄傲,没有坚持己见的韧劲,任人摆布却还在为又被施舍到一个项目而暗自庆幸。但是我也没有说别人的资格,因为我也什么都做不到,和这一行大多数人一样只能抱怨。。希望终有一天会有不同,但是这一定是靠一代代努力出来的。 ... Carrie

然而政策的制定和执行者并不是跟你一样学建筑或城市规划出身的人,梁思成都无可奈何,何况你我呢?苟且苟且。。。

wcg
2017-08-21 09:20:55 wcg
您都说了我们不会再建造值得留下来的房子,那什么是值得留下来的呢?我不是很明白 您都说了我们不会再建造值得留下来的房子,那什么是值得留下来的呢?我不是很明白 yukibernice

一句话总结你俩的争论的核心就是,糟糕的规划的政府并没有在建筑保护区附近成功地去除大量的经济活动,导致人口密度降不下去,租房成本增加。
于是作者开始思考循序渐进地去淘汰一些旧建筑来增加容积率,增加市场供给来解决问题。而楼上一直在拼命想弄清楚哪些建筑该淘汰,如何淘汰,既然淘汰不如利用等等。
政府如何有效的诱使经济活动自然转向去开发新区,以及如何完善开发新区的配套设施,要在整个城市平均人口密度,达到这点才是城市规划者最值得去思考的问题!
两位都列举上海作为实例,北京就算了,自始至终就是在错误的基础上一遍遍刷新错误,不提也罢。为啥不去看看广州这个城市的规划呢?

wcg
2017-08-21 09:25:33 wcg
楼主举上海为例,应该对苏州也有所了解。苏州为保护老城区,在其周边设立开发区。由加工制造业驱 楼主举上海为例,应该对苏州也有所了解。苏州为保护老城区,在其周边设立开发区。由加工制造业驱动,现在发展成全国第二大移民城市,其模式反人类么? 再说北京,解放初期梁思成先生提出保留老城区,旁边另设新城的建议没有被采纳。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人口积压城市饱和,政府在发展与保护之间骑虎难下,于是选择新建雄安,其政策反人类么? 另外西方也有比较好的例子。法国巴黎,应该是国际一线城市中旧城区保护做的最好的。搜索巴黎鸟瞰照片的话,可以发现老城区几乎没有十层以上的建筑,历史留下的城市肌理都被完好的保存下来。现代风格的建筑和摩天楼集中在新规划的La Défense区,给城市的发展留下了空间。巴黎反人类么? 国内现在一些还有历史建筑的城市,已经有了城区规划层面的保护政策,如北京对二环以内、西安对城墙以内都有新建建筑的控制。如果说这种去中心化的政策违背了什么,一是目前唯GDP论的背景下靠卖地皮刷政绩的捷径,二是中国传统的王权中心思想。 ... Chaosxx

不错,很多认识跟我观点相同,很多问题的本质就是城市的规划者本身不懂规划。😂

水田英松
2017-08-21 09:30:43 水田英松 (自由城市古典建筑学生)
一句话总结你俩的争论的核心就是,糟糕的规划的政府并没有在建筑保护区附近成功地去除大量的经济 一句话总结你俩的争论的核心就是,糟糕的规划的政府并没有在建筑保护区附近成功地去除大量的经济活动,导致人口密度降不下去,租房成本增加。 于是作者开始思考循序渐进地去淘汰一些旧建筑来增加容积率,增加市场供给来解决问题。而楼上一直在拼命想弄清楚哪些建筑该淘汰,如何淘汰,既然淘汰不如利用等等。 政府如何有效的诱使经济活动自然转向去开发新区,以及如何完善开发新区的配套设施,要在整个城市平均人口密度,达到这点才是城市规划者最值得去思考的问题! 两位都列举上海作为实例,北京就算了,自始至终就是在错误的基础上一遍遍刷新错误,不提也罢。为啥不去看看广州这个城市的规划呢? ... wcg

所以您认为人口密度大是个问题吗?

C41
2017-08-21 09:32:16 C41

很多城市会用更大更高的建筑将老建筑原样保存在里面,既有效利用了空间,又照顾了老建筑背后的历史文化保存

lyresistine
2017-08-21 09:34:24 lyresistine (流与构)
然而政策的制定和执行者并不是跟你一样学建筑或城市规划出身的人,梁思成都无可奈何,何况你我呢 然而政策的制定和执行者并不是跟你一样学建筑或城市规划出身的人,梁思成都无可奈何,何况你我呢?苟且苟且。。。 ... wcg

无可奈何是一回事,把该说的说清楚是一回事。

政策制定和执行的问题是更大话语范围中的问题。。宏观问题的解决方式更单一啊,长期来看依靠教育提升,短期来看依靠话语权争夺。
然而毕竟这些都不太在专业小圈圈里讨论。现阶段的范围还处在建筑规划问题,不是政治和社会学问题。。。

lyresistine
2017-08-21 09:37:28 lyresistine (流与构)
所以您认为人口密度大是个问题吗? 所以您认为人口密度大是个问题吗? 水田英松

内部的问题不一定必须靠内部的方法解决。
新陈代谢这个概念总归是没错,困难的是如何实现。

lyresistine
2017-08-21 09:38:30 lyresistine (流与构)
所以您认为人口密度大是个问题吗? 所以您认为人口密度大是个问题吗? 水田英松

因为归根结底,这不是单纯的城市问题,而是人的问题。

lyresistine
2017-08-21 09:55:06 lyresistine (流与构)

对“新陈代谢”的认知如何,操作者是谁,使用和评价从何而来,都会很大程度影响“新陈代谢”所呈现的样子。作为专业规划或建筑师,你能回答,当那个成果出现时,那就是新陈代谢吗?

这就是只谈概念会引发的问题。

lyresistine
2017-08-21 09:56:27 lyresistine (流与构)

所以看到这篇文章,第一反应就是,如果把INTP们集中起来到一个小岛上,让这个小岛模型生长一段时间,你们可能会取得一个“新陈代谢”的城市呀:p

花木一庭
2017-08-21 10:07:46 花木一庭 (云雀叫了一整天)

楼主说的很有趣啊,我即将学习的专业就是历史建筑保护,也一直有点迷茫本专业的方向到底在哪里,看了以后觉得很有启发。历史建筑还是要让它成为活的建筑啊,像福建的土楼,一直都还有人住着,并且是舒适的住着,这才是建筑的意义吧

Forgot Limited
2017-08-21 10:53:06 Forgot Limited (Dream for sth.)

没有误拆,只有破坏

寧願
2017-08-21 11:11:35 寧願

固定資產絕對折舊,這是成本會計核算的計量意義。事物為人所利用,這是物品天然屬性。破四舊打砸搶燒,這是政治鬥爭犧牲。千篇一律形,不計成本萬城一屋,重複拆建的GDP growth,這是城建規劃能力。對舊事物感知還原,不與好壞,罪惡客觀,投入產出,新舊齊驅,這是一國歷史觀再造能力。嫁娶要有房有屋,成為死物的奴隸,這是人文意識能力。一屋一盞燈一個等你回家的人並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這是酸臭文人情懷。至於拆遷成為不能說的秘密,我們稱為「經濟能力」。現在你所落腳的一磚一城,終將成為歷史,成名、住所憑人貴,他朝一旦榮升「故居」,時間維度,仰望星空,「不要溫和地走進那個良夜,老年應當在日暮時燃燒咆哮,怒斥,怒斥光明的消逝。」即使是豆腐渣工程,也將冰冷堅固,一切終將消失,這是宇宙真理。

wcg
2017-08-21 11:24:14 wcg
无可奈何是一回事,把该说的说清楚是一回事。 政策制定和执行的问题是更大话语范围中的问题。 无可奈何是一回事,把该说的说清楚是一回事。 政策制定和执行的问题是更大话语范围中的问题。。宏观问题的解决方式更单一啊,长期来看依靠教育提升,短期来看依靠话语权争夺。 然而毕竟这些都不太在专业小圈圈里讨论。现阶段的范围还处在建筑规划问题,不是政治和社会学问题。。。 ... lyresistine

然而实际情况城市的规划发展脱离不了政治与社会,没有话语权的呐喊是苍白无力的。就算给了你话语权,你在规划时候同样得顾全社会发展的阶级差别和内外因实际情况,并不能单纯着力于科学的规划设计。
于是焦点变成,当“一言堂”的zf在进行实际城市规划设计时候又听取了多少专业的建议?你又能参与多少、改变多少?

wcg
2017-08-21 12:20:59 wcg
所以您认为人口密度大是个问题吗? 所以您认为人口密度大是个问题吗? 水田英松

当然,不过这是市场问题,关键点在于政府的调控,建筑功能不能单一的认为只是解决入住问题。

水田英松
2017-08-21 12:36:57 水田英松 (自由城市古典建筑学生)
对“新陈代谢”的认知如何,操作者是谁,使用和评价从何而来,都会很大程度影响“新陈代谢”所呈 对“新陈代谢”的认知如何,操作者是谁,使用和评价从何而来,都会很大程度影响“新陈代谢”所呈现的样子。作为专业规划或建筑师,你能回答,当那个成果出现时,那就是新陈代谢吗? 这就是只谈概念会引发的问题。 ... lyresistine

当然,很多问题都是人的问题;另一方面如果某个成果出现之后便说那就是新陈代谢,那有可能误导,让人去追寻那个成果的形式。

水田英松
2017-08-21 12:48:55 水田英松 (自由城市古典建筑学生)
楼主说的很有趣啊,我即将学习的专业就是历史建筑保护,也一直有点迷茫本专业的方向到底在哪里, 楼主说的很有趣啊,我即将学习的专业就是历史建筑保护,也一直有点迷茫本专业的方向到底在哪里,看了以后觉得很有启发。历史建筑还是要让它成为活的建筑啊,像福建的土楼,一直都还有人住着,并且是舒适的住着,这才是建筑的意义吧 ... 花木一庭

很荣幸。祝你找到方向。

水田英松
2017-08-21 12:51:50 水田英松 (自由城市古典建筑学生)
当然,不过这是市场问题,关键点在于政府的调控,建筑功能不能单一的认为只是解决入住问题。 当然,不过这是市场问题,关键点在于政府的调控,建筑功能不能单一的认为只是解决入住问题。 wcg

请问说这是个市场问题的依据是什么?

taylorston
2017-08-21 13:11:12 taylorston

梁思成特别好,没有他就没有京都,就没有宛如大唐的京都

群居闭口
2017-08-21 13:13:33 群居闭口

建议伱看看梁思成的文章,和加深对人性和社会的理解

lyresistine
2017-08-21 14:25:22 lyresistine (流与构)
当然,不过这是市场问题,关键点在于政府的调控,建筑功能不能单一的认为只是解决入住问题。 当然,不过这是市场问题,关键点在于政府的调控,建筑功能不能单一的认为只是解决入住问题。 wcg

看来在你的心目中,政府得是一个需要十分尊重和理性采纳专业意见的独裁寡头。

我认为这才是城市问题的落脚点。

lyresistine
2017-08-21 14:28:26 lyresistine (流与构)

很不幸的是,现实里没有这样一个理性智慧的独裁寡头,让你们这些专业人士认同和辅佐;
也没有一个岛,给作者带上一群INTP建造一个理性的机械城呀
:)

lyresistine
2017-08-21 14:29:38 lyresistine (流与构)

相比之下,一个岛的方案看起来更可行呢~

wcg
2017-08-21 14:44:01 wcg
请问说这是个市场问题的依据是什么? 请问说这是个市场问题的依据是什么? 水田英松

人口集中具备的市场条件,比如在充满经济活动场所边拥有一个有优越的交通、超市、酒吧各种吧各种娱乐场所、健身场所、学校、饭店、等等于一体的地方,自然人口密度就会大,这是一种自然的趋向性。并非外界因素强加来的定点居住地。

wcg
2017-08-21 14:46:22 wcg
很不幸的是,现实里没有这样一个理性智慧的独裁寡头,让你们这些专业人士认同和辅佐; 也没有一 很不幸的是,现实里没有这样一个理性智慧的独裁寡头,让你们这些专业人士认同和辅佐; 也没有一个岛,给作者带上一群INTP建造一个理性的机械城呀 :) ... lyresistine

所以梁思成在看到我dang搬进了紫禁城工作时,充满了无奈,他的北京西面建新城的梦想也随之缥缈。

lyresistine
2017-08-21 14:56:53 lyresistine (流与构)
所以梁思成在看到我dang搬进了紫禁城工作时,充满了无奈,他的北京西面建新城的梦想也随之缥缈。 所以梁思成在看到我dang搬进了紫禁城工作时,充满了无奈,他的北京西面建新城的梦想也随之缥缈。 wcg

超越时代的进步很困难。按照柏杨老先生他的说法,国人革命改朝换代最重要的事之一就是烧房子。彼时保留紫禁城,拆了诸多城门城墙,已然有许多前辈的争取在其中。历史无法更改,只能说今天比昨天进步一点,期望明天比今天更进一步。

lyresistine
2017-08-21 15:00:51 lyresistine (流与构)

前两年去罗马玩,罗马老城真的是…我很难用语言形容。什么样的人民拥有什么样的文明,什么样的文明拥有什么样的建筑。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只能说遗憾。

水田英松
2017-08-21 17:05:37 水田英松 (自由城市古典建筑学生)
前两年去罗马玩,罗马老城真的是…我很难用语言形容。什么样的人民拥有什么样的文明,什么样的文 前两年去罗马玩,罗马老城真的是…我很难用语言形容。什么样的人民拥有什么样的文明,什么样的文明拥有什么样的建筑。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只能说遗憾。 ... lyresistine

突然想到,你觉得如果把罗马人看作一个整体,他们会是哪个类型?

水田英松
2017-08-21 17:09:04 水田英松 (自由城市古典建筑学生)
人口集中具备的市场条件,比如在充满经济活动场所边拥有一个有优越的交通、超市、酒吧各种吧各种 人口集中具备的市场条件,比如在充满经济活动场所边拥有一个有优越的交通、超市、酒吧各种吧各种娱乐场所、健身场所、学校、饭店、等等于一体的地方,自然人口密度就会大,这是一种自然的趋向性。并非外界因素强加来的定点居住地。 ... wcg

那你在一开始是否想说,这种自然优势成了一个需要去除的东西?

水田英松
2017-08-21 17:11:41 水田英松 (自由城市古典建筑学生)
建议伱看看梁思成的文章,和加深对人性和社会的理解 建议伱看看梁思成的文章,和加深对人性和社会的理解 群居闭口

我相信他很大程度上会同意我的观点

lyresistine
2017-08-21 17:13:01 lyresistine (流与构)
突然想到,你觉得如果把罗马人看作一个整体,他们会是哪个类型? 突然想到,你觉得如果把罗马人看作一个整体,他们会是哪个类型? 水田英松

哈~这个问题好困难啊

只能说说马上想到的tag有懒散、奢侈、手工艺、宗教。。硬要选个类型可能我选ISTP

水田英松
2017-08-21 17:16:42 水田英松 (自由城市古典建筑学生)
哈~这个问题好困难啊 只能说说马上想到的tag有懒散、奢侈、手工艺、宗教。。硬要选个类型可能 哈~这个问题好困难啊 只能说说马上想到的tag有懒散、奢侈、手工艺、宗教。。硬要选个类型可能我选ISTP ... lyresistine

是吧,硬归成单一类型就会很困难;我倒是会认为他们会很E呢

lyresistine
2017-08-21 17:35:04 lyresistine (流与构)
是吧,硬归成单一类型就会很困难;我倒是会认为他们会很E呢 是吧,硬归成单一类型就会很困难;我倒是会认为他们会很E呢 水田英松

嘿嘿,因为我好喜欢Renzo Piano

水田英松
2017-08-21 17:41:49 水田英松 (自由城市古典建筑学生)
嘿嘿,因为我好喜欢Renzo Piano 嘿嘿,因为我好喜欢Renzo Piano lyresistine

因为他是ISTP?

lyresistine
2017-08-21 18:27:09 lyresistine (流与构)
因为他是ISTP? 因为他是ISTP? 水田英松

:p 我乱猜的,可能不对

以前做作业做过一次罗马音乐厅分析,看到那个木质模型,感觉,挖喔!
http://t.zhulong.com/u9469302/worksdetail4448933.html

水田英松
2017-08-21 18:36:39 水田英松 (自由城市古典建筑学生)
:p 我乱猜的,可能不对 以前做作业做过一次罗马音乐厅分析,看到那个木质模型,感觉,挖喔! :p 我乱猜的,可能不对 以前做作业做过一次罗马音乐厅分析,看到那个木质模型,感觉,挖喔! http://t.zhulong.com/u9469302/worksdetail4448933.html ... lyresistine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能再描述一下吗?

lyresistine
2017-08-21 18:37:29 lyresistine (流与构)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能再描述一下吗?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能再描述一下吗? 水田英松

你是说ISTP的感觉还是哇哦的感觉啊?


<前页 1 2 后页>
水田英松
水田英松 (上海)

• 如果将当代建筑的问题看作语言文字的问题,则可以这样说:词汇贫乏...

水田英松的最新日记  · · · · · ·  ( 全部 )

热门话题  · · · · · ·  ( 去话题广场 )

推荐这篇日记的豆列  · · · · · ·  ( 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