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不舒服

yiru yiru 2017-08-12 03:16:46
yiru
2017-08-13 01:43:37 yiru

亦或者,我要做的决定不过是走或者留,就像楚乔带军突围被困住,燕洵敞开大门让她回去那样,我想她是不可能低得下那个头的。可能,可能,这样的生活是真的适合我的,做喜欢的事情,没有压力,但是这个不应该是别人替我选择的,而应该是我自己选择的。要不然就是不公,如果面对不公,我没有行动,那就是一个坏的榜样,也违背了我的基本原则,公平是需要自己争取的。

yiru
2017-08-13 01:46:09 yiru

就好像当年在南大,我做了一学期的学生会生活部长,那种生活并不适合我,我也毫无意愿要去做更加大的官,但是自己到底想怎样,要做过了才知道。轰轰烈烈搞了一学期我就连忙硬推了,但是隐退下来和没有做过是不同的,我也还没有那个智慧和远见,在还没有体验之前就知道什么不适合我。

yiru
2017-08-13 01:49:47 yiru

合作,不管事实地位如何,或者有什么妥协,本质上需要平等。就好像人,完全可以从事不同的工作,扫厕所或者当皇帝,但是如果本质上的平等丧失了,那战斗就必须进行。

yiru
2017-08-13 02:02:04 yiru

回头看文章,似乎还有一点,就是如果真的出现了让我感到有意义的项目,我老板也让我做,或者我想在这个领域更加深入下去,为可能的回国做准备。我是否该在平等问题上妥协,这才是最难的骰子吧。。。哈哈哈,这也是他唯一的赌注了。就好像燕洵拿燕北百姓拖住楚乔,楚乔也为了那些燕北百姓,苦苦坚持了三年,但是这种平衡是很脆弱的,最终还是被好友们的死亡打破了。并不是长久的平衡啊。

yiru
2017-09-11 15:22:13 yiru

一个月后,我写的这篇文章已经有点忘记了。但是在单位因为升级的事情闹腾了一回,总算是把我想说的都说过了。回头到这里看看,看来这些想法我原本就有的。这次的闹腾,我真的很累,写package写得我要吐,真的没有夸张,是我做过的最最困难的事情。但是借此机会,和几位老板都交流了一下,把我的怨气发泄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