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雪志---第五章 天上人间是苏杭

我不是发糕 我不是发糕 2017-08-11 21:51:09
我不是发糕
2017-08-13 19:40:29 我不是发糕

###第六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沐雨简单吃了些晚饭,也无事可做,于是便上街去闲逛。
  杭州的繁华是沐雨从未见过的,这一个多月来入眼的尽是荒凉,即便到了些村镇小城,到了夜晚也甚少有人出来活动,哪像杭州一般热闹。
  沐雨走在街上,好奇地打量着周围的摊贩,一个个摊位看过去,琳琅满目的小物件让沐雨有些心动,于是鬼使神差地买了几样,倒也没花多少钱。
  学会用了银子,沐雨也大概能估算出一些物品的价值,不过她还没有学会跟人家讨价还价,由是也亏了一些,毕竟她这穿戴气质,即便随身带着长剑,也很容易被认为是大户人家的小姐。
  “糖葫芦!酸酸甜甜的糖葫芦!”沐雨见路旁有个卖糖葫芦的小贩,忍不住凑了过去。卖糖葫芦的大叔憨厚一笑:“小姑娘,来一串么?才三文钱!”沐雨看着诱人的糖葫芦,从钱袋里摸出三文钱递了过去。
  忽地,一队官兵急匆匆地从她身边跑了过去,沐雨暗自奇怪,难道这城里发生了什么案件么?看这官兵的数量,恐怕不是小事。
  果然,路旁一个捏泥人的小摊贩把一团泥巴甩在案板上,跟旁边卖包子的大叔说道:“嘿,我听说昨天夜里朝廷派来的监察御史刚到青螺镇就被人暗杀了。”卖包子的大叔连忙做了个禁声的手势,低声道:“小声点儿,眼下这么乱,保不齐有锦衣卫在身边儿呢。”
  沐雨咬着糖葫芦,酸酸甜甜的,让她忍不住抿起嘴唇。
  年轻的小摊贩撇了撇嘴:“不过我倒是想见见那些个杀手到底是什么样儿的,朝廷的悬赏榜单上,排名第一可是足足有五百两黄金!黄金啊!”
  (这里简单介绍一下换算制度,明代一两黄金与白银的换算比例大概是一比四到一比五,这里取一比五,一两白银换一贯铜钱,即一千枚。一钱银子是一百枚铜钱,一分银子是十枚铜钱,一文银子,即一文钱就是一枚铜钱。一两银子换算成粮食的购买力大概相当于今天的五六百块钱,在明代一家三口一个月的开销大概是一两银子。)
  年轻人捏着泥人,边捏边嘀咕:“五百两黄金啊,这得花多长时间啊。”卖包子的大叔笑道:“唉,多长时间也轮不到你来花,还是捏好你的泥人吧。”说着,从蒸笼里拿出一个包子,用纸包好,递给年轻人:“喏,趁热吃了。”
  年轻人把手在衣服上擦了擦,拿起包子就吃,含糊不清地道:“哼哼,那些锦衣卫都跟疯了一样,五百两黄金,比起他们一个月二两多的俸禄来说,这诱惑力太大了。”(正常的锦衣卫的官阶是从七品,明代月俸禄为七石米,换算成银子大概二两多。)
  沐雨不动声色地听完两人对话,啃了一口糖葫芦,心里却是打起了小算盘:这个悬赏榜单第一的家伙不知是怎样的实力,要是能将之擒拿,看样子能换一大笔钱。
  现在的她对于银两虽只有一个模糊的概念,但住店一项就花去了将近一半的钱,也知道银两的重要性。
  沐雨漫步到城门附近,只见城墙上贴着一张榜单,沐雨凑过去瞧了一眼,竟是先前提到的悬赏。
  沐雨一行行看去,榜单上为首一人的赏金果真是黄金五百两,画着一副并没有什么卵用的画像(因为是蒙着面),下面是简单的介绍:阎鬼三,杀手榜排行第一,曾多次暗杀我朝官员,与外族勾结,反心昭然若揭,特此赏金五百,缉拿归案。
  沐雨嘀咕道:“杀手不应该是拿钱做事的么?怎么会上悬赏令?”她却不知,这阎鬼三做杀手十余年,一开始倒还是老老实实接单子,遵守道上的规矩,可后来不论什么人的单子他都接,这引起道上的不满。
  所谓盗亦有道,每一门行业都有自己的规矩,杀手的规矩就是不接暗杀良民的单子,不接暗杀清廉官员的单子,不接暗杀同行的单子等等。可要是某个同行坏了规矩,那么任何杀手就有权力在任何时候对其进行暗杀。
  阎鬼三在五年之内连续杀了七十多人,其中有一小半都是看不惯他过来暗杀他的杀手,但无一例外全被反杀。自此以后,阎鬼三的名字不仅在道上传开了,连平民百姓都知道这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存在,因为一般的杀手虽然冷血,但绝对不会对一般的平民百姓下手,而阎鬼三却是个例外。
  朝廷派出锦衣卫缉拿阎鬼三,不料损失了不少人,还是让阎鬼三跑了,最后,阎鬼三干脆投奔外族,帮助外族暗杀当朝重要官员来换取荣华富贵。朝廷震怒,当即发出悬赏令悬赏其项上人头。
  一边吃着糖葫芦,一边移动目光,于是见第二道悬赏令。
  这第二道悬赏令悬赏的是杭州一带臭名昭著的山贼头目,由于过往商队络绎不绝,这些山贼就开始活跃起来,但一般都是只劫财。可悬赏令上这位绰号“虎王”的山贼头目却无恶不作,烧杀抢掠,奸淫妇女,闹得杭州东郊一带人心惶惶,最近甚至少有商队从那经过,于是,这位“虎王”开始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已经严重威胁了杭州的治安,因此当局设下悬赏令,以白银一百两悬赏其项上人头。
  在其旁边的第三道却不是悬赏令,而是缉拿令,目标是一位在逃犯人,此人武艺高强,只要提供其去向的就可获赠衙门五两银子的奖励,若是成功根据线索将其缉拿归案,那么情报人还会额外获得二十两银子的奖励。
  相比于前两项悬赏令,这缉拿令就显得安全许多。不过人海茫茫,到哪里去寻这犯人还是个问题。
  吃完糖葫芦,沐雨把竹棍随手扔掉,舔了舔嘴唇。
  “姑娘?”一人拍了拍沐雨的肩膀,沐雨一惊,立刻就要抽剑,不料那人眼疾手快,先她一步按在剑柄上,苦笑道:“姑娘,城里亮剑是要被抓走的。”这声音听起来很熟悉,沐雨知道是唐七。
  她转过身,警惕地后退两步,满眼的提防:“你跟踪我?”唐七显得有些憔悴,应道:“我是来杭州玩儿的。”不知怎地,看他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沐雨心中竟是有点儿难过,她皱起纤细的眉,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唐七见她不说话,苦涩地摇摇头:“在下实在不知道哪里得罪姑娘,引得姑娘先前含怒攻击,若是方便,还望指明。”沐雨看着他,不答话。唐七眼中满是落寞,他摆了摆手:“算了,原本以为能再见姑娘是一种缘分,但奈何我与姑娘有缘无分,既然如此,在下也不再缠着姑娘了,这就告辞了,姑娘保重。”
  看着唐七离去的背影,沐雨鬼使神差地上前一步,红唇轻启:“沐雨。”唐七一怔。
  “我叫沐雨。”
  唐七眼中,一点光彩缓缓凝聚,欣喜地回过头去,却没有见到沐雨的身影,一时间怅然若失,面色似悲似喜,口中反复念叨着她的名字:“沐雨,沐雨......”
  沐雨回到客栈,心里乱糟糟的,她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把姓名告诉他,明明她娘秦飞雪就告诉过她,唐门没一个好东西,但为什么她觉得唐七并不坏?沐雨想了一阵儿,狠狠摇了摇头,告诉自己,她一定是被骗了,秦飞雪才是对的,她不能和唐门的人有关系。
  就这么自我催眠着,沐雨自下山以来第一次在床上睡了一夜。
  次日一早,沐雨喝了些米粥觉得是时候离开了,于是退了房,准备去苏州碰碰运气,当然,走之前她还想会一会那个“虎王”,她以前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现在学会了用钱,自然知道没钱寸步难行,要是灭了那个“虎王”就有一百两银子,比起云无迹给的那也就一两碎银要宽裕不少。
  沐雨辩了方向,向着东门走去。
  人群之中,一年轻的白衣男子瞥见沐雨,顿时轻咦一声,喃喃道:“沐师妹?师父怎会允她下山?难不成是一个人偷跑出来的?嘶,也不对啊,师妹应该不会这么做......不管了,先跟上去看看吧。”说着,男子遥遥跟着沐雨,他轻身功夫极为高明,加之自身实力也超过沐雨,是以一直跟出了东门,沐雨也没发现他。
  不过沐雨没发现他,不代表某些人没发现,唐七暗自奇怪:“这男的是谁?为什么一路跟着雨儿?不行,我得一路相护,要是出了意外还能搭把手。”自从昨日沐雨告知他自己的名字之后,他已经厚颜无耻地默认叫她雨儿了。
  唐七不知道的是,那个白衣男子也是心下起疑:“这人是谁?为什么鬼鬼祟祟跟着沐师妹?难不成是个登徒子?哼,等出了城再收拾他。”
  两个大男人各自怀疑了对方一番,然后装作没事儿的样子,继续跟上沐雨。
等不及的可以到雁北堂中文网可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