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瓜 王子瓜 2016-12-01 23:43:24
秦三澍
2016-12-02 00:28:59 秦三澍 (絳樹兩歌)

王夫人!

碧荷斋书僮
2016-12-02 00:44:51 碧荷斋书僮 (一个很消沉很消沉的人。)

王夫人!

王子瓜
2016-12-02 07:50:54 王子瓜 (千金骏马换小妾)
王夫人! 王夫人! 秦三澍

不知道该姓什么就叫他跟我的姓了╮(╯_╰)╭

王子瓜
2016-12-02 07:51:04 王子瓜 (千金骏马换小妾)
王夫人! 王夫人! 碧荷斋书僮

叶老板!

秦三澍
2016-12-02 11:58:42 秦三澍 (絳樹兩歌)
不知道该姓什么就叫他跟我的姓了╮(╯_╰)╭ 不知道该姓什么就叫他跟我的姓了╮(╯_╰)╭ 王子瓜

等你的大新闻!

[已注销]
2016-12-11 00:27:47 [已注销]

面纱

先生的树
2016-12-11 00:36:30 先生的树 (肉体是用的,不是拿来伺候的)

起初的长诗都是用来讲故事的,这点没得说,词藻很适合什么都拿不起又什么都放不下的年轻人,美,这没得说。可是开句就说这是她还是王夫人的最后一天,可经过了夜,中午,月,清晨,也就是第三天早晨王先生才来了,其二,既然她情欲已被冻死,灵魂又冲出了肉体,何以又成了王夫人…
我大概没读懂…

一个眼神。
2016-12-11 01:38:53 一个眼神。

能不能解释一下。。。。没看懂。。。。

闪了腰的企鹅
2016-12-11 09:11:47 闪了腰的企鹅

所以王先生挂了吗?

我不是小白
2016-12-11 09:37:24 我不是小白

雏菊(上) 第二幕(菊清前因造今果) 天刚蒙蒙亮,金林湾的天空因为朝霞显得有些微红,农户们已经陆续出门,农忙刚. https://www.douban.com/doubanapp/dispatch?uri=/note/595947479/

一只山村杀马特
2016-12-11 09:42:30 一只山村杀马特
叶老板! 叶老板! 王子瓜

魔幻现实主义叙事诗?

王子瓜
2016-12-11 09:50:47 王子瓜 (千金骏马换小妾)
魔幻现实主义叙事诗? 魔幻现实主义叙事诗? 一只山村杀马特

就是诗罢了,没那么多名头

一只山村杀马特
2016-12-11 10:20:22 一只山村杀马特
就是诗罢了,没那么多名头 就是诗罢了,没那么多名头 王子瓜

好吧~

万圣节,,
2016-12-11 12:58:57 万圣节,,

词藻内敛,干练,细节描写很有想象力,期待新的作品,,

村上春花
2016-12-11 14:20:17 村上春花

脑洞太大了,没读懂,是首好湿,留下慢慢斟酌。

超越
2016-12-11 14:23:50 超越 (起)

意识跟不上了

王子瓜
2016-12-11 14:53:07 王子瓜 (千金骏马换小妾)
词藻内敛,干练,细节描写很有想象力,期待新的作品,, 词藻内敛,干练,细节描写很有想象力,期待新的作品,, 万圣节,,

谢谢 : )

以默
2016-12-11 15:03:25 以默 (我初初见你,人群中独自美丽。)

一本正经地作诗。

Mr. 31
2016-12-11 15:07:40 Mr. 31

王夫人

村上春花
2016-12-11 16:16:41 村上春花
叶老板! 叶老板! 王子瓜

整首诗,是一气呵成么?

GHD
2016-12-11 18:09:26 GHD (云的吊顶,地的钣金。)

哇,赞

夜的眼睛
2016-12-11 19:25:03 夜的眼睛 (善思 善言 善行)

淫的一手好湿

辛味辛味辛
2016-12-11 20:56:38 辛味辛味辛

王夫人!

喵~
2016-12-11 22:03:15 喵~

期待爱情,期待婚姻,迫切的想要这未知的生活,长久的等待褪去等待美好,使等待变成坟墓,然而当等待结束,即使接受变为被动,也还是如当初想象的那样美好。
不要气馁,爱情也许会迟到,但结局依然美好。???????

绿意~冉冉
2016-12-11 22:17:58 绿意~冉冉

恕在下才疏学浅,我怎么觉着是讲一株藤蔓历经了四季的事。将藤蔓比拟成一个女人等待的故事……

大熊
2016-12-12 00:53:17 大熊

应该是王先生已故,女主殉情吧

你
2016-12-12 08:34:20

淫荡!

一十四
2016-12-12 09:57:42 一十四

为什么觉得是描写性爱的过程😂

。
2016-12-13 05:49:14

这照片是用什么相机拍的(重点错了,让人浮想联翩、但描述又精巧准确的诗作)

稻壳儿
2016-12-13 09:07:10 稻壳儿 (以梦为马,不负韶华。)
能不能解释一下。。。。没看懂。。。。 能不能解释一下。。。。没看懂。。。。 一个眼神。

懵懂

Sillie
2016-12-13 11:45:12 Sillie

结尾很有意思,她似乎归于自然、女性和死。超乎了前面的情欲而得到了“生命的大和谐”?

风057
2016-12-13 16:01:14 风057

没看懂

张抖抖
2016-12-13 21:16:58 张抖抖

这她妈才是诗!!!!!

木子清筱
2016-12-14 09:45:35 木子清筱

新旧社会更替下,一个女人寂寥长久又仓皇短暂的一生,生死里都透着凄苦的恶。可在这时代的恶下,我们无处可躲,人世仿佛也要糊涂,可回忆总不免触动心弦。我想,也许落泪是为旧事洗罪,然而是非冷暖怎能说清……

明生
2016-12-14 12:03:43 明生

我喜欢您的诗,就好像两年前看过的一首埃德里安娜.里奇的《接近冬至》一样,有非常神秘和动人的核心在内。 ^_^

Tinosaur
2016-12-14 17:15:27 Tinosaur


我不确定读懂了这首诗,但是我想一首诗应该也是允许多种解读方式的。对于这首诗,我在尽力去感受它文字和意象之美的同时,禁不住做了一番侦探工作,竟然发现了一个混合了爱情、谋杀甚至革命的故事,脑洞略大,但是,重申一下,我明白这不是解读这首诗的最好方式,只是一个路过的小白的一家之说,权当胡诌吧。

首先,诗中隐隐约约提到了一桩杀人案,在第三部分里,“家仆已经目击了他主人的死状”,这里有一个疑问,主人是谁呢?诗中没有明确提及,但是不要急,往下读,在第四部分里,主人公回首往事,“多少事,不甘地触底,沉如铅块 一去不回头,上方是涓涓的吴语落花般 将它包围、吞没,祖父匍匐在桌台上,胡须 被打翻的墨汁尽数染透,埋在宣统的最后一个冬天;俄而, 新历便簇然挂上墙头,欢庆她出嫁”。这个场景分明在回忆祖父的死状,而祖父死后不久,主人公就已经结婚了。所以,主人公,这个尚不是王夫人的女子,此时早已嫁做人妇,正式身份该是X夫人,再结合“主人”一词的暗示,在一个传统中式家庭里,“主人”会是谁呢?不出意外,他应该是地位最高的男性家族成员,没错,在这首诗里,就是主人公的丈夫,而他已经遭到毒手。

确定了死者的身份,然后,我们会不禁追问,凶手又是谁呢?根据诗里的种种迹象,我得出了一个可怕的结论,凶手正是主人公,也就是死者的发妻!其实,发现死者是主人公的丈夫后,这个结论很容易得出,只要仔细阅读第三部分的后半段,“他们提起棍子,四处翻找......
现在,她还有时间,可以等待。”仆人们已经开始追凶了!那么仆人们认定的凶手是谁?他们在找遍全村,没发现这个人之后,“才会走入这片树林”。那么,谁在树林里呢?树林里的确有一个人,没错,就是那位准王夫人!只有接受这一点,我们才能理解女主人公前后的行为,她为什么要仓皇的翻墙出逃,以及她最后的选择(此处暂且卖个关子)。

现在,尽管凶手和死者的身份与关系确定了,但是,随之而来的是更大问题,主人公为什么要犯下杀死自己丈夫这样骇人听闻的罪行呢?这就要留意诗中透露的其他线索了,不知大家有没有注意,整个诗中,环境只是模糊的河边树林,人物是可以是任何人的“主人”、“王夫人”、“王先生”,但是唯独时间有过比较精确的交代——“宣统的最后一个冬天”。宣统,是末代清帝的年号,“最后一个冬天”,“北方的战事”,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这个小镇故事,居然发生在辛亥革命的大时代中,革命的风潮席卷中国了,一个没有皇帝的新国家呼之欲出,旧的即将被破除了,新的就要降临了。

你也许会有点糊涂了,就算这些推理都是正确的,那又和丈夫的死有什么关系呢?这还需要说到那个神秘的王先生,细读第六部分,这个王先生,他开着汽车,拿着烟斗、洋火,不仅如此,这车里居然隐藏着情报。一个西化颇深的革命党人形象是不是已经渐渐清晰了呢?王先生为何而来?他是和女主人公约好的,来接她的,相见的地点就是河边土路,他要“把她从宁静的村庄接走。 像烈日,能够烤干春天的河,让她飘升,飘向另一处河床的上空,以骤雨的方式,重新流淌。”这是什么含义?王先生,这个满腔热血的革命党就像太阳,炽热、耀眼。主人公正是被他的革命理念吸引,对他所描绘的朦胧的新世界憧憬,对他产生了爱慕,在他的感召与教育下,也成萌发了革命思想。所以“河”被“烤干”,变成了“骤雨”。但是,这位X夫人,看到了太阳的光芒、强大,却忘记了太阳的危险,忘记了靠得太近,会有玉石俱焚的可能。

其实即使分析到这,我还是不能断定女主人公杀人的原因,只能是继续展开脑洞,合理推断。主人公的丈夫,这个有这许多忠实仆人的主人,他可能对待主人公并不好,第四部分最后一句,可能透露了一些线索出来,当主人公展开回忆时,“下方:一座藏匿着恶的深宅”。主人公与丈夫间没有爱情,他们的结合极可能是一桩包办婚姻,婚后,主人公与丈夫毫无共同语言,甚至还可能受到过他的虐待,生活一片昏暗,毫无希望。正在这时,王先生出现了,他有教养,有财富,思想进步新潮,也许还很英俊,他的出现立刻点燃了主人心里长久以来的对爱情的渴求,她爱上了他,很幸运的,他也爱她,他们很快互定终身。但是,也许是因为主人公的丈夫并不同意离婚,也许是因为丈夫是这个旧世界坚定又强大的追随者与守卫者,他成了王先生的暗杀目标,X夫人决定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改嫁革命党就“同去革命”,于是大义灭亲。亦或二者兼而有之。但是无论哪种原因,女主人公在这个春天的雨夜,坚定的对丈夫使出了杀手。她在逃亡过程的前半段,内心都燃烧着情欲的火焰,她认为“当她登上他的车遁去, 很快,狂欢的灰尘 便会重新归于土地窄小的一部分。”,没有内疚的迹象,只有逃亡的希冀,可见她对丈夫不仅没有太多感情,甚至同情也没有。

有了这些分析和一点点假设,故事大致能说得通了,但是这个故事的结局是什么?答案都在第六、七部分。王先生来迟了,女主人公不得不在树林里躲藏了一天两夜,家仆们始终没有放弃追拿她(密林中的火把),她自己又冷又饿,激情在消退,杀人的罪恶感开始涌现了。第五部分在描述主人公心理变化,“她先冻住她最上面的一层,最痛苦的记忆,现在已经与她无关”,这最痛苦的回忆,很可能就是主人公不幸的婚姻,由此蔓延开去,家人、童年的朋友,这些回忆,一点一点的燃烧殆尽(“是谁 在干枯的旧事下,不断把燧石擦响?”)。再后来,“深处,流淌着爱情 和情欲的那一层河水,到了清晨,也终于被冻结”,一直以来支撑她行动的炽情也溃败了。“她已等了太久”,爱情也会发霉,所以即使王先生后来赶来了,他在主人公眼里也变成了“半截乱挥着四肢、黏糊糊的苍蝇”,“而背后不远处,家丁们的仇恨像一块磁石,正在靠近她身上的另一块”——家丁们逼近了,她与王先生隔着河相对,她不可能再追随他了,即使他的汽车出现了马跃檀溪的神迹,她也不会投入他的怀抱了,她终于意识到,他并不一定是太阳,而她却只能是一条河,所以,故事的最后,她“被春天的河面轻轻叩响, 仿佛是久未谋面的姊妹, 捎来了温暖的问候,将她融化。”

王子瓜
2016-12-14 19:48:27 王子瓜 (千金骏马换小妾)
我不确定读懂了这首诗,但是我想一首诗应该也是允许多种解读方式的。对于这首诗,我在尽力去感 我不确定读懂了这首诗,但是我想一首诗应该也是允许多种解读方式的。对于这首诗,我在尽力去感受它文字和意象之美的同时,禁不住做了一番侦探工作,竟然发现了一个混合了爱情、谋杀甚至革命的故事,脑洞略大,但是,重申一下,我明白这不是解读这首诗的最好方式,只是一个路过的小白的一家之说,权当胡诌吧。 首先,诗中隐隐约约提到了一桩杀人案,在第三部分里,“家仆已经目击了他主人的死状”,这里有一个疑问,主人是谁呢?诗中没有明确提及,但是不要急,往下读,在第四部分里,主人公回首往事,“多少事,不甘地触底,沉如铅块 一去不回头,上方是涓涓的吴语落花般 将它包围、吞没,祖父匍匐在桌台上,胡须 被打翻的墨汁尽数染透,埋在宣统的最后一个冬天;俄而, 新历便簇然挂上墙头,欢庆她出嫁”。这个场景分明在回忆祖父的死状,而祖父死后不久,主人公就已经结婚了。所以,主人公,这个尚不是王夫人的女子,此时早已嫁做人妇,正式身份该是X夫人,再结合“主人”一词的暗示,在一个传统中式家庭里,“主人”会是谁呢?不出意外,他应该是地位最高的男性家族成员,没错,在这首诗里,就是主人公的丈夫,而他已经遭到毒手。 确定了死者的身份,然后,我们会不禁追问,凶手又是谁呢?根据诗里的种种迹象,我得出了一个可怕的结论,凶手正是主人公,也就是死者的发妻!其实,发现死者是主人公的丈夫后,这个结论很容易得出,只要仔细阅读第三部分的后半段,“他们提起棍子,四处翻找...... 现在,她还有时间,可以等待。”仆人们已经开始追凶了!那么仆人们认定的凶手是谁?他们在找遍全村,没发现这个人之后,“才会走入这片树林”。那么,谁在树林里呢?树林里的确有一个人,没错,就是那位准王夫人!只有接受这一点,我们才能理解女主人公前后的行为,她为什么要仓皇的翻墙出逃,以及她最后的选择(此处暂且卖个关子)。 现在,尽管凶手和死者的身份与关系确定了,但是,随之而来的是更大问题,主人公为什么要犯下杀死自己丈夫这样骇人听闻的罪行呢?这就要留意诗中透露的其他线索了,不知大家有没有注意,整个诗中,环境只是模糊的河边树林,人物是可以是任何人的“主人”、“王夫人”、“王先生”,但是唯独时间有过比较精确的交代——“宣统的最后一个冬天”。宣统,是末代清帝的年号,“最后一个冬天”,“北方的战事”,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这个小镇故事,居然发生在辛亥革命的大时代中,革命的风潮席卷中国了,一个没有皇帝的新国家呼之欲出,旧的即将被破除了,新的就要降临了。 你也许会有点糊涂了,就算这些推理都是正确的,那又和丈夫的死有什么关系呢?这还需要说到那个神秘的王先生,细读第六部分,这个王先生,他开着汽车,拿着烟斗、洋火,不仅如此,这车里居然隐藏着情报。一个西化颇深的革命党人形象是不是已经渐渐清晰了呢?王先生为何而来?他是和女主人公约好的,来接她的,相见的地点就是河边土路,他要“把她从宁静的村庄接走。 像烈日,能够烤干春天的河,让她飘升,飘向另一处河床的上空,以骤雨的方式,重新流淌。”这是什么含义?王先生,这个满腔热血的革命党就像太阳,炽热、耀眼。主人公正是被他的革命理念吸引,对他所描绘的朦胧的新世界憧憬,对他产生了爱慕,在他的感召与教育下,也成萌发了革命思想。所以“河”被“烤干”,变成了“骤雨”。但是,这位X夫人,看到了太阳的光芒、强大,却忘记了太阳的危险,忘记了靠得太近,会有玉石俱焚的可能。 其实即使分析到这,我还是不能断定女主人公杀人的原因,只能是继续展开脑洞,合理推断。主人公的丈夫,这个有这许多忠实仆人的主人,他可能对待主人公并不好,第四部分最后一句,可能透露了一些线索出来,当主人公展开回忆时,“下方:一座藏匿着恶的深宅”。主人公与丈夫间没有爱情,他们的结合极可能是一桩包办婚姻,婚后,主人公与丈夫毫无共同语言,甚至还可能受到过他的虐待,生活一片昏暗,毫无希望。正在这时,王先生出现了,他有教养,有财富,思想进步新潮,也许还很英俊,他的出现立刻点燃了主人心里长久以来的对爱情的渴求,她爱上了他,很幸运的,他也爱她,他们很快互定终身。但是,也许是因为主人公的丈夫并不同意离婚,也许是因为丈夫是这个旧世界坚定又强大的追随者与守卫者,他成了王先生的暗杀目标,X夫人决定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改嫁革命党就“同去革命”,于是大义灭亲。亦或二者兼而有之。但是无论哪种原因,女主人公在这个春天的雨夜,坚定的对丈夫使出了杀手。她在逃亡过程的前半段,内心都燃烧着情欲的火焰,她认为“当她登上他的车遁去, 很快,狂欢的灰尘 便会重新归于土地窄小的一部分。”,没有内疚的迹象,只有逃亡的希冀,可见她对丈夫不仅没有太多感情,甚至同情也没有。 有了这些分析和一点点假设,故事大致能说得通了,但是这个故事的结局是什么?答案都在第六、七部分。王先生来迟了,女主人公不得不在树林里躲藏了一天两夜,家仆们始终没有放弃追拿她(密林中的火把),她自己又冷又饿,激情在消退,杀人的罪恶感开始涌现了。第五部分在描述主人公心理变化,“她先冻住她最上面的一层,最痛苦的记忆,现在已经与她无关”,这最痛苦的回忆,很可能就是主人公不幸的婚姻,由此蔓延开去,家人、童年的朋友,这些回忆,一点一点的燃烧殆尽(“是谁 在干枯的旧事下,不断把燧石擦响?”)。再后来,“深处,流淌着爱情 和情欲的那一层河水,到了清晨,也终于被冻结”,一直以来支撑她行动的炽情也溃败了。“她已等了太久”,爱情也会发霉,所以即使王先生后来赶来了,他在主人公眼里也变成了“半截乱挥着四肢、黏糊糊的苍蝇”,“而背后不远处,家丁们的仇恨像一块磁石,正在靠近她身上的另一块”——家丁们逼近了,她与王先生隔着河相对,她不可能再追随他了,即使他的汽车出现了马跃檀溪的神迹,她也不会投入他的怀抱了,她终于意识到,他并不一定是太阳,而她却只能是一条河,所以,故事的最后,她“被春天的河面轻轻叩响, 仿佛是久未谋面的姊妹, 捎来了温暖的问候,将她融化。” ... Tinosaur

谢谢你这么细致的解读 : )

寒小年
2016-12-15 01:50:06 寒小年

厉害了word瓜

王子瓜
2016-12-15 08:24:37 王子瓜 (千金骏马换小妾)

额我们认识吗?

Tinosaur
2016-12-17 23:23:59 Tinosaur
谢谢你这么细致的解读 : ) 谢谢你这么细致的解读 : ) 王子瓜

哈哈 :)

chan²
2016-12-18 09:03:17 chan² (let life be a poem)

春水温如玉

鱼传
2016-12-18 12:34:50 鱼传

还不是王夫人的王夫人杀了自家男人,等着隔壁老王带她私奔。可是老王迟迟不来,那死鬼的家丁却渐渐逼近。在无限惶恐怀疑失望等诸情绪中,王夫人的爱情迎来了寒冬。可是冬天已经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将军与妓💮
2016-12-21 13:20:43 将军与妓💮

是讲一个女人谋杀自己的丈夫 和另外一个男人私奔么?

无染阁主
2016-12-21 13:40:55 无染阁主
我不确定读懂了这首诗,但是我想一首诗应该也是允许多种解读方式的。对于这首诗,我在尽力去感 我不确定读懂了这首诗,但是我想一首诗应该也是允许多种解读方式的。对于这首诗,我在尽力去感受它文字和意象之美的同时,禁不住做了一番侦探工作,竟然发现了一个混合了爱情、谋杀甚至革命的故事,脑洞略大,但是,重申一下,我明白这不是解读这首诗的最好方式,只是一个路过的小白的一家之说,权当胡诌吧。 首先,诗中隐隐约约提到了一桩杀人案,在第三部分里,“家仆已经目击了他主人的死状”,这里有一个疑问,主人是谁呢?诗中没有明确提及,但是不要急,往下读,在第四部分里,主人公回首往事,“多少事,不甘地触底,沉如铅块 一去不回头,上方是涓涓的吴语落花般 将它包围、吞没,祖父匍匐在桌台上,胡须 被打翻的墨汁尽数染透,埋在宣统的最后一个冬天;俄而, 新历便簇然挂上墙头,欢庆她出嫁”。这个场景分明在回忆祖父的死状,而祖父死后不久,主人公就已经结婚了。所以,主人公,这个尚不是王夫人的女子,此时早已嫁做人妇,正式身份该是X夫人,再结合“主人”一词的暗示,在一个传统中式家庭里,“主人”会是谁呢?不出意外,他应该是地位最高的男性家族成员,没错,在这首诗里,就是主人公的丈夫,而他已经遭到毒手。 确定了死者的身份,然后,我们会不禁追问,凶手又是谁呢?根据诗里的种种迹象,我得出了一个可怕的结论,凶手正是主人公,也就是死者的发妻!其实,发现死者是主人公的丈夫后,这个结论很容易得出,只要仔细阅读第三部分的后半段,“他们提起棍子,四处翻找...... 现在,她还有时间,可以等待。”仆人们已经开始追凶了!那么仆人们认定的凶手是谁?他们在找遍全村,没发现这个人之后,“才会走入这片树林”。那么,谁在树林里呢?树林里的确有一个人,没错,就是那位准王夫人!只有接受这一点,我们才能理解女主人公前后的行为,她为什么要仓皇的翻墙出逃,以及她最后的选择(此处暂且卖个关子)。 现在,尽管凶手和死者的身份与关系确定了,但是,随之而来的是更大问题,主人公为什么要犯下杀死自己丈夫这样骇人听闻的罪行呢?这就要留意诗中透露的其他线索了,不知大家有没有注意,整个诗中,环境只是模糊的河边树林,人物是可以是任何人的“主人”、“王夫人”、“王先生”,但是唯独时间有过比较精确的交代——“宣统的最后一个冬天”。宣统,是末代清帝的年号,“最后一个冬天”,“北方的战事”,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这个小镇故事,居然发生在辛亥革命的大时代中,革命的风潮席卷中国了,一个没有皇帝的新国家呼之欲出,旧的即将被破除了,新的就要降临了。 你也许会有点糊涂了,就算这些推理都是正确的,那又和丈夫的死有什么关系呢?这还需要说到那个神秘的王先生,细读第六部分,这个王先生,他开着汽车,拿着烟斗、洋火,不仅如此,这车里居然隐藏着情报。一个西化颇深的革命党人形象是不是已经渐渐清晰了呢?王先生为何而来?他是和女主人公约好的,来接她的,相见的地点就是河边土路,他要“把她从宁静的村庄接走。 像烈日,能够烤干春天的河,让她飘升,飘向另一处河床的上空,以骤雨的方式,重新流淌。”这是什么含义?王先生,这个满腔热血的革命党就像太阳,炽热、耀眼。主人公正是被他的革命理念吸引,对他所描绘的朦胧的新世界憧憬,对他产生了爱慕,在他的感召与教育下,也成萌发了革命思想。所以“河”被“烤干”,变成了“骤雨”。但是,这位X夫人,看到了太阳的光芒、强大,却忘记了太阳的危险,忘记了靠得太近,会有玉石俱焚的可能。 其实即使分析到这,我还是不能断定女主人公杀人的原因,只能是继续展开脑洞,合理推断。主人公的丈夫,这个有这许多忠实仆人的主人,他可能对待主人公并不好,第四部分最后一句,可能透露了一些线索出来,当主人公展开回忆时,“下方:一座藏匿着恶的深宅”。主人公与丈夫间没有爱情,他们的结合极可能是一桩包办婚姻,婚后,主人公与丈夫毫无共同语言,甚至还可能受到过他的虐待,生活一片昏暗,毫无希望。正在这时,王先生出现了,他有教养,有财富,思想进步新潮,也许还很英俊,他的出现立刻点燃了主人心里长久以来的对爱情的渴求,她爱上了他,很幸运的,他也爱她,他们很快互定终身。但是,也许是因为主人公的丈夫并不同意离婚,也许是因为丈夫是这个旧世界坚定又强大的追随者与守卫者,他成了王先生的暗杀目标,X夫人决定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改嫁革命党就“同去革命”,于是大义灭亲。亦或二者兼而有之。但是无论哪种原因,女主人公在这个春天的雨夜,坚定的对丈夫使出了杀手。她在逃亡过程的前半段,内心都燃烧着情欲的火焰,她认为“当她登上他的车遁去, 很快,狂欢的灰尘 便会重新归于土地窄小的一部分。”,没有内疚的迹象,只有逃亡的希冀,可见她对丈夫不仅没有太多感情,甚至同情也没有。 有了这些分析和一点点假设,故事大致能说得通了,但是这个故事的结局是什么?答案都在第六、七部分。王先生来迟了,女主人公不得不在树林里躲藏了一天两夜,家仆们始终没有放弃追拿她(密林中的火把),她自己又冷又饿,激情在消退,杀人的罪恶感开始涌现了。第五部分在描述主人公心理变化,“她先冻住她最上面的一层,最痛苦的记忆,现在已经与她无关”,这最痛苦的回忆,很可能就是主人公不幸的婚姻,由此蔓延开去,家人、童年的朋友,这些回忆,一点一点的燃烧殆尽(“是谁 在干枯的旧事下,不断把燧石擦响?”)。再后来,“深处,流淌着爱情 和情欲的那一层河水,到了清晨,也终于被冻结”,一直以来支撑她行动的炽情也溃败了。“她已等了太久”,爱情也会发霉,所以即使王先生后来赶来了,他在主人公眼里也变成了“半截乱挥着四肢、黏糊糊的苍蝇”,“而背后不远处,家丁们的仇恨像一块磁石,正在靠近她身上的另一块”——家丁们逼近了,她与王先生隔着河相对,她不可能再追随他了,即使他的汽车出现了马跃檀溪的神迹,她也不会投入他的怀抱了,她终于意识到,他并不一定是太阳,而她却只能是一条河,所以,故事的最后,她“被春天的河面轻轻叩响, 仿佛是久未谋面的姊妹, 捎来了温暖的问候,将她融化。” ... Tinosaur

好厉害

默存
2016-12-23 12:08:58 默存

看懂了都得神经病了

CDTTYL爱
2017-01-05 09:58:49 CDTTYL爱

赞👍

CDTTYL爱
2017-01-05 09:58:58 CDTTYL爱

👍


王子瓜
王子瓜 (上海)

Danse Mon Esmeralda ———————————— 豆瓣小站:https://site...

王子瓜的最新日记  · · · · · ·  ( 全部 )

热门话题  · · · · · ·  ( 去话题广场 )

推荐这篇日记的豆列  · · · · · ·  ( 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