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生命历程中最重要的两个游戏

Scott Free Scott Free 2009-09-24 16:48:09
Golden Blue
2009-09-25 01:06:10 Golden Blue

我记得疯人院是你力推我玩的? 在你那破台式机上给我演示来着
辐射 好像是我买的盘?咱俩在我家 装上试玩 第一印象感觉这游戏狂土..

Scott Free
2009-09-25 11:47:03 Scott Free (I am,I was.)


疯人院的第一次是在我初中的时候,佛心桥对面那个小巷子网吧“老板”装的,当时和星际争霸装在一起,(当时玩了星际之后觉得这鬼东西还不如红警)就尝试着进入了疯人院的世界,那一刻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如此奇妙的游戏。

辐射是我在你推荐的珠江路那个窝点里买到的,然后在家里“那破台式机上”试了几次,觉得不太感兴趣(因为是英文版),于是就放到一边了。后来我们潜入我妈单位又玩了一遍,当时就感觉这款游戏很与众不同,但终究还是晦涩难懂语言问题退出改玩生化危机的前作——死亡之屋了。

目前,疯人院已经在VC上出了汉化版,我正在疯狂重温ing(without 攻略),希望兴趣相投的朋友一起同享这份喜悦。

PS.疯人院与辐射系列是我心中永远无法逾越的经典,很庆幸此生能玩到这样优秀的游戏,感谢所有为这些游戏做出伟大贡献的人士,你们真棒!

Scott Free
2009-09-27 17:05:49 Scott Free (I am,I was.)

辐射2中的墓志铭
1 生于1903死于1942,他伸头到电梯间想知道电梯是否正在下落,没错,电梯那时候正在他头上往下降
2 T.D汉密尔顿,这里面的臭东西看起来已经死了一段时间了,下地狱吧,婊子!!
3 只要你随便向下挖四尺,就能轻易得找到美金一分
4 这里躺着盛装的一个无神论者,很显然地没人想收容他
5 柯瑞斯·斯奈得:太爱争强斗狠的下场。
6 她总是说她的脚想要杀她,但是没人相信她
7 被香蕉所杀的安娜长眠于此,虽然香蕉并不具杀伤力,但是没人叫她连皮也吃了
8 查尔斯·柯瓦斯:他曾说过“如果我得不到曲棍球,干脆死了算了”,看来他终究没有得到曲棍球
9 杰瑞米·巴尼:在Black Ise的秃头猴子。
10 这里安息着新里诺最白痴的王八蛋
11 那你为什么不自杀干脆使别人好过点??
12 以色列的小孩想吃面包,上帝却给了他圣经;老牧师华勒司想要一个好妻子,恶魔却把安娜嫁给了他(巴洛to 某人:你应该不是恶魔的安娜吧??)
13 这家伙在1870年被汽油蛋K中烧死了,但是现在墓碑上却写着:“好胆搁来啊,现在你烧不到我了!”
14 伊凡·陈蓝:74-??他不是偏执狂,虽然他已经很接近了
15 永忆小克里斯·木材,现在这里有个木材躺在木材做的棺材里面,外面棺木用的木材非常棒,不过里面的木材就没啥看头了
16 山姆·普利特查德的嘴巴太大了,所以我们又给了他一个
17 深埋在这片绿地下的是“豌豆”强纳森,不过现在他并不在这里,这里只是个种植地,他已经爬着长处的大豌豆树去觐见上帝了
18 达格“史库里”芬奇::“资料不太多”,在法国的超市里吸烟过多而死,最后的遗言:“驴子的重拳,耶!!”
19 道格·艾弗瑞,战争毁了他在拖车车厢的生活方式
20 爱迪·海伦:他告诉这个世界:“你有病!!”
21 这里躺着布多·布绍,他被44手枪击中了4发,“不多,不少”
22 贾克汉·高射炮皇后,世界的国王
23 塔马德长眠于此————愿神能原谅这个名字
24 狗蛋在此长眠
25 马特·诺顿:他“隋”都不是,根本是个幽魂,别管他是谁了
26 这里躺着劳·楚妮,活着的时候是个老处女,死了之后人们只记得她叫老楚妮,1767年12月8日
27 盖瑞·普蓝,因不愿意成为避难所的典范而被杀
28 强纳森·布雷克,他的脚本来应该踩刹车的,却踩到了油门
29 摩利死了,它再也不怕别人讨债了
30 缅怀我的丈夫约翰·巴恩斯,死于1803年1月3日,我是他年轻又漂亮的寡妇,23岁,具有当个好老婆的一切必备条件,而且急需人安慰。(巴洛to 某人:我死了之后你不会这么干吧??)
31 贾森·安德森:活在神之中是不会长久的
32 这里躺着布希,我们把他给料理了,虽然他开枪的速度实在很快,但是拔枪拔得太慢了

一枚呆子
2015-12-30 16:56:14 一枚呆子

我觉得楼主如果想表述这个游戏对自身影响重大,就应该把电驴的链接去掉,或者换成steam或者杉果的,虽然是老游戏了,还是b社的壳子,但至少咱也表示一下对黑岛和interplay的尊重吧?


Scott Free
Scott Free

blog地址:www.douban.com/people/goofyscott/notes ♥♥♥八○年...

Scott Free的最新日记  · · · · · ·  ( 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