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城市的电影剧本

never here never here 2011-10-28 23:46:07
ALan.飓
2011-11-06 23:19:29 ALan.飓 (inner peace,let it flow)

赞一个

上弦月
2011-12-25 21:20:03 上弦月 (观筑/观朝/观自在)

自机械钟发明以来,时间的机械化成为现代性的起点之一。在Anthony Giddens看来,从这时起,时间与空间开始脱离,而也恰恰是时–空分离使得时间与空间的重新结合成为可能。时间对于空间的巨大影响,在2010年的电影《盗梦空间》中达到了最高峰。梦境的多层意识世界被人与意识、自我理性与感性之间的斗争所左右。梦境中无尽的时光只不过是现实中的一小会儿,令人迷恋但又令人恐惧。未来不在时间的前方,而在时间的深处。时间不是连续的,也不是碎裂的,而是褶皱的,犹如Deleuze所描述的“时间–影像”。未来世界的关键,不是物质,不是空间,而是时间,是生命的本源刻度。去更深处寻找你的记忆,去你的过去寻找你的未来。

赞!

上弦月
2011-12-25 21:24:18 上弦月 (观筑/观朝/观自在)

大部分城市模型的中心都呈现在平面几何的中心位置上,以显示其古典模式的权力主导以及统治性。19世纪末高层建筑大量出现之后,城市权力的中心不再保留在平面几何的中心点,而是转移到垂直方向的最高点上。最高的建筑,就意味着最多财富的支配、投入和获取,意味着最大的野心、欲望和权势。《大都会》中的城市控制者Mr. Joh Fredersen那间充满权力气味的办公室就在新巴比伦塔的顶层。Tower of Babel,无论新旧,都代表着垂直向上的梦想。

放弃最高点,你就拥有不同的世界。
60年代激荡的欧洲,几乎是文化艺术的又一个黄金时节。建筑学散发着最后的理想主义光芒。在法国,space变成了一个人人关心的话题。Yona Friedman的“Spatial City”系列展示了让人眼花缭乱的各种架空立体城市结构,但是那些空中巨构并非阶级分化的工具,而恰恰是社会整体融合的符号。在城市最高点水平向无限延伸,不再有权力顶峰,而只有升起的地平线。在Friedman的影响下,当然还要加上Antonio Snat’Elia留下的历史遗产,Archigram六人小组在英国留下了大量的充满科幻气质的建筑概念图。Peter Cook的“Plug-in City”呈现了一个不曾见过的剖面城市,图中描绘着复杂而又如机器般精密的城市立体系统,这足以让后来那些单纯把超高摩天楼鼓吹成垂直城市的粗糙概念感到羞愧。Ron Herron设计了如巨大多足机器昆虫一般的“Walking City”,如果变成动画,它直接就是科幻电影。在意大利,Superstudio的纯净白色网格穿越了乡村、城市和宇宙。建筑学到60年代,未来城市的基本套路都已穷尽。

再赞!

crusader
2012-02-21 14:40:25 crusader (all that is holy is profaned)

乌托邦的悖论在于,它的操作的终极目标是整个系统,而这些实践者无法意识到自己就在系统之内。

棉花海
2012-02-21 16:23:13 棉花海 (不要厌倦)

我是来看电影的,呵呵

棉花海
2012-02-21 16:23:41 棉花海 (不要厌倦)

我是来看电影的,呵呵

bradguo
2012-12-15 15:00:14 bradguo

早在1900年,插图画家Louis Biedermann在《New York World》这家读者众多的报纸上发表的插图“New York City as it Will be in 1999”中,机器岛一般的曼哈顿和随处可见的飞行器已经出现。 正在找这些图片:)

kikakita
2013-11-01 23:38:17 kikakita

有点后悔现在才看到这文章!!!!

ldf
2014-02-22 01:09:05 ldf

该配图啊

never here
2014-02-22 14:22:32 never here
该配图啊 该配图啊 ldf

发杂志上时有图。太懒,没上传。

用户6453767320
2018-12-28 14:26:38 用户6453767320
发杂志上时有图。太懒,没上传。 发杂志上时有图。太懒,没上传。 never here

什么时候配图?或者发个链接


never here
never here (上海)

I am never here, but there.

never here的最新日记  · · · · · ·  ( 全部 )

热门话题  · · · · · ·  ( 去话题广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