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越胜的周先生,章诒和的毛巾,章含之的大红门

鲁闽 鲁闽 2011-10-14 23:05:46
leo
2011-10-14 23:33:44 leo (都会是你的)

主要代表他们自己的利益嘛,和记者差不多

吉姆
2011-10-14 23:43:28 吉姆 (萬惡為手*淫。)

不知道你想说的是什么。。。是每个人必须无产吗?

[已注销]
2011-10-14 23:45:51 [已注销]

在官员面前,他们是又臭又硬的风骨文人
在平民面前,他们是屈身下顾的知识分子
在我眼里,他们只是装的比较逼真和投入
一个人要是物质生活这么在意的,就别指望研究出什么来了

引愁玉女
2011-10-14 23:56:32 引愁玉女 (所有人事已非的景色里我最喜欢你)

章诒和还说他们家当年出入是别克车,普通老百姓恐怕见都没见过吧。

鲁闽
2011-10-14 23:58:26 鲁闽 (我知道什么呢?)

其实我都帮章诒和们想好了,他们可以说:毛呢?毛吃啥住啥?我们再好,比得过他?没有他,我们过得更好,全国人也过得更好。

leo
2011-10-14 23:58:59 leo (都会是你的)

问题是,为什么那样的人被吹成这样的人

鲁闽
2011-10-15 00:02:28 鲁闽 (我知道什么呢?)

因为他们掌握话语权,而且他们也是具有这个社会浮躁、肤浅、爱走极端的毛病,还因为他们所反对的那些人做得也的确不够好?

我觉得他们这些人本来应该是带领大家更为理性地看待社会,有建设性的,而不是当搅屎棍,或者煽风点火。

leo
2011-10-15 00:47:19 leo (都会是你的)

前阵子接触了几个南方报系的人,默默觉得,“被洗脑”这种他们驾轻就熟地扣给别人的帽子其实很适合他们自己,他们的脑子简直就是一条条生产这种类型的文本的流水线:“毛呢?毛吃啥住啥?我们再好,比得过他?没有他,我们过得更好,全国人也过得更好。”话语阵地已经被这样的人占领地差不多了,在那样的单位如果思维不是这样子的简直是要被嘲笑的,不,一定是要被嘲笑的。

这个社会浮躁,肤浅,但是恐怕“爱走极端”基本上只停留在口头上,所以也就见不到他们来个痛快的,几十年喋喋不休地嘴炮着。当然,“来个痛快”也不符合他们“温和理性”的形象,微博造造谣什么的才比较理性……

好吧都是边洗脚边写的废话,科技革命放大了而不是缩小了媒体和公众人物的话语权,他们对现实的扭曲也常令我们对形势产生误判……弱弱地觉得现在就不是人类群星闪耀时,“小时代”里一众把自己做小了的知识分子的群丑图,激励着下一个伟大时代的伟大思想家前行,如果真的到了国家不幸英雄幸的年代,像lz这样富有检讨精神的思考者一定不会辜负历史的重托的~

骡马人
2011-10-15 09:22:59 骡马人 (做人要做骡马人)

“一条毛巾顶多只能用两周“,我靠,这是暴殄天物啊,我特么的都是用到破啊。。。

自意
2011-10-15 10:34:50 自意 (始则转俗成真,终乃回真向俗)

楼主说得好,楼上上的leo回复也精彩。
对这种不依不饶地表达怨恨,同时又卖弄优越感的文和书,我早已将它们屏蔽了。

隗知
2011-10-15 11:04:56 隗知 (莫成为人民的代言人与社会的良心)

自恋而缺乏宽容。

《上学记》里写道,当何兆武看见吴晗躲避空袭时候不雅的跑起来,自此开始鄙视吴晗。

而我也知道,许多的被称为了不起的知识分子是多么的装腔作势和冷漠小气。

仁者爱人,也包括爱那些粗鄙的人,不知道自己作为的人。不是仁者,怎可叫大师。

Summer Romance
2011-10-15 11:07:00 Summer Romance (TRAINING)

第一,lz把知识分子看得太高了。知识分子也是凡人,吃喝拉撒睡一样不少,即使较常人多几分理性修养,也不代表其必须“狠斗私字一闪念”,必须和最底层人民同甘共苦。知识分子只要尽到修习、传授知识的本分就可以了,没有必要将其绑在道德高架上。否定自私就是否定人性。
第二,lz把人民看得太低了。“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本来就是知识分子崇高而天真的妄想。知识分子为人民立了名,人民自己又立哪儿去?这是默认人民是没有力量的愚民。每个人为自己的利益说话是没有错的!只要他不剥夺他人的利益。每个人也必须争取自己的利益,而非仰仗他人。
第三,章的书向来透着一股小家子气的酸味。赵此书也不无自我粉饰的味道。但是如果就此曰知识分子如何如何,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未免狭隘。

鲁闽
2011-10-15 11:13:11 鲁闽 (我知道什么呢?)

顾小顾,你批评得不到点,尽管我也没有写太清楚。

“这些知识分子”,这个“这些”,是限定。我怎么可能说所有的知识分子都是不好的呢?这永远不可能是对的。

另外,“在他们的世界里,你看不到人民,尽管他们号称自己多么关心人民”这句的后半句“尽管他们号称自己多么关心人民”,这句话也不是白写的,如果他们不号称,我当然也就不会那么要求他们。

为自己说话当然没错,但认为自己的话才是真话那就错了。历史既然是多面的,那就应该多说一点,所以,我们要有半吊子的文学爱好者,还要有社会学家、历史学家,我写这篇,是因为我认为现在“这些”知识分子被捧得太高了,他们不配。

Summer Romance
2011-10-15 11:24:03 Summer Romance (TRAINING)

那请教lz, “在他们的世界里,你看不到人民,尽管他们号称自己多么关心人民” 这一句话是从何处得出?
是周的住房和麦乳精、赵的自我掩饰、史良的送毛巾么?

Summer Romance
2011-10-15 11:25:29 Summer Romance (TRAINING)

之前粗看,没有注意“这些”限定,向lz致歉。

自意
2011-10-15 11:33:28 自意 (始则转俗成真,终乃回真向俗)

楼上认为知识分子本来就不应该被绑上道德高架,那你怎么解释他们事实上的名望与地位?
这里面有个名与实的问题,这是楼主要讲的重点所在。

鲁闽
2011-10-15 11:36:42 鲁闽 (我知道什么呢?)

你这样客气,倒让我不好意思了。道歉太郑重,互相理解就好。

那句话的出处,你这问题倒把我问住了。我只能说,我是凭感觉。但这感觉肯定不是瞎感觉,我说书里私货很多,就是因为写了很多似是而非的东西。如果你多看一点这些人的东西,他们对文革的回忆,虽然只是小回忆,但的的确确是很有自我意识地上升到人民的高度的,是代表人民进行讨伐的。但我看了他们的内容,总觉得,他们根本达不到那个高度。我在最后贴了贴了一段我朋友的回复,我认为讲得很清楚——

事情的大小都是相对的,自己生活水平下降到什么水平,要放在全国平均生活水平在什么程度上这个大环境里讨论。没有多少人会觉得那个年代好,反思和批评都是应该的。但反思和反思不一样,有的反思看到了深层次的问题,有意思也有意义;有些回忆——比如章怡和写的东西——就是在怨念自己家的那些小事,既没有对深层次原因的思考,也没有对于同一时代劳苦大众的关心,往小了说是矫情自恋,往大了说就是肤浅庸俗。至于把自己家那点事情怨妇似的说出来算不算无聊,取决于阅读者自身的品味和视野——没追求的人觉得八卦看西洋景不无聊,肤浅庸俗的人看起肤浅庸俗的东西反觉怡然自得,这种事情发生得多了,就像屎壳郎觉不得粪臭。

鲁闽
2011-10-15 11:39:54 鲁闽 (我知道什么呢?)

@自意:我昨晚又翻了几页。赵越胜说,周辅成也说,自己从建国后就被迫害,简直没有人格。但是赵越胜写周辅成爱西洋乐,说文革之前,北京有演出,北大都会派车送这些老先生去看演出,我就想,这不会也算迫害的一部分吧?我总觉得这些人太不老实了。

另外,周去世,他们的同道就酸溜溜地说,北大不派领导来是不对的,蔡元培的北大已经死掉了。然后又说,北大领导不来,这才符合周的气质。我就纳闷了,这敢情好,来也不对,不来也不对,合着就你们都对,哪有这样的呢?太酸了。

Aliensong
2011-10-15 20:54:11 Aliensong (开始了!)

贡献个段子,真事儿。章问某人最近在干嘛,此人说一边写祥林嫂文章,替父亲申冤鸣屈,一边做了个借此捞钱的动作。 所以,对这些,民国前吃干饭,文革后吃干饭,在文革中他们吃点稀饭就苦大仇深的人,一向鄙视。

蒋莱
2011-10-17 15:01:31 蒋莱

不怀疑楼主的感觉是非常细腻的,但有些地方确实是我们生活层次差才产生的一种错觉(史良的毛巾除外,两个礼拜有点暴殄天物),这就像我们认为美国人的生活方式奢侈一样,其实难道他们那样不正是一个有尊严的人过的生活吗?是我们,而非别人的错。另,不要纠察别人,而要反思自己,因为我们的目的是完善自己,挑剔别人与完善自己相悖。其实那些作者都很忠实自己的内心,当他们忠诚写下这些文字,早已经在做反思了。我的体会,仅供参考。商榷

鲁闽
2011-10-17 15:12:22 鲁闽 (我知道什么呢?)

@发雷:我认为我朋友的回复讲得比我清楚,我再复制一遍,希望你明白我的意思到底是什么。我想补充的是,我不是因为生活层次差才产生错觉,这与我认为美国人生活方式奢侈也不一样。美国人吃一餐饭用一堆纸巾,我不认为是有尊严,只是浪费而已。纠察别人不是为了纠察,而是为了反思,我自己也算个知识分子行列里的人了,我需要时常提醒自己不可以变成他们这种样子——

没有多少人会觉得那个年代好,反思和批评都是应该的。但反思和反思不一样,有的反思看到了深层次的问题,有意思也有意义;有些回忆——比如章怡和写的东西——就是在怨念自己家的那些小事,既没有对深层次原因的思考,也没有对于同一时代劳苦大众的关心,往小了说是矫情自恋,往大了说就是肤浅庸俗。

鲁闽
2011-10-17 15:17:30 鲁闽 (我知道什么呢?)

@发雷:周辅成做学问的态度我欣赏,赵越胜的向学我也欣赏,但我喜欢参差地看人。

人民之
2011-10-18 01:34:29 人民之

“没有多少人会觉得那个年代好”,如果harechan (我知道什么呢?)不把左派同志们当成人看,我也没办法。章诒和等人以及一大批党的领导、开国元勋生活得比一般人要好,这是得到了党和政府的批准和支持,不知道正享受特供的harechan是不是也应该自我反思,是不是还是要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呢?!章怡和写的东西,主要集中在自己家的那些小事,用心来写,以情感人,深受人们的欢迎,这就很好嘛,不像一些回忆录,明明写得自家在那个时代的事嘛,却故作高深,还嚼之无味,或者就是喊口号,牵强造作。无疑,章怡和以一滴水来折射那个时代的用情之作自然是不能入那些视人为草芥、假装关心劳苦大众的高等精蝇的法眼,在这些伪君子看来,受到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不是“肤浅庸俗”之作是什么?!

鲁闽
2011-10-18 08:12:25 鲁闽 (我知道什么呢?)

我什么时候享受特供了?

人民之
2011-10-18 08:43:55 人民之

哦,想不到 harechan (我知道什么呢?)身为人民公仆,常于前英国租借地、购物天堂和东方的拉斯维加斯做客,还多跟局厅级高官把酒言欢,竟然还是一个享受不了高福利待遇、绿色安全食品等等的小官僚,真真让人震精!

砸或铺
2011-11-19 14:27:26 砸或铺

LZ有点刻薄了,周和赵应该跟吃糠菜才足以忧国忧民?你没有权利要求知识分子成为甘地那样的圣人,人人都有其局限性。《燃》的价值在于让我们得以一窥当年知识分子的生存状态和精神诉求。而当代的“知识精英”又如何呢?

落尘寰
2011-11-23 20:03:17 落尘寰 (等待,慢慢的美好的生活。)

大家的讨论很精彩,学习了

Hbomb
2011-12-17 01:28:55 Hbomb

怨念自己家的那些小事,既没有对深层次原因的思考,也没有对于同一时代劳苦大众的关心。

看来你穿越去了延安文艺座谈会。

soulseeker
2011-12-17 22:53:32 soulseeker

知识有多种,知识分子的价值显然各有分别。学哲的人如果能竭力点醒时代的民智,便是功德一件了。如何理解梭罗在湖边体验比贫民更简拮的生活时却也嗤笑底层人民为过上富丽生活的“盲目”劳作呢?他对奴隶制的憎恶完全是出于对奴隶生活状况的同情吗?发明了电灯火车电话,推动了工业文明也方便了最底层民众生活的科学家,他们作为知识份子的价值,是否因为福利了当下的民众就更崇高了呢?农科出身的体贴贫农,叫他使用化肥种更出多土豆以摆脱饥饿,哲学出身的体贴人类,认为贫农应该停止非自然的多余耕种而过回天然原始的非工业生活,认为如此不仅贫民能解决温饱,如此全人类都能更幸福。不过,相信工业文明下孕育成长的穷农肯定也是要嗅出后者的酸腐的。似乎很难说,与底层同阵营就天然代表你的诉求就更纯洁和崇高。专制社会的政府为民谋的善,天然就短那么一截,但民众却能领情,梭罗这样的哲学家倒想为民众谋得长长久久的“善”,只是恐怕鲜少有活在底层的民众能领他们的情。

[已注销]
2011-12-18 11:15:10 [已注销]

章和乔均不能算是知识分子。不能与周相比。

知识应当尊重,喝点麦乳精也不算什么。不能说人家忧国忧民,就没有喝麦乳精的资格,非得亲身下个乡去了。下乡的知识分子也不知凡几。

这本书的作者确实是有点精英气质,生活也在上层。但问题在于,没有这些受过良好教育,自认精英气质的上层人士,你指望贫农民智自开来实施所谓的自由平等,那更是缘木求鱼自寻死路。

对于C国,似乎没有其他选择。

tata
2012-02-26 22:09:53 tata (努力向 家政行业和木工业迈进)

知识分子其实应该算是“贵族”的一部分,中国解放后,贵族这个部分就彻底没有了。

而知识分子本来就是酸的,这个“酸”就看怎么理解的,褒贬不一吧

其实我个人是很欣赏当年钱钟书先生的作为的,一心向学问,偶尔过问一下事实,但绝对不过界,而且也是以知识分子的身份谈论,(一般人都知道文化人的话大多不实际),所以他过得就很好,该享受的也享受,

相比顾准,钱钟书就实在太“聪明”了

鲁闽
2012-02-26 22:44:52 鲁闽 (我知道什么呢?)

@鞋子旅行:我觉得拿这两人比,不太合适,因为顾准是入世的,他是老党员,而且还做了不小的官,做了不少实务工作,在官场时气也盛。他气盛有他的资本,因为他的确很有能力和水平。

只是这一面,后来的许多人不提了,好像只有把他塑造成一个两袖清风型的知识分子才好,有人更是把他塑造成反党的,结果他女儿之前不就出来说了嘛,我父亲从来不反党。

顾准后来研究的是政治史,这体现了他研究问题、思考问题的深度,也体现了他的政治抱负。我认为,一个没有政治抱负的人,是太可能在那种环境下还去研究哪些问题的。

但钱钟书不同,他就是一个非常纯粹的读书人的形象,所以他也遭罪,但遭得不多。

我不能去评价谁好谁不好,都很珍贵。但我心里的希望是,更多的读书人应该首先以钱钟书为榜样。

tata
2012-02-26 22:55:46 tata (努力向 家政行业和木工业迈进)

对,纯粹从学术和治学的角度来看,钱钟书真的是一代大师,特别是《谈艺录》,看得让人没话讲。

这样的知识分子在现在来看真的越来越少几乎绝迹。

当然我个人也是非常钦佩顾准,只不过他的结局真的令人无言。

我的看法是这样的:顾准不算是一个标准的知识分子但是总喜欢用知识分子的思路和抱负来行事

隗知
2012-02-26 23:44:00 隗知 (莫成为人民的代言人与社会的良心)

追求普世的善即是最大的恶。真理是超越善恶的。所以钱强于他人。

读破!
2012-07-14 16:49:41 读破! (\(^o^)/~)
第一,lz把知识分子看得太高了。知识分子也是凡人,吃喝拉撒睡一样不少,即使较常人多几分理性修 第一,lz把知识分子看得太高了。知识分子也是凡人,吃喝拉撒睡一样不少,即使较常人多几分理性修养,也不代表其必须“狠斗私字一闪念”,必须和最底层人民同甘共苦。知识分子只要尽到修习、传授知识的本分就可以了,没有必要将其绑在道德高架上。否定自私就是否定人性。 第二,lz把人民看得太低了。“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本来就是知识分子崇高而天真的妄想。知识分子为人民立了名,人民自己又立哪儿去?这是默认人民是没有力量的愚民。每个人为自己的利益说话是没有错的!只要他不剥夺他人的利益。每个人也必须争取自己的利益,而非仰仗他人。 第三,章的书向来透着一股小家子气的酸味。赵此书也不无自我粉饰的味道。但是如果就此曰知识分子如何如何,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未免狭隘。 ... Summer Romance

到位。别的回复都透着一股子谄媚气。
读书如果只看这些东西恐怕自己也宽广不到哪里去。

读破!
2012-07-14 16:54:58 读破! (\(^o^)/~)
到位。别的回复都透着一股子谄媚气。 读书如果只看这些东西恐怕自己也宽广不到哪里去。 到位。别的回复都透着一股子谄媚气。 读书如果只看这些东西恐怕自己也宽广不到哪里去。 读破!

不好意思,下面的回复没有看完,以偏概全了。

吴盐
2012-09-01 21:43:34 吴盐 (没屄装个屌)

奇怪,每人有每人的世界和活法,每人都要自顾。

易彬
2012-09-02 17:32:44 易彬 (文艺中年。《穆旦评传》作者。)

精神传记?小说?记忆靠得住吗?看的时候感觉很奇怪。

沁黑
2013-06-04 22:27:53 沁黑 (要勇敢。)

看完真是槽点无数。LZ说出了我的心声。

明月一何朗
2013-10-11 15:42:37 明月一何朗 (问君欲识前程事,开门即是闭门人)

一个人无法决定自己的出生, 他生在那样一个家庭,过这样的生活,是他的错么? 还有你可以关注一点历史,从50年代初的思想改造开始,对知识分子的凌虐难道不够二十多年吗?

未未
2014-06-05 16:01:01 未未

同意。大家讨论真精彩。学习了。

青(求己)
2014-06-24 17:22:38 青(求己) (每临大事有静气,不信今人无古贤)

喂,黑耳陈,你家外交部司长还骑自行车上班吗?

青(求己)
2014-06-24 17:34:15 青(求己) (每临大事有静气,不信今人无古贤)

文化知识分子在物质上受优待这是党的惯例,从延安时代起就是这样,你可以看看萧军的《延安日记》,他的孩子是可以照顾进入延安保育院的,大饥荒时代中央专门发政策特许高级知识分子有去特供商店买东西的权利。可是正如陈伯达所叹的:不过是主上倡优蓄之罢了。文化人的政治地位很低,从延安时代开始亦是,所谓臭老九,臭老九,知识分子还名列地富反坏右资等黑八类之后,就是这个意思,根本和元代没一毛钱的关系。黑耳陈想黑别人知识分子,却秀出了自己连对那个时代的常识都没有,还是多花点心思怎么去拍司长的马屁巴哈~

ufo_basker
2014-06-24 17:49:25 ufo_basker

呵呵,章诒和人家算黑木崖的早期会员,离裆比楼主近,喝麦乳精怎么了?你鳖官员的特供怎么不说说

dianyou521_152f
2014-09-20 15:58:27 dianyou521_152f

享受尊重不是自明的,你是精英就要承担相应责任,可以认为知识分子也是普通人,但是降低要求的结果就是他们的地位也就越来越也普通。觉得我就应该有好生活,拜托,现在不是封建社会。五四精英打到孔家店,自己继承孔家地位。五四之后,没有谁是天然就该享受的,如果达不到精且英,历史不会怜悯任何人

ufo_basker
2014-11-09 09:34:12 ufo_basker
享受尊重不是自明的,你是精英就要承担相应责任,可以认为知识分子也是普通人,但是降低要求的结 享受尊重不是自明的,你是精英就要承担相应责任,可以认为知识分子也是普通人,但是降低要求的结果就是他们的地位也就越来越也普通。觉得我就应该有好生活,拜托,现在不是封建社会。五四精英打到孔家店,自己继承孔家地位。五四之后,没有谁是天然就该享受的,如果达不到精且英,历史不会怜悯任何人 ... dianyou521_152f

书生们不全是杂碎把,除了吴晗,郭沫若之外,以前在夹边沟,现在还有在监狱,说起来,轮吃的好享受的好,你能把这话给那个嗜好带鱼养殖爱吃的包子的说一声吗

素心人
2017-04-25 23:42:44 素心人 (甘面壁读十年书)
文化知识分子在物质上受优待这是党的惯例,从延安时代起就是这样,你可以看看萧军的《延安日记》 文化知识分子在物质上受优待这是党的惯例,从延安时代起就是这样,你可以看看萧军的《延安日记》,他的孩子是可以照顾进入延安保育院的,大饥荒时代中央专门发政策特许高级知识分子有去特供商店买东西的权利。可是正如陈伯达所叹的:不过是主上倡优蓄之罢了。文化人的政治地位很低,从延安时代开始亦是,所谓臭老九,臭老九,知识分子还名列地富反坏右资等黑八类之后,就是这个意思,根本和元代没一毛钱的关系。黑耳陈想黑别人知识分子,却秀出了自己连对那个时代的常识都没有,还是多花点心思怎么去拍司长的马屁巴哈~ ... 青(求己)

黑耳陈是谁啊?

远古善良战斗君
2017-04-26 00:04:28 远古善良战斗君 (新保守主义文青)
黑耳陈是谁啊? 黑耳陈是谁啊? 素心人

就是文章作者啊。以前他的英文名读来就是这个音

素心人
2017-04-26 01:10:46 素心人 (甘面壁读十年书)
就是文章作者啊。以前他的英文名读来就是这个音 就是文章作者啊。以前他的英文名读来就是这个音 远古善良战斗君

原来是这样啊,谢谢!

鶴
2018-04-05 23:27:20

“父亲对宾雁是十分敬重的。父亲说五七年反右他是不赞成的,他当时负责的部门一个右派都没有打。在共产党内,父亲是罕见的能宽容异己的人。他自己有所谓党性约束的一面,但对我的反叛思想、“异端邪说”却能持宽容的态度,允许我在他面前批判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允许我抨击xxxxx的种种作为。虽然和我激烈争论,但不压制,不禁止。父亲知道我和宾雁的交往后, 嘱我找个时间请老刘到家里吃饭。”

鶴
2018-04-05 23:31:20

“赵越胜”何许人也?前中国社科院哲学所“青年研究群体”的主力之一,专业研究的是西方当代哲学,主攻马尔库塞。气质、长相十足像个河北农民,却是地道的“高干子弟”——父母是副部级高干,住独家四合院,却偏偏视权势、地位之类如粪土;秉性个性乃天生的“住家男人”,却是公认的“最后的精神贵族”——妻子当时在外国留学,独自带着女儿买菜做饭的,却把日子过得有条不紊且有滋有味;人长得其貌不扬,却绝对地以“貌”取人——不凭名气也不凭学历,但非得在气质、趣味上让他看对了眼,才会把你请进家门,进入这个“往来无白丁”的沙龙圈子。


鲁闽
鲁闽 (广东广州)

鲁闽的最新日记  · · · · · ·  ( 全部 )

热门话题  · · · · · ·  ( 去话题广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