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司马谈“论儒”有感

钟1

来自: 钟1 2016-12-02 01:32:59

  • 今天地

    今天地 2016-12-02 07:32:02

    儒道认识境界上,还是有本质差异的。

    汉唐道家上风,国势就张扬奔放,宋明儒家上风,国势就收缩保守。
    魏晋五代虽乱而不亡,宋明却两次被外族所灭。

  • 钟1

    钟1 2016-12-02 08:18:25

    儒道认识境界上,还是有本质差异的。 汉唐道家上风,国势就张扬奔放,宋明儒家上风,国势就收 儒道认识境界上,还是有本质差异的。 汉唐道家上风,国势就张扬奔放,宋明儒家上风,国势就收缩保守。 魏晋五代虽乱而不亡,宋明却两次被外族所灭。 ... 今天地

    "汉唐道家上风"?我就呵呵了。

    宋的确积弱,归根结底那是重文抑武的国策导致的,儒家在国事上提倡有文事必有武备,可不是一喂的重文。
    “明”儒家上风,国势就收缩保守?你得看地图。

    据清初的顾炎武讲,魏晋是中国历史上最乌烟瘴气的时代,呵呵。

  • 钟1

    钟1 2016-12-02 08:40:31

    会稽内史王凝之,羲之之子也,世奉天师道,不出兵,亦不设备,日于道室稽颡跪咒。官属请出兵讨恩,凝之曰:"我已请大道,借鬼兵守诸津要,各数万,贼不足忧也。"及恩渐近,乃听出兵,恩已至郡下。甲寅,恩陷会稽,凝之出走,恩执而杀之,并其诸子。凝之妻谢道韫,弈之女也,闻寇至,举措自若,命婢肩舆,抽刀出门,手杀数人,乃被执。

    叛军来了,王羲之的儿子还在请道教的大神天兵,结果城陷被杀,留下一个永久笑话。
    此事可见一斑:王谢是晋朝最大的门阀,也随时会被叛军杀死,可见晋朝有多乱套了。
    而魏正是晋乱的源头。魏名士嘲弄道德,归根结底是君主无德,大家噤若寒蝉不敢讲话,就装疯卖傻嘲弄道德而已,实际上坚守节操洁身自好正是名士所追求的。

    三国是中国历史上最悲催的时代,人口从上讲,全国人口只有几百万,是中国人口数最低的时代,春秋战国虽然乱,但是仍然有子贡、陶朱公这种人经商发财,发战争财的不可胜记,然而三国时期因为乱到极致了,连经商的生意都做不下去了。

  • 今天地

    今天地 2016-12-02 08:46:04

    "汉唐道家上风"?我就呵呵了。 宋的确积弱,归根结底那是重文抑武的国策导致的,儒家在国事上 "汉唐道家上风"?我就呵呵了。 宋的确积弱,归根结底那是重文抑武的国策导致的,儒家在国事上提倡有文事必有武备,可不是一喂的重文。 “明”儒家上风,国势就收缩保守?你得看地图。 据清初的顾炎武讲,魏晋是中国历史上最乌烟瘴气的时代,呵呵。 ... 钟1

    儒家除了呵呵,基本就什么都不会了

  • 钟1

    钟1 2016-12-02 08:47:27

    儒家除了呵呵,基本就什么都不会了 儒家除了呵呵,基本就什么都不会了 今天地

    汉唐还用讲?
    你除了讲空话,基本什么都不会了,从来说不出个所以然,就会喊口号。

  • 钟1

    钟1 2016-12-02 09:10:21

    儒家除了呵呵,基本就什么都不会了 儒家除了呵呵,基本就什么都不会了 今天地

    魏晋五代不亡,然后呢?西晋几十年?东晋又几十年?那几十年怎么个乱法的你读过史书么?宋朝多少年才亡的?
    魏晋五代不亡于外族,结果隋文帝是鲜卑人,李世明是隋文帝的旁系血亲,汉、鲜卑混血。五代不亡于外族,然后亡于宋辽。嗯,不亡于外族,我就不呵呵了。

  • 今天地

    今天地 2016-12-02 09:28:26

    魏晋五代不亡,然后呢?西晋几十年?东晋又几十年?那几十年怎么个乱法的你读过史书么?宋朝多少 魏晋五代不亡,然后呢?西晋几十年?东晋又几十年?那几十年怎么个乱法的你读过史书么?宋朝多少年才亡的? 魏晋五代不亡于外族,结果隋文帝是鲜卑人,李世明是隋文帝的旁系血亲,汉、鲜卑混血。五代不亡于外族,然后亡于宋辽。嗯,不亡于外族,我就不呵呵了。 ... 钟1

    以汉比宋
    以魏晋比元,魏晋虽乱,但远甚元之亡国。

    儒家是喊空话的鼻祖,道家怎么敢跟儒家比。儒棍还是继续呵呵比较好。

    大秦帝国张仪骂孟子:
    “孟老夫子,尔何其厚颜也?!”张仪站在当殿,手中那支细亮的铁杖竟是直指孟子:“儒家大伪,天下可证:在儒家眼里,人皆小人,唯我君子;术皆卑贱,唯我独尊;学皆邪途,唯我正宗。墨子兼爱,你孟轲骂做无父绝后。扬朱言利,你孟轲骂成禽兽之学。法家强国富民,你孟轲骂成虎狼苛政。老庄超脱,你孟轲骂成逃遁之说。兵农医工,你孟轲骂为未技细学。纵横策士,你孟轲骂作妾妇之道。你张扬刻薄,出言不逊,损遍天下诸子百家!却大言不惭,公然以王道正统自居。凭心而论,儒家自己究有何物?你孟轲究有何物?一言以蔽之,尔等不过一群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书呆子,整天淹没在那个消逝的大梦里,惟知大话空洞,欺世盗名而已!国有急难,邦有乱局,儒家何曾拿出一个有用主意?尔等竟日高谈文武之道、解民倒悬,事实上却主张回复井田古制,使万千民众流离失所,无田可耕!尔等信誓旦旦,称‘民为本,社稷次之,君为轻’,事实上却维护周礼、贬斥法制,竟要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民;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使万千平民有冤无讼、状告无门,天下空流多少鲜血?如此言行两端,心口不应,不是大伪欺世,却是堂堂正正么?

    这段越看越舒服。

    一开始手机上没看清这个id,如果知道是你根本不会回,告辞。

  • 钟1

    钟1 2016-12-02 10:04:14

    以汉比宋 以魏晋比元,魏晋虽乱,但远甚元之亡国。 儒家是喊空话的鼻祖,道家怎么敢跟儒家比 以汉比宋 以魏晋比元,魏晋虽乱,但远甚元之亡国。 儒家是喊空话的鼻祖,道家怎么敢跟儒家比。儒棍还是继续呵呵比较好。 大秦帝国张仪骂孟子: “孟老夫子,尔何其厚颜也?!”张仪站在当殿,手中那支细亮的铁杖竟是直指孟子:“儒家大伪,天下可证:在儒家眼里,人皆小人,唯我君子;术皆卑贱,唯我独尊;学皆邪途,唯我正宗。墨子兼爱,你孟轲骂做无父绝后。扬朱言利,你孟轲骂成禽兽之学。法家强国富民,你孟轲骂成虎狼苛政。老庄超脱,你孟轲骂成逃遁之说。兵农医工,你孟轲骂为未技细学。纵横策士,你孟轲骂作妾妇之道。你张扬刻薄,出言不逊,损遍天下诸子百家!却大言不惭,公然以王道正统自居。凭心而论,儒家自己究有何物?你孟轲究有何物?一言以蔽之,尔等不过一群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书呆子,整天淹没在那个消逝的大梦里,惟知大话空洞,欺世盗名而已!国有急难,邦有乱局,儒家何曾拿出一个有用主意?尔等竟日高谈文武之道、解民倒悬,事实上却主张回复井田古制,使万千民众流离失所,无田可耕!尔等信誓旦旦,称‘民为本,社稷次之,君为轻’,事实上却维护周礼、贬斥法制,竟要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民;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使万千平民有冤无讼、状告无门,天下空流多少鲜血?如此言行两端,心口不应,不是大伪欺世,却是堂堂正正么? 这段越看越舒服。 一开始手机上没看清这个id,如果知道是你根本不会回,告辞。 ... 今天地

    首先,张仪的人品就是很下作的,一堆大义凛然的话从他口里讲出来,不免让人喷饭,很搞笑的!

    “人皆小人,唯我君子”----只要德行好就是君子,而非唯我独尊
    "术皆卑贱,唯我独尊"----孔子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百工可是儒所是推崇的哦
    墨子兼爱,你孟轲骂做无父绝后----父子之间确实不能做到绝对的平等
    扬朱言利,你孟轲骂成禽兽之学----自私鬼与禽兽无异
    法家强国富民,你孟轲骂成虎狼苛政。老庄超脱,你孟轲骂成逃遁之说。兵农医工,你孟轲骂为未技细学。----这些孟子没讲过。
    纵横策士,你孟轲骂作妾妇之道。----孟子之骂非常爽快,莫非你国际影响力大就是大丈夫了?孟子曰:居天下之广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得志与民由之,不得志独行其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这才是真正的大丈夫!!)

    “国有急难,邦有乱局,儒家何曾拿出一个有用主意”----你若真听孔夫子的话,天下怎么会乱?天下会乱,就是因为失了根本,忘却了道义,不体恤民情。你若真听孔孟的话,天下太平了,还有你纵横策士的事情?还有你纵横家到处忽悠的空间?
    就好比说,做预防的医生防范于未然,大家都听话,乖乖去打治预防针,那么天花的医生还用得着那么多了么?

    “事实上却主张回复井田古制,使万千民众流离失所,实上却维护周礼、贬斥法制”----恢复的是礼义仁政,而非井田而非周礼。孔夫子说了嘛,夏商周都有可取之处嘛。

    “让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民”,让刑不上大夫,公卿大夫犯错自裁而不能羞辱对方,比如刘备让袁术自裁,那是对贵族的一种尊重。礼不下庶民,让老百姓少铺张浪费,不要在丧葬婚礼上多花冤枉钱。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民不知礼乐,可使先由之,要教他们懂诗书礼乐,那就太劳神了,那么多人教不过来。

    “使万千平民有冤无讼、状告无……”----孔子曰:听讼,吾犹人也。必也,使无讼乎!
    -----------------------
    这作者也是脑抽的,说的东西基本上全部错,这也是很要水平的,呵呵。

  • 钟1

    钟1 2016-12-02 10:21:21

    以汉比宋 以魏晋比元,魏晋虽乱,但远甚元之亡国。 儒家是喊空话的鼻祖,道家怎么敢跟儒家比 以汉比宋 以魏晋比元,魏晋虽乱,但远甚元之亡国。 儒家是喊空话的鼻祖,道家怎么敢跟儒家比。儒棍还是继续呵呵比较好。 大秦帝国张仪骂孟子: “孟老夫子,尔何其厚颜也?!”张仪站在当殿,手中那支细亮的铁杖竟是直指孟子:“儒家大伪,天下可证:在儒家眼里,人皆小人,唯我君子;术皆卑贱,唯我独尊;学皆邪途,唯我正宗。墨子兼爱,你孟轲骂做无父绝后。扬朱言利,你孟轲骂成禽兽之学。法家强国富民,你孟轲骂成虎狼苛政。老庄超脱,你孟轲骂成逃遁之说。兵农医工,你孟轲骂为未技细学。纵横策士,你孟轲骂作妾妇之道。你张扬刻薄,出言不逊,损遍天下诸子百家!却大言不惭,公然以王道正统自居。凭心而论,儒家自己究有何物?你孟轲究有何物?一言以蔽之,尔等不过一群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书呆子,整天淹没在那个消逝的大梦里,惟知大话空洞,欺世盗名而已!国有急难,邦有乱局,儒家何曾拿出一个有用主意?尔等竟日高谈文武之道、解民倒悬,事实上却主张回复井田古制,使万千民众流离失所,无田可耕!尔等信誓旦旦,称‘民为本,社稷次之,君为轻’,事实上却维护周礼、贬斥法制,竟要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民;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使万千平民有冤无讼、状告无门,天下空流多少鲜血?如此言行两端,心口不应,不是大伪欺世,却是堂堂正正么? 这段越看越舒服。 一开始手机上没看清这个id,如果知道是你根本不会回,告辞。 ... 今天地

    我错了,我改改。你不光是会喊口号。你也有秀低分的干货。
    这种话看着都能越来越舒服,你的水平,我也是服了,彻底的服了!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188749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