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太平间被美丽女鬼强.......

谋之弓

来自: 谋之弓 2016-11-29 16:22:22

7人 喜欢
  • 小黄鸡

    小黄鸡 (有人模仿我的鸡) 2016-11-29 16:22:24

    像鬼片! 美丽的女鬼。

  • 无聊的阿辰

    无聊的阿辰 2016-11-29 20:53:04

    此刻 我只愿意和你聊天

  • 周而复始

    周而复始 (如果你说要我陪你浪迹四方) 2016-11-29 20:53:52

    前排瓜子花生矿泉水

    来自 豆瓣App
  • 程又晚

    程又晚 (过尽千帆皆不是。) 2016-11-29 20:54:17

    你是晋江的吧?

    来自 豆瓣App
  • Ash

    Ash (总是隐隐的觉得有人在盗我图..) 2016-11-29 20:55:06

    直接上重点!

    来自 豆瓣App
  • 谋之弓

    谋之弓 2016-11-30 19:30:51

    我身上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我赶忙的把李梅塞进了装尸袋,然后关上冰柜的门。

    不过在我关上柜门的时候,我却没有注意到,那装尸袋里的李梅,她的手指动了一下。被我锁紧柜门之后,她的全身都在抽搐。

    我走之后,发生的这一切我并不知道,因为那个时候我已经从停尸间走了出来,正坐在靠椅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刚刚着实被李梅死去的样子给吓得不轻。好一会儿我才缓了过来,我在口袋里掏了掏,掏出自己花了五块钱买的一包劳白沙,然后坐在椅子上就开始抽了起来。

    劳白沙的烟味很浓,正适合我这种老烟民,可是就当我烟抽到一半的时候,我的旁边响起了一个声音。

    “小伙子,给根烟抽抽。”

    听到这死气沉沉的声音,我还以为是老王头又折回来了,我想都没想就从兜里又掏出一根烟,然后给他递了过去。但是很快的,我就反应了过来,老王头虽然因为常年呆在太平间,但是他绝对不可能再次折回来。

    因为他说过,深夜从太平间回去了,千万别返回去,因为那一条路,很有可能就是通往鬼门关的路。半夜,正是阴魂肆掠的时候。

    我见鬼了?这是我第一时间的想法,但是我很快就打消了自己这个念头。我在太平间两个多月,这么久没见到鬼,总不能今天就遇见了吧。再说了,我从来都不信有鬼,这是个科学的时代。

    “大爷,这么晚了还来这里看亲人呢?”我熟络的在旁边拉了一把椅子出来,招呼着自己面前的这个大爷坐下来聊会天,因为这么个地方,一晚上没人聊天实在是淡出个鸟来。

    “我的家就在这里啊!”老大爷没坐下来,而是站在旁边,不过我递上去的烟他却没点燃,而是重新给我递了过来,“能给我点上吗,烟瘾上来了。”

    家,家就在这里?

    我当时就想拔起腿朝着外面跑去,可是身下的腿,坐在椅子上就好像千斤重一样,怎么也抬不起来。

  • 谋之弓

    谋之弓 2016-11-30 19:31:06

    我特么真的见鬼了,在这个二十一世纪,我特么见鬼了。这个事情说出去给谁谁都不会信,但是现在却真正的就发生在我的身边。

    我脑子里一时间转过了很多心思,这个鬼看上去很和善的,应该不会找上我吧。再说了,这么大年纪的鬼,应该打不我赢,我可是血气方刚的年轻小伙子。

    “大爷啊,这么晚了,还在外面呢。”我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就像和一个正常人话着家常一般。

    老王头曾经告诉过我,当你遇到了鬼的时候,就当作没事人一样,和往常一样该干嘛还是干嘛。但是千万一点,不要和任何的鬼有一点的接触,就连说话都不要。

    但是现在的我,犯了大忌,我竟然给一个老鬼递上了烟,而且还和他说话了。现在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只能希望这个鬼快点走,快点走。

    那根烟就这么点在那里,也没人去动他,但是我能看得见那个鬼的手上竟然出现了一根香烟,而且还在燃着火。老鬼的口中,一口口的吐着烟雾,满嘴的老黄牙。

    “小伙子,我要走了,谢谢你的烟,抽着味道不错。”

    老烟鬼走的时候,我看着他的步子,没看到步子在动,但是我却看见他在移动,而且速度还很快。

    “好心的提个醒,明天晚上千万别来······”

  • 啊哦啊哦

    啊哦啊哦 2016-12-01 13:50:53

    我特么真的见鬼了,在这个二十一世纪,我特么见鬼了。这个事情说出去给谁谁都不会信,但是现在却 我特么真的见鬼了,在这个二十一世纪,我特么见鬼了。这个事情说出去给谁谁都不会信,但是现在却真正的就发生在我的身边。 我脑子里一时间转过了很多心思,这个鬼看上去很和善的,应该不会找上我吧。再说了,这么大年纪的鬼,应该打不我赢,我可是血气方刚的年轻小伙子。 “大爷啊,这么晚了,还在外面呢。”我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就像和一个正常人话着家常一般。 老王头曾经告诉过我,当你遇到了鬼的时候,就当作没事人一样,和往常一样该干嘛还是干嘛。但是千万一点,不要和任何的鬼有一点的接触,就连说话都不要。 但是现在的我,犯了大忌,我竟然给一个老鬼递上了烟,而且还和他说话了。现在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只能希望这个鬼快点走,快点走。 那根烟就这么点在那里,也没人去动他,但是我能看得见那个鬼的手上竟然出现了一根香烟,而且还在燃着火。老鬼的口中,一口口的吐着烟雾,满嘴的老黄牙。 “小伙子,我要走了,谢谢你的烟,抽着味道不错。” 老烟鬼走的时候,我看着他的步子,没看到步子在动,但是我却看见他在移动,而且速度还很快。 “好心的提个醒,明天晚上千万别来······” ... 谋之弓

    快更啊,好慢啊

  • 谋之弓

    谋之弓 2016-12-15 12:57:06

    快更啊,好慢啊 快更啊,好慢啊 啊哦啊哦

    啊,我以为没人看了

  • 海森堡儿歌

    海森堡儿歌 (不要告别) 2016-12-15 13:07:17

    加了个油啊~~~

  • 葵葵葵葵葵

    葵葵葵葵葵 (Normally insane.) 2016-12-15 13:10:56

    来自 豆瓣App
  • 口可口可

    口可口可 2016-12-15 13:18:52

    握草没了?

    来自 豆瓣App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6-12-15 13:20:27

    下面没了。。。

  • 啊哦啊哦

    啊哦啊哦 2016-12-15 13:22:25

    啊,我以为没人看了 啊,我以为没人看了 谋之弓

    我每天都在看啊,你还更不更了?对得起我这个忠实观众吗?

    来自 豆瓣App
  • 天桥说书人

    天桥说书人 2016-12-15 13:30:22

    麻溜的啊

  • Ame

    Ame 2016-12-15 13:59:12

    快更快更

    来自 豆瓣App
  • 小迷妹呀☀️

    小迷妹呀☀️ 2016-12-15 13:59:56

    求更新

    来自 豆瓣App
  • 小迷妹呀☀️

    小迷妹呀☀️ 2016-12-15 14:01:57

    求更

    来自 豆瓣App
  • 谋之弓

    谋之弓 2016-12-15 14:04:19

    一晚上我都没敢离开太平间那个简陋的前台,因为老王头说的话我还记得很清楚。

    医院太平间的走廊,在半夜千万不要走,那是留给鬼的。

    本来我是不信的,但是现在经历了这个老烟鬼的事情,就不由得我不信了。

    我想离开这里,但是坐在椅子上,我就是感觉自己身子都抽不起来,就好像是被鬼压着了一般。而且我现在的脑子里,所有的景象都是李梅那个跳楼的样子,从上百米的高空,直接摔下来,没摔成肉酱,我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我怕,我害怕,我是真的怕了。从小到大,打从娘胎出来就没遇到过这事,这次突然遇见,真的让我吓得不轻。

    脸色苍白,手一直在发抖,我想点根烟,但是发现这烟怎么都点不着。有时候一阵阴风吹过,我都以为是有鬼从我的身边经过。索性第一次遇见的老烟鬼只是问我要了根烟,对我并没有太大的想法,不然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办了。

    一整个夜晚,尿来了,我只能憋着,烟瘾犯了,打火机打不燃。我支撑着自己沉沉的眼皮,就这样一熬,终于到了第二天换班的时候。

    “小王啊,你这脸色怎么看着这么差啊?”老王头拍了拍还坐在椅子上发呆的我。

  • 谋之弓

    谋之弓 2016-12-15 14:05:58

    “啊,啊,啊,没事,我在想问题。”正是老王头的这一巴掌让我回了神,我连说了三个啊,才让自己的心情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我没敢把自己遇见鬼的事情说出来,因为这话说了,谁会信呢,别人都以为你是在开玩笑而已。

    “老王头,那我先走了哈。”我小心翼翼的说了一句,又忍不住的朝着里面望了一眼,最后屁股一扭没等老王头回答我就跑了出去。

    老王头看着我急急忙忙跑出去的样子,他笑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他从自己的衣服袋子拿出一张黄符,然后直接咬破自己的手指,在上面胡乱的画了几笔。

    他嘴里嘀咕着什么,我出去了,所以我并不知道老王头现在正在做的这一切,但是隐隐隐隐约约从来口中传出来几个模糊的字眼,“尘归尘,土归土······”

    符咒拿在他的手中,竟然无火自燃起来,这是怎样的一种法力?

    现在的我已经坐在了回家的公交车上。但是在车上,我朝着后座望过去的时候,我总能发现公交车的后座坐着一个穿着大红色衣服的美女,有点不食尘间烟火的味道。

  • 谋之弓

    谋之弓 2016-12-15 14:06:53

    我琢磨着晚上遇鬼,白天就遇见一个好看的妹子,怎么都觉得是我撞大运了。原来挤公交的时候,遇见的不是恐龙就是大妈,现在我的心里也稍微的平衡了一下。

    但是我却没有走到后座上去闻闻美女的味道,站的不远不近,嗅嗅美女身上的香水味,这是我以前经常爱干的事情。因为我实在是太困了,站在公交车上,握着扶手的时候,我都觉得只要一闭眼我都能睡着。

    “让让,谢谢啊!”

    本来就快睡着的我,却被旁边的一个人使劲的碰了一下,然后把我挤到一边。

    我被瞬间惊醒,本来正准备破口大骂的,但是到嘴的话我就忍了回去。我怕我骂完之后就被拉下公交,然后一顿毒打。

    挡在我面前的,明显就是一个比我高了一个头的东北汉子,看了他一身肌肉,我想了想还是算了。

    回到家之后,匆忙的洗了一个澡我就躺了下来,躺在床上的时候,我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事情,我觉得这一切真的有点不可思议的味道。

    我遇见鬼了,我真的遇见鬼了!

    但是这种自己知道,憋在心里又不能对别人说的心情,你们理解吗,那真的叫一个难受,难受的不要不要的。

    想睡觉,但是睡不着,想打电话,手里的号码拨出去几次但是却被我挂断了。

    我几乎被整疯了,我怀疑下一秒,我就会疯掉。

    “草泥马的,老子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小伙子,什么时候怕这个了?”我大喊了一声,然后噌的一下就从床上爬了起来,我找出一瓶买了好久的安眠药,然后倒出了两粒,没喝水就直接吞了过去。

  • 谋之弓

    谋之弓 2016-12-15 14:07:22

    安眠药的效果还是很好的,吃下去还没多久,我就睡了过去。

    在睡梦中,我迷迷糊糊的看见一个穿着大红色衣服的美女就站在我的面前,我认真的看了过去,赫然就是我先前在公交车后座上看见的那个美女。

    “嗨,美女。”我摆出一副自认为很迷人的微笑,就当我准备下一步动作的时候,我被吓得怪叫出声:“草泥马的,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面容模糊,而且双手无力的垂在两旁的女人。

    脑袋上破了一个大洞,手臂还有裙摆下露出来的四肢上,还有着大大的口子,用粗粗的针线缝起来的。

    不得不说,那个缝伤口的人,一定不会针线活,因为这伤口缝的,还留有几个大大口子,里面有血水还在慢慢的渗出来。

    恶心,恶心的想吐。

    “呵呵,你不是见过我吗?”那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红衣阴冷的说道,模糊的脸上根本就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草!你是李梅?你不是已经死了吗?你找我干嘛,我并没有害你啊,我长这么大,做的做过分的事情,就是初中的时候跑去女生浴室偷看过啊,你看我上有老,下有老二的份上,放过我吧·······”

  • 谋之弓

    谋之弓 2016-12-15 14:07:39

    我有点语无伦次起来,原本一直横在自己心头的李梅,竟然真的出现在我的面前。与我在太平间的停尸房看见的最大的区别就是那一身红色的衣服了。

    红色的衣服,是大煞,而且李梅还死不瞑目。

  • Arianhod

    Arianhod 2016-12-15 14:08:11

    mark

  • 名号是什么呢👤

    名号是什么呢👤 2016-12-15 14:12:48

    小说,守夜人?

    来自 豆瓣App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1170795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最新话题  ( 更多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