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支付宝校园日记

任夏虫

来自: 任夏虫 2016-11-28 10:33:42

来自 豆瓣App
  • 兰闺少妇织香罗

    兰闺少妇织香罗 2016-11-28 16:31:24

    为什么啊?

    来自 豆瓣App
  • 任夏虫

    任夏虫 2016-11-28 16:59:56

    为什么啊? 为什么啊? 兰闺少妇织香罗

    什么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提这个问题吗?因为我觉得潜意识里不太尊重女性啊

    来自 豆瓣App
  • 兰闺少妇织香罗

    兰闺少妇织香罗 2016-11-28 17:06:27

    什么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提这个问题吗?因为我觉得潜意识里不太尊重女性啊 什么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提这个问题吗?因为我觉得潜意识里不太尊重女性啊 任夏虫

    为什么支付宝要这样规定?

    来自 豆瓣App
  • 任夏虫

    任夏虫 2016-11-28 17:09:52

    因为马云一直想要做社交,微信一家独大,而且微信支付功能现在有占据支付宝市场份额的趋势,马云眼红了吧,就生搬硬套的往支付宝里加社交功能,而这个创意,就是赤裸裸地利用女性的性别特征来吸引公众的注意力,明显在潜意识里就将女性当做玩物和赚钱的工具了

    来自 豆瓣App
  • Tin Jaco

    Tin Jaco (惨劇に明け暮れた猟奇に縋る孤独) 2016-11-29 09:45:53

    就是约炮工具,我实在想不出还有啥别的含义。

  • 任夏虫

    任夏虫 2016-11-29 12:55:48

    就是约炮工具,我实在想不出还有啥别的含义。 就是约炮工具,我实在想不出还有啥别的含义。 Tin Jaco

    高级援交工具

    来自 豆瓣App
  • 樊萃萃

    樊萃萃 (↖萃取的萃↖) 2016-11-29 17:59:36

    想到许多夜场的票价也是,男性100女性50甚至免费,酒吧是女性畅饮之类的。这种模式,是资本对人本身的物化,但不是男权对女性的物化,还是不太一样吧。
    物化是抹杀个体的主体性,这个交易模式并没有抹杀女性的主体性。它是利用了男权社会下男性掌控经济资源的现状,当然这助长了男权气焰,但没到物化这个程度。
    我觉得这里面真正龌龊、猥琐的是王思聪,他这等于说是这个平台的女性都是性工作者,并且污名化性工作者。真说物化,他更是在物化女性。真不明白家事这么好的人,性格为什么会这么屌丝。

  • 樊萃萃

    樊萃萃 (↖萃取的萃↖) 2016-11-29 18:10:40

    我也有些乱。感觉继续讨论下去,就变成,买春卖淫是不是物化女性。
    我以前对此存疑,但看了欧容的花容月貌,我觉得性工作者可以有主体性,应该有主体性,我希望ta能得到主体性。ta只是个服务人员。

  • 樊萃萃

    樊萃萃 (↖萃取的萃↖) 2016-11-29 18:19:09

    这是电影。
    https://movie.douban.com/subject/21815004/
    这是我最喜欢的影评,和相关文章。
    https://www.douban.com/note/335136941/
    https://www.douban.com/note/335137255/

    也翻了lz的日志,能感受到lz的对这件事的厌恶情绪,但我是男的,并且立场上一直想为性工作者张目(注1),所以并不是特别理解lz的这种情绪。希望能通过讨论理解这种情绪。

    注1:张目的意思只是去污名化,我只希望人们意识到,性工作者是服务人员,不应该被歧视和虐待。我不赞同性交易合法,至少不赞同在男权社会搞性交易合法。

  • 任夏虫

    任夏虫 2016-11-29 19:17:36

    这是电影。 https://movie.douban.com/subject/21815004/ 这是我最喜欢的影评,和相关文章。 这是电影。 https://movie.douban.com/subject/21815004/ 这是我最喜欢的影评,和相关文章。 https://www.douban.com/note/335136941/ https://www.douban.com/note/335137255/ 也翻了lz的日志,能感受到lz的对这件事的厌恶情绪,但我是男的,并且立场上一直想为性工作者张目(注1),所以并不是特别理解lz的这种情绪。希望能通过讨论理解这种情绪。 注1:张目的意思只是去污名化,我只希望人们意识到,性工作者是服务人员,不应该被歧视和虐待。我不赞同性交易合法,至少不赞同在男权社会搞性交易合法。 ... 樊萃萃

    你可以不理解啊,我从来没有鄙视过性工作者,首先这在中国是不合法的,为什么不合法,其实从根本上来说不是这种行为带来的安全隐患吗?您的为性工作者张目的愿望我没有任何意见,他们的确有主动性,不论是男是女都具有。我的态度是,这个项目本身就是在利用公众对女性所扮演的社会角色的潜意识,就是在物化女性,另一方面的态度,是悲哀于一部分女性的不自知,仅此而已,当然,我可以悲哀,也接受别人不接受我的悲哀。

    来自 豆瓣App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