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的阶层固化:“二代”们的社会流动(邓志强)

菏泽民间观察

来自: 菏泽民间观察(建设乡村和县城重建故乡精神气质) 2016-11-27 13:20:47

  • 菏泽民间观察

    菏泽民间观察 (建设乡村和县城重建故乡精神气质) 2016-11-27 13:21:37

    社区青年团组织归属感研究
    ——以湖南城市社区团组织为例
    On the Belongingness of Youth League in Communities:Taking Youth League in Urban Communities in Hunan Province
    收藏|打印|下载
    作 者:
    邓志强+关注

    作者简介:
    邓志强,中共湖南省委党校共青团理论教研部教师,社会学硕士,研究方向:青年发展与社会政策

    原文出处:
    《青年探索》(广州)2009年第5期 第1-4页

    内容提要:
    城市社区团组织是党与社区青年联系的桥梁和纽带,目前城市社区团组织建设已成为共青团工作发展的新领域。结合对湖南省5个城市社区团组织建设的实地调查和相关资料,提出了加快推进城市社区团建工作的三个建议。

    期刊名称: 《青少年导刊》复印期号: 2010年01期
    关 键 词:
    社区青年/团组织/归属感

    字号:大中小
      一、引言
      城市社区团组织是党与社区青年联系的桥梁、纽带,目前城市社区团组织建设已成为共青团工作发展的新领域,城市社区团组织建设关系到社区青少年的成长成才。2000年《共青团中央关于加强城市社区团组织的若干意见》提出了加强社区团组织建设的重要性和紧迫性。2008年团的十六大明确要求加快城市社区团建步伐,推进城市共青团建设。只有切实加强城市社区团组织建设,不断增强团组织的凝聚力和战斗力,才能更好地团结、教育和带领青年,才能更好地推动和谐社区建设的进程。
      社区团组织归属感是影响城市社区团组织建设的重要因素。所谓社区团组织归属感是指社区青年把自己纳入团组织的心理状态,是对社区团组织身份的确认和情感认同,主要包括对社区团组织的认知评价和情感体验。
      二、研究方法
      本研究的研究对象是湖南省的城市社区青年和城市社区团组织,为此本研究的调查对象是湖南省5个地级市的城市社区青年和城市社区团组织。本调查采取了多阶段等距抽样调查方法,还采取了无记名和自填式问卷调查。共发放了500份问卷,回收492份,有效问卷为469份,有效率为93.8%。本研究使用SPSS11.5统计分析软件,对数据进行归纳整理,利用其中的分析模块对数据进行分析,得出结论。
      根据研究的目的,本次调查从以下几个方面探询城市社区团组织建设状况:社区青年的基本情况,家庭背景,社区青年对团组织的需求状况,社区团组织青年归属感,社区青年对团组织的满意度,社区青年结构状况,社区团员结构状况,社区流动青年结构状况,社区团干部队伍建设状况等。
      三、结果分析
      (一)样本基本情况
      在本次调查中,一共有469位城市社区青年做出了有效的问卷。他们的基本情况如下表1。
      
      (二)社区青年对团组织的需求状况
      1.渴望拥有继续学习的机会
      调查表明,社区青年在业余时间主要的活动是看电视、看电影、听音乐,睡觉或散步,上网等等,而打球等体育活动并非是青年们的主要休闲项目。经过个案访谈发现,他们上网主要是聊天、打游戏,很少通过网络进行充电学习。但社区青年并非不思进取,通过调查,我们得知:他们很期望在业余时间能够进修或参加培训(78.0%选择了此项),当然也有不少青年希望在业余时间能够充分放松身心,51.0%的选择去郊游,39.7%的选择看电视、看电影、听音乐。
      2.需要团组织的关怀和帮助
      目前社区提供服务项目主要是老年人服务(80.8%)、残疾人服务(74.4%)、环境绿化服务(74.4%)、文化娱乐服务(63.3%),但法律援助服务严重不足。而从调查数据,我们可知社区青年最需要的服务项目之一是法律援助服务。青少年服务(37.5%)和劳动就业服务(14.9%)也是社区青年迫切需要的,这与当前的就业形势严峻、青少年合法权益切实需要加强保障等息息相关,而且与他们渴望继续学习也是一致的。在问卷设计中,我们设计问题:“如果您在学习、工作、生活上不如意,您会①找朋友倾诉②与家人谈心③向社区团组织反映情况④其他”,以此来反映社区青年对团组织的信任度。结果表明,在遇到困难时,多数社区青年心中有团组织,30.3%的向社区团组织反映情况,寻求帮助,由此说明他们其实非常渴望团组织的关怀。
      (三)社区团组织归属感呈弱化态势
      参照卡萨达、贾诺威茨等人关于归属感的相关研究,我们可以从以下五个方面来测量社区青年对团组织的归属感:社区青年的主人翁意识、社区青年对团组织的认同感、社区青年对团组织的喜爱程度、社区青年对团组织的依恋程度、社区青年对团组织事务的关心程度。我们依次设定量表:(1)您是否同意:“社区团组织是我家,建设靠大家”?(2)您是否同意:“社区团组织开展的活动会更加有利于您的成长和发展”?(3)您是否同意:“如果条件允许,您愿意长期参与社区团组织的活动”?(4)您是否同意:“如果要搬迁到异地,您会对现在的社区团组织感到留恋”?(5)您是否同意:“当社区团组织的集体利益受到损害,您是否会参加社区青年因此发起的一些联合行动,如向主管部门联名上书等”?所有上述问题的回答均按正向态度分为肯定、比较肯定、一般、不太肯定和否定5个等级。
      
      在回答问题(1)时,15.8%的社区青年表示同意,16.6%的社区青年表示比较同意,故只有32.4%的社区青年对此持认同态度,而高达25.8%的青年表示不太肯定。这意味着,社区青年缺乏团组织归属感和亲切感,主人翁意识不强。在回答问题(2)时,16.6%的社区青年表示同意,34.1%的社区青年表示比较同意,即50.7%的社区青年对此持肯定态度,但持否定的青年也有33.2%。可见不少社区青年认为社区团组织与他们的成长和发展关系不大。在回答问题(3)时,17.3%的社区青年表示肯定,35.2%的社区青年表示比较愿意长期参与社区团组织活动,然而32.0%的社区青年的参与意识非常淡薄,采取了不合作的态度。这一统计数据表明,社区青年对团组织的喜爱程度不高。在回答问题(4)时,43.1%的社区青年不愿意离开团组织,26.2%的表示无所谓,30.7%不会对团组织产生依恋感。这说明社区青年对团组织的依恋程度较低。在回答问题(5)时,38.6%的社区青年对此持肯定态度。37.4%的对团组织事务不是很关心,24.1%的选择了无所谓的态度,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社区团组织向心力不够强,说明大部分社区青年在潜意识里没有将自己纳入所属团组织的利益共同体,并认为社区团组织事务与自己没什么关联。
      我们接着用5级量表赋值法对上述统计结果进行数据处理,将值域范围确定在1-5之间,分别代表城市社区青年团组织的归属感由“弱”、“较弱”、“一般”、“较强”和“强”的不同水平。其中社区青年的主人翁意识均值为2.80,社区青年对团组织的认同感均值为2.71,社区青年对团组织的喜爱程度的均值为2.70,社区青年对团组织的依恋程度的均值为2.77,社区青年对团组织事务的关心程度的均值为3.00,均处于“较弱”到“一般”之间,偏向于“一般”的位置水平。最后,城市社区青年团组织的归属感的综合得分为16.2,处于“一般”水平。可见,城市社区青年团组织的归属感呈弱化态势。
      (四)社区团组织归属感的影响因素分析
      
      我们将社区青年的性别、社会地位、在社区内的居住时间、在社区内的人际关系、对社区团组织的满意度以及对社区团组织发展的认知度作为研究的自变量建立多元回归模型,探求其对湖南省城市社区团组织归属感的影响。为了测量方便,我们将社区青年的社会地位转化成为社区青年受教育程度和月实际收入两项指标。
      调查结果显示,社区青年的性别以及在社区内居住时间的P值分别是0.796和0.898,均未能达到显著性水平,可见,性别以及居住时间的长短并不影响社区青年的团组织归属感的强弱。测量结果同时表明,社区青年自身的社会地位与其社区团组织归属感呈正相关关系,文化程度、每月收入的标准化系数分别是0.052、0.091,但他们之间的相关系数并不高,二者只是弱相关关系,也就是说社会地位并非影响社区团组织归属感的主要因素。
      社区团组织发展认知度、人际关系的好坏与社区青年团组织归属感呈正相关关系,相关系数分别为0.161和0.156,达到了显著性水平。这就意味着社区青年对社区团组织发展的认知程度越高,对社区团组织的未来就越有信心,其社区团组织归属感也越强。社区青年在社区里社会交往越广泛,邻里关系越亲密,社区团组织归属感越强。但二者之间是弱相关关系,人际关系也不是影响社区青年团组织归属感的主要因素。
      社区青年对团组织的满意度是影响社区团组织归属感最显著的因素,其标准相关系数高达0.651,达到了显著性水平。这说明社区青年对团组织的满意度与社团组织区归属感高度相关,社区青年对团组织的满意度是促进和形成社区团组织归属感的重要因素。
      我们通过个案访谈得知,社区团组织的活动局限于卫生清扫、治安巡逻等,形式单一,缺乏吸引力。而社区青年们希望团组织多开展如培训、就业服务等方面的活动,来满足他们的现实需求。社区团总支、团支部也有苦衷,工作经费不足,来源单一,活动场所不够,活动的开展缺乏物质保障。调查发现,青年群体在社区团组织活动参与上出现了参与动力明显不足的特征,参与方式多是被动的。这是由于一些青年将社区团组织建设发展视为党组织、团组织、街道政府部门的事情,认为这些活动在一定程度上带有强制性的色彩,而当代社区青年的独立意识非常强烈,因此对团组织开展的活动就会产生一定的抵制情绪。
      社区是松散的区域性社会共同体,目前团员管理的条块关系没有完全理顺,由于在职团员主要对本单位团组织负责,组织管理上的条块矛盾对于社区团组织开展工作,仍然有一定障碍。调查显示,经常参加活动的社区青年寥寥无几,这也降低了社区团支部组织活动的热情。由于社区内团员到团组织报到的意识不强,社区团组织寻找工作对象也存在困难。如何动员在职团员和流动团员在社区中发挥作用,加强对他们的教育和管理,是摆在社区团支部面前的难题。
      四、结语与建议
      调查表明,社区团组织缺乏吸引力和凝聚力,社区青年对团组织的认同感和归属感出现弱化的趋势。因此我们必须进一步解放思想,贯彻服务理念,加快推进城市社区团建工作。
      (一)培育社区文化,不断增强社区青年的团组织归属感
      社区文化是社会成员生存所必需的制度和社会发展的手段,是一套社区成员共有的价值观,具有象征意义的物质实体。不同的社区文化特质不仅造就了人们特殊的习性,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人们的价值取向,因此文化对社会成员的生活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青年正处于观念、性格和思维等形成和完善的重要阶段,他们生活在社区这个客观环境中,社区文化必然会产生强大的影响力。因此,培育社区文化,让社区青年积极地融入社区文化之中,从而使他们积极参与社区团组织事务、参加社区团组织活动成为一种自然的事情。在尊重青年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实现自我价值的同时,动员青年积极参与社区志愿服务活动。培育富有特色的社区文化,使其为社区青年共同创造、共同分享,以强大的凝聚力和感召力来增强他们的团组织归属感。
      (二)打造品牌,扩大团组织的影响力
      经过调研,我们发现,很多社区团组织发挥自身优势,转变职能,充分利用、整合优势资源,以品牌带动社区团建工作,扩大团组织的影响力和凝聚力。如张家界是个旅游型城市,在旅游行业范围内开展了一些有影响、有实效、有特色的“青”字号活动。市团委努力打造旅游品牌,“围绕旅游,精心设计,强化管理,加大宣传”,不断加强旅游窗口行业团建,把服务旅游和服务青年很好地结合起来。2005年是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张家界作为贺龙元帅的故乡和红二方面军长征出发地,红色旅游资源颇为丰富。社区团组织通过形式多样的活动,全面推进“红色旅游”工作。如利用节假日举办“红色之旅”夏令营;开展“红军路上,我为您服务”活动,在“红军路上”青年志愿者身着红军服装为游客义务咨询、卫生清扫、宣讲红军精神等。2008年,社区团组织以“我与祖国共奋进,为打造世界旅游精品,建设国际旅游新城作贡献”为主题,扎实开展服务旅游的活动,如开展了“红领巾小导游”、“红领巾小记者”等选拔培训活动。常德市社区团组织建设以“青年文明号助万家”、“社区志愿者服务”、“社区维权服务”等项目为基础,把服务社区和服务青年有机地结合起来。
      (三)坚持以服务青年为本,增强团组织的辐射力和凝聚力
      团组织要了解和把握各类青年群体的思想特点、成长需求和思想动态,切实把握并反馈青年在市场经济、多元价值和社会发展领域多变化背景下的思想和活动特点,针对青年面临的现实问题,坚持围绕团组织的职能和特点,以服务社区建设和团员青年为切入点,依托社区服务项目,努力为社区青年群众和广大团员青年提供多种形式的服务。要以青少年的参与率、满意率、认同率作为青年中心建设的检验标准,积极探索社会化发展、项目化服务、品牌化经营、企业化管理、个性化建设的可持续运行机制。注重开发个性项目,从单一到多样,有针对性地开展青少年欢迎、团组织力所能及、社区条件具备的工作项目,逐步完善服务项目体系。团组织要紧紧抓住社区环境建设、民众普遍关注的难点问题,发挥自身优势,积极主动为群众排忧解难。通过组织青年志愿者在社区开展扶贫、帮困、教育、医疗保健、科普讲座、心理咨询以及再培训等活动,切实帮助社区青年解决在生活和学习等方面遇到的困难。通过这些务实的服务行动来扩大团组织影响力、辐射力,不断增强团组织的凝聚力。
    上一页1下一页
    跳转分页阅读
    原文参考文献:
      [1]程容宁.浅析社区团组织建设的思路和方法[J].江西青年职业学院学报,2008,(4).
      [2]郭鹏.农村基层团组织建设现状与对策[J].中国青年研究,2007,(12).
      [3]谢伟.社区团建创新探索——对广州市白云区居民区团组织建设情况的调查[J].广东青年干部学院学报,2003,(2).
      [4]李海涛.关于城市社区团组织建设的探索与实践[J].山东省团校学报,1999,(4).
      [5]张文彤.SPSS统计分析高级教程[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4.
      [6]黄琳.青年社区参与行为影响因素探析——以广州市H街为例[J].青年探索,2008,(1).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815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最新话题  ( 更多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