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女准备把求婚提上日程, 开贴写素材把回忆做成...

Llalala

来自: Llalala 2016-11-27 07:25:46

标题:狮子女准备把求婚提上日程, 开贴写素材把回忆做成小册子. 记录认识他的第1237天, 在一起的402天!
  • Llalala

    Llalala 2016-11-27 08:45:52

    LZ目前在英国读书有时差, 所以现在已经快凌晨十二点啦. 等下还要写论文(悲催T T), 现在抓紧时间码一段!!

    其实以前暗恋他的时候我有用软件记录过当时的种种. 可惜后来一气之下全部删掉了, 具体怎么回事之后会讲到(很虐心的)! 总之, 现在只能靠自己的脑子拼凑这些过去1237天的零碎片段, 还好 我总能记起每一个小细节. 而且一想到起那个暑假, 就还是会有脸红心跳的感觉...

    <2013年7月8日>>>
    顶上的这个日子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间.
    那个暑假我19岁, 1月份正式和在一起两年半的前男友L分手(这个人会在2015年再出现, 因为中途我们和好了一次). 虽然考上了英国我理想的设计学院. 又决定还是要间隔一年, 因为那时的我想要去支教. 六月结束支教后 距离大一开学还有三个月. 典型不喜欢让自己闲下来的我, 通过小学拉丁舞蹈老师的介绍, 接触了Salsa舞. 可能因为小时候有国标的基础吧, 学起Salsa这种拉丁风情的舞就特别得心应手. 我的Salsa老师觉得我有天赋, 就建议我报师资课训练一段时间拿个小教学资格证. 我一想反正闲着也没事做, 就开始了暑期历时2个月全勤的训练.
    我每天下午两点会准时到舞蹈教室, 一个小时的基本功训练, 一个小时的舞蹈教学. 下午和老师一起吃个饭, 再接着晚上跟大课两小时. 所以那段时间我每天和老师混在一起, 我很努力 性格也是外向的, 跟她的关系也就处特别好. 讲这些铺垫是因为, 我老师算是我们的媒人.
    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那天没什么特别的, 我就穿了个普通的牛仔短裤, 一件无袖的背心. 他走进舞蹈教室的时候, 老师正在训练我转圈圈. 教室不大, 他就坐在门口的接待处那里, 我的左后方, 我从镜子里能清晰的抓住他的一举一动. 他那天穿着一件彩色横条纹的T恤, 背着书包 带着近视眼镜. 他理的圆寸, 看起来干干净净的学生样子. 可以说那个时候的舞蹈俱乐部不再有我不认识的人, 也不再有人会不知道我, 因为我会帮老师做做助教 偶尔代代课什么的. 老师看着可能有些疑惑的我介绍说: "这是我侄儿." 我知道老师有一个侄儿, 是学街舞的, 可是这个看起来不太一样啊? 我嘴里说好, 然后继续转圈. 但我会时不时偷看镜子里的他, 他从抽屉里拿出一根弹力绳之类的就往头上戴. 我在心里嘲笑他很久 好呆还有点傻, 又觉得他很可爱.
    没过多久来了一名学员, 本来在我上课之前学小课的, 但是突然有些事来晚了. 我说行, 她先上吧 我休息一小时咱们继续, 反正晚上我也是一直跟着你的. 老师可能觉得有些抱歉, 可能也觉得她侄儿一个人无趣, 也可能存心想撮合我们. 总之她对我说, YM 你就去跟我侄儿聊聊天吧~
    我走到他面前, 他还是坐着. 我也还是没看清他的样子, 可能是因为光线不好没开灯, 可能是因为他戴着眼镜, 可能是我根本不敢和他对视吧. 我记得我拿起一张舞馆的宣传单, 不自在的看上面的内容的样子又终于开口问他: 你是WZ老师的侄儿啊? 他说:是啊. 我说我知道另一个侄儿不知道你, 他说那是我表哥. 我说哦... ... 沉默一会儿, 我接着问他是大学生吗 学什么?他吞吞吐吐的告诉我说他是理工大学学地质的大二学生, 刚考完试不知道干嘛去, 后天还得回学校继续考试 就来看看他小姑. 他接着问我是学生什么的, 我说我在国外学设计马上开学了, 这刚支教回来没事就学学跳舞. 他一下抬头看着我说: 支教?哇! 哪支教啊 我就一直想去支教! 这句话可能就迅速拉近了我们的距离, 我们开始聊旅行 聊我们的专业等等等等. 我从那个时候感觉到他是那种一本正经搞笑的人, 而且他的生日跟我爷爷是同月同日的-摩羯座. 其实我的周遭朋友没有一个是摩羯, 但是我知道我爷爷对我奶奶有多好, 他是我心里好男人典范.
    一个小时过得很快, 我们从陌生到熟络一些, 那个时候我并不觉得他是一个多么慢热的人. 我继续上了一个小时的课, 就一起从教室去餐厅吃饭了. 那一阵我和我老师说话爱学台湾腔, 我逗他让他也说, 他就绷着打死不愿意. 但是他就会默默听我们讲, 时不时配合的嘴角笑一笑.
    晚餐我们吃的是火锅, 那天我就认真记住了他爱吃的菜有腰片, 因为他吃了两份(在一片都不允许我抢的情况下!). 而且当时有两件事加深了我觉得他幽默+傻呆呆的看法, 虽然后来他告诉我这些都是装的在逗我笑而已. 第一是我们烫脑花(是的, 四川人吃火锅有猪脑这个选项 )的时候, 火锅店贴心的给了一个巴掌大小的铁容器挂在锅壁上, 防止猪脑和其他菜混在一起碎掉. 他就说: 哟! 这很高级哦, 还是个鸳鸯锅(本来是指辣的和不辣的汤料一半一半的拼锅). 第二就是舞馆有一个老外叫汉密斯, 他想询问别人最近如何, 就一直说那个罗宾汉怎么怎么 说错了几次. 我觉得特别好笑当时, 好吧, 现在觉得没什么好笑的(迷之笑脸)
    吃完回舞馆 上完大课我们就散了, 他去住了老师家. 我们没有留下任何联络方式, 那个时候的喜欢可能被压的很深吧, 我也还是一个#我们当然不可能啦别东想西想的状况#.
    小火苗是有的, 可是一踩就熄的那种...

    未完待续...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94088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