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金先生的故事----

面具女生

来自: 面具女生(目标:60分煮妇) 2016-11-26 14:01:55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江月

    江月 (出发) 2016-11-26 17:36:45

    文学创作是一种语言的创作,身体在文学创作中生长。

    文章中各种感觉描写很细腻,加油

  • 面具女生

    面具女生 (目标:60分煮妇) 2016-11-26 17:41:59

    文学创作是一种语言的创作,身体在文学创作中生长。 文章中各种感觉描写很细腻,加油 文学创作是一种语言的创作,身体在文学创作中生长。 文章中各种感觉描写很细腻,加油 江月

    谢谢。

    有了妳的鼓励,会继续加油的。

  • Skylight

    Skylight (空气清新 呼吸自由) 2016-11-28 13:39:32

    有意思。。。为啥自己独自躺下在一个空间中,没有人听,会感觉孤独;为啥有人静静听,自己就不孤独,甚至感到安全了呢。

    “我在想你现实中的人际关系一定有问题吧”, 精神分析师 会这样说吗?

  • 面具女生

    面具女生 (目标:60分煮妇) 2016-11-29 10:48:36

    有意思。。。为啥自己独自躺下在一个空间中,没有人听,会感觉孤独;为啥有人静静听,自己就不孤 有意思。。。为啥自己独自躺下在一个空间中,没有人听,会感觉孤独;为啥有人静静听,自己就不孤独,甚至感到安全了呢。 “我在想你现实中的人际关系一定有问题吧”, 精神分析师 会这样说吗? ... Skylight

    分析家——金先生,确实这样说了,只不过在之前的分析中,从不这样说。在故事中的倒数第二次分析中,这样说的。

  • Skylight

    Skylight (空气清新 呼吸自由) 2016-11-29 12:33:47

    真正的精神分析师,一般不会这么论断……

    来自 豆瓣App
  • Skylight

    Skylight (空气清新 呼吸自由) 2016-11-29 12:36:27

    每个人都会有人际问题……因为世界从来不是期望的那样的

    来自 豆瓣App
  • 穿裘皮的Lilith

    穿裘皮的Lilith (死亡是黑色的诱惑) 2016-12-10 18:59:57

    为毛只有我觉得你的分析家是智障?嘤嘤嘤~

  • 穿裘皮的Lilith

    穿裘皮的Lilith (死亡是黑色的诱惑) 2016-12-10 19:16:48

    话说,为什么只是离婚?在心里挖个坟送给他吧

  • 假装成一个符号

    假装成一个符号 (晴天嫖妓,阴天乞讨。) 2016-12-10 22:40:13

    这种书写就像你分析的继续,既然在书写,不如就让分析在现实中继续 。或者,这种书写是继续在做未完成的告别。

    来自 豆瓣App
  • 穿裘皮的Lilith

    穿裘皮的Lilith (死亡是黑色的诱惑) 2016-12-10 23:46:43

    所以楼主再换个分析家估计就好了,讲真,听你描述,我觉得你的分析家在我这里活不过第一集

  • 面具女生

    面具女生 (目标:60分煮妇) 2016-12-25 15:30:55

    又到了圣诞节,我对时间的概念好像很不清晰,常常会有往事历历在目的穿越感。年底,那种周年效应的感受让我很不舒服很不舒服。

    去年(2015年)的上海冬天,很冷,郊区的最低温度跌破了零下十度,创下三十年来沪上冬季低温的极值。花园里的金桔树上的金桔,一夜色间冻成了乳白色,然后在回升的气温中变黑、脱落。

    2015年12月28日,星期一,也是分析日。一直很奇怪为什么金先生一直没和我说下个学期就有他自己的独立工作室了,地面和网络的两位分析者都已经被告知,我也不想在分析里去问。只是买了一本《打造我的法式小家》仔细地看书中的各种素材、体会整体风格,幻想着新的分析室里有哪些法式的氛围。红茶汁做旧的白木门?斑驳的铁艺杂货?亚麻质感的布艺用品?色调呢?会是深沉的灰咖还是浅淡如干枯的绣球花般的蓝灰?壁炉是不会有的啦,但可以想象出一个来。对啦,藤制品,一定要有藤制品,没有藤制品的参与就不会有法式乡村的感受。总之,把那些把房子底朝上能掉下来的那些室内软装的部分全部脑补了个遍。绣球花,也叫八仙花,不像鸢尾花在国内那么不多见,绣球花是可以种几株的。对此花印象深刻是因为之前学习素描的时候,基本功不扎实,写生绣球花的时候很容易被细节牵引,根本无从下手。

    去年冬天的分析日,金先生总是会迟到。那个分析室是借用同心心理工作室的一个房间。我是下午第一个分析者,为此我还兴奋过好一阵子,第一哎,好特别啊,占用他新鲜的无意识。有种始作俑者的变态的兴奋。

    12月28日,其实那天我很紧张,因为雄伯已经有一周没有回应了,我的直觉告诉我做为一个老人,可能会有不测,再加上前一周我对他的小小刺激,他要是真有什么负面的情况,我很难不对自己有自责。到了分析家的工作地点,工作室的助理也放假了,他依旧是——迟到。差不多又有五分钟过去了,超过分析时间已不止五分钟了。我没有多想,走到电梯间,选中正在上行的那部电梯,就站在门口。一种逼近的姿态,如果开门,他若匆忙,必会撞上我的位置。门开了,电梯里人不少,但还不算拥挤,金先生果然有点吃惊。我还是稍微让了让身子,让他出来,金先生边提问边出轿厢,在电梯门关闭之前问我:“你在这里做什么?” “等你啊。”其实我的潜台词是说:“你再迟到试试看?除非从我身体(尸体)上踩过去。”

    工作室的门打开了,去用了一下洗手间,竟然大楼停水了,很不爽。金先生说,我去准备一下。然后示意我进去。这时,我正面看到他与平日很不同。他喜欢卡斯特罗式的平底帽,虽然大部分时间没有那颗五角星,但一年四季几乎都是那一款,也许有几顶一样的,谁知道。金先生今天戴的是个绒线帽,黑色,边缘有两道彩色条纹,而且眼镜和平日里不一样,变成了个银色金属框的,整个的样子很怪,显得老成了许多。那顶帽子拉得很低,耳朵被遮盖得很严实。我的自由联想就是,那是一颗卤蛋,加了海带卷,至于条纹,黄、绿芥末酱是也。

    分析开始,我用余光看到了他红着的双眼,和很小心打了的一个哈欠。我的脑子里跳出几行短诗:

  • 面具女生

    面具女生 (目标:60分煮妇) 2016-12-25 15:32:24

    所以楼主再换个分析家估计就好了,讲真,听你描述,我觉得你的分析家在我这里活不过第一集 所以楼主再换个分析家估计就好了,讲真,听你描述,我觉得你的分析家在我这里活不过第一集 穿裘皮的Lilith

    因为我病入膏肓了吧。对小男生尚未脱瘾。

  • 面具女生

    面具女生 (目标:60分煮妇) 2016-12-25 23:32:51

    这种书写就像你分析的继续,既然在书写,不如就让分析在现实中继续 。或者,这种书写是继续在做 这种书写就像你分析的继续,既然在书写,不如就让分析在现实中继续 。或者,这种书写是继续在做未完成的告别。 ... 假装成一个符号

    无力继续,欲望推动不了分析的继续。

    告别吧,直到我什么也不想书写……。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4781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