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做一个温柔的人~by温酒

周炜

来自: 周炜(这里写点啥) 2016-11-26 13:38:15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周炜

    周炜 (这里写点啥) 2016-11-26 13:42:27

    屠龙少年
    少年躲在人群之后,望着一身华服的公主,就在几天前,他还以为那是个普通的女孩。
    他长叹口气,转身离开。
    一年后,巨龙袭击了王城,将公主掳走。消息传遍了全国。
    那晚,少年一夜未眠。
    第二天清晨,他收拾行装,独身远征。残破的剑劈开荆棘,少年终于站在巨龙面前,他扬手,锋刃泛起寒光。
    “喂!不要!”女孩喊道。巨龙一跃,躲在她的身后,瑟瑟发抖。
    “什么情况?”少年一头雾水。
    “哼,我等了你整整一年,不这样,你是不是一辈子都不找我?”

  • 周炜

    周炜 (这里写点啥) 2016-11-26 13:43:18

    枯骨
    “你能不能别蹲在我身边?瘆得慌。”男人冻得脱力,他蜷着身子,瑟瑟发抖。面前是一具骷髅,不知什么原因,仍能运动与发声。
    山洞中冰寒刺骨,仅靠着地下河捕捉的鱼作为食物带来的热量早已不足以抵御严寒。四周全是潮湿的石壁,火石扔在一边,早就被放弃了。
    距离出去只有半天的行程,寒冷使他再难前进。他不是第一个即将殒命于此的探险者,骷髅便是证据。
    “反正你也要死了,我看看怎么了?”骷髅不屑道,“几百年没见过生人,怪寂寞的。”
    “我真的要死了?”男人声音沙哑,“我不想女儿以后没有父亲。”
    “真的。”骷髅道,然后是长久的沉默。男人捂着脸,无声的啜泣。
    “妈的,一个大男人。”骷髅骂了一句,起身捡起火石,用力砸向了自己的颈椎。
    火焰点燃了一根骨头,伴随着噼啪声响,散发出温暖的光与热。
    “出去之后,把我的头骨,埋在阳光下面。”

  • 周炜

    周炜 (这里写点啥) 2016-11-26 13:59:21

    鲸鱼

    海上起了飓风。

    海面被深处泛起的泥沙搅得浑浊,骤雨像铺天落下的铁针钉进海中,海的中心有一个巨大的漩涡。

    "我不想死..."鱼群中的一只小鱼在波涛中朝一个方向中拼命地游去,却终究在这股巨大的吸力下脱不开身,带着哭腔说。

    "没有用的,孩子。我们逃不出这片漩涡。"小鱼的母亲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忽然间他们被罩进一片无边的黑暗里。小鱼惊恐地闭上了眼睛,它以为自己死了。

    "呵呵,让我看看,还是群鱼崽呢..."

    是一只鲸鱼吞下了它们,它把鱼群含在嘴里,闭住了气。

    船桨般的巨尾猛地一甩,巨鲸悠哉悠哉地游出了漩涡。到了安静的地方,悉数把鱼们吐了出来。

    "你们还太小啦,等长大些,我就来吃你们。"

    鲸鱼越游越远,悠悠的声音如大海亘古吹起的号角,绵绵不绝。

    by邱雷苹

  • 末班车girl

    末班车girl (宠辱不惊,去留无意~) 2016-11-27 10:58:54

    果然脑洞大开

    来自 豆瓣App
  • 周炜

    周炜 (这里写点啥) 2016-11-28 12:23:13

    支付鸨

  • 周炜

    周炜 (这里写点啥) 2016-11-29 11:59:09

    龙与骑士
    巨龙闯入了王宫。
    骑士作为王国第一高手,前去护驾时,王宫内仅剩下了国王一人。
    “那条可恶的巨龙抢走了我的女儿。”国王惊魂未定,颤颤巍巍道,“我命令你去把她救回来,只要你能成功,我就把女儿嫁给你,封你做驸马。”
    骑士入宫两年,也没听说国王有女儿。尽管带着疑惑,他却仍答应了下来,甚至有些惊喜。
    他即日启程,穿越数十里后,终于闯入了巨龙盘踞的城堡。
    巨龙用爪子撑着下巴,道:“国王那个老头说话倒挺算数。”
    “公主呢?”骑士望着空荡荡地大厅中央坐着的巨龙愣住,放下了刚举起来的剑。
    “嘁,公主公主公主,你脑子里怎么总想着公主,这个世界上哪来那么多公主会被巨龙抓走。”巨龙哼了一声,“再说了,你也没见过公主长什么样,就敢娶她?万一很丑怎么办?”
    “但是童话里都写...”
    巨龙跃起,散发出滚滚威严。她在空中化为身着赤色长裙的少女,扑倒骑士,速度快到骑士连剑都来不及拔出。
    “童话可没写过,你能打得过一条龙。”
    骑士被龙威压制着,这才意识到自己根本没有丝毫打败巨龙的机会。
    少女的嘴角扬起一丝笑意。
    “童话里也没写过,我不比任何一个国家的公主差,并且爱上了一个骑士。”

    by温酒

  • 创可贴

    创可贴 2016-12-01 12:59:58

    伟哥厉害了(⁎⁍̴̛ᴗ⁍̴̛⁎),加油哇,胖呼呼的暖爸

    来自 豆瓣App
  • 陳

    2016-12-01 13:14:02

    坐等更新

    来自 豆瓣App
  • 周炜

    周炜 (这里写点啥) 2016-12-04 16:13:13

    幽灵
    “云上面是什么样子呢?”男孩撑着下巴,好奇地望着天上的云,眼睛一眨一眨。
    他正想着,眼前突然间闪过一道黑影。
    “啊!!!”幽灵猛地跳出,大叫一声。
    男孩一脸好奇地与他对视。
    幽灵在空中飘着,动作僵住,脸色渐渐变得难看。
    “你这样是对我鬼格的侮辱。”幽灵道,“今天的业绩如果达不成,全城的鬼都会嘲笑我,你让我面子往哪放?”
    “你会飞?”男孩开口。
    “啊?”幽灵一愣,”会啊...”
    男孩骑在幽灵身上,欢呼着穿过云层,天空中繁星点点,映在他的眸子里。
    “说好了啊,”幽灵不放心的提醒,”一会儿下去装也要装出被我吓一跳的样子!”

    by温酒

  • 周炜

    周炜 (这里写点啥) 2016-12-04 16:15:39

    斑马线
    周末,孩子们都放了假。大街小巷,尽是欢声笑语。
    男孩也是这个队伍中的一员,他刚从捉迷藏的地方出来,他的朋友便已经跑了很远。
    “喂!不要跑!”男孩叫道,急忙追赶自己的朋友。
    跑到马路旁边时,红灯刚过。男孩焦急地冲了出去,一辆车转弯,直向他撞来。
    司机大惊失色,急忙踩下刹车。男孩脚下不稳,朝后退了两步,跌坐在地,险险避开,只是轻微擦伤。
    “哎呦,胸口好痛。”男孩摸着胸口呲牙咧嘴,“明明没被车碰到的。”
    藏在斑马线中间的黑白无常收回同时抬起的腿,擦了擦汗。
    “妈的,这是今天第六个了,这群小兔崽子就不能看着点车吗?”

    by温酒

  • 周炜

    周炜 (这里写点啥) 2016-12-05 15:23:30

    窃烛
    庙里的蜡烛没日没夜的燃烧,并为此而自豪着。
    它受到大家的拥护,同时也回报以光明。一到夏天,就有无数小虫绕着它飞。一切生活,都趋近于它想象中的完美。
    唯独那只小鼠。
    它总是趁其不备,毁坏庙里的帘子,甚至当着蜡烛的面,偷走落在地上的烛油。
    奈何蜡烛离不开烛台,每次一发生这种事情,它都只能愤怒的大喊一句“你个小偷!”,然后独自生着闷气。
    终于,蜡烛燃到了尽头,在这一天熄灭。它惶恐的发现,之前围绕着它的小虫,全都不见了踪影。
    小鼠又爬上了桌子。
    “喂!你个小偷,又要偷些什么!”蜡烛没有底气地叫到。
    小鼠放下一根蜡油和布片捏出的粗糙蜡烛,将仅剩的一节烛芯抱起,揉在顶端。轻轻道:
    “偷你。”

  • 周炜

    周炜 (这里写点啥) 2016-12-13 19:30:09

    狼搭肩
    “我跟你讲,这座森林里,有很多狼。”少年的好友煞有介事地道,“走夜路的时候,一旦肩膀被搭住,千万不要回头,只要你一回头,就会被狼咬断脖子。”
    少年耸了耸肩:“小说看多了吧。”
    朋友欲言又止,终于还是没说什么。
    太阳西落,少年走在小路上,向家的方向赶去。风吹动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他突然感到肩膀上搭了些什么,心里猛地一惊。
    少年想起之前朋友说的话,双腿都软了。他脖子僵硬着向前,一直没敢回头。
    “停!”走到森林中央时,少年的耳边响起一声大吼。
    少年猛地停住,差点吓出尿来。
    “嗷~我到家啦,谢谢你背我吼。”灰狼拍了拍少年的肩膀,掏出两枚碎银子,塞到少年手中,“喏,其中一颗,是你背我回家的酬劳。”
    少年接过银子,还没反应过来状况,傻傻问道:“那另一颗呢...”
    灰狼:“我说段话,你把这段话说给别人。另一颗,就是这个的报酬啦!”

  • ,,,,,

    ,,,,, 2016-12-13 19:32:17

    温酒是老黄酒还是桂花酒

  • 创可贴

    创可贴 2016-12-13 19:46:05

    狼搭肩 “我跟你讲,这座森林里,有很多狼。”少年的好友煞有介事地道,“走夜路的时候,一旦肩 狼搭肩 “我跟你讲,这座森林里,有很多狼。”少年的好友煞有介事地道,“走夜路的时候,一旦肩膀被搭住,千万不要回头,只要你一回头,就会被狼咬断脖子。” 少年耸了耸肩:“小说看多了吧。” 朋友欲言又止,终于还是没说什么。 太阳西落,少年走在小路上,向家的方向赶去。风吹动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他突然感到肩膀上搭了些什么,心里猛地一惊。 少年想起之前朋友说的话,双腿都软了。他脖子僵硬着向前,一直没敢回头。 “停!”走到森林中央时,少年的耳边响起一声大吼。 少年猛地停住,差点吓出尿来。 “嗷~我到家啦,谢谢你背我吼。”灰狼拍了拍少年的肩膀,掏出两枚碎银子,塞到少年手中,“喏,其中一颗,是你背我回家的酬劳。” 少年接过银子,还没反应过来状况,傻傻问道:“那另一颗呢...” 灰狼:“我说段话,你把这段话说给别人。另一颗,就是这个的报酬啦!” ... 周炜

    所以伟哥,你现在有几个银子

    来自 豆瓣App
  • 周炜

    周炜 (这里写点啥) 2016-12-14 12:16:42

    甲:你还记得她吗?
    乙:早就忘了。
    甲:我还没说她是谁。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6-12-14 12:32:14

    棒棒哒

    来自 豆瓣App
  • 周炜

    周炜 (这里写点啥) 2016-12-14 18:38:18

    蠢猫与蠢人
    少年坐在铺子里,夕阳的余晖下,一声猫叫传来。
    “你这只抓不住鱼的蠢猫。”
    少年回身,从案板上取了条鱼,扔了过去。
    猫叼着鱼跑远。
    风暴突然间席卷了海岸。无法出海,少年的生意越来越差。最后甚至连饭都吃不起。
    “喵。”
    “我没东西给你了。”少年苦笑。
    猫从街角叼来硕大的麻袋,一抖,无数鱼干落在地上,堆成小山。
    “你这个抓不住鱼的蠢人。”

  • 周炜

    周炜 (这里写点啥) 2016-12-14 19:01:32

    葡萄藤
    一颗葡萄籽被鸟带到了树下,雨后,发了青翠的芽。
    大树偏了偏叶子,漏了点阳光给它,温暖的光照在嫩芽身上,使其不断的长高。
    风起,有树干挡着。雨起,也有树叶拦着。葡萄藤小心翼翼地攀上树干,向上爬着。
    那是一个电闪雷鸣的雨夜,安心附在大树身上的葡萄藤,突然被甩了下来。豆大的雨点打在她的身上,如刀割般疼痛。
    早已习惯温暖的它躲在落叶之中,瑟瑟发抖。雷电从天而降,仿佛要劈开一切。
    果然劈开了一切。雨停的时候,大树已经变得焦黑,闪电打在它的身上,夺取了生机。
    葡萄藤爬上了大树,再没有枝叶为它遮风挡雨,但它却越来越茂盛,最后覆盖了整棵大树,狂风暴雨,不动一丝。
    又是一场雨后,初晴的暖阳洒在葡萄藤身上。
    它突然一颤,偏了偏叶子,露出了枯枝上的一颗嫩芽。

  • 周炜

    周炜 (这里写点啥) 2016-12-14 19:02:16

    单车
    “这几天车子好重啊,不会是撞鬼了吧...”
    骑着单车的女孩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她后背一凉,打了个冷战,耳边感受到一丝冰冷的鼻息。
    女孩惊叫一声,用力踩着脚踏板。单车仿佛脱弦的箭般向前冲去。
    一次转角后,货车的灯光晃花了女孩的眼睛。她微张着嘴,被突如其来的危险吓得呆住了。
    自行车把手突然一偏,失去了控制,与货车擦肩而过。女孩摔在地上,腿上划了一道伤口,哭的梨花带雨。
    “妈的,老子就想搭个顺风车而已啊!”小鬼气急败坏的跺脚,他把女孩扶到车上,生着闷气努力推着。
    “鬼走路也会累嘛?”过了一会儿,女孩出声问道。
    “嗯。”
    “你为什么不搭其他人的车呀?”
    “闭嘴啊,推车很累的。”小鬼吼道,耳朵泛起了浅浅的红色。

  • 周炜

    周炜 (这里写点啥) 2016-12-16 11:10:37

    现在理工狗们的收入如此低,我真的很为国家担心!

    这些人如果想报复社会,比东突厉害多了。。。

    比如对于一个化工狗,做TNT之类的玩意不比做饭复杂太多,毕竟原料淘宝都有,把锅换成烧瓶,水换浓硝酸#¥%……&*(就行了嘛
    铝热剂,锆粉,预制破片,这tm基本上也都是淘宝货
    要搞点非常规,还有氰化物,砷化物之类的
    还有早期的毒气弹成分,反应机理不要太简单!
    复杂点的有机物查查就能搞,不过太麻烦。。。。
    定时的话,闹钟喇叭线
    遥控的话,手机对讲机
    哦对,现在都有无人机了。。。。

    哪天真疯掉一个,搞个大新闻。。。。。

  • 周炜

    周炜 (这里写点啥) 2016-12-19 13:30:54



    男人如往常一般把信封投入邮箱。他走后,一只小猫蹦跳着到来。
    “取信!”小猫摇身一变化为人形,伸手敲了敲信箱,出声叫道。
    “你每天到这儿来取信,有什么用呢?这些都是那个男人写给自己女友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信箱将信吐出来,递给小猫。“费尽心思做这种没有意义的事,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
    “可是,他的女友早就不回信了啊...”小猫拆着信封,心情变得有些沮丧,“他拿不到回信的话,会很伤心吧。”
    信中写的仍是甜腻腻的情话。小猫看着看着,重新露出了笑容。它就着路灯,喜滋滋的写下回信,然后塞入邮箱之中,跳着离开。
    邮箱无奈地叹了口气。
    皮鞋触地的声音清响,刚刚走了不足两小时的男人,一反常态的返回邮箱旁边。
    邮箱心里一惊。当天写下回信是小猫的习惯,但这种做法,有一个致命的问题——根本不可能会有邮递员深夜工作。这一点若是被男人发现,一切都会露馅。
    男人看来已经识破了小猫的把戏。他取出信件,细致的读了一遍,将其收好。又从口袋中取出一只钢笔,在信封上写了什么,投了空信回去。
    第二天,男人没有再来。而小猫依旧蹦跳着,喊出那声取信。
    信箱支吾着吐出小猫投进去的信件,刚准备合上眼睛,却看到到了小猫兴奋地挥舞着信封:“我就说有意义的!”
    信箱诧异地望了过去,那信封上,写了一个大大的字,旁边画着一颗红心。
    “喵。”

  • 周炜

    周炜 (这里写点啥) 2016-12-19 17:57:35

    食梦貘
    食梦貘在空中穿行,嗅着新鲜的梦的气息。
    食梦貘是一种奇异的生物,生活在深夜的阴影之中。它的每个族人,包括它自己,都以梦为食。
    于它来说,美梦是不可多得的美味,然而食梦貘却格外喜欢看那些孩子睡着时的笑脸。正因如此,食梦貘从不打断那些做着美梦的孩子,只是悄悄绕过,去寻找下一个目标。
    噩梦不能算好吃,却也不至于无法下咽。唯一的缺陷就是食梦貘每次食梦,都会同时读取噩梦中那或恐怖或悲伤的记忆。
    年轻的筑梦师刚刚搬家到这座城里。他在远处看着食梦貘吃掉孩子的噩梦后泪流满面的样子,不自禁笑出了声。
    日复一日,食梦貘仍旧吞着噩梦。每晚过去,他都会因那些噩梦传达的负面情绪而心神抑郁,却又在看到那些面带笑容的孩子后重新振作。
    这天晚上,食梦貘却意外地没有嗅到噩梦的气息。它游荡了整个街区,一个窗户一个窗户地搜寻也没能找到噩梦。
    筑梦师在食梦貘远处瞧着,手指尖不断散发着微光。豆大的汗珠从他的下颌滴落。
    “好饿...”食梦貘喃喃道。它徘徊了许久,终于取出一个孩子的美梦,囫囵吞下充饥。那充满着奶香般的甜气的梦,令食梦貘口水大增。紧接着,正回味着孩子梦中记忆的食梦貘愣住了。
    那一晚,所有的孩子都做了同一个美梦:
    有一只背负双翼的食梦貘抽走了所有人的噩梦。

  • 周炜

    周炜 (这里写点啥) 2016-12-20 17:09:30

    男人救起被渔网缠住的小人鱼,将其放归海中。
    他是远近闻名的航海家,出海数十次甚至环绕过世界,但人鱼,还是第一次见。
    船后的浪花里,纤弱的小人鱼艰难的跟着。
    “不要跟着我们了!”男人冲船后的小人鱼喊道。小人鱼却是充耳不闻,一点离开的意思都没有。
    船员说:“据说鱼的记忆只有七秒,每隔七秒,就会忘记自己做过的事情。或许就是因为这样,她才始终跟着。”
    男人这才恍然大悟。
    小人鱼成了航船的常客,只要出海,必定随从。她不言不语,跟着船只远航。每到饭时男人也会分她一份食物。男人时常倾诉心中的话,尽管她只是聆听,从不回应。
    又一次出海,男人仍是志得意满。谁也不曾想到,狂风暴雨中船只会触了礁石。
    再睁开眼时,男人躺在沙滩之上,旁边是小人鱼。每隔一会儿,小人鱼就要重新游到男人的身边,轻轻吻一下他的唇,吐出一口气。
    “你救了我。”男人摸了摸小人鱼的头,“你陪在我身边有五年了吧,小女孩都长成大姑娘了。”
    “如果我向你表白的话...”男人苦笑着摇了摇头,“只可惜鱼的记忆只有七秒。”
    “我可从来没承认过哦。”小人鱼第一次出声,脸蛋通红。
    “我只是一直在学人类的语言,还有....”
    “看不够你而已。”

  • 周炜

    周炜 (这里写点啥) 2016-12-27 18:12:27

    一个女生给人抓走轮奸了,然后赤身裸体地给扔下车,双手还绑着,周围围了一大群人在看,但没有人报警或者去给她解开绳子。最后有一个人来了,给她解开了绳子,脱下衣服给她披上,结果“啪”的一声,换来了她的一巴掌。

  • 周炜

    周炜 (这里写点啥) 2017-01-04 12:42:36

    宇宙广阔无垠,仅仅是在银河系内,便有2500亿颗恒星,和数倍于这个数量的行星围绕着它们运转。从概率上来说,早就应该存在比人类先进千万个时代的文明。然而为什么人类从未接收过外星人传来的消息呢。我想,在宇宙深处,也有许多其他星球的文明在如此疑惑着吧。

    或许问题的根源就在于,我们总是以自己为蓝本,将外星人想象得与人类过于接近——同样的两只眼睛一张嘴,只是他们的皮肤绿了一点,脑壳大了一些,或是耳朵尖了一点。然而现实的情况可能复杂的多——你看,在地球这一生态环境下,便衍生了如此多样的生物,而与我们相隔千万光年的其他行星,由于气候、温度和大气成分的不同,它们的物种演化更是人类所难以想象的。可以推断,外星人的生理构造会与人类大相径庭,而这样的区别,也注定了交流方式的不同。

    据我所知,法特斯星——距离地球最近的一颗具有高度文明的行星就曾经向地球发送过许多有关他们文明的讯息,然而收到信息的人类因为自身条件所限,难以识别,所以才与他们失之交臂。

    法特斯星人是由一种昆虫进化而来的,只会发出“吱吱、叽叽”的声音,发展语言这条路自然是行不通的。好在他们在进化的过程中保留了分泌信息素的机能,并将其发扬光大。法特斯星人的触角可以分泌出二十六种不同的信息素,而它们鼻腔内的感受器也异常灵敏,就算是几种信息素的配比变动0.1%,它们都可以明显分辨出来气味的差异。因此,通过对信素的不同搭配,便形成了“单词”和“句子”,来表达复杂的信息。而通讯技术的研究,自然也是如何将信息素传递的更远。

    这个古老的文明经过数十万年的演化,科技变得无比发达,甚至通过量子纠缠原理实现了超距传输。信息素可以由A地在瞬间之内凭空传送到相隔万里的B地。在此之后,他们也想到探索宇宙,与其他文明联络。于是法特斯星的科学家们向宇宙中各处随机传输了许多承载着问候的信息素,然而,一直无人回应。

    一部分信息素的确传到了地球,事实上,第一次接收地点恰好就在NASA的会议室里。正在研究宇航计划的科学家们见证了信息素的凭空出现,并对此产生了一场争论:

    “好臭,谁放屁了?”
    “不是我。”
    “不是我。”
    “也不是我。”
    “屋里就这么几个人,怎么谁都不承认??”

    或许你也有过这样的经历吧。当你闻到臭味,而周围却无人承认自己放屁时,也许并不是有人在说谎。那是来自法特斯星球,跨越亿万光年的问候。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120692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