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石门县委宣传部贺副部长学“骂人”

王中银

来自: 王中银(一个好的图书馆,相当于一所大学) 2016-11-26 12:18:05

  • 王中银

    王中银 (一个好的图书馆,相当于一所大学) 2016-11-26 12:19:06

    最雷人官腔续:成德林无记者证 属当地争议人物
    来源:现代快报 2009年11月15日04:21
    我来说两句(0)复制链接大中小

      11月6日晚,央视《新闻1+1》栏目播出了《谁制造了雷人的官腔?》,其中提到了一个事件——湖南省石门县委宣传部公函辱骂“记者”成德林。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分钟,但成德林的名字迅即在网络上传播,并广为媒体和公众关注。
      其实,骂人公函事件早在今年3月底就已发生,6月27日,公函中的3页被人发到网上,并开始在一些论坛传播。而央视的报道,使得事件首次进入公众视野。那么,“雷人的官腔”是怎样制造出来的?公函骂人事件背后又是怎样的生态和真相?
      近日,现代快报记者赶赴湖南石门调查后发现,事情并非如想象中简单,不仅骂人公函的出炉背景扑朔迷离,而且对于成德林其人在当地也是争议颇多,有人说他是“包青天”,而有些人,甚至包括他的至亲却骂他“猪狗不如”。
      宣传部骂人公函惊现网络
      今年6月27日下午3点40分,一个网名“smhncdlin”的人在某论坛“社会万象”里,发了一篇题为《史上最牛污告信:县委宣传部盖公章骂媒体人为狗日的、疯狗、丧家之犬、瘟神、黄鼠狼——谁来管管湖南石门县委宣传部的荒唐行径》的数千字的帖子。
      帖子中,一位自称叫成德林的男子表示,他是石门人,在中国妇女报社湖南记者站协助工作并兼做记者。2008年12月13日,石门县委宣传部副部长贺新初与当地火车站派出所教导员王明辉无故对其大肆辱骂诽谤,在其向省市县等三级党委举报贺新初后,贺于2009年3月底以县委宣传部名义,写下《成德林——一条披着记者“羊皮”的狼》一文(以下简称《狼》文),向新闻出版总署、湖南省新闻出版局、中国妇女报社恶意举报他,文中出现“成德林狗日的不是人”“成德林不是东西,连猪狗都不如”等辱骂性言语,同时举报其利用记者身份,敲诈勒索等问题……
      帖子的最后,还附了宣传部骂人公函中的第一页、第十四页和第十五页(最后一页)的复印件。从中可以清晰看出,第一页文头印有“中共石门县委宣传部”几个大字,第十五页落款单位是中共石门县委宣传部,并盖有“中共石门县委宣传部”的公章。被公布的这三页复印件上,都或多或少地有着骂人的侮辱性话语。
      “这个帖子是我请朋友帮忙发的。我不会电脑打字。”11月12日,成德林对快报记者说。
      为何没将骂人公函的15页全部上网,而只选择其中3页?成德林解释说:“这叫引蛇出洞。我要让贺新初看到这个帖子后,主动跟帖,主动交代辱骂我的事实。”
      果不出成德林所料,在随后的几天里,跟帖众多,其中一个网名“hexinchu2008”的人多次跟帖,列举了成德林在石门县所做的“违规、违纪、违德”之事,并大骂“成德林灵魂扭曲”“成德林是败类”“成德林是地方党委政府维护一方稳定的‘麻烦制造者’”。
      这人正是石门县委宣传部副部长贺新初。面对快报记者,贺新初表示,“hexinchu2008”是他的网名,“我是气不过才跟帖的。成德林到处举报我,给我的工作和生活带来了极大的影响。”
      贺新初坦承,自己是这份骂人公函的执笔者,但对公函突然出现在网上“感到吃惊”,“公函主要是发给有关部门的,不应该出现外泄情况。”
      骂人公函是成德林从中国妇女报社复印过来的。“刚从领导办公桌上看到这份公函时,我气得都快疯了。我还是第一次被新闻官员用这么恶毒的语言辱骂。”成德林说,冷静下来后,他决定将骂人公函公布于众。“当然,在公布的时候,我有选择地保留了一部分。”
      一个是“记者”,一个是家乡新闻官,本该是“一家人”的他们缘何反目成仇?
      “记者”和新闻官的纠葛
      “这纯属他们个人之间恩怨。”11月12日,县委常委、宣传部长詹腊珍对快报记者说,“贺新初不管是作为党的干部还是个人,都有权举报成德林,但他选择了错误的方式和掺杂了过强的感情色彩。”
      央视对骂人公函的报道,使得石门县委宣传部倍感压力。快报记者前去采访时,詹腊珍有意让贺新初回避了,“他情绪激动,语言容易过激,还是不接受采访为好。”
      据詹腊珍介绍,2008年12月13日,石门县火车站派出所教导员王明辉看到成德林在车站向一些人了解情况,以为他在采访,便过去要成德林出示记者证。遭到成德林拒绝后,王明辉便打电话给贺新初,因为之前贺新初曾告诉过王明辉说成是假记者,如其来采访,可打电话举报。贺新初接到电话后,立即赶到火车站,对成德林的采访行为进行劝阻,但由于情绪激动,一些言辞过激,双方发生了争吵。
      詹腊珍说,成德林回长沙后,便开始向上级领导频频投诉贺新初辱骂他。“光书面投诉也就算了,成德林还给贺新初的爱人、亲戚、同事、领导频发骚扰短信,甚至把电话打到贺新初岳父家,贺新初岳父不接电话,成德林竟把电话打到其岳父的邻居家。”
      詹腊珍给记者看了贺新初爱人手机所收到的一条短信,这条短信是成德林于2009年3月26日下午6点53分发的:“请麻烦你告诉贺新初同志,他辱骂诽谤我的事,要知错就改,不要执迷不悟,我明天打电话告诉你父亲贺良槐叔叔(电话5385625),如果打不通,就打你父亲邻居郭雪英同志家电话。感谢。”
      类似的短信让贺新初和家人难以承受,烦恼不已。“贺新初岳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急得饭都吃不下,最后我听说还住了医院。他妻子有两个弟弟,都下岗了,比较‘黄昏’(石门方言,即不守规矩),讲了一些出格的话。当时,贺新初还做了蛮多工作。”詹腊珍说。
      “一次,贺新初找到我,说成德林能举报他,他凭什么就不能举报成?”詹腊珍说,后来就有了这份举报公函,但公函未经组织研究,“你可以实事求是地举报,怎么能在文中骂人呢?”
      据詹腊珍了解,贺新初将公函发给了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妇女报社,但最后不知怎么流到了成德林手上,导致双方矛盾进一步激化。事发后,她亲自出面与成德林进行了沟通,希望互相各让一步,握手言和,但成德林坚决要8000元损失费,最后不欢而散。
      关于和贺新初之间的个人恩怨,成德林基本认同詹腊珍所说,但对一些细节,他认为詹腊珍是“胡说八道”。
      成德林说,2008年12月13日,他到石门县火车站坐车准备回长沙,等车时,几个在站外等客的出租车司机向他反映乱收费的情况,“我便站在那里听,这时,车站派出所教导员王明辉过来驱赶我,并将我带到其办公室。后来,他又喊来贺新初。贺新初一见到我,就对我破口大骂,语言不堪入耳。”
      成德林说,他回到长沙后,便将贺新初辱骂诽谤他的事,书面反映给石门县主要领导。“材料前后一共寄过3次,但每次都石沉大海。”
      无奈之下,成德林想到了发短信。“我找到了贺新初家人、领导、同事等人的手机号码,逐一给他们发了短信。”成德林说,“我发短信不是辱骂贺新初,而是让他们劝贺新初认错,向我道歉。”
      成德林还拿出了一个黑色的厚厚笔记本,“我所发的每一条短信在这里都有记录。”记者打开看了看,笔记本已经记满,上面写着发给每一个手机号码的短信内容和时间,对方有回信的,也记录在里面。 “你看这些短信内容,有哪一条是骂人的?”成德林激动地说,但冷静下来,他也承认自己给贺新初周边的人发短信有些不妥,“的确有些骚扰人的。”
      在快报记者结束对詹腊珍的采访时,贺新初来到詹腊珍的办公室,希望能和记者谈一谈,但没有获得詹腊珍的同意。贺新初只对记者表示,成德林骚扰、辱骂他的情况,他日后会全部对外公布。
      石门县政府一位官员悄悄告诉记者,成德林和贺新初原本素不相识,现在结怨如此之深,表面上看是口舌之争引起,但实际上背后有着深层次的原因。
      具体什么原因,这位官员没有透露,莞尔一笑:“你自己去调查吧。”
      是“包青天”还是“猪狗不如”
      在拥有70万人口的石门县,成德林无疑是一个名人,在车站、茶馆等公共场所,一提到成德林,几乎每一个认识或不认识的人都能说起他的一二件轶事。同时,成德林也是一个颇有争议的人,争议之大,甚至没有了中间地带,有人说他是包青天,有人则骂他“猪狗不如”。
      成德林出生在石门县新关镇闫家溶村。在当地老人的眼里,成德林是一个“能人”,“高中毕业后,他从事过很多职业,修过电机、卖过药、当过工商协管员,大概在1994年,他离开老家去长沙做记者了。”
      一位老人说,成德林当记者后,经常为家乡人主持公道,一些老百姓找政府部门解决不了的问题,通过成德林,大多有个比较满意的结果。去年,石门县一名副处级干部就是通过成德林的举报而被“双规”。
      所街乡60多岁的农民覃正甲称成德林是“包青天”。2002年10月至2003年6月,他因与张家渡电站指挥部发生经济纠纷,被警方以扰乱社会秩序为由,将其关押32天。出来后,覃正甲为此上访近百次,问题未能获得解决。2008年10月,覃正甲找到成德林。成德林立即将此情况向湖南省、常德市检察院及有关部门的领导进行了书面反映,并多次打电话给有关领导,最终促成问题解决。
      居民刘洪评价成德林“极有正义感”。1997年8月,他因涉嫌一起案件,被警方收取9000元保证金,一直不予退还。去年,他找到成德林。在成的多次协调下,今年1月,警方将9000元保证金如数退给了他。
      当地的一位村民,甚至将成德林的家比作是“石门县第二信访局”,“只要听说成德林要从长沙回来,周边一些老百姓就早早地赶到成德林家中等候他。他的家,最多时,一下子涌来100多人,都是来找他反映问题的。”
      成德林向快报记者确认,多年来,仅他老家石门的事情,他就向上级部门和领导举报了几十件。对于频繁举报家乡干部的原因,成德林认为,是“和家乡的老百姓太熟了”,甚至于他还会给来找他反映问题的老百姓买盒饭、提供路费。
      但也有许多人对成德林嗤之以鼻,甚至恨之入骨。“无赖!猪狗不如!!”快报记者一提起成德林,成德林的叔叔成道国吐了口痰,愤恨地说道。
      成道国说,石门是柑橘之乡,每年有大量的柑橘销不出去,自己响应政府号召,开了一个代办点,想方设法找人帮橘农向外推销柑橘。“成德林知道后,不是给我帮忙,反而向各级税务部门举报我偷税漏税,弄得税务人员经常来查。”
      成道国说,自己倒不是怕税务部门来查,主要是每次来查,影响他的工作。“税务部门查后,不但没有发现问题,政府还对我推销柑橘的做法予以了肯定和奖励。”
      最让成道国恼火的是,一次,他和几个亲戚朋友在家打麻将,“赌资也就是几块几十块钱,成德林竟然给公安局长打电话举报我聚众赌博。警方一下来了6辆警车,几十名警察。”
      成德林在家是老大,下面有一个弟弟。据村民们说,兄弟关系一直较为紧张,弟弟甚至公开扬言要杀了成德林。对此,成德林向快报记者表示:“弟弟确实说过这话,主要是弟弟向我要钱,我没有给他。”
      对于举报叔叔,成德林解释道:“我的眼里揉不得沙子。不但举报叔叔,我父亲有问题,我也照样举报。”成德林拿出了一份2008年6月14日举报其父亲成道全和其叔叔成道国私下买卖集体土地涉嫌诈骗的书面材料。“后来,县公安局给我回函,认为不构成犯罪,不予立案。县国土局则回函告诉我,已依法对买卖土地行为进行处理。”
      利用批评报道敲诈,也是快报记者听到较多的对成德林的一种评价。现退休在家的原石门县青云商场经理周泽远告诉快报记者,1995年2月,商场一位营业员与顾客发生冲突。“几个月后,在湖南消费晚报当记者的成德林知道此事后,晚上找到我家里,开口称我们殴打顾客,要进行批评报道。但看我表现如何。只要给2000元,可以从正面报道。我当场拒绝。”
      周泽远说,不久,常德日报、湖南日报、今日女报、消费晚报等五六家媒体都刊发了成德林写的稿子。“由于报道十分片面,我随后和律师找到了消费晚报,报社领导十分重视,不久将成德林辞退。”
      成德林则告诉快报记者,周泽远是在“造谣”,“我离开消费晚报并不是因为报道问题,而是消费晚报停刊。”
      真假记者之辨
      骂人公函事件发生后,成德林的“记者”身份,成了一个关注的焦点。
      快报记者在湖南调查发现,成德林1994年2月应聘到湖南省工商局消费者委员会主办的《消费晚报》从事采编工作;1999年应聘到省委政法委主办的《当代政法报》(后变更为《当代法制报》),领有省新闻出版局加盖“记者证专用章”钢印的由新闻出版署统一监制的新闻记者证。2003年11月,通过湖南省新闻采编人员资格考试,获得《新闻采编人员资格培训合格证书》。2003年12月30日《当代法制报》停刊,2004年10月,成德林应聘到中国妇女报社。
      在中国妇女报湖南记者站工作5年来,成德林至今没有记者证,只有中国妇女报所发的一个工作证。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没有记者证不能单独采访,但成凭着一本工作证,四处活动,采写了大量的新闻稿件,并以“本报记者”的名义在中国妇女报发表过多篇稿件,其中还包括头版头条。
      “这是我的瑕疵。”成德林说,“报社一直答应给我发记者证,今年4月1日已让填表申领记者证,正好遇到石门县委宣传部的骂人公函,此事就被暂时搁置下来。”
      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曾公开表示,管理部门要进一步改革记者证管理制度。不论什么劳动关系,只要符合新闻工作者条件,通过相关专业考试,就会取得政府部门发放的正式记者证。
      除了采写新闻,成德林另外的主要工作就是接待群众来访,替人向有关部门和领导举报。
      “我知道国家有关规定,所以在接待老百姓投诉,向有关领导反映基层问题时,从来不以记者自称。”成德林边说边拿出了一大叠他写的各类举报材料,在这些材料上,落款署名均是“中国妇女报湖南记者站成德林”,有的还加盖着“中国妇女报湖南记者站”公章。虽然这些材料上,没有出现“记者成德林”等字眼,但容易让外人误解为成德林是记者。一些单位给成德林的回函中,抬头均称“成德林记者”。
      在石门众多老百姓眼里,成德林就是真正的记者。新关镇闫家溶村一些居民家中,还保存着一张成德林现场采访的工作彩照,照片下面有两行打印的文字说明:“2008年1月5日,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全国妇联主席顾秀莲(右三)和随行的全国妇联副主席、书记处书记陈秀榕(左三)在湖南省双峰县走马镇参加全国妇联‘送温暖三下乡’活动,看望农村留守儿童时,中国妇女报记者成德林(后排左一)在现场采访。”
      村民们告诉快报记者,照片是成德林送的,村里很多人家都有。
      老百姓对有没有记者证显然并不看重,“只要能上报上电视,把我们反映的问题解决,那就是真记者。”当地一些居民们说。
      但在政府机关和一些单位采访,没有记者证,无疑成了成德林的软肋。在当前的语境下,“假记者”意味着借助新闻公器牟取私利,意味着倚仗媒体资源敲诈勒索;另一方面,没有记者身份的新闻从业人员,很多情况下也得不到对记者的保护。
      “一些乡镇负责人经常打电话给我投诉成德林,说他来变相要钱。”石门县委宣传部副部长贺新初说,“成德林要钱做得很隐蔽,很难让人抓住其把柄。”
      贺新初接受快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个没有记者证的人,到我们县的有关单位采访,我过去制止,并没有什么不妥。当然,言辞偏激是我的不对。”
      而成德林认为,自己到石门不是采访,而是了解情况,“《宪法》等各种法律和温家宝总理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说,人民群众对政府工作有监督权。我是人民中的一员,以个人名义向领导同志十分善意地反映情况,促进工作,并没有什么不对。”
      但在詹腊珍看来,成德林的这种“反映情况”,是给地方政府添乱。“地方一点矛盾、一点问题没有是不现实的。有些事,无论是新闻记者还是社会人,都有监督的权利。成德林了解反映问题没有错,错就错在,县里还不清楚,就一下子被捅到省里,让县领导工作很被动。”
      “说实在的,我与成德林个人并没有什么恩怨,完全是工作上的。如果他到石门搞正面宣传多一点,负面宣传少一点,我肯定不会骂他,反而会感谢他。”贺新初说。
      无法和解的八千元
      宣传部骂人公函事件被曝光后,引起了社会的强烈反响。无论是被骂“记者”成德林和其所在单位中国妇女报,还是骂人者贺新初、石门县委宣传部,如今都压力重重。
      成德林说,此事给报社带来了较大的负面影响,尤其是给他骂人公函的中国妇女报湖南记者站站长邓小波,更是苦不堪言。“如果她不给我看公函,也许至今我还蒙在鼓里。”
      成德林认为自己复印骂人公函,并有选择地将其中3页公布到网上并没有错。“我举报贺新初的材料,大多到了贺新初手上,并发到网上。为什么他举报我的材料,不能到我手上,并上网呢?”
      成德林还告诉快报记者,收到宣传部骂人公函后,中国妇女报人力资源部主任刘晓玲还曾专门来湖南调查是否属实,调查表明,他没有任何问题,继续留在湖南记者站工作。
      但据了解,中国妇女报对成德林的调查结论令有关主管部门领导并不满意,认为处分过轻。对于公函如何外泄,有关部门正在调查。
      詹腊珍说,如果公函不外泄,就不会造成这么大的影响,“我们已向收到公函的几个部门提出书面请求,要求调查处理公函外泄事件。”
      11月13日,快报记者致电中国妇女报湖南记者站邓小波站长了解有关情况,被拒。中国妇女报领导对此事也是无可奉告。成德林告诉快报记者,他已被要求不得接受采访,不得向外透露有关情况,“报社领导希望低调处理此事。” 成德林说,从去年12月火车站被贺新初辱骂那天起,他一直通过多种途径在寻求和解。很多领导也从中进行了协调,但都被贺新初拒绝了。
      中国妇女报湖南记者站邓小波站长曾给石门县委宣传部副部长贺新初发去短信:“他(指成德林)也愿意和解,只要消除影响。至于赔偿,他说他直接经济损失八千元,精神损失他不要。你请双方朋友说合一下吧!不要闹上法院,斗下去两败俱伤,谁也不会是赢家。没什么大不了的事,都是家乡人,各退一步,握手言和,多包涵点好吗?”
      石门县委宣传部也在协调。詹腊珍说,此事发生后,“省、市、县有关领导,加上我,都对贺新初进行了严肃的批评,纪委还专门找他进行了谈话。包括盖公章的事,我们管公章的人也有责任。下一步如何处理,县里正在研究。”
      詹腊珍说,她最近多次找贺新初谈话,要求他与成德林和解,但由于成要价过高,贺新初表示无法和解。
      常德市委宣传部一位负责人也曾参与过调解,这位负责人透露,石门县委宣传部在业务上接受他们领导,但人事不归他们管。骂人公函出来后,他们找到石门县委宣传部,希望能和成德林握手言和,但没能调解成功,“石门方面也想走法律的路子。”
      10月26日,长沙市岳麓区法院受理了成德林诉贺新初侵犯其名誉权一案,此案将于12月3日开庭。成德林表示,自己正考虑将石门县委宣传部列入被告,“因为毕竟那是盖了公章的公函”。
      11月12日,快报记者见到贺新初时,他正拿着相机,拍手机上的短信,“这都是成德林发给我同事,辱骂我的。”贺新初说,自己压力很大,目前不想就此事多评论,“以后适当的时候,我会披露整个事件的真实情况,并给自己维权。”
      □快报记者 刘向红 湖南石门报道

  • 王中银

    王中银 (一个好的图书馆,相当于一所大学) 2016-11-26 12:20:50

    贺新初,湖南省石门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因和其有关联的《成德林一一一条披着记者“羊皮”的狼》的帖子在网上引起热议,后被成德林以贺新初涉嫌侵犯其名誉权为由,向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诉贺新初滥用职权,利用公函、互联网辱骂和诽谤中国妇女报社湖南记者站工作人员,2009年10月26日,该法院已正式立案受理了此案。贺新初是史上全国首个因诽谤媒体人成被告的宣传部长。
    中文名 贺新初 国 籍 中国 民 族 汉族 职 业 湖南省石门县委宣传部副部长 性 别 男
    目录
    1 人物概况
    2 同学观点
    人物概况编辑

    1984年,贺新初分配到家乡石门一中当教师,周碧华分配到邻县桃源一所师范任教。那时交通不便,通讯条件落后,同学再见面已是毕业十年后。1994年冬,改行当了记者的周碧华到石门采访,特地探望同学贺新初。同学见面,他的形象竟大大出乎我意料之外。读大学时,尽管那时还很贫穷,贺新初却很新潮,秋冬季总是围一条白色围巾,一身书生气。而眼前的他,因为已成全县中学语文教学骨干,繁重的教学任务使他失去了往日的风采。
    他们当晚聊了很久才分手。第二天清晨,周碧华在汽车站等车返回报社,突然,贺新初骑一辆破单车呼哧呼哧赶来送周碧华,还提了一只黑乎乎的腊猪腿。他并未下车,脚点着地,只说几句就又呼哧呼哧走了,他要上第一节课,担心学生等他。第二年,他如愿以偿改行进了县委宣传部,在当时县机关本科生并不多的情况下,他从一般办事员干起,很快便以一般大报记者也难写得出的漂亮通讯作品而受到重视,从一般办事员到新闻专干,再提拔到主管新闻的副部长,完全是靠写出来的,没有任何的背景。因为工作需要,他常常要陪上级各媒体一拨一拨的记者,常常是将自己喝倒,有一次妻子是叫人从街边水沟里找到他的。他的质朴,他的如大山一般刚烈耿直的性格,还可从一件事上得到印证。某年该县举办柑桔节,媒体云集,根据规定,负责接待工作的他将中央和省级媒体记者安排到县里最好的宾馆入住,周碧华是本市媒体记者,贺新初也将周碧华安排与中央和省级媒体记者同等待遇。那时,他还只是新闻专干,他的直接领导知道后大发雷霆,贺新初与该领导当即争论起来:“什么级别不级别,我只认水平!”后来周碧华得知,某领导坚决不报销周碧华的住宿费用,是贺新初自己掏腰包付账的。
    同学观点编辑
    现在,这起事件将他牵扯进去,如果公文果真是他起草的话,周碧华只能为同学感到遗憾。但同时也恰恰说明他不是个善于弯弯绕的人,不是个打官腔的人。他是县一级主管新闻的干部,他平时承受的压力又有谁知道呢?如果不是愤怒到极点,一个胸藏文墨的人是不会那样做的。
    周碧华认为看问题要全面地看,有两点值得深思:
    一、既然这是一份呈报上级有关部门的公文,如果是负责任的上级部门,见到如此不合规范的公文后,正确的处理方式应该是退回去让石门县委宣传部重拟,为何要披露出来呢?
    二、 到过石门采访的记者以千计,为何唯独这个“记者”不受石门欢迎?

  • 王中银

    王中银 (一个好的图书馆,相当于一所大学) 2016-11-26 12:24:17

    【漂泊杂谈】报复反腐人士及网友是自羞其辱
    文/漂泊诗人 2011年9月10日于教师节
    自安徽网友宾语因博客招来十天拘留之后,周禄宝也因揭幕某寺院被抓,日前又闻湖南反腐人士成德林在常德石门老家的房屋窗户遭石击。
    据网友称:已有河南、江苏、河北、山东、吉林、湖北、安徽、辽宁等8省61人因举报或反对地方政府的腐败均遭到残酷打击报复,有的开除公职、有的被殴打、有的报复致残、有的被拘留劳教、有的被判刑、有的逼死人命家破人亡、有的被逼走投无路妻离子散过着饥寒交迫,提心吊胆的日子,地方官员都想把这些暴露家丑的人置之死地。(据《凤凰论坛-新闻帖图》)
    官员为何要对揭幕人或举报人进行恶意打击和报复呢?我们且看成德林的遭遇:2009年3月,中国曝出一起令人发笑的公文骂人事件,湖南石门县委宣传部以公函的形式,向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湖南省新闻出版局、《中国妇女报》等单位发文,并在全国数十家网站发布,公函长达15页,标题是“成德林--一条披着记者‘羊皮’的狼”。此后在全国掀起轩然大波,其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作为媒体人成德林总在石门揭黑幕,这才引起当地官员恐慌和痛恨,便以公权泄恨采用公文形式来辱骂揭黑幕人。其结果是,成德林诉之法律,公函骂人始俑者石门县宣传部副部长贺欣初不光成被告且遭来众网友的炮轰。
    成德林老家房屋窗户受袭,据知情人称,许是成德林向中央相关部门和媒体揭露了湖南石门官员豪宅街、壶瓶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违法建水电站问题,也或许是成德林向中央省市有关部门反映了石门县新关镇党委书记钟清林多起违法违纪问题以及他多次包庇纵容本镇闫家溶村党支书项爱萍违法违纪等问题。成德林老家房屋窗户被损,惊吓了在家的老人,损失虽小,但目的还是警告成德林。
    在良序社会,法律公正,权力制衡,公民民主,大家遇事走的都是法律途径,但在改制尚未成熟的中国,却大相径庭,这缘于中国的权力均掌握在权贵手中,且权力与资本强力胶合,从而造成现今腐败横生、道德沦丧、诚信尽失,使竞生法则中的不良因素如不讲规则、不守法律、不讲道德和不负社会责任行为比比皆是,此实属社会之不幸。幸好,这世上还有一批有良知的人,这些人用正义和良知在担当社会责任,明知会受到权势的打压和报复,仍愤然为民维权、愤然高举反腐义旗、愤然直揭官场黑幕,表面上他们会受到打击或报复,权势得逞,但殊不知,群起而为的揭幕曝光、民众觉醒和媒体运动会使黑幕经阳光下暴晒后,总有一天会被正义清扫。
    如果说书籍是人类进步的云梯,而有良知有正义的清道夫便是这个社会的守护神,打击和报复显现的是官员的心虚,终有一天在强光照耀下,他们会自羞其辱,受到应有惩罚!

  • 王中银

    王中银 (一个好的图书馆,相当于一所大学) 2016-11-26 12:26:55

    湖南女县委书记“摊上大事了”私自将县委豪车借给高官专用
    楼主:黑脸色包公 时间:2013-04-21 12:13:00 点击:5820 回复:2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阅读设置
      湖南女县委书记“摊上大事了”私自将县委豪车借给高官专用
      知名网友有赏征集女县委书记任前是否有腐败问题

      知名网友成德林2013年4月20日召集长沙媒体朋友座谈时报料:中共建党以来,湖南省石门县第一个女县委书记董岚自4月3日下午赴任后“摊上大事了”,她私自将石门县委办公室湘J6A001丰田霸道越野车借给高官一一原石门县委书记、现常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熊大顺专用,在社会上掀起轩然大波,人们怨声载道,愤怒声讨和遣责董岚、熊大顺搞权力交易、滥用职权的不良行径。广大干部群众认为,这辆豪车是石门县68万人民的财产,董、熊个人无权决定借用。
      成德林4月7日从“深喉”得知借豪车内幕,到4月13日在网络实名曝光,出任10天县委书记的董岚出奇地波澜不惊,针对成德林用手机信息实名屡次向省纪委各常委举报,向常德市委、人大、政府、政协各领导反映,向石门县委各常委质疑,向董岚追问,董岚于4月18日大言不惭地用手机信息回复成德林:“大顺同志暂借此车事先经我同意。”(如图)
      4月11日下午14时25分,成德林来到常德市人大常委会办公楼守候,逮到了熊大顺坐豪车的“精彩瞬间”:一辆无牌丰田霸道越野车急速驶向办公楼门口,从车上跳下的官爷正是熊大顺,成德林迅速拍下了他跳车的场景(如图)。
      熊大顺为掩盖借豪车丑闻,将湘J6A001车牌御下,无牌驾驶,公然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等法律法规,令人不解。
      熊大顺现乘坐的豪车是其任石门县委书记期间,屡次被成德林公开在网络曝光、向纪委举报和法院起诉、供熊大顺个人专用的豪车。
      2011年1月6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党政机关公务用车配备使用管理办法》明确规定,党政机关不得对外出借公务用车,不得借用、占用下属单位或者其他单位车辆;党政机关原则上不配备越野车,确因地理环境和工作性质特殊的,可以适当配备国产越野车,不得将配备的越野车作为领导干部固定用车。
      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及实施条例、《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不按规定悬挂机动车号牌的,处罚款200元、一次记12分。
      此起借豪车丑闻“横空出世”,石门新任女县委书记董岚执政水平遭到空前信任危机,她4月3日就任县委书记时,在石门县干部大会上表示“将始终坚持民主集中制原则,以身作则,秉承法治理念,严格制度约束”等豪言壮语原是空话,标准作秀。成德林表示,熊大顺、董岚如果认为报料属名誉侵权,可在法院起诉,也可动用公权力打击报复,请司法介入;成德林时刻等待中。
      董岚自2003年9月至2013年4月分别任常德市鼎城区副区长、区纪委书记、区委副书记、区长和临澧县委副书记,鉴于她此次借豪车的违纪行为,成德林公开在网上有赏征集董岚是否有其他违法违纪等腐败问题,希望广大人民群众积极踊跃向成德林(手机13907311744)提供线索。

      
      

      
      
      
      
      
      
      
      
      
      
      
      
      
      
      
    楼主发言:4次 发图:33张 | 更多 | 分享 | 楼主
    楼主:黑脸色包公 时间:2013-04-21 12:14:57
      湖南省常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熊大顺继续“偷”坐豪车
      一一知名网友成德林公开揭露熊大顺腐败真相之一

      知名网友成德林2013年4月13日报料:一位重量级“深喉”4月7日向成德林透露,湖南省石门县委原书记、现常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熊大顺将成德林屡次公开曝光、向纪委举报和法院起诉熊大顺乘坐的由石门县委办公室所有的湘J6A001丰田霸道豪车,弄到常德市人大常委会享受去了。
      4月11日中午,成德林来到常德市人大常委会办公楼守候,希望逮到熊大顺坐豪车的“精彩瞬间”。下午14时25分,一辆无牌丰田霸道越野车急速驶向办公楼门口,从车上跳下的官爷正是熊大顺,成德林迅速拍下了他跳车的那“精彩瞬间”(如图)。司机将车停在办公楼门口的花坛旁,成德林主动与司机攀谈起来。司机说,他现专为熊大顺开车。
      成德林从2010年1月开始,向省纪委和网络实名举报熊大顺坐丰田霸道豪车的事,熊大顺居然充耳不闻,拒不纠正。在他们的影响下,石门县违规超标购置小轿车达200多辆,金额8000多万元。
      成德林无奈之下于2012年10月18日、12月3日以要求石门县人民政府公开熊大顺乘坐6缸陆地巡洋舰丰田霸道越野车“三公经费”消费情况的名义,两次向常德市中院起诉石门县政府。常德市中院分别于10月22日和12月12日受理立案。
      熊大顺怕丢乌纱帽,急忙到法院请求延时判决,以便为了他在2012年12月底召开的市人大会上顺利当选副主任。尽管法院满足了其要求,但他每天惶惶不可终日,因为成德林声称在网上继续揭露其腐败问题。
      2013年1月6日,常德市中院对2012年10月22日立案的案件判决,确认石门县政府对成德林公开政府信息的申请未在15个工作日内答复的行为违法,驳回成德林要求石门县政府向其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的诉讼请求;对2012年12月12日立案的案件判决为,以成德林系重复起诉为由,驳回其起诉。
      成德林不服,于2013年1月22日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上诉,要求石门县人民政府向其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4月2日,湖南省高院已受理此案,案件正在审理中。
      成德林调查得知,熊大顺现乘坐的这辆无牌丰田霸道越野车仍系石门县委办公室所有,车牌仍为湘J6A001。
      针对熊大顺的违法乱纪行为,湖南省纪委相关负责人接受成德林咨询时说,熊大顺已涉嫌违反《中国共产党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湖南省纪委《关于严禁领导干部擅自驾驶公车的通知》(湘纪发[2005]19号)文件规定。
      此外,成德林于2013年4月11日16时当面向常德市公安交警支队法制科科长易宏斌咨询。易宏斌说,不按规定悬挂机动车号牌的,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及实施条例、《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和《湖南省实施〈道路交通安全法〉办法》相关规定,处罚款200元、一次记12分。
      令人深思的是,熊大顺每天在常德市人大常委会机关乘坐无牌豪车招摇过市,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刘明居然视而不见。熊大顺于去年12月底至2013年4月3日仍兼任石门县委书记,频繁在市县参加各种会议,当着公众在台上一副道貌岸然、正正经经的模样,台下却干着违法乱纪的勾当,将党的纪律,人民利益抛之脑后,贪图奢华享受,不知湖南省委组织部是如何考察提拨熊大顺的?熊大顺的违法违纪行为不处理,党纪国法不容,人民群众不会答应!(举报人成德林将陆续在网上举报熊大顺各种违法违纪问题,欢迎咨询,手机13907311744)

  • 王中银

    王中银 (一个好的图书馆,相当于一所大学) 2016-11-26 12:28:31

    http://bbs.tianya.cn/post-free-3232960-1.shtml

  • 山东民间智库

    山东民间智库 (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就是他阅读史) 2016-12-01 20:42:40

    不愿容忍舆论批评的孔庆东败诉了
    杨涛 《 中国青年报 》( 2014年12月19日 02 版)
    “到底是教授还是野兽?”南京电视台主持人、名嘴吴晓平在《听我韶韶》栏目中,就涉及北京大学教授孔庆东的一起案件进行了评论,之后被孔庆东诉至法院,索赔20万元。12月17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官方微博通报了这起案件,一审驳回孔庆东的诉讼请求。(《现代快报》12月18日)

    孔庆东曾因中国劳动关系学院一学生指出他的诗“格律不对”,怒骂对方是“狗汉奸”,结果被学生起诉,海淀区法院判决孔庆东公开道歉并赔偿200元;如今,他被电视台主持人骂“到底是教授还是野兽”后,却被判败诉,不知他作何感想?海淀区法院的判决不仅维护了老吴作为新闻评论人的合法权力,更是在保障新闻工作者的职业权力,保障社会公众对于不当之风的评论权。

    法院在这个案件中,肯定了新闻评论的特殊性和对于社会文明进步的特殊价值。法院认为,新闻评论主要是为“公共利益”而存在,“《听我韶韶》是一档电视新闻评论类节目,需要结合最近发生的具有较高新闻价值、评论价值的事件、问题或社会现象展开评论、剖析,发表意见和态度”。而这种为“公共利益”存在的评论,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即“使得评论人在进行触及有关他人或相关社会现象痛痒的批评时,说的常是别人不爱听的话,甚至会使用一些贬损性词语、语句,以达到针砭时弊、扶正祛邪、促进内省自律等作用”,因此,对于新闻评论应当适度宽容,慎重认定侵权。

    在肯定新闻评论的特殊性的基础上,法院事实上采纳了国际通行的“公正评论”的标准,来认定是否评论侵权。在国际诽谤法上,符合以下几个条件,即“发表意见是出于公众利益,发表的意见基于一定的事实,不具有恶意”,则认为是“公正评论”而不判定为侵权。海淀法院虽然没有提及“公正评论”的字眼,但事实上援引了这一惯例,认为“对于新闻评论而言,如果依据的事实是真实的,主观上不具有侮辱他人人格的恶意,即使在个别范畴内出现言辞激烈甚至稍有过激的语句,仍应予以理解与宽容,视为在正常的评论范畴之内。”这进一步说明,新闻评论只要为“公共利益”,与事实基本符合,被批评方不宜纠缠于个别语句。

    此外,海淀区法院进一步在判决中引用了“公众人物”的概念,为新闻舆论监督保驾护航。“公众人物”是国际诽谤法通行的概念,美国最高法院在《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中,首次提及“公众人物”。国内法院最早在范志毅诉《东方体育日报》案中提及,此后在唐季礼诉《成都商报》、张靓颖诉《东方早报》案中都有提及。官员也好,社会知名人士也罢,既然享受比一般人更多的社会资源和名望,就应当受到更多的监督,也应当更能容忍监督中出现的瑕疵。海淀区法院指出“孔庆东作为公众人物,较社会一般人在承受社会舆论方面有较高容忍义务,不能因新闻评论时的个别用语本身存在一定的贬义,就认定构成侮辱”,这就进一步确立了“公众人物”应当承受更高的容忍义务,从而为新闻舆论监督减压,有利于新闻媒体及时行使监督权,维护公共利益。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