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癌的神学(偶尔更新)

黄段无誉祸

来自: 黄段无誉祸(请勿邀请我参加任何私密小组) 2016-11-24 21:33:17

1人 喜欢
  • vera

    vera 2016-11-24 23:44:48

    导致生活在基督徒身边的慕道友不但不能听到真福音被拣选出“氧气”进入天国//俺就是那软弱不敢传福音的人。。。

  • 小夜Benoît

    小夜Benoît (无玷的心) 2016-11-25 00:01:58

    我在修道院的肺极端不舒服,我本以为是因为呼吸太多湿冷空气导致肺不舒服。当时还感叹,这里新鲜的空气竟然让我比在北京雾霾之下更不舒服。反正雾霾我吸了也没事。

    后来我就长期感到一种肺部的虚弱喘不上气。和修道院那里的人对周围人的传福音简直是同一种感觉。以为自己自顾不暇了,就没办法传福音了,像我当时那虚弱的肺。

  • SR4

    SR4 (que ton règne vienne) 2016-11-25 08:53:32

    我在修道院的肺极端不舒服,我本以为是因为呼吸太多湿冷空气导致肺不舒服。当时还感叹,这里新鲜 我在修道院的肺极端不舒服,我本以为是因为呼吸太多湿冷空气导致肺不舒服。当时还感叹,这里新鲜的空气竟然让我比在北京雾霾之下更不舒服。反正雾霾我吸了也没事。 后来我就长期感到一种肺部的虚弱喘不上气。和修道院那里的人对周围人的传福音简直是同一种感觉。以为自己自顾不暇了,就没办法传福音了,像我当时那虚弱的肺。 ... 小夜Benoît

    你们修道院的人不是被有意的培养出来去给有钱阶层“传福音”和“揭露腐败”(其实是拿人的钱革人的命)吗?恐怕不是自顾不暇,而是目的太明确。

  • SR4

    SR4 (que ton règne vienne) 2016-11-25 08:54:43

    我在修道院的肺极端不舒服,我本以为是因为呼吸太多湿冷空气导致肺不舒服。当时还感叹,这里新鲜 我在修道院的肺极端不舒服,我本以为是因为呼吸太多湿冷空气导致肺不舒服。当时还感叹,这里新鲜的空气竟然让我比在北京雾霾之下更不舒服。反正雾霾我吸了也没事。 后来我就长期感到一种肺部的虚弱喘不上气。和修道院那里的人对周围人的传福音简直是同一种感觉。以为自己自顾不暇了,就没办法传福音了,像我当时那虚弱的肺。 ... 小夜Benoît

    我觉得你在修道院的遭遇,有一个可能的因素,人家给你看地下教会的材料,你表示不感兴趣,于是他们可能会觉得你这人糊涂或者邪恶,到了自由世界还不懂自由,反正不可理喻。

  • 小夜Benoît

    小夜Benoît (无玷的心) 2016-11-25 09:00:46

    你们修道院的人不是被有意的培养出来去给有钱阶层“传福音”和“揭露腐败”(其实是拿人的钱革人 你们修道院的人不是被有意的培养出来去给有钱阶层“传福音”和“揭露腐败”(其实是拿人的钱革人的命)吗?恐怕不是自顾不暇,而是目的太明确。 ... SR4

    揭露什么腐败?

  • SR4

    SR4 (que ton règne vienne) 2016-11-25 09:04:53

    揭露什么腐败? 揭露什么腐败? 小夜Benoît

    我记得上次你说到大家学习礼仪,以后为有钱人服务,我们好像是讨论到了这种服务包含了对他们的批评等。要不就是我记混了,当时跟小苗姊妹在讨论“拿人钱革人命”的话题,然后我就理解为你们院的人去为有钱人服务是要打击他们的腐败以及革他们的命的。

  • 小夜Benoît

    小夜Benoît (无玷的心) 2016-11-25 09:12:38

    我记得上次你说到大家学习礼仪,以后为有钱人服务,我们好像是讨论到了这种服务包含了对他们的批 我记得上次你说到大家学习礼仪,以后为有钱人服务,我们好像是讨论到了这种服务包含了对他们的批评等。要不就是我记混了,当时跟小苗姊妹在讨论“拿人钱革人命”的话题,然后我就理解为你们院的人去为有钱人服务是要打击他们的腐败以及革他们的命的。 ... SR4

    我没有印象了。我只是觉得他们为有钱人服务是需要钱。

    来自 豆瓣App
  • 小夜Benoît

    小夜Benoît (无玷的心) 2016-11-25 09:28:55

    我觉得你在修道院的遭遇,有一个可能的因素,人家给你看地下教会的材料,你表示不感兴趣,于是他 我觉得你在修道院的遭遇,有一个可能的因素,人家给你看地下教会的材料,你表示不感兴趣,于是他们可能会觉得你这人糊涂或者邪恶,到了自由世界还不懂自由,反正不可理喻。 ... SR4

    我觉得你说的这种可能性不存在

    来自 豆瓣App
  • SR4

    SR4 (que ton règne vienne) 2016-11-25 09:33:01

    我没有印象了。我只是觉得他们为有钱人服务是需要钱。 我没有印象了。我只是觉得他们为有钱人服务是需要钱。 小夜Benoît

    那有可能就是我自己当时心里觉得“应该去革他们的命”。

    我昨天反思了一下,我觉得我自己也有一种反社会的倾向,上中学的时候就唯恐天下不乱,喜欢革命,喜欢五四运动。后来逐渐的喜欢价值虚无主义。

    我觉得当代中国很多人的信主见证好像都是先虚无主义,然后觉得忍受不了人生的无意义,才转向天主,好像虚无绝望思想是信主的前提一样。福音册子也喜欢讲“人生的意义”。

    有一天我反思到,如果我是一个普通渔夫在打鱼,耶稣从我身边走过召叫我,那我就直接跟随祂了。不需要走过什么虚无主义人文主义的弯路,渔夫也不会觉得人生没意义。

    那些虚无和破坏的思想,也许是来自富有地区的一种流行,甚至传染到不那么富有的人。托尔斯泰说他饱读书籍以后觉得自杀才是明智的选择,可能也是这个原因,俄罗斯人被欧洲核心地区有钱人的恶俗思潮给坑了。

    我有个同学曾经去法国学建筑,回来以后变得特别骄傲和粗鲁。

  • SR4

    SR4 (que ton règne vienne) 2016-11-25 09:33:46

    我觉得你说的这种可能性不存在 我觉得你说的这种可能性不存在 小夜Benoît

    那你看了地下教会材料没兴趣的时候,那个给你看的人是什么反应呢

  • 小夜Benoît

    小夜Benoît (无玷的心) 2016-11-25 09:35:10

    那你看了地下教会材料没兴趣的时候,那个给你看的人是什么反应呢 那你看了地下教会材料没兴趣的时候,那个给你看的人是什么反应呢 SR4

    问我中国教会的情况到底是怎样的,我就按照我我知道的说了。

    来自 豆瓣App
  • SR4

    SR4 (que ton règne vienne) 2016-11-25 09:35:42

    问我中国教会的情况到底是怎样的,我就按照我我知道的说了。 问我中国教会的情况到底是怎样的,我就按照我我知道的说了。 小夜Benoît

    然后呢。。他有没有表示不相信你说的

  • 小夜Benoît

    小夜Benoît (无玷的心) 2016-11-25 09:37:33

    然后呢。。他有没有表示不相信你说的 然后呢。。他有没有表示不相信你说的 SR4

    他们表示相信,后来就没人聊这个话题了,他们本身也不是很关心中国

    来自 豆瓣App
  • SR4

    SR4 (que ton règne vienne) 2016-11-25 09:39:10

    他们表示相信,后来就没人聊这个话题了,他们本身也不是很关心中国 他们表示相信,后来就没人聊这个话题了,他们本身也不是很关心中国 小夜Benoît

    你确定不会是觉得“跟你没什么可聊的”?

    因为我记得周四的时候他们还会专门做中餐啊,应该还是关心中国的。

  • 小夜Benoît

    小夜Benoît (无玷的心) 2016-11-25 09:41:54

    你确定不会是觉得“跟你没什么可聊的”? 因为我记得周四的时候他们还会专门做中餐啊,应该还 你确定不会是觉得“跟你没什么可聊的”? 因为我记得周四的时候他们还会专门做中餐啊,应该还是关心中国的。 ... SR4

    那是关心我的一种方式,饭也要我和另外一个修士一起做,让我有了良心债,我反倒希望他们别让我这么做。为了做出中餐的感觉,很费劲。另外我很确定他们对中国不感兴趣,至于没什么可聊的也分人,有些人有的聊,有些人没的聊。

    来自 豆瓣App
  • SR4

    SR4 (que ton règne vienne) 2016-11-25 09:47:42

    那是关心我的一种方式,饭也要我和另外一个修士一起做,让我有了良心债,我反倒希望他们别让我这 那是关心我的一种方式,饭也要我和另外一个修士一起做,让我有了良心债,我反倒希望他们别让我这么做。为了做出中餐的感觉,很费劲。另外我很确定他们对中国不感兴趣,至于没什么可聊的也分人,有些人有的聊,有些人没的聊。 ... 小夜Benoît

    这逻辑有问题:如果这个饭完全是其他修士做,你会不会有良心债?照理说应该更有。

    那么他们让你也参与一起做,应当是减轻你的负债,因为你自给自足,另一个修士帮你。

    但是你是觉得费劲,所以不舒服。这个不舒服就不是来自良心债,而是来自辛苦的感觉。

    这种辛苦和不愿负债的情绪,我觉得挺像你爸。

  • SR4

    SR4 (que ton règne vienne) 2016-11-25 09:48:26

    那是关心我的一种方式,饭也要我和另外一个修士一起做,让我有了良心债,我反倒希望他们别让我这 那是关心我的一种方式,饭也要我和另外一个修士一起做,让我有了良心债,我反倒希望他们别让我这么做。为了做出中餐的感觉,很费劲。另外我很确定他们对中国不感兴趣,至于没什么可聊的也分人,有些人有的聊,有些人没的聊。 ... 小夜Benoît

    关于“没什么可聊的”,我的意思是说,他们可能会觉得你竟然站在迫害者一边,所以地下这个话题没法跟你聊。

  • 小夜Benoît

    小夜Benoît (无玷的心) 2016-11-25 09:53:35

    这逻辑有问题:如果这个饭完全是其他修士做,你会不会有良心债?照理说应该更有。 那么他们让 这逻辑有问题:如果这个饭完全是其他修士做,你会不会有良心债?照理说应该更有。 那么他们让你也参与一起做,应当是减轻你的负债,因为你自给自足,另一个修士帮你。 但是你是觉得费劲,所以不舒服。这个不舒服就不是来自良心债,而是来自辛苦的感觉。 这种辛苦和不愿负债的情绪,我觉得挺像你爸。 ... SR4

    我背负所谓良心债是因为我不需要做中餐,那并不是中餐,我也没有要求做中餐,就突然搞了这个东西,表示对我的关心,尽管我并不特别高兴。另外厨房不是我的工作,我在周四帮他做中餐本身就是爱德,事实上,在修道院除了我会帮他,其他人都不会帮。最后搞得很累,我还要努力感恩,最后就觉得累。这是我真实的感受。

    来自 豆瓣App
  • SR4

    SR4 (que ton règne vienne) 2016-11-25 09:58:11

    我背负所谓良心债是因为我不需要做中餐,那并不是中餐,我也没有要求做中餐,就突然搞了这个东西 我背负所谓良心债是因为我不需要做中餐,那并不是中餐,我也没有要求做中餐,就突然搞了这个东西,表示对我的关心,尽管我并不特别高兴。另外厨房不是我的工作,我在周四帮他做中餐本身就是爱德,事实上,在修道院除了我会帮他,其他人都不会帮。最后搞得很累,我还要努力感恩,最后就觉得累。这是我真实的感受。 ... 小夜Benoît

    可能他们会觉得把修道院的资源授权给你做你可能爱吃的食物,是一种爱德的表现,而不是在增加你的工作量。

    你爸有一次说你应该找他们讨薪。南京那个公司面试你的时候,觉得你能不花钱去英国是不可思议的。这两件事就代表了两种不同的价值取向。

  • 小夜Benoît

    小夜Benoît (无玷的心) 2016-11-25 09:59:07

    关于“没什么可聊的”,我的意思是说,他们可能会觉得你竟然站在迫害者一边,所以地下这个话题没 关于“没什么可聊的”,我的意思是说,他们可能会觉得你竟然站在迫害者一边,所以地下这个话题没法跟你聊。 ... SR4

    我就是按照我知道的实际情况说我所知道的。另外告诉他们“自由世界”媒体的报道不能反映中国教会的全貌。

    来自 豆瓣App
  • SR4

    SR4 (que ton règne vienne) 2016-11-25 10:00:14

    我就是按照我知道的实际情况说我所知道的。另外告诉他们“自由世界”媒体的报道不能反映中国教会 我就是按照我知道的实际情况说我所知道的。另外告诉他们“自由世界”媒体的报道不能反映中国教会的全貌。 ... 小夜Benoît

    我总觉得会存在某一个盲区,就像你上次说“反华势力”,这是一种思维的盲区,把复杂的真相简单化。

  • 小夜Benoît

    小夜Benoît (无玷的心) 2016-11-25 10:05:20

    可能他们会觉得把修道院的资源授权给你做你可能爱吃的食物,是一种爱德的表现,而不是在增加你的 可能他们会觉得把修道院的资源授权给你做你可能爱吃的食物,是一种爱德的表现,而不是在增加你的工作量。 你爸有一次说你应该找他们讨薪。南京那个公司面试你的时候,觉得你能不花钱去英国是不可思议的。这两件事就代表了两种不同的价值取向。 ... SR4

    首先基本上并不是我的食物。其次那个工作我也可以不做。我帮那个修士,那个修士也表示是爱德,其他的修士并不会帮他。而且除了周四我也会在一些时候帮他。

  • 小夜Benoît

    小夜Benoît (无玷的心) 2016-11-25 10:24:59

    我总觉得会存在某一个盲区,就像你上次说“反华势力”,这是一种思维的盲区,把复杂的真相简单化 我总觉得会存在某一个盲区,就像你上次说“反华势力”,这是一种思维的盲区,把复杂的真相简单化。 ... SR4

    中国地上教会做的好事没有被自由世界媒体多多报道一下,我看也算是一种盲区。

  • 小夜Benoît

    小夜Benoît (无玷的心) 2016-11-25 10:35:37

    我正是被种种“所谓正确的见解”压得喘不过气,所以我才会肺部虚弱。说出我内心所认为的,而不是为了塑造一个我很理性客观的形象,只要我说的是诚实的,我就能从捆绑中释放,呼吸就顺畅了。因为我长期都被各种势力,权力,压力遏制了喉咙,我以后更要勇敢的说话。

  • SR4

    SR4 (que ton règne vienne) 2016-11-25 10:49:23

    中国地上教会做的好事没有被自由世界媒体多多报道一下,我看也算是一种盲区。 中国地上教会做的好事没有被自由世界媒体多多报道一下,我看也算是一种盲区。 小夜Benoît

    这个逻辑也有点怪,普世教会做了那么多好事,并没有必要都去报道的。

    就好像神父娈童案会被夸大一样,人们应该是默认有问题需要解决才会需要信息传递吧。

    总不能一个癌症病人指着自己的脸说,我的皮肤很不错的,所以不要来关注我的病。

  • SR4

    SR4 (que ton règne vienne) 2016-11-25 10:57:07

    我正是被种种“所谓正确的见解”压得喘不过气,所以我才会肺部虚弱。说出我内心所认为的,而不是 我正是被种种“所谓正确的见解”压得喘不过气,所以我才会肺部虚弱。说出我内心所认为的,而不是为了塑造一个我很理性客观的形象,只要我说的是诚实的,我就能从捆绑中释放,呼吸就顺畅了。因为我长期都被各种势力,权力,压力遏制了喉咙,我以后更要勇敢的说话。 ... 小夜Benoît

    这个世界上是存在正确见解的,如果没人说谎的话。你被压迫得喘不过气,应该是来自一些人的谎言,这些谎言封闭了通向顺畅的通道。而你难以识别都是哪些人在说谎。

    你应该勇敢地说话,这个确实是的,我自己也这么体会,起码我们自己是没有说谎的,如果引用了别人的谎言被发现,还可以改正,这样头脑就更清晰了。

    昨天周超超帮我发现了一个问题,我一直以为使徒是12个,因为很早的时候在bjsw的某个小型祷告会什么的听说,犹大死了以后大家重新选了使徒,就是保罗,这也不是传道人说的,我记得是个姊妹说的,我就一直当真了。这就是个盲区,影响了我很多年,以至于他问我教会的定义的时候,我按照你告诉我的回答是使徒统续,但是接下来我却没能正确的回答谁是使徒。

  • 小夜Benoît

    小夜Benoît (无玷的心) 2016-11-25 11:09:06

    这个逻辑也有点怪,普世教会做了那么多好事,并没有必要都去报道的。 就好像神父娈童案会被夸 这个逻辑也有点怪,普世教会做了那么多好事,并没有必要都去报道的。 就好像神父娈童案会被夸大一样,人们应该是默认有问题需要解决才会需要信息传递吧。 总不能一个癌症病人指着自己的脸说,我的皮肤很不错的,所以不要来关注我的病。 ... SR4

    那么可以多报道一下地下教会的问题,这样能帮助解决问题

  • SR4

    SR4 (que ton règne vienne) 2016-11-25 11:10:46

    那么可以多报道一下地下教会的问题,这样能帮助解决问题 那么可以多报道一下地下教会的问题,这样能帮助解决问题 小夜Benoît

    你觉得他们会遮掩吗,有新闻还能不报

  • 小夜Benoît

    小夜Benoît (无玷的心) 2016-11-25 11:17:53

    你觉得他们会遮掩吗,有新闻还能不报 你觉得他们会遮掩吗,有新闻还能不报 SR4

    会。因为很多西方媒体报道中国迫害宗教信徒会采访这些人,肯定会多说自己怎么被迫害的,很难自我揭露。比如最近地下教会的主教祝圣什么的,就该大报道一下。

  • SR4

    SR4 (que ton règne vienne) 2016-11-25 11:35:39

    会。因为很多西方媒体报道中国迫害宗教信徒会采访这些人,肯定会多说自己怎么被迫害的,很难自我 会。因为很多西方媒体报道中国迫害宗教信徒会采访这些人,肯定会多说自己怎么被迫害的,很难自我揭露。比如最近地下教会的主教祝圣什么的,就该大报道一下。 ... 小夜Benoît

    这个报道我看到了。教会都有了回应。

    你是觉得报道的不够大?

  • 小夜Benoît

    小夜Benoît (无玷的心) 2016-11-25 11:36:21

    这个报道我看到了。教会都有了回应。 你是觉得报道的不够大? 这个报道我看到了。教会都有了回应。 你是觉得报道的不够大? SR4

    对啊,应该更明确地表示一下地下教会也并不是外界所想的那么忠贞的。

  • SR4

    SR4 (que ton règne vienne) 2016-11-25 11:37:24

    对啊,应该更明确地表示一下地下教会也并不是外界所想的那么忠贞的。 对啊,应该更明确地表示一下地下教会也并不是外界所想的那么忠贞的。 小夜Benoît

    教廷发表声明回应地下教会私圣事件
    时间:2016-11-08 来源:天亚社中文网 作者: 点击:5566

    教廷新闻发言人格雷格.伯克(Greg Burke)就最近中国大陆出现的声称私自祝圣为主教的事件作出以下声明:

      近几个星期以来,不断传来有关中国大陆非官方教会的某些司铎未经教宗批准而被祝圣为主教的一些消息。

      圣座从未批准过任何此类的主教祝圣、也未被正式告知此类事件。如果上面提及的主教祝圣是真的,将构成对教会法规的严重侵犯。

      圣座希望此类消息是毫无根据的。反之,圣座在对相关案例做出相应评估前要等待可靠的消息和确切的资料。总之,圣座重申,如果没有必不可少的教宗任命,举行任何主教祝圣都是不合法的,即便他们个人深信不疑时也是不合法的。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七日

  • SR4

    SR4 (que ton règne vienne) 2016-11-25 11:38:00

    对啊,应该更明确地表示一下地下教会也并不是外界所想的那么忠贞的。 对啊,应该更明确地表示一下地下教会也并不是外界所想的那么忠贞的。 小夜Benoît

    你想要的这个不是新闻报道啊,是人民日报式的社论。。。

  • 小夜Benoît

    小夜Benoît (无玷的心) 2016-11-25 11:41:32

    教廷发表声明回应地下教会私圣事件 时间:2016-11-08 来源:天亚社中文网 作者: 点击:5566 教廷发表声明回应地下教会私圣事件 时间:2016-11-08 来源:天亚社中文网 作者: 点击:5566 教廷新闻发言人格雷格.伯克(Greg Burke)就最近中国大陆出现的声称私自祝圣为主教的事件作出以下声明:   近几个星期以来,不断传来有关中国大陆非官方教会的某些司铎未经教宗批准而被祝圣为主教的一些消息。   圣座从未批准过任何此类的主教祝圣、也未被正式告知此类事件。如果上面提及的主教祝圣是真的,将构成对教会法规的严重侵犯。   圣座希望此类消息是毫无根据的。反之,圣座在对相关案例做出相应评估前要等待可靠的消息和确切的资料。总之,圣座重申,如果没有必不可少的教宗任命,举行任何主教祝圣都是不合法的,即便他们个人深信不疑时也是不合法的。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七日 ... SR4

    那看来地下教会也有主教合法不合法的问题嘛。我还是跟着教宗,教宗说合法的主教,我不管他是地上地下。

  • SR4

    SR4 (que ton règne vienne) 2016-11-25 11:51:05

    那看来地下教会也有主教合法不合法的问题嘛。我还是跟着教宗,教宗说合法的主教,我不管他是地上 那看来地下教会也有主教合法不合法的问题嘛。我还是跟着教宗,教宗说合法的主教,我不管他是地上地下。 ... 小夜Benoît

    那是肯定的了。。。。。

    原来你是担心地下教会操纵舆论,这个可以放心,外面那么大的世界,他们的事情传出去了也是按照理性来处理的。。。

  • 黄段无誉祸

    黄段无誉祸 (请勿邀请我参加任何私密小组) 2016-11-25 14:59:16

    我只是觉得他们为有钱人服务是需要钱。
    -------------------
    不知道胡弟兄在修道院有没有独立为有钱人服务过?

  • 小夜Benoît

    小夜Benoît (无玷的心) 2016-11-25 17:15:15

    我只是觉得他们为有钱人服务是需要钱。 ------------------- 不知道胡弟兄在修道院有没有独立 我只是觉得他们为有钱人服务是需要钱。 ------------------- 不知道胡弟兄在修道院有没有独立为有钱人服务过? ... 黄段无誉祸

    当然没有。有还了得。。但是集体参与的服务,我是参与过的。

  • 黄段无誉祸

    黄段无誉祸 (请勿邀请我参加任何私密小组) 2016-11-25 20:21:11

    当然没有。有还了得。。但是集体参与的服务,我是参与过的。 当然没有。有还了得。。但是集体参与的服务,我是参与过的。 小夜Benoît

    有还了得。。?为什么不能独立传福音呢?

  • 小夜Benoît

    小夜Benoît (无玷的心) 2016-11-25 22:31:13

    有还了得。。?为什么不能独立传福音呢? 有还了得。。?为什么不能独立传福音呢? 黄段无誉祸

    我给搞砸了怎么办?他们一直觉得我是个没用的修士

    来自 豆瓣App
  • 小夜Benoît

    小夜Benoît (无玷的心) 2016-11-25 22:38:49

    也不能说就是没用吧,我夸张了。但是肯定不够成熟老练

    来自 豆瓣App
  • 黄段无誉祸

    黄段无誉祸 (请勿邀请我参加任何私密小组) 2016-11-25 22:46:52

    传福音是基督徒的本分啊,看来你们修道院自己不好好传,还控制你不让你传……

  • 黄段无誉祸

    黄段无誉祸 (请勿邀请我参加任何私密小组) 2016-11-25 22:59:09

    你们修道院的人不是被有意的培养出来去给有钱阶层“传福音”和“揭露腐败”(其实是拿人的钱革人 你们修道院的人不是被有意的培养出来去给有钱阶层“传福音”和“揭露腐败”(其实是拿人的钱革人的命)吗?恐怕不是自顾不暇,而是目的太明确。 ... SR4

    对于在修道院受压制不能享受自由传福音的喜乐平安的胡弟兄,童一的判断是胡弟兄和“恶性肿瘤”同流合污,不赚大钱就不传福音,有什么证据呢?!

  • 小夜Benoît

    小夜Benoît (无玷的心) 2016-11-25 23:22:47

    传福音是基督徒的本分啊,看来你们修道院自己不好好传,还控制你不让你传…… 传福音是基督徒的本分啊,看来你们修道院自己不好好传,还控制你不让你传…… 黄段无誉祸

    我这么说可能会有人(几乎可以说肯定)会说我在污蔑。
    但是我觉得我们修道院是很看重这些有钱,有权的人。。整个传统天主教世界,或多或少都是有点。例如法国王室的后裔,还有比利时还是哪里的一个贵族就是公开支持sspx,在自家的宫殿,官邸里请sspx每周去做弥撒(这是以前天主教贵族的普遍做法)。
    我们有一次帮了一个苏格兰天主教贵族办了他夫人的葬礼,来了几百人,来自整个欧洲。教区主教亲自登场,讲了一个很proper的葬礼讲道(proper怎么说呢,体面,受过良好教育的那种),主教是标准的上流口音…五六品大礼追思弥撒……葬礼之后的餐厅来了大概有三百人吧。。。院长把这个当做一个很重要宣传修道院的机会。这对修道院自然是极重要的。我的辅祭总是辅不好,比如手不能完全的合十,有时候就会放松什么的。。。修士就很担心我做不好。。。

  • 小夜Benoît

    小夜Benoît (无玷的心) 2016-11-25 23:26:23

    传福音是基督徒的本分啊,看来你们修道院自己不好好传,还控制你不让你传…… 传福音是基督徒的本分啊,看来你们修道院自己不好好传,还控制你不让你传…… 黄段无誉祸

    我们在新西兰有一个教堂,人满为患,很多人去我们那里。可能还是比较传福音的吧。英国这里不是很重视吧。但是我们也能彼此传福音呀。当时我的主管说修道院的人会彼此帮助,我就觉得似乎并不是这样的。大家都不是很喜欢帮助别人。后来我的状态越来越糟……被邪灵搅扰得厉害了。。。经常一个人躲起来。。。

  • 黄段无誉祸

    黄段无誉祸 (请勿邀请我参加任何私密小组) 2016-11-26 15:29:31

    你现在应该这样奉耶稣的名宣告:
    我胡一堃,后来的状态越来越好……不断得胜邪灵的搅扰……不当逃兵享受生命……阿门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