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个故事给你听

陈默

来自: 陈默(原来你叫陈默,但愿我没记错) 2016-11-23 23:42:32

来自 豆瓣App
1人 喜欢
  • 陈默

    陈默 (原来你叫陈默,但愿我没记错) 2016-11-23 23:44:22

    02
    “陈默?喔……”我一屁股坐在床上,“这位仁兄有洁癖,事儿蛮多,你可别给人家胡造。“ 我姐夫不都开学了嘛?为什么他这个同学没到校啊?”我很好奇的问,“喔,他一向神神秘秘,大小假期都第一时间被家人接走了,开学也一般会迟来些。人呢,的确有点儿事事儿的”。 对于一个第一次听到名字的人,我已经问的有点多了,反正也没什么好关注的,于是”陈默“,这个名字,很快就在我的脑海里淡淡淡……慢慢消失掉了。
    于是开学,于是大一,于是性格又好,自认长相还算中上至出众行列的我,很快有了些追求者,也不是我眼界多么高,而且感情上我还是比较早熟的那一类,虽然没有正儿八经谈过什么恋爱,可是对于情情爱爱,我觉得自己最初有概念,应该都能追溯到学前班。可是,当离开爸妈,可以正儿八经恋爱的时候,我却对身边的这些人提不起什么兴趣,于是遇到那种极为纠缠的追求者,表姐那儿,就成为了我平日没课、周末以及大小假期的最佳“避难所”。
    日子就这么过了一个学期,现在想想,也觉得有点奇怪,那段日子,我居然从未与他遇见,不过时常倒是能听到关于他的只字片语,但那时的我,觉得他连个过客都不会是,是完全不可能出现在我生命里的,一个几乎不相干的人。
    大一寒假回家,当时刚刚兴起“QQ”这个玩意儿,我跟着表姐去网吧,她在边上忙着追剧,一边挂着QQ跟姐夫聊天,为了应付百无聊赖的我,打发说“你要么就也看个电影什么的,要么就……诶,这有个也无聊的不得了的人,让他加你,跟你聊天吧!”QQ这边很快就显示有人加我好友,通过验证……“Hi,我是陈默,嗯,王子奇的同学,你,是林旭的表妹吧?”……

    来自 豆瓣App
  • 陈默

    陈默 (原来你叫陈默,但愿我没记错) 2016-11-23 23:48:03

    03 Hi,我是陈默
    “喔喔,你好,你就是传说中的陈默喔”,我依稀记得当时回他的第一句话是这个。然后我们就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陈默,在我心里的形象渐渐清晰起来,应该是个高个儿,喜欢运动的装扮,发型应该不是短寸平头之类的,喜欢篮球,迷NBA……于是,我们就这样变成了“网友”。
    假期很快过去,返校后,一个追我追了大半个学期的男生让我实在烦,而且对方颇有些围追堵截的意思,这就让我去表姐学校的频次更加多了起来,没课的周中以及几乎每个周末,我都会赖在她那儿。这段时间里,偶尔也会在网上遇到陈默,我们依然会有一句没一句的聊聊,但感觉好像比之前热络了些,有时,他会说“我知道你今天来我们学校了”,然后敲出两个坏笑的表情“因为王子奇同学昨晚回宿舍住的”,同时,学期一开始,陈默校外的出租屋已经不租了,他半真半假的说“玩物尚志呀,成宿成宿玩儿游戏可实在不好,所以还是住学校踏实”。临近毕业的他,也会跟我说说他的工作打算。而且,不止一次的,在我回了学校时在网上遇见他时,他会说“你来的时候怎么不说一声,我们见见呀”,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想见我,可是渐渐的,我每次去表姐学校会越来越注意形象,潜意识里,好像觉得,如果哪天碰巧遇到了,最好让他见到的,是个漂亮的姑娘。
    我记得那天是四月的一个周五下午,天气很好,春日的天气,稍稍有一点风。那时我的头发不长不短,赶上那会儿流行的离子烫,应该是刚做完没几天,就顺顺的批下来,不到齐肩的长度,穿了一件黑色的夹克外套,胸前白色的大字母,斜挎个大大的包,整体看上去,就是一个呆萌的学生模样,但又不失乖巧。我又溜达到表姐的学校,跟她约好在网吧见面,坐下后,她看剧,我就又开始百无聊赖的玩儿着网页版的水果连连看之类的弱智小游戏。就在这时候,表姐的手机响了,她接起来跟对方说了几句,然后挂断前“好啊,那你来吧,我们在这儿等”。我转过头问她“谁呀谁呀?姐夫吗?”“不是,陈默,他本来以为你姐夫也在,然后我说只有咱俩,他说他也没事儿,就准备过来一起……”我能感觉到我的脸腾的就红了,心跳突然加速,不知道是怎么了,手心开始出汗。过了差不多十五分钟,我感觉身后有个脚步渐渐近了,有人在我身后停下来,然后余光看到表姐转过身,站起来,打招呼,而我此时一直装作专心致志于屏幕上的,弱智找游戏,目不斜视,专心致志,直到有人拍拍我的肩,我缓缓的转过身,迎上一个灿烂的笑脸“Hi,我是陈默……”

    来自 豆瓣App
  • 正在编辑

    正在编辑 2016-11-24 15:04:03

    后面呢?继续啊

    来自 豆瓣App
  • 陈默

    陈默 (原来你叫陈默,但愿我没记错) 2016-11-26 22:14:54

    04初见
    当时我的样子绝对是傻透了,真的是鼓了鼓勇气才转过头,面前是一张特别灿烂的笑脸,瘦,高,头发很黑,牙齿很白,单眼皮,穿着简单的牛仔裤,休闲长袖体恤,我的脑海里迅速的搜索着可以形容面前这个男生的词---帅气?好像并不算是。阳光?太大众的形容。不知道,我竟然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只是觉得,那一刻,我的心里突然亮堂堂的。就这样,我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一向外向而颇有些男孩子性格的我,冲他点点头,只是喔了一声,就算是打招呼了,然后就转过头继续玩儿起了游戏。听见身后的他嘟囔了一句“什么游戏这么好玩儿”,就转过头跟姐姐又聊了几句,就坐到隔我几个的座位上起网了。
    很快的,QQ上,他的头像亮了起来,很快跳出个对话框“什么游戏这么好玩儿啊?”
    “呵呵,就是个脑残小游戏,不费脑子那种,有点儿弱智。”我马上回复他。
    “哈哈,玩儿那么专心。对了,我也不能总叫你林旭她妹吧?我听见他们都叫你小名儿,多多?唐多多?”
    “呵呵,可以啊,咱们也算熟人儿啦,这个称呼可以给你叫,要是让你连名带姓的叫我唐欣洁,听上去太生分,哈哈!”
    “可是刚才明显你就是跟我很不熟,并且很不愿意熟的样子喔”他发来一个尴尬脸,然后接着数落到“看看,聊天的时候这么爱笑,又呵呵,又哈哈的,见面的时候,脸好冷喔”
    “没有啦,就是在玩儿呢,一时没回过神”……
    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我们俩,隔着两三个人,聊的火热。我敢肯定我当时脸上的笑容绝对就是遮不住,藏不住的灿烂着,我还不时的偷偷看过去几眼,又特别害怕自己的“偷看”会被他撞破,可是他就一直看着电脑,偶尔会笑笑,“做贼心虚”的我赶紧收回目光,然后回到我俩的“网聊”中,然后心里琢磨着,他的笑,是不是因为网上的唐多多逗笑了他?网上的唐多多,的确不像刚才转头冲他“喔”的唐多多,会更俏皮,更逗趣。而且,对着他,不会小紧张。哎,唐多多同学,你是怎么了?

    来自 豆瓣App
  • 陈默

    陈默 (原来你叫陈默,但愿我没记错) 2016-11-26 22:15:35

    后面呢?继续啊 后面呢?继续啊 正在编辑

    谢谢关注呢,继续写

    来自 豆瓣App
  • 陈默

    陈默 (原来你叫陈默,但愿我没记错) 2016-11-26 22:44:26

    05 他没有女朋友
    “诶!傻笑什么呢,我们走吧?”表姐晃了晃我,我的心里居然就浮现了一丢丢的“恋恋不舍”,但装作很淡定的一边应着,一边关电脑,一边站起身来。表姐拉着我,走到陈默身边,拍拍他“hi,我们先走啦,王子奇踢完球,我们去找他,你玩吧”,他转过头,看看我,这次的我,比刚才镇定放松些,照旧没多话,只是笑笑,摆摆手,算是再见了。后来我们在一起之后,他回忆起初见的这一天,总是“恬不知耻”的,得意的总结“开始觉得是小姑娘傲气,后来转念一想,觉得是小姑娘呆萌,最后觉得,估计应该对我这个阳光型男一见钟情,所以,不知所措了吧……”
    从网吧回到表姐学校足球场的路上,感觉那个照亮心房的笑脸一直在眼前晃呀晃,我深呼吸N次,然后在心里警告自己“唐多多,你这是什么情况,怎么感觉这么没出息呢?这是犯花痴了吗……”然后脱口而出问表姐“姐,陈默工作签哪儿啦?”表姐并没有看出我有什么异常,答我“他呀,好像还没定,肯定是要去北京的哇,他家人必须要他去”,“喔,我记得他是没有女朋友的吧?”我又装作漫不经心的说,还特别警惕的补了一句“嗯。。主要没听你们提起他什么八卦”,表姐笑着说“他呀,眼光太高,眼看要毕业了,这个大学四年呀,有绯闻,但是,也就是绯闻而已……诶,不对呀,你怎么突然关心起他了?刚才又没见你那么热情,而且,不是我说你,有点没礼貌哈……”我冲表姐一乐,用同样理由掩饰“我那不是忙着玩游戏嘛”。心情没来由的好,不知道为什么,因为见到传说中的陈默?因为他没有女朋友?oh no,不对不对,跟我有什么关系?跟他有什么关系,我真是疯了。

    来自 豆瓣App
  • 痞子 2016-11-28 08:14:57

    感觉是个伤感的故事,前面越美好,后面越伤心!

    来自 豆瓣App
  • 陈默

    陈默 (原来你叫陈默,但愿我没记错) 2016-11-28 22:41:04

    感觉是个伤感的故事,前面越美好,后面越伤心! 感觉是个伤感的故事,前面越美好,后面越伤心! 痞子

    怎么说呢,也许有美好的回忆,就挺好了吧。。

    来自 豆瓣App
  • 痞子 2016-11-28 22:45:08

    怎么说呢,也许有美好的回忆,就挺好了吧。。 怎么说呢,也许有美好的回忆,就挺好了吧。。 陈默

    我不喜欢,要不一直美好,要么就平平淡淡,这才是理想中的生活,或许你需要这样的起伏来写故事

    来自 豆瓣App
  • 陈默

    陈默 (原来你叫陈默,但愿我没记错) 2016-11-28 23:16:08

    06 发信息
    走到足球场,我默默坐在场边,完全不走心的看着姐夫踢球,中场休息,姐夫走到我身边坐下“唐小多同学,晚上吃啥的任务,交给你思考,我这半场踢完,咱们就吃饭去”,我“喔”了一句,姐夫拍拍我脑门儿,冲着表姐说“这娃今天不怎么欢实啊?”,“是啊,下午网吧里见陈默了,对着人家无精打采的打了个招呼,谁知道她咋了……”。陈默,陈默,又是陈默,就是,都怪你,我从口袋里拿出手机,那一刻特想发个信息给他,突然就琢磨着我好像没有陈默电话。于是我借故借表姐手机一用,表姐倒是没起疑心,递过来。我迅速的在通讯录里找到陈默的号码,默念了N遍,赶紧记在自己的手机上。就这么一个动作,让我脸红心跳手心冒汗,表姐接过自己的手机时,狐疑的看看我“你怎么啦?脸那么红?”,“太阳晒的,你看看这操场上,一棵树没有……”我边说着边躲到阴凉地儿,一屁股坐下,深呼吸了一下,准备发出第一条跟他的短信,那还是一个没有we信,发条短信还要收两毛的年代,所以,打电话能说清的事儿,绝不浪费钱,而且,我隐隐觉得,关系不一般的人,才会用短信沟通,因为说不出的话,都可以发信息。天知道我当时是怎么想的,总之,就这么发出去了,第一条信息“呵呵!陈默,我是林旭她妹,我是唐多多”,发出去我就后悔了,疯了疯了,绝对是疯了,真应该绕着操场跑两圈清醒一下,正在我纠结要不要真的跑一下的时候,陈默回复了“哈哈,真是你啊:)”那个年代还没有丰富的表情包,所有的表情都是标点符号拼接而成的,所以,他这是友好的对我微笑。那我,是不是要回个呢,回什么呢?这个时候,他又发来一条“你们回学校了吗?王子奇还在踢球吧?刚才给他打电话了,没见他回”,“嗯嗯,在你们学校操场呢,他还有操场,正在让我想想晚上吃什么,吃什么呢?”
    “你不是传说中的小吃货嘛,这个问题难不倒你的吧?”,“谁污蔑我??哼,反正不管是谁,你都参与了,所以,要惩罚你,请我吃饭吧^_^”,“好啊,没问题,你们一会儿老西门等我。”……就这么一来二去的,我们聊了起码“十块钱”的,而且,当我告诉姐姐,姐夫,晚饭由他们很熟悉的陈默同学请客,集合地点老西门,他们俩异口同声的说“你们,什么时候商量好的?”,那时在他们眼里,至多觉得这是小女生的乖张,缠着大哥哥请客吃饭,不过,如此。

    来自 豆瓣App
  • 陈默

    陈默 (原来你叫陈默,但愿我没记错) 2016-11-28 23:18:32

    我不喜欢,要不一直美好,要么就平平淡淡,这才是理想中的生活,或许你需要这样的起伏来写故事 我不喜欢,要不一直美好,要么就平平淡淡,这才是理想中的生活,或许你需要这样的起伏来写故事 痞子

    这不全是故事,半纪实吧。因为我的这段刻骨铭心,故事一样的经历,过去了十多年还无法忘记,就突然有写下来的想法。

    来自 豆瓣App
  • 时光

    时光 2016-11-29 01:54:30

    挺好的

    来自 豆瓣App
  • 陈默

    陈默 (原来你叫陈默,但愿我没记错) 2016-11-29 12:04:19

    挺好的 挺好的 时光

    谢谢关注,会努力更新?

    来自 豆瓣App
  • 时光

    时光 2016-11-29 12:06:28

    谢谢关注,会努力更新? 谢谢关注,会努力更新? 陈默

    加油

    来自 豆瓣App
  • 陈默

    陈默 (原来你叫陈默,但愿我没记错) 2016-12-04 00:25:29

    07 聚餐
    在我的有一点小任性,小无赖的坚持下,换来了这一顿气氛和谐而又热闹的聚餐。我全程的关注的,绝不是桌上的饭菜,而是他。带着一点小好奇带着一点小惊喜,还带着一点,莫名其妙的小心思。偷看,偷瞄,偷偷的观察,我觉得自己就像是怀揣着一个小秘密的小贼,尤其是好几次感觉自己在偷偷看看的时候有被她发现,但是这种感觉有一点点惊,又有那么一点窃喜,尤其是当我偷瞄他的时候,我们的目光对视在一起的时候,我会有一种感觉,就是其实他也在偷偷的注意我。我全程装淑女,斯文的细嚼慢咽,这让表姐跟姐夫很不习惯,多次打趣我。而陈默居然也跟着他们一起逗我,而且说“网上那个到底是不是你啊?那么爱笑,不是呵呵,就是哈哈的。”酒足饭饱,姐夫跟陈默送我跟林旭回校外的出租屋,一路上,我心里偷偷的感受到“两对”的感觉,虽然,此时的画风是三个“长辈”带着我这个“毛丫头”。走到了楼下,分手前,陈默又露出好看的笑容“再见啦,唐多多,下次来了,可以找我玩儿哈!”表姐跟姐夫对视,乐了“我看行,下次我们俩都没空陪她玩儿,我就把我妹交给你带着,但你得保证你是个好保姆,哈哈哈……”只留下傻傻的我,傻笑着挥手跟已经走出去挺远,但有回头看的陈默再见。

    来自 豆瓣App
  • 陈默

    陈默 (原来你叫陈默,但愿我没记错) 2016-12-04 13:12:40

    08 短信传情

    之后,陈默变成了我更加频繁去表姐学校的理由。而且,每天,发短信,成为了我们之间特别有意思的联系方式。虽然,那是一个一条信息好几毛钱的时代,但是,谁还在乎那个,至少,我是不在乎的。每天的信息,基本上都是由我发起,这也是今后很多年后,我们讨论“当初谁追谁”这个问题的时候,他最有利的“证据”之一。每天上课的时候发,吃饭的时候发,睡前发。总之,我们总会有发信息聊天的理由。宿舍里的姑娘们渐渐习惯了看着我一个人时时刻刻对着手机乐的傻样儿,也有关系好的,会自行给我扣上“恋爱中”的标签。而陈默那边,据说也跟我状态类似,住在他上铺的姐夫,会把这事儿八卦给表姐,表姐也会八卦给我“陈默最近怪怪的,成天抱着手机,还老傻乐,最夸张是那天他们几个在系里打乒乓球,他几乎手机不离身,发球前看一眼,捡球去看一眼……”,我若无其事的问她“跟谁发呢?”表姐说“不知道呀,反正怪”,我有种未被抓包的小庆幸,一边拿起手机,回复着他问我在干嘛的信息“在说你八卦呢,哈哈哈!”

    来自 豆瓣App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8891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