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龙点穴》

請真

来自: 請真(中有請吔!其請甚真,其中有信。) 2016-11-22 20:55:12

  • 請真

    請真 (中有請吔!其請甚真,其中有信。) 2016-11-22 20:55:37

    晚上,朋友来电话,问我下午和他谈话的内容。电话中他哈哈大笑,“老张觉得你说得太准确了,超过了算命能够达到的水平,对你说的他过去的情况都认同,但是他不相信是通过八字测算出来的,而是我告诉你的。对于这次投资,他不相信你所说的结果,还是准备投资。”呵呵,我不知道这是在骂我还是在夸我,难道说,只有粗略的理论系统,只能说出人生大概脉络的算命先生,才是能够被他们所认可的?而真正运用智慧,以系统丰富的知识作为基础,理性客观地分析命运脉络,达到精准程度的研究人员,反而被他们认为是虚假的?太荒唐了!

    “现在对于我说的结果就下定义,为时尚早,到了年底吧,反正还有几个月了。到了年底,我们看看结果如何。”和朋友的谈话,在玩笑中淡然了此次测算的不愉快,事后也就把这件事情给忘了。翻过年,全球性的金融危机爆发了,国际上有色金属价格全线崩溃。与房地产有关的四十几个行业同时受到了影响,首当其冲的就是建材业。原材料价格大幅度下调,逼近历史最高纪录关口的原铁矿石最低时的价格,竟然只卖到了千元一吨,而且没有人买。因为此时没有人敢于投资盖房子了,原有的房地产市场价格都在下调,房地产市场到了破产的边缘,国内的铁矿山,停产了近80%,去年投资有色金属的企业,都不同程度的遭受了重创。

    回头和朋友聊起那一次对于老张的预测,他说预测得很准。我不这么认为,客观地评价,是对于人世间整体社会运行轨迹的把握火候不到,只是看到了一个人,他在受到整体社会变动影响中,体现出来的个体差异。我虽然发现了这个差异表现,却无法找出根本的原因来。如果我能做到在金融危机前,就通过天象的变化,准确地预测到全球经济的动荡,那才算是真正的术数高手。他说:“你要是能够精准到这一步,你就不是大师了,你丫就是活佛了,干什么都得端着,我们就不能做兄弟了,多没劲啊。”想想也是,历史上当术数被发明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它的局限性,只能预测人类事物发展的现象,却无法探知现象背后的“道”,也就无法超越现象看到整体不同层次境界宇宙以及人类社会的真相。就像是药物可以治疗具体的疾病,却无法治疗生命死亡一样,人世间的任何方法、工具,都是有其局限性的。

    言归正传,浙江的林先生是从事厨具生意的,曾是国内一线品牌抽油烟机的代工厂家,后来创立了集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独立品牌油烟机。经过十余年的努力,他所属企业的规模已经发展得很庞大了,已经不仅仅是从事厨具生产加工,而且渗透到房地产开发、矿业投资领域。与他的相识是一次偶然。浙江省一贯有“鱼米之乡”的美称,历史上各朝各代都将此处作为朝廷的赋税重地,此处人杰地灵,人才辈出,有人曾经做过统计,自历史上有科举考试制度以来,状元、榜眼、探花这些济济人才,绝大部分都是出自浙江、山东省。

    出于对风水地理的研究,我抽空去浙江一处很有名的城市游历。听说此处有一座山,就是当地人所说的“龙脉”,号称集天地精华,藏龙聚势。更有当地的文献证明,此处历史上确实是人才辈出的地方,历朝历代都有大官、进士出现,而且人数都很密集,比起其它省份的人员出仕率是要高了很多。这种大大超出于自然概率的现象,一定是有它产生的原因与客观条件存在的。我一早坐班车赶往“龙脉”,探寻这所保佑庇护了此处人民数千年的神灵所在之处。

    听当地的导游讲,此处的群山由四座大山组成,层层叠叠,其中有国家级的风景保护资源,有野生动物保护公园,还有瀑布、湖泊,风景很是秀美,是浙江省著名的旅游景点。因为城市改造,将原来座落在城区内的公墓也迁到了城外,就在群山的边上。我要去的,就是这所公墓。车开了一个小时后就进入了郊区,开始呈现出农村特有的独门独院的小别墅样的建筑。沿着公路,河水奔腾,欢快地顺着山脚流向远方。车又开了一会儿,就进入山间了。只见苍茫林海,松涛阵阵,这所城市就座落在森林旁边,怪不得早晚温差这么大。到了公墓所在之地,下了车,沿着公墓大门两边的围墙走了一圈,看看朝向是否处于吉方。这里的建筑很是简陋,比起北京上海的陵园寒碜多了,好像就是临时搭凑的一个建筑工地的窝棚一样。也许这所陵园是国家出资兴建的吧,如果是私人承包经营的,一定不会这样简陋。

    陵园坐落在山中,这座山不高,听导游说有四百二十米,现在已经开发了三分之二。山腰、山腹都已经开发完成了,安居老城区迁出来的孤坟,就占据了一多半的墓穴,还有一部分墓穴是开发好后,准备出售的。这里的墓穴数量有限,每年政府只批准建造数个墓穴,而且还要征得土地部门的批准,所以,这所陵园的安葬穴位很是抢手。

    在大门外转了转,用罗盘定好了方位,就进了陵园。迎面是一条修建得还算是工整的石头台阶,宽五、六米,很气派,也许是经费不足,台阶上石料占了不足一半的宽度,剩下的就用鹅卵石铺垫而成,一直延伸到山中腰。这座山上没有很古老的树木,也许这就是为什么这里会被批准建造公墓的原因,沿着石阶攀登到了山腰处,回头看,整座山是座落在两所大山之中,山前视野开阔,远方田野苍茫,遥远处,零星小山错落有致,恰似“群山拱照,百官来朝”之格局,左青龙位高山佑护,树木苍茫;右白虎位山形平缓,山势浑圆,乃有情相守之地。山前河水奔腾,围绕山门一圈自西向东而去,好一个“腰缠玉带”,昭示着此地富贵绵长。看来选择在此处建造公墓,是经过了慎重调查的,一定是请了不止一位高手前来勘测过。正当我欣赏风水宝地,评判格局高低的时候,山下公路上开来两辆车,车停在公墓门口,下来几个人,看上去是来扫墓的家庭。可是这个季节不是扫墓祭奠的时节啊,而且扫墓的人群也不可能只有男人啊,应该有女人和小孩在其中。看着他们走上了石阶,我在旁边等着,想等他们过去,我再慢慢地游览此处的风景。

    等他们走近了,原来有六、七个人,最前面的一个高个,看上去是个知识分子,背头,额头饱满,带着金丝眼镜,西服随意地搭在胳膊上。和他并排走在一起的,看上去是政府工作人员,气质循规蹈矩,言谈中对于此人很是尊敬。后面跟随的,看来就是司机秘书之类的陪同人员。等他们走近了,听到政府工作人员对他说,“现在已经开发好的,就是山后的这一片,还有几块土地正在审批,等手续批下来了我们就马上建造。”

    难道此人是来买地的?如果是,那么带领他来挑地的人,一定是对此山,此公墓很熟悉的业内人士,我就可以少走很多的弯路,直接到他们选好的墓穴去看看,领略一下这片山水的灵动之力。想到这里,我等他们走过去,相隔十几米距离后,开始跟随他们的脚步。往前走,就没有石料铺的道路了,都是鹅卵石与泥土混合铺成的小道。看来这所陵园开发的时间不会很长,这些基础设施都没有做好。随着山路往山内走,没有走多远,视野忽然开阔,原来山腰这条道路通往山的另外一面。而这面山体,整个就是被开发建成的陵园主墓穴。

    到了陵园主区,那两个政府人员站在中间的陵区台阶上,给此人介绍葬区的分布。下面的墓穴绝大部分都是老城区迁徙过来的墓,上面的墓穴是新开发的,准备面对社会出售的,造价比较高,看上去建造得很气派,这些墓穴也已经被人们预定完了。只有公墓里面,延伸出去的那一面山,在做开发的准备,等申请报告批下来,就可以开工建造了。

    我站在他们身边听,他们也诧异地看着我,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路过的,听这位大哥讲这里的情况,好奇,过来听听。”“哦,我们这里谈事,没事不要往我们这里凑。”那个政府官员态度很不耐烦,我只好悻悻地走到一边,准备下到陵园去看看。“这位兄弟,你是不是会看风水?”那位知识分子模样的人突然招呼我,我下意识地看了看手里拿着的罗盘,刚才在门口定完方位后,就一直在手里面拿着。“噢,会一点,我就是慕名来这座山,领略这里的风水,听说这里是有龙脉的,特意过来勘测一下。”“嗬,失敬失敬,原来是位先生,请问先生贵姓?”“免贵姓谢,请问大哥贵姓?”“小姓林,宁波人,幸会幸会。”此时周边的人,看我的态度都变化了,恭敬起来,还是沾了“风水”的光,神秘嘛,一般的人不愿意得罪这些有奇能异数的“先生”。

    这位林先生对我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满面热情,“哎呀,真是与高人有缘分啊,能在这里遇到老师真是太荣幸了。先生学习风水有多长时间了?我可是很信风水的,我二舅就是我家当地有名的风水师,这一门技术可不是一般的人能够学习的,必须要有天生的悟性与灵性。”他绘声绘色地向周围的人叙述他的观点,旁边的人不住地点头。“嗬,林先生过奖了,我是西北人,有老师教我风水,后来因为兴趣使然,就把这门技术当作自己的职业了。”出于礼貌,我客气地回答。“哦,我去过甘肃的崆峒山,据说那里是中国道教的发源地,必有得道高人啊。”我笑了笑,不作声。林先生向我伸出了手,“借用师傅的罗盘看看。”我递给他,他接过罗盘,熟练地调整坐标方位,动作沉着老练,那种架势,一看就是常年摆弄这些玩意的老手。罗盘在他手里面好像赋予了生命,变得灵活生动。他抱着罗盘,口中念念有词,看一眼群山,看一眼罗盘,我知道他这是在“定风水峦头,安吉方神位”。就好比要给大地做一件衣裳,首先你要量好山河大地的尺寸,定下来肩膀、腰身的宽度,有了这些基本的坐标,才能够在基础坐标上划分出“九宫八卦”,找出“玄空飞星”的位置。他嘴里念念有词,不用听我都知道他念的是什么,就是定山向的口诀,这些都是学习风水最基本的东西。看完他一整套的动作,我笑了,这位是一个曾经系统学习过风水理论,并且动手实践过的行内人士。只是看他摆弄罗盘,定方位的角度不到位,与我勘测到的真龙位相差很大,也许此人仅仅是懂得勘测流程,并未懂得风水精髓。

    “原来林先生是行家里手啊,在下失敬了。”我笑着对他说。“哪里,很多年没有碰过这东西了,当年家里穷,没有钱上学,就跟着我二舅出去帮别人看风水,混个饱饭吃。后来自己出门打工,就荒废了这门技术,多年未曾学习,看到这罗盘,心中感触良多啊,让老师见笑了。”林先生诚恳地看着我,“我看先生虽然年纪不大,但是精神饱满,有出世逍遥的气质,可否拜托先生看在我们有缘相遇的份上,帮在下在此山选择一块风水吉祥之地?我想在此处葬我先父。今天陪同我来的几位,就是此处公墓的管理人员,帮助我来挑选理想的墓穴。”“林先生怎么会对我这个陌生人会如此的信任呢?你怎么确定我的观地水平就能够让你满意呢?”我有些诧异。“不瞒阁下,你的气宇言谈,与平常人不同,眼神深邃明亮,神清气爽。我当年跟随二舅走南闯北,见过一些奇异人士,先生的气宇就很类似这些人,所以我贸然请求先生,不知老师肯否帮助我?”呵呵,看来林先生果真是业内人士,不仅仅懂得风水,还会看相。“看林先生你刚才用罗盘定下峦头,从风水大略上来说,你觉得此地风水如何?”我想考考他,看他的学识到底有多少。

    林先生沉吟片刻,“从罗盘打出来的方位看,此处在数理格局上并非是占据天时地理的龙穴,但是单纯地感受此地的风水环境,却是一处绝好的宝地。风水的骨骼是数理,而现象只是数理的皮肉毛发。数理不良,再好的风水峦头,都隐藏着凶险。”听完他的话,我心里对于他有了更深的认识,此人系统学习过易经风水之术,属于理性派。这样的人在学习的初期,一定是受到过教授老师的严格训练的,将各种风水格局、流派、理论熟记于心,好像是药店的学徒那样。这些人很少有自己出山的机会,都是跟随师父出门实践,只是看到了勘测风水表面的形式,却不知道观测决定风水的精华,就在于“内心”的变化揣摩。这是缺乏实践经验,如果没有大量的实例案例作为参考,就不能够从千差万别的山水脉络间找出相同的永远不变的“风水铁律,真龙格局”。

    听他说完,犹豫片刻,我还是准备实话实说,“林先生,恕我直言。你刚才调整罗盘的方位是错的,定罗盘首先要考虑风水的三大要素:日照、风速、河流。我们有时候看到的景色不是原本自然的景色,而是由光线折射,或者是树木掩盖遮挡后造成的幻境,不是严格的意义上的真实格局。就好像一个人戴了假发套,你看不清楚他原本的头型一样。定方位不仅仅要定下来罗盘上指南针的数理方位,还要看你是在具体环境中那一个方位勘测下来的数据。我们站在地理方位的中心点上,定出来的九宫八卦方位,与处在地理边缘上定下来的方位,格局标准是大不一样的。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从表面上看,好像是此山的山腰,以进山的大门距离开始计算,到延伸出去的那一面山体为截止,这里还不算是中心点。如果我们计算中心点的方位偏差了,那么,依据错误的轴心测算出来的旺宫贵穴的方位就是错的。”林先生听我说完,恍然大悟,连声称是,“先生说的对,指南针永远都指向南,可是站在不同的地理方位上,由于山形水势的走向不同,这个数理格局的意义就发生了改变,先生高人也!”

    我缓缓道来,“其实,风水的奥妙和中医的原理极其相似。医生要对人体结构非常地熟悉,要对中医理论透彻了解,要把药方、药性倒背如流,看到症状就能够迅速地找出治疗的方法与药方。风水师也是同样的道理,要熟知山水的结构与灵性,要了解不同地域的山水特点、形成的历史过程,要熟知地球经纬度对于不同地域的影响力,要了解每一处水源从何而来,流往何处,要清楚分辨真假龙脉。有的时候,因为四季变化,水流或者山林的形象有所改变,会在表面上造成‘风水龙脉’的假象,可是当季节一改变,水源干涸的时候,此处就是‘绝死之地’。所以,要勘测出一处好的风水,不是简单的用罗盘能够测量出来的。”

  • 請真

    請真 (中有請吔!其請甚真,其中有信。) 2016-11-22 20:56:09

    我对他说的,是风水师密不外传的堪舆之术,分辨风水师父的真假道行,往往就在这看似简单的基本功上面。“请问老师准备在此待几天?我想好好请教老师一些问题。”林先生的态度里少了刚才的客气与恭维,更加诚恳。“我准备后天走,今晚我在附近找一处落脚之地,感受一下此处的地场。”“太好了,晚上我陪同先生一道如何?”“不用了,谢谢。我只有一个人独处才能够真切地感受自然的能量,你和我说话会干扰我的准确判断。把你电话给我,明天晚上我回到市区找你。”“好的,这是我的名片,还烦劳先生帮我选择一处好的地方,明晚在市里我设宴款待先生。至于酬劳,先生尽可放心,林某一向是讲究诚信的人,绝不慢待先生。”

    呵呵,“不慢待”,他不知道我帮人寻找龙脉,定风水格局的价格是多少,所以觉得几千块钱,或者上万就算是对我的很大尊重了。可是我勘测阴宅风水的起步价格是十万,这是一般的价格,如果真的遇到上好的风水宝地,未曾被人开发过的富贵地穴,三、四十万是正常的价格。因为好的风水宝地确实是能够引导人的家族运程走向,对于身体健康、功名富贵起到佑护与加强的作用。这种作用是客观的、明显的、可以实证的。所以那些相信风水地区的人们,对于阴宅风水和祖宅风水的勘测上,是从来不吝啬花钱的,只是担心遇不到好的风水师。我的收费对于那些动辄上百万的香港风水师来说,算是很低廉的价格了,因为这里面的学术与技术含量很高,绝不是普通人通过几本书就能够学到的,非得花费毕生的心血才能够有所心得。一处绝好的风水宝地,就是风水师一件得意杰出的作品,可以流传后世的,是学术与经验的结晶,里面蕴含着大量的学术与智慧。

    我勘测风水十七年了,勘测的风水之地遍布全国,遇到真正的龙脉之地屈指可数。绝大部分的所谓“龙脉”,只是当地的地理环境中,形成的小山小脉,形不成大的气候,更谈不上什么“夺天地之精华”的真龙灵穴。这些龙脉在历史上确实存在,但是往往都被历朝历代的帝王所派遣的高人所占据。他们找到龙脉后,建造完成龙穴,为了保证龙脉的安全延续,就会把此地曾经能够标志龙脉的特征销毁掉。这样在表面上看来,就与其他的区域没有任何差别。这样的龙脉我所知道的就有五、六处,洛阳、绥德、南京、山海关、四川峨眉,其中南京有两条龙脉。这些龙脉属于国运,主管一个朝代的命脉,不是平常人能够承受得了的。如果有谁不幸将自家的阴宅坐落在了这种龙脉的附近,往往是家破人亡。

    我们平常人能够用的风水之地,都是地区性的,小规模的,“有情山水”,这样的龙脉对于人类的血脉繁衍,气运昌盛,才能够起到有益的作用。“有情山水”,指的是能够对人类的生活起居、生命生物场能起到补益、充实、养育作用的山水格局搭配。好比是在家中摆放了精美的盆景,用以调节室内环境,净化空气的作用一样,是借助自然的能量来补充命运的不足。而有些格局重大的风水场能,比如说大江大河、雄伟高山、苍茫沙漠,这些规模庞大的风水格局,对于普通人的命运流程,生命生养是起到克制的作用的,此为“无情山水”。就好比你把家安在了核电厂旁边,自然界生发不息的磁能电场,会破坏扰乱渺小人类本身具备的生物场能,从而导致生命现象的偏移。就好比用洪水来灌溉森林一样,结果一定是水土流失,万物凋零。风水的类别不同,所起到的作用不同。

    当天晚上,在此处的乡镇招待所过了一夜。天很早就亮了,出门的时候,山中起了大雾,天地朦胧,沿着公路走到昨天来的地方,陵园一片寂静,看了看表,还不到六点。这么早起来的原因,就是要亲身感受一下此地的生命,看一天中从早到晚上的日照、露水、风速对于陵园风水场能的影响。在山脚转到九点多,雾消散了,上了山,直接奔向山顶。在山顶看周边的群山,笼罩在磅礴迷雾之中,若隐若现的山峰好似海洋中潜伏的龙龟海怪,太阳渐渐升高,浓雾慢慢消散,天地从迷雾中逐渐清晰。上午十一点,阳光照亮大地,浓雾消散,在一夜的雨水冲刷下,树木青翠,河水奔腾,一派生机盎然。

    在山顶上打开罗盘,校对好基础坐标,选择了罗盘数理格局中最好的一块地区,就下山直奔那里而去。路上很泥泞,只能小步前行,到了中午时分,才走了短短几百米。天气越来越热,地面开始干燥了,好走很多。这里的树木以油松、柏树为主,掺杂有梨树、杨树、榆树,有的树木长得很粗壮,看上去很有年头了,树荫遮天蔽日,树林中杂草丛生,一边走,一边感受其中的磁场。正午的阳光是非常好的检测地磁场能的工具,阳光直射之下,万物蒸发的场能,是地磁场好坏最直接的体现。就好比一个身体健康的人,与一个体弱多病的人,在剧烈运动后,身体散发出来的气场是不同的道理一样,是内在体质与循环的直接表现。

    出了树林,进入空地的边缘,又拿出罗盘来定了一下方位,确定此处就是这座山的龙脉所在之地,而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龙脉中的“龙穴”。围绕着这块地,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转了三、四个小时。爬到山脊上,观测此山的起始与结尾;寻找此山下河水流经的走向,看周边的群山,是否压制住了此山的主脉;是否冲煞、破败了此处龙腾盘踞的气势。经过详细地勘测,此处的风水的确是上好的一处宝地。在大的格局定下来之后,下到山坡中,在此山的腹地——龙脉的腹部,有一处天然形成的平缓突出之地。此地上接日月之精华,下接山川水流之灵气,左右山形似太师椅环抱,座南朝北,生气循环,没有直接暴露在进山的路口,避免了外气冲煞,真是一处天然形成的龙穴。

    站在这块突出山体的平台上,点燃了带来的香,把香插在地上,看着燃烧后的香烟袅袅升起,在空地上盘绕,又落下。此时无风,这时的烟柱就是这块地的“呼吸”。一般的土地上,没有龙脉、龙穴的磁场所产生的“气”,点燃的烟柱会呈现出散乱的形状,不成形。而真正的龙穴所在之地,燃起的烟柱,会像盛开的莲花一样,升腾空中,然后缓缓落下,这是一种勘测风水的诀窍。得到烟柱的验证后,我打开背包,取出预备好的桃木楔子,准备钉在刚才燃香的地方,这里,就是此山的龙脉、龙穴所在之处。可是手里面没有工具,环顾四周,看到旁边有干枯的树枝,取过来,用它挖地。地面因为下雨,很潮湿,没用多少力气,就挖开了一个小坑,坑底露出来了一角红布。真的是很让人惊奇,这里是原始森林,不可能有人居住,怎么会有人类的东西?是有谁在这里埋藏了宝贝?

    在空旷无人的陵园,我小心翼翼地扒开压在红布上面的土,原来是一块一尺见方的折叠起来的布,红布外面包裹着一个厚塑料袋。看来埋藏红布的人,是准备将这块布在地下长久保存的。打开塑料袋,看布的颜色,依旧很鲜艳,估计埋藏在这里的时间不会太长,奇特的是,红布中间,包裹了一枚乾隆铜币。这一下我明白了,此物是用来定风水穴地的,就好像我用桃木楔子打到地里一样,目的是将来盖墓穴时,找到的龙穴不会迷失方位,同时也是告诉其他的风水师,此地我已经先占据了,名花有主了。这样的事情我过去也曾经听说过,但是现实中很少,此事是第一次。因为相中同一块地的概率原本就不高,而且还要在同一处龙穴的同一个点上,打下印记,这样的精准程度,是很罕见的。出于对同行的尊重,我把红布原样包裹好,放入土坑中,上面压着我的桃木桩,然后将土依旧埋好,放了一段树枝在上面,明天就让林老板自己来找这个标记,我就不来了。

    回到市区,联系了林总,约在酒店见面。林总和几位陪同人员已经在等我了。落座后,闲聊了几句,其中有两位林总的朋友,听说林总遇到了高人,特地从宁波赶过来的,言谈中很是恭敬。我把勘测的结果告诉林总,让他明天去找那块地,我做好了标志,他很是兴奋,连声说好。等大家吃得差不多了,我说起了下午遇到的那一件奇异的事情,大家像听故事一样,聚精会神,连连发出感慨、惊叹之声。只有坐在我对面的一个人,在大家都表示惊奇的时候,他欲言又止,似乎知道些什么,等大家都平静下来,他说道,“谢老师今天遇到的事情,我听同事讲过。我的同班同学,是省委领导的秘书,两个月前,清明前后吧,他从省里回来了,说是陪同领导扫墓,临走的时候,他给我们几个哥们讲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他服务的这位领导级别很高,年轻有为,本市人,大家都预测他将来很有可能进政治局。领导为人很好,处世低调,这次回到家乡来,一是视察市里的工作,二是顺便为去世的父亲扫墓祭奠。”说到这里,他压低了声音,摆出一副神秘的样子,说道,“这次他领导回来扫墓,还特意请了香港一位著名的风水大师,因为原有的旧坟都让拆迁了,他父亲的灵位就一直摆放在陵园公共灵堂内,一直没有时间回来处理此事,这次回来,正好解决这件家事。听说祖坟的风水关乎后代的运程,穴位至关重要,所以,他特地请朋友将这位大师从香港请了过来。我同学亲自去机场接的大师,是一位七十几岁的老头,长得那是一个仙风道骨。老头不怎么说话,不抽烟也不喝酒,文绉绉的,一看就是一个大学问家。清明那天,领导和一行人陪同他到了陵园,老头谁都不理,径直走上山,领导们都跟不上他的脚步。领导让我同学陪着老人,他就跟着老人把山上山下走了一遍,最后,老人在没有被开发的一处山坡停了下来,那里有一块地,听老人说是什么“龙脉”所在之处。老人让他帮忙挖开了一个土坑,从口袋里掏出一件东西埋了进去,看上去好像是一块红布。”

    我们大家都听得津津有味,入了迷。他继续说,“领导后来也到了这块山坡上,老人给他说,这里是整个山的龙脉之处,要动土必须要选好日子,选择时辰,举行仪式才可以,不能盲目地动工,否则会触动龙气,家宅不安。回到市里,领导专门嘱咐我同学关于这块土地的开发审批手续,一定要让他关注此事进展。”

    他的一席话,让在座的每个人瞠目结舌。原来还有如此精彩的一段故事啊。我问他,“你能想起来那位老先生他贵姓吗?”他回想半天,摇摇头,“想不起来了,同学没有说。”哎,不能与此位前辈切磋技艺,真乃一憾事也。我知道,在香港著名的风水大师,有真功夫的,超不过五个人。而年龄在七十岁以上的,就只有两个,这两位都是深得风水精髓的大师,很久都不见他们的踪迹。我知道香港特首曾请他们其中一位出山,为家里勘测了一次阴宅。不知道这位领导托的什么关系,能够请到这样顶级的人物出场,也算是他的福气。看来这块地,林先生是没有可能占据了。不过在此处龙穴周边三十米的范围,都还受龙穴磁场的辐射,也是上等之地。此处龙穴主富贵双全,佑护后五代人官运亨通,富贵绵长。此穴东南方的位置,主富,主子女后代多出国;东北方的位置,主家中后五代有做官至厅级以上之人。明天就和林先生再同去一趟,帮他挑一块满意的阴宅吧。

    ——谢安朔2011.12.20

  • 請真

    請真 (中有請吔!其請甚真,其中有信。) 2016-11-22 20:56:34

    ——摘自《空华》
    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86731313/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17898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