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皇方济各:所有神父都有赦免堕胎的权力

小夜Benoît

来自: 小夜Benoît(☆Grip!☆) 2016-11-22 13:50:18

3人 喜欢
  • ❂

    (que ton règne vienne) 2016-11-22 19:07:29

    这不是什么好事,堕胎的宽免如果容易了,愿意顶住巨大压力生下孩子的人估计就会变少了。

    这跟中梵建交类似,现在还有地下神父主教失踪,那就无法组成一个包含地上地下所有主教的中国主教团。这个条件达不成,中梵建交就是没有意义的。过分的宽恕有罪者,反而造成无罪者的负担。

  • Parsimoniae

    Parsimoniae (負け犬) 2016-12-22 12:47:21

    想知道是不是所有神父都有宽免杀人犯、强盗的权力。

    我还是主张整全性的生命观“seamless garment”,美国的那些战争贩子死刑拥护者没资格pro-life。

  • 小森慕靜

    小森慕靜 (燒書滅國無暇日、經亂登高有幾人) 2016-12-27 05:50:47

    想知道是不是所有神父都有宽免杀人犯、强盗的权力。 我还是主张整全性的生命观“seamless gar 想知道是不是所有神父都有宽免杀人犯、强盗的权力。 我还是主张整全性的生命观“seamless garment”,美国的那些战争贩子死刑拥护者没资格pro-life。 ... Parsimoniae

    死刑结束的不是无辜的生命

  • ypapanti

    ypapanti (万福玛利亚,你充满圣宠!) 2016-12-27 18:00:46

    这不是什么好事,堕胎的宽免如果容易了,愿意顶住巨大压力生下孩子的人估计就会变少了。 这跟 这不是什么好事,堕胎的宽免如果容易了,愿意顶住巨大压力生下孩子的人估计就会变少了。 这跟中梵建交类似,现在还有地下神父主教失踪,那就无法组成一个包含地上地下所有主教的中国主教团。这个条件达不成,中梵建交就是没有意义的。过分的宽恕有罪者,反而造成无罪者的负担。 ...

    你是无罪者?谁是无罪者?过分宽面堕胎会造成未犯堕胎罪的人负担?

    过分宽免叛教者会造成忠贞者的负担?

  • ypapanti

    ypapanti (万福玛利亚,你充满圣宠!) 2016-12-27 18:03:04

    觉得天主不公吧?你看我做得这么好,你不奖赏我,也不去惩罚恶人?

  • ❂

    (que ton règne vienne) 2016-12-27 18:27:26

    觉得天主不公吧?你看我做得这么好,你不奖赏我,也不去惩罚恶人? 觉得天主不公吧?你看我做得这么好,你不奖赏我,也不去惩罚恶人? ypapanti

    这算不得负担,被迫害被虐杀才是负担。

  • ❂

    (que ton règne vienne) 2016-12-27 18:27:52

    觉得天主不公吧?你看我做得这么好,你不奖赏我,也不去惩罚恶人? 觉得天主不公吧?你看我做得这么好,你不奖赏我,也不去惩罚恶人? ypapanti

    你知道蔚和平神父不

  • ypapanti

    ypapanti (万福玛利亚,你充满圣宠!) 2016-12-27 23:00:55

    你知道蔚和平神父不 你知道蔚和平神父不

    不知道,刚去搜了,谢谢!

  • ❂

    (que ton règne vienne) 2016-12-27 23:03:08

    不知道,刚去搜了,谢谢! 不知道,刚去搜了,谢谢! ypapanti

    之前我也不理解地下教会为什么要闹,但是竟然2015年还有这样的事。。我就理解了。

  • 小森慕靜

    小森慕靜 (燒書滅國無暇日、經亂登高有幾人) 2016-12-28 16:58:46

    「该条回应已被删除」 「该条回应已被删除」 Parsimoniae

    參見CCC 2261

    聖經確定第五誡的禁令:「不可殺害無辜和正義的人」(出23:7)。

  • Parsimoniae

    Parsimoniae (負け犬) 2016-12-28 16:59:24

    USCCB对这个事的看法好像不只是谋杀那么简单,何况第五诫说的也不是谋杀。
    http://www.usccb.org/issues-and-action/human-life-and-dignity/death-penalty-capital-punishment/

    是不是谋杀是法律概念,就十诫而言,是不以人法而动摇的。

  • Parsimoniae

    Parsimoniae (負け犬) 2016-12-28 17:03:38

    參見CCC 2261 聖經確定第五誡的禁令:「不可殺害無辜和正義的人」(出23:7)。 參見CCC 2261 聖經確定第五誡的禁令:「不可殺害無辜和正義的人」(出23:7)。 小森慕靜

    研究表明1973年到2014年里至少有4%被处决的人至少是罪不至死的:
    http://www.latimes.com/science/sciencenow/la-sci-sn-study-claims-41-of-death-row-convictions-are-in-error-20140428-story.html

    这还仅仅是美国。

  • 小森慕靜

    小森慕靜 (燒書滅國無暇日、經亂登高有幾人) 2016-12-28 17:16:22

    研究表明1973年到2014年里至少有4%被处决的人至少是罪不至死的: http://www.latimes.com/scien 研究表明1973年到2014年里至少有4%被处决的人至少是罪不至死的: http://www.latimes.com/science/sciencenow/la-sci-sn-study-claims-41-of-death-row-convictions-are-in-error-20140428-story.html 这还仅仅是美国。 ... Parsimoniae

    這並不推出應當或能夠廢除死刑。這推出的是應該增強司法能力。因爲你這一研究,並沒有排除那公權必須殺死作惡的人以保護團體利益的情況——那意味著必須進行死刑。而且在一些條件下,廢除死刑意味著顯然的不正義,就像在一些國家犯人居住在優渥的條件下,也並不感到良心的責備。

    你說「『是否是謀殺』是法律槪念」,但你混淆了一點:是否是謀殺並不是「人定」實證法的槪念,而是本性法的槪念;實證法祇是確定了如何判斷一樁案件是否屬於那先於實證法的謀殺槪念。這是顯而易見的——任何實證法律都不能「正義地」宣佈,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爲了保護受害者的生命而殺死侵害者屬於謀殺;如此宣佈的實證法律可以被認定爲「不合法」的。

  • Parsimoniae

    Parsimoniae (負け犬) 2016-12-28 17:28:27

    這並不推出應當或能夠廢除死刑。這推出的是應該增強司法能力。因爲你這一研究,並沒有排除那公權 這並不推出應當或能夠廢除死刑。這推出的是應該增強司法能力。因爲你這一研究,並沒有排除那公權必須殺死作惡的人以保護團體利益的情況——那意味著必須進行死刑。而且在一些條件下,廢除死刑意味著顯然的不正義,就像在一些國家犯人居住在優渥的條件下,也並不感到良心的責備。 你說「『是否是謀殺』是法律槪念」,但你混淆了一點:是否是謀殺並不是「人定」實證法的槪念,而是本性法的槪念;實證法祇是確定了如何判斷一樁案件是否屬於那先於實證法的謀殺槪念。這是顯而易見的——任何實證法律都不能「正義地」宣佈,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爲了保護受害者的生命而殺死侵害者屬於謀殺;如此宣佈的實證法律可以被認定爲「不合法」的。 ... 小森慕靜

    一、问题在于刑事处决不同于正当防卫行为,它不具有降低或阻止伤害的效果,只有报复效果,因此也谈不上迫不得已,至少不是信理上的迫不得已,最多是法理上的迫不得已;
    二、所有人法都有义务经历自然正义的评判,如果我们承认死刑是纯粹法律事务,神学上无法进行评判,那么对于有关堕胎的法律同样如此;
    三、从实证法角度,只要走完所有救济方式、经现有法律程序认定无误,就被看作是谋杀行为,这是处决的唯一依据,正因为整个过程是可以故意或疏忽而罔顾事实的,才会有冤假错案;
    四、死刑的存在对于承担行刑任务的刽子手的良心自由也是侵犯。

  • Parsimoniae

    Parsimoniae (負け犬) 2016-12-28 17:32:03

    五、无辜被处决的人面临同婴孩一样的被任意剥夺生命的境地,同属于训导中要求特别保护的弱者。

  • 小森慕靜

    小森慕靜 (燒書滅國無暇日、經亂登高有幾人) 2016-12-28 20:22:48

    一、问题在于刑事处决不同于正当防卫行为,它不具有降低或阻止伤害的效果,只有报复效果,因此也 一、问题在于刑事处决不同于正当防卫行为,它不具有降低或阻止伤害的效果,只有报复效果,因此也谈不上迫不得已,至少不是信理上的迫不得已,最多是法理上的迫不得已; 二、所有人法都有义务经历自然正义的评判,如果我们承认死刑是纯粹法律事务,神学上无法进行评判,那么对于有关堕胎的法律同样如此; 三、从实证法角度,只要走完所有救济方式、经现有法律程序认定无误,就被看作是谋杀行为,这是处决的唯一依据,正因为整个过程是可以故意或疏忽而罔顾事实的,才会有冤假错案; 四、死刑的存在对于承担行刑任务的刽子手的良心自由也是侵犯。 ... Parsimoniae

    一:你這裡說的是「旣有的」傷害,但未考慮對未來傷害的阻止。
    二:你這一條在自說自話什麼?
    三:所以需要的是增強司法能力。
    四:不願意做這一行別吃這碗飯。
    五:這就是說無辜的情況了,那是例外情況。

  • Parsimoniae

    Parsimoniae (負け犬) 2016-12-28 20:46:40

    一:你這裡說的是「旣有的」傷害,但未考慮對未來傷害的阻止。 二:你這一條在自說自話什麼? 一:你這裡說的是「旣有的」傷害,但未考慮對未來傷害的阻止。 二:你這一條在自說自話什麼? 三:所以需要的是增強司法能力。 四:不願意做這一行別吃這碗飯。 五:這就是說無辜的情況了,那是例外情況。 ... 小森慕靜

    一:你這裡說的是「旣有的」傷害,但未考慮對未來傷害的阻止。
    如果是这个被处决的特定人的话,那么终身监禁能实现同样目的;如果是社会面上减少凶案,如下是保留死刑的美国和完全取消死刑的欧盟之间凶杀率的比较:
    http://i.imgur.com/1jOEwlH.jpg

    二:你這一條在自說自話什麼?
    ╮(╯﹏╰)╭

    三:所以需要的是增強司法能力。
    取消死刑也是一种增强司法能力的方式,就像推广避孕也能减少堕胎一样。

    四:不願意做這一行別吃這碗飯。
    但是您又要求保留这一行,哪谁来做呢?直到大家出于良心都不愿做的那天?那堕胎为什么不同样处理?
    退一步讲,因为错杀无辜而受审判,当然不能一句执行命令就能脱罪,但下命令的人就没责任吗?这不就是告解里讲的“他人因我而犯的罪”吗?

    五:這就是說無辜的情況了,那是例外情況。
    不该避免么?

  • 小森慕靜

    小森慕靜 (燒書滅國無暇日、經亂登高有幾人) 2016-12-29 00:21:44

    一:你這裡說的是「旣有的」傷害,但未考慮對未來傷害的阻止。 如果是这个被处决的特定人的话, 一:你這裡說的是「旣有的」傷害,但未考慮對未來傷害的阻止。 如果是这个被处决的特定人的话,那么终身监禁能实现同样目的;如果是社会面上减少凶案,如下是保留死刑的美国和完全取消死刑的欧盟之间凶杀率的比较: http://i.imgur.com/1jOEwlH.jpg 二:你這一條在自說自話什麼? ╮(╯﹏╰)╭ 三:所以需要的是增強司法能力。 取消死刑也是一种增强司法能力的方式,就像推广避孕也能减少堕胎一样。 四:不願意做這一行別吃這碗飯。 但是您又要求保留这一行,哪谁来做呢?直到大家出于良心都不愿做的那天?那堕胎为什么不同样处理? 退一步讲,因为错杀无辜而受审判,当然不能一句执行命令就能脱罪,但下命令的人就没责任吗?这不就是告解里讲的“他人因我而犯的罪”吗? 五:這就是說無辜的情況了,那是例外情況。 不该避免么? ... Parsimoniae

    一:終身監禁是可以不完善地實現目的——但意味著該名犯人將會長時間依賴納稅人的供養,生活水平甚至高於許多正義的人。同時,復仇的正義仍是正義。
    你在此提到了美國和歐盟之間的比較;但類似的比較根本無法說明問題,因爲在一切條件上都有顯著差異。

    二:www

    三:你這話就像在說取消刑法是取消刑事犯罪的不二法門。

    四:(a)有人願意做。(b)不願意做的想法並非出於良心的本然境況,而是出自在一定文化條件下被塑造的良心。(c)良好的職業教育應當讓劊子手體會到這一行業的必要性。(d)在實踐中有一系列方案減輕或消除劊子手的心理負擔,比如集體執行。(e)在這裏你的意見和廢除軍人等價了。
    順帶著你這「退一步」又是自說自話什麼呢?

    五:以取消規則的方式取消規則的錯誤應用,正如我上面所說,相當於以取消刑法的方式取消刑事犯罪,以修改統計標準的方式減少失業率。

  • Parsimoniae

    Parsimoniae (負け犬) 2016-12-29 01:18:55

    一:終身監禁是可以不完善地實現目的——但意味著該名犯人將會長時間依賴納稅人的供養。
    若纳税人认为供养该犯而不处死属于良心义务,则该方案谈不上不完善,反而恰恰是完善的。以公众之手赦免总比以公众之手处死要符合教会训导。
    你在此提到了美國和歐盟之間的比較;但類似的比較根本無法說明問題,因爲在一切條件上都有顯著差異。
    当然,我并没有说取消死刑就一定会减少凶杀,参见俄国;我只是说死刑威慑犯罪的假设不成立,并不必然导致犯罪减少。
    三:你這話就像在說取消刑法是取消刑事犯罪的不二法門。
    显然很多法律的存在本身就是人犯罪的原因。
    四:(a)有人願意做。
    便对么?有人愿意犯罪,犯罪了,逃过了人法的惩罚,不悔改,也可以?
    (b)不願意做的想法並非出於良心的本然境況,而是出自在一定文化條件下被塑造的良心。
    第五诫说的是不取他人性命,没有任何前提,是犯都当悔改,没有预先被赦免的条件。
    (c)良好的職業教育應當讓劊子手體會到這一行業的必要性。
    良好的职业教育,正如你所说是一定文化条件下的塑造,这种文化条件是否符合天主训导是可以讨论的。
    (d)在實踐中有一系列方案減輕或消除劊子手的心理負擔,比如集體執行。
    罪不等于心理负担,正如神父听告解不等于心里辅导。
    (e)在這裏你的意見和廢除軍人等價了。
    我没意见。正如我们谴责堕胎却无法消除所有堕胎一样,尽管死刑和战争短期内必然存在,但对于死刑教会的反对是一贯的,没有必要轻轻放过。
    五:以取消規則的方式取消規則的錯誤應用,正如我上面所說,相當於以取消刑法的方式取消刑事犯罪,以修改統計標準的方式減少失業率。
    保护孩童的法律也有可能导致孩童死亡(比如儿童座椅使儿童无法脱逃),但不应取消,这属于你说的情况。死刑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杀死罪犯,规则本身违反公义,而不是规则的应用导致了违反公义,因国家无权强制某人杀死某人,我并没主张取消监禁刑。

  • 小森慕靜

    小森慕靜 (燒書滅國無暇日、經亂登高有幾人) 2016-12-29 22:40:14

    一:終身監禁是可以不完善地實現目的——但意味著該名犯人將會長時間依賴納稅人的供養。 若纳税 一:終身監禁是可以不完善地實現目的——但意味著該名犯人將會長時間依賴納稅人的供養。 若纳税人认为供养该犯而不处死属于良心义务,则该方案谈不上不完善,反而恰恰是完善的。以公众之手赦免总比以公众之手处死要符合教会训导。 你在此提到了美國和歐盟之間的比較;但類似的比較根本無法說明問題,因爲在一切條件上都有顯著差異。 当然,我并没有说取消死刑就一定会减少凶杀,参见俄国;我只是说死刑威慑犯罪的假设不成立,并不必然导致犯罪减少。 三:你這話就像在說取消刑法是取消刑事犯罪的不二法門。 显然很多法律的存在本身就是人犯罪的原因。 四:(a)有人願意做。 便对么?有人愿意犯罪,犯罪了,逃过了人法的惩罚,不悔改,也可以? (b)不願意做的想法並非出於良心的本然境況,而是出自在一定文化條件下被塑造的良心。 第五诫说的是不取他人性命,没有任何前提,是犯都当悔改,没有预先被赦免的条件。 (c)良好的職業教育應當讓劊子手體會到這一行業的必要性。 良好的职业教育,正如你所说是一定文化条件下的塑造,这种文化条件是否符合天主训导是可以讨论的。 (d)在實踐中有一系列方案減輕或消除劊子手的心理負擔,比如集體執行。 罪不等于心理负担,正如神父听告解不等于心里辅导。 (e)在這裏你的意見和廢除軍人等價了。 我没意见。正如我们谴责堕胎却无法消除所有堕胎一样,尽管死刑和战争短期内必然存在,但对于死刑教会的反对是一贯的,没有必要轻轻放过。 五:以取消規則的方式取消規則的錯誤應用,正如我上面所說,相當於以取消刑法的方式取消刑事犯罪,以修改統計標準的方式減少失業率。 保护孩童的法律也有可能导致孩童死亡(比如儿童座椅使儿童无法脱逃),但不应取消,这属于你说的情况。死刑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杀死罪犯,规则本身违反公义,而不是规则的应用导致了违反公义,因国家无权强制某人杀死某人,我并没主张取消监禁刑。 ... Parsimoniae

    一:那麼應該做的是,僅讓那些認爲應當供養罪犯而不處死的人付額外稅務供養罪犯,祇有這種情況纔可以說相對的「完善」。但於此同時,復仇仍然有其正義。
    順帶著,我根本沒提及「死刑威懾犯罪」。另外,優渥的終生供養也不威懾犯罪。

    三:顯然你這是偷換了語境。

    四:同樣,你仍然是偷換話題。
    (a)我說的始終不是單單「有人願意做」便對,而是在這一行爲本身可行的情況下有人願意做。我針對的是你說人們不願意做。
    (b)你從錯誤的前提又推進了一層。順帶著,第五誡當然有前提,我建議你再讀讀CCC;神學大全也給出了有力的論證。
    (c)符合。
    (d)你繼續在錯誤的前提上推進。劊子手執行死刑不是罪——「他不是無故帶劍;他既是天主的僕役,就負責懲罰作惡的人」(羅13:4),聖保祿顯然不認爲這是罪。同樣,我也沒說罪等於心理負擔。
    (e)對於死刑,教會的反對不是一貫的。「假設有罪一方的身份和責任已完全被確定,教會的傳統訓導並不排除訴諸死刑。」教會也承認有著「絕對必須處決罪犯」的箇案。

    五:死刑存在的目的顯然不是殺死罪犯,你這話就像是說監禁唯一目的就是折磨罪犯一樣。順帶著,殺死罪犯本身並不違反公義。「女巫,你不應讓她活著。凡與走獸交合的,應受死刑。」(出22:17-18)梅瑟律法難道本身是違反公義的?

  • Parsimoniae

    Parsimoniae (負け犬) 2016-12-30 15:29:41

    一:那麼應該做的是,僅讓那些認爲應當供養罪犯而不處死的人付額外稅務供養罪犯,祇有這種情況纔可以說相對的「完善」。但於此同時,復仇仍然有其正義。
    这是人法的普遍问题,不如是所有刑罚都没法存在。维持和执行任何法律同样花费公币。是否同样应当让愿意堕胎的人堕胎,不愿意的不堕胎呢?
    順帶著,我根本沒提及「死刑威懾犯罪」。
    “因爲你這一研究,並沒有排除那公權必須殺死作惡的人以保護團體利益的情況——那意味著必須進行死刑。”
    另外,優渥的終生供養也不威懾犯罪。
    优渥与否取决于现实条件,不实施酷刑是美国宪法要求,不是本贴讨论范围。重点是实现了犯罪人同社会的物理隔离。

    三:顯然你這是偷換了語境。
    没,参见前面我被说成自说自话的部分。从人法角度考量具有可比性。夺取他人生命不应成为一种道德自由,不论是否为法律授权,因人法同样是自由意志的结果。刽子手有法律义务执行,但没有道德义务,故此只能依靠法律制定者遵守道德义务。

    四:同樣,你仍然是偷換話題。
    (a)我說的始終不是單單「有人願意做」便對,而是在這一行爲本身可行的情況下有人願意做。
    所以我们必须讨论这一行为本身是否合乎教导。
    (b)(c)(d)可以专断地说符合或不符合,但我这里反复讨论的就是美国保守派在堕胎和死刑两个问题上的伦理不一致性(当然自由派也存在),可以两者完全接受或不接受,但不应存在根据自己喜好选择性采纳的选项。
    (e)具体参见我给出的USCCB主页。

    五:死刑存在的目的顯然不是殺死罪犯,你這話就像是說監禁唯一目的就是折磨罪犯一樣。
    那么监禁到底是优渥还是折磨呢?
    「女巫,你不應讓她活著。凡與走獸交合的,應受死刑。」(出22:17-18)梅瑟律法難道本身是違反公義的?
    如此就是誓反教似的断章取义了,旧约同样要求对妇女石刑、不吃不洁净的食物……我们当然要讨论仗剑者是否真的出于天主的名,集中营的看守难道因为相信犹太人是罪人就可以脱罪了吗?历次教难时的兵丁们难道因自认为处罚的是罪人(而且符合当时的法律)就可以脱罪了吗?

  • 小森慕靜

    小森慕靜 (燒書滅國無暇日、經亂登高有幾人) 2016-12-31 02:46:48

    一:那麼應該做的是,僅讓那些認爲應當供養罪犯而不處死的人付額外稅務供養罪犯,祇有這種情況纔 一:那麼應該做的是,僅讓那些認爲應當供養罪犯而不處死的人付額外稅務供養罪犯,祇有這種情況纔可以說相對的「完善」。但於此同時,復仇仍然有其正義。 这是人法的普遍问题,不如是所有刑罚都没法存在。维持和执行任何法律同样花费公币。是否同样应当让愿意堕胎的人堕胎,不愿意的不堕胎呢? 順帶著,我根本沒提及「死刑威懾犯罪」。 “因爲你這一研究,並沒有排除那公權必須殺死作惡的人以保護團體利益的情況——那意味著必須進行死刑。” 另外,優渥的終生供養也不威懾犯罪。 优渥与否取决于现实条件,不实施酷刑是美国宪法要求,不是本贴讨论范围。重点是实现了犯罪人同社会的物理隔离。 三:顯然你這是偷換了語境。 没,参见前面我被说成自说自话的部分。从人法角度考量具有可比性。夺取他人生命不应成为一种道德自由,不论是否为法律授权,因人法同样是自由意志的结果。刽子手有法律义务执行,但没有道德义务,故此只能依靠法律制定者遵守道德义务。 四:同樣,你仍然是偷換話題。 (a)我說的始終不是單單「有人願意做」便對,而是在這一行爲本身可行的情況下有人願意做。 所以我们必须讨论这一行为本身是否合乎教导。 (b)(c)(d)可以专断地说符合或不符合,但我这里反复讨论的就是美国保守派在堕胎和死刑两个问题上的伦理不一致性(当然自由派也存在),可以两者完全接受或不接受,但不应存在根据自己喜好选择性采纳的选项。 (e)具体参见我给出的USCCB主页。 五:死刑存在的目的顯然不是殺死罪犯,你這話就像是說監禁唯一目的就是折磨罪犯一樣。 那么监禁到底是优渥还是折磨呢? 「女巫,你不應讓她活著。凡與走獸交合的,應受死刑。」(出22:17-18)梅瑟律法難道本身是違反公義的? 如此就是誓反教似的断章取义了,旧约同样要求对妇女石刑、不吃不洁净的食物……我们当然要讨论仗剑者是否真的出于天主的名,集中营的看守难道因为相信犹太人是罪人就可以脱罪了吗?历次教难时的兵丁们难道因自认为处罚的是罪人(而且符合当时的法律)就可以脱罪了吗? ... Parsimoniae

    一:你在混淆問題。
      1 你說的情況是,「若纳税人认为供养该犯而不处死属于良心义务,则该方案谈不上不完善,反而恰恰是完善的」,那麼良心義務不能擴展到不這麼認爲的納稅人。你把這一件事情簡化爲「维持和执行任何法律同样花费公币」是荒唐的。你這裡追問,「是否同样应当让愿意堕胎的人堕胎,不愿意的不堕胎呢?」一箇簡單的回答是——至少不能讓那些認爲墮胎是犯罪的人明確地爲墮胎支付稅務費用。
      2 你似乎認爲「公權必須殺死作惡的人以保護團體利益」僅限於威懾未來犯罪,這是錯誤的。一箇簡單的——也往往是現實的——例子是這樣的:假設有一箇人,比方說名叫Barack Hussein bin Laden,是某一恐怖分子團體罪大惡極的精神領袖,單他的存在就能激勵上萬恐怖分子發動襲擊,他也教導信眾他是不會死的,廢除死刑體現了社群的軟弱;於此同時,他的行爲直接致使數以萬計的受害者悲慘至極地受酷刑而死,爲數十萬人留下了巨大的心理創傷,你也堅定地認爲此時這箇人應當得到終生供養嗎?

    三:看來你還是沒能理解為什麼我說你在自說自話和偷換語境啊。麻煩你稍微想想——順帶著你之後的解釋仍然在自說自話。當然,我能夠理解你接下來會覺得我「纔是自說自話」的想法——如果你在稍加思索之後仍然不能明白,我再加以解釋吧。畢竟解釋這一層問題讓人感到荒誕了。

    四:(a)合乎教導。見神學大全及天主教教理。
      (b)(c)(d)於是你的問題顯然是沒能理解墮胎和死刑兩件事的倫理意義——這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同樣見神學大全及天主教教理。如果瞭解了,你就會發現,墮胎本身就違反正義,但是否採取死刑則是智德應用的範圍。這就相當於說,雖然醫生在主動殺人和對瀕死病人袖手旁觀時都屬於犯罪,但醫生在同時面對兩位瀕死病人、祇能救治其一的時候,選擇救治任何一位,都不屬於犯罪,也沒什麼倫理不一致的。我爲你無法認識到這一點感到遺憾。
      (e)我給出的引文出自天主教教理。

    五:「那么监禁到底是优渥还是折磨呢」——同樣,爲這箇孩子氣的反問感到遺憾。我意識到,你可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問什麼,同時還覺得自己很機智。稍加檢視一下,你就理應發現,「優渥」和「折磨」並非不相容的,而且和我的回答全然是不相干的。舉例言之,在某一監獄中的生活條件完全可以(也常常)高於較低階層的生活條件,甚至高於加害者原本的生活條件,使監禁成爲「優渥」的;於此同時,立法者和司法者也完全可以相信監禁對罪犯是一種折磨。罪犯就其主體條件而言並不感到折磨,與設計監禁刑罰者的目的是/不是折磨罪犯是無關的。
      隨後,你聲稱我在斷章取義——荒唐。如果你回頭看看你原來的話就會發現這一點。你說的是什麼?「死刑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杀死罪犯,规则本身违反公义」——那麼你的意思是否是,除卻歷史局限性之外,梅瑟律法【本身】——我提醒你這兩個字——是違反公義的?順帶著,舊約從來沒說要對【無辜的】婦女行使石刑。集中營看守或者羅馬士兵的罪行,顯然不是因爲他們採取了處罰,而是因爲他們把處罰加於實際上無辜的人。清醒一點吧。

  • 溜金斗栱

    溜金斗栱 (ad majorem dei gloriam) 2017-04-26 17:58:57

    堕胎是坏事 但是天主是仁慈的

  • ❂

    (que ton règne vienne) 2017-04-26 22:02:17

    一:你在混淆問題。   1 你說的情況是,「若纳税人认为供养该犯而不处死属于良心义务,则该 一:你在混淆問題。   1 你說的情況是,「若纳税人认为供养该犯而不处死属于良心义务,则该方案谈不上不完善,反而恰恰是完善的」,那麼良心義務不能擴展到不這麼認爲的納稅人。你把這一件事情簡化爲「维持和执行任何法律同样花费公币」是荒唐的。你這裡追問,「是否同样应当让愿意堕胎的人堕胎,不愿意的不堕胎呢?」一箇簡單的回答是——至少不能讓那些認爲墮胎是犯罪的人明確地爲墮胎支付稅務費用。   2 你似乎認爲「公權必須殺死作惡的人以保護團體利益」僅限於威懾未來犯罪,這是錯誤的。一箇簡單的——也往往是現實的——例子是這樣的:假設有一箇人,比方說名叫Barack Hussein bin Laden,是某一恐怖分子團體罪大惡極的精神領袖,單他的存在就能激勵上萬恐怖分子發動襲擊,他也教導信眾他是不會死的,廢除死刑體現了社群的軟弱;於此同時,他的行爲直接致使數以萬計的受害者悲慘至極地受酷刑而死,爲數十萬人留下了巨大的心理創傷,你也堅定地認爲此時這箇人應當得到終生供養嗎? 三:看來你還是沒能理解為什麼我說你在自說自話和偷換語境啊。麻煩你稍微想想——順帶著你之後的解釋仍然在自說自話。當然,我能夠理解你接下來會覺得我「纔是自說自話」的想法——如果你在稍加思索之後仍然不能明白,我再加以解釋吧。畢竟解釋這一層問題讓人感到荒誕了。 四:(a)合乎教導。見神學大全及天主教教理。   (b)(c)(d)於是你的問題顯然是沒能理解墮胎和死刑兩件事的倫理意義——這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同樣見神學大全及天主教教理。如果瞭解了,你就會發現,墮胎本身就違反正義,但是否採取死刑則是智德應用的範圍。這就相當於說,雖然醫生在主動殺人和對瀕死病人袖手旁觀時都屬於犯罪,但醫生在同時面對兩位瀕死病人、祇能救治其一的時候,選擇救治任何一位,都不屬於犯罪,也沒什麼倫理不一致的。我爲你無法認識到這一點感到遺憾。   (e)我給出的引文出自天主教教理。 五:「那么监禁到底是优渥还是折磨呢」——同樣,爲這箇孩子氣的反問感到遺憾。我意識到,你可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問什麼,同時還覺得自己很機智。稍加檢視一下,你就理應發現,「優渥」和「折磨」並非不相容的,而且和我的回答全然是不相干的。舉例言之,在某一監獄中的生活條件完全可以(也常常)高於較低階層的生活條件,甚至高於加害者原本的生活條件,使監禁成爲「優渥」的;於此同時,立法者和司法者也完全可以相信監禁對罪犯是一種折磨。罪犯就其主體條件而言並不感到折磨,與設計監禁刑罰者的目的是/不是折磨罪犯是無關的。   隨後,你聲稱我在斷章取義——荒唐。如果你回頭看看你原來的話就會發現這一點。你說的是什麼?「死刑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杀死罪犯,规则本身违反公义」——那麼你的意思是否是,除卻歷史局限性之外,梅瑟律法【本身】——我提醒你這兩個字——是違反公義的?順帶著,舊約從來沒說要對【無辜的】婦女行使石刑。集中營看守或者羅馬士兵的罪行,顯然不是因爲他們採取了處罰,而是因爲他們把處罰加於實際上無辜的人。清醒一點吧。 ... 小森慕靜

    您这边也出现了某种程度上的混淆。

    哪个政府会去供养Bin Laden?穆斯林国家的政府?那么穆斯林国家根本不会有废除死刑的想法。

    至于供养自己民族的杀人犯则是一些国家的常态,比如那个杀死了77个外国人的挪威人Varg。因为也可以从另一角度解读他为保护自己民族的勇士。

    您的论述就好像假设了世界上存在一个统治全球的世俗政府。据我所知,这种政府迄今为止仅存在于儒家的想象当中。

  • 小森慕靜

    小森慕靜 (燒書滅國無暇日、經亂登高有幾人) 2017-04-27 23:21:04

    您这边也出现了某种程度上的混淆。 哪个政府会去供养Bin Laden?穆斯林国家的政府?那么穆斯 您这边也出现了某种程度上的混淆。 哪个政府会去供养Bin Laden?穆斯林国家的政府?那么穆斯林国家根本不会有废除死刑的想法。 至于供养自己民族的杀人犯则是一些国家的常态,比如那个杀死了77个外国人的挪威人Varg。因为也可以从另一角度解读他为保护自己民族的勇士。 您的论述就好像假设了世界上存在一个统治全球的世俗政府。据我所知,这种政府迄今为止仅存在于儒家的想象当中。 ...

    「哪个政府会去供养Bin Laden?穆斯林国家的政府?」——不,是廢除了死刑的政府。

    「至于供养自己民族的杀人犯则是一些国家的常态…因为也可以从另一角度解读他为保护自己民族的勇士。」——政府不做這樣的解讀,這種解讀簡直是瘋狂的。

  • ❂

    (que ton règne vienne) 2017-06-04 23:11:53

    「哪个政府会去供养Bin Laden?穆斯林国家的政府?」——不,是廢除了死刑的政府。 「至于供 「哪个政府会去供养Bin Laden?穆斯林国家的政府?」——不,是廢除了死刑的政府。 「至于供养自己民族的杀人犯则是一些国家的常态…因为也可以从另一角度解读他为保护自己民族的勇士。」——政府不做這樣的解讀,這種解讀簡直是瘋狂的。 ... 小森慕靜

    那只是嘴上不说。

    有些国家就是海盗创立的,所以会保存一些最初的传统,比如盗版合法。

  • 烂精灵

    烂精灵 2017-06-05 19:53:18

    再读一遍这个帖子,仍然感觉与堕胎相关的话题非常沉重和压抑。

    堕胎远不止是一个母亲的错,而是诸多罪恶的连带效应:家人重男轻女,所以堕女胎;未婚先孕受不了社会的谴责,所以堕胎;被强奸避孕失败,所以堕胎;超生上不了户口、养不起孩子,所以堕胎……参与罪恶的,还有坚持重男轻女的社会风气的人,污名化未婚先孕的人,给被强奸者施加压力的人,把所有罪甩在受害者身上的人,不愿意承担妇女儿童社会保障责任的制度制定者……

    虽然选择堕胎的母亲确实有错,但是一个精神力量普通女人确实也很难经受上述压力带来的精神和经济上的折磨。为什么马利亚生下耶稣是最大的信德?因为如果她也和普通女人一样害怕世俗对未婚先孕的谴责,那么我们的主耶稣早因堕胎而死。然而,没有亲身经历这些痛苦的局外人常常很轻松地站在道德至高点,并带着鄙视的口吻说:不管你有多少困难,你杀害无辜的生命就是罪大恶极,不管怎么样,都不可以违背天主的戒律。

    是啊,我同意,杀害无辜的生命确实罪大恶极,人确实无论如何不能违背天主的戒律。但是这些站在道德至高点批判的人,除了喊喊口号,一味谴责已经受到巨大精神压力的受害者,又为世界上可怜的人做过什么,为减少罪恶做了哪些努力,自己在遇上两难问题的时候信德如何?不妨把自己带入上述受害者的角色,换位思考,想想这些事情如果发生在自己身上,自己会做出什么选择。

  • 小森慕靜

    小森慕靜 (燒書滅國無暇日、經亂登高有幾人) 2017-06-05 21:47:38

    再读一遍这个帖子,仍然感觉与堕胎相关的话题非常沉重和压抑。 堕胎远不止是一个母亲的错,而 再读一遍这个帖子,仍然感觉与堕胎相关的话题非常沉重和压抑。 堕胎远不止是一个母亲的错,而是诸多罪恶的连带效应:家人重男轻女,所以堕女胎;未婚先孕受不了社会的谴责,所以堕胎;被强奸避孕失败,所以堕胎;超生上不了户口、养不起孩子,所以堕胎……参与罪恶的,还有坚持重男轻女的社会风气的人,污名化未婚先孕的人,给被强奸者施加压力的人,把所有罪甩在受害者身上的人,不愿意承担妇女儿童社会保障责任的制度制定者…… 虽然选择堕胎的母亲确实有错,但是一个精神力量普通女人确实也很难经受上述压力带来的精神和经济上的折磨。为什么马利亚生下耶稣是最大的信德?因为如果她也和普通女人一样害怕世俗对未婚先孕的谴责,那么我们的主耶稣早因堕胎而死。然而,没有亲身经历这些痛苦的局外人常常很轻松地站在道德至高点,并带着鄙视的口吻说:不管你有多少困难,你杀害无辜的生命就是罪大恶极,不管怎么样,都不可以违背天主的戒律。 是啊,我同意,杀害无辜的生命确实罪大恶极,人确实无论如何不能违背天主的戒律。但是这些站在道德至高点批判的人,除了喊喊口号,一味谴责已经受到巨大精神压力的受害者,又为世界上可怜的人做过什么,为减少罪恶做了哪些努力,自己在遇上两难问题的时候信德如何?不妨把自己带入上述受害者的角色,换位思考,想想这些事情如果发生在自己身上,自己会做出什么选择。 ... 烂精灵

    所以需要的是,當你身邊有遇到這樣情境的人,盡力給予幫助。

  • 烂精灵

    烂精灵 2017-06-05 22:33:45

    所以需要的是,當你身邊有遇到這樣情境的人,盡力給予幫助。 所以需要的是,當你身邊有遇到這樣情境的人,盡力給予幫助。 小森慕靜

    对,我很想等自己具备法律所要求的资质之后领养一个被抛弃的婴儿,算是为反堕胎做一点点小事吧。

  • 我等著…

    我等著… (觀功念恩) 2017-06-06 09:08:37

    对,我很想等自己具备法律所要求的资质之后领养一个被抛弃的婴儿,算是为反堕胎做一点点小事吧。 对,我很想等自己具备法律所要求的资质之后领养一个被抛弃的婴儿,算是为反堕胎做一点点小事吧。 烂精灵

    我们也可以同時做这个https://mp.weixin.qq.com/s/K23siGtGlqvgDdS-Qnq1tA

  • 烂精灵

    烂精灵 2017-06-06 12:52:17

    我们也可以同時做这个https://mp.weixin.qq.com/s/K23siGtGlqvgDdS-Qnq1tA 我们也可以同時做这个https://mp.weixin.qq.com/s/K23siGtGlqvgDdS-Qnq1tA 我等著…

    嗯嗯

  • Parsimoniae

    Parsimoniae (負け犬) 2017-06-13 20:17:39

    您这边也出现了某种程度上的混淆。 哪个政府会去供养Bin Laden?穆斯林国家的政府?那么穆斯 您这边也出现了某种程度上的混淆。 哪个政府会去供养Bin Laden?穆斯林国家的政府?那么穆斯林国家根本不会有废除死刑的想法。 至于供养自己民族的杀人犯则是一些国家的常态,比如那个杀死了77个外国人的挪威人Varg。因为也可以从另一角度解读他为保护自己民族的勇士。 您的论述就好像假设了世界上存在一个统治全球的世俗政府。据我所知,这种政府迄今为止仅存在于儒家的想象当中。 ...

    好像杀死了70来个本国人的挪威人布雷维克也被供养着,这个就不是勇士的意思了吧?

    另外现在很多北欧国家坐牢要交钱的,并不是把负担都加在纳税人身上。

  • ❂

    (que ton règne vienne) 2017-06-15 03:26:12

    那他为什么要杀这些人

    来自 豆瓣App
  • 烂精灵

    烂精灵 2017-06-15 12:17:40

    那他为什么要杀这些人 那他为什么要杀这些人

    为了引起注意,倡导他的极右理念。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