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出殡八个壮汉抬不动,原因竟是……

lovepig

来自: lovepig(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0 23:10:41

126人 喜欢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0 23:11:16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吓着了,那个风水先生也没了主意,他说他也没见过这样的事情,反倒是问我大伯怎么办?
    我大伯他们三兄弟商量了一下,决定按原计划不变,起棺上山!
    来给我爷爷抬棺的都是村里的壮汉,哪家有亲人去世,几乎都是找的他们。因为按照习俗,棺材一旦起棺,就不能在中途放下,必须一口气上山。所以抬棺的人必须很壮。(我们那里还不流行火葬,全部是土葬。)
    风水先生做好法事之后,来抬棺的四人分别拿着木槌在棺材的四角钉下一枚铜钉,然后搭好绳子,穿上粗木棍,扛在肩上,就等着风水先生的一声令下。一旁的烟火先生已经拿着打火机准备点鞭炮。
    风水先生拿着桃木剑,在法坛上重重劈下一剑,大喊一声:“起棺!”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0 23:11:39

    点鞭炮的烟火先生点燃鞭炮,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之后,四位抬棺的壮汉大喝一声“起”,只听见绳子嘎吱嘎吱的响,四人蹲着马步,可无论如何也直不起腿来。
    棺材没抬起来!
    我爸他们当时脸色就不好看了,抬棺的红包是给了的。没想到他们居然出工不出力!但是这个时候又不好发作,我爸只好赶紧再包了四个红包,准备给抬棺的四人。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那四人说什么也不收。其中一个说,老爷子是村里的长辈,大家伙都敬重,不可能不使劲抬棺。确实是这棺材太重了,就算给我们再多的红包,也抬不起来啊。
    我爸无奈,只好把红包装口袋里,可是脸上却是急的要命。
    还好前来送殡的队伍里,还有年轻的壮汉,听说棺材抬不起来,就主动来帮忙。于是又添了一条绳子,加了一条杆,然后按照前面的程序再走一遍。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0 23:11:57

    可是鞭炮声响完之后,棺材依旧没能抬起来!
    这一下,大家伙都急了,人群里也出现了一些议论的声音。纷纷说我爷爷肯定是有什么心愿放不下。
    我爸担心村子里的人乱嚼舌根子,于是招呼大伯再添了一条杠,他们两兄弟亲自抬棺!
    八个人了,竟然八个人还是抬不动!
    回魂压棺!
    我听见那个风水先生惊呼了一声,他之前也以为是抬棺的人出工不出力,可是现在他的脸色都变了。我看见他赶紧招呼我爸他们三兄弟,问老爷子生前是不是还有什么心愿未了。
    我爸他们都说没有,平时好吃好喝的伺候着,没有什么没完成的心愿啊。
    我爸他们三兄弟想了好一阵,还不断的对着棺材说话,但是抬棺的那六人怎也抬不起来。最后我爸直接跪在了棺材前,一边磕头一边说,爹,你要是还有什么心愿,你晚上给儿子托梦,你这样不肯走,我们都不安生啊!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0 23:12:13

    我大伯二伯也都跪下磕头,第三代人中,比如我和堂兄堂姐们也纷纷跪下,顿时哭声一片。
    说来也怪,这一跪,之前八个人都抬不起来的棺材竟然被六个人就抬起来了!
    我爸担心事情有变,赶紧招呼大家上山。
    这一路上,我看见我爸连大气都不敢出,一直盯着爷爷的棺材,生怕他老人家一个不高兴就不走了。
    还好,棺材顺利的入了土,中间没出什么岔子。
    填坟的时候,家里人要求我们第三代先回来,不许我们待在那里,据说这也是习俗。
    我跟着堂哥他们回了家,看着灵堂还没拆,但是爷爷却永远离我们而去了,心里很是难受,鼻子一酸,眼泪就忍不住的流了出来。
    我妈看见我哭,立刻把我拉到一边,很是严厉的训斥我,出殡第一天不许哭!
    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还是强行忍住了。后来我妈告诉我,要是出殡第一天哭的话,死去的人会不舍得离开。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0 23:12:51

    当天晚上,我睡在以前和爷爷一起睡过的房间,我总感觉爷爷还在我身边。想到以前夏天睡觉的时候,爷爷都会拿着扇子替我扇风,可是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时光了。我的眼泪又忍不住的快流了下来。但是想到我妈的话,我给忍住了,万一我爷爷舍不得走了怎么办?
    迷迷糊糊中,我看见我爷爷走了进来,他和以前一样躺在我的旁边,侧过身子来,胳膊一上一下的,好像是在替我扇风。可是他手里根本就没有扇子啊。我揉了揉眼睛,仔细的看了看爷爷,却发现他大张着嘴巴,脸色铁青,身上穿的竟然还是下葬时候的那身寿衣!
    然后,我清晰的看见爷爷的嘴突然动了动。
    “啊!!!”我吓得尖叫起来,睁开眼一看,还好这只是一个梦。
    窗外的天还没亮,应该还是凌晨,我伸手想要摸一下放在枕边的手机看看时间。可是,我却摸到一张冰冷的脸。我慢慢转过头去,借着微弱的月光,映入眼帘的,赫然是爷爷那张张大着嘴巴的铁青脸,而我的手,就放在他的嘴里……

  • 安南哦

    安南哦 2016-11-21 00:00:53

    当天晚上,我睡在以前和爷爷一起睡过的房间,我总感觉爷爷还在我身边。想到以前夏天睡觉的时候, 当天晚上,我睡在以前和爷爷一起睡过的房间,我总感觉爷爷还在我身边。想到以前夏天睡觉的时候,爷爷都会拿着扇子替我扇风,可是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时光了。我的眼泪又忍不住的快流了下来。但是想到我妈的话,我给忍住了,万一我爷爷舍不得走了怎么办? 迷迷糊糊中,我看见我爷爷走了进来,他和以前一样躺在我的旁边,侧过身子来,胳膊一上一下的,好像是在替我扇风。可是他手里根本就没有扇子啊。我揉了揉眼睛,仔细的看了看爷爷,却发现他大张着嘴巴,脸色铁青,身上穿的竟然还是下葬时候的那身寿衣! 然后,我清晰的看见爷爷的嘴突然动了动。 “啊!!!”我吓得尖叫起来,睁开眼一看,还好这只是一个梦。 窗外的天还没亮,应该还是凌晨,我伸手想要摸一下放在枕边的手机看看时间。可是,我却摸到一张冰冷的脸。我慢慢转过头去,借着微弱的月光,映入眼帘的,赫然是爷爷那张张大着嘴巴的铁青脸,而我的手,就放在他的嘴里…… ... lovepig

    好害怕呀,楼主继续

    来自 豆瓣App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1 01:16:04

    我不是在做梦,而是我爷爷真的回来了。
    可是,爷爷不是已经下葬了么?为什么他的尸体会跑到我的床上来?
    没一会儿,先是大伯赶了过来,看到爷爷的尸体后就是一阵乱骂,“是哪个砍脑壳死的背时鬼,搞出挖人老屋(我们对坟的叫法)的事情!”
    然后是二伯。他看到了爷爷的尸体后,眉头都紧皱的像是拧到了一起,却没有多讲么子。
    “现在啷个办?”我爸开口问道。他现在也是没了主心骨了。
    “还能啷个办?趁到天没亮,赶紧埋进去。小阳,你去村头喊陈泥匠,莫惊动其他人。老二老三,我们三个把爹老子的身体抬到坟里去。”大伯吩咐着。
    虽然大家都没说,但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发生了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大张旗鼓的办,更加不能让其他人晓得。否则的话,村里人肯定会闲言闲语,戳断我们家的脊梁骨。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1 01:16:21

    穿上鞋子之后,我就朝着村头的方向走去。快出院子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我把他们三兄弟齐刷刷的跪在床边,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然后才开始搬尸体。
    我走得很急,生怕这件事会被其他人看见。还好村里的路我都熟悉,否则天没亮走村路,非要摔跤不可。
    按照道理来说,盛夏的早晨不会太冷,加上我又是一路小跑,身体肯定不会觉得冷。但是我却是越走越冷,总感觉身后脖子有人在给我吹冷气。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1 01:16:37

    农村的清晨,鸡都没叫,大家基本上都在睡觉,而且身后哪里有脚步声?更别说会有人给我吹冷气了。可如果没有人,那我脖子上的阵阵凉气到底是怎么来的?
    我很想回头看一眼,但是又想到老一辈教给我的,晚上走夜路不能回头,因为回头一次,就会把肩上的火焰吹灭一把,很容易招鬼!
    说实话,作为大学生的我,以前是从来不相信这些的,但是在遇到我爷爷这件事之后,我开始对我之前的世界观产生了怀疑。因此,即便是莫须有,我也只是硬着头皮往前走,不肯回头!
    坚决不回头!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1 01:16:52

    好不容易挨到了陈泥匠的家门口,我发现我的后背都已经湿透了,大夏天的,竟然是冒冷汗冒的。
    我尽量小声的喊着陈泥匠的称谓,生怕被隔壁的邻居们听见。可是陈泥匠一直没有应我,我不得不开始敲门,声音越敲越大,陈泥匠的声音终于传来,问道:“谁啊?”
    “陈叔,是我,小阳。”我低声回应着。
    陈泥匠打开门,我简单的把事情小声的讲了一遍,陈泥匠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回屋拿了一个泥匠桶子,就和我一起去爷爷的坟地了。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1 01:17:07

    我们到坟地的时候,我大伯他们已经到了。我上前去看了一眼我爷爷的老屋(我们对坟的称谓),发现并没有被挖开的痕迹,只在坟顶上有一个洞,刚好容得下一个人进出。
    我准备走近点儿以便看清楚,却被我二伯催着回去。我想要留下来,他们都不允许,讲死者入土,隔代的亲人是不能到现场的。
    我虽然不晓得为么子,但还是听话的回去了。
    我爸他们一直弄到十点多的时候才回来。
    事情忙完了,大伯请陈泥匠到屋里吃饭,这是传统。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1 01:17:26

    席间,陈泥匠一直皱着眉头,好像有什么心事,我看了一眼我二伯,他和陈泥匠一样,也是眉头紧锁着。最后在我大伯的追问下,陈泥匠终于把他担心的事情讲了出来:“启东哥,这件事我看你还是再找个风水先生看哈子,廷公的坟有古怪。”
    “么子(什么)古怪?”
    陈泥匠没开口,我二伯却开口道:“如果是盗墓的人倒斗,从外往里挖,那么坟口子的开口方向应该是表面大,里面小,越挖越小,这个应该好理解。但是爹老子的坟,大家刚刚都看到了,很明显是里面开口大,外面开口小——也就是讲,这个口子,是从里面往外面挖的!”
    二伯顿了顿,继续道:“也就是讲,爹老子是他自己从坟里爬出来的!”
    二伯的话,即使是在这大夏天里,也让在场的所有人背脊一阵发凉!

  • 西小瓜

    西小瓜 2016-11-21 01:50:57

    吓人

    来自 豆瓣App
  • 至尊宝是一只狗

    至尊宝是一只狗 2016-11-21 02:03:15

    m

    来自 豆瓣App
  • 原来你在这里

    原来你在这里 2016-11-21 09:17:28

    等着看呢。。。楼主加油啊

    来自 豆瓣App
  • 夏天

    夏天 2016-11-21 10:33:35

    w

  • 天后

    天后 (如果我是个空罐子,让我铁了心。) 2016-11-21 11:08:08

    背后发凉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1 11:40:14

    如果真的像二伯说的那样,爷爷的尸体是自己从坟里爬出来的,那么这件事就已经不是科学能够解决的了。总之,已经完全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于是我试着去打破。
    “会不会是盗墓贼从其他地方打孔进到坟里,然后从里面打洞出来?这样看上去就好像是爷爷自己从里面挖洞出来一样。”我说出我的想法。
    二伯点头表示有这个可能,但是陈泥匠却是摇摇头,猛吧咂吧咂几口旱烟之后,才缓缓说道:“修坟的时候,我就是怀疑小阳的想法,所以特地进坟里看过……”说完他接着摇摇头,没有把下文说完。但是大家都晓得,他摇头就表示没有其他人进去过。
    吃完饭后,我大伯要给陈泥匠包修爷爷老屋的红包,被陈泥匠拒绝了。他说这件事太邪乎,他也不晓得老屋该不该修,反正钱肯定是不得要咯。
    说完他转身就走了,边走还边在说,造孽啊,修了一辈子的老屋,还没碰到过啷个邪门儿的事。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1 11:40:55

    等到陈泥匠走后,二伯讲他到镇上找个人。他没讲是找哪个,不过大家都晓得,他应该是去找陈泥匠口中的风水先生了。
    整个白天,屋里的人都阴沉着脸,很显然是在担心爷爷的事情。一直到吃晚饭的时候,大伯才讲,他今天晚上去坟地里守一晚上,看看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狗东西敢动爹老子的老屋。大伯还是相信这件事是人为的。
    我虽然害怕,但是还是坚持要跟着去。毕竟这是我爷爷,我不可能看到他的老屋被人刨开。我爸见我态度坚决,没有多说什么,这件事他也没有了主意。不过吃完饭后,他也跟着我们来到了爷爷的坟边。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1 11:41:10

    这个时候天刚刚黑,大伯和我爸在附近找了些柴火,然后在不远处燃起了篝火,这不是为了取暖,而是为了照明。
    借着火光,我看见爷爷的坟墓安安静静的座立在那里,似乎和平常的坟墓没有什么两样。但是一想到爷爷从坟里爬出来,就觉得透露着一股子难以言喻的诡异。仿佛是一头洪水猛兽,似乎只要一张嘴,就能把我们三人给全部吞没一样。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1 11:42:56

    三个人围坐在火堆旁,此时此刻也顾不得炎热了。再说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天气竟然不是很热,即便是坐在火堆旁,都还是觉得后背有点冷。我不知道我爸和大伯是不是这样,我又不敢问,害怕他们担心。
    时间就这么流逝着,大伯和我爸都在有一茬没一茬的聊着,有时候甚至都牛头不对马嘴。我知道,他们两个心里其实也是害怕的,所以才会用这样的方法来转移注意力。
    突然,我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响起,我立刻回头大喝一声:“谁?”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1 11:43:12

    但是我什么也没看见。大伯和我爸问我怎么了,我说我听到有人走路的声音。
    大伯和我爸对视了一眼,然后我爸说他去看看,让我待在这里别动。
    说完话,我爸从火堆里拿了一根烧着的棍子当火把,又从一旁捡了一根木棒,这才朝着我身后的方向走去。
    我和大伯都站在篝火旁看着我爸,心里有些着急。爷爷的坟地虽然不算太偏,但是也绝对不是一般人都会来的地方。这么晚了,到底会是谁来这边呢?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1 11:43:39

    我吓得赶紧挪了几步,面朝着爷爷的坟墓,后背靠着火堆,打开手机的闪光灯,照着爷爷老屋的方向。
    我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人,但是那沙沙的声音还在不断的响起,那声音,就好像是有人用指甲在扣沙子的声音!
    难道是爷爷在坟里面开始挖洞了?他又要出来了么?
    噗通。
    我直接跪在地上,对着爷爷的老屋开始磕头,一边磕头一边哭喊着:“爷爷,孙儿在这里,你有么子事你托梦给孙儿,你不要再出来了黑人(吓人的意思)咯。”
    我这么一哭喊,那沙沙的声音果然消失不见了。我以为是爷爷听到了我的哀求,所以不再出来了。可是没想到,过一会,那沙沙声再次响起。而这一次,不管我怎么哭喊,那声音都没有消失,而且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1 11:44:09

    终于,那声音停止了,我看了一眼手机,已经过了十二点,大伯也去了半个多小时,还是没有回来。我准备按他说的,先回去。
    等我再把手机的闪光灯对着爷爷老屋的时候,我差点吓得心脏停止!
    我看见爷爷老屋的顶上,一个张大着嘴的头缓缓冒了出来。铁青色的脸精准无比的对准了我的方向,眼睛紧闭着,整个脑袋已经开始有些浮肿。
    接下来的事情就更加的诡异,我看见他张大着的嘴竟然开始慢慢合拢,然后,在闪光灯的照耀下,往后裂成了一个极其恐怖的微笑!
    爷爷他,在对着我笑!
    “啊!!!”
    我大喊一声之后,就再也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家里的床上了,我妈坐在我床边,在低声抽泣着,大伯和二伯坐在门边。

  • 苏洛

    苏洛 2016-11-21 12:02:57

    接着更啊楼主 写的不错

  • 小豌豆

    小豌豆 2016-11-21 14:27:58

    终于,那声音停止了,我看了一眼手机,已经过了十二点,大伯也去了半个多小时,还是没有回来。我 终于,那声音停止了,我看了一眼手机,已经过了十二点,大伯也去了半个多小时,还是没有回来。我准备按他说的,先回去。 等我再把手机的闪光灯对着爷爷老屋的时候,我差点吓得心脏停止! 我看见爷爷老屋的顶上,一个张大着嘴的头缓缓冒了出来。铁青色的脸精准无比的对准了我的方向,眼睛紧闭着,整个脑袋已经开始有些浮肿。 接下来的事情就更加的诡异,我看见他张大着的嘴竟然开始慢慢合拢,然后,在闪光灯的照耀下,往后裂成了一个极其恐怖的微笑! 爷爷他,在对着我笑! “啊!!!” 我大喊一声之后,就再也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家里的床上了,我妈坐在我床边,在低声抽泣着,大伯和二伯坐在门边。 ... lovepig

    继续啊

    来自 豆瓣App
  • 大雪人 (对人说人话,对鬼说鬼话) 2016-11-21 14:38:36

    继续啊!!!

  • nicola

    nicola (173cm的天空) 2016-11-21 15:34:58

    坐等更新

    来自 豆瓣App
  • 胡猫

    胡猫 2016-11-21 15:51:31

    坐等+1

    来自 豆瓣App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2 03:04:20

    我喊了一声妈,我妈见我醒来,不由分说的就抱着我哭。
    我看着大伯和二伯,他们也看着我,但是视线相交之后,他们就低头自顾自的抽起烟来。
    我突然意识到什么,我问,我爸呢?
    这么一问,我妈哭的就更厉害了。
    大伯从后腰带上取出一只鞋子,说,昨晚追出去没好久,就见到了你爹的孩子(鞋子),人没找到,听到你喊,我就跑回来咯,刚好碰到你二伯过来。
    二伯也说,镇上的人没请到,他喊我赶紧回来,讲可能要出事。我很早就往回赶了,没想到半路迷了路,还是来迟咯。看到你的时候,你晕倒在火堆边上,你爷爷就站到你旁边。
    我挣脱我妈下床,大伯问我要闹那样。
    我说我要去找我爸。
    大伯拦下我,讲村支书已经发动全村人搜山咯,你就不要再去了。你爸就你一个娃儿,你要是再出事,我对不起你爸。
    听我大伯这么一说,我妈哭的更厉害了,我没敢哭,因为这个时候我不能哭。
    就在这时,一个陌生的中年人进了我屋院子,我二伯见到他,噌的一下站起来迎了上去,脸上还带着笑脸,说道,老同学,你终于肯来咯。
    那中年人叹息一声,摇了摇头,讲,唉,我也不想来,事情闹这么大,不来不行咯。你把搜山的人都撤回来吧,我有用。唉,人少了我怕镇不住……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2 03:04:47

    我二伯是一个极有主见的男人,但是听了他这个老同学的话后,立刻就找王青松,让人把搜山的乡亲们撤回来。
    在这个陌生中年人的招呼下,所有人都去了我爷爷的坟地。
    这个陌生中年人似乎有点名气,很多乡亲们竟然都认识他,称呼他为陈先生。我妈一开始还不同意把搜山的人都撤回来,但是知道这是陈先生的要求后,也就同意了。
    陈先生到了坟地之后,也不说话,绕着我爷爷的老屋走了一圈,然后掐了掐手指,就对乡亲们说道,留二十八个男的,其他人都回去。
    陈先生又看了一眼我爷爷的老屋,接连唉声叹气了好几下,这才从他随身带来的一个布袋里取出一些东西。有铜钱,有红线,还有一些黄颜色的纸,后来知道,那叫做“符”,以及一些我叫不上名字的东西。
    陈先生先是用红线在爷爷老屋的四周横七竖八的绕了一圈,在红线上还贴了些“符”,然后叫来这二十八个壮汉,每人发了一枚铜钱,要他们含在嘴里,并且对他们说道:“一会儿不管发生啷个事,不准开口,不准讲话,晓得了不?”
    他们纷纷点头,于是陈先生站在爷爷的老屋前,看了看天色,已经快下午三点了。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2 03:05:05

    噗通!
    陈先生毫无预兆的跪倒在爷爷的坟前,手上捏了一个很奇怪的姿势,然后恭恭敬敬的对着爷爷的老屋磕了三个头。
    磕完头后,陈先生并没有站起来,而是继续跪在坟前,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爷爷的老屋讲话,廷公大伯,不孝后生陈恩义,为救人性命,前来叨扰,如有不敬,多多海涵。
    说完之后,原名陈恩义的陈先生一抛手里的六枚铜钱,然后弯腰仔细看了看,摇了摇头,又重复一遍之前的动作,磕头,讲话,抛铜钱。弯腰看了看,再次摇了摇头。我看得见,陈先生的脸色在看完第二次铜钱后,开始变得苍白。
    陈先生就这样前前后后抛了九次铜钱,到最后已经是面无血色,苍白的就好像死人一样。
    第十次的时候,陈先生磕完头之后,没有再好言好劝的讲,而是指着我爷爷的坟骂了起来:“洛朝廷,你难道真的要断子绝孙?如果不是,你就给后生一个好兆头!”
    说完,陈先生再一次抛洒手里的铜钱。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2 03:05:23

    铜钱刚落地,陈先生就迫不及待的弯腰去看。这一次,他终于脸色缓和了些,松了一口气,然后挣扎着站起来,因为跪的时间有点长,差点摔倒。还好我二伯眼疾手快,扶住了他。
    随着陈先生的大手一挥,一声令下:“挖坟!”
    所有人听到这两字,都是面色一变,就连二伯都是一样。很显然,没有任何一个人想到陈先生之前准备那么多,竟然是为了挖坟!
    我也是,我之前还以为陈先生留这么多人是为了给爷爷的老屋再加固一层,可是万万没想到,他居然是要挖坟!
    我二伯脸上有些难看,我大伯更是直接不准,还指着陈先生的鼻子骂骂咧咧。但是陈先生是铁了心的要挖坟,可究竟是为什么,他也不解释,就对我二伯说了一句,你如果不想你老三死,就赶紧挖坟。
    这话一出,我大伯和二伯就都没脾气了,赶紧招呼大伙挖坟。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2 03:05:37

    “再不挖坟,就来不及咯。”陈先生看了一眼天色,叹一口气道。那些壮汉再也不敢耽误,拿起锄头就准备挖坟。
    “九个人一组,轮流挖,剩下的一个站到坟头。记到起,不管啷个样,一旦开始挖坟,就不准讲话,更不能开口。要是铜钱掉到坟里,那就自求多福。”陈先生再次叮嘱道。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就看到这二十八个壮汉轮流开始挖坟。他们都不敢说话,就好像是一场哑剧一样,只有锄头锄地的声音不断传来。
    陈先生在坟地里走来走去,似乎很是焦急。
    因为爷爷的老屋被水泥加固过,所以最外面一层最难挖。好在昨晚爷爷自己爬出来挖出了一个口子,所以动起工来也不算太难。
    一个小时后,外面的夯土层总算是被全部挖开,露出了里面的棺材。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2 03:05:51

    陈先生分开众人来到坟边,看了一眼棺材。然后在大家惊诧的眼神中,跳下去趴在棺材上面,把脸贴在棺材上,好像是在听棺材里面的动静。
    大约一分钟之后,陈先生跳上来,急急忙忙的指着棺材吼道,快点儿开棺,快点儿开棺!
    喊完这话之后,他又马上阻止了大家,然后让那些人把嘴里的铜钱吐出来,在棺材的四周摆了一圈,有三边是九颗铜钱,坟头那边只放一颗。
    开棺的第一锤是一直站到坟头的那个人敲的,然后大家伙一起开棺,没多一会儿,棺材上的铆钉全部被拔出来,只剩下最后一步,开棺!
    我原本以为陈先生会像电视里演的那样,对着棺材做一些法事什么的,可是没想到,陈先生招呼大家一起把棺材盖子给掀开了,大家伙往里面一看,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棺材里躺着的,竟然不是我的爷爷,而是失踪了一天的我爸!

  • lucky dog~

    lucky dog~ (lucky dog~) 2016-11-22 08:29:12

    继续阿

    来自 豆瓣App
  • 胡先森

    胡先森 2016-11-22 08:56:13

    mark

  • 默默

    默默 2016-11-22 09:47:30

    LZ继续继续

  • 王八绿

    王八绿 (建议给傻逼) 2016-11-22 10:10:24

    a!继续!

  • Samantha

    Samantha (╰(*°▽°*)╯) 2016-11-22 10:27:44

    有点带感!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2 11:17:03

    我扒开众人扑上去一看,果然是我爸!
    只见他双眼禁闭,双手叠放在胸口,身上穿的,竟然是一身青色寿衣!
    一眼看上去,他就和下葬时候的爷爷一模一样!
    但是不同的是,他的脚上一只是穿着黑色布鞋—-这是死人穿的寿鞋,一只则是老掉牙的解放鞋—-这是我爸昨晚穿的鞋子,另一只在我大伯那里。
    为什么我爸会躺在我爷爷的棺材里?爷爷的老屋这么多人同时开挖才挖开,我爸是怎么进去的?最关键的是,既然我爸躺在了棺材里,那我爷爷呢?!我爷爷的尸体去哪里了?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2 11:17:19

    “把人抬出来!”陈先生吩咐道。大家合力将我爸抬出来,放在了平地里。我扑上去哭喊着叫着爸爸,可无论我怎么呼喊,我爸就是那样安详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就好像是真的死了一样。在那一刻,我感觉天旋地转,仿佛天都要塌了。
    陈先生从我大伯手里接过那只他昨晚捡到的解放鞋,交到我手里,让我去给我爸换上。
    我走过去蹲在我爸的脚边,陈先生蹲在我旁边,让我换鞋的动作慢一点,并喊我在心里默念十八遍,爸爸你回来。
    我一边在心里默念,一边开始给我爸换鞋。我听见陈先生也在一旁小声呢喃着,好像是在说:鞋分左右,路有阴阳,阴人走阴间路,阳人走阳间路,要是迷了路,赶紧快回头!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2 11:17:39

    陈先生话说的很慢,而且调子很奇怪,就好像是在唱歌一样,等我刚好念完十八遍,将鞋子换好的视乎,陈先生也刚好说完最后一个“头”字。他说这个字的时候,左手在我爸的额头上狠狠的拍了一巴掌。
    说来奇怪,陈先生这一掌拍下去,我爸噌的一下坐了起来,吓得周围的乡亲们往后退了好几步。
    “你们都看到我做啥子?”这是我爸醒来后的第一句话。
    听到这话的我,再也忍不住扑上去抱住了我爸。
    自从上中学以后,我就再也没有抱过我爸,因为觉得难为情。没想到在大学快毕业的时候,竟然抱了一回我爸。那个时候我就在想,趁着还有机会,还是要多陪陪二老,不要等到真的入了土,才后悔。
    解决了我爸的事情后,陈先生并没有急着让大家回去,而是让大家直接把坟给填了。
    我大伯和二伯都非常焦急,连忙阻止。大伯说,是不是等找到了我爷爷的尸体,然后下葬了再填坟?陈先生摇头叹息一声,讲这个地方不能再埋人咯。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2 11:18:01

    大伯讲,这是我爹老子生前自己相中的地方,不止一次讲他死了以后一定要埋到这里。你现在讲不能埋到这里,这要啷个办才好啥?
    我看得出,大伯对陈先生还是很信任的,他说这里不能再埋人,大伯其实是信了的。更何况爷爷已经前后两次爬出了坟,而且现在的尸体都找不到了,大伯之前的坚持就更加动摇了。
    但是爷爷生前对他的叮嘱,使得他很是矛盾。我从来没有见到一个快六十岁的老人会露出那么不知所措的表情。他拿着旱烟袋蹲在地上,双手抱着自己的脑袋,无助的像是个孩子一样。
    可即便如此,陈先生的态度还是很坚决,讲这里不能埋人就是不能埋人。
    于是在陈先生的指挥下,之前的那些壮汉又匆匆把坟给填了。这一次动作比较麻利,没多久就弄好了。
    这个时候太阳已经下山,天渐渐黑了下来。我爸待在一边看着这一切,似乎还没有从昨晚的经历中回过神来,还在努力的回想着他昏迷的这一段时间内发生的事情。
    等坟的最后一捧土铲上去的时候,陈先生把我爸之前穿的那只黑色的寿鞋穿在他自己的脚上,然后来到坟上,用穿寿鞋的这只脚在坟土上先后跺了三次脚。他跺脚的时候,嘴里还念念叨叨的,但是隔得有点远,他声音又小,所以听不清楚他说的是什么。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2 11:18:24

    陈先生跺完脚之后,又把我爸之前穿的寿衣叠好,放在坟头,然后一把火给烧掉。
    我原本以为到这里就算是结束了。可是陈先生却再次招呼众人,喊大家把我爷爷的碑给倒过来立着。这一下,我大伯,二伯还有我爸都不愿意了。
    碑头朝天,灵魂升天;碑头朝地,落入地狱。
    这是村子里小孩子都知道的俗语,可是现在陈先生却要把握爷爷的碑倒过来,莫说是我大伯他们,就是我也不愿意啊。哪有这么诅咒我爷爷的?虽然我爷爷三番两次的爬出老屋躺在我的床上吓我,但是他毕竟没有伤害我,而且,他是我爷爷,我怎么可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就算我是大学生,但是经历过这些是之后,我对民间的这些俗语,充满了敬畏。
    陈先生的态度依旧很坚决,讲要是不把碑头倒过来竖起,以后出了事情,就莫再喊他陈恩义。
    大家都听得出来,陈先生的话讲的很重,基本上是没得商量的余地了。

  • Smile熊

    Smile熊 (PS素未谋面的爱) 2016-11-22 12:16:31

    看得我好惊呀

    来自 豆瓣App
  • no

    no 2016-11-22 12:24:20

    m

    来自 豆瓣App
  • 青年大叔

    青年大叔 2016-11-22 13:35:50

    真是写的非常好

    来自 豆瓣App
  • 噜噜

    噜噜 (无论春夏秋冬都要热爱火锅!) 2016-11-22 13:45:20

    然后呢?然后呢?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3 00:05:38

    但是另一边是我爷爷,我大伯和我爸封建思想比较严重,一直不肯让大家动手。这个时候我二伯站了出来,讲,还是听陈先生的,眼看天就要黑了,赶紧把这件事情弄完,不然等到天真的黑了,恐怕又会生出其他的变故。再讲咯,爹老子一直从老屋里爬出来,你不怕,难道小阳就不怕咯?
    二伯提到了我,大伯和我爸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只是低着头,算是默认了。
    陈先生赶紧招呼人来动手。碑本来就不大,三四个人就够了。
    等到碑倒着竖起来的时候,天明显的又黑了一层。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3 00:05:54

    我看见陈先生把自己脚下的两只鞋子脱下来,一手拿着一只,高高举起,然后重重的拍在碑的座基上(此刻的座基已经朝天)。陈先生拍完三下之后,仰着头对天大喊:入土为安,落地生根!
    陈先生的话音刚落,我就听到周围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这声音一开始还很小很远,但是没多久一会儿,这声音就渐渐的变大,而且越来越近。
    不止我一个听到了,大家都听到了,而且这种奇怪的声音大家应该都没听到过,所以都有些害怕。那些壮汉手里握着锄头,一副随时要打架的样子。
    四周的草丛开始动了起来,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一样。我看了一眼陈先生,发现他脸上的表情都要纠结的滴出水来,另一只手的大拇指不断的在其余四根指头那里点来点去,就好像在算着什么东西。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3 00:09:02

    随着声音的越来越大,人群里已经开始有人慌了。我二伯和村支书一个劲的喊莫慌,万事有陈先生到。
    草丛被扒开,大家看清楚是什么东西——老鼠!成百的老鼠!
    它们从四面八方扑过来,并不害怕我们,而是直接从我们的脚下穿过去,然后停到坟边上,一圈又一圈,把坟给围了个水泄不通。
    你能想象那个画面吗?所有的老鼠黑漆漆的铺满了一地,它们安静的一点声响都没有发出,就那么趴在地上。安静的让人寒毛全部竖了起来。
    突然间,所有的老鼠全部站起来!是的,站起来!它们用后面的两条腿支撑着,整个身子立了起来。前面的两只脚不断的从下往上捋着它们的胡须。那胡须,看上去,就好像是三炷香一样立在天地间。它们动作虔诚而统一,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所有人都看傻了!在场没有一个人看到过这样的场景!

  • 安南哦

    安南哦 2016-11-23 00:31:04

    快更

    来自 豆瓣App
  • 霹雳三角

    霹雳三角 2016-11-23 00:49:35

    大晚上的我为什么要点进来QAQ

  • 暗地之花

    暗地之花 (黑暗中肆意生长...) 2016-11-23 01:24:16

    M

    来自 豆瓣App
  • 言凡

    言凡 (¬_¬) 2016-11-23 01:26:21

    m

  • 辰金

    辰金 (自从得了神经病我整个人精神多了) 2016-11-23 01:56:47

    m,

  • - - !

    - - ! (淘宝宝石小卖家。) 2016-11-23 02:18:38

    m

    来自 豆瓣App
  • 就为了看小说

    就为了看小说 2016-11-23 04:42:13

    继续

    来自 豆瓣App
  • 明日晴天

    明日晴天 2016-11-23 08:04:46

    随着声音的越来越大,人群里已经开始有人慌了。我二伯和村支书一个劲的喊莫慌,万事有陈先生到。 随着声音的越来越大,人群里已经开始有人慌了。我二伯和村支书一个劲的喊莫慌,万事有陈先生到。 草丛被扒开,大家看清楚是什么东西——老鼠!成百的老鼠! 它们从四面八方扑过来,并不害怕我们,而是直接从我们的脚下穿过去,然后停到坟边上,一圈又一圈,把坟给围了个水泄不通。 你能想象那个画面吗?所有的老鼠黑漆漆的铺满了一地,它们安静的一点声响都没有发出,就那么趴在地上。安静的让人寒毛全部竖了起来。 突然间,所有的老鼠全部站起来!是的,站起来!它们用后面的两条腿支撑着,整个身子立了起来。前面的两只脚不断的从下往上捋着它们的胡须。那胡须,看上去,就好像是三炷香一样立在天地间。它们动作虔诚而统一,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所有人都看傻了!在场没有一个人看到过这样的场景! ... lovepig

    继续

    来自 豆瓣App
  • 我叫没有,

    我叫没有, (170却很大只。) 2016-11-23 08:47:06

    没了!?? 快更!!

    来自 豆瓣App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3 09:45:14

    陈先生突然极其惊恐的“啊”的一声大叫,整个身子都开始颤抖起来,战战兢兢的喊了一声:“万鼠拜坟,有死无生!快跑!快跑!快跑!”
    陈先生喊完,就慌不择路的跑了。中间还差点摔倒,幸好被紧随其后的二伯抓住了。可是陈先生并不在乎,还是一个劲儿没命的往前跑。他这一跑,大家都跟着跑了,那种场面,用一个以前学过的成语来形容,叫做,落荒而逃。
    我跟在大伯身后,我爸在我侧身后,冥冥中我回头看了一眼,那诡异的一幕还在继续,这个场景深深的烙印在了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进了村子之后,大家伙就都散开回自己的家了。我妈已经做好了饭菜,她还不知道已经找到了我爸,可是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做好了饭菜等我们回来。当我妈看到我爸的那一刻,我才觉得,什么荣华富贵,其实都是假的,只有家人才是实实在在的。赚再多的钱又能怎么样,死了以后还不是一捧黄土?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3 09:45:35

    我从来没有看见过我妈和我爸拥抱的样子,按照他们的说法,村里人不时兴这一套,可是就在那个夜晚,在昏暗的灯光下,我妈紧紧的抱着我爸哭泣,生怕一松手我爸就会消失一样。
    我不知道我妈在得知我爸失踪之后是什么样的状态,特别是她唯一的儿子还昏迷不醒,那个时候她,我想应该是人生最绝望的时刻。还好她挺了过来,现在她的丈夫和儿子都平安无事,这也算是爷爷去世以后,唯一的幸事了。
    陈先生的家在镇上,天已经黑了,他不可能再回去,只好留在我家住一宿。自从他进门以来,我就看见他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时不时的还会看一看院子外面。而他看的那个方向,如果我没记错,就是我爷爷老屋的方向。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3 09:45:52

    饭桌上,陈先生的双手都还在颤抖,似乎还在害怕。大伯和二伯没有说什么,我也只好安安静静的吃饭,什么也没问。毕竟我也害怕问了之后,会惊吓到我妈。
    陈泥匠死了,毫无征兆的死在了自家的院子里。这是晚饭后村里传开的一件事。二伯前去查看了一下,他是警察,有这方面的权力。回来的时候,他说初步判断,认为是心肌梗死,也就是通畅讲的心脏病突发死了。
    这个判断很难让人信服,因为万鼠拜坟的事情已经在村里流传开了。那么多老鼠闹出来的动静,不可能瞒得住。甚至已经开始有人谣传,凡是沾了我爷爷坟的人,都要死。一时间,人心惶惶,所有人都不敢和我们家接触了。
    吃了晚饭之后,大伯说要去陈泥匠家守灵。这是必须的规矩。因为不管怎么说,陈泥匠的死都和我家有关。我说我也要去,大伯害怕会出事,一开始是拒绝的。但是陈先生却说,他去去也好,于是就跟着大伯二伯前往村头的陈泥匠家。我没想到的是,陈先生也跟着过来了。只不过他一直走在后面,不说一句话。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3 09:46:28

    陈泥匠家的灵堂已经搭好了。因为他没有子嗣,所以对于他的死因并没有人愿意去深究。否则按照我二伯的说法,要去镇上甚至是市里面做法医鉴定,谁愿意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出这份钱,谁又愿意为了他耗费人力物力?
    因此,经过村支书和村里的一些老人商量后,决定由大家凑钱,给陈泥匠摆三天的道场后,就下葬。
    到了陈泥匠的灵堂后,发现只有一个王二狗在看灵。不过想想也对,没有谁愿意和陈泥匠拉扯上太多的关系。可王二狗不一样,他是个酒鬼,而且还是个单身汉,只要给他点钱,给点酒,他什么都愿意干。
    看到我们来了,王二狗就跌跌撞撞的走了。等王二狗走后,二伯叫我去把院子的门关上。回来的时候,大伯和二伯正忙着生火,陈先生站在陈泥匠的灵堂前,上了三炷香。
    陈先生上完香后,叫我跪在灵堂前,给陈泥匠磕三个头。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我还是照做了。不管怎么说,陈先生可是救过我爸命的人,他的本事还是有的,不得不佩服。
    如果我的大学老师,知道我佩服一个搞封建迷信的人,估计会跳起来指着我的鼻子骂。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3 09:46:43

    我摇头说不抽。
    陈先生点点头,讲,好角色。不抽烟是好事。以后也莫抽。等你大学毕业了,到外头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就莫要回来咯。
    我讲这儿是我老家。
    陈先生笑到起讲,穷山恶水的,有么子好住的。老不老家的有么子关系?等你到外头安了家,你的娃娃的老家不就是外头了嘛。就像你爷爷到这里安了家,所以这里就是你老家一样。
    我不清楚陈先生为什么会突然和我讲这些,毕竟我和陈先生还是第一次见面,但是他好像又和我很熟的样子。
    陈先生讲完这些之后,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对我二伯讲,你爹老子的尸体就不要再去找咯,你找也找不到滴。
    我二伯还没开口,我大伯就不同意了,他讲人死为大,都讲究一个入土为安,要是连爹老子的尸体都找不到,等我死以后,哪有脸下去见他?
    陈先生摇摇头,讲,你就算下去了(我们这边一般不说死了,而是换了个说法,叫做“下去了”),也是见不到他咯。
    二伯问,为么子?
    陈先生叹息一声,狠狠的吸了一口烟,然后才讲,你爹老子沉寂了大半辈子,么想到临死的时候玩了啷个一手。我这么跟你讲,人都有三魂七魄,你晓得吧?人死了之后,这些三魂七魄是要离开身体的,但是呢,你爹老子把他自己的魂魄困到了他的身体里,所以,就算是你下去了,也是看不到他滴

  • 池恩 ❤❤

    池恩 ❤❤ (某天的某天) 2016-11-23 09:55:49

    继续哈

    来自 豆瓣App
  • 舒尚涵。

    舒尚涵。 (少女心:)) 2016-11-23 10:08:24

    mark

  • 菜籽佳人 2016-11-23 12:36:31

    继续

    来自 豆瓣App
  • 喜旺

    喜旺 (回忆烧成灰) 2016-11-23 22:59:25

    楼主不更了?

    来自 豆瓣App
  • 最讨厌的是香菜

    最讨厌的是香菜 2016-11-23 23:10:26

    ↜马̥⃐克̥⃐༻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3 23:12:56

    我们三个都听傻了!特别是我,一个接受了十几年辩证唯物主义教育的人,听到一个中年人讲这个世界上存在三魂七魄,更是一种莫名的荒诞。他这不是摆明了讲,这个世界上存在鬼么?这叫我十几年竖立起来的世界观,一时无法接受。
    而且陈先生讲的,不仅仅只是存在鬼那么简单,而是还能把这个东西困到尸体里面,这就更加难以让人接受了。如果没有遇到这些事情,我肯定会给陈先生冠上一个封建迷信的帽子。我大伯二伯也很难以接受,可他们难以接受的是,我爷爷的灵魂不能轮回转世这件事,而不是世界观的问题。
    所以我没有说话,等着陈先生继续说下去。可是大伯却焦急的问陈先生,我爹老子为么子要啷个做?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3 23:13:11

    陈先生又重重的吸了一口烟,这才继续讲,这个等哈子再讲,我问你们,你们晓不晓得,廷公那座坟有问题?
    下葬之前肯定不知道,但是现在就算是我都知道这坟肯定有问题了。要是没问题,我爷爷又怎么可能三番两次的爬出来?但是问题出在哪里,我们都不晓得。
    陈先生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大伯二伯,这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讲道:“廷公的坟下面,还有一座坟!”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3 23:14:19

    陈先生的眼睛里仿佛散发着一种难以描述的光芒,他十分笃定的说道:“廷公的坟下面,还有一座坟!”
    我大伯听到这话一下子就炸毛了。摆手直说,不可能,不可能,啷个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那块地都是做道场的先生看过的,要是真的下面还有座坟,他不可能不给我们讲。
    陈先生听到我大伯的话后竟然嗤笑一声,讲,要是你讲的那个道场先生看得到地下还有座坟的话,你爹老子也就不是你爹老子咯。
    这一下,我和我二伯也被陈先生的话给弄懵了。我二伯开口问,老同学,你莫卖关子咯,直接讲。
    陈先生吸了一口烟,没有急着回答我二伯的话,而是指着灵堂里的棺材,转过头来问我,小阳,你晓得他是做么子的不?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3 23:16:14

    我点头,讲,泥匠。
    陈先生又问我,那你晓得我是做么子的不?
    我本来很想说道士之类的,但是想想,陈先生的做派好像和道士并没有多大的关系,虽然他身上也带着铜钱和符,可我还是没办法把他和道士联系起来。所以我摇摇头说不知道。
    陈先生自己回答他自己,讲,我是一个孩匠(鞋匠)。
    他说完这话,我突然想到他之前让我给我爸换鞋的时候说过的话,鞋分左右,路有阴阳,阴人走阴间路,阳人走阳间路,要是迷了路,赶紧快回头!
    我大伯有些搞不懂了,忙问道,陈先生不是风水先生?
    陈先生摇头讲,我只是一个孩匠,一辈子最大的本事就是给人做孩子(鞋子)。做活人给阳孩,给死人做阴孩,一做就做了三十多年咯。
    我们三个都安静的听着陈先生讲,没有打断他。
    陈先生继续往下讲,小阳,你还记得到你爹从棺材里出来的时候脚下穿的那只黑色布孩不?阴人有阴人的路,阳人有阳人的路,穿么子样的孩子,走么子样的路。你爹就是被那只孩子带错了路,进了你爷爷的棺材。还好他只穿上一只阴孩,要是两只脚都穿上了,那就麻烦咯。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3 23:16:45

    我爸经此一劫,我到现在都还心有余悸,心想到底是哪个王八蛋给我爸穿的阴孩?这么想着,我就把这个问题问了出来。
    陈先生伸手指指了指地下,压了压嗓子讲,被你爷爷坟压着的地下那位。
    陈先生讲,它不甘心被你爷爷的坟压着,但是它又对你爷爷无可奈何,就只好对你们这些后人下手。你本来是它的目标,但是你爷爷爬出来守到你床边,它莫得办法,就只好对你爹下手。
    直到这时,我们才知道,原来我爷爷爬出老屋,并不是他故意作怪要来害我们家,而是他就算是死了,也要跑回来守护着他的孙子。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一切也就讲得通了。为么子爷爷回来后会躺在我身边而不是我大伯二伯之类,为么子爷爷回来后都会喊我快逃,又为么子爷爷会在我晕倒后就站到我身边,他做的这一切,原来都是为了保护我。
    亏我之前还那么埋怨他,怪他不好好入土为安,没想到他……我真是想找个洞钻进去算了。
    “那陈泥匠他是啷个回事?”我二伯毕竟是警察出生,心里头一直惦记着这件事。他虽然给乡亲们讲陈泥匠是心脏病死的,但是其实他自己都是不相信的。之前乡亲们虽然没说,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他们是把陈泥匠的死因归咎于我爷爷,我二伯想还我爷爷一个清白。

  • NEW

    NEW (很想去旅游) 2016-11-23 23:17:07

    mark

    来自 豆瓣App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3 23:22:20

    陈先生看了一眼陈泥匠的灵堂,这才继续讲,他是一个泥匠。为活人修阳宅,给死人修阴宅。只不过最近几年来,他都是修阴宅,染了一身阴气,想不死都难。
    更何况,他还得罪了地下的那位,要不是有廷公护到起的,他第一次进坟给廷公修老屋的时候就死咯。
    我就问陈先生,我爷爷的坟下面到底是谁?
    陈先生摇头讲,我也不晓得。不过,地底下的那位,起码都有两百年咯。你还记得到挖你爷爷坟之前我拋铜钱不?那是“投石问路”,问的是能不能挖坟。我前后问了十次,才得到下面那位的同意,一般来讲,我是个孩匠,阴阳两路不会让我啷个为难,再厉害的家伙,我问个三四次也就差不多了,那个家伙硬生生让我问了十次,而且最后一次哈是你爷爷帮了忙滴。你们自己讲,这么厉害的一个家伙,你们请的那个道场先生看得出来?老实给你们讲,要不是廷公选了这个坟,就连我,也不晓得地下还埋了这么个家伙。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3 23:22:37

    说到这里,我已经明白了,不是那个道场先生不给我们说爷爷的坟下面还有一座坟,而是他自己都不知道在这座坟的下面,竟然会还有一座坟!
    我已经不敢相信爷爷的坟下面到底埋着什么东西了,在我看来,陈先生已经是顶尖厉害的角色了,可是他都说,要不是因为有爷爷选的坟在上面,他也不会知道在这座坟下面,还有一座坟。
    可是,这个东西既然这么厉害,我爷爷都能够镇得住他,那我爷爷该是怎样的一个狠角色?我很想问陈先生这个问题,但是却被二伯打断了。
    “老同学,你喊我们不要找我爹老子的尸体了,现在能讲为么子了不?”我二伯把话题转到之前的那里。
    陈先生还是和之前一样,没有急着回答,而是先问我大伯,你晓得你爹老子以前是搞么子的不?

  • 千寻

    千寻 2016-11-24 00:00:51

    老爷子以前做什么的

    来自 豆瓣App
  • 喜旺

    喜旺 (回忆烧成灰) 2016-11-24 00:02:32

    楼主,你调口味,晚上睡不着啦

    来自 豆瓣App
  • D,

    D, 2016-11-24 00:04:37

    啊啊啊啊啊

  • Amanda-Z

    Amanda-Z (沉落) 2016-11-24 00:05:42

    继续呀

    来自 豆瓣App
  • Amanda-Z

    Amanda-Z (沉落) 2016-11-24 00:05:58

    来自 豆瓣App
  • 墨小二

    墨小二 2016-11-24 00:07:05

    继续呀

    来自 豆瓣App
  • 海阔天空

    海阔天空 2016-11-24 00:07:25

    更阿 继续更

    来自 豆瓣App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4 00:09:03

    大伯讲,听说他打过鬼子,回村后就一直搞农民嘛。
    “你呢?”陈先生又问我二伯。二伯的回答和大伯一样。
    “所以说,你们一点都不了解你们的爹老子。”陈先生叹息一声,继续讲,“你晓得我以前为么子从来不到你们村子来不?”
    这件事是实情,大伯和二伯知道,村里子的人也都知道,以前陈先生从来不来我们村子,就算是来了,也是不进村,只在村口站着。所以二伯这次在去请陈先生来之前,也很不确定能不能请到他。
    “那是因为我的道行在你们爹老子面前,连入门都不算。有那么一位前辈在你们村子镇着,你讲,我敢进村不?”陈先生不仅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相反的还有些骄傲。
    大伯和二伯对看了一眼,显然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迷惑。二伯问,难道我爹老子也是孩匠?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4 00:10:37

    “不是,”陈先生讲,“我具体也不好讲你爹老子是做哪一门手艺滴,好像他哪门子都会。如果真的要讲他是搞么子的,我想,他应该是个赶尸匠!”
    赶尸匠?我在心里回味着这个词。
    这不是流传在湖南湘西一带的传说么?难道是真的?
    这里要介绍一下我老家的地理位置,地处湘西边缘,和重庆仅仅只隔了一条河,和贵州也接近。所以讲话的方言和重庆那边很接近,和贵州的一些话也差不多。但是,我还是没能想到我那个平日里只会挖土栽树,犁田栽秧的庄稼汉是个赶尸匠!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4 00:10:55

    我大伯也表达了自己的怀疑,他讲,不可能,我从来没听我爹老子提到过,也从来没看到过他赶尸。
    陈先生点头讲,这就是廷公厉害的地方咯,隐忍了五六十年,都没被人发现。要不是我看到他这一手“偷天换日”,我也不敢讲他是个赶尸匠。再说咯,现在交通那么发达,哪里还需要赶尸?
    这一下,我们又听懵了。之前陈先生讲“投石问路”,我还能理解,那这个“偷天换日”又是个么子概念?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4 00:13:13

    陈先生晓得我们听不懂“偷天换日”是个么子概念,于是开始主动解释。
    他讲,廷公坟下面这位埋的地方应该不寻常,有点像“老虎地”,又有点像“八卦地”,至于到底是个么子地,我看不出来,这是那些风水先生擅长的事。不过廷公肯定是晓得滴,不然也不会嘱咐你们一定要埋到那个地方。我估计,廷公不仅晓得那块地,而且还晓得下面有座坟,而且看出来那座坟最近要得势,所以他用了“偷天换日”的手法,把自己埋了进去,偷了之前那位的运势,换到了他自己的身上。两百多年的运势,廷公讲偷就偷,他还真不是一般的狠。

  • 安南哦

    安南哦 2016-11-24 00:13:41

    我大伯也表达了自己的怀疑,他讲,不可能,我从来没听我爹老子提到过,也从来没看到过他赶尸。 我大伯也表达了自己的怀疑,他讲,不可能,我从来没听我爹老子提到过,也从来没看到过他赶尸。 陈先生点头讲,这就是廷公厉害的地方咯,隐忍了五六十年,都没被人发现。要不是我看到他这一手“偷天换日”,我也不敢讲他是个赶尸匠。再说咯,现在交通那么发达,哪里还需要赶尸? 这一下,我们又听懵了。之前陈先生讲“投石问路”,我还能理解,那这个“偷天换日”又是个么子概念? ... lovepig

    继续呀

    来自 豆瓣App
  • - - !

    - - ! (淘宝宝石小卖家。) 2016-11-24 00:15:22

    来自 豆瓣App
  • 墨小二

    墨小二 2016-11-24 00:17:57

    ???????

    来自 豆瓣App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4 00:21:33

    我二伯问,这个啷个讲?
    陈先生说,你想,如果是你,辛辛苦苦在地下攒了两百多年的运势,突然来了个外人,要和你抢,你愿意不?肯定不愿意撒!但是那个人硬要和你抢,你啷个办?肯定是狠狠的拾撮一顿是不咯?问题是如果这个人是你打不过的家伙呢?那就很简单了,那你就只能选择他的家人下手咯。这就是同样的道理。地下的那位选中了这个小娃娃。所以讲,廷公是真的狠,万一他算错咯,他的孙娃娃不是就没得咯?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4 00:21:47

    陈先生顿了顿,继续讲,这哈是他狠的第一点,其实他最狠的地方不是到这儿,而是他对他自己更狠!
    二伯忙问,这又是啷个回事?
    陈先生讲,你晓得“偷天换日”的其中一个条件是么子不?
    我们都摇头。
    我看见陈先生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才讲:我虽然不是赶尸一脉的人,但是我也晓得,不,应该只要是圈里的人都晓得,要用“偷天换日”的一个条件就是,必须是活人埋进去,也就是讲,必须要活埋!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4 00:26:19

    我大伯,二伯,以及我,全部瞪大着眼睛,特别是我,脑子里嗡的一声,只觉得是一片空白!
    如果陈先生讲的是真的,那么,我爷爷其实是没有死,而是我们把他给活埋了!?
    陈先生应该是看出了我们脸上的痛苦,所以开导我们讲,你们也不要难过,这是廷公他自己的选择。
    “啪!”我大伯直接一耳巴扇到自己脸上,不断重复道:“应该送医院滴,应该送医院滴……”
    陈先生讲,就算是送医院,医院也是下死亡诊断。廷公的手段,应该是赶尸匠一脉里的“炼活尸”。也就是讲,他把自己炼成了一具尸体,要不是圈内的人,不可能晓得他其实哈活到起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廷公下葬前的嘴巴应该是闭不上滴,而且越张越大。那是因为,他是要把自己活活憋死,所以才会大张着嘴巴。而且大张着嘴巴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因为他是要吸噬地下那位的运势滴。

  • lovepig

    lovepig (来自小说《三尸语》) 2016-11-24 00:35:33

    算了,都早点睡吧。。楼楼今天不发了。。。

  • 九道灰

    九道灰 2016-11-24 00:38:25

    好看啊

    来自 豆瓣App
  • Sssweina

    Sssweina (anything but ordinary) 2016-11-24 02:57:34

    mark

    来自 豆瓣App
  • 王慧姨

    王慧姨 (厨子才是白衣天使:)) 2016-11-24 04:07:41

    m

<前页 1 2 3 后页>
172674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