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封了吗?

将尔比做长夏

来自: 将尔比做长夏 2016-11-20 12:00:53

来自 豆瓣App
  • 将尔比做长夏

    将尔比做长夏 2016-11-20 12:03:18

    元528年,北魏帝国胡太后二度掌权,其亲信弄臣作威作福已久,政府功能瓦解,民变时时发生。其子元诩渐渐长成,由于对其母荒淫无度秽乱后宫有所耳闻,胡太后有所忌惮,遂将其子亲信一一剪出,除了强加罪名诛杀卫士司令,竟连身边能说鲜卑族语的异士也被埋伏在洛阳城外的刺客暗杀。手段残忍,由此母子相忌。



    其时车骑大将军尔朱荣兵多将广,深受拥戴。有将士推荐高欢,因高欢样貌不甚精神,尔朱荣未见其奇特之处。但有一次,尔朱荣在视察马场的时候,一匹刚刚捕获的野马需要修剪鬃毛。野马性烈,稍不留神便会伤人。尔朱荣令高欢去修剪,没想到野马竟然不踢不咬,顺利修剪完毕。



    高欢起身对尔朱荣说:

    “ 对付流氓恶棍,也是这种手段。”

    尔朱荣对此话深为赞同。摒除左右,问他对时局的看法,高欢说:

    “而今天子并不独立当道,全听太后的。胡太后淫乱后宫,弄臣家奴横行霸道,中央政令不能推行。你当奋发起义,讨伐奸佞,肃清秽乱形式,就此立大业。”



    后山东盗匪四起,朱尔荣招兵买马东西钳制务求铁统江山不被侵略。然而胡太后亲信徐纥献计,把免死金牌赏赐给尔朱荣的左右将领,挑拨他们和尔朱荣的感情。

    (叹:奸邪之徒果然狠辣,无论何时都不忘背后下刀,可恨可鄙!)



    元诩十分讨厌徐纥等人,象尔朱荣下密诏令其回攻京师。然而堂堂帝王也太天真,奸邪之徒能繁盛,自然有一番过人的杀手锏。徐纥立即建议胡太后下手毒死亲生儿子。



    一个利令智昏流连床底之欢的女人,有什么头脑分析掌控局势呢?这位自以为聪明的胡太后,下毒谋杀了自己唯一的亲生儿子。

    (纵观历史,女流当道也不算惊奇,上有武则天,牵出上官婉儿太平公主等人,虽有些才干,却无一例外既是靠男人上位,也豢养男宠。难道真的如俗话说的,权利是最好的什么药?

    来自 豆瓣App
  • 将尔比做长夏

    将尔比做长夏 2016-11-20 12:04:38

    原来chun药是禁语,大家都好纯洁哦,哈哈哈哈

    来自 豆瓣App
  • 将尔比做长夏

    将尔比做长夏 2016-11-20 12:05:32

    三月二十六日,变民集团首领齐帝葛容(高欢的哥们儿)攻陷沧洲,历史上一次默默无闻的屠城上演了。

    三月二十八日,安葬元诩。

    随即尔朱荣起兵南下。四月十一日拥戴元子攸为帝。

    四月十二日,胡太后大势已去,令妻妾们剃光头发为尼,自己也剃了头出门迎接新皇帝。



    可怜胡太后统治的央央帝国,前后六年,享尽时间荣华富贵,闲极无聊豢养一批批男宠。没有结婚的女子在权利场上有着天然优势,她们进可以攻克帝王将相,退可以凭性别得到商场庇护,得势了还能有享不尽的雨水之欢,一生可令如今动辄被表以剩男剩女的现代男女们惊羡不已。问题是,并非正规人才选拔途径上位的人,总有个通病,就是缺乏心智。胡太后并不比其他人更过份,然而错就错在不留余地的狠毒:竟下手杀了自己的亲生儿子,把人民当作虫豸,把江山当作自家后花园,男男女女在密室中沾沾自喜偷欢的表情,跃然纸上。



    当日,尔朱荣将年仅四十的美女太后胡氏投入黄河淹死。

    来自 豆瓣App
  • 将尔比做长夏

    将尔比做长夏 2016-11-20 13:35:40

    6:52

    还是北魏帝时期:元勰劝阻高肇的亲戚高贵妃做皇后,从此被高怀恨在心。后诬陷元勰勾结北方敌人欲谋造反,帝问元晖,元晖认为绝无此事。又问高肇,高肇立即一人格担保却有此事。

    (一个谋反起家的积极份子,果然胆识谋略脸皮过人,这等人格,取笑于天下。所以但凡有热衷指指戳戳的,类同此等人格。)

    九月十八日,元恪邀请各高管入宫宴会。元勰的妻子正要生产,他一再推辞不去,皇宫使节一再催促入宫。

    (果然有谋害心的人都心黑手硬,不达目的不罢休。



    后宫欢宴到了午夜,大家都酩酊大醉。顷刻,元珍带毒酒来到。

    元勰说:“我没有罪,要见主上,死也无恨。”

    元珍说:“主上怎么能够面见。”

    可怜的元勰说:“主上圣明,不应该无缘无故杀我,请当面对质。”

    武士上前以刀柄凶猛地撞击元勰的肋骨,元勰只好饮下毒酒,单场被乱刀砍死。时年三十三岁。



    元勰品行性格一片纯孝,早已做好了退隐安详晚年的打算。然而没有见过人心险恶的人无法预测早已打定主意要陷害栽赃的人一路邪恶到底的毅力。就好像一个惯于行走于男盗女娼社会的人,也一定会在任何地方重复使用同样恶劣的技巧行走江湖。无辜的人总理直气壮地以为当面申冤就能解决问题,元勰就这样以为的。

    然而围困的鲨鱼群当然不能让他逃脱,以防变卦。

    性格造成悲剧。与世无争的儒家学派并没有能够救他一命。惯于血雨腥风斗阵的社会,并不能给良善以庇护。反而是一派皮糙肉厚身体健硕大脑疯狂的家伙们,一般能占尽上风。

    以史为鉴,动静结合,心存善念,也要来而不往非礼也。

    来自 豆瓣App
  • 将尔比做长夏

    将尔比做长夏 2016-11-20 13:39:09

    一个惯于在男盗女娼的交易中获利而猖獗的人,永远不能指望她有一天懂得公平正义的意义。只有拿起战斗的武器与其抗争,才能还世界以洁白。

    来自 豆瓣App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287591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最新话题  ( 更多 )

  • 无题   (西有)
  • 留下电话和你想说的话。我帮你发短信。   (__千岁暖)
  • 你最喜欢的一本书 一部电影   (无心猫姑娘)
  • 有些路要一个人走   (喵~CAT🍀)
  •   (elsy)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