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希光:司法要独立别看舆论脸色

鲁西南民间智库

来自: 鲁西南民间智库(鲁西南乡村公益图书馆) 2016-11-20 10:51:51

  • 鲁西南民间智库

    鲁西南民间智库 (鲁西南乡村公益图书馆) 2016-11-20 10:55:56

    我国长期面临外部舆论环境的严峻考验
    发表时间:2012-02-01   来源:《求是》字体:[大][中][小][打印][关闭]
      早在10年前美国兰德公司完成了美国全球软实力战略报告——《美国信息新战略:思想战的兴起》。该报告就美国开展网络空间战提出几项政策建议:1. 在世界各地扩张网络连接,特别是把网络连接到那些不喜欢美国思想观念的国家;2. 创建一个“特种媒体部队”,可以随时派遣到发生冲突的地区,搜集与传播信息;3. 在国家与非国家组织,特别是与非政府组织建立一个更紧密的协调行动机制。通过这样一个机制和网络运作方式,确保在网络空间中,美国的价值观念、行为准则、道德标准以及其他能够提升美国软实力的思想要素得到他国的分享、认同、采纳并渗透到这些国家的制度建设中去。

      这篇报告的作者兰德公司国际安全与政策小组高级研究员戴维·隆费尔德和美国海军研究生院国防分析师约翰·阿基拉在2010年发表的文章《公共外交的新范式》中,又进一步提出了全球范围内开展三维空间战的美国软实力建设新战略。根据他们的描述,三维空间战包括全球性网络空间战、全球性信息空间战和全球性思想空间战。

      全球性网络空间战的组织形式是互联网,功能是社交媒体、博客、微博和短信等信息联络与传递渠道;全球性信息空间战的组织形式是CNN、《时代周刊》、好莱坞大片等,其作用是思想观念的放大器;全球性思想空间战的组织形式是非政府组织、大学、智库、基金会、宗教团体、联合国,其功能是策划和生产各种思想观念。

      全球性网络空间战的能力是指:围绕网络安全,跨国界的网络掌控与运用能力,通过数据库、搜索引擎、电子邮箱对全球范围的计算机总量的渗透力。全球性信息空间战的能力是指:修改和颠覆他国信息、新闻体制、新闻出版政策法规,以及操纵新媒体和传统媒体内容的能力。全球性思想空间战的能力是指:国家运用新旧媒体、非政府组织、宗教组织、大学、个人传播思想、观念、价值和行为准则的能力;思想空间战通过传统媒体、网络、论坛、宗教讲坛、各种会议、新闻发布会和媒体事件在非政府之间、媒体之间、个人之间展开,来影响一国的舆论、政策走向。

      我们必须看到,在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之后,在中国的综合国力不断增强的情况下,美国等西方国家发现在硬实力增长不足时,更需要通过推行软实力弥补其相对衰弱的实力。在北京奥运火炬境外传递、西藏“3·14”事件和新疆“7·5”事件的报道中,我们见证了西方媒体太多的歪曲、偏见和对中国政府的诋毁。它们把赤裸裸的暴乱和恐怖活动硬说成是“和平示威”,视中国为国际社会的另类。它们对于异质而又强大的中国怀有一种莫名的恐惧。对于中国发展过程中难以避免的一些偶然事件,它们常常喝倒彩,常常莫名其妙地自动上升为体制和制度的必然结果。西方媒体根深蒂固的意识形态偏见加上它们在国际传播领域“嗓门大”的优势,给中国的国际形象带来严重的损害,非常不利于中国的和平发展。

      面对外部舆论环境复杂和严峻的考验,我们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增强忧患意识,一定要进一步加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扎实推进中国的国际传播能力建设,努力营造有利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客观友善的国际舆论环境。(李希光,清华大学国际传播研究中心主任)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