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希光:什么是新闻,什么不是新闻

鲁西南民间智库

来自: 鲁西南民间智库(鲁西南乡村公益图书馆) 2016-11-20 10:29:18

  • 鲁西南民间智库

    鲁西南民间智库 (鲁西南乡村公益图书馆) 2016-11-20 10:30:58

    李希光:新闻与真相有多大距离?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8月01日10:15 环球时报
      李希光

      一周前, 狂热的右翼极端分子布雷维克在挪威制造了一起恐怖主义事件。在没有进行任何核实的情况下,默多克麾下的福克斯新闻频道嘉宾主持人劳拉·因格拉姆立即在第一时间说:“挪威骇人听闻的恐怖袭击看来又是伊斯兰极端主义分子干的”。美国前驻联合国大使约翰·博尔顿也在福克斯频道说,“这是伊斯兰恐怖主义者干的,因为在挪威有来自中东的大量移民。”

      不过,在奥斯陆恐怖事件的报道中,并不是只有默多克的媒体采用新闻揣测的手法报道。很多媒体都在第一时间把中东移民当成这场恐怖主义袭击的制造者。长期以来,默多克的新闻集团这种猜测新闻主义在商业上的成功已被接纳为主流媒体的游戏法则。看来,《世界新闻报》的丑闻并没有引起西方新闻界深刻反思。

      这些猜测性报道引发了几个学界朋友的辩论。一位学者坚定地说:“这些媒体是报道新闻真相。”又一学者说,“媒体报道不出新闻真相,因为媒体只报道受众想看的新闻亮点。”

      这些西方媒体能否报道出真相?这是一个古老的问题。早在100年前,伟大的美国作家马克·吐温就此讲过一个故事。

      1870年,作为记者的马克·吐温采访了《纽约太阳报》总编查尔斯·达纳。采访中,达纳夸夸其谈他成功的秘诀:“报纸面世时绝不能没有轰动新闻。你如果没有,那就制造一个。”

      这时,一个记者破门而入打断采访,急匆匆报出一条线索:“达纳先生,大街上传言说,马克·吐温死了。”

      “拿它做明天的头版新闻,他的死讯是条大新闻。我亲自写。”达纳说。

      听了两人的对话,马克·吐温急忙反对:“达纳先生,我还没死呢。瞧,我现在正采访您呢。”达纳说:“你不想死是你的问题。传言显示,读者渴望读到你的死讯。我们必须满足读者的喜闻乐见。不用担心,我亲自采访你,写一篇公正的报道。”

      达纳开始采访:“请问,你在世时干过哪些见不得人的丑事?“

      《纽约太阳报》和《世界新闻报》都是100多年前创刊的报纸。马克·吐温可能不会想到,他当年面对的这种黄色新闻学在今天的媒体上大行其道,已经成为很多西方媒体的主流理念。

      笔者认为,不少西方媒体作为企业,获取利润是其终极目标,通过新闻报道获得的注意力卖给广告商,获取利润。这跟药房靠病人挣钱、酒厂靠酒鬼挣钱、烟厂靠烟民挣钱的道理一样,报纸靠读者挣钱,电台靠听众挣钱,电视台靠观众挣钱,网站靠网民挣钱。在今天这种商业化的媒体环境里,能抓住读者的新闻产品需具备3个要素:新闻的自动提款机(ATM)。什么是新闻的ATM?

      A(Audience)指的是新闻的受众,即新闻要满足受众需要,新闻报道的事实、观点、画面和声音必须是读者喜闻乐见的。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有的时候,媒体可能会夸张编造。

      T(Time)指的是新闻的时间要素和时效要素两个维度。由于今天争抢新闻报道的“第一时间”成为新闻的第一定律,结果新闻的真实性成了第一时间的牺牲品。

      M(Money)指的是新闻报道与金钱密不可分的关系。新闻报道通过抓取眼球,满足广告商对潜在客户的影响和渗透,为媒体获得利润。

      作为发明纸张和印刷术的民族,许多中国读者认为西方报纸上的白纸黑字可信,对网上流传的消息也多信以为真。然而,我们所生活的媒介化的现实世界,是一个话语权越来越多被商人们和政客们操纵的世界。▲(作者是清华大学国际传播研究中心主任。)

  • 鲁西南民间智库

    鲁西南民间智库 (鲁西南乡村公益图书馆) 2016-11-20 10:31:19

    李希光:关注无话语权者的改革呼声
    2012-02-29 08:27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作者:李希光 清华大学国际传播研究中心主任

      两会就要在北京召开,毋庸置疑,两会代表、委员都会借着这个机会,就改革议题发出自己的诉求。

      作为中国共产党主导的改革,其动力和实践应该来自基层群众,受益者更应是中间阶层和下层群众。如果改革只是从顶层最富的5%的精英权贵阶层立场去设计议题,这种改革将难以让中下层群众日常生活发生变化。因此,人民群众寄希望于两会代表委员不仅代表强势话语集团说话,更应该代言那些没有话语权的中间阶层和下层群众。

      在改革的各种呼喊中,不是谁的声音大,就替谁吆喝。也不是哪个名人在微博里粉丝多,就把这个博主的声音当成民意。改革不靠慷慨激昂、热血沸腾的口号,改革要看实实在在的民生改善,看民生幸福指数的提高,看人民群众日常生活是否面貌一新,看贫富、城乡、东西部差距能否消除。

      但是,在今天这样一个经济利益多元、政治观点多元、新闻舆论多样的政治传播景观里,各种势力都在利用新兴媒体,通过制造舆论、制造热点来操纵民意,两会代表委员获得真实完整对称的信息,难度巨大。当前的悖论是,那些人们喜闻乐见的商业媒体和网络媒体事实上并不对人民群众负责,它们只对广告商和投资者负责。某网络媒体负责人说,一个靠资本支撑的互联网从来没有道义之战,只有利益之战。

      今天微博里最活跃的群体是大中学生,但他们对现实生活了解不深,甚至对父母养育他们的艰辛也不大了解。今天年轻人跟父母交流的时间,不到他们在社交媒体上跟陌生人交流时间的10%。

      随着微博等社交媒体普及,新闻的生命周期就像没有刹车的高铁一样,媒体和记者没有时间停下来,去蹲点调查、去深入思考、去做全面的文献研究,没有时间就中国的民生问题通过大众媒体给出真实完整的画面。面对新闻界高喊“第一时间报道就是生命”的竞争场面,加拿大记者麦克法兰就呼吁“新闻报道要减速”,推特等社交媒体提供的“快闻”犹如快餐,多无营养。为了自身的生存,新闻媒体需要“快闻”。但是,作为各个阶层群众的代言人,生活在这个被各种力量操纵的新闻传播时代,两会代表委员需要获取真实、完整、深刻和对称的“慢闻”。

      两会代表委员在为改革的顶层设计者建言献策时,要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而不是“新闻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如果代表委员只关注媒体上嗓门大的人的诉求,将会导致改革举措和口号成了那些善于操纵舆论的人攫取个人或小集团利益的工具。

      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社会已经形成了一种金字塔式结构:精英权贵阶层、中间阶层和底层社会。处于不同阶层的人对中国改革会有不同观点。人们最为担心的是,中国不同阶层的人群在顶层改革设计俱乐部里,是否有自己的代言人?各个阶层不同的政治和经济诉求通过什么形式表达出来?

      处于话语弱势的中下层民众的诉求是无法通过顶层精英设计的新闻议程和政策议程表达出来的。两会代表委员应该充分理解人民群众的普遍需求和对幸福生活的普遍向往,找到中国改革声音的源头。改革的诉求和动力,必须从群众的疾苦和呼声中找答案。▲(作者是清华大学国际传播研究中心主任)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最新话题  ( 更多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