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待教师、善待群众,与人为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山东民间智库

来自: 山东民间智库(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就是他阅读史) 2016-11-18 22:57:52

标题:善待教师、善待群众,与人为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好人好报
  • 山东民间智库

    山东民间智库 (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就是他阅读史) 2016-11-18 22:58:34

    [原创] 血汗工厂式的百年名校——菏泽一中
    10982 次点击
    1 个回复
    Cataleya 于 2014-7-3 15:04:2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10180782&boardid=1

    菏泽一中,一个校长让老师罚站的学校,一个老师给主任下跪的学校。

    菏泽一中,创建于1903年,是名符其实的百年名校。

    2000年创办了私营性质的分校“一佳学校”。

    2004年,单县一中校长王可正(外号“猛于虎”)调任菏泽一中校长兼市教育局副局长。

    王可正弄来了他在单县一中的老部下谢圣稳做副职,这两人相互配合,很快将菏泽一中变成了一个血汗工厂,也因此菏泽一中师生们中间多了句口头禅:来了个王八,带来个螃蟹。

    由于远离菏泽一中本部在城市东南角的“一佳学校”占用的是丹阳办事处大屯村委会的土地,学校就聘用大屯的支书李青文作名誉校长。

    2004年后“一佳学校”被收归国有,正式成为菏泽一中的一部分,“一佳学校”的牌子自然也换成了“菏泽一中”。这个新的一中部分被习惯称为“南校区”或“新校区”。

    菏泽一中教学实行级部管理,就是将每个年级的学生分成两三个部分,每一部分学生加上配备的教师组成一个级部,每个级部配备正副主任两人。实行级部管理目的是让师生们拼命地竞争,好为领导们赢得政绩。

    王可正设立了专门收拾一线老师的新部门——教科室(学校还有教务处),教科室李主任(李因听命于王可正弄了个“特级教师”现已调到北京)可以任意给老师布置自己想出来的“作业”,可以随时随意检查老师们的“作业”,可以任意量化老师们的工作。

    王氏通过提拔亲信,排除异己,奖励奴才,实行捆绑式管理(就是连坐),实行单向的干部挑选教工,将教工的一言一行都纳入量化等手段一步步把教工们变成了温顺的奴隶,把学校变成了一个等级森严的衙门,一个运作“良好”的血汗工厂,广大的师生们成了他谋取名利的工具。

    在菏泽一中这个独立王国里,王可正为所欲为,坏事做尽:



    一、编制问题,我们想知道大屯支书李青文的农民老婆是怎样弄到菏泽一中编制的。2002年至2008年菏泽一中聘用了大批教工,这些人有应届毕业生、其他学校的在职在编教师,还有据说是下岗工人和农民,都没有编制。2008年底,通过考试,没编制的全部给了编制。我们要问:1、考试报名时一些人因学历不达标而报不上名,这些人是怎么参加考试的。2、300多人一个不剩全部通过考试,这可能吗?3、考后没有公布成绩,据说试卷根本没改,我们想知道这事是真是假。4、社会上流传一种说法:一些大领导甚至通过这次机会把自己不在一中的关系户都弄上了编制,我们想知道到底给了菏泽一中几百个编制,是传出来的336个吗。

    二、建家属院“文和村”敛财1000多万。2007年以建周转房的名义在新校区建成了家属院“文和村”,房子没房权证,地是学校的地,质量极差。在老校区开教工会时分管后勤的李校长说不赚老师的钱,每个平方六七百块钱,结果却是按每平方米一千收的,文和村共400户,每户面积95平方米,每个平方以多收300元算,多收的就达一千一百四十万元。教工们要求校领导公开账目,但是被拒绝。

    三、非法集资达5千万(2010年开始退集资时学校发的通知上透露的),然后给以远超银行利息的回报给集资者,增加了学校的负担。2010年起开始退,现在还没退完。此事学校教工尽知。

    四、为了多收钱,在私立分校已不存在的情况下,公开以所谓私立学校“一中分校(即一佳学校)”的名义招收二榜生,让二榜生以国家规定收费标准的二倍缴费。(2013年起招生按统招生、指标生、三限生招收学生)

    五、非法招收榜外生,每年给校领导及上级领导带来三四千万的血汗钱。师生们习惯称榜外生为三榜生,这是相对于公开招收的一榜生二榜生而言的,但不同于一榜生二榜生的是三榜生是不公开的非法私招的,只有校领导及上级领导有榜外生指标,这些年每个指标的市场价都在2.5万以上,最贵的卖到5万,每年招收榜外生都在千人以上。 (从领导手里花几万买到一中指标的榜外生还要按二榜生的缴费标准给学校交学费)

    六、借读、转学每个学生要给领导送礼一两万,从高一到高三三年里每个班至少要增加借读、转学学生10人,每届学生都是50多个班。这样仅仅一届学生中的借读生、走读生给领导带来的利润 都在500万以上。(给领导送过礼的走读、借读的学生,学校还要按二榜生收费) ,另外学生有副榜班调到正榜班要一两万。

    七、政府不允许公办学校收复读生,但2008年起至2012年连续4年违法和私立的曹州武馆合办复读班(2012年停办),据说曹州武馆每年给一中300万,我们想知道这些钱都跑哪去了。

    八、小金库。学校印刷室、超市、餐厅的承包费每年收入多少,一直是个秘密。

    九、公办的菏泽一中的“新校区”的卫生室是私人的,我们不知道是否符合规定。这个私人的医院收费极高,学生意见很大。它给学校交多少钱,钱跑哪去了,教工们一无所知。

    十、教工们的加班费都发不下来,但校领导却随便花钱。例如新校区写着“菏泽一中”校名的巨石据说仅成本费就20多万,校园里用建筑垃圾建的假山(仅在南边用石头包了一层皮,北面还露着建筑垃圾)据说用了70万……我们想知道那块巨石和假山到底花了多少钱。

    十一、2008年,因为省级规范化学校验收,学校图书数量不够,硬逼师生们捐书。在逼师生捐书的同时学校花30万买书,可是这些买的书多是不适于学生读的网络小说和文字错误较多的盗版书,这种情况到南校区图书馆一查便知。

    十二、学校自己编了很多书,各科都有,至少有十几种,主编都是教数学出身的校长王可正。这些书被年年强行发给学生,增加了学生的负担,我们想知道,这些年王可正“编书”捞了多少钱。

    十三、老师中间一直在传王可正、谢剩稳都有两个孩子,都有一个孩子在国外或有在国外留学的经历,我们想知道这是真的吗,他们是怎样躲避计划生育的?孩子每年在国外几十万的钱是从哪儿弄的?

    十四、几年前王可正去澳大利亚一趟,谁批准的?花了多少钱?干了什么事?

    十五、新校区西边十几亩水塘盛产鱼虾,鱼大的有一二十斤,曾经老师们下班后可以随便钓鱼。可是三年前学校却无偿地将水塘的管理权给了大屯的人。水塘营养丰富,不需投放食物,鱼的产量极高,大屯人捕鱼时,鱼贩子都是开着大车来拉,鱼大的有20多斤,二三斤的都算小鱼,被扔回水里。鱼这么多,这么大,老师们想吃也得高价买,这本该属于老师们啊。更荒唐的是2011年公家修路占用鱼塘补偿了10多万也给了大屯的人,现在,我们想知道校领导有什么权力将学校公有的水塘无偿给了他人

    十六、2010年9月11日高二女生王潇从女生宿舍五楼跳楼自杀,造成高位截瘫。我们想知道学校是怎么处理的,花了多少钱。事情发生之后,刘校长紧急召开教师开会,要大家统一口径说看了王潇的日记,发现王潇父母离异,她喜欢的男朋友又和他人订了婚,她想不开才跳楼的。我们想知道学校有权力看别人的日记吗?有权力公开日记中的内容吗?

    十七、老师有事请假也要扣除量化分;不仅如此请假老师所在级部同事都要被扣除量化分;老师有事请假一天以上必须经过校长批准(可是很多时候你找不到校长);学校开会之类的事不准请假。王可正整天不在学校,他却不允许普通教工请假合理吗?

    十八、学生晚上必须上晚自习,从下午6:40到晚上9:40.整整三个小时的时间,不允许学生抬头,不允许学生讨论,叫“零抬头,无杂音”,否则,巡查的看见就要被扣分训斥,合理吗?

    十九、汶川地震被捐款两次,教工们响应校领导号召捐完了才发现其实大家的工资已经被偷偷扣了一部分做了捐款,等于捐了两次款。

    二十、教室里没风扇没空调,而小小的教室却挤满了学生,临近放暑假的一个多月,学生人人汗流浃背。而下面县里的中学教室里几年前都按了空调,作为市直学校难道按不起吗?

    王可正曾经说:大家有问题不能越级直接反应给校长,有问题要逐级反应。(这是2004年在老校区第一次全体教工大会上说的)。在这个让王可正弄得等级森严的学校 里 ,教工们已经没人敢直呼领导的名字了。任何一个领导不管是校长还是主任,都可以随意地召开会议,都可以随意地布置额外的工作,都可以随意地延长工作时间。教师们教案怎么写,课怎么上、作业布置多少,甚至办公室里的桌椅怎么摆放都是领导说了算。在这个百年名校,王可正更是为所欲为:

    开会

    王可正利用节假日(比如每年的正月十三、十四两天都要强逼教工到学校听所谓专家的讲座)、或者延长下班时间开会,而且规定不准请假,更绝的是王可正将每个教工的座位给固定了,一个座位空着,一看座次表就知是谁。

    监控

    虽然老师们的加班费都发不下来,但在南校区却处处都安上了摄像头,领导在家里通过网络就可随时查看每个老师在哪儿,在干啥。

    考勤

    考勤实行“连坐”, 考勤必须量化排名,而且不许并列。如果几个级部老师们状态都好的话,那就将考勤时有人请假或者有人去厕所的级部定为倒数第一。 因为怕自己连累整个级部,所以,老师们方便时都小心翼翼担心赶上考勤的过来,有事也不敢随便请假,。

    上班时间

    王可正规定所有教工必须每天早上7:30以前必须按指纹签到,几年了,天天如此,教工们每天紧张得吃饭、接送孩子上学都成问题(菏泽一中绝大多数教工都在35岁以下,正是孩子需要照顾的时候)。但是8点以前上的30分钟是白干的。

    晚上每周还必须加班两次,从6:50到9:30,每晚只有可怜的30元。

    竞争上岗

    最狠毒的就是竞争上岗制度,表面看这是要激励老师们积极性的。但实际上它是领导收拾老师将老师奴隶化的最狠毒的手段。每个暑假老师们都要填上岗志愿表,表面上看老师们和主任们是双向选择的,但实际上只有主任对老师们的单项选择,因为主任们的岗是校长定的,这些在校长跟前唯唯诺诺的主任们不存在丢失领导岗位的问题。但老师们的岗位却是主任们定的。那些量化分低的、敢于和领导干的、对领导“大不敬”的往往会落聘。由于担心落聘,老师们不得不放弃尊严,比着在领导跟前低三下四,甚至竞岗以前送礼。

    考试

    每次学生考试,任课老师都担心的要死,因为如果自己的级部考不过对手,整个级部的量化分就低于对方,这还不算,在级部成绩最低的老师还要接受主任的批评和羞辱:各班的成绩排名表要发到每个老师手中,之后主任还要开全体老师会议再次公布老师个人成绩排名,主任要将成绩差的老师单独留下谈话、当众批评甚至强迫公开做检查。

    超课时

    普通老师15节满量,兼职的主任5节满量。换句话说,同样是15节课,普通老师没有超课时,领导们却可以领到10节课的超课时费。

    工作负担

    每周听课至少两次,写教案,批改作业,写教学日志,读领导指定的书、写读书心得,写教学心得(不少于1500字),写研究性学习作业(这一点最恶心,研究性学习是少数人负责的,和绝大多数老师没关系,但是2011年以前所有的老师都要每学期写一本),参加学校自己组织的考试(不考领导),做“全员育人导师”辅导班级成绩差的学生,讲公开课、示范课………每天老师们都累得要死。在这里体育器材是摆设,老师们不敢锻炼身体;图书馆里的书是摆设,老师们没有时间去借书……

    在监视下工作,在恐惧中生活。那些给领导们带来巨大利润的三榜生、转学生、借读生,是强加给老师们的负担,老师们不仅免费给他们授课,有时还要受他们的欺负,两年前一个有背景的女生在考场上发飙,竟然追打监考的女老师到办公室,又在办公室辱骂抓伤了另外的女老师,结果是学生没受处理,老师只能忍气吞声。

    老师们被整怕了,都成了顺民,高高在上的领导们可以随心所欲。开会时领导们讲话都是训斥,声色俱厉,像过堂。

    两个例子最能说明问题:



    一次,姓S的主任训话完毕,老师们正要离开,一个叫姓W的老师还沉浸在恐惧中,他忽然给S主任跪下说:S主任我不姓王了,我姓S,你让我跟你干吧

       二

       谢校长召开会议,几个老师去晚了,谢大怒,让迟到的老师罚站

    菏泽一中,一个校长让老师罚站的学校,一个老师给主任下跪的学校。

    菏泽一中,创建于1903年,是名符其实的百年名校。

    2000年创办了私营性质的分校“一佳学校”。

    2004年,单县一中校长王可正(外号“猛于虎”)调任菏泽一中校长兼市教育局副局长。

    王可正弄来了他在单县一中的老部下谢圣稳做副职,这两人相互配合,很快将菏泽一中变成了一个血汗工厂,也因此菏泽一中师生们中间多了句口头禅:来了个王八,带来个螃蟹。

    由于远离菏泽一中本部在城市东南角的“一佳学校”占用的是丹阳办事处大屯村委会的土地,学校就聘用大屯的支书李青文作名誉校长。

    2004年后“一佳学校”被收归国有,正式成为菏泽一中的一部分,“一佳学校”的牌子自然也换成了“菏泽一中”。这个新的一中部分被习惯称为“南校区”或“新校区”。

    菏泽一中教学实行级部管理,就是将每个年级的学生分成两三个部分,每一部分学生加上配备的教师组成一个级部,每个级部配备正副主任两人。实行级部管理目的是让师生们拼命地竞争,好为领导们赢得政绩。

    王可正设立了专门收拾一线老师的新部门——教科室(学校还有教务处),教科室李主任(李因听命于王可正弄了个“特级教师”现已调到北京)可以任意给老师布置自己想出来的“作业”,可以随时随意检查老师们的“作业”,可以任意量化老师们的工作。

    王氏通过提拔亲信,排除异己,奖励奴才,实行捆绑式管理(就是连坐),实行单向的干部挑选教工,将教工的一言一行都纳入量化等手段一步步把教工们变成了温顺的奴隶,把学校变成了一个等级森严的衙门,一个运作“良好”的血汗工厂,广大的师生们成了他谋取名利的工具。

    在菏泽一中这个独立王国里,王可正为所欲为,坏事做尽:



    一、编制问题,我们想知道大屯支书李青文的农民老婆是怎样弄到菏泽一中编制的。2002年至2008年菏泽一中聘用了大批教工,这些人有应届毕业生、其他学校的在职在编教师,还有据说是下岗工人和农民,都没有编制。2008年底,通过考试,没编制的全部给了编制。我们要问:1、考试报名时一些人因学历不达标而报不上名,这些人是怎么参加考试的。2、300多人一个不剩全部通过考试,这可能吗?3、考后没有公布成绩,据说试卷根本没改,我们想知道这事是真是假。4、社会上流传一种说法:一些大领导甚至通过这次机会把自己不在一中的关系户都弄上了编制,我们想知道到底给了菏泽一中几百个编制,是传出来的336个吗。

    二、建家属院“文和村”敛财1000多万。2007年以建周转房的名义在新校区建成了家属院“文和村”,房子没房权证,地是学校的地,质量极差。在老校区开教工会时分管后勤的李校长说不赚老师的钱,每个平方六七百块钱,结果却是按每平方米一千收的,文和村共400户,每户面积95平方米,每个平方以多收300元算,多收的就达一千一百四十万元。教工们要求校领导公开账目,但是被拒绝。

    三、非法集资达5千万(2010年开始退集资时学校发的通知上透露的),然后给以远超银行利息的回报给集资者,增加了学校的负担。2010年起开始退,现在还没退完。此事学校教工尽知。

    四、为了多收钱,在私立分校已不存在的情况下,公开以所谓私立学校“一中分校(即一佳学校)”的名义招收二榜生,让二榜生以国家规定收费标准的二倍缴费。(2013年起招生按统招生、指标生、三限生招收学生)

    五、非法招收榜外生,每年给校领导及上级领导带来三四千万的血汗钱。师生们习惯称榜外生为三榜生,这是相对于公开招收的一榜生二榜生而言的,但不同于一榜生二榜生的是三榜生是不公开的非法私招的,只有校领导及上级领导有榜外生指标,这些年每个指标的市场价都在2.5万以上,最贵的卖到5万,每年招收榜外生都在千人以上。 (从领导手里花几万买到一中指标的榜外生还要按二榜生的缴费标准给学校交学费)

    六、借读、转学每个学生要给领导送礼一两万,从高一到高三三年里每个班至少要增加借读、转学学生10人,每届学生都是50多个班。这样仅仅一届学生中的借读生、走读生给领导带来的利润 都在500万以上。(给领导送过礼的走读、借读的学生,学校还要按二榜生收费) ,另外学生有副榜班调到正榜班要一两万。

    七、政府不允许公办学校收复读生,但2008年起至2012年连续4年违法和私立的曹州武馆合办复读班(2012年停办),据说曹州武馆每年给一中300万,我们想知道这些钱都跑哪去了。

    八、小金库。学校印刷室、超市、餐厅的承包费每年收入多少,一直是个秘密。

    九、公办的菏泽一中的“新校区”的卫生室是私人的,我们不知道是否符合规定。这个私人的医院收费极高,学生意见很大。它给学校交多少钱,钱跑哪去了,教工们一无所知。

    十、教工们的加班费都发不下来,但校领导却随便花钱。例如新校区写着“菏泽一中”校名的巨石据说仅成本费就20多万,校园里用建筑垃圾建的假山(仅在南边用石头包了一层皮,北面还露着建筑垃圾)据说用了70万……我们想知道那块巨石和假山到底花了多少钱。

    十一、2008年,因为省级规范化学校验收,学校图书数量不够,硬逼师生们捐书。在逼师生捐书的同时学校花30万买书,可是这些买的书多是不适于学生读的网络小说和文字错误较多的盗版书,这种情况到南校区图书馆一查便知。

    十二、学校自己编了很多书,各科都有,至少有十几种,主编都是教数学出身的校长王可正。这些书被年年强行发给学生,增加了学生的负担,我们想知道,这些年王可正“编书”捞了多少钱。

    十三、老师中间一直在传王可正、谢剩稳都有两个孩子,都有一个孩子在国外或有在国外留学的经历,我们想知道这是真的吗,他们是怎样躲避计划生育的?孩子每年在国外几十万的钱是从哪儿弄的?

    十四、几年前王可正去澳大利亚一趟,谁批准的?花了多少钱?干了什么事?

    十五、新校区西边十几亩水塘盛产鱼虾,鱼大的有一二十斤,曾经老师们下班后可以随便钓鱼。可是三年前学校却无偿地将水塘的管理权给了大屯的人。水塘营养丰富,不需投放食物,鱼的产量极高,大屯人捕鱼时,鱼贩子都是开着大车来拉,鱼大的有20多斤,二三斤的都算小鱼,被扔回水里。鱼这么多,这么大,老师们想吃也得高价买,这本该属于老师们啊。更荒唐的是2011年公家修路占用鱼塘补偿了10多万也给了大屯的人,现在,我们想知道校领导有什么权力将学校公有的水塘无偿给了他人

    十六、2010年9月11日高二女生王潇从女生宿舍五楼跳楼自杀,造成高位截瘫。我们想知道学校是怎么处理的,花了多少钱。事情发生之后,刘校长紧急召开教师开会,要大家统一口径说看了王潇的日记,发现王潇父母离异,她喜欢的男朋友又和他人订了婚,她想不开才跳楼的。我们想知道学校有权力看别人的日记吗?有权力公开日记中的内容吗?

    十七、老师有事请假也要扣除量化分;不仅如此请假老师所在级部同事都要被扣除量化分;老师有事请假一天以上必须经过校长批准(可是很多时候你找不到校长);学校开会之类的事不准请假。王可正整天不在学校,他却不允许普通教工请假合理吗?

    十八、学生晚上必须上晚自习,从下午6:40到晚上9:40.整整三个小时的时间,不允许学生抬头,不允许学生讨论,叫“零抬头,无杂音”,否则,巡查的看见就要被扣分训斥,合理吗?

    十九、汶川地震被捐款两次,教工们响应校领导号召捐完了才发现其实大家的工资已经被偷偷扣了一部分做了捐款,等于捐了两次款。

    二十、教室里没风扇没空调,而小小的教室却挤满了学生,临近放暑假的一个多月,学生人人汗流浃背。而下面县里的中学教室里几年前都按了空调,作为市直学校难道按不起吗?

    王可正曾经说:大家有问题不能越级直接反应给校长,有问题要逐级反应。(这是2004年在老校区第一次全体教工大会上说的)。在这个让王可正弄得等级森严的学校 里 ,教工们已经没人敢直呼领导的名字了。任何一个领导不管是校长还是主任,都可以随意地召开会议,都可以随意地布置额外的工作,都可以随意地延长工作时间。教师们教案怎么写,课怎么上、作业布置多少,甚至办公室里的桌椅怎么摆放都是领导说了算。在这个百年名校,王可正更是为所欲为:

    开会

    王可正利用节假日(比如每年的正月十三、十四两天都要强逼教工到学校听所谓专家的讲座)、或者延长下班时间开会,而且规定不准请假,更绝的是王可正将每个教工的座位给固定了,一个座位空着,一看座次表就知是谁。

    监控

    虽然老师们的加班费都发不下来,但在南校区却处处都安上了摄像头,领导在家里通过网络就可随时查看每个老师在哪儿,在干啥。

    考勤

    考勤实行“连坐”, 考勤必须量化排名,而且不许并列。如果几个级部老师们状态都好的话,那就将考勤时有人请假或者有人去厕所的级部定为倒数第一。 因为怕自己连累整个级部,所以,老师们方便时都小心翼翼担心赶上考勤的过来,有事也不敢随便请假,。

    上班时间

    王可正规定所有教工必须每天早上7:30以前必须按指纹签到,几年了,天天如此,教工们每天紧张得吃饭、接送孩子上学都成问题(菏泽一中绝大多数教工都在35岁以下,正是孩子需要照顾的时候)。但是8点以前上的30分钟是白干的。

    晚上每周还必须加班两次,从6:50到9:30,每晚只有可怜的30元。

    竞争上岗

    最狠毒的就是竞争上岗制度,表面看这是要激励老师们积极性的。但实际上它是领导收拾老师将老师奴隶化的最狠毒的手段。每个暑假老师们都要填上岗志愿表,表面上看老师们和主任们是双向选择的,但实际上只有主任对老师们的单项选择,因为主任们的岗是校长定的,这些在校长跟前唯唯诺诺的主任们不存在丢失领导岗位的问题。但老师们的岗位却是主任们定的。那些量化分低的、敢于和领导干的、对领导“大不敬”的往往会落聘。由于担心落聘,老师们不得不放弃尊严,比着在领导跟前低三下四,甚至竞岗以前送礼。

    考试

    每次学生考试,任课老师都担心的要死,因为如果自己的级部考不过对手,整个级部的量化分就低于对方,这还不算,在级部成绩最低的老师还要接受主任的批评和羞辱:各班的成绩排名表要发到每个老师手中,之后主任还要开全体老师会议再次公布老师个人成绩排名,主任要将成绩差的老师单独留下谈话、当众批评甚至强迫公开做检查。

    超课时

    普通老师15节满量,兼职的主任5节满量。换句话说,同样是15节课,普通老师没有超课时,领导们却可以领到10节课的超课时费。

    工作负担

    每周听课至少两次,写教案,批改作业,写教学日志,读领导指定的书、写读书心得,写教学心得(不少于1500字),写研究性学习作业(这一点最恶心,研究性学习是少数人负责的,和绝大多数老师没关系,但是2011年以前所有的老师都要每学期写一本),参加学校自己组织的考试(不考领导),做“全员育人导师”辅导班级成绩差的学生,讲公开课、示范课………每天老师们都累得要死。在这里体育器材是摆设,老师们不敢锻炼身体;图书馆里的书是摆设,老师们没有时间去借书……

    在监视下工作,在恐惧中生活。那些给领导们带来巨大利润的三榜生、转学生、借读生,是强加给老师们的负担,老师们不仅免费给他们授课,有时还要受他们的欺负,两年前一个有背景的女生在考场上发飙,竟然追打监考的女老师到办公室,又在办公室辱骂抓伤了另外的女老师,结果是学生没受处理,老师只能忍气吞声。

    老师们被整怕了,都成了顺民,高高在上的领导们可以随心所欲。开会时领导们讲话都是训斥,声色俱厉,像过堂。

    两个例子最能说明问题:



    一次,姓S的主任训话完毕,老师们正要离开,一个叫姓W的老师还沉浸在恐惧中,他忽然给S主任跪下说:S主任我不姓王了,我姓S,你让我跟你干吧

       二

       谢校长召开会议,几个老师去晚了,谢大怒,让迟到的老师罚站。
    补充说明:

    一、今年(2013年)起菏泽一中招生从大的方面说分两类:1、统招生,2、三限生。这两类都是公开的,政府批准的。其中统招生又分为按分数录取的和分给各个初中的指标生。

    2012年(含这一年)以前政府批准的公开招取的学生分两类:1、一榜生(也被称为正榜生,一中生,是以菏泽一中的名义招收的,学费每人每年1600),2、二榜生(也被称为副榜生、分校生,是以菏泽一中创办的所谓私立学校“一佳学校”的名义招收的,学费每人每年3200),这两类学生加起来都是2400人,但是等到高三每届学生都会远远超过2400 人

    民间所谓的“买指标”、“指标生”中的“指标”不同于今年的政府允许的“指标”。民间所谓的“指标”,是指校领导和上级领导才有的 安排学生上学的指标,领导们根据级别大小分给不同的上学指标 ,一个指标的平均价格在3万左右,这实际上是领导们才有的福利。 这种指标虽不公开但却人人都知道的,花钱进来的“指标生”往往成绩很差而且很难管理,为他们批改作业成了老师们的额为负担,老师们却不能多拿一分钱。不仅被加重了劳动,普通老师们还要落下贪腐的骂名,因为社会上都知道菏泽一中的老师们有指标。2012年前这样的“指标生”至少占全部学生的百分之四十。实际上每年领导卖指标的收入应在4千万左右。



    二、菏泽一中的老师根本不够用,每年都要聘用一些其他学校在职在编的老师(不知这种做法是否违法)。可是为了收拾敢跟领导顶撞的、不服领导管教的、有个性的……老师,学校一定要让这些人落聘来羞辱他们惩治他们。



    三、这儿的学生有做不完的作业,关于这一点来采访一下就知道了。不仅如此甚至大部分学生吃不好饭,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学生只能吃个小饼,不要说吃菜就是稀饭都喝不上。这一点晚饭最突出,下午6点下课,6:40就必须进教室,上下教学楼需要时间,买饭需要时间,来回路上需要时间。时间都集中在40分钟里,几千学生同时奔向有限的几个窗口,怎能都买上饭呢?

    迟到了要受处罚。级部管理员就在教学楼外等着抓迟到的,处罚有训斥、写检查、叫家长……

    (高一高二的学生都在新校区,高三的都在老校区)





    四、不准学生看课外书,学生只能做做不完的作业。晚自习三个小时学生只能做题,不准讨论甚至不准抬头。叫“零抬头,无杂音”,有些班级明确作为班规贴在教室里。如果有学生忍不住问其他同学问题或者读阅读材料忍不住笑了一下,被学生会检查的看到了,就要扣学生及其班级的量化分,班级量化分低了主任要批班主任。当然班主任要批学生

    王校长非常霸道粗鲁,这儿举一个例子:

    几个月前,一个周末,因为看到网上学生相约到街上游行“反日”,王校长怕惹麻烦,很稀罕地出现在了菏泽一中(平时见不到他),他召集各级部分管学生工作的副主任开会,结果因为是周末,有两个主任(一姓赵,一个姓陈)不该值班,在家休息。他们都迟到了,王校长当众大骂他们。

    (学生一个月休息一天,称为“放假一天”,其他时间就是周末都必须在校学习,学校安排老师值班)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最新话题  ( 更多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