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缘看世界》——欧洲部分(作者:温骏轩)

山东民间智库

来自: 山东民间智库(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就是他阅读史) 2016-11-17 17:37:21

  • 山东民间智库

    山东民间智库 (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就是他阅读史) 2016-11-17 17:37:32

    http://bbs.tianya.cn/post-worldlook-223829-1.shtml

  • 山东民间智库

    山东民间智库 (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就是他阅读史) 2016-11-17 17:38:23

     前  言1

      开始以地缘的角度解析国际关系,最初只是来源于一时的灵感,觉得中印两国的地缘结构颇有些相似的味道,于是便有了〈印度与中国的地缘情况对比〉的主贴。只是写到后来很多朋友认为这是一个不错的切入点,于是便越写越多了。也许以后还要将视线从中国的周边扩散到其他地区,因此便请版主将名字改为了〈地缘看世界〉。
      没有两个国家的情况会完全一样的,因此主贴中将中印两国做这样一个类比也成为争议最多的话题。我承认一开始并非出于技术的角度开这个贴,只是做为一个有趣的话题罢了(因此用的是一个马甲发贴)。不过后面的内容的确是经过一番探究的。
      我并不认为大家需要全盘接受我的观点,这里只是提供一个方法,或者说一个思路。大家尽可以在这当中选择自己所需要的信息。其实用地缘的方法解析国际关系,很多高手都在做。我只不过是做些基础的分析,为部分需要的朋友答疑。就好像大家都知道1+1等于2,但也许有人会感兴趣为什么结果不会是3一样。
    如果没有意外,我会每天上线,也会应大家的要求开展新的话题的。个人比较喜欢论坛上的互动氛围,基本都是在线写(包括做图),因此也很难系统的形成专题。请版主为每页的重点内容加上标题,也是为了便于大家检索自己喜欢的话题,所以并不会点击进去就看到所需要的内容。不过爬楼也是一种乐趣,何况里面有不少朋友也发表了不少真知灼见。

                     前    言2

      从09年7月开这个贴以来,也已经有半年多了。就“地缘看世界”这个话题而言,实际上还是从中国的视角来观察世界,或者说是主要探究与中国相关的地缘话题,包括中国在这个星球上的地缘定位、周边地区的地缘结构,以及他们与中国之间的地缘关系。这部分目前已经整理成书稿,如果幸运的话,当会有机会出现在书店的某一个角落。
      在写完这部分之后,按照“地缘看世界”这个命题,应该将视线投向其他地区,比如欧洲、美国,以从地缘的角度更为全面的了解外面的世界。不过混迹于国观也有些年头了,深感大部分朋友都对国家兴亡抱以极大的兴趣,但有些时候也显得激情有余,理性不足。对于激情,我向来是持肯定态度,否则一个国家将会了无生气。不过在激情的背后多了解些基础知识,想来不是件坏事。而在将视线投向更为波澜壮阔的国际舞台之前,我觉得有必要了解一下中国本身的地缘结构。西方有句谚语叫“罗马城不是一天建成的”,中国也不是自古就形成现在的地缘结构的。

      之前的部分,我们可以将之总结为第一部分,并暂命名为〈中国崛起之地缘路线图〉;而第二部分则以解读中国现有的地缘结构为方向,以地缘为角度,历史为脉络,沿着先人的足迹,渐进式的解读中国形成的过程。如果要为这部分取个名字,可以叫作〈中央之国的形成〉。以史为鉴,一则可以让我们更深刻的了解自己的国家;二则可以从历史的兴衰,探究出国际政治的规律,以利于我们更清楚的睁眼看世界。当然,对于喜欢历史的朋友,也许这部分可以成为你读史的助手,里面的内容或许能够帮助你解读心里埋藏已久的疑惑。
      帖子不会写得太快,因为按照我个人的习惯,还是要以图明事,在线作些地图以使大家更直观的了解内容,但会尽量保证每天更新。对于这些地图,如果觉得还有些参考价值,尽可以拿去使用。由于在线写和做图,难免会出现失误甚至硬伤,如果有看出的朋友,也请指出,在此先行谢过。另外对于史料的采信,尽量会采用已有定论的史实,不过周以前的历史以及地缘格局,更多的只能是一种推论,大家姑且当成一种参考。其实整个帖子的内容,都只是一家之言,望大家不要抱着听课的态度来看,我亦担不起这个责任。大家并不一定要将每个部分都看完,尽可以在目录中寻找自己感兴趣话题,并参与讨论,也可以短信交流。
      关于之前的内容,以及新近发生的一些国际事件,与地缘相关的也会间或做一些解读,内容则会偏重于基础分析。至于预测和判断,在看过这些基础分析后,相信大家会有自己的看法。其实写些时评或慷慨激昂的文字,更新速度会快些,也会让很多朋友觉得更加过瘾。不过论坛上已经有很多方家在做这类事了,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还是做些基础的事情更有意义些吧。
      正如“鄙视抢沙发”这个儿戏般的马甲一样,并非真的是在“鄙视”坐到沙发的朋友,更多的只是在表明一种态度,用一句话总结就是:“人上网多是因为无聊,但网上并非只能做无聊的事”。从我上网写这个帖子的本意来说,最初只是因为夜里要陪伴孕中的爱人,又想找些事做。后来发现也许能为即将出世的宝宝留下点东西,也就越写越多了。现在宝宝已经出世了,但帖子还会继续,只是由于要以他为主,所以晚上更新的速度有时不好掌控,先对大家说一声抱歉!

     前   言3

      时间过得真快,这个帖子本来是为未出世的宝宝写的,一晃宝宝也都一岁多了。感谢国观各位朋友一直以来的支持!没有意外的话,会一直写下去的。
      从自己的角度来看,一开始写只是为了分享一点心得,一个角度。写的多了倒也可以集结成章,期间亦有不少编辑联系过,希望可以出版。不过经过一年多的操作,终因国际部分牵扯到的敏感话题过多,而告夭折。所以对很多希望能看到纸质书的朋友说声抱歉,特别是曾经答应过赠书的朋友(不过以后若有书出版,一定会补上)。
      按照计划,目前已经结束了《中央之国的形成》中先秦部分的章节,并且在抽时间整理、修改。至于出版的事,不会很急,毕竟这是关于中国的事情,需要抱着一份感恩、敬畏的心情来做,在考虑商业性的同时,不能在细节方面出现硬伤。如果有编辑能够抱着同样的心情来看待这件事情,可以来共同完成这个心愿。对于希望看到地球其他角落的朋友,也不用急,待现在现在写的“秦汉第一帝国”部分完结了,会对欧洲的地缘结构、传承做详尽解读。写完之后,三国迷期待的三国故事就会展开了。
    时事的背景解读,依然会是穿插期间。但不会每件事情都往地缘上面靠,除非这件事情,的确有地缘博弈的成份在里面。最后要感谢 QQ群友“湘—xiang”、“吉林—逍遥信徒”、“整理房间—深”帮助整理212页之后的目录,希望继续得到你们的支持。

      关于时政解读

      很多朋友问我,为什么不多写些时政,这个世界上每天都在发生着各种各样的新闻,写的素材丰富,感兴趣的人也多。其实这主要还是一个出发点的问题了,毕竟这个帖子只是从地缘的角度,谈些基础的、战略性的东西。而无论是地缘还是战略,都是一个稳定的概念,并不会随时变换的。如果有些时事有些强烈的地缘背景,也是会随时插播解读的。只不过可能只是一段话,一张图,看上去不如很多方家的时政贴内容丰富罢了。

      当然,观察各种层面的时政要闻,并不一定都要从地缘视角来解读。也有朋友希望我从综合的角度,来周期性的解读时政。首先感谢这些朋友的信任,不过就我个人的想法来说,还是不愿意这样去做,即使能够吸引更多的眼球和点击率。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不愿陷入为了解读而解读的怪圈之中去。我曾经在回答一位长期跟贴的朋友问题时写到过:我之所以不愿意写时评,是因为现在的时评路子大多已经模式化了。先是按照冷战思维,一相情愿的把世界划成中、美两极。无论什么事情,包括一些纯粹的突发事件和刑事案件,都能和所谓的“中、美”博弈拉上关系。演变下去,就是“美国阴谋无处不在,中国高层深谋远虑”(地球上所有的事情,都是“大棋局”的一部分)。当然,这种模式的产生主要是基于国内主流论坛的地缘环境。如果在导向相左的网络环境中,在也可以用同样的方法解读出“中国威胁无不在,美式民主力挽狂澜”的结论来。

      在现实世界里,一个国家制定各项政策,做各种事情,首先都是基于自身利益、安全考虑的,而参与度也是与利益、安全关联度成正比的。大部分时候和大多数国家,在具体事务的处理时,只能是见招拆招,根据时事的变化,以务实的态度调整自己的政策。并非是每一件事情,都那么深谋远虑,决胜于庙堂之上的。所以如果以吸引眼球为目的,周期性的写时政的话,在思路上很容易演变“过度解读、上纲上线”;在方法上,则模式化为将石油、金融、宗教、党派、共济会、二分法的集团划分(中美)......等等时评必备要素,用万试万灵的‘阴谋论’将之串连起来的时政分析法,就不可避免的大行其道了。正因为如此,我个人还是倾向于做一些基础的分析。如果大家觉得这些分析有“渔”的成分在里面,那就是对我最大的褒奖了。

       暗战时代

      上述对时政解读的态度,除掉不愿意陷入为了解读而解读的“逻辑怪圈”之外,技术上对这个时代有自己的看法,也是重要原因。基于国际关系当中,博弈是永恒的主题。因此很多讨论,包括这个帖子的提问中,基于冷战思维,将世界简单的划分为中、美两大阵营,并凡事都和两国的战略意图拉上关系的情况比比皆是。这其实是一个很偷懒的办法,因为就博弈的复杂程度来说,多角博弈的情况总是比两方对角要复杂的多。简单的两分法,更容易让大家找准辩论的焦点。只不过现实的情况下,切割世界的铁幕,早在1990年就被撕裂。新时代的政治博弈,也已经不是冷战中那种两极对抗明显的模式了。如果让我为这个时代贴上一个标签的话,那么现在我们所面对的时代,是一个“暗战时代”。

      一个时代总是有不同于前代的诸多特点的,就象冷战时代的最大特点,就是美、苏两大阵营,用军备竞赛这种战略博弈手段,来代替了那种动辄诉诸战争的大国博弈模式。能够实现这个“进步”,核武器这种毁灭性的战争武器诞生,可以说是功不可没。从军事博弈的角度来看,核武器的作用在于极大压缩对手的战略纵深,让大国们在一次攻击就丧失战争能力,甚至生存能力的风险下,考虑国与国之间的相处之道。毕竟在双方都拥有核打击能力的情况下,同归于尽的风险,让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愿意承担的。这看起来是一个悖论,一个人类历史上最致命的武器,居然成为了世界和平的保卫者。但实际情况就是这样,前提是你不能让所有人都拥有这项可怕的武器。

      回到我们的“暗战时代”。每个时代都会有不同于前代的鲜明特点,那么我们现在就来看看这个已经开启了30年的暗战时代,和之前的冷战时代有什么不同:
      一:多极博弈取代了两极博弈模式。单从大国博弈的角度来看,冷战或者二战当中,那种非敌即友的,划分阵营的方式已经不是这个时代的特点了。尽管美国的一超地位仍然存在,但在地缘潜力上,中国、俄国、欧盟,甚至印度,都已经作为地缘政治舞台上的主角,出现在核心政治圈中了。也许有人会觉得,在美、欧战略联盟依旧存在的情况下(实际上也已经分化明显),中、俄在战略上也在背靠背。这似乎又在表明,世界又重回两极对抗的模式了(印度在中间游走)。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诸大国、板块之间并没有拉起新的铁幕。基于务实的态度,现在无论大小国家,都不会认为在某一层面的对手,就不能在另一层面进行合作。
      二:经济取代军事,成为硬实力较量的主要指标。基于核武悖论的存在,大国们终于明白了,在你不可能毁灭世界的前提下,盲目的进行军备竞赛是多么的可笑。这并不是说拥有军事上的战略威慑力就没有必要,但这一切必须和自己的经济实力成正比。
      三:合作取代对抗,成为国际交往的主流。如果说在冷战及之前的一、二战时期,国家之前的相互合作、结盟,最终目的是为了在对抗中彻底击垮对方。那么现在的国家竞争,则是为了在合作当中取得更大的支配权。这种变化的产生,在技术上利益于经济全球化所造成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并最终成就了现在这种“暗战时代”。就大国关系的处理上来说,这个时代所表现出来的特点就是:你能够在台面上听到的,总是关于“合作”的声音;即使是台下的博弈不可避免,表面和平的维护也是必要的。如果形势发展到有一天,大国们开始撕破脸,公开指责某一方是世界和平的破坏者,那么新的时代也就到来了。

     前 言4——地缘视角和“暗战时代”

      写了这么久,早就想为这帖子和这个时代的特点做个总结了,只是一直在正常更新,没有动笔。这次正好借着做目录的机会,对一些方向性的问题做个解答。以下内容分为三个部分,即:地缘视角,关于时政解读,以及“暗战时代”。在此还要特别感谢“反清復明”和“只为胜利来”两位网友,帮忙所做的目录整理工作!

    地缘视角

      很多初看帖子的朋友,会回帖表示这个帖子所表达的是“地理决定论”,或者认为这是一个普及地理知识的帖子。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地理也好,环境也罢,都只是“地缘”这个概念中的一个要素罢了。“人”才是地缘这个概念中,最为重要的要素。也就是说,当我们用地缘视角去审视一件事情时,不光要去考虑物理环境,更要考虑“人”在其中的作用。而地缘研究的终极目的,也是希望“人”在了解地缘规律的情况下,作出更事半功倍的决策。

      与一般的历史、政治研究,习惯着眼的精英人物有所不同,地缘视角下的“人”指的是群体性的人。当我们把视角放大到用各种属性划分的人类群体身上时,那些在漫长的历史变迁中,由于生存环境和相互博弈所衍生出来的各种属性,比如种族的划分,民族的认知;宗教、语言、文字等文化特征,就成为了“地缘”的一部分,并成为地缘研究所需要考虑的因素。在实际操作中,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们也会研究、解读这些地缘要素产生的环境背景,但在大多数时候,这些要素会直接运用在地缘研究中去。

     要想甑别哪些反映在群体身上的特性,能归入地缘的概念中,有个很简单的标准,那就是它有没有经受住时间的考验。按照这个标准,根植于绝大部分中国人心目中的,基于农耕文化所产生的,对“家”的眷恋感,就是研究中国地缘时所必须考虑的要素;而那些阶段性流行的所谓“日风韩流”,就不在考虑的范畴中了。

      明确了地缘研究所需要考虑的要素之后,我们就可以将地缘视角运用于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诸多领域了。由于这些要素都是相对恒量,所以解读出来的观点,也就不可避免的偏向战略层面了。比如我们可以从地缘的视角来分析出,中国有哪些城市具备成为区域中心,或者“国际金融中心”的潜质,有可能直接辐射哪些区域,但具体要达到上述目标,就不是光做地缘研究能够做到的了。

      前 言(5)
      不知不觉,这个帖子已经写到第五个年头了,之前曾经说过最少要写十年,目前看并没有变数。唯一的变化在于,这些年一直有朋友提意见说“鄙视抢沙发的”这个马甲太过儿戏,与这个帖子略显严肃的文风不符。既然如此,就索性推出一个正式的,“文气”十足的笔名:温骏轩。日后若会出版,也当用此名。
      在结束“汉匈之战”后,亚洲诸板块的地缘结构,我们也基本过了一遍。当然,由于是沿着历史线展开的,有些板块因为还没有进入历史视野,所以未能细写。不过以后也许会一直写到清朝,到时候有足够的时空,帮我们更加了解这片土地。
      下一步将把视线投向欧亚大陆的另一端,开启欧洲部分了。鉴于开启大航海时代的欧洲人,在他们的高潮期控制了全世界,所以这个坑到最后,应该会把地球上的每一个角落都包进去。至于要写多久,暂时无法预计,能够向大家保证的是:一定会写完。
      另外由于是在线写,随写随发,并且没有回头检查的习惯,所以会有一些文字错误(甚至经常把方向写反了)。好在中国文字有纠错功能,如果快速阅读的话,不会有太大影响。只是会辛苦一些完美主义性格的朋友了,在此先说一声抱歉!看到有些朋友在持之以恒的进行整理工作(包括图片),在此也一并感谢了!同时也希望大家在整理、传播时,能够帮忙校对一下那些明显错漏。
      2014/3/10

  • 山东民间智库

    山东民间智库 (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就是他阅读史) 2016-11-17 18:31:19

    阿克赛钦(Aksai Chin Basin,突厥语,意为“中国的白石滩”,突厥语称中国为 Chin,英语为China,大体一致),位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新疆和西藏两自治区与印度的边界西段,总面积4.2685万平方公里,主权为中国,不存在主权争议,且一直被中国不间断控制,绝大部分属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田地区管辖,南部很小一部分属于西藏自治区阿里地区管辖。
    阿克赛钦地区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地势平缓,有山口通往克什米尔地区,多内流湖,著名的有阿克赛钦湖等。这一地区作为新疆西藏公路的必经之地,在战略上有着重要意义。世界公认阿克赛钦地区为中国领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之领土。
    中文名称 阿克赛钦 外文名称 印地语:अक्साई चिन Aksai Chin Basin 别 名 中国的白石滩 所属地区 中国新疆、西藏与印度的边界西段 地理位置 中国新疆、西藏与印度的边界西段 面 积 4.2685万平方公里 气候条件 高寒气候 著名景点阿克赛钦湖、219国道线 印度声称面积 约3万平方公里 实际控制中华人民共和国 所属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 所属政区 新疆、西藏共属 适宜游玩季节 每年5月到8月
    目录
    1 历史
    2 地理
    ▪ 位置
    ▪ 气候
    3 军事位置
    4 资源
    5 主权问题
    6 实际控制
    7 作用
    历史编辑
    元朝后期,准噶尔的大军及蒙古熬茶礼佛
    阿克赛钦地区
    阿克赛钦地区
    的旅行都是从阿克赛钦地区进入西藏,
    清朝雍正时在此设立拓置局管辖。1846年英国吞并查漠—克什米尔后,声称拉达克(原本属中国西藏地方政府管辖的地区,是克什米尔的一部分)应归英印政府统治。在未等清朝政府同意的情况下,英国便占领拉达克地区。后来,在标定拉达克和西藏的边界中,英国侵略者为了寻找一条侵略中国新疆腹地的捷径,于1865年派遣印度测量局官员约翰逊潜入南疆地区,从拉达克进入阿克赛钦最后到达新疆的和田,通过“勘察”,绘制了一条界线,这就是约翰逊线。此线将包括阿克赛钦在内的近三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划给了英属印度,使阿克赛钦变成英印克什米尔的一部分,但英国政府并未知会当时的清政府。50年代后期,中国在阿克赛钦地区修建新藏公路,引起印度不满。印度遂以约翰逊线为依据,断然对阿克赛钦提出领土要求,中印西段边界争端由此产生。[1]
    地理编辑
    位置
    阿克赛钦(Aksai Chin Basin,突厥语,意为“中国的白石滩”,突厥语称中国为Chin,英语为China,大体一致。Basin与汉语某些方言的音一致,古代一些民族某些言语相同。一般认为Chin是“秦”的音译,因为现代土耳其语还是称中国为秦、Chin,可是,有的网友居然没有依据地说“钦”是“绮”而不是“秦”的音译、是中国的古称,绮哪是什么中国的古称?这个问题不应乱说,要拿依据。——岗仁波齐峰在阿里地区“后藏”语,是岗仁波齐,也写为岗仁波钦,钦读音齐(qi),那是藏族一种发音,不是突厥语),
    争议地区地理地图
    争议地区地理地图
    位于和田南部昆仑山与喀喇昆仑山间,是半封闭性山间盆地,地质构造上北为西昆仑山背斜带,南为古生代褶皱带。东南部的地表径流归宿于山间局部洼地,形成许多咸水湖,如阿克塞钦湖、萨利吉勒及腾格湖,属封闭性部分;西北部地表径流汇集为喀拉喀什河,流至塔里木盆地,为和田河西源,属外泄性山间盆地性质。盆地海拔几乎都超过4000米,而位于喀拉喀什河谷的康西瓦,为 3986米;东南部的阿克塞钦湖,湖面海拔为4990米;萨利吉勒湖,湖面为5181米。盆地内的山峰大多超过6000米,山口大多超过5000米。如喀喇昆仑山口为5568米,其东南的天文点为5565米;空喀山口5278米。[1]
    气候
    阿克赛钦海拔较高,高寒气候。以康西瓦为例,年平均温度为-0.6℃,1月平均温度为-11.3℃,7月平均温度为9.8℃,无霜期10天,10℃以上活动积温为20℃。天文点年平均温度为-9.8℃,1月平均温度为- 21.0℃,7月平均温度为3℃。盆地位于雨影面,西南季风很难越过喜马拉雅山进入,西风气流也难越过喀喇昆仑山和西昆仑山,实测年降水量均不到100毫米,康西瓦36毫米,天文点47毫米,空喀山口仅29毫米。
    军事位置编辑
    阿克塞钦自古以来是从新疆到达西藏的重要通道,新藏公路219国道线从这里经过,阿克塞钦是由新疆进入西藏的必经之地。阿克塞钦居于中亚的制高点,紧邻印度的首都新德里和中心城市昌迪加尔。
    巴基斯坦是牵制印度的重要力量,也是中国控制中亚的桥头堡和稳定新疆的屏障。而且阿克塞钦紧邻印度和巴基斯坦争议地区。在印度和巴基斯坦战争爆发时中国可以有力地支持巴基斯坦,很大程度让印度战而不胜,陷入腹背受敌的被动局面,因此阿克塞钦对在印度来说是一块关键的地区。印度也清楚这点,所以印度多次要求中国把阿克塞钦给它。
    同时阿克塞钦是中亚的制高点。居高俯视中亚各国。 阿克塞钦在军事上公认:中国在阿克塞钦进可以制服中亚各国,退可抵挡中亚各种势力的渗入。军事上公认由于中国拥有阿克塞钦。所以到2009年1月为止的几十年来不管印度怎么发展军事,印度都处在被动防守,阿克塞钦牢牢控制着印度。保证了中国西南后方和新疆的几十年的安全。同时牵制了印度大量的人力和资源,大大延缓了印度的发展。到2009年1月为止,中国和印度边界状况在世界上公认是对中国是非常有利的。阿克塞钦边界问题牵制了印度几十年。浪费了印度大量的国力。使中国能在安全的环境下发展了几十年。只要阿克塞钦边界由中国控制的这个状况保持下去,在2009年未来的几十年印度还要被迫处于防守,被迫还要浪费大量的人力和资源。同时还有巴基斯坦牵制印度,因此在2009年以后的几十年内印度赶上中国都是被公认为几乎不可能的。同时到2009年1月为止的中印边界状况对中国来说处于巨大的战略优势中,中国可以比较容易的制服印度。使印度在2009年的几十年对中国都不会形成真正的威胁[2] 。
    资源编辑
    阿克塞钦
    阿克塞钦
    盆地虽然地势较高,但地势平坦,且有几处山口可至克什米尔地区,自古以来为新疆至印度次大陆以及从塔里木盆地经克什米尔至中东各国的捷径,南疆各地去沙特阿拉伯朝圣的穆斯林,过去多取此道。建国后,这里建成新疆至西藏阿里地区公路,通阿克赛钦盆地的线路约400公里,至喀喇昆仑山口、空喀山口等边防点也有公路。盆地矿产资源丰富,北部已作初步查勘,从康西瓦至大红柳滩间为伟晶岩密集区,已发现电气性能良好的工业云母,伴生锂、铍、铌、钽、铷等稀有金属。并发现近20条锂辉石矿脉,大多可露天开采。
    主权问题编辑
    阿克赛钦是由新疆进入西藏的必经之地,阿克赛钦在元朝后期准噶尔的大军及蒙古熬茶礼佛的行旅都是从此进西藏,满清雍正时设立拓置局管辖,1951年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北解放军就是从阿克赛钦到阿里的。1846年英国吞并查漠--克什米尔后,声称拉达克(原本属中国西藏地方政府管辖的地区,是克什米尔的一部分)应归英印政府统治。在未等清政府同意的情况下,便占领拉达克地区。后来,在标定拉达克和西藏的边界时,英国侵略者为了寻找一条便于侵略中国新疆腹地的捷径,于1865年派遣印度测量局官员约翰逊潜入新疆南疆地区,从拉达克进入阿克赛钦最后到达新疆的和田,通过“勘察”绘制地图,把阿克赛钦视为无主地,同时把阿克赛钦、摩河谷及喀喇昆仑山以北广大地区划入附属英国的印度克什米尔版图,将3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标画进英国和英属印度,将中国和印度分界线画在了昆仑山一侧,即所谓“约翰逊线”。对于这条“约翰逊线”,英国政府并未知会当时的清政府。
    根据历史资料记载,历代中国政府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并不知道此事。中国政府从未承认“约翰逊线”。根据历史资料,英国和印度政府的势力从未进入该地区,也未在该地区行使权力或建立行政机构。关于阿克赛钦的主权问题,印度的依据是所谓“约翰逊线”。印度独立后,继承了英属时期宗主国英国的殖民思想,1956年印度军首次派巡逻队进入该地区,被解放军逮捕并驱逐。1962年,中国和印度爆发边境战争,中国军队在印度的西边、中部、东边三线取胜后,宣布停战,并撤回双方实际控制线以北20公里,但关于阿克赛钦主权问题却没有得到解决,虽然世界公认阿克赛钦为中国领土,但印度和中国仍然在争论阿克赛钦主权的问题。
    实际控制编辑
    阿克赛钦地区,位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新疆和西藏两自治区交界处,面积大约3万平方公里,作为新藏公路的必经地段,孔繁森去世时经过此地区。
    阿克赛钦为中国领土,但印度方面无理地认为此地属于印控克什米尔地区,拒绝与中国签订合理的边境条约,并挑起边境争端。
    此地绝大部分属于新疆和田地区管辖,南部很小一部分属于青藏高原西南部地区的西藏自治区阿里地区管辖。阿克塞钦地区的巴里加斯为印度方面控制,其余为中国管辖。
    新藏公路从阿克赛钦地区经过,这一地区对中国具有重要战略意义。印度曾以中国在这一地区铺设公路为借口,发动中印战争。
    中印边界从未有两国政府都承认的条约,边界纠纷解决的难度和复杂性因此增大。作为新疆西藏公路的必经之地,在战略上这一地区有重要的意义。由于中印两国在尊重彼此既得领土的意见上达成了一致,因此大大降低了这一地区再次发生领土争端的可能性。
    中国政府一贯表示对位于中印边境西段的阿克赛钦地区不存在领土争端,因为阿克赛钦地区自古为中国领土。
    作用编辑
    实际控制阿克赛钦边界,使中国能在安全的环境下发展了几十年。只要阿克赛钦边界由中国控制的这个状况保持下去,印度还要被迫处于战略防守,还有巴基斯坦牵制印度,因此印度很大程度上受制于此,导致战略被动局面。

  • 山东民间智库

    山东民间智库 (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就是他阅读史) 2016-11-17 19:23:02

    克勒青河谷(又译:克里青河谷,Shaksgam Valley)现在为中国所控制。它本身不应该成为中印边界问题的争议点,只是到了最近中印边界谈判中,印度才拿出这个地方来说事的。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克里青河谷位于中国和克什米尔巴基斯坦实际控制区之间,中巴两国在1963年3月签署的边界条约中,已经把这一地区划归中国。
    中文名 克勒青河谷 外文名 Shaksgam Valley 别 称 克里青河谷 控制方 中国
    目录
    1 概述
    2 相关历史
    概述编辑
    克勒青河谷是夹在喀喇昆仑山脉与阿吉里山脉之间的一条河谷,是中国境内喀喇昆仑山冰川发育的高度密集地,也是从中国去往乔戈里峰的必经之地。中国境内最长的音苏盖提冰川和9条长度在18—30公里的大型冰川都流向克勒青河谷。

    喀喇昆仑山,由西北明铁盖达坂向东南至喀喇昆仑山口多是高峻的山体和宽阔的纵谷,4座海拔8000米以上的高峰矗立在这里,乔戈里峰(海拔8611米)、加舒尔布鲁木Ⅰ峰(海拔8068米)、加舒尔布鲁木Ⅱ峰(海拔8034米)、布洛阿特峰(海拔8051米)依次排开。这些极高山和丰沛的降水,使这里成了世界上山岳冰川最为发达的山系。冰川从喀喇昆仑山主山脊的北坡蜿蜒下行,脚步在克勒青河谷南岸戛然而止。由于地处偏远,难以涉足,克勒青河谷一直充满了原始、神秘的色彩,但也长久召唤着探险家、登山家,以及为美而不顾一切的人们。[1]
    相关历史编辑
    由于克什米尔地位未定,印度一直宣称整个克什米尔都是印度的领土,故而印度不承认中国和巴基斯坦之间的边界条约,认为巴基斯坦卖国,出卖了这一部分领土给中国。
    在中巴1963年签订的条约中,确实有根据克什米尔未来地位而重新认定边界的条款。在条约第六款中有如下记录:Article 6 The two parties have agreed that after the settlement of the Kashmir dispute between Pakistan and India, the sovereign authority concerned will reopen negotiations with the Government of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on the boundary as described in Article.条约接着说如果以后一方仍然为巴基斯坦,则应该遵照本条约的规定不变。就当前和未来的南亚形势来看,印度不可能单独占领整个克什米尔,巴基斯坦仍将继续控制克什米尔北部。反倒是近几年出现的克什米尔独立倾向值得关注,假如克什米尔独立,边界问题将重新谈判。不过优势在我们,我们已经控制这一地区45年了。

    在中巴边界条约中,双方划定了从中国、巴基斯坦、阿富汗三国交界处到喀喇昆仑山空喀山口(即第一图中标注出的Karakoram Pass)的整个边界 。 双方按照分水岭原则和河道中心线原则划定的边界。应该指出,在这个划界过程中,我们是做出了让步的。在克勒青河谷的东西两段都是按照分水岭原则划分的,到了克勒青河谷则从喀喇昆仑山分水岭北移到克勒青河,以河流中心线作为这一段的边界。
    克勒青河属于塔里木河河源地区,在喀喇昆仑山分水岭北侧。

  • 山东民间智库

    山东民间智库 (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就是他阅读史) 2016-11-17 19:53:55

    墨脱县:是中国西藏自治区林芝市(2015.04获批设立)下辖的一个县,位于西藏东南部,雅鲁藏布江下游,平均海拔1200米[1] ,最低海拔115米。面积31394.67平方千米,耕地面积2万亩,森林面积3200万亩。截至2011年,墨脱县辖1个镇7个乡(含1个民族乡),60个村。境内的居民主要为门巴族和珞巴族。[1] 雅鲁藏布大峡谷主体段都在该县境内。
    墨脱县在喜马拉雅山脉南麓,与印度毗邻,意为“隐秘的莲花”,“墨脱”一词在藏文中是“花”的意思。属喜马拉雅山东侧的亚热带湿润气候区,并分布有热带雨林。这里是西藏高原海拔最低,环境最好的地方,也是西藏最温和,雨量最充沛,生态保存最完好的地方。[1] 与西藏其他地区相比,墨脱县境内四季如春,气候条件优良。境内仅高等植物就有3000多种,竹类植物约有10多种,野生兰科植物80多种。[1]
    进入墨脱县,在几小时内便可领略到从高山寒带到热带雨林那千姿百态、丰富多彩的自然景观,被誉为“西藏的西双版纳”。清朝末年到这里安国定边的清兵首领刘赞廷对此深有感触,对墨脱说了这样的一段话:“森林弥漫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世外之桃源……”对此地高山峡谷的亚热带雨林作了精要的描述。[1]
    毕业照照了,散伙饭吃了,毕业的日子一天一天临近了,在这个即将分别各奔东西的夏天,拿什么纪念我们即将逝去的青春?青春就要在路上,这些适合毕业旅行的地方,都去走一走吧。115
    中文名称 墨脱县 外文名称 Mêdog County 行政区类别 县 所属地区 西藏自治区林芝市 下辖地区墨脱镇,背崩乡,德兴乡等 政府驻地墨脱镇 电话区号 0894 邮政区码 860700 地理位置西藏高原东南部 面 积 31394.67平方千米 人 口 1万人(2003年)[1] 方 言藏语 气候条件高原气候,亚热带气候,热带季风气候 著名景点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汗密瀑布、老虎嘴瀑布、背崩瀑布 机 场林芝米林机场 车牌代码 藏G 行政代码 540424 年平均气温 16℃[1] 1月均温 8.4℃[1] 7月均温 22.6℃[1]
    目录
    1 历史沿革
    2 行政区划
    3 地理环境
    ▪ 位置境域
    ▪ 地形地貌
    ▪ 气候特征
    4 自然资源
    ▪ 水资源
    ▪ 土地资源
    ▪ 植物资源
    ▪ 动物资源
    5 人口民族
    ▪ 人口
    ▪ 民族
    6 政治
    7 经济状况
    ▪ 综述
    ▪ 商业
    ▪ 农业建设
    ▪ 城市建设
    8 交通运输
    9 社会事业
    ▪ 教育事业
    ▪ 卫生事业
    ▪ 基础设施
    ▪ 光缆工程
    ▪ 社会保障
    10 旅游景点
    ▪ 血池
    ▪ 仰桑河
    ▪ 仁钦崩寺
    ▪ 汗密瀑布
    ▪ 背崩瀑布
    ▪ 老虎嘴瀑布
    ▪ 藤桥与溜索
    历史沿革编辑
    墨脱县城
    墨脱县城(5张)
    门巴人大约在300多年前,从门隅、主隅开始迁入墨脱,最早到达的已有12代人,最晚的移民也有8代人了。
    约在十九世纪后半叶,门巴族和珞巴族之间因争土地和猎场发生纠纷,进行械斗。当时分割一方的波密土王,利用门巴族和珞巴族相争这一时机,先后在墨脱地区建立了地东宗和嘎朗央宗,势力扩及到下珞瑜地区,进而统治了墨脱及大峡谷地区。
    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西藏地方政府再次派兵征讨,大败波密土王,彻底消灭了波密土王的势力,墨脱直接归西藏政府统辖。后来西藏地方政府将地东宗赠给在消灭波密土王期间立了功的色拉寺管理;将邦辛、加拉萨地区划归倾多寺的封地,金珠地区划为松果寺的封地。
    约在清光绪辛巳年(1881年),噶朗王(波密土王)旺秋绕顿为将统治势力伸入白玛岗,在地东建立了地东宗,首任宗本是门巴族的诺诺拉。
    19世纪改地东宗,后迁宗址到墨脱村,易名为墨脱宗(1881年波密王在墨脱设宗)。
    民国八年(1919年),因地东缺水,将宗政府迁至墨脱,并改地东宗为墨脱宗。
    实控线
    实控线
    民国十六年(1927年)至民国二十年(1931年)噶厦政府与波密王之间爆发战争,波密王战败。噶厦政府将墨脱分封给色拉寺、倾多寺和松宗寺,三寺各自建宗,一直延续到西藏和平解放。
    1950年8月15日,墨脱县发生里氏8.5级地震。地震引发山体崩塌、滑坡和泥石流,墨脱大地面目全非,在数万平方公里的地面上,中印两国共死亡约4000人。
    1959年7月建墨脱县。
    1964年划归拉萨市管辖。
    1986年2月划归林芝地区管辖。[1]
    2015年3月,撤销林芝地区,设立地级林芝市。墨脱县属林芝市辖县至今。
    地名由来
    墨脱,在藏传佛教经典中称“博隅白玛岗”,意为“隐藏着的莲花”,相传九世纪时莲花生大师受吐蕃赞普赤松德赞之请遍访仙山圣地,到了这里后,发现这里的地形像一朵盛开的莲花,有圣地之象,遂在此修行宏法,并取名“白玛岗”。[1]
    行政区划编辑
    截至2010年,墨脱县辖1个镇7个乡,墨脱镇、甘登乡、加拉萨乡、达木珞巴族乡、帮辛乡、格当乡、德兴乡、背崩乡。共有60个村。[1]
    地理环境编辑
    位置境域
    墨脱县位于西藏东南部,中心地理坐标为东经93°46′、北纬96°06′。地处雅鲁藏布江下游、喜马拉雅山一岗日嘎布山脉的南部。总面积31394.67平方千米。[1]
    地形地貌
    墨脱县
    墨脱县(3张)
    墨脱县平均海拔1200 米,南迦巴瓦峰和加拉白垒峰,两座山峰是东喜马拉雅山脉最高的两座山峰,地势由北向南急剧下降,北部高达7756米的南迦巴瓦峰,下降到南部仅数百米,四面环山,形似莲花。雅鲁藏布江在两座山峰的夹峙中咆哮而出,于崇山峻岭间劈开一道深达五千多米的深壑,形成了世界上最深最长最险峻的峡谷-雅鲁藏布大峡谷。[1]
    气候特征
    墨脱县属喜马拉雅山东侧亚热带湿润气候区。四季如春,雨量充沛,年均温16℃,1月均温8.4℃,7月22.6℃ ,年极端最低气温2℃,最高气温33.8℃,年降雨量在2358毫米以上,南部最大降水可达5000毫米,年日照时数2000小时,年无霜期340天。[1]
    自然资源编辑
    水资源
    墨脱县
    墨脱县
    雅鲁藏布江从朗县进入林芝市,在米林县迎面遇上喜马拉雅山阻挡,被迫折流北上,绕南迦巴瓦峰作奇特的马蹄形回转,水力资源极为丰富,天然水能蕴藏量达6880余万千瓦。雅鲁藏布江大拐弯的一处地方,水能就占雅鲁藏布江全部水能的2/3,占全国水能蕴藏量的1/10。[1]
    墨脱县降水量充沛,地表切割密度大,水系发育旺盛,东喜马拉雅山脉各大山口,如多雄拉、那木拉、德阳拉、岗日嘎布山脉各大山口、多热拉、金珠拉、崩崩拉、日清拉、安扎拉等,都有小型湖泊,面积一般在500平方米以下。
    在背崩乡有面积较大的湖泊,如西工错、布裙错等。热带湖泊分布在墨脱县以南。墨脱县西北方向与米林县交界的处的南迦巴瓦主峰周围,共发育呈“掌状”分布的41条现代冰川,面积约225平方公里。墨脱县西北部与林芝县交界处的加拉白垒山峰周围,加拉白垒山峰是念青唐古拉山脉的南翼最高山峰,山脉周围发育分布着9条山谷冰川,面积约149平方公里。
    土地资源
    总面积3.4万平方千米,耕地面积2万亩,森林面积3200万亩。
    植物资源
    墨脱县
    墨脱县
    墨脱县有“植被类型天然博物馆”之称,植物种类繁多、植被结构复杂,垂直带谱明显,在40千米的水平距离内,从高山寒带植物到热带植物几乎都能生长,原始森林类型众多,有常绿阔叶林、针阔叶混交林、暗针叶林等。生长着樟木、楠木、乌木、铁木、红豆杉和有“天然活化石”之称的桫椤等80多种国家级重点保护珍稀植物。1982年开始对多雄拉山南坡至布裙山一带的八个垂直自然带谱进行重点保护。[1]
    动物资源
    墨脱县有丰富的动植物资源,在墨脱自然保护区内,仅高等植物就有3000多种,竹类植物约有10多种,野生兰科植物80 多种。属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有42 种,孟加拉虎、羚羊、长尾灰叶猴、大犀鸟等40多种国家重点保护动物在此出没,另外还有千余种昆虫。[1]
    人口民族编辑
    人口
    2000年,墨脱县总人口9699人,其中各乡镇人口(人)如下表:[1]
    地区
    户籍人口(人)
    地区 户籍人口(人)
    总计
    9699
    旁辛乡 1266
    墨脱镇
    1878
    加拉萨乡 812
    背崩乡
    2138
    甘登乡 647
    德兴乡 1549 格当乡 680
      
    达木乡 729    
    民族
    墨脱县境内的居民主要为门巴族。还有珞巴族、藏族、汉族等民族.[1]
    政治编辑
    墨脱县县委
    书记 邓江陵
    副书记 旺堆扎西魏长旗李灿张育辉
    常委 遵珠甘国均普布昌菊罗布杨兴富刘明
    墨脱县人大
    主任 旺堆
    副主任 扎西于世高白玛多吉杨明强
    墨脱县政府
    县长 扎西
    副县长 张育辉遵珠多吉旺扎巴桑王鹏普果张剑锋李勇
    墨脱县政协
    主席 丹增
    副主席 桑阿曲杰扎西顿珠常淑芳边巴扎西
    (表格来自:)
    经济状况编辑
    综述
    墨脱县经济以农业为主。林业、副业经济以自给自足为主。[1] 2014年5月底,县财政本级财政累计收入为4482万元,比2013年增加了2268万元,增长102.4%。其中:税收收入4480万元,增长123.6%,占财政收入的99.9%。基金收入64万元,比2013年减少356万元,下降84.8%。
    商业
    2011年,墨脱县工商局、税务局相继成立,食品安全检查和假冒伪劣产品打击力度进一步加大,税收渠道更加规范并得到拓宽;县支行各项贷款突破3000万元,其中涉农贷款达2100万元,发卡总量1105张,已覆盖全县7乡1镇;2011年12月安装使用了墨脱县第一台自动取款机。
    农业建设
    墨脱县
    墨脱县(2张)
    墨脱县米日村112亩蜜柚基地共栽种7000株蜜柚苗。项目总投资22.9万元。邦塘茶园茶叶种植政府投资概算为 198.16万元,新建茶园145亩,种植福鼎大白45万余株。此项目,农牧民增收62万余元。墨脱县巴日村上崩多点茶叶种植基地总投资400万元、占地面积215亩,为巴日村农牧民增收现金541900元。维修乡机关、小学和达木村饮水工程,投资7万元;新修常耕地机耕道650米,投资3万元;21个温室大棚填土、改土,投资1.48万元。
    城市建设
    2010年11月,墨脱县亚东村接财政局市政道路工程全部由援藏投资,总投资为355.55万元。新修临时加油站,投资8万元,增加群众收入96.6万元。
    交通运输编辑
    墨脱县城一角(2013年10月30日摄)
    墨脱县城一角(2013年10月30日摄)(2张)
    墨脱县曾经是全国2100多个行政建制县中最后个通公路的县,人力背夫是这里唯一的运输方式,当地人过着几乎与外界隔绝的原始生活;石锅和筷子是运出大山的仅有商品。
    自墨脱解放以来,政府曾选定了五条修路路线,并付诸了行动。但因多方原因,最终未能让汽车顺利驶进墨脱。许多专家经多年勘察,得出的结论是:墨脱处于喜马拉雅断裂带和墨脱断裂带上,地质活动频繁,是地震、塌方、泥石流的多发地带,加之墨脱的气候潮湿多雨,使得墨脱实现通车的愿望困难重重。
    20世纪90年代,全程141千米的扎墨公路(波密县扎木镇--墨脱)建成,这条耗巨资修成的公路,只开进过一辆汽车就宣布报废,而这辆车开到墨脱后就成了永久的“文物”。公路上长满了灌木和杂草,许多路段路基已坍塌,有的地方已成了巨大的滑坡面,路上架设的桥梁仅剩下一些锈蚀的钢架。
    风景照
    风景照(20张)
    出入墨脱的路主要有两条:一条是从米林县派乡翻越喜马拉雅山脉的多雄拉山口,沿多雄拉到墨脱的背崩乡后,逆雅鲁藏布江北上至墨脱县城,全程约115千米,步行需4天时间。这条路在每年的6-10月份可以通行;另一条是从波密县沿扎墨公路行走,全程141千米。由于嘎龙山的阻挡,这条路只能在每年的8-10月初山上的冰雪融化后才能通行到80千米处,然后步行两天到墨脱县城,其他时间只能翻越海拔4640米的嘎龙拉山口,正常情况下步行约需5天时间。
    2009年4月20日,墨脱公路新改建工程奠基仪式在嘎隆拉雪山口举行。这一工程的正式开工,标志着中国县级行政区域不通公路的历史宣告结束。[2]
    2013年10月31日上午,墨脱公路通车仪式在西藏林芝地区波密至墨脱县80公里处举行,宣告中国最后一条未通公路的县正式通车。[3]
    2014年交通新建、续建项目12项,总投资3.08亿元,进一步改善了乡、村两级道路交通。全县公路里程为270.13公里,通乡公路通达率为75%、油路通畅率为12.5%;通村公路通达率为46%、油路通畅率为2.2%。[4]
    社会事业编辑
    教育事业
    2014年,墨脱县的学校已发展到12所,乡乡都有。在墨脱县墨脱乡小学我们了解到,这里的7名教师中有2人从中央民族学院和西藏大学毕业;还有2人是中师毕业;其他3位都到内地受过专门培训。
    墨脱县的孩子上学全部免费。这是国家对边境少数民族地区的特殊政策。墨脱县的每个学生除了免费读书外,每月还可以领到15-25元的生活补贴。墨脱县还不具备发展中学教育的条件。为保障这里学生受教育的连续性,孩子们小学一毕业,就被送到拉萨、林芝等城市和内地继续上学。林芝还创办了专门接收门巴、珞巴学生的民族中学。
    卫生事业
    2013年,有1910户参加农牧区医疗制度,共9593人,参合率达99.95%。农牧民个人筹资标准为20元/人/年,农牧民医疗财政补助标准由300元提高到340元。收到上级财政拨款农牧区医疗基金共计326.17万元,农牧区医疗制度管理办公室为各乡(镇)医疗基金家庭账户拨款 1910户,31.18344万元。各乡(镇)农牧区医疗制度个人筹资款交纳19.17万元;医疗机构门诊就诊累计为18341人次,门诊家庭账户补偿核销金额为57.062万元;大病统筹报销补偿受益人数1384人次,从大病统筹医疗基金中报销补偿328.6032万元。
    基础设施
    雅鲁藏布大峡谷
    雅鲁藏布大峡谷(2张)
    西藏自治区林芝市墨脱县光缆传输系统工程2009年9月21日正式开通,中国成功实现“县县通光缆”。 随着通信光缆工程的建成开通,墨脱开通了3G和无线宽带业务,使当地有线宽带得到全面升级,网速得到提高。墨脱县位于西藏自治区东南部,受自然条件影响,此前是中国唯一不通光缆和公路的县,当地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受到较大制约。随着2009年扎(木)墨(脱)公路的开工建设,预计3年后墨脱也将告别不通等级公路的历史。 西藏墨脱光缆通信工程2009年9月25日全面建成开通,中国电信天翼网络成功覆盖这个“高原孤岛”,结束了全国最后一个县不通光缆的历史,墨脱人也与全国同步进入3G通信时代。当地群众可以自由地使用话音、宽带、数据、移动、天翼3G等各种电信业务和综合信息服务。2009年6月,墨脱光缆通信工程破土动工,工程总投资达1400余万元,使中国电信天翼3G网络按计划成功覆盖墨脱及所属主要乡镇和运输要道沿线。
    光缆工程
    墨脱县是全国唯一不通光缆、不通公路的县,特殊的地理环境和自然条件成为地方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的极大制约因素。为彻底改变墨脱县通信能力与通信需求极不适应的状况,并以通信的适度超前发展促进经济社会的跨越式发展,促进社会稳定和民族团结。为了让光缆早日进入墨脱,施工人员克服重重困难,翻山越岭,穿行无人区,露宿森林间,保进度、保工期、保质量,使中国电信天翼3G网络按计划成功覆盖“高原孤岛”墨脱及所属主要乡镇和运输要道沿线。[1]
    社会保障
    2013年10月,全区2200多名城镇残疾人参加了基本医疗保险,5.5万名农村残疾人参加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6214名残疾人参加了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3500名城镇残疾人纳入城镇最低生活保障,2万多名农村残疾人纳入农村最低生活保障。
    2013年,西藏新建的6000套廉租房主体工程已基本完成,将惠及近2万名住房困难群众。廉租房建设惠及西藏百姓;保障房建设投入24亿元,截至2013年年底,西藏农牧民安居工程。累计完成46.03万户,累计完成投资278亿元,230万农牧民受益。[5]
    旅游景点编辑
    血池
    墨脱县汗密瀑布
    墨脱县汗密瀑布(7张)
    血池:世界上第一块血池出土于墨脱县。血池,一种保护门不被打开的机关,用人血使一种力大无穷的纤维放松。在《藏地密码》中,血池是一种机关,它外表看上去很难令人接受,因为它是将人的不同器官(很多)放在不同的血池里浸泡。但是它的防范性非常有效,因为只有将正确的器官放入正确的血池才会打开机关,而且它利用了各种器官的不同功能,来产生打开机关所需要的液体,是人祭的产物。
    仰桑河
    墨脱县
    墨脱县
    布达切波雪峰和宫堆颇章。清澈味甜的仰桑河,仰桑河位于墨脱南部,是一条从东流向西注入雅鲁藏布江的河流。那里曾经是波密王设立的嘎朗央宗的县治之所,专门管理珞巴族的行政事务,如今已为印占区。水色特别美丽,清澈发蓝,略带甜味,素有牛奶河之称。在这婀娜的河流旁,有一块被称为“甲穷”的巨石,活像一只威武的雄鸡。每当夜色降临,常发出喔喔的叫声,使人如临仙境;这巨石周围的绿林丛中,鸟儿的鸣唱格外悦耳动听;有时清脆婉转的鸟声像是在呼唤众神的名字,召请神明的降临,为远道来的朝拜者赐福。
    仁钦崩寺
    仁钦崩寺:是墨脱最大的寺院,位于墨脱村南则玛拉山上。建寺时间是在门巴东迁后不久,距今约8代人。据传是由甘布寺中的活佛甘布建筑的,最初是一座有12面墙和东西南北四门的石木结构三层建筑,内有镀金铜佛像多座。1950年毁于地震,后重修为东西两门建筑。
    汗密瀑布
    汗密瀑布位于墨脱县背崩乡汗密站。瀑布三层相叠,落差高达400米,又名“三叠泉”。第一层是从高入云端的雪峰中直泻而下,激起满谷的水雾和轰鸣;第二层是从高处的绿树丛中缓缓流出,然后又急速而下;面宽水急的第三层瀑布斜冲到一巨石上,曲折而泻,一直到多雄河,形成一个个深潭。
    背崩瀑布
    墨脱县背崩瀑布
    墨脱县背崩瀑布(5张)
    冬天水量小时,妩媚秀丽,轻轻下泻,夏天水量增大,那撼天动地的磅礴气魄,有时瀑布激起的雪沫烟雾,高达数百米,漫天浮游,竟使周围一带经常处于霏霏细雨中,成为别致的“匹练挂遥峰”。
    老虎嘴瀑布
    老虎嘴瀑布凌空而泻,象银河倒悬,坠至半空,忽被峭石拦腰斩断,刹时雪浪飞溅,宛如千万串断线的珍珠,纷纷扬扬,沿悬立千纫的绝壁陡然下坠,落进不见底的深渊,发出惊天动地的狂啸。而河水却象凶猛的野兽在咆哮,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声,仿佛整个峡谷在颤动。每到日落西山,老虎嘴彩虹缭绕,雪峰顶上绯红一片,迷离变幻,奇胜不可名状。
    藤桥与溜索
    墨脱县
    墨脱县
    珞巴人居住在喜马拉雅南麓的崇山峻岭之间,数百条江河水流湍急,多数流速超过10米以上,落差大,水中巨石、暗礁布满河床,两岸陡峭,除少数平原处溪流架有木桥外,绝大多数是藤索桥或藤溜索,舟船仅在下游使用。 藤溜索是四根白藤劈成八根,对接成所需要的长度,拴在两岸的树上,有一个硬藤做的圆圈套在八根藤条上,过江时,人钻入硬藤圈内,放在腰部,脸朝上,关向彼岸,双手抓信藤条,交叉用劲拉藤,双脚配合向前。
    藤索桥是一奇特的桥,没有桥墩,不用木板,一个铁钉也找不到,整桥用的是白藤。珞渝的原始森林里生长着多种藤本植物,其中白藤较多,常绿本植物,茎蔓细长,有40米高,柔软而坚韧,它是编织篮、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也是藤索桥的原料。通过这种桥还得掌握它的特性,如它的弹性大,你的脚步得顺着它起伏而落脚,它弹起时,你的一只脚也得“因势利导”而抬起,它跌落时你再踏步向前,就这样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向前,墨脱较为有名的藤桥有背崩藤桥、炯兴藤网桥,都长约400米,其中墨脱德兴藤网桥横跨雅鲁藏布江,有300多年的历史。藤网桥整个呈管状悬空,多位于峡谷谷险要的河段,行走其上时,桥随人的重力与河谷风吹送,左右晃悠幅度较大,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墨脱著名的景观还有“溜索”,那有点一苇渡江的姿势,但是以背对江面的样子高速滑向对岸,需要较高的胆量和平衡技巧才能顺利过江。[1]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285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