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弗·格·索罗金:狙击手的一个早晨

西绪福斯

来自: 西绪福斯(为现实所伤,但又去追寻现实) 2016-11-16 10:44:50

23人 喜欢
  • 无内涵不幽默

    无内涵不幽默 2016-12-08 00:20:37

    冷血而又有原则

    来自 豆瓣App
  • Mearhom

    Mearhom 2017-03-25 20:11:35

    冷血而又有原则 冷血而又有原则 无内涵不幽默

    没看懂

    来自 豆瓣App
  • 黑色的光

    黑色的光 2017-03-26 12:35:01

    小男孩和小姑娘也杀 没人性

  • 苏格拉没有底

    苏格拉没有底 2017-03-27 15:09:54

    刚开始以为是在描写这个杀手不太冷,但是,到最后发现他小孩和女人都杀,还有原则?

    来自 豆瓣App
  • 夏目的猫

    夏目的猫 2017-03-28 17:24:29

    这是……什么意思

    来自 豆瓣App
  • 西绪福斯

    西绪福斯 (为现实所伤,但又去追寻现实) 2017-04-05 16:49:55

    冷血而又有原则 冷血而又有原则 无内涵不幽默

    毫无原则

  • 西绪福斯

    西绪福斯 (为现实所伤,但又去追寻现实) 2017-04-05 16:54:38

    结合播音里的演讲,可以判断是斯大林时期。杀手定量杀人,杀人时冷静,杀人后泰然生活。这类故事在《科雷马故事集》、《古拉格群岛》也存在。当时的苏联有有侦查机关,每月规定抓人数量,少则处罚,多则奖励,为了凑数,无论你罪否,被逮到,就会被关进古拉格群岛等,如恐怖的 “布图格查格”(Бутугычаг)集中营……

    《狙击手的一个早晨》逼真再现了一个定量杀手的日常,呈现出了杀手杀人时不可思议的冷静。杀人竟然可以和买早餐、喝茶一样,是日常的一部分似的,是泰然自诺的,杀手甚至也说谢谢,也可以充满了孩子气地撒尿。这背后是一个变态的体制,把人训练成杀手的体制,把一个普通人训练成毫无负罪感的杀人机器的体制。

    想想,我们不也被洗脑?不也丧失自我进入集体行动?不有时也在“杀人”吗?

  • 西绪福斯

    西绪福斯 (为现实所伤,但又去追寻现实) 2017-04-05 17:00:51

    小说中的“啪”都自成一段,一个人在杀手那里就是啪的一省响和一个叉

  • rhysteria

    rhysteria 2017-04-06 12:51:18

    有个作者简介太贴心了

    来自 豆瓣App
  • 深山莺

    深山莺 (喜欢我的人那么多你算老几) 2017-04-06 19:59:41

    一直在等反转 然而没有 什么也没有 但是内心深处有一种莫名的快感 大概 人之初性本恶吧

  • 西绪福斯

    西绪福斯 (为现实所伤,但又去追寻现实) 2017-04-07 10:36:01

    一直在等反转 然而没有 什么也没有 但是内心深处有一种莫名的快感 大概 人之初性本恶吧 一直在等反转 然而没有 什么也没有 但是内心深处有一种莫名的快感 大概 人之初性本恶吧 深山莺

    想想张献忠、太平天国等中国历史上的历次农民起义,想想二战的集中营和各种大屠杀,想想文革,想想ISIS……哦,不要忘了想想鲁迅笔下的看客……

  • 深山莺

    深山莺 (喜欢我的人那么多你算老几) 2017-04-07 13:45:55

    想想张献忠、太平天国等中国历史上的历次农民起义,想想二战的集中营和各种大屠杀,想想文革,想 想想张献忠、太平天国等中国历史上的历次农民起义,想想二战的集中营和各种大屠杀,想想文革,想想ISIS……哦,不要忘了想想鲁迅笔下的看客…… ... 西绪福斯

    为什么他不杀房屋管理员?是怕麻烦还是对于他举手之劳的感谢?

  • 西绪福斯

    西绪福斯 (为现实所伤,但又去追寻现实) 2017-04-10 17:36:30

    为什么他不杀房屋管理员?是怕麻烦还是对于他举手之劳的感谢? 为什么他不杀房屋管理员?是怕麻烦还是对于他举手之劳的感谢? 深山莺

     他很快就找到了房屋管理员的住房。听到门铃后走出来一个身穿汗衫、有点儿谢顶的小个子男人,把嘴里的东西咀嚼完毕后,摇晃了一下头:
      “找我吗?请进。”
      “不,谢谢,”狙击手回答。“我是由于顶层阁楼……我……这就是我的证件。”他把一只手伸进了伪装衣的翻领里。
      “最好还是进来吧,”房屋管理员微微一笑。“为什么要隔着一道门槛……”
      狙击手不大情愿地进了屋,递上了证件。
      房屋管理员迅速地扫了它一眼:
      “嗯,清楚了……请等一等……”
      他走掉了,但很快就带着一串钥匙回来了。
      “在开门时,请往上用点力,门下陷了,”房屋管理员边说边把那把要用的钥匙从钥匙串里摘下来。“在上面要小心一点,那里有许多碎玻璃……”
      狙击手点了点头,把钥匙塞进一只手套里。

    房屋管理员俯身看了看尸体,然后挺直身子,摇摇头。
      狙击手把他的脑袋收进了目镜,本来是要扣下扳机的,但他想起了那把钥匙,就不开枪了。

    这是文章涉及房屋管理员和狙击手的两部分,从前一部分看似乎两个人有同谋关系,这点从后来房屋管理员查看尸体时的表情也有所表现,但即便如此,他还是进入了射程,只是钥匙救了他,原因吗,我觉得一方面是狙击手自我保护,一方面可能狙击手可能以后还要杀人,还要找他借钥匙。这两点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 深山莺

    深山莺 (喜欢我的人那么多你算老几) 2017-04-13 16:04:23

     他很快就找到了房屋管理员的住房。听到门铃后走出来一个身穿汗衫、有点儿谢顶的小个子男人,把  他很快就找到了房屋管理员的住房。听到门铃后走出来一个身穿汗衫、有点儿谢顶的小个子男人,把嘴里的东西咀嚼完毕后,摇晃了一下头:   “找我吗?请进。”   “不,谢谢,”狙击手回答。“我是由于顶层阁楼……我……这就是我的证件。”他把一只手伸进了伪装衣的翻领里。   “最好还是进来吧,”房屋管理员微微一笑。“为什么要隔着一道门槛……”   狙击手不大情愿地进了屋,递上了证件。   房屋管理员迅速地扫了它一眼:   “嗯,清楚了……请等一等……”   他走掉了,但很快就带着一串钥匙回来了。   “在开门时,请往上用点力,门下陷了,”房屋管理员边说边把那把要用的钥匙从钥匙串里摘下来。“在上面要小心一点,那里有许多碎玻璃……”   狙击手点了点头,把钥匙塞进一只手套里。 房屋管理员俯身看了看尸体,然后挺直身子,摇摇头。   狙击手把他的脑袋收进了目镜,本来是要扣下扳机的,但他想起了那把钥匙,就不开枪了。 这是文章涉及房屋管理员和狙击手的两部分,从前一部分看似乎两个人有同谋关系,这点从后来房屋管理员查看尸体时的表情也有所表现,但即便如此,他还是进入了射程,只是钥匙救了他,原因吗,我觉得一方面是狙击手自我保护,一方面可能狙击手可能以后还要杀人,还要找他借钥匙。这两点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 西绪福斯

    “他把顶层阁楼的钥匙交给房屋管理员的妻子——房屋管理员本人不在家里。 ”

    我刚开始也是认为狙击手是为了下一次方便拿钥匙才不杀他,可是这个屋子里还有管理员的妻子,下一次拿钥匙和他妻子拿不就好了?倒是“同谋者”这个想法很有意思!

  • 我竟然无动于衷

    我竟然无动于衷 2017-05-14 13:07:34

    想起冯骥才 冷脸

    来自 豆瓣App
  • 枣泥

    枣泥 2017-05-15 21:33:18

    刚开始以为是在描写这个杀手不太冷,但是,到最后发现他小孩和女人都杀,还有原则? 刚开始以为是在描写这个杀手不太冷,但是,到最后发现他小孩和女人都杀,还有原则? 苏格拉没有底

    其实在他看来也是一种原则吧

    来自 豆瓣App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30976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