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内蒙古通辽市纪检委干部韩文财竟然是这种素...

王中银

来自: 王中银(建设乡村和县城重建故乡精神气质) 2016-11-15 22:56:31

标题:没想到内蒙古通辽市纪检委干部韩文财竟然是这种素质与价值观的人?
  • 王中银

    王中银 (建设乡村和县城重建故乡精神气质) 2016-11-17 12:51:06

    【民间观察】通辽市纪委正科级网评员韩文财长期诋毁自干五被刑拘

    文/落魄书生-王中银

    韩文财,内蒙古通辽市纪委正科级官员,网名“空中堡垒”被公安部直接指挥,上海警方侦办,依法以寻衅滋事采取强制措施。韩文财竟然是纪委系统正科级干部诱发网络舆论广泛关注。该案可以说,该案铁证如山,韩文财和田玉霞网名“梅雪飘香”,这个团伙是极端反共亲美右翼势力,其思想脉络和策划颜色革命,颠覆国家政权的推墙西方反华论调一脉相承。她们的思想受贺卫方、杨恒均、茅于轼、江平、吴轧来、沙叶新启蒙,尤其是韩文财作为地方纪委正科级宣传系统干部,竟然和这股势力纠缠在一起,让公众对目前体制内官员思想混乱感到震惊。

    韩文财网络闺蜜“梅雪飘香”博客(http://blog.sina.com.cn/meixuepiaoxiang1107),从爱炫耀自己照片的小资女到其转发各类发华文章来看,其政治倾向慢慢开始极端反共反华,和一些意识形态敏感人物关系慢慢密切,附庸风雅。可以说高中毕业的田玉霞受这些人思想启蒙,且线下保持密切联系,经常在一起喝酒聚餐,慢慢成为这些亲美反共势力骨干马仔。目前信力建已经被刑拘、河北孙大午也禁止出境、北京任志强,这些靠鲸吞国有资产发财致富的利益集团掌控中国网络舆论,几十年颠倒黑白,目前正在遭遇体制内正义力量清算。通辽纪委正科级干部韩文财,2014年才接触微信,在短短2年时间内,就找到诸多反华反共知音,这说明移动互联网的组织力量已经到了威胁国家安全的临界点。

    以前很多公众与青年没有看清公知大V的面目,慢慢发现这些有原罪的人他们秉持的论调与思想资源都在威胁普通群众利益最大化,伤害中华民族与国家利益。很多体制内拥有实权的人是他们的信徒,韩文财发布的新闻《通辽市:深化农村牧区党风廉政建设》(http://www.farmer.com.cn/sh/jczzjs/201510/t20151023_1148672.htm),其行为已经被网民定性为间谍出卖国家利益行为。韩文财曾经和贺卫方在一起喝酒,并引以为荣,韩文财作为体制内掌握权力又引导话语权的人,其真实思想状况竟然如此,非常令公众震惊。韩文财的真实身份就是体制内官方网评员也就是五毛,但是这群人竟然和反华网络势力结盟,对网络上发表正面言论、支持党和政府的网友驳斥攻击、诬陷围攻他们,这种五毛反华公知通吃的体制内的变质分子,偶然暴露非常令公众震惊。互联网上有一股污蔑歪曲中国的逆流,其全盘否定毛泽东或建国后成就及抹黑英雄,把执政党描述成一个犯罪组织,就是让公众对社会主义失去信任,让正直的人也很难挺身而出说公道话。韩文财这种体制内笔杆子内心非常扭曲,他们人数很少,能量巨大,他们已经发挥恶劣社会影响,本身又占据领导岗位,积极反共反华、反而升官加爵,他们本身已经脱离群众,只在乎实实在在的利益,心术不正,言为心声。

    李开复、贺卫方、张千帆这些骨干反华势力,对青年的影响之大超乎想象。通辽纪委正科级韩文财真实面目竟然是网络反华黑恶势力,利用非常隐蔽手法,长期组织各种社会渣滓对一些弘扬国家民族利益最大化的网络舆论思想领袖!@孤雁暮禅@千钧客@朱继东@思想火炬,长期围剿、造谣诋毁、断章取义、栽赃陷害、骚扰辱骂,定点清除。这些政治异议人士,长期利用互联网宣传危害国家安全的信息,甚至和台湾、香港、新疆、西藏一些危害中华民族核心利益的反动势力结盟,这种纪委干部隐藏在我们体制内还有多少?!网络是现实空间的延续,网络黑恶势力的造谣攻击、威胁恐吓,对正能量网民狙击、猎杀,妄图称霸网络、扼杀网络正能量声音,让网络缺乏正义正气,万幸中国公安部打掉这一个团伙,震慑一批人,互联网舆论之凶险超乎想象。

    韩文财本身是通辽纪委的笔杆子,党媒不姓党,一些体制内知识分子利用互联网,宣传信仰宪政、民主、普世价值,甚至直接或参与颜色革命动员,这些人要么本身就是贪腐分子,民间有论调,纪委最黑,非但不反体制内腐败,反贪局局长往往是最大的贪腐分子,这些人本身就是犯罪分子,他们根本不代表人民利益,也不代表执政党利益,他们内心缺乏安全感,人性扭曲,在匿名化互联网上充分释放内心的丑恶,主动和国内外敌对势力结盟,维护官僚团伙利益。任志强、孙大午、信力建都是刑满释放分子,这些人资产几十亿都是贪腐国家或集体的利益,田玉霞和秦火火、李开复、薛蛮子和反华锐峰死磕律师关系都密切或有瓜葛,他们鼓吹的理论和舆论导向和当年苏联解体前夕高度相仿。

    韩文财这种体制内正科级干部,掌握单位话语权,思想如此反动一点都不稀奇。要知道很多高校精英知识分子和国家级媒体人,信仰历史虚无主义的多了去,很多高官思想叛国,他们对执政党历史和社会阴暗面都异常关注,本身体制内很多高官,权力集中、个人独断专行,权力缺乏制约,韩文财这种正科级干部,德才都不佳,信仰缺失、精神懈怠,脱离群众,一点先进性都没有,甚至还出卖国家利益,在现实生活中很难想象这种纪委干部会真正维护执政党利益,担任贪腐分子保护伞是大概率事件。韩文财就是官方的网评员,他们维护党内官僚既得团伙利益,韩文财这种类型的五毛或官方网评员非常多,尤其是政法系统,中国的法学教育被贺卫方之流主导,他们培养出来的笔杆子,法律党势力充斥政法系统,这股势力达到背叛国家与人民临界点。

    韩文财在地级市作为一名有社会地位的正科级干部,在权力核心部门,利益不菲,其内心深处却反共反华,类似的干部多了去,本身这个社会就颠倒黑白与是非,纪委本来是监督官员的机构,但谁来监督纪委成为问题?纪委掌握权力,脱离群众、背叛国家,韩文财就是最恶劣的例子。很多纪委干部特别擅长“抹案”当贪腐官员保护伞谋取不菲利益,如果真正按照纪律与规律办事,纪委就是清水衙门,现实恰恰是纪委官员一旦暴露就成为地方最大的贪腐分子。在纪委工作,当官就是谋生的手段,纪委特权让他们在脱离群众的同时,慢慢变得是非不分,韩文财在思想上叛国,恰恰是想为他们既得利益团伙获得更大利益做准备。韩文财这种干部在目前的体制还非常多,这群人主导的舆论与权力,如果没有中央在十八大后的力挽狂澜,苏联解体与垮台命运在十年内一定会出现。

    韩文财这种纪委公仆竟然是反华叛国势力,通辽市纪委领导的脸面何在?!这种人掌握通辽市核心权力,他们怎么可能维护国家和群众利益?很多纪委副县级干部都身价千万,请问这些财富如何积累的?他们和任志强、贺卫方同流合污,恰恰符合他们自身利益最大化。公众都知道,很多纪委官员就喜欢滥用权力和鲸吞国有资产,他们已经利用纪委监察特权完成原始积累,他们已经是资产阶级,他们需要变天,把他们的财富变的合法化,他们信仰贺卫方和任志强之流一点都不稀奇。韩文财公开文章写的冠冕堂皇,但是群众并不相信这些人的宣传,因为都知道纪委官员真实面目很阴险,韩文财的偶然暴露,让公众知晓了体制内存在一批、一群丧失信仰、能力低劣的舆论变节分子,他们就信仰官僚主义、体制内尔虞我诈,韩文财这种纪委官员的意志衰退、精神懈怠非常典型很值得研究该案例。

    韩文财作为地级市纪委正科级干部,其真实财产或其领导或通辽贪腐官员的财产都令人触目惊心。这些腐败分子,非但脱离群众,还公开出卖国家利益,和分裂势力勾搭,纪委掌握特殊权力,他们当五毛也无非维护他们的官僚特权利益并非执政党和国家长治久安核心利益。现实生活中,官员都享受特权,韩文财这种五毛舆论导向就是把中国引向苏联方向,这样他们的贪腐利益才合法,他们都是两面人,说一套做一套。韩文财让公众知晓了,一定要加强对纪委官员的监督,这群人最容易腐败,最容易官僚主义、最容易背叛国家利益,掌握的权力越大,贪腐的风险与可能性越大。韩文财一名中专生都能提拔到正科级,他们家族中很可能有副厅级干部,他本身也很可能就是来某个官僚家庭,干部德才不佳不配、近亲繁殖,对领导忠诚的都提拔起来,大量带病提拔干部很让公众诟病,韩文财事件对通辽纪委系统的影响之恶劣超乎想象!恳请通辽市纪委领导王肆虎同志、赵海山、阿拉木斯、李玉良等公开回应此案根源与真相!

    “自干五”,全称为“自带干粮的五毛”,指那些自觉自愿为社会正能量点赞、为中国发展鼓劲的网民。自干五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坚定践行者。他们无惧于污蔑,自信地称自己为“自干五”。[1]
    中文名 自干五 外文名 Bring their own food five wool 特 点 理性、客观、中立 百度贴吧 自干五吧[2]
    目录
    1 释义
    2 评论
    3 群体划分
    释义
    “自带干粮的五毛”,简称“自干五”。是指那些自觉自愿针对网络恶意中伤的谣言而自发有理有节地用数据资料戳破对方谎言以争取大多数不明真相者的群体。他们是为社会正能量点赞、为中国发展鼓劲的爱国网民。
    一个群体以“公知”为名,将“公民”与“知识分子”二者身份结合起来。他们专找现实社会中的阴暗面进行无限放大,引用几段洋人语录就开始在网上信口雌黄,睁眼说瞎话,专挑社会和政府的不是。
    还有一个群体叫“自干五”,全称为“自带干粮的五毛”,指那些自觉自愿为社会正能量点赞、为中国发展鼓劲的网民。贬损“自干五”的人说,“自干五”连收钱发帖的“五毛党”都不如,不收钱,只能“自带干粮”。
    因为他们是在实事求是的前提下对污蔑中国的言论进行理性、历史、客观的辟谣、解释和批判。他们不像“网络水军”那样拿钱发帖,而是废寝忘食地自费查资料、找理论;他们鼓励理性思考,习惯引用文献和已有资料来论证自己的观点,而不是盲目占据什么“道德制高点”;他们对能够提供资料并理性思辨者持有宽容态度——这与那些戴着有色眼镜看社会,用尖刻、嘲弄的语言来攻击政府和社会现实的所谓“公知”和“精英”有着本质的不同。
    你看“自干五”们,他们遵纪守法,爱国敬业,希望祖国富强繁荣、社会公正廉明,倡导自由民主、知行合一,文明辩论。他们自觉地遵守并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其行为无疑充满正能量。[1]
    评论
    《光明日报》:“自干五”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坚定践行者[3]
    人民网:“自干五”的出现,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不满话语权被“公知”垄断,他们大胆地辟谣,抨击“公知”的错误观念,因而常被贴上“五毛”的标签,意指拿钱替政府说话的人。但事实上,“自干五”并不是政府的拥趸,而是站在一个客观、理性的角度看待当今社会问题的。他们并不是只会唱赞歌,而是既有褒扬也有批评;他们既有爱国的情感,也痛恨腐败,斥责社会不公正;对于当前社会发展状况,他们既能看到成绩,也能看到存在的问题,并且能够提出可行性的建议,而不是一味地发泄情绪。社会的发展应该是循序渐进的,而不能站在今天的基础上否定过去,恰如习近平总书记曾说过的那样“既不能用改革开放后30年否定前30年,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30年否定后30年”。那些无视国内发展成就,始终停留在旧中国的刻板印象中,以及深陷在西方民主神话意淫中的观念,都不会是我们看待中国和世界的正确角度。[4]
    中国国防部网站:“自干五”,指那些自发在网络上用理性的态度、客观的事实戳穿恶意攻击中国的谣言的爱国网友。他们代表着正义的声音,虽然网络上别有用心的人恶毒地攻击他们是拿钱发帖的“水军”,但他们并不惧怕这种诋毁,而是自信地宣称自己是“自带干粮的五毛”!“自干五”的崛起,让人看到了民心的力量:由网友自主发起的“我和国旗合个影”等活动风靡网络,“爱国不需要理由”的呼声不断高涨;那些在灾难面前发表奇谈怪论的“公知”“大V”,屡遭网友“扒皮”,纷纷现出原形,不得不有所收敛,个别人还假意“改头换面”,自我标榜“也是自干五”,企图继续忽悠人。[5]
    赵士兵:“自干五”很少感情用事,因为他们明白,冲动和感性不能作为判断事物正误的标准,只有理性才能让人保持全面、客观、公正。
    恶意贬损:“自干五”连收钱发帖的“五毛党”都不如,不收钱,只能“自带干粮”。
    群体划分
    随着自干五群体越来越受到大家的关注,因此,出现了一批别有用心打着“自干五”旗号混入自干五队伍的极左、极右和极端民族主义者,这些人,有些是故意来泼脏水的,有些是不清楚自己的定位,妄言自己是自干五的。
    然而,自干五虽然是松散的群体,而且大家对于有些问题的看法也不尽相同,但是大家的目的都是一样,即以不偏不倚的方式,澄清网络的谣言。所有发表极端言论的人,都得不到这个群体的认同,也不符合官方给出的定义。
    比较知名的自干五有:花千芳、点子正、周小平、麻蛇、野风之狼等。

  • 山东民间智库

    山东民间智库 (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就是他阅读史) 2016-11-18 22:20:11

    我所知道的韩文财 (2016-11-17 01:31:09)转载▼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f3a3820102ws32.html
    小时候,家里很穷,80年上初中,每天的零花钱也不过1角钱封顶。舅舅当时在粮食局车队,有时会从外地带回些零食,我便成了舅舅家的常客。舅舅家的两个哥哥,两个姐姐最小的也比我大上3、4岁,严重营养不良的我个头非常小,在那里得到了兄姐们对家里“老嘎达”般的照顾。舅舅家名副其实地成了我第二个家,是永不会抹去的童年记忆。
    1986年,我离家去武汉求学,错过了舅舅家二姐的婚礼,每每想起,不免遗憾。
    印象中第一次与二姐夫韩文财打交道是在1989年那个人生中最长的暑假。姐夫鼓励我父母亲借助我们自己家的临街小房开个租书店,并答应把自己的存书(大部分是名著以及名人传记)借给我们。忌惮重重的家人终于下了决心,母亲做起了小掌柜。
    那时要想维持生计,主要靠武侠小说的租阅量。但也有不少租书人喜欢看姐夫送来的那些名著、传记等。在我印象中,至少有两个人问我母亲,在书上加注释,写感想的人是谁,还有一个人非要见见这个“才子”。(我印象中,姐夫叫文才。改成文财是否是为了适应与时俱进的“向钱看”时代,就不得而知了。)
    那个年代,在内蒙古通辽这么落后的地方能潜下心来读名著的,大有人在,非现今所能比。当然了,作为理工男,我当时连金庸的武侠小说都未曾翻阅。
    在成长的日子里,莫名其妙地对政府人员产生了戒心,对老姐夫韩文财这个舅舅家里吃皇粮的“外来人”,我自然也没什么过多好感。大概是他的高谈阔论让我提不起兴趣吧。老姐夫也确实因为他的健谈得罪了不少人。但现在想来,能言快语可比那油嘴滑舌强多了,至少能让人在这虚伪环境里保持清醒吧。
    我常常对周围人感叹,这一生中,赶上了互联网时代是一大幸事。但年华也在信息高速路上沧海桑田了。亲戚走动也被信息流动代替了。不知不觉中,眼前的电脑偷走了我二十多年的时光。
    忽一天,传来消息,老姐夫被千里迢迢赶来的上海公安带走了,不免诧异。家人也说不出所以然来。只说好像他给别人发工资了。后来从官媒上得知,那只是群里用来自娱自乐的假造工资表,“自娱自乐”这四个字也叫我稍放下心来。
    在网上,有人说那个群是五毛群,有的说是推墙派。这些年,没跟老姐夫有过太多交流,也不知道他所在的群到底有什么立场。但若说,他们是挺毛派,我是决会不信的。
    相比于80年代末期的开放,信息时代的今天竟隐约闻到了文革的味道,人人都似惊弓之鸟,不禁心起凉意。
    读书越多越反动,读书少了反人类,这是我的感想。
    作为处于舆论中心的“空中堡垒”的亲属之一,我只能不以为然。每每周围有人谈及“空中堡垒”,我都会说:那是我表姐夫。
    内蒙古通辽市科尔沁区 居民 陈志强(2016年11月17日)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