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墟书思录《隐公元年》

刻舟

来自: 刻舟 2016-11-14 13:23:09

  • 刻舟

    刻舟 2016-12-19 13:09:41

    不解个中滋味的人往往斥儒家的繁琐礼仪为“得形忘意”,认为真正得“道”在于“得意忘形”,殊不知形式主义之中便蕴含着许多深意。所以,像孔子和荀子那般充满着理性智慧的头脑,面对鬼神与仪式的问题时,才会表现出那般看似自相矛盾或曰虚伪的态度,因此受到了墨家等敌对学术势力的名列抨击。
    -《隐公元年》

    两件事情前后发生并不意味着两者之间存在因果联系。历史是作为一个个独立的片段模糊地呈现在我们面前的,任何有意无意地在不同事件之间搭建因果关系的努力都必须审慎地把所有的可能性考虑在内。这些努力虽然会为人们提供很多所谓人生感悟与历史借鉴,却常在获得文学色彩和实践价值的同时丢失了历史作为一门“学科”的严肃意义。换句话说,这些因果关系与感悟、借鉴在很大程度上只是基于叙述着及阅读者本人的思维模式,最终成型为一座座风采各异的沙上之塔,而时间久了,历史便成了一部观念的历史。
    -《隐公元年》

    周代社会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是贵族民主制度,但这种民主依然要被统辖在宗法制度之下,很难产生出分立与制衡的观念。余风所及,政治气候便是“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东风与西风的共存既是不可想象的,也是不被认可的。一旦东风与西风并立的现象出现,至少在名义上一定要争出谁是正统。
    -《隐公元年》

    所谓“礼崩乐坏”的一个方面是:种种程式化的社交传统没有被很好地继承下来,人们的社会生活变得不再那么润滑了。只要社会成员们对它们的认知是基本一致的,社会就是润滑的,反之就会添出许多别扭。
    -《隐公元年》

    道德标杆的树立通常会造成这样的影响:在“非常高尚”变成新标准之后,“高尚”便是要被批评的了,知人论世的口吻也就越来越严厉了。
    -《隐公元年》

    在满是和谐和没有冲突的世界里,人们自然也很难享受的到多元化及由冲突所导致的制衡所可能带来的好处,更会因为缺乏必要的安全阀制度而使一片和谐的社会反而容易在外表的和谐之下走向岌岌可危的边缘。
    -《隐公元年》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574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